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广令公看出了她那隐隐流露的渴望,脑子里一转,便明白了她的意图,她这点小算盘又岂能瞒得过他,否则他这天王也白做了。︾,

    他知道她想谋取的是什么,事实上媚娘今天的危局都是他一手造成的。说白了,他对立媚娘为天王妃有点后悔了,当年把事情定下后,他转身就后悔了,后悔一时没经住这女人的温柔乡。

    有些东西漂不漂亮都是其次的,坐在王妃那个位置上的人漂亮并不是主要的,而是能服众。媚娘既不是原配,又不是什么正经途径合乎德礼两情相悦而成的,而是下面人进献的美姬,说白了就是下面人送的礼物,这种当做礼物几经转手的女人他知道到手的时候是完璧之身,可别人不知道啊!就算大家相信是完璧之身,可凭这女人的姿色,转手的时候被人摸两把、捏两把是免不了的。

    有些事情说不在乎是没到那个层次,到了一定的层次想不在乎都难,实在是影响太大了,越是家大业大越是看重规矩,没有规矩的话一个家就要乱套,而他身为家主,带了一个很不好的头!

    把这么个人扶成了天王妃,让家里的侧室、让那些侧室所出的儿女情何以堪?

    然而事情做了后,再后悔也晚了。

    所以尽管看出了媚娘的渴望,他还是不想让她手中发展出真正的权力,否则没办法对那几个儿子交代,而一旦对立的双方都拥有了权力的话,其中一方就不会再低头了。权力的对碰很容易出事。他也明白媚娘只是想自保,可他觉得完全没必要。只要自己还活着,谁还敢动她们母女不成?

    “媚娘。媚儿还小,我舍不得她离开,我身边就这么一个未嫁的女儿,还想把她留在身边多看护几年,还是算了吧。”广令公淡淡一声。

    一听此话,媚娘心凉到了谷底,女儿都几千岁了,小什么小,这纯粹就是借口。就是不想给自己权力。她知道天王心意已决,再说什么都没用了,黯然神伤,一颗螓首暗暗垂下不语,自己的话在这王府终究还是没什么分量。

    谁知这时,大管家勾越突然徐徐出声道:“王爷,既然王妃有这个心,老奴觉得不妨再考虑一下。”

    “嗯…”媚娘霍然抬头,很是惊讶地看着他。没想到王爷已经做出了决定的事情,这位自己看不顺眼的管家居然会帮自己说话,会帮自己挽回。

    广令公亦颇为讶异地偏头看来,他知道勾越不会无的放矢。这样说必然有原因,否则不会劝自己收回成命,认真对待道:“怎讲?”

    勾越也认真对待道:“就看王爷招揽牛有德的决心如何。若只是想试试看看,那随便出个人都没关系。若真想招入麾下收为王爷的心腹,老奴觉得王妃的话值得考虑。”

    广令公奇怪道:“难道媚儿嫁与不嫁还能关系到事情成败不成?”

    勾越道:“若说一定能关系到成败倒不置于。不过也许能决定到成败。”

    媚娘瞪大了眼睛看他怎么说,她知道,在这王府若说有什么人能让王爷改变主意,只有这位了,屏气凝神不敢打扰他的话。

    “哦!”广令公再次奇怪道:“愿闻其详!”

    勾越:“我们既然收到了消息,那其他三家自然也不是聋子,敢问王爷,其他三家可会放弃将火修罗弟子收为心腹的机会?”

    广令公:“自然不会,只怕连嬴九光也得暂时放下那点面子,把里子先给捞到手。”

    勾越:“消息来的突然,大家都没什么准备,这个时候想把人抢到手,王爷认为其他三家会用什么办法?”

    广令公迟疑了一会儿,“强行控制不能让其归心没什么意义,若想收心,只怕也会想到‘联姻’这个办法,只有把火修罗的弟子变成自己人才最稳妥。”

    勾越再问:“敢问王爷,其他三家可还有未出嫁的女儿?”

    “没有,那三个老家伙的女儿都出嫁了…”广令公明白了,反问:“你的意思是表明诚意?”

    “不错!也是有区别于另三家让牛有德知道王爷对他的重视,别人嫁孙女辈的,王爷却是下嫁掌上明珠的嫡出至亲女儿!孙女婿和女婿还是有不小差别的。”勾越肯定一声,又问:“王爷!说句冒犯的话,王爷的子孙女眷当中可还有人比媚儿小姐更能让牛有德心动否?”

    广令公眉头挑了下,回头看向了下面的那群莺莺燕燕,目光注视在了那个最妩媚动人的女儿身上,比其他女儿身漂亮显眼太多了,真正是继承了她娘的所有优点,待经人事彻底成熟后很有可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她娘还更动人,能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儿也是件欣慰的事情。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不提到出嫁的事还好,一提到出嫁的事,他突然揪心了一下,这么好的女儿竟然迟早要离开他,迟早要被别的男人给拱了,哪怕他贵为天王也拦不住,一阵无力感和舍不得一起涌上心头。

    他之前对媚娘的话也不全是推脱,他也的确是想把这个女儿留在身边多留几年,能多留几年是几年,反正他的女儿又不愁嫁,急什么,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出手了,尽管知道迟早会面临这一天,可还是有些不舍。

    勾越察言观色,又补了句:“王爷的诚意,是说媒时贬低他人抬举自己最好的说辞,如此诚意必然要纳入牛有德的考虑范围内,毕竟关系到他的前途。媚儿小姐的美貌则更是打动牛有德的关键,据老奴所知其他三家还拿不出比媚儿小姐更美貌的未嫁亲眷来。媚儿小姐一出,王爷的诚意和媚儿小姐的美貌都是其他三家不能比的,一开局王爷就占了优势、就已经把其他三家给比下去了,能占先机总比不占先机好。”说完就此打住,该说的都说了,至于作何决定不是他能做主的。

    媚娘一双水汪汪的媚眼忽闪忽闪看着他,又转看向广令公等他的决定。

    “哎!既然如此,那就让媚儿下嫁吧。”广令公轻叹了声,算是做出了最终决定。

    媚娘欣喜,正要说话,可看到勾越也要开口,立马闭嘴了,老老实实听着。

    “王爷,牛有德那边,我们把媚儿小姐说的再漂亮也没用,百闻不如一见,只要媚儿小姐往牛有德身边一站,想必事情就已经成功了一半。”

    广令公自然明白他不好直接说出来的意思,不就是男人好色、英雄难过美人关么,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否则媚娘也不会成为天王妃。只是他多少有些郁闷,问:“牛有德如今到了什么地方?”

    勾越:“目前行踪不明,听说左督卫那边放了他一年的假,老奴会找人打听一下。如果在别的地方,怕是要安排一场小姐和牛有德的偶遇。他若是回了御园,老奴建议王妃带小姐去御园的园子散散心,凭王妃的身份届时可直接召见问个话之类的。”

    广令公偏头看向媚娘,后者立刻应诺道:“妾身全凭王爷安排,一定尽心把事情办好。”欣喜努力掩饰在心中。

    “那就这样吧!老勾,这事你去安排吧。”广令公叹了声,目光落在了下面笑容满面的女儿身上,又对媚娘道:“把媚儿叫上来吧,她最喜欢和我下棋了,让她陪我下下棋。”语气中藏着难以掩饰的失落之情。

    媚娘看了眼勾越告辞离去的身影,忙道:“妾身下去,顺便叮嘱她两句。”也转身离开了。

    到了下面把女儿喊上来后,媚娘也暂离了这地方。

    没多久又出现在了王府内的一处回廊,刚好撞见了从月门内拐出的管家勾越。

    “王妃!”勾越刚见过礼,谁知媚娘却盈盈半蹲行礼,“勾管家的大恩大德,媚娘无以为报,请受我一礼。”

    她心里很清楚,今天若不是这位开口了,事情根本不可能有转机,在这王府内也只有这位能让王爷改变主意,人家在王爷面前一句话顶过她在王爷面前献媚讨好一百句,刚刚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勾越自然明白她在谢什么,却实在是被弄得有些吃罪不起,虽然他手上的实权在王府内除了王爷无人能比,但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哪有主子向奴才行礼的道理,若是连这个都不懂,又岂能在王爷身边立足到现在,可谓被闹得有些手忙脚乱,扶又不是,不扶又不是,赶紧退后两步,鞠躬行礼道:“王妃折煞老奴了,老奴并无私心,都是份内之事,实在受不起王妃如此大礼。”

    媚娘却眼巴巴看着他道:“本妃在外面也使不上什么力,媚儿的事情还希望勾管家多多尽心促成,不管事情能不能成,媚娘母女都将铭记勾管家的大恩大德!”

    勾越忙拱手道:“都是老奴份内之事,王爷既然吩咐了下来,老奴自当尽心尽力。”

    听到远处有脚步声来了,媚娘点了点头,也就没再说什么,匆匆离去了。

    勾越看看四周,自己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今天竟然差点被吓出一身冷汗来,这要是被人看到了还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来,徐徐吐出一口气,稳了稳心神离去。两名从拐角处出现的丫鬟见到他,赶紧退开到两旁行礼让路。

    回到阁楼上的媚娘见到女儿正和王爷下棋,顿时笑眯眯在旁亲自斟茶倒水伺候。

    接下来的一连几天,广令公都在这边留寝,每日醒来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唤小女儿过来,问她想吃什么,想去哪玩之类的,亲自奉陪,甚至推掉了一些公务,这是前所未有过的事……(未完待续。)

第1356章 强击!    第1356章神秘宫殿

    只有那些圣人,此时惊魂未定。

    深深地看了吕重一眼,鸿钧道祖陡然展开圣识传音:“被卷入寂灭元力中的人也不用紧张,尽力坚持往吕重的方向靠拢,那里的寂灭元力力场虽然更强,但是金晶神焱会主动避开那个方向……”

    “啊……”

    听了鸿钧道祖的提醒,所有人都惊了一下,顿时,大量的圣识往吕重所在的方向扫去。

    果然!

    那片地方真的不一样!

    寂灭元力所形成的形成力场在那边似乎密度更为惊人,可偏偏那个地方,金晶神焱都会主动避开!

    “居然是真的!”

    “天啊,似乎是因为那吕重引起的!”

    “难怪之前鸿钧道祖说吕重能救我们,敢情这老家伙早就知道这一切……”

    “只是,那吕重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

    好些圣人都是满脸震惊与疑惑,迅速议论开来。同时,被卷入到外面的圣人也是尽力咬牙坚持,向吕重所在的方向挪移而去。

    “呼呼呼……”

    只不过,这时候又有大量的金晶神焱诡异出现。

    一些反应迟缓的圣人,顿时再次被金晶神焱给烧上了。

    而反应比较快的圣人,一出现在吕重身周个个都是一脸心有余悸。也惧都是一脸复杂。

    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些的混沌之行,救了他们的居然会是吕重这样的一个小辈。

    尽管吕重这段时间在诸天万界闯下了诺大的声名,可是只要吕重不证圣道,就不会被圣人看上眼的。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不是圣人的小辈,居然拥有拯救他们这些至少是四阶圣人的能力。

    这要是说出去,保定笑掉这次没有进入混沌的圣人们的大牙。

    “不好,我这边快要坚持不住了……”

    看着被卷入寂灭元力力场的人,居然成功地获救。所有圣人还来不及高兴,莲尊突然惊呼出声。

    如果只有她一人,她根本就不必动用[千光金灵莲]莲蓬,在寂灭元力力场与金晶神焱的配合冲击下。她也能应付自如。

    可是,她的确是一个慈悲尊者。不忍心其他圣人陨落,主动祭出了自己的[金莲]莲蓬,让其化为金色巨盾守护众圣。

    这金色巨盾面积越大,受到的攻击力自然就越大。

    而金晶神焱更不是一般的火焰。它是源自于圣神界的神火,是一种至少高于圣火的超级存在。不是更高一级的道器,绝对难以抵抗这种至阳神火的攻击。

    “嗡嗡嗡……”

    在越来越多的金晶神焱的冲击下,千光金灵莲莲蓬所化的金色巨盾也是疯狂地震动起来。

    甚至,四周的寂灭元力诡异地直接又把二十几个圣人从千光金灵莲的身后震出。

    “呼呼呼……”

    好几十道金晶神焱飞至。有四个圣人根本来不及反应,直接被这等至阳至霸的高温神火击中,瞬间化为灰飞。

    恐怖!

    真正的恐怖至斯!

    这才是神火的威力!

    无数圣人感应到这一幕,都是头皮发麻。

    那几个已汇聚到吕重身边的圣人也是一脸后怕。

    “救……救命……”

    “鸿钧道祖,救命,请助我一……一臂之力。把我传……传送到吕重的身……身边……”

    “莲……莲尊,救……救我……”

    ……

    另外在寂灭元力力场中幸存的圣人,个个再也不顾及自己的脸面,扬声大喊大叫。

    鸿钧道祖苦笑,强行动用至强的法力,手中的拂尘陡然炸出无数细长的丝线,向那些圣人一挥手。

    顿时,这些细长的丝线演变成一条条雪白长龙,卷住十八个圣人猛地往吕重所在的方向甩去。

    其中有十三个圣人被送到了吕重所在的超级[寂灭元力]力场附近。另外的五个圣人却是运气不好,被突兀出现的金晶神焱给缠上了。

    “噗噗噗……”

    一连窜的拂尘被烧断的声音产生。这五个圣人直接在半途中坠落。其中两人被金晶神焱烧成了灰,剩余三人,被反应过来的剑祖的紫色古剑的剑柄以至强的柔力给撞飞到了吕重的附近。

    “咔咔……”

    那边的圣人的危险已暂时解除。可是莲尊这边又出了意外。

    这时候,[千光金灵莲]莲蓬已似乎承受不住。发出了碎裂的声响。

    莲尊那绝美的瞳孔也是猛烈地收缩了一下,心中一痛,玉手猛地往身前一拍,轰出一道浑厚至极的圣力疯狂的注入金莲莲蓬所化的巨盾之内。

    受到这股汪洋大海般的圣力滋养,那金色巨盾蓦然金光大放,似乎在瞬间就变得厚实了很多倍。其上的光罩也是一层层多了起来。

    “轰……”

    可偏偏。老天就不安份。

    一个巨大的黑色天体诡异地出现,猛烈无比地轰砸在这金色巨盾之上。

    巨大的黑色混沌铜母裹夹着可一击摧毁一片星系大阵的力量凶狠地轰击在金色巨盾之上,那一瞬间,所有人都感觉一股沛然莫能御的巨力仿佛潮水一般汹涌而来。

    被这股巨力一冲,那原本呈标准圆形的巨大金盾猛地一扁,似乎像一个巨大气球被巨力冲击一般,随时有可能爆破的趋势。

    与此同时,莲尊的身影也是一阵巨震,“噗”的一声喷出一口殷红的血箭,身上的气息也开始变得萎靡起来。

    堂堂圣尊,如果不是要救这些低等级的圣人,以她的实力与反应速度又岂会受伤?

    “莲尊……”

    不少圣人惊呼起来。

    有人惭愧,有人关心,更有人担心莲尊出事就再也没人能无私地救他们了。

    “轰……”

    让所有人绝望的是,刚刚的混沌铜母的撞击才去,突然又诡异地传来一阵猛烈之极的攻击巨响。

    一块完全由赤绝玄金组成了拳头大的超级“星体”撞击在金色巨盾之上。

    之所以说拳头大的东西是“星体”,那是因为这点体积的东西,其质量远比亿万颗恒星还要庞大得多。

    这东西一撞,莲尊再也坚持不住,全身俱震,一连喷出三口精血,接着,金色巨盾也砰的一声爆炸开来,化为漫天金粉四散飙射……

    可就在这时候,原本的混沌区域也是再次疯狂震动起来。

    无穷金光在前方暴闪,一个巨大而虚拟的血色宫殿光影在远方投射而至。

    这宫殿之外,有无穷无尽的金晶神焱在围绕……(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