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赵庆猛在天宫美食城虽然没什么正当的职位,但是由于他没事就经常在美食城逛荡,所以他和铝锅很熟,说话也没什么忌惮,实际上就是面对不熟的人,这货也啥都敢说。小说

    吴慧玲差点被赵庆猛的话气吐血,但是她也知道赵庆猛是个二杆子,别提说话不过大脑,就连做事都不过大脑,一句话不合适便将人打进医院。她只是白了赵庆猛一眼,撅着小嘴说道:“猛子哥,你胡说什么呢?说的好像我仍在大街上都没人要似的。”

    赵庆猛虽然脑子有毛病,但是他的毛病是偶发性的,不发病的时候,他的精神还是基本正常的。这家伙听了吴慧玲的话,也感到自己刚才的话有毛病,于是使劲抓了抓光秃秃的脑袋,嘿嘿干笑了几声,说道:“嘿嘿,我不是那个意思嘛!我的意思只是让铝锅放心,绝不是说你不漂亮啊,慧玲妹子的漂亮可是人所共知的。谁敢说慧玲妹子不漂亮,我一拳打掉他的满嘴牙。就算慧玲妹子真不漂亮,丑的就像丑八怪一样,他们也不能说

    吴慧玲的脸都绿了,连忙说道:“行了,行了,猛子哥,你啥也别说了。我们还是快走吧

    被赵庆猛这么一闹,铝锅的一腔醋意倒是消失了。看来赵长枪和吴慧玲之间好像的确没有什么,就算有,好像也是吴慧玲对赵长枪单相思。这对自己来说并不算是一件坏事,以吴慧玲的美貌,还不知道会遇到多少追求者呢!如果吴慧玲心中没有赵长枪,自己的情敌可就多了去了!说不定到最后,自己都得崩溃。

    但是现在吴慧玲心中只有一个赵长枪,所以自己的情敌就只有一个赵长枪,而赵长枪还对吴慧玲没有那方面的意思。所以,他要做的就只有尽量多和吴慧玲接触,让自己取代赵长枪在吴慧玲心中位置就行了!

    铝锅对这个有信心!

    为了让吴慧玲彻底对自己死心,也为了让铝锅放心,赵长枪特意打电话将李若萍喊了过来。

    三合制药厂那边的事情现在主要都是王淑芳在负责,李若萍主要还是经营毒玫瑰集团在临河市的业务,所以,平时李若萍都是住在临河市。起舞电子书

    李若萍知道赵长枪这边人多之后,直接开过来了一辆七座的商务车,而且是亲自驾车。

    赵长枪四人上车后,赵长枪接替李若萍开车,李若萍坐到了副驾位上,赵庆猛和铝锅也分别上车,车子疾驰而去。至于赵庆猛那辆五成新的五菱之光,早被几个人抛在脑后了。

    赵庆猛刚上车,就指着前面活力四射的李若萍,瓮声瓮气的冲铝锅说道:“看到了吗?她就是枪哥众多老婆中的一个,也是我众多嫂子中的一个。怎么样?漂亮吧?嘿嘿,告诉你,枪哥其他几个老婆比她还漂亮!”

    李若萍曾经去过赵庄赵长枪的家,所以赵庆猛认识她。

    铝锅差点被赵庆猛的话雷的冒烟!连忙小声冲赵庆猛说道:“猛子,快别说了,你的奇葩语言杀伤力实在太大了!”

    李若萍回过头来狠狠的瞪了赵庆猛一眼,小嘴一瞥说道:“你若再敢胡说,我就将你踢下去!”

    天不怕地不怕的赵庆猛竟然吓的一缩脖子,再也不敢胡说。这个世界上,他最佩服的人就是赵长枪,顺带连他的女人也佩服的紧。用他的理论说,能将枪哥这么牛逼的人抢走的女人,能是一般人嘛!肯定比枪哥都牛逼啊!

    吴慧玲除了刚才上车时和李若萍打了个招呼外,便再没说话。只是静静的不断打量着前面李若萍的侧影。

    李若萍不但漂亮,而且身上有种职场女强人特有的自信气质!这让吴慧玲有些自惭形秽。然而就是一个这么优秀的女人,赵庆猛却说她只是赵长枪众多老婆中的一个!

    哦!我的天!吴慧玲实在难以想象赵长枪其他的女人到底有多漂亮,到底有多优秀了!她也终于明白赵长枪为什么对她没有兴趣了!

    这丫头却不知道,赵长枪不是对她没有兴趣,而是不敢对她有兴趣!

    “唉!也许找个平凡的男人嫁了,过自己平凡的日子,才是自己的最好选择吧?”吴慧玲心中幽幽一叹想道。

    想到这些,吴慧玲竟然不自觉的朝就坐在她身边的铝锅看去,却发现铝锅的眼神也恰好向她扫来,她的脸不禁微微一红,连忙扭向了别处。

    铝锅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神,心中暗想:“我的天!刚才我看到了什么?我的女神看到我竟然脸红了!这,这说明她对我动心了啊

    这家伙正在自我陶醉。却听到赵长枪一边开车,一边问他:“吕哥,我看你功夫不错啊,在哪里学的?”

    不等铝锅回答,赵庆猛先抢着说道:“咦?枪哥,你干嘛叫喊他驴哥,难道他长得像驴吗?”

    “我

    ”赵长枪使劲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一脸被打败的表情说道:“我说的是吕哥!八仙过海中吕洞宾的吕,不是你口中的那个啥!”

    “那也不对啊。铝锅他也不姓吕,他姓郭啊!”赵庆猛嘿嘿笑着说道。

    “不姓吕?姓郭?”赵长枪惊讶的反问了一句,他听到别人都喊他铝锅,还以为是“吕哥”的戏称呢。

    铝锅尴尬的用手抓抓脑袋,说道:“我姓郭,叫郭铝。这名是我爸给我取的,我爸是一名化学老师,给我大姐取名郭钠,二姐取名郭镁,后来又超生了我,于是便取名郭铝了。整个按化学元素周期表排列的。他老人家可没想到,我大姐和二姐的名还好,我这名可就惨了。好像自从我记事起,别人就喊我铝锅的多,喊郭铝的少。”

    “小时候,我最讨厌别人喊我铝锅,谁喊我我跟谁打,每次都是我一个人打好几个,刚开始我打不过人家。于是我就买了教武术的光盘在家里自己胡练八练,其实那玩意也没用。不过后来我经常和他们打架便打出经验了,他们竟然就不是我的对手了。我一次能打他们**个!哈哈哈,打的他们满地找牙,于是我整个小学到高中,就没人再敢叫我铝锅了。我打架的本事就是那时候练得。”

    “糟糕的是,到了后来,我没考上大学,出来打工后,别人又都喊我铝锅!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小孩子了,再说大家也没恶意,都是开玩笑,总不能因为这事再和大家打架吧?本来我还想改个名,去派出所一问,说是花钱不说,还不好改,于是便算了。现在我已经习惯了,名字嘛,也就是个记号,铝锅就铝锅吧,现在别人喊我郭铝,我心中还挺别扭,你说这事怪不怪?我都想好了,将来有儿子了,我就给他起名郭铁,反过来就是铁锅,以后我们家做饭,我们爷俩往炉子上一坐,铝锅,铁锅齐活了

    车里的人全都被铝锅的话逗笑了,就连吴慧玲都被逗得呵呵直笑。

    看着呵呵直笑的吴慧玲,铝锅不禁一阵心情荡漾,心说:“如果有一天,你真的能和我组成一个家,那该多好啊!”

    在李若萍的指点下,赵长枪直接将车子开到了毒玫瑰集团旗下的一家酒店前面。这是一家五星级酒店,取名就叫毒玫瑰大酒店。十六层建筑,集娱乐,餐饮,宴会于一体。

    酒店的门前是个一个小广场,有保安专门负责为客人停车。赵长枪下车后,将钥匙交给保安,保安一看这几位是美女老板的朋友,连忙屁颠屁颠的去停车了。

    李若萍也没用大堂经理给他们带路,直接领着赵长枪等人进了电梯。毒玫瑰大酒店虽然是五星级大酒店,但是的房间安排却不像有些酒店那样花哨,分三六九等。这里的房间就分两类,一类是普通房间,一类是套房。

    普通房间只是单纯一个吃饭的房间,没有其他功能。套房除了吃饭,还有歌厅功能,可以k歌。

    由于李若萍知道赵长枪时间紧,根本没有时间玩那些唱歌之类的东西。所以她便选择了六楼的一个普通房间。

    正当李若萍带着大家走向自己房间的时候,旁边一个房间的们忽然打开了。一个梳着大背头,腆着大肚子,一脸油腻,一嘴酒气的中年男人从房间里出来。

    当这个男人看到向他走来的李若萍后,眼睛顿时就直了!他活了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这家伙竟然醉醺醺的走到李若萍面前,说道:“小

    小姐,你

    你好,陪我去喝两杯好不好?”

    如果是在别的酒店,依照李若萍的脾气,很可能大耳刮子就直接飞过去了!但是这里毕竟是毒玫瑰的产业,顾客就是上帝。

    所以李若萍强忍着心中的怒意,说道:“先生,你喝醉了。还是赶紧回房间休息一下吧。”

    “我

    我没醉!小妞,这位好像

    好像是你的男朋友吧?唉,又是一个中分看不中的小白脸。我说,小妞,你跟我吧,我包养你,每天给你三百元,你看怎么样?”

    胖肚子男人醉眼迷离的看看和李若平紧挨着的赵长枪,然后又看着李若萍说道。

第一五一七章 淫贼现身    九环星天街,云华阁,洞天福地内,云知秋婀娜身影轻轻移步在花丛间,抬手轻抚花瓣,容妆端庄妩媚,神态间略有惆怅,其风华徐徐,其风韵婉约,妩媚身段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风情撩人,说是尤物不假。︾,

    千儿、雪儿相随在旁,随她伫足在一朵碗口大的花朵前静默许久后,雪儿忍不住轻声问道:“夫人!褚子山迎娶您的日子就快到了,大人怎么还没动静?”

    千儿也面带忧虑之色,道:“夫人,大人是不是有事缠住了?”

    手指轻抚花瓣貌似恋恋不舍的云知秋苦笑道:“他这次的脾气很大,我问什么他都不说,只让我老实在这呆着,什么都别管,这冤家竟然跟我玩起霸气来了,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他…哎!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想干什么,他那脾气,害我一天到晚心惊肉跳。”

    千儿、雪儿相视一眼,两人也有同样的担心。

    天街北城门,一袭黑色斗篷遮脸的男子轻步从容,进入了城门内。

    一路步行在繁华街道上,男子对街道左右的一应事物似乎没有任何兴趣,默默前行,脸半遮在斗篷帽檐下。

    ‘迎客居’客栈外,黑色斗篷男子停步,慢慢转身,走了进去,自有伙计相迎。

    柜台前付了钱,伙计将黑色斗篷男子领到了楼上,送进了客房内。

    退出闭门的伙计多看了两眼黑色斗篷男子的背影,心中暗暗嘀咕,感觉这人有点奇怪。

    伙计下了楼,客栈内迎来送往一切依旧。

    楼上又下来一老头,大摇大摆地走到柜台前表示结账退房,不是别人。正是徐堂然的死党黄啸天。

    这里没人认识他,然他却趁着掌柜的翻看账本之际到处东张西望了一下,确认无人注意后,他半趴在柜台上对掌柜的传音道:“我说掌柜的,我刚看到你们客栈刚来了一人,怎么像是天庭的通缉犯江一一?我说你们客栈不会私藏天庭逃犯吧?”

    此话一出。惊得掌柜的手一僵,江一一是什么人?那可不是一般的逃犯,那是出了名的淫贼,而且专向天庭官员的妻妾下手,这种人若是进了天街,别说天街的达官贵人紧张,一旦让人知道藏在自己客栈,回头这天街的达官贵人还不得弄死自己。

    掌柜的瞪眼道:“贵客,话可不能乱说?”

    黄啸天耸耸肩。“得,我也就随口一说,我曾经见过江一一,刚才撞见那人的确像,不过遮头遮脸的没看清楚,也不敢确定,否则早就直接去报官领赏了。”

    结完账,他倒是大摇大摆地走了。直接出了城离开了。

    掌柜的坐在柜台后面却是有些神不守舍,客栈刚来的客人?他想到了刚刚那个蒙头遮脸身穿斗篷的男子。现在想起来似乎真的有些形迹可疑,不会真的是淫贼江一一吧?

    他最终还是坐不住了,绕开了柜台,招了之前那名伙计过来叮嘱了两句,伙计点了点头,很快提了茶水上楼。

    伙计走到刚来那名客人的客房门口顿了顿。酝酿了一下情绪,敲响了门。

    屋内传来低沉的声音,“谁?”

    伙计笑道:“客栈伙计,客房的茶水来了。”

    里面人倒也没推辞,“进来吧。”

    伙计开门而入。一入屋内,发现那名遮头盖脸的客人已经除去了斗篷,正站在窗缝半开的窗前看着街道外面,身段颀长,一身白裘,回头看来,毛绒绒洁白围脖衬托着一张英俊的脸,气质温雅,卓尔不凡,一派风流。

    客人只是那么回头看了眼,便立刻转过了身去背对,似乎在刻意掩饰什么,淡然道:“东西放下就行了!”显然是不想多被打扰。

    记住这张脸的伙计应了声,放下了茶水,客客气气关门出去了。

    伙计一出去,英俊男子快步走到门口,侧耳倾听了一下外面,轻轻开门,又看了看外面,旋即迅速褪下了外套,里面竟然露出了女子的妆扮,面容正在以可见的速度变化,很快便变化成了一名妖娆女子,青楼范很足。

    再开门,女子快步离去。

    客栈伙计回到了客堂柜台前,掌柜的拿出了一块玉牒,里面有官方下发的通缉画影,递给伙计,传音问道:“看看是不是里面的人。”

    伙计接来一看,很快比对上了一人,大吃一惊道:“竟然是他,竟然是大名鼎鼎的淫贼江一一!”

    楼上下来的妖娆女子瞥了眼柜台前交头接耳的两人,扭着腰肢离去。

    掌柜的和伙计也只是看了两眼,并不以为意,客栈的客人从青楼找女人来陪陪太正常了。

    何况掌柜的现在相当吃惊,他并没有告诉伙计让其去看的人是什么人,伙计却一口比对出了是淫贼江一一,这无疑证明之前那名客人说的是真的,淫贼江一一真的来了他的客栈。

    “你确认?”掌柜的再次确认一声。

    伙计脸上惊怖之色不消,“掌柜的,他虽然只是回头看了我一眼,似乎有意隐藏身份背着我,但我绝对没看错,这人长的很英俊,不容易看错,和画影上的人对上了,而且连穿着打扮都一样,肯定不会有错…我若是看错了,你扣我工钱!掌柜的,这家伙住在我们这里怕是会给我们惹麻烦啊!”

    “闭嘴!要你说…”掌柜的斥责了一声,心里翻腾了起来,琢磨着要不要去举报。

    然而开客栈的举报客人影响实在是不太好,人家来这里住店,只要人家付了钱,没少你的,你管人家是什么人。再说了,不管哪家客栈谁也不能保证来住宿的人都是好人,谁又会管来的客人是不是好人,客人不愿在城外随便找个地方落脚宁愿进城花大价钱住客栈不就是图个安全么。管他是好人是坏人,人家住完走人后,大家互不相干,以后又不需要再有什么来往,这就是客栈的性质。

    可问题的关键是,有人已经发现了,之前那名客人已经怀疑是江一一来了他们店里,还跟他们讲了,万一这个江一一真的在天街犯了事,回头那客人听到风声后肯定会反应过来原来‘迎客居’那人真的是江一一啊,这要是往外面一讲,他这客栈已经得了人提醒却不举报,万一这江一一又祸害了哪个达官贵人家的女眷,那达官贵人焉能放过他!

    若是没人发现,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可这…

    稍作犹豫,掌柜的对伙计传音吩咐道:“通知下面,让大家盯住那房间,有什么情况及时通知我。”

    伙计点了点头去执行,掌柜的又叫了名伙计过来坐堂,自己则快步离开了,去了北城区统领府报官。

    北城区统领闻讯大喜,恶贯满盈的江一一?真要抓住了这人的话,那可是大功一件,实在是这江一一得罪的达官贵人太多了!

    然而也正因为是这样,他又有点犯愁了,若是让江一一跑掉了,他同样也麻烦,那江一一能屡屡从法网下脱逃想必也不是一般人,那么多人都抓不住,自己真的能抓住吗?为了以防万一起码要封锁四城门防止跑了,可他北城区统领只能封锁北城门,无权封锁四城门。

    不得已之下,他迅速前往守城宫,见到了天街大统领叶易,将情况进行了禀报。

    出了后殿听了属下禀报的叶易脚步一停,惊讶道:“江一一?你确认?”

    北城区统领道:“迎客居掌柜的已经确认了,想必不会有假,否则后果他承担不起。”

    叶易默了一下,霍然回头喝道:“来人,传我法旨,立刻封锁四城门,任何人不得擅自进出,违令者斩……”

    很快,天街突然出现大批人马迅速冲到迎客居,将迎客居上上下下给围了个水泄不通,同时四城门轰然关闭。

    客栈内有不少客人吃惊不小,不想惹事,欲要离开,然而已经晚了,立刻被刀枪架身给逼了回去。

    四周还有大批人马赶来,将四周街道给封锁了,身穿战甲的叶易从天而降,冷目扫视迎客居,身后跟着一排将领。身在其中的北城区统领出列,走到先回来一步此时被守军拦住的掌柜的身边,传音问道:“人还在吗?”

    掌柜的传音回:“还在屋内,没出来过。”

    北城区统领立刻回头朝叶易点了点头,叶易当即面露冷笑,手一挥。

    北城区统领大刀抽出,一马当先,率领大群人马如狼似虎般冲进了客栈,甚至有不少人破窗而入,不留任何死角破绽地合围。

    外面街道远处一角,被守军隔离的看热闹的人群中,一名妖娆女子勾了勾嘴角,转身拐入巷道,飘然而去。

    没多久,北城区统领黑着一张脸,一手提刀,一手揪着一脸苦菜色的掌柜的衣襟,将其给拖了出来,推到了大统领叶易的面前。

    叶易看了看客栈窗口军士们探出东张西望的脑袋,隐隐意识到了什么,沉声道:“怎么回事?”

    北城区统领紧张道:“大统领,房间空着,人不见了。”

    叶易冷冷盯了他一眼,挥手拔剑,剑架在了掌柜的脖子上,已经将他脖子切割出了血迹,淡然道:“你胆子不小,竟敢耍我?”

    掌柜的惊恐摆手道:“大统领,小人不敢呐,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就不见了,兴许是刚才大军前来惊动了他,被他溜了或躲了起来。”

    叶易谅他也不敢,砰一脚将其踹飞了出去,冷冷道:“客栈里的每个角落都不许放过,每个人都必须严格搜身检查,任何能藏人的地方都不能错漏,搜!”(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