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九环星天街,云华阁,洞天福地内,云知秋婀娜身影轻轻移步在花丛间,抬手轻抚花瓣,容妆端庄妩媚,神态间略有惆怅,其风华徐徐,其风韵婉约,妩媚身段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风情撩人,说是尤物不假。︾,

    千儿、雪儿相随在旁,随她伫足在一朵碗口大的花朵前静默许久后,雪儿忍不住轻声问道:“夫人!褚子山迎娶您的日子就快到了,大人怎么还没动静?”

    千儿也面带忧虑之色,道:“夫人,大人是不是有事缠住了?”

    手指轻抚花瓣貌似恋恋不舍的云知秋苦笑道:“他这次的脾气很大,我问什么他都不说,只让我老实在这呆着,什么都别管,这冤家竟然跟我玩起霸气来了,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他…哎!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想干什么,他那脾气,害我一天到晚心惊肉跳。”

    千儿、雪儿相视一眼,两人也有同样的担心。

    天街北城门,一袭黑色斗篷遮脸的男子轻步从容,进入了城门内。

    一路步行在繁华街道上,男子对街道左右的一应事物似乎没有任何兴趣,默默前行,脸半遮在斗篷帽檐下。

    ‘迎客居’客栈外,黑色斗篷男子停步,慢慢转身,走了进去,自有伙计相迎。

    柜台前付了钱,伙计将黑色斗篷男子领到了楼上,送进了客房内。

    退出闭门的伙计多看了两眼黑色斗篷男子的背影,心中暗暗嘀咕,感觉这人有点奇怪。

    伙计下了楼,客栈内迎来送往一切依旧。

    楼上又下来一老头,大摇大摆地走到柜台前表示结账退房,不是别人。正是徐堂然的死党黄啸天。

    这里没人认识他,然他却趁着掌柜的翻看账本之际到处东张西望了一下,确认无人注意后,他半趴在柜台上对掌柜的传音道:“我说掌柜的,我刚看到你们客栈刚来了一人,怎么像是天庭的通缉犯江一一?我说你们客栈不会私藏天庭逃犯吧?”

    此话一出。惊得掌柜的手一僵,江一一是什么人?那可不是一般的逃犯,那是出了名的淫贼,而且专向天庭官员的妻妾下手,这种人若是进了天街,别说天街的达官贵人紧张,一旦让人知道藏在自己客栈,回头这天街的达官贵人还不得弄死自己。

    掌柜的瞪眼道:“贵客,话可不能乱说?”

    黄啸天耸耸肩。“得,我也就随口一说,我曾经见过江一一,刚才撞见那人的确像,不过遮头遮脸的没看清楚,也不敢确定,否则早就直接去报官领赏了。”

    结完账,他倒是大摇大摆地走了。直接出了城离开了。

    掌柜的坐在柜台后面却是有些神不守舍,客栈刚来的客人?他想到了刚刚那个蒙头遮脸身穿斗篷的男子。现在想起来似乎真的有些形迹可疑,不会真的是淫贼江一一吧?

    他最终还是坐不住了,绕开了柜台,招了之前那名伙计过来叮嘱了两句,伙计点了点头,很快提了茶水上楼。

    伙计走到刚来那名客人的客房门口顿了顿。酝酿了一下情绪,敲响了门。

    屋内传来低沉的声音,“谁?”

    伙计笑道:“客栈伙计,客房的茶水来了。”

    里面人倒也没推辞,“进来吧。”

    伙计开门而入。一入屋内,发现那名遮头盖脸的客人已经除去了斗篷,正站在窗缝半开的窗前看着街道外面,身段颀长,一身白裘,回头看来,毛绒绒洁白围脖衬托着一张英俊的脸,气质温雅,卓尔不凡,一派风流。

    客人只是那么回头看了眼,便立刻转过了身去背对,似乎在刻意掩饰什么,淡然道:“东西放下就行了!”显然是不想多被打扰。

    记住这张脸的伙计应了声,放下了茶水,客客气气关门出去了。

    伙计一出去,英俊男子快步走到门口,侧耳倾听了一下外面,轻轻开门,又看了看外面,旋即迅速褪下了外套,里面竟然露出了女子的妆扮,面容正在以可见的速度变化,很快便变化成了一名妖娆女子,青楼范很足。

    再开门,女子快步离去。

    客栈伙计回到了客堂柜台前,掌柜的拿出了一块玉牒,里面有官方下发的通缉画影,递给伙计,传音问道:“看看是不是里面的人。”

    伙计接来一看,很快比对上了一人,大吃一惊道:“竟然是他,竟然是大名鼎鼎的淫贼江一一!”

    楼上下来的妖娆女子瞥了眼柜台前交头接耳的两人,扭着腰肢离去。

    掌柜的和伙计也只是看了两眼,并不以为意,客栈的客人从青楼找女人来陪陪太正常了。

    何况掌柜的现在相当吃惊,他并没有告诉伙计让其去看的人是什么人,伙计却一口比对出了是淫贼江一一,这无疑证明之前那名客人说的是真的,淫贼江一一真的来了他的客栈。

    “你确认?”掌柜的再次确认一声。

    伙计脸上惊怖之色不消,“掌柜的,他虽然只是回头看了我一眼,似乎有意隐藏身份背着我,但我绝对没看错,这人长的很英俊,不容易看错,和画影上的人对上了,而且连穿着打扮都一样,肯定不会有错…我若是看错了,你扣我工钱!掌柜的,这家伙住在我们这里怕是会给我们惹麻烦啊!”

    “闭嘴!要你说…”掌柜的斥责了一声,心里翻腾了起来,琢磨着要不要去举报。

    然而开客栈的举报客人影响实在是不太好,人家来这里住店,只要人家付了钱,没少你的,你管人家是什么人。再说了,不管哪家客栈谁也不能保证来住宿的人都是好人,谁又会管来的客人是不是好人,客人不愿在城外随便找个地方落脚宁愿进城花大价钱住客栈不就是图个安全么。管他是好人是坏人,人家住完走人后,大家互不相干,以后又不需要再有什么来往,这就是客栈的性质。

    可问题的关键是,有人已经发现了,之前那名客人已经怀疑是江一一来了他们店里,还跟他们讲了,万一这个江一一真的在天街犯了事,回头那客人听到风声后肯定会反应过来原来‘迎客居’那人真的是江一一啊,这要是往外面一讲,他这客栈已经得了人提醒却不举报,万一这江一一又祸害了哪个达官贵人家的女眷,那达官贵人焉能放过他!

    若是没人发现,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可这…

    稍作犹豫,掌柜的对伙计传音吩咐道:“通知下面,让大家盯住那房间,有什么情况及时通知我。”

    伙计点了点头去执行,掌柜的又叫了名伙计过来坐堂,自己则快步离开了,去了北城区统领府报官。

    北城区统领闻讯大喜,恶贯满盈的江一一?真要抓住了这人的话,那可是大功一件,实在是这江一一得罪的达官贵人太多了!

    然而也正因为是这样,他又有点犯愁了,若是让江一一跑掉了,他同样也麻烦,那江一一能屡屡从法网下脱逃想必也不是一般人,那么多人都抓不住,自己真的能抓住吗?为了以防万一起码要封锁四城门防止跑了,可他北城区统领只能封锁北城门,无权封锁四城门。

    不得已之下,他迅速前往守城宫,见到了天街大统领叶易,将情况进行了禀报。

    出了后殿听了属下禀报的叶易脚步一停,惊讶道:“江一一?你确认?”

    北城区统领道:“迎客居掌柜的已经确认了,想必不会有假,否则后果他承担不起。”

    叶易默了一下,霍然回头喝道:“来人,传我法旨,立刻封锁四城门,任何人不得擅自进出,违令者斩……”

    很快,天街突然出现大批人马迅速冲到迎客居,将迎客居上上下下给围了个水泄不通,同时四城门轰然关闭。

    客栈内有不少客人吃惊不小,不想惹事,欲要离开,然而已经晚了,立刻被刀枪架身给逼了回去。

    四周还有大批人马赶来,将四周街道给封锁了,身穿战甲的叶易从天而降,冷目扫视迎客居,身后跟着一排将领。身在其中的北城区统领出列,走到先回来一步此时被守军拦住的掌柜的身边,传音问道:“人还在吗?”

    掌柜的传音回:“还在屋内,没出来过。”

    北城区统领立刻回头朝叶易点了点头,叶易当即面露冷笑,手一挥。

    北城区统领大刀抽出,一马当先,率领大群人马如狼似虎般冲进了客栈,甚至有不少人破窗而入,不留任何死角破绽地合围。

    外面街道远处一角,被守军隔离的看热闹的人群中,一名妖娆女子勾了勾嘴角,转身拐入巷道,飘然而去。

    没多久,北城区统领黑着一张脸,一手提刀,一手揪着一脸苦菜色的掌柜的衣襟,将其给拖了出来,推到了大统领叶易的面前。

    叶易看了看客栈窗口军士们探出东张西望的脑袋,隐隐意识到了什么,沉声道:“怎么回事?”

    北城区统领紧张道:“大统领,房间空着,人不见了。”

    叶易冷冷盯了他一眼,挥手拔剑,剑架在了掌柜的脖子上,已经将他脖子切割出了血迹,淡然道:“你胆子不小,竟敢耍我?”

    掌柜的惊恐摆手道:“大统领,小人不敢呐,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就不见了,兴许是刚才大军前来惊动了他,被他溜了或躲了起来。”

    叶易谅他也不敢,砰一脚将其踹飞了出去,冷冷道:“客栈里的每个角落都不许放过,每个人都必须严格搜身检查,任何能藏人的地方都不能错漏,搜!”(未完待续。)

第1358章    c_t;这讽刺声一出,顿时惹了众怒。( 广告)

    好些个对吕重感恩的圣人立马冷眼向来人看去,就见到朱千手坐在一头巨大的插翅飞天蛛之上,阴沉着一张俏脸,冷冷地看着吕重reads;。

    而她的身后,居然还有好几个虫族圣人存在,这些虫族圣人也俱都用不善的目光看向吕重。

    “呵呵,我目光的确是依仗法宝之利救了大家,可总比某些圣人不敢主动出手,却不停分裂圣识或派出圣人分身去擒拿别人的亲人威胁对方的要强得多……”吕重面上带笑,可是声音却是阴寒之极。

    他没想到,这个朱千手居然出现了,而且还敢在这时候讽刺自己。也是心中杀意暴起。

    如果是在以前,区区一个上位准圣居然对一个六级圣人生了杀意,只怕会让无数圣人惊得大骂吕重狂妄与无知。

    可这是吕重所说,众圣个个都没有任何轻视之心。

    之前,众圣齐齐感谢,称吕重为道友,就已表明在场众圣,已彻底地认可了吕重的实力与境界。把吕重拿到与众圣平等的地位相交。

    再说了,吕重可不是一个人,他还有∧一个圣尊级的便宜师尊正在一边。更何况,也有不少圣人欠了吕重救命之大恩情,正不知怎么还这一个大因果呢。

    如果吕重这会儿要众圣出手,灭了虫族的所有圣人,只怕在场的圣人都会巴不得如此。

    “哈哈,好一个嚣张的人类。不证圣道,终归是蝼蚁。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么?”朱千手森然看着吕重。[求书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阴沉着一张脸说道。

    虽说吕重救了不少圣人。让不少圣人欠了吕重大恩。但是朱千手一向桀骜不驯,也并不太惧吕重身边的圣人。因为,这其中有不少圣人所在宇宙都离[玄幽虫域]不远。如果这些圣人敢助吕重,朱千手等虫族圣人也敢领着席下虫族大军疯狂报复这些圣人。

    再说了,吕重有鸿钧做靠山,她朱千手也同样有虫族的圣尊作靠山。

    而且,真的巧了,虫族的圣尊之前没赶上圣尊间的大战。这会儿却已赶至。虽然没有与朱千手等人呆在一起,但是朱千手也相信自己等虫族圣人要是与其他圣人起了冲突,虫族圣尊也会在第一时间赶至。

    正因为如此,朱千手面对如今的吕重也是相当地有底气reads;。

    “杀我?”吕重也不示弱,傲然一笑,“你不是攻击我好几次了么?结果我还活着,而你的圣识、圣人分身却一一被灭了,呵呵如今你要是再想动手,只怕你的这个圣人本尊也要陨落。”

    “吕重,我可以当这是你对我的挑衅么?”朱千手顿时目光一睁。全身的威势力陡然提升,疯狂地向吕重涌来。想要在第一时间压制吕重。

    只可惜。她是大错特错了!

    吕重最不怕的就是别人的威势了。

    先不说吕重意识海内有三大会重宝守护,灵魂功德金身凝实无比。

    单说吕重连圣尊都间接阴死了三个。他在心里上早就不把圣尊当一回事了。更别说朱千手这一区区六级虫圣了。

    而吕重的[大道之眼]刚刚再次升级,已让吕重本身的气势隐隐多了一丝与圣尊平齐的影子。又岂会惧了朱千手?

    面对朱千手那急剧涌来的六阶圣人的威势,吕重不动如山,冷冷说道:“好像一直都是你在挑衅我吧?当年第一次相遇,你与白天寿、铁传甲三圣就无敌对我出手,结果我逃走之后,你居然无耻到分裂圣识下界控制散仙去抓捕我的亲人?结果不料被我及时赶至,灭了你等三人的圣识。这一次的失败,让你们越发的肆无忌惮,第二次又派圣人分身来追杀我。却不料被我引入了[混世魔界],现在还没有来,想必也是陨落了(吕重当然不会承认自己已完全得了混世魔界)。怎么,连续吃了几次大亏后,在这混沌中又要出手攻击我吕重?你们就真的以为我吕重好欺负不成?”

    说到这里,吕重的声音已彻底阴寒无比,犹如喧誓一般长声大喝:“连续几次都是你等挑衅滋事。如果我吕重不是有几张尚可自保的底牌存在,只怕真的被你给人道毁灭、神形俱灭了。不过,这次我发誓,你朱千手我吕重是灭定了。而且,我不用这些圣人助我,我也一定会打上你玄幽虫域,灭了你朱千手全族——”

    轰……

    所有圣人都被惊住了,个个看向吕重的目光都多了一丝复杂。

    区区上位准圣(仙帝)境界,居然就敢对朱千手这样的六级圣人宣战?

    这吕重是傻?

    还是吕重真的这么霸气?

    不过,所有人也是暗暗摇头,认为吕重是彻底地被怒火给烧晕了头reads;。

    居然傻到不知利用他们这些圣人。

    要知道,在场的不少圣人都得了吕重的恩惠。

    这一次,吕重如果真的表示需要得到在场众圣的帮助,这些圣人虽忌惮朱千手等虫圣大军。却也会勉强助吕重一臂之力。只不过,这之后,众圣就算还了吕重的救命之恩了。也不会与吕重有太多的交集。

    可现在,吕重居然堂而皇之地表示不用在场的圣人帮忙?

    这样一来,吕重就彻底地屏弃了在场众圣的臂助啊!

    “这小子不知是傻呢,还是狂?”一连的刀尊也是暗暗摇头。

    至是剑祖却是双眼一亮,结果又极为嫉妒地看了鸿钧道祖一眼,微微嘀咕:“这么好的苗子,可惜了……”

    “可不是!”莲尊也是难得轻笑一声,之前受伤的苍白脸色,这一会儿也多了一丝血色。

    对于吕重,莲尊也是欣赏不已。

    “嘿嘿,这小子别的都不好,就这傲气值得我喜欢。嘎嘎,你们羡慕也是羡慕不来的。这可是我寻找了亿万万年的真正关门弟子。哈哈……得徒如此,夫复何求……”鸿钧道祖这会儿也是一脸的装逼范儿。

    吕重的这种狂妄,在他看来,也是真正的潜力与优点。

    当然,于莲尊、剑祖的眼里也是一样。

    唯有混蚕老道则是双眼紧紧地盯着吕重,目光中有着极为复杂的神芒在闪烁。(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