0

    迎客居客栈被闹得鸡飞狗跳是免不了的,可改变不了任何结果,客栈盯梢的一群伙计被打得鼻青脸肿再三保证客房里的人没有出来也没用,淫贼江一一恍如凭空消失了一般。

    如果江一一真的是被兵马扑来给惊动跑了,应该来不及逃出天街,因为四城门已经封锁了。叶易一声令下,紧接着九环星天街开始闹得鸡飞狗跳,全面排查城中所有人。

    叶易也不想这样搞,搞封锁天街全面排查这种事情太容易得罪人了,谁家铺子没点秘密,你把人家查个底朝天换谁都不痛快,何况断了人家的客源还影响人家的生意,谁知道要将天街封锁多久才能把人给抓到?没上面的命令扛着,自己下令干这种事情支撑不了多久。

    可是不做做样子又不行,放任江一一这样跑了肯定会有不少人对他有意见,所以全面排查的尺度要掌握好,有些商铺的背景不好惹,做做样子就行了。

    譬如云华阁,褚子山已经派了人盯着这边,一队搜查的人马凶神恶煞般正要闯入,立马有两名便装汉子挡在了门口,其中一人问:“韩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被称为韩兄的带队人抬头一看,不禁苦笑:“康兄,我也是奉命行事,抓捕逃犯。”

    双方都认识,褚子山派了下面人在天街行事已经和天街守城宫那边打过招呼了,这边也知道这家的漂亮老板娘马上要被酉丁域都统大人收房了。

    康冷冷道:“我们天天在这里盯着,这里怎么会有逃犯,韩兄,你这是想扫都统大人面子啊?”

    韩改成了传音:“康兄放心,我这里知道该怎么做,你也别让我为难。”

    闻听。挡住门口的二人让路了,韩回头对手下们使了个眼色,一挥手,下面人冲了进去,而韩则留在了门口,回头朝铺子里看了眼,传音道:“康兄,你们都统大人真的要娶这叫云知秋的女人?”

    康:“我都派到这里保护了,还能假的了?”

    韩:“啧啧。动这女人,你们都统大人就不怕惹麻烦?”

    康:“你情我愿的,能有什么麻烦?”

    韩:“你情我愿?这话妙!这女人的姿色自然是没话说,尤其是那身段,那真是个尤物,说句不好听的,这女人刚来,这天街上就有人盯住了,可是一知道这女人的来头后,知道这女人是原来天元星天街大统领牛有德看中过的女人后。天街上就没人敢打她歪主意了。”

    若是公开评价云知秋姿色、说什么尤物的话,康非得跟他翻脸不可,毕竟马上要成为自己都统大人的女人。不过暗中说点悄悄话,没人听到也就无所谓了,背地议论天后的姿色如何也不是没有,私话嘛,不会造成任何影响。

    康:“又没嫁给牛有德,又不是牛有德的女人,何况两人又没什么关系了,怎么就不能娶了?再说了。我们都统大人有必要怕他牛有德吗?论级别我们都统大人是他上司,论人马比实力他也比不上我们都统大人。”

    韩嘿嘿一笑,“那倒也是,不过牛有德在天街这一块,名号那真是响当当的,我们是能不招惹就不招惹。”

    康好笑:“看来是牛有德血洗天街的名头把你们给吓住了,怎么?难不成你们还担心他会领兵来血洗你们这天街不成?”

    韩叹道:“你还别说,还真是担心这个!别人也许不敢。可那疯子在天街系统是出了名的,我听说当初牛有德离开天元星的时候,一群商户都不把他放眼里了,跳的欢,谁知他去了你们近卫军后还敢杀个回马枪。带大军围困天街大肆敲诈,这得嚣张到什么地步。万一那家伙真的和这云知秋有什么关系…那疯子什么事情做不出来?那是敢打嬴天王脸、敢在天帝迎亲仪式上闹事的主,他对天街下手又不是一次两次了,谁敢保证不会再来一次,为了个女人惹来麻烦不值当。”

    康呵呵:“看来天街这一块还真是对这个牛有德印象深刻啊!”

    没聊一会儿,连商铺后面都没去,就在大堂里转了几圈走了个过场的搜查人马近乎秋毫无犯地出来了。

    康拱了拱手谢过人家的面子,目送韩带人去下家后,两人也让开了门口到一旁的茶楼喝茶去了。

    “外面怎么回事?”

    后院从楼上下来的云知秋听到了动静问了声。

    “已经让木匠打听去了。”千儿迎了她,回了句。

    这里话刚落,木匠从外面回来了,见过礼后,告知:“老板娘,说是淫贼江一一出现在了北城区的迎客居客栈,围捕之下让其跑了,现在正在全城排查搜捕,刚才查到了咱们这里,不过被外面守着的几个家伙挡了一下,意思了一下就走了。”

    “淫贼江一一?”云知秋皱眉嘀咕了一声,旋即点头:“知道了。”

    木匠告退,眉头紧锁的云知秋踱步走入了后院亭子里坐下。

    见其愁眉不解,千儿问道:“夫人,怎么了?”

    云知秋沉吟道:“这个时候突然闹出这动静来,不会和牛二有关系吧?”

    雪儿笑道:“大人怎么会和淫贼江一一扯到一块去?”

    云知秋想想也是,眉头一展,摇头叹道:“都这当口了,那死鬼太安静了,不像是他的风格,我最近是忧思难解一听到点风吹草动就会往他身上联想。行,等着吧,我就不信那死鬼真能那么大方,眼睁睁看着老娘被别的男人给占了…哎!那家伙到底想干什么?我心里七上八下的。”

    酉丁域,都统府,亭台楼阁间,褚子山正负手凭栏打量府中新布置的美景,神情间颇有几分怡然自得,这种一方诸侯的滋味让他心态有些膨胀。

    在近卫军多年,几乎一直是在东奔西跑居无定所,哪像这般,美宅享受着,美人左拥右抱着。在近卫军,家眷随军一直不太方便,为省去麻烦所以一直未娶,自从调用到地方后,他已经连娶了两房美妾,日子过的那叫一个滋润。

    看到东角修改的新院落,一想到那即将入住的尤物美人,褚子山便是心头一热,家里两房美妾美则美矣,但就是没云知秋那够劲的味道。怎么说呢,那女人的风情中融合了野性、端庄、妩媚、世故和性感,举手投足间竟然还隐隐有一股高高在上的气度。按常理说,那种气度应该是那种成长环境久居人上、从小就浸淫到了骨子里难以磨灭、少有人能凌驾其上才能孕育出的风华,他见过的天庭不少达官显贵的家人身上都看不到,因为那些达官显贵上面也还有人压着,他倒是在世俗的帝王家看到过,稀奇的是这云知秋身上居然也有这种气度,难道是世俗的皇室公主出身不成?种种风情的融合加上那尤物身段,褚子山都觉得稀奇,什么样的家庭出身居然能出这种多种风情融于一身的女人?实在是个尤物啊!

    总之他第一眼看到云知秋就心动了,让他有了强烈的征服**!

    一名身穿紫甲的上将大步走来,在这府邸内,褚子山延续了近卫军的风格,下面人正常情况下依然是甲胄不离身。

    上将到他身后拱手道:“都统大人,九环星那边出了点事……”将收到的消息大致禀报了一下,也是有关江一一的。

    “封锁了天街?”褚子山霍然转身,什么江一一之类的他不关心,皱眉道:“明知我过几天就要迎娶新人,现在封锁天街,叶易搞什么鬼?想故意给我出难题吗?”他已经等了差不多半年了,这几天一直在惦记那美事,没碰其他妾室,积蓄着精力等那天的到来,是一天都不愿多等了。

    上将道:“我也这样质问,叶易有回复,说不做点样子没办法给上面交代,总不能天街出现了逃犯他却置之不理。他让大人放心,不管能不能抓到人,顶多三天他就会放开天街封锁,不会耽误大人五天后迎娶。”

    这还差不多!褚子山点了点头,倒帮着说了几句话,“也难为他了,天街那鬼地方集中了不少天庭权贵的家业,得罪了不行,遇上这样的事情吧,不处理也不行,他也要给上面交代。算了,我们也别为难他了。”

    诚如此说,三天后,闹得鸡飞狗跳的九环星天街终于消停了,封闭的四城门再次开启,至于淫贼江一一还是一如既往的又没有抓到,不是天街无能,而是那淫贼是出了名的难抓,这里失手也不算什么。

    次日,都统府,褚子山领着大队人马出发了,提前了一天出发。首先是中间有段路程,其次是这边带了东西去给云知秋梳妆打扮,谁叫云知秋那边不太配合,而天街那边也还有些人情应酬,不提前一点不行。

    远山上,钟离哙目睹褚子山率人离去,摸出了星铃,不知在和哪联系。

    九环星天街,一个相貌平平的妇人出现在了街头,走到云华阁门外,却被一群战甲披身的天兵天将拦了下来。

    “云华阁已经暂停买卖,别家去吧!”为首守将挥手喝了声,明天就是大喜的日子,为了避免出现意外,这边已经帮云华阁做主暂停了营业,确认了云知秋还在里面后,再也不许任何人进出!(未完待续。)

第1359章 吕重VS朱千手    “好!好个人类小辈,居然不知死活地挑衅我?桀桀,我会让你体会得罪圣人的代价”

    朱千手怒极而笑,既然圣威无法压制吕重,她动念间发出一声超级音啸:“杀”

    至强的音之圣纹轰出!

    一时间,混沌区域的空间都诡异震荡起来。

    无与伦比的超级音波,在混沌中的传播也达到恐怖之极的地步。

    一道无形音剑,疯狂向吕重席卷而至。

    恐怖的音刃把朱千手与吕重之间的所有阻碍物一并给摧毁了个干净。

    音之圣纹?

    吕重脸色陡然多了一丝凝重!

    他也是音攻大家,可是了的音之大道道纹才不过上品巅峰境界。比之对方的圣纹却是要差了两个大境界。

    不过,就算忌惮朱千手的这波音攻,吕重也绝不害怕,也不会退缩!

    甚至这时候的吕重,也是战意狂飙。

    混沌中突然暴涨的寂灭元力,对圣尊、圣人都有着极大的束缚力。但是,对于吕重却偏偏没有任何压制作用。

    单是这一点,就轻松地把吕重的速度解释出来了。

    可以说,在如今的混沌之中,吕重的速度并不比被压制了的六∝∞长∝∞风∝∞文∝∞学,c→fwx级圣人的速度慢多少。

    面对朱千手突然轰暴的音攻,吕重也是第一时间瞬移拉开了与朱千手的距离。

    “咦?好快的速度”

    顿时,所有观战的人都被吕重的速度给惊了一下。

    原本要警告朱千手的鸿钧道祖也突然双眼一眯,微微松懈了一下。脸上也多了一丝轻松。

    “鸿钧。你这老小子的运气也忒好了吧。单是这小子的速度。就已是惊世骇俗了……”刀尊毫不掩饰自己对鸿钧道祖的嫉妒。看向吕重的双眼。也是双眼冒光。这样资质惊人的弟子他也极度想要一个啊。

    鸿钧道祖还没有回话,一向面瘫的剑祖也是一脸动容,突然转头向鸿钧道:“要不我把手中的紫尊剑送你,你把吕重让给我做徒弟?”

    “不换!你的紫尊剑也不过是一阶道器,而我为了收下吕重,可是把空间系的道器都送出手了。”鸿钧一脸鄙夷地看向剑祖,冷着脸对其怒目而视。

    要是吕重知道,只怕也会对自己的便宜师尊竖起一个中指。

    大寂灭珠可与鸿钧道祖无缘。它是主动认吕重为主的。而且,在抛出大寂灭珠的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鸿钧道祖也没有算出[大寂灭珠]的真正主人会是吕重呢。

    莲尊及时出言:“别吵了,鸿钧道友好不容易收了一个佳徒,他是不可能放弃的。你们也不用过多纠缠,大家还是安心看戏吧。一个上位准圣境的小辈大战六阶圣人,不也有趣么?”

    “是极!”鸿钧、剑祖、刀尊也安静下来。只有混蚕老祖一脸呆滞,不知在想些什么。

    ……

    战场上,吕重从来不是一个怯懦之人。

    就算圣人要对付他,他也会奋而反击。

    面对朱千手的圣级音波攻。吕重脸上闪过一抹冷笑,陡然扬声长喝:“黑洞天地。之斗转星移”

    得!

    这一次,吕重却是有样学样,居然把之前混蚕老祖与剑祖对战的招术级复制出来。

    只不过,吕重用的不是吞噬之大道道纹,毕竟他的吞噬之道就算再强,也没有达到圣纹的境界。根本就不会是朱千手的音之圣道的对手。

    可是,吕重却可以借势!

    他的实力的确要远逊六级圣人的朱千手,但是架不住吕重的法宝超级变态。

    [大寂灭珠]可是真正的空间道器,而且是主动认吕重为主的本命法宝。

    在吕重的心神沟通之下,它陡然形成至强的空间黑洞,带着至强的吞噬漩涡,挡在吕重的面前。

    “嗡……”

    朱千手轰出的无形音龙,直接被吞噬进入这个神秘黑洞。

    接着,在朱千手不敢置信的目光中,又一个空间黑洞从她的身侧出现。一波更强的音波带着毁灭天地的空间刃猛然向她轰来。

    “该死”

    朱千手脸色一冷,大骂一声,本能间果断闪躲。

    “轰”

    这一道超级音波,陡然横穿亿万公里,轰中混沌之中的一个三公里大小的全由混沌赤金组成的天体。

    恐怖的场影出现!

    那至强的音波,作用在这混沌赤金之上。

    方圆三公里大小的混沌赤金居然诡异地分化瓦解,化成了一层层金粉、碎块散了开去。

    “嘶……”

    见到这一幕,朱千手也是暗暗吸了一口冷气。她可是这道音波的主人,自然知道自己释放音波的攻击力到底有多强。

    在朱千手看来,自己的这道音波倒是可以轰碎那方圆三公里大小的混沌赤金。可是绝对不会刮出一层层金粉出来。

    以朱千手的推测,对方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这波音攻,其威力至少提升了四成。

    “这就是那空间道器的威力么?”朱千手心头一惊,双眼看向吕重头领虚立的大寂灭珠也是一阵火热。

    就在这时候,吕重也是突然一声长啸:“来而不往非礼焉,臭蜘蛛,接我一招。叠速斩”

    话音一落,一落璀璨寒芒闪烁。

    在朱千手与众圣不敢置信的目光中,居然诡异地出现在朱千手的头领上空。

    快!

    快得让圣人的圣识都几乎追踪不到这一刀的轨迹。

    “怎么回事?”

    “天啊,一个还没证道圣人的小辈,其速度居然快到连我们圣人的眼力都快要看不清的地步了?是我等老了,还是世界变化太快了?”

    “那吕重在混沌中似乎都不受[寂灭元力]的压制?”

    “我明白了,吕重手里的那把刀是时间系的法宝。而且品级不弱……”

    “我靠,混沌级的时间法宝……”

    ……

    面对吕重陡然的一次反击,不少圣人都是震惊异常。

    之前因为吕重利用空间法宝救了众人,众圣虽然感恩,甚至把吕重提升到与自己等圣人同等的地位,但是大家都不认为吕重真正有实力能与圣人特别是五六级的圣人对抗。

    可是,吕重在面对六阶虫圣朱千手的本尊时。不过接下了对方的强力一招,甚至捎一反击,就威若雷霆,震荡圣心。

    这一刻,所有圣人才真正地把吕重看成与自己地位等同的道友!(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