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好!好个人类小辈,居然不知死活地挑衅我?桀桀,我会让你体会得罪圣人的代价”

    朱千手怒极而笑,既然圣威无法压制吕重,她动念间发出一声超级音啸:“杀”

    至强的音之圣纹轰出!

    一时间,混沌区域的空间都诡异震荡起来。

    无与伦比的超级音波,在混沌中的传播也达到恐怖之极的地步。

    一道无形音剑,疯狂向吕重席卷而至。

    恐怖的音刃把朱千手与吕重之间的所有阻碍物一并给摧毁了个干净。

    音之圣纹?

    吕重脸色陡然多了一丝凝重!

    他也是音攻大家,可是了的音之大道道纹才不过上品巅峰境界。比之对方的圣纹却是要差了两个大境界。

    不过,就算忌惮朱千手的这波音攻,吕重也绝不害怕,也不会退缩!

    甚至这时候的吕重,也是战意狂飙。

    混沌中突然暴涨的寂灭元力,对圣尊、圣人都有着极大的束缚力。但是,对于吕重却偏偏没有任何压制作用。

    单是这一点,就轻松地把吕重的速度解释出来了。

    可以说,在如今的混沌之中,吕重的速度并不比被压制了的六∝∞长∝∞风∝∞文∝∞学,c→fwx级圣人的速度慢多少。

    面对朱千手突然轰暴的音攻,吕重也是第一时间瞬移拉开了与朱千手的距离。

    “咦?好快的速度”

    顿时,所有观战的人都被吕重的速度给惊了一下。

    原本要警告朱千手的鸿钧道祖也突然双眼一眯,微微松懈了一下。脸上也多了一丝轻松。

    “鸿钧。你这老小子的运气也忒好了吧。单是这小子的速度。就已是惊世骇俗了……”刀尊毫不掩饰自己对鸿钧道祖的嫉妒。看向吕重的双眼。也是双眼冒光。这样资质惊人的弟子他也极度想要一个啊。

    鸿钧道祖还没有回话,一向面瘫的剑祖也是一脸动容,突然转头向鸿钧道:“要不我把手中的紫尊剑送你,你把吕重让给我做徒弟?”

    “不换!你的紫尊剑也不过是一阶道器,而我为了收下吕重,可是把空间系的道器都送出手了。”鸿钧一脸鄙夷地看向剑祖,冷着脸对其怒目而视。

    要是吕重知道,只怕也会对自己的便宜师尊竖起一个中指。

    大寂灭珠可与鸿钧道祖无缘。它是主动认吕重为主的。而且,在抛出大寂灭珠的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鸿钧道祖也没有算出[大寂灭珠]的真正主人会是吕重呢。

    莲尊及时出言:“别吵了,鸿钧道友好不容易收了一个佳徒,他是不可能放弃的。你们也不用过多纠缠,大家还是安心看戏吧。一个上位准圣境的小辈大战六阶圣人,不也有趣么?”

    “是极!”鸿钧、剑祖、刀尊也安静下来。只有混蚕老祖一脸呆滞,不知在想些什么。

    ……

    战场上,吕重从来不是一个怯懦之人。

    就算圣人要对付他,他也会奋而反击。

    面对朱千手的圣级音波攻。吕重脸上闪过一抹冷笑,陡然扬声长喝:“黑洞天地。之斗转星移”

    得!

    这一次,吕重却是有样学样,居然把之前混蚕老祖与剑祖对战的招术级复制出来。

    只不过,吕重用的不是吞噬之大道道纹,毕竟他的吞噬之道就算再强,也没有达到圣纹的境界。根本就不会是朱千手的音之圣道的对手。

    可是,吕重却可以借势!

    他的实力的确要远逊六级圣人的朱千手,但是架不住吕重的法宝超级变态。

    [大寂灭珠]可是真正的空间道器,而且是主动认吕重为主的本命法宝。

    在吕重的心神沟通之下,它陡然形成至强的空间黑洞,带着至强的吞噬漩涡,挡在吕重的面前。

    “嗡……”

    朱千手轰出的无形音龙,直接被吞噬进入这个神秘黑洞。

    接着,在朱千手不敢置信的目光中,又一个空间黑洞从她的身侧出现。一波更强的音波带着毁灭天地的空间刃猛然向她轰来。

    “该死”

    朱千手脸色一冷,大骂一声,本能间果断闪躲。

    “轰”

    这一道超级音波,陡然横穿亿万公里,轰中混沌之中的一个三公里大小的全由混沌赤金组成的天体。

    恐怖的场影出现!

    那至强的音波,作用在这混沌赤金之上。

    方圆三公里大小的混沌赤金居然诡异地分化瓦解,化成了一层层金粉、碎块散了开去。

    “嘶……”

    见到这一幕,朱千手也是暗暗吸了一口冷气。她可是这道音波的主人,自然知道自己释放音波的攻击力到底有多强。

    在朱千手看来,自己的这道音波倒是可以轰碎那方圆三公里大小的混沌赤金。可是绝对不会刮出一层层金粉出来。

    以朱千手的推测,对方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这波音攻,其威力至少提升了四成。

    “这就是那空间道器的威力么?”朱千手心头一惊,双眼看向吕重头领虚立的大寂灭珠也是一阵火热。

    就在这时候,吕重也是突然一声长啸:“来而不往非礼焉,臭蜘蛛,接我一招。叠速斩”

    话音一落,一落璀璨寒芒闪烁。

    在朱千手与众圣不敢置信的目光中,居然诡异地出现在朱千手的头领上空。

    快!

    快得让圣人的圣识都几乎追踪不到这一刀的轨迹。

    “怎么回事?”

    “天啊,一个还没证道圣人的小辈,其速度居然快到连我们圣人的眼力都快要看不清的地步了?是我等老了,还是世界变化太快了?”

    “那吕重在混沌中似乎都不受[寂灭元力]的压制?”

    “我明白了,吕重手里的那把刀是时间系的法宝。而且品级不弱……”

    “我靠,混沌级的时间法宝……”

    ……

    面对吕重陡然的一次反击,不少圣人都是震惊异常。

    之前因为吕重利用空间法宝救了众人,众圣虽然感恩,甚至把吕重提升到与自己等圣人同等的地位,但是大家都不认为吕重真正有实力能与圣人特别是五六级的圣人对抗。

    可是,吕重在面对六阶虫圣朱千手的本尊时。不过接下了对方的强力一招,甚至捎一反击,就威若雷霆,震荡圣心。

    这一刻,所有圣人才真正地把吕重看成与自己地位等同的道友!(未完待续……)

    …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谁是电灯泡    赵庆猛在天宫美食城虽然没什么正当的职位,但是由于他没事就经常在美食城逛荡,所以他和铝锅很熟,说话也没什么忌惮,实际上就是面对不熟的人,这货也啥都敢说。小说

    吴慧玲差点被赵庆猛的话气吐血,但是她也知道赵庆猛是个二杆子,别提说话不过大脑,就连做事都不过大脑,一句话不合适便将人打进医院。她只是白了赵庆猛一眼,撅着小嘴说道:“猛子哥,你胡说什么呢?说的好像我仍在大街上都没人要似的。”

    赵庆猛虽然脑子有毛病,但是他的毛病是偶发性的,不发病的时候,他的精神还是基本正常的。这家伙听了吴慧玲的话,也感到自己刚才的话有毛病,于是使劲抓了抓光秃秃的脑袋,嘿嘿干笑了几声,说道:“嘿嘿,我不是那个意思嘛!我的意思只是让铝锅放心,绝不是说你不漂亮啊,慧玲妹子的漂亮可是人所共知的。谁敢说慧玲妹子不漂亮,我一拳打掉他的满嘴牙。就算慧玲妹子真不漂亮,丑的就像丑八怪一样,他们也不能说

    吴慧玲的脸都绿了,连忙说道:“行了,行了,猛子哥,你啥也别说了。我们还是快走吧

    被赵庆猛这么一闹,铝锅的一腔醋意倒是消失了。看来赵长枪和吴慧玲之间好像的确没有什么,就算有,好像也是吴慧玲对赵长枪单相思。这对自己来说并不算是一件坏事,以吴慧玲的美貌,还不知道会遇到多少追求者呢!如果吴慧玲心中没有赵长枪,自己的情敌可就多了去了!说不定到最后,自己都得崩溃。

    但是现在吴慧玲心中只有一个赵长枪,所以自己的情敌就只有一个赵长枪,而赵长枪还对吴慧玲没有那方面的意思。所以,他要做的就只有尽量多和吴慧玲接触,让自己取代赵长枪在吴慧玲心中位置就行了!

    铝锅对这个有信心!

    为了让吴慧玲彻底对自己死心,也为了让铝锅放心,赵长枪特意打电话将李若萍喊了过来。

    三合制药厂那边的事情现在主要都是王淑芳在负责,李若萍主要还是经营毒玫瑰集团在临河市的业务,所以,平时李若萍都是住在临河市。起舞电子书

    李若萍知道赵长枪这边人多之后,直接开过来了一辆七座的商务车,而且是亲自驾车。

    赵长枪四人上车后,赵长枪接替李若萍开车,李若萍坐到了副驾位上,赵庆猛和铝锅也分别上车,车子疾驰而去。至于赵庆猛那辆五成新的五菱之光,早被几个人抛在脑后了。

    赵庆猛刚上车,就指着前面活力四射的李若萍,瓮声瓮气的冲铝锅说道:“看到了吗?她就是枪哥众多老婆中的一个,也是我众多嫂子中的一个。怎么样?漂亮吧?嘿嘿,告诉你,枪哥其他几个老婆比她还漂亮!”

    李若萍曾经去过赵庄赵长枪的家,所以赵庆猛认识她。

    铝锅差点被赵庆猛的话雷的冒烟!连忙小声冲赵庆猛说道:“猛子,快别说了,你的奇葩语言杀伤力实在太大了!”

    李若萍回过头来狠狠的瞪了赵庆猛一眼,小嘴一瞥说道:“你若再敢胡说,我就将你踢下去!”

    天不怕地不怕的赵庆猛竟然吓的一缩脖子,再也不敢胡说。这个世界上,他最佩服的人就是赵长枪,顺带连他的女人也佩服的紧。用他的理论说,能将枪哥这么牛逼的人抢走的女人,能是一般人嘛!肯定比枪哥都牛逼啊!

    吴慧玲除了刚才上车时和李若萍打了个招呼外,便再没说话。只是静静的不断打量着前面李若萍的侧影。

    李若萍不但漂亮,而且身上有种职场女强人特有的自信气质!这让吴慧玲有些自惭形秽。然而就是一个这么优秀的女人,赵庆猛却说她只是赵长枪众多老婆中的一个!

    哦!我的天!吴慧玲实在难以想象赵长枪其他的女人到底有多漂亮,到底有多优秀了!她也终于明白赵长枪为什么对她没有兴趣了!

    这丫头却不知道,赵长枪不是对她没有兴趣,而是不敢对她有兴趣!

    “唉!也许找个平凡的男人嫁了,过自己平凡的日子,才是自己的最好选择吧?”吴慧玲心中幽幽一叹想道。

    想到这些,吴慧玲竟然不自觉的朝就坐在她身边的铝锅看去,却发现铝锅的眼神也恰好向她扫来,她的脸不禁微微一红,连忙扭向了别处。

    铝锅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神,心中暗想:“我的天!刚才我看到了什么?我的女神看到我竟然脸红了!这,这说明她对我动心了啊

    这家伙正在自我陶醉。却听到赵长枪一边开车,一边问他:“吕哥,我看你功夫不错啊,在哪里学的?”

    不等铝锅回答,赵庆猛先抢着说道:“咦?枪哥,你干嘛叫喊他驴哥,难道他长得像驴吗?”

    “我

    ”赵长枪使劲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一脸被打败的表情说道:“我说的是吕哥!八仙过海中吕洞宾的吕,不是你口中的那个啥!”

    “那也不对啊。铝锅他也不姓吕,他姓郭啊!”赵庆猛嘿嘿笑着说道。

    “不姓吕?姓郭?”赵长枪惊讶的反问了一句,他听到别人都喊他铝锅,还以为是“吕哥”的戏称呢。

    铝锅尴尬的用手抓抓脑袋,说道:“我姓郭,叫郭铝。这名是我爸给我取的,我爸是一名化学老师,给我大姐取名郭钠,二姐取名郭镁,后来又超生了我,于是便取名郭铝了。整个按化学元素周期表排列的。他老人家可没想到,我大姐和二姐的名还好,我这名可就惨了。好像自从我记事起,别人就喊我铝锅的多,喊郭铝的少。”

    “小时候,我最讨厌别人喊我铝锅,谁喊我我跟谁打,每次都是我一个人打好几个,刚开始我打不过人家。于是我就买了教武术的光盘在家里自己胡练八练,其实那玩意也没用。不过后来我经常和他们打架便打出经验了,他们竟然就不是我的对手了。我一次能打他们**个!哈哈哈,打的他们满地找牙,于是我整个小学到高中,就没人再敢叫我铝锅了。我打架的本事就是那时候练得。”

    “糟糕的是,到了后来,我没考上大学,出来打工后,别人又都喊我铝锅!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小孩子了,再说大家也没恶意,都是开玩笑,总不能因为这事再和大家打架吧?本来我还想改个名,去派出所一问,说是花钱不说,还不好改,于是便算了。现在我已经习惯了,名字嘛,也就是个记号,铝锅就铝锅吧,现在别人喊我郭铝,我心中还挺别扭,你说这事怪不怪?我都想好了,将来有儿子了,我就给他起名郭铁,反过来就是铁锅,以后我们家做饭,我们爷俩往炉子上一坐,铝锅,铁锅齐活了

    车里的人全都被铝锅的话逗笑了,就连吴慧玲都被逗得呵呵直笑。

    看着呵呵直笑的吴慧玲,铝锅不禁一阵心情荡漾,心说:“如果有一天,你真的能和我组成一个家,那该多好啊!”

    在李若萍的指点下,赵长枪直接将车子开到了毒玫瑰集团旗下的一家酒店前面。这是一家五星级酒店,取名就叫毒玫瑰大酒店。十六层建筑,集娱乐,餐饮,宴会于一体。

    酒店的门前是个一个小广场,有保安专门负责为客人停车。赵长枪下车后,将钥匙交给保安,保安一看这几位是美女老板的朋友,连忙屁颠屁颠的去停车了。

    李若萍也没用大堂经理给他们带路,直接领着赵长枪等人进了电梯。毒玫瑰大酒店虽然是五星级大酒店,但是的房间安排却不像有些酒店那样花哨,分三六九等。这里的房间就分两类,一类是普通房间,一类是套房。

    普通房间只是单纯一个吃饭的房间,没有其他功能。套房除了吃饭,还有歌厅功能,可以k歌。

    由于李若萍知道赵长枪时间紧,根本没有时间玩那些唱歌之类的东西。所以她便选择了六楼的一个普通房间。

    正当李若萍带着大家走向自己房间的时候,旁边一个房间的们忽然打开了。一个梳着大背头,腆着大肚子,一脸油腻,一嘴酒气的中年男人从房间里出来。

    当这个男人看到向他走来的李若萍后,眼睛顿时就直了!他活了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这家伙竟然醉醺醺的走到李若萍面前,说道:“小

    小姐,你

    你好,陪我去喝两杯好不好?”

    如果是在别的酒店,依照李若萍的脾气,很可能大耳刮子就直接飞过去了!但是这里毕竟是毒玫瑰的产业,顾客就是上帝。

    所以李若萍强忍着心中的怒意,说道:“先生,你喝醉了。还是赶紧回房间休息一下吧。”

    “我

    我没醉!小妞,这位好像

    好像是你的男朋友吧?唉,又是一个中分看不中的小白脸。我说,小妞,你跟我吧,我包养你,每天给你三百元,你看怎么样?”

    胖肚子男人醉眼迷离的看看和李若平紧挨着的赵长枪,然后又看着李若萍说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