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八日的蝉,顶到高潮,第1358章

已有 22 阅读此文人 - - 公车h辣文 -

    c_t;这讽刺声一出,顿时惹了众怒。( 广告)

    好些个对吕重感恩的圣人立马冷眼向来人看去,就见到朱千手坐在一头巨大的插翅飞天蛛之上,阴沉着一张俏脸,冷冷地看着吕重reads;。

    而她的身后,居然还有好几个虫族圣人存在,这些虫族圣人也俱都用不善的目光看向吕重。

    “呵呵,我目光的确是依仗法宝之利救了大家,可总比某些圣人不敢主动出手,却不停分裂圣识或派出圣人分身去擒拿别人的亲人威胁对方的要强得多……”吕重面上带笑,可是声音却是阴寒之极。

    他没想到,这个朱千手居然出现了,而且还敢在这时候讽刺自己。也是心中杀意暴起。

    如果是在以前,区区一个上位准圣居然对一个六级圣人生了杀意,只怕会让无数圣人惊得大骂吕重狂妄与无知。

    可这是吕重所说,众圣个个都没有任何轻视之心。

    之前,众圣齐齐感谢,称吕重为道友,就已表明在场众圣,已彻底地认可了吕重的实力与境界。把吕重拿到与众圣平等的地位相交。

    再说了,吕重可不是一个人,他还有∧一个圣尊级的便宜师尊正在一边。更何况,也有不少圣人欠了吕重救命之大恩情,正不知怎么还这一个大因果呢。

    如果吕重这会儿要众圣出手,灭了虫族的所有圣人,只怕在场的圣人都会巴不得如此。

    “哈哈,好一个嚣张的人类。不证圣道,终归是蝼蚁。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么?”朱千手森然看着吕重。[求书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阴沉着一张脸说道。

    虽说吕重救了不少圣人。让不少圣人欠了吕重大恩。但是朱千手一向桀骜不驯,也并不太惧吕重身边的圣人。因为,这其中有不少圣人所在宇宙都离[玄幽虫域]不远。如果这些圣人敢助吕重,朱千手等虫族圣人也敢领着席下虫族大军疯狂报复这些圣人。

    再说了,吕重有鸿钧做靠山,她朱千手也同样有虫族的圣尊作靠山。

    而且,真的巧了,虫族的圣尊之前没赶上圣尊间的大战。这会儿却已赶至。虽然没有与朱千手等人呆在一起,但是朱千手也相信自己等虫族圣人要是与其他圣人起了冲突,虫族圣尊也会在第一时间赶至。

    正因为如此,朱千手面对如今的吕重也是相当地有底气reads;。

    “杀我?”吕重也不示弱,傲然一笑,“你不是攻击我好几次了么?结果我还活着,而你的圣识、圣人分身却一一被灭了,呵呵如今你要是再想动手,只怕你的这个圣人本尊也要陨落。”

    “吕重,我可以当这是你对我的挑衅么?”朱千手顿时目光一睁。全身的威势力陡然提升,疯狂地向吕重涌来。想要在第一时间压制吕重。

    只可惜。她是大错特错了!

    吕重最不怕的就是别人的威势了。

    先不说吕重意识海内有三大会重宝守护,灵魂功德金身凝实无比。

    单说吕重连圣尊都间接阴死了三个。他在心里上早就不把圣尊当一回事了。更别说朱千手这一区区六级虫圣了。

    而吕重的[大道之眼]刚刚再次升级,已让吕重本身的气势隐隐多了一丝与圣尊平齐的影子。又岂会惧了朱千手?

    面对朱千手那急剧涌来的六阶圣人的威势,吕重不动如山,冷冷说道:“好像一直都是你在挑衅我吧?当年第一次相遇,你与白天寿、铁传甲三圣就无敌对我出手,结果我逃走之后,你居然无耻到分裂圣识下界控制散仙去抓捕我的亲人?结果不料被我及时赶至,灭了你等三人的圣识。这一次的失败,让你们越发的肆无忌惮,第二次又派圣人分身来追杀我。却不料被我引入了[混世魔界],现在还没有来,想必也是陨落了(吕重当然不会承认自己已完全得了混世魔界)。怎么,连续吃了几次大亏后,在这混沌中又要出手攻击我吕重?你们就真的以为我吕重好欺负不成?”

    说到这里,吕重的声音已彻底阴寒无比,犹如喧誓一般长声大喝:“连续几次都是你等挑衅滋事。如果我吕重不是有几张尚可自保的底牌存在,只怕真的被你给人道毁灭、神形俱灭了。不过,这次我发誓,你朱千手我吕重是灭定了。而且,我不用这些圣人助我,我也一定会打上你玄幽虫域,灭了你朱千手全族——”

    轰……

    所有圣人都被惊住了,个个看向吕重的目光都多了一丝复杂。

    区区上位准圣(仙帝)境界,居然就敢对朱千手这样的六级圣人宣战?

    这吕重是傻?

    还是吕重真的这么霸气?

    不过,所有人也是暗暗摇头,认为吕重是彻底地被怒火给烧晕了头reads;。

    居然傻到不知利用他们这些圣人。

    要知道,在场的不少圣人都得了吕重的恩惠。

    这一次,吕重如果真的表示需要得到在场众圣的帮助,这些圣人虽忌惮朱千手等虫圣大军。却也会勉强助吕重一臂之力。只不过,这之后,众圣就算还了吕重的救命之恩了。也不会与吕重有太多的交集。

    可现在,吕重居然堂而皇之地表示不用在场的圣人帮忙?

    这样一来,吕重就彻底地屏弃了在场众圣的臂助啊!

    “这小子不知是傻呢,还是狂?”一连的刀尊也是暗暗摇头。

    至是剑祖却是双眼一亮,结果又极为嫉妒地看了鸿钧道祖一眼,微微嘀咕:“这么好的苗子,可惜了……”

    “可不是!”莲尊也是难得轻笑一声,之前受伤的苍白脸色,这一会儿也多了一丝血色。

    对于吕重,莲尊也是欣赏不已。

    “嘿嘿,这小子别的都不好,就这傲气值得我喜欢。嘎嘎,你们羡慕也是羡慕不来的。这可是我寻找了亿万万年的真正关门弟子。哈哈……得徒如此,夫复何求……”鸿钧道祖这会儿也是一脸的装逼范儿。

    吕重的这种狂妄,在他看来,也是真正的潜力与优点。

    当然,于莲尊、剑祖的眼里也是一样。

    唯有混蚕老道则是双眼紧紧地盯着吕重,目光中有着极为复杂的神芒在闪烁。(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

第一五一六章 疑云重重    天翁府邸,任何人不得擅闯的禁园内,夏侯拓闭眼躺在一张露天的锦榻上晒着温暖的太阳,老迈的身躯几乎陷进了厚厚的雪白绒毛垫中,一旁燃着沁人心脾的清心香炉,紫气袅袅升腾。

    远处拐角,管家卫枢出现,轻轻走到一旁,俯身在夏侯拓耳边嘀咕了几句。

    假寐中的夏侯拓霍然睁开双眼,慢慢爬起,惊疑不定道:“是火修罗的弟子?查出了消息来源确认没有?”

    卫枢伸了把手扶了他坐起,“这事有点古怪,消息莫名其妙就传了出来,咱们这边试着查了下,查不到源头。”

    夏侯拓拿了拐杖,双掌叠压在杖头上,慢慢搁了下巴上去,沉默思索了许久许久,最终沉吟着嗯了声:“是了,倒是有这可能,这就能解释青主为什么要让那小子去左督卫和罚进荒古死地了。不过也有不正常的地方,别人不清楚我们却是清楚的,火修罗的弟子怎么会和六道的人扯到一块去了?”

    卫枢:“看这师徒俩相隔的时差,显然是隔代弟子,师徒俩之间应该没什么旧有关系传接下来,牛有德和六道有牵扯应该和火修罗没关系。”

    夏侯拓撑拐站了起来,摆了摆手,“问题的关键就在牛有德和六道有牵扯,若是不知道这点也就被糊弄过去了,关键是我们知道了,那么就不能这样去看。我问你,牛有德从荒古死地出来后,面临的最大麻烦是什么?”

    卫枢稍作思索,微微笑道:“嬴家那边怕是有人会找回面子。”

    夏侯拓呵呵一笑:“将就着成立吧。再问你,如今这牛有德又突然冒出个火修罗弟子的背景来,这意味着什么?”

    卫枢:“怕是有不少人想招揽。”

    夏侯拓叹道:“是啊!若不是我夏侯家不便明着扩充自己的实力,为长远计。连我都想招揽。这就是症结所在了,牛有德的背后可是六道,六道扔出这个火修罗的弟子来,可不会轻易当做废子,这是准备插入天庭内部发挥重要作用的,焉能看着嬴家把这颗子废掉?你不觉得消息早不出、晚不出,偏偏在这个时候冒出牛有德是火修罗弟子的消息有点太巧了吗?”

    卫枢两眼一眯,领会到了点什么:“老爷的意思是说,有人在出手帮牛有德避祸?”

    夏侯拓嘿嘿道:“牛有德是火修罗的弟子。这背景档次,其他人是没资格插手了,你觉得四大天王接下来会干什么?”

    卫枢目光一闪,果断吐出两个字来,“联姻!”

    夏侯拓呵呵笑道:“这都想招为女婿了,奇货可居,别抢破头才好,怕是安抚示好都来不及,自然是不会有人再对牛有德下手了。这一点点抖包袱的人,手段还真是高明呐。老夫倒是想见见究竟是什么人在背后将一群人给玩的团团转。”

    卫枢迟疑道:“会不会是牛有德为了自保自己放出的消息,毕竟他自己的背景来历只有他自己最清楚,这个时候抖出自己是火修罗的弟子完全是有可能的。”

    夏侯拓摇头:“就算不是六道在背后出手。也不会是牛有德。”

    “为什么?”卫枢觉得奇怪了,他觉得完全有可能。

    夏侯拓摆了摆手,“咱们是站的高看得远,和那帮家伙又接触的多,能猜到天庭那帮首脑的心思,所以才站着说话不腰疼,说的理所当然的轻飘。卫枢,在这点上。你还真不如你父亲,你记住了,有些事情不到一定的层次是想不到的,牛有德他敢保证自己抖出这消息来四大天王会抢着要他做女婿?痴心妄想还差不多,只怕他想都不敢往这头上去想!四大天王对他来说,高高在上,他甚至无法判断四大天王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所以说。他没那么大的格局,玩不出将天庭大佬耍的团团转的手段!”一根手指指了指自己心脏部位,“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他能这样玩?可能吗?”

    卫枢一副受教了的样子,点了点头道:“如此说来。这是六道在背后谋划!”

    谁知拄拐漫步的夏侯拓又摇了摇头,“只怕也不一定!”

    相随在旁的卫枢吃惊道:“难道还有别人?”

    夏侯拓沉吟道:“论对六道和天庭的了解。如今怕是没几个人能比我更清楚了,六道封禁在炼狱之地时,天庭还没有构造起来,所以对天庭朝堂上的事情也不甚了解,这么多年过去了,隔绝太久,他们对四大天王有什么变化也不清楚,不知道四大天王如今是个什么样的想法,何况他们本来就不了解,否则也不会有那惨败。除非我们对朝堂上的那些人排查有误,否则朝堂上又没有六道的眼线,所以六道不太可能这样玩的道理和牛有德大同小异,没把握的情况下抖出牛有德是火修罗的弟子,是帮了牛有德还是害了牛有德他们能有把握?所以我怀疑啊,除了六道外,是不是还有天庭内部高层在出手接应牛有德,反过来推理,也许六道还真的是在天庭高层安插有眼线,可是我想来想去,天庭高层中的那些人能变为六道眼线的可能性都不大,否则稍微透露点消息六道当年也不会那么惨,被压着打,若连当年那种情况都不出手相帮,现在六道势微就更不可能被发展成眼线,这又是我想不通的地方。难道这牛有德除了炼狱外,还牵扯到第三方势力?上次那些清除六道外界据点的人可疑啊!我总感觉我触及了点什么,可又总是淹没在重重疑云当中,有许多地方想不通,疑点太多的话,那就说明事情本身也许根本就不是我们想的这样,是不是有人在施展障眼法故意诱导大家这样去想?若真是如此的话,我不禁要问一句,火修罗死了这么多年了,早不出晚不出,怎么这个时候冒出个火修罗弟子,牛有德真的是火修罗的弟子吗?”

    卫枢跟着思索了好一会儿,也想不通,迟疑道:“牛有德是火修罗弟子的事情应该不会有假吧,毕竟牛有德以后动手是要见真章的,这点怕是无法隐瞒!”

    夏侯拓叹道:“是啊!这正是我想不通的一点之一。”

    卫枢道:“事情真相迟早有一天会出来,总之这次看来,牛有德又能躲过一劫了。”

    夏侯拓苦笑:“这么多人都能被蒙住眼睛,出手不凡呐,我就怕真等到真相浮出水面的那一天会让夏侯家措手不及啊!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而牛有德那家伙固然能躲过一劫,可我总感觉这抖出火修罗弟子的时机还没到刀口上。”

    卫枢惊咦,“为何?”

    夏侯拓伸出一根食指抖了抖,“破军可是出面力保过的,牛有德毕竟还在破军的麾下,破军没道理看着他出事不管,现在牛有德才刚从荒古死地出来,这个时候出事的话,谁都要怀疑到嬴九光头上,嬴九光若是撇不清自己的嫌疑,不能给左督卫一个交代的话,当破军手上的大军是任人欺凌的摆设不成?就破军那逮谁咬谁的狗脾气,你当他不敢搞得嬴九光灰头土脸?你信不信嬴九光朝会出来后,破军就敢半路率人把嬴九光给折腾一下,让他更丢脸!破军就是青主养来咬人的疯狗!”说着手中的拐杖还用力杵了杵地面。

    卫枢下意识瞥了眼他那有些激动的拐杖,心中小汗一把,眼前这位老爷子就深受破军的迫害,可谓深有体会。

    夏侯拓继续说道:“所以说嬴九光暂时是不会动牛有德的,起码也要等过去一段时间。这暗中助力牛有德的人如此高明,应该不会不知道这点,偏偏这个时候把牛有德是火修罗弟子的事给抖出来,难道本就有意想引得四大天王积极招揽?哪怕是想帮牛有德避祸、想保护牛有德,不管是什么原因都没必要等到现在才抖出来,早早抖出来的话,牛有德这么多年来岂不是可以省去许多麻烦,早就被哪家给招揽去了,哪需要落到如此险境?”

    “是啊!老爷这么一说,的确有点奇怪。”卫枢跟着点了点头,又陷入了沉思。

    夏侯拓突然停步,双手扶杖在身前,抬头看天,徐徐道:“兴许根本就和嬴家要对付牛有德无关,这个时候突然抖出牛有德是火修罗的弟子来,我怀疑这牛有德身上是不是要出什么事?”

    “出事?”卫枢愣怔,“出什么事需要抖出这么大的背景来?”

    夏侯拓略带思索神色,看天慢慢摇头:“不知道,只是综合一些线索所产生的一点感觉,兴许是我多虑了。反之,就像你说的,出什么事需要抖出这么大的背景来?真要出事的话估计不是什么小事。”

    卫枢沉吟:“大事?牛有德身上能出什么大事?”

    “哎!疑云重重,左右都是想不通,那就不想了。总之这牛有德的身上是越来越有趣了,有意思……”夏侯拓呵呵笑着继续拄拐前行。(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