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c_t;“那是什么地方?”

    “天啊,这混沌之中怎么会存在一处这样的宫殿?”

    “是宫殿虚影?还是真的宫殿?”

    “原来这么多的[金晶神焱]居然是那个宫殿中附带来的?”

    “这可是金晶神焱啊,传说能焚尽一切的神火,居然都无法烧毁那虚影中的宫殿?”

    “难道那……那是神宫?”

    “绝对是神人的宫殿,否则绝不可能抵御如此恐怖的金晶神焱……”

    ……

    圣尊震惊了,无数圣人也是呆滞了。

    甚至,这会儿大家因为心神巨震,都有些忽视了四周越来越多的金晶神焱了。

    “呼呼呼……”

    更多的金晶神焱从前方虚无之中喷出,带着至快的速度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呼啸而至。

    面对这些金晶神焱,刀尊、剑祖、混蚕、鸿钧等圣尊个个都闪躲起来。

    就算四周越来越庞大的[寂灭元力],也无法拖慢他们这些圣尊的速度。

    可是,早已岌岌可危的千灵金灵莲所化的巨盾却是承受了更为狂猛的攻击。

    “轰隆隆……”

    如超级子弹一般连绵轰至的金晶神≡焱,不绝入耳地击中金色巨盾。

    “咔咔……”

    早已受伤的莲尊也是无能为续,一脸惨然,“大家快逃,我的千光金灵莲已承受不住了……”

    “哗啦啦……”

    话还没有落音,几可媲美道器的千光金灵莲莲蓬,终于被轰碎了……

    这一刻。所有的圣人都呆滞住了!

    这千光金灵莲乃是传说中的圣尊的至强防护类空间法器。它实力就是一个宇宙的空间壁垒。身为可媲美道器的存在。[ ]其又是空间法宝,其防御之强,绝对超过所有混沌至宝。

    甚至,莲尊曾用这千光金灵莲莲蓬,强行硬挡过三大圣尊的联手攻击,都安然无恙。

    可现在,居然被金晶神焱给轰破了守护光罩!

    由此可见这[金晶神焱]的恐怖!

    “该死,怎么会出现这种怪火……”

    “神火。这就是神火的威力,长见识了,只可惜我等只怕要危险了……”

    “逃吧……”

    ……

    没有了[千光金灵莲]的守护,一众圣人顿时曝露在恐怖的混沌之中,无尽的金晶神焱,极速袭来,已严重地威胁到众圣的性命。

    呼呼呼……

    那种神焱的诡异呼啸,让众圣恍惚间也回到凡人时代,无法安然面对死亡。

    无穷无尽的金晶神焱,遮天蔽日地倾覆而下。巨大的压力让所有的圣人都呆滞地不知所措。

    更有几个心境偏低的圣人。已然发出绝望的仰天嘶吼。

    活得越久,越是惧怕死亡。

    圣人。也终归是人。

    面对如此恐怖威势的[金晶神焱],他们想要全速逃跑,可是虚空中那变态的[寂灭元力]也在极力地压迫着他们,让他们几乎寸步难行。

    绝望!

    “我真的不想死……”

    “该死,谁来救救我等……”

    “完了……”

    ……

    好些圣人张惶地大喊大叫,面对死亡,圣人也做不到冷静!

    “呼呼呼……”

    正当那新的无穷无尽的[金晶神焱],要将所有人都吞噬的时候。那边正在沉浸在诡异修炼境界当中的吕重却是下意识地动了。

    无穷无尽的[寂灭元力],有如长鲸吸水一般被他无意识地噬入眉心reads;。同时,那颗之前曾亮相的[大寂灭珠]也极速在虚空混沌中划过。

    随着这[大寂灭珠]的极速舞。那飞向众圣的一朵朵[金晶神焱]已是诡异地消失一空。

    “大寂灭珠,吞天噬地……”

    一道巍巍神音,在混沌之中响起。

    却见吕重全身金光大亮,其额头的那只眼睛诡异地闪烁,带着一股可媲美圣尊的威势扫向虚空。

    “嗡嗡嗡……”

    虚空震荡,混沌翻腾。一个至强的空间陡然把所有的金晶神焱级笼罩下来。

    伴随着吕重第三神眼的威势升腾而起,虚空中的大寂灭珠有如得到最高命令,不但把冲向众圣的那些金晶神焱吞噬一空,甚至还对远方那神秘金色宫殿外的金晶神焱多了一丝跃跃欲试。

    “别乱来,给我回来……”

    陡然间,远处的吕重额头第三眼闭合,威严一喝。那极不安份的[大寂灭珠]却是直接安静了下来,直接重新化为一颗黑色珠子,倏地钻回了吕重的意识海。

    四周,没有了金晶神焱的围攻,温度瞬间降低了好几个层次。

    原本已快绝望的众圣,也是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浊气,满是感激地看着吕重。

    不错!

    虽然吕重还不是圣人,但是,他居然以一人之力救了这么多圣人,就没有人敢小视他。

    这是大因果!

    这样的因果,每一个圣人欠了都必须还的!

    仅这一次,吕重至少让几十个圣人欠了自己一命的天大恩情。

    这绝对是一份意外的收获!

    更别说,吕重刚刚本身的收获也是极为惊人。

    因为他的[大道之眼]在得了大量[寂灭元力]的涌入后,居然又已晋阶。虽然只是小小地晋阶,但是,吕重的大道之眼的威力却是进一步提升了许多。

    单是那[破界之力],已能助吕重轻松破开仙界壁垒进入混沌之中了。

    也就是说,如今的吕重,也能与圣人一般,随时随地地进入混沌之中。

    而且,有大道之眼的存在,那混沌中的[寂灭元力]也无法遏制吕重。

    这让吕重在混沌中行走,比其他圣人还要多上一份优势。

    更让吕重兴奋的是,这[寂灭元力]也能被[阴阳和合大道]给中和、吸收、炼化。

    刚刚短短时间之内,一丝寂灭元力混入吕重体内,被[阴阳和合大道]取之以长,补己之短,已然让吕重本身的实力进一步增强。

    虽然还没有达到巅峰准圣(仙帝)境界,但是,吕重相信只要自己以后多走几次混沌,多吸噬、炼化一些[寂灭元力],要晋级巅峰准圣境界,也绝对用不了多少时间。

    甚至,这时候吕重也真正看到了自己证道圣人的希望所在了。

    这如何让他不欢喜?

    这一次,进入混沌,吕重还真的是来对了。

    心中的欢喜不足为外人道,也不想泄露自己能吸噬、炼化寂灭元力,吕重强行平静了一下心绪,看向众圣,优雅一笑,淡然问道:“诸位前辈都没事吧?”

    “没事,多谢吕重道友援手。此恩清明子铭记于心!”一个身着青色仙袍的圣人微微对着吕重行了一礼。

    顿时,其他圣人也纷纷向吕重拱手相谢。

    可偏偏,有人感激,也有人愤恨,忍不住就冷哼讽刺:“哼,依仗法宝,使竖子成名耳……”(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万金亮的救兵    赵长枪招呼一声吴慧玲和铝锅,让他们两个给这些辞职的工人做好记录,等以后到了平川县,优先录用!

    三合制药厂投产在即,而平川酒厂也正在建设之中,正需要人手呢。这些人到平川后,平川县完全能消化的了。

    万金亮看着被员工们仍在地上的红色马甲,像垃圾一样被踩来踩去,气的要吐血,急的头发昏。气的是本来好好的一个活动,现在竟然成了这种样子,先是冒出一个不听话的吴慧玲,然后又冒出来一个县长赵长枪,将事情彻底搅黄了!

    急的是,这些员工都辞职不干了,他的酒店还怎么干下去?总不能让他自己去端盘子洗碗吧?就算那种活他能干的来,也忙不过来啊!如果想再招一批员工,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事儿,要知道新员工可是需要培训的!不然笨手笨脚上去给人服务,弄得顾客头发胡子裤裆里全是汤水,就不好了。

    况且,这些辞职的人里面还有很多的中低层管理者,别看这些人在企业的地位不高,但却是企业的中坚力量,这些人走了,恐怕一年半载都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接替他们的工作。

    最重要的是,今天的事情发生后,如果被媒体报道出去,天宫美食城的声誉肯定也会一落千丈!到时候,谁还来%这里消费?

    此时此刻,万金亮终于明白,原来员工对他也很重要,原来他的确应该对员工感恩!

    就在万金亮有又气又急,又急又恨的时候,赵长枪忽然走到他的面前,将一张名单放到了他眼前,冷冰冰的说道:“把他们的工钱给结了!”

    万金亮本来就恨透了赵长枪,现在看到他竟然不但怂恿着工人都离开了天宫美食城,并且还打算将他们的工资也讨回去,于是气狠狠的说道:“赵长枪,我不管你是哪里的县长,但是我劝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告诉你,他们擅自离开公司,我不和他们要违约金就不错了,他们还想拿走工资?想得美!”

    赵长枪不急不躁的呵呵一笑,说道:“万金亮,刚才你提到违约金,那么我问你,你们之间有合约吗?你们曾经签订过正式的书面合约吗?”

    赵长枪刚才已经问过吴慧玲,原来万金亮为了随时能将员工辞退,并且辞退员工后不用支付违约金,所以,他根本没有和这些员工签订正式的用工合同!这些员工也没有五险一金。所以,这些员工现在离开,根本不用担心违约金的事情。

    万金亮听了赵长枪的问题,恨不能扇自己一记耳光,当初自己没有和这些员工签订正式有效的书面合同,本来还以为对自己有利,现在看来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如果当初能和这些工人签订一份正式的书面合同,这些员工也不能说走就走吧?

    “唉!愚蠢啊!”万金亮心中不禁暗骂自己。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如果不是这么愚蠢,恐怕也干不出让员工给他磕头谢恩的事情!

    “怎么样?万老板,你到底给还是不给啊?”

    赵长枪看到万金亮不说话,于是便将名单在他眼前又抖了几下。

    事到如今,万金亮也豁出去了,管他县长不县长,先保住自己的利益再说。他阴狠的对赵长枪说道:“赵长枪,不要以为自己很能打,并且是个县长就觉得天下老子第一!我告诉你,其实你在某些人眼中什么都不是!如果你是聪明人,就马上离开。不然我不能保证你的安全。”

    万金亮此话一出口,到让赵长枪心中一阵惊讶。这个万金亮在明知道自己是平川县长的情况下,竟然还敢说出这样的话,看来这家伙背景也不简单啊!

    想到这里,赵长枪目光一凝,说道:“万金亮,你在威胁我!”

    “呵呵,我万金亮是正经做生意的良民,怎么会威胁县长大人。我只是在提醒你而已。这也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嘛!实不相瞒,我刚才给我一个朋友打了电话,让他过来帮忙。唉,我这个朋友和我是过命的交情,最见不得我吃亏,偏生脑子又不好使,一根筋,在他眼中就是一个省长也和一个普通老百姓差不多。我怕他来到之后会对赵县长不利。所以,才提醒赵县长要小心啊。”万金亮阴测测的说道。

    “呵呵,那我倒想看看你这位朋友到底是何方神圣了。”赵长枪笑眯眯的说道。

    赵长枪的话音刚落,一辆五成新的五菱之光便停在了人群外围,从车上下来一个黑衣黑裤黑皮鞋,高鼻大嘴带墨镜的光头大汉!

    大汉一边挤开人群朝万金亮的方向走,一边嘴里还直叫唤:“老板,你喊我干什么?草,哥正睡觉睡的香呢!到底有什么事情赶紧说,完了我还得回去睡觉。”

    赵长枪原来是背对大汉的方向,听到大汉的声音后,心中一动,蓦然回首!当他看到来人之后,眼珠子差点没掉在地上!

    我靠!这不是赵庄的二杆子赵庆猛吗?他怎么跑这里来了?还这身打扮?

    来人太出乎赵长枪的预料了。赫然正是赵庄二猛之一的赵庆猛!

    以前的赵庄除了有双璧之外,还有二猛。第一猛就是赵玉山,以前号称扳倒牛,现在更是赵长枪手下的超级干将,不但力气大,而且拳脚枪法都是一等一的。

    赵庄的第二猛就是眼前的这位赵庆猛!这货最然力气也够大,也够猛,但是脑子有些不清堂,经常犯二,缺乏灵性。所以,当初赵长枪便没有将他带出赵庄。

    后来,赵庄的工艺品厂发展起来后,赵庆猛在工艺品厂担任保安部部长,和将军堂的包小丫结婚后,日子倒也过的安康富足。

    赵长枪实在想不明白,这个憨货放着家里好好的日子不过,怎么跑到临河市给万金亮这等货色当了黑打手。

    万金亮看到赵庆猛昂首挺胸大踏步走来,心中一喜,连忙说道:“猛子,你来了,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平川县长赵长枪,刚才和我们闹了点误会,将我们的保安都打趴下了。你过去和他说道说道这件事,让他高抬贵手放了我们。”

    万金亮的话中虽然毫无机锋,听上去平平淡淡,好像是要赵庆猛给他和赵长枪当和事老一样,其实他最明白赵庆猛的二杆子性格,只要这家伙知道赵长枪打了他的保安,他肯定会过去将赵长枪狂揍一顿。

    前段时间,区地税局的工作人员来查税,对万金亮凶巴巴的,他将赵庆猛喊过来,也是这样平平淡淡的说了几句,结果赵庆猛一顿发疯,将地税局的几个工作人员差点全都给打残了!虽然事后赵庆猛也被警察抓了起来,但是当警察将他弄到精神卫生鉴定中心做了一个鉴定之后,马上便又将他放了出来。

    对于赵庆猛的精神状况,权威机构给出的结论是偶发性偏执精神病!

    从那之后,地税局的人一来,万金亮便让赵庆猛出来在他们面前晃荡,于是那些地税局的工作人员对他再也不像以前那样了。

    万金亮本来以为赵长枪今天肯定也会倒霉。在他看来,虽然赵长枪很能打,但是恐怕也不是赵庆猛的对手。

    然而他很快发现他错了!错的有些离谱!他发现赵庆猛和赵长枪竟然是熟人!

    只见赵庆猛看到赵长枪的面之后,立刻将脸上的墨镜取下来,咧着大嘴,冲赵长枪吼道:“枪哥!怎么是你?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还没问你呢,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到低怎么回事?”赵长枪无奈的问道。他实在想不透赵庆猛为什么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跑到这里给万金亮当黑打手。他就算脑子再有病,也不可能二到这种程度吧?

    万金亮一看不是头,连忙冲赵庆猛说道:“猛子,他打了我们的保安!我们”

    万金亮还想再暗示一下赵庆猛,让他快对赵长枪动手,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赵庆猛便猛然一挥手,给了他一巴掌!

    赵庆猛那力道得有多大?虽然比不上赵玉山,但是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了的,不然也不会和赵庆猛合称赵庄二猛。更何况这家伙脑袋不灵光,出手根本不知道留后手,一出手就是全力!

    “啪!”一声脆响!

    万金亮壮硕的身子竟然直接被赵庆猛一巴掌扇飞了出去。赵长枪还不忘扭头冲他喝道:“你奶奶的,给老子闭嘴!知道这位是谁不?这是我枪哥!赵庄的村主任!整个地球上,我最服的人就是他!打了你的保安算你的保安活该!草!”

    说完,这家伙马上又对赵长枪笑嘻嘻的说道:“枪哥,走,我请你喝酒去!”

    这家伙一边说一边就要去拉着赵长枪离开,然而就在此时,却又听到万金亮爬在地上,冲他吼道:“赵庆猛!你这个混蛋,老子供你吃,供你喝,还不让你干半点活,就是为了让你给我解决问题的!你竟然敢打我!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赵庆猛听的不耐烦,皱着眉头骂道:“妈的,欠揍的货!”

    这家伙一边嘟囔一边气吼吼的朝万金亮走去!他想教训一下这个不开眼的混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