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些保安也就是欺负欺负酒店女服务员的水平,碰到赵长枪这号动辄杀人不眨眼的猛男,他们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再加上赵长枪不忿他们狐假虎威,为虎作伥,所以出手之间不但力度有点大,动作也非常的快。几乎还没等这些保安明白过味来,就全被赵长枪踹飞了!

    等到朱先兵傻儿巴叽的冲到赵长枪面前,发现自己已经成了光杆司令之后,连忙转身就跑,却被赵长枪照准屁股又是一脚!

    朱先兵顿时又是一招屁股朝后平沙落雁式,再一次一嘴啃在地上!巧合的是上次这丫碰掉了三颗上门牙,这回把三颗下门牙磕掉了。

    这一次,朱先兵终于明白了,自己手下这些人,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人家就是闭着眼睛,绑住手和脚也能将他们轻松放翻。自己如果还往上冲,就是纯粹找虐,说不定再来一次,自己的满嘴牙都要掉光了!

    于是这家伙开始趴在地上装死,无论谁喊他也不吱声了!

    赵长枪干净利落的将这些保安干趴下,不但将四周围观的众人惊呆了,而且将也早已经下车的平川县副县长周家辉,和畜牧局的几个同志惊呆了!每个人都在心中想道:“我嘞个乖乖,早就听说赵县长文武双全,不但会搞经济,而且打架也是一把好手,≧以前一直没见过,这次算是开了眼界了!和赵县长比起来,兵王兵神神马的都弱爆了!”

    如果被这几个家伙知道赵长枪在岛国的这几天都去干了什么,说不定他们的眼珠子都会掉下来!搞不好周家辉就因此不敢和孙国伟合作陷害赵长枪了。

    赵长枪不去管其他人怎么想,而是大踏步的走向万金亮。

    万金亮看来也的确是个人物,看着赵长枪昂首挺胸的向他走来,这家伙竟然面不改色心不跳,冲赵长枪说道:“你站住!你是谁?你不要胡来啊!打人是犯法的!”

    这家伙这时候想起打人犯法来了,刚才怂恿保安打人的时候,却没有想起来。

    “哼哼,你就是这个美食城的老板?”赵长枪冷笑着说道。

    “不错,我叫万金亮,正是这里的老板。你是谁?”万金亮看到赵长枪没有马上向他动手,脸上的神色更镇定了。

    “你不用管我是谁?我只是想问问你,你为什么要强迫他们给你们下跪?”赵长枪问道。

    “先生,你好像误会了,我没有强迫他们,这都是他们自愿的。而且我刚才也已经解释过,下跪是我们企业的感恩文化。他们不是向我们下跪。”万金亮一脸坦然的说道,好像让员工下跪是天经地义的一样。

    “哼,既然是自愿的,那么刚才吴慧玲的事情怎么说?她没有下跪,保安为什么会对她动手?还有,刚才吴慧玲也说了,既然是感恩,那么你们这些老板为什么不跪?”

    “先生,这好像没有你的什么事情吧?这是我们自己企业的事情,还用不到你个外人来管,你打了我的保安,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万金亮阴沉着脸说道。

    赵长枪看着万金亮不禁摇了摇头,说道:“真是无知,你强迫员工下跪已经涉嫌违法了!”

    “我不止一次说过,我们没有强迫他们!他们都是自愿的!吴慧玲的事情只能说是个意外!”万金亮再次说道。如果不是他刚才看到赵长枪神勇,自己完全不是他的对手,他才懒得和赵长枪说话,早让人抓回去慢慢消遣了。

    赵长枪没有再理万金亮,而是转身看向美食城的员工,大声问道:“各位,刚才万金亮的话你们也听到了,他说你们都是自愿下跪感恩,我想知道难道你们真的是自愿的吗?”

    本来赵长枪以为这些员工一定会大声说不是的,没想到他的话问完后,面前竟然一片鸦雀无声!所有的员工都只是看着赵长枪,却都没有说话。

    赵长枪心中不禁一阵默然,人生在世最怕的就是没有了脊梁,他没有看到这些人的脊梁!现在虽然说工作不好找,但是还没有难到只有给别人磕头谢恩,才能得到一份工作的地步!

    然而,眼前这些人竟然就是为了一份工作,还有所谓的二百块钱奖金,就愿意给人下跪!赵长枪深深为他们悲哀。

    万金亮看到没有人迎合赵长枪,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说道:“先生,我说过,他们都是自愿的!现在你相信了吧?”

    赵长枪正想说几句话,唤起这些人的自尊心,却看到吴慧玲忽然站出来,大声说道:“男儿膝下有黄金,上跪天,下跪地,中间跪父母,就连皇帝老子都不贵!我吴慧玲虽然只是一介女流之辈,却也不怕丢了这份工作,天下之大,我就不信离了这个美食城,我就活不下去了。难道你们这些堂堂男子汉仅仅为了一份让人屈辱的工作,就心甘情愿的下跪?难道你们连一个有尊严的活着的机会都不给自己?我吴慧玲鄙视你们!你们就不算一个有卵子的男子汉!”

    吴慧玲这几句话可是够毒的!这些男员工们脸上全都有些发烧。奶奶的,被美女鄙视了,这个面子可栽大了!再说,他们也的确不是自愿下跪的。谁闲的蛋疼,没事给人下跪?奶奶个熊的,老子春节拜年,还没给我爸爸妈妈磕头感恩呢,凭什么跑这里给你们磕头感恩?

    想到这些,一些有血性员工立刻大声吼道:“我们不是自愿的,都是老板让我们跪的。还说如果不下跪就炒我们鱿鱼!奶奶的,哥也不用你们炒鱿鱼了,哥把你们炒了。慧玲妹子说的对,只要我们踏实肯干,到哪里混不出一口饭?何必在这里受这份鸟气!”

    这些员工一边说,一边三把两把将身上的红色马甲脱下来仍在地上,表示和天宫美食城一刀两断。

    “好!这才是有血性的好儿郎!这才是华国的脊梁!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榆林市平川县县长赵长枪!”

    赵长枪说道这里,四周立刻想起一阵议论声,谁都没想到眼前这个如此能打,牛逼闪闪的家伙竟然是一位大县长!

    虽然刚才吴慧玲曾经出口喊过赵县长,但是那时候根本没有几个人听见,就是有听见的也没想到赵长枪会是县长,还以为赵长枪名字就叫“宪章”呢!

    也许“县长”的职位在这些人心中还不算大官,也没有什么震撼性。但是当这些人将一个县长应该有的样子,和刚才那个出手凌厉威风无比的武林高手做一下对比之后,马上就震撼莫名了!

    有些围观的群众不太相信,立刻拿出手机开始搜索平川县县长,当他们看到出现在网页上的照片和眼前之人重合之后,这才相信了赵长枪的身份。许多人心中情不自禁的想道:“我勒个擦!这么牛逼,这么能打,这么接地气的县长哥还是第一次见到!牛逼啊!”

    不只是这些围观的群众,就连美食城的老板也被雷的不轻,他们同样没想到眼前之人竟然是个县长!

    本来赵长枪爆出自己的身份,就让这些人震撼莫名了,然而赵长枪接下来的几句话,却让众人更震撼了,特别是那些员工,立刻就沸腾了!

    只听赵长枪接着说道:“我们平川县正在大开发,正需要大量的工人,如果各位从这里辞职后,愿意到平川县发展的,可以直接找我赵长枪。我不但可以给大家安排工作,而且向大家郑重承诺,只要大家在新单位踏实肯干,愿意学习,你们的工资待遇将是这里的两倍!”

    赵长枪此话一出口,下面那些员工立刻就炸了锅了!有人立刻大声吼道:“赵县长,你说话算不算话?”

    “当然算!我以平川县长的身份给大家做承诺,难道大家还不相信?我们平川县现在已经是全国重点扶持县!眼下我们正在发展长毛兔养殖业,绿色新农业,以及制药业和其他各种轻型工业,有愿意和我们平川县展开合作的企业,我们也大力欢迎。平川县的经济腾飞已经指日可待,我们平川县委县政府计划是在三年之内,让平川成为全国排名前二十的县!所以,只要大家愿意到平川县去创业,去工作。我相信你们的将来一定充满阳光,无限美好!”

    赵长枪这番话不只是对天宫美食城的员工们说的,更是对四周围观的群众说的。赵长枪知道,今天的事情这么一闹,很可能会被各种媒体快速的传开。自己如果不借此机会给平川县打打广告,就可惜这次机会了。

    赵长枪话音刚落,四周马上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那些美食城的员工的情绪更是被彻底的调动了起来,也不管男员工女员工全都将上身的马甲脱下来,仍在地上,踩上几脚,大声的吼道:“不干了!大家一起去平川咯!不在这里受这个鸟气了!”

    赵长枪心中大喜,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他看了看万金亮,心中不禁想道:“奶奶个熊的,你不是让员工感恩吗,不是让员工磕头吗?你不是以为你是员工的主宰吗?别人不陪你玩了,我看你这个美食城还怎么开下去!”

第一五一四章 王妃心思    本是风吹雨打身不由己任人摆布之身,一朝成为天王妃,而且是四大天王家眷中唯一的一位正室王妃,显耀、殊荣和荣华富贵自然是不在话下,不知羡煞天下多少女人。

    媚娘自然也明白自己这一身富贵因何而来,知道自己的本钱是什么,可她也知道自己的弱势在哪,自己毕竟不是广天王的原配夫人,在其他三位天王都因‘王侯霸业’的过程中牺牲了家人不续弦以表达愧疚怀念之情的情况下,给了她很大的压力,她以色上位上的太高了点,加上出身低贱,有点名不正言不顺,根基有点浮浅。

    她深知,以色博人尤其是长久伺候一人的情况下,哪怕你再漂亮,对方也有腻的时候。而她入王府的时间较晚,她入王府时,广天王的其他妾室已经为广天王诞下了子嗣,在面对天庭压力四大天王有意控制子嗣数量的情况下,她已经失去了为广天王传宗接代的资格,只许她生了一个女儿。

    在这样的豪门,儿子和女儿完全是两个概念,女儿迟早是要嫁人的,儿子才有得到重用的资格。如今广天王的几个儿子权势渐重,一旦其中某子真正得势,焉能坐视自己母亲是妾室的身份,必然要想办法把自己母亲给扶上正位,以正母亲名分,同样是以正自己名分,掌权才能理所当然。

    无论是世俗还是天庭,母凭子贵的道理放之天下而皆准。

    偏偏广天王虽然喜欢她,却也仅仅是喜欢她,只给她荣华富贵,却没有给她相应的权势,只让她管管王府家长里短的事情,不让她插手正事。她软磨硬泡想找点‘正事’做。广天王总是乐呵呵一句:操那闲心干嘛,你又不懂!

    总之每次都以‘你不懂’为理由打发了她,而她也确实从未经手过正儿八经的事,拿这话来堵她,她能有什么脾气?

    所以说,她地位虽然荣宠,虽然贵为天王妃,可在这王府的实权还不如广令公几个儿子,广令公的几个儿子表面上对她恭恭敬敬。可她知道,哪会将她放在眼里,只怕个个惦记着迟早一天让自己的母亲将她取而代之。而这王府除了广令公外,权利最大的其实是王府管家勾越,绝不会是她这个天王妃。

    所以此时广令公乐呵呵看着下面那些孙女辈的和婢女们玩耍时,她媚娘的注意力却在他的身上,注意着他的喜怒哀乐而应对伺候。堂堂天王除了公务繁多外,还要花大量的时间修炼,不会经常有这样的空闲,只要有这样相处的机会。她媚娘自然是要尽心尽力让广令公高兴的。

    外人只看到她的风光,却不知道她的压力。

    就在这时,媚娘身子微微后倾。从广令公脖子后面借光,瞅了眼大步走来的一个老头,正是王府管家勾越。她心里有些不舒服,知道这位一来就肯定有事,小事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来打扰天王的雅兴,她好不容易找了个机会和天王相处,估计又要被打断。

    勾越顺长廊走入了阁楼内,微微左右偏头示意一下。阁楼内环伺的婢女们皆恭恭敬敬默默低头,纷纷静悄悄退下了。

    “王爷、王妃。”走到正座旁的勾越行礼后不说话了,看向了媚娘,虽不好说什么,可已经暗示的很明显了,我和天王有要事谈,天王不让你干政,你还是自己识相点吧。

    媚娘心里不爽。假装没看见,只管盯着下面莺莺燕燕欢笑的场景。

    同样盯着下面的广令公察觉到身旁的王妃没反应,慢慢偏头看来,“咳咳”干咳了两声,他也不好直接赶王妃走。也是在暗示提醒王妃暂时回避一下。

    媚娘脑袋微微低垂,脸上浮现几分委屈。又带着几分泫然欲泣,低声哀怨道:“王爷说了今天不谈公事,答应了今天陪我和媚儿一天的,你看媚儿今天多开心,在那卖力跳舞表现给自己父王看,王爷说话不算话吗?”

    广令公目光投向下面围了一圈的莺莺燕燕,中间斗舞的一女舞姿优美,不但长的漂亮,更兼媚态横生,里里外外都是个天生的尤物,活脱脱继承了其母的优点,更有其母没有的青春烂漫气息,名叫广媚儿,是他最小的女儿。之所以最小,自然和媚娘进府晚也有关系,此时正和一群年纪差不多的侄女辈一起玩耍。

    再偏头看看一脸委屈的夫人,广令公心中多少涌起几分歉意,偏头另一旁,问:“事情机密吗?”

    勾越瞥了眼媚娘,回道:“机密倒也谈不上。”

    广令公抓了媚娘的一只柔荑到自己手上抚摸着,“既然不涉及机密,那就没什么好回避的,说吧,什么事?”

    勾越道:“是牛有德的事。”

    “牛有德…”广令公愣了一下,苗毅虽然出名,可还不至于常在他的议事日程上,怔了一下才反应了过来是谁,奇怪道:“他不就是从荒古活着出来了吗?能有什么事?嬴家出手了?”

    勾越:“收到风声,有传言说,这牛有德是火修罗的弟子。”

    “什么?”广令公身形一震,直接将媚娘的手给撒开了,站了起来,从案后走出,面对勾越沉声道:“消息可靠吗?”

    陪坐的媚娘也慢慢跟着站了起来,目光连连闪烁,心想,这牛有德自己倒是听说过,这火修罗又是谁,竟然能让王爷如此震惊失态?

    勾越微微摇头:“消息是否可靠无法核实,不过十有八九是真的。”

    “何以见得?哦…”刚问出一句的广令公又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微微颔首道:“是了,是了,应该是这样了,怪不得了。我当初就奇怪,青主为什么会把一个小小牛有德给调到左督卫去,如今看来是真的在刻意培养。”

    勾越:“不错!破军力保他,最后又松口让他去荒古死地受罚,这不像破军那倔驴的作风。很显然,青主早就知道了牛有德的底细,后来也告诉了破军,才能让破军松口答应。还有,牛有德能像火修罗一样活着安然离开荒古死地就是最大的佐证,而且据闻牛有德的修为已经突破到了彩莲境界,进度神速,又和火修罗的际遇吻合上了!王爷,无风不起浪,种种矛头指到一块,这事是真的可能性很大。”

    一旁的媚娘心中隐隐有些小激动,找到了参政的刺激感,头回旁听王爷的正事内容,想不到就听到了这么大的事,以前只当那牛有德是个惹祸精,这又是左督卫指挥使破军力保,又是青主刻意培养,那火修罗是什么背景回头得好好打听下,竟然能让这么多大人物高度重视。

    广令公眯眼捻须沉吟良久,徐徐道:“此子将来若能有他师傅火修罗一半的本事,也必将前途无量,如此美玉本王焉能错过,拿什么才能将他招揽过来呢?”

    勾越:“他人毕竟在青主手上,就算愿意投靠王爷麾下,青主若是不放人也不好办,唯一的办法…联姻!”

    广令公点头:“生米煮成熟饭,成了我广家的女婿,青主就算扣着不放也说不过去。那小子又没什么背景,联姻后就彻彻底底成了我广家的人,好!”转身看向了下面欢歌笑语的莺莺燕燕中,“你看谁嫁给牛有德最合适?”

    勾越上前,目光扫向下面,正欲筛选,一旁的媚娘咬了咬唇突然清脆出声:“就让媚儿嫁给他吧。”

    广令公和勾越齐齐回头看来,谈到正事,差点忘了她的存在,也都有些诧异。

    广令公眉头一皱,“媚儿?这不太合适吧?媚儿是本王正室王妃所出,乃是天王府正宗嫡女,用来联姻是不是有点过了,还是从孙辈中挑一个合适的吧。”

    媚娘上前挽了广令公胳膊,“既是嫡女,为父王分忧自然是首当其冲!妾身今天如果没听到还罢了,既然听到了怎能装聋作哑为护自己女儿而让其他侧室的女儿去联姻,传出去还不得让人戳我这王妃的脊梁骨!王爷,就让媚儿下嫁吧!”眼神中藏着一丝期待。

    不是没人想娶她女儿,想娶的人多了,也得要她看得上才是。放在以前,什么牛有德她是不屑的,但今天都听到了,虽然她不知道火修罗是谁,可这么多大人物看中的人,连自家王爷也要下血本培养的人,只要眼睛不瞎,都知道这牛有德将来的前途无量,假以时日必然是一个手握重权的人物!

    什么豪门子弟求亲,什么权贵子弟求亲,她的女儿不缺,最缺的就是一个手握重权的人将来做她们母女的倚仗,有了这样的倚仗她们母女在王府说话才有真正的分量,才能让她们母女的腰杆真正硬起来,而不是虚有其表,才不用担心轻易会丢掉王妃的位置。这些,那些豪门权贵子弟是做不到的!

    如果是早年,她也许会像普通人一样,一听说是什么豪门权贵子弟就觉得人家可以无所不能,在王府这么多年后终于明白了压根就不是那么回事,不是所有的豪门权贵子弟都能上升到足够的层次。遇上真正的大事后,那种姻亲有些情况下有用,有些情况下各家顾各家利益的时候什么联姻都是假的,真不如手上握有一个手握重权的实权女婿强。

    没碰上不知道也就算了,这么好的机会被她碰上了,哪怕说了不让她参政,她也断然不能错过,哪怕挨骂她也要掺一嘴为自己女儿争取。(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