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本是风吹雨打身不由己任人摆布之身,一朝成为天王妃,而且是四大天王家眷中唯一的一位正室王妃,显耀、殊荣和荣华富贵自然是不在话下,不知羡煞天下多少女人。

    媚娘自然也明白自己这一身富贵因何而来,知道自己的本钱是什么,可她也知道自己的弱势在哪,自己毕竟不是广天王的原配夫人,在其他三位天王都因‘王侯霸业’的过程中牺牲了家人不续弦以表达愧疚怀念之情的情况下,给了她很大的压力,她以色上位上的太高了点,加上出身低贱,有点名不正言不顺,根基有点浮浅。

    她深知,以色博人尤其是长久伺候一人的情况下,哪怕你再漂亮,对方也有腻的时候。而她入王府的时间较晚,她入王府时,广天王的其他妾室已经为广天王诞下了子嗣,在面对天庭压力四大天王有意控制子嗣数量的情况下,她已经失去了为广天王传宗接代的资格,只许她生了一个女儿。

    在这样的豪门,儿子和女儿完全是两个概念,女儿迟早是要嫁人的,儿子才有得到重用的资格。如今广天王的几个儿子权势渐重,一旦其中某子真正得势,焉能坐视自己母亲是妾室的身份,必然要想办法把自己母亲给扶上正位,以正母亲名分,同样是以正自己名分,掌权才能理所当然。

    无论是世俗还是天庭,母凭子贵的道理放之天下而皆准。

    偏偏广天王虽然喜欢她,却也仅仅是喜欢她,只给她荣华富贵,却没有给她相应的权势,只让她管管王府家长里短的事情,不让她插手正事。她软磨硬泡想找点‘正事’做。广天王总是乐呵呵一句:操那闲心干嘛,你又不懂!

    总之每次都以‘你不懂’为理由打发了她,而她也确实从未经手过正儿八经的事,拿这话来堵她,她能有什么脾气?

    所以说,她地位虽然荣宠,虽然贵为天王妃,可在这王府的实权还不如广令公几个儿子,广令公的几个儿子表面上对她恭恭敬敬。可她知道,哪会将她放在眼里,只怕个个惦记着迟早一天让自己的母亲将她取而代之。而这王府除了广令公外,权利最大的其实是王府管家勾越,绝不会是她这个天王妃。

    所以此时广令公乐呵呵看着下面那些孙女辈的和婢女们玩耍时,她媚娘的注意力却在他的身上,注意着他的喜怒哀乐而应对伺候。堂堂天王除了公务繁多外,还要花大量的时间修炼,不会经常有这样的空闲,只要有这样相处的机会。她媚娘自然是要尽心尽力让广令公高兴的。

    外人只看到她的风光,却不知道她的压力。

    就在这时,媚娘身子微微后倾。从广令公脖子后面借光,瞅了眼大步走来的一个老头,正是王府管家勾越。她心里有些不舒服,知道这位一来就肯定有事,小事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来打扰天王的雅兴,她好不容易找了个机会和天王相处,估计又要被打断。

    勾越顺长廊走入了阁楼内,微微左右偏头示意一下。阁楼内环伺的婢女们皆恭恭敬敬默默低头,纷纷静悄悄退下了。

    “王爷、王妃。”走到正座旁的勾越行礼后不说话了,看向了媚娘,虽不好说什么,可已经暗示的很明显了,我和天王有要事谈,天王不让你干政,你还是自己识相点吧。

    媚娘心里不爽。假装没看见,只管盯着下面莺莺燕燕欢笑的场景。

    同样盯着下面的广令公察觉到身旁的王妃没反应,慢慢偏头看来,“咳咳”干咳了两声,他也不好直接赶王妃走。也是在暗示提醒王妃暂时回避一下。

    媚娘脑袋微微低垂,脸上浮现几分委屈。又带着几分泫然欲泣,低声哀怨道:“王爷说了今天不谈公事,答应了今天陪我和媚儿一天的,你看媚儿今天多开心,在那卖力跳舞表现给自己父王看,王爷说话不算话吗?”

    广令公目光投向下面围了一圈的莺莺燕燕,中间斗舞的一女舞姿优美,不但长的漂亮,更兼媚态横生,里里外外都是个天生的尤物,活脱脱继承了其母的优点,更有其母没有的青春烂漫气息,名叫广媚儿,是他最小的女儿。之所以最小,自然和媚娘进府晚也有关系,此时正和一群年纪差不多的侄女辈一起玩耍。

    再偏头看看一脸委屈的夫人,广令公心中多少涌起几分歉意,偏头另一旁,问:“事情机密吗?”

    勾越瞥了眼媚娘,回道:“机密倒也谈不上。”

    广令公抓了媚娘的一只柔荑到自己手上抚摸着,“既然不涉及机密,那就没什么好回避的,说吧,什么事?”

    勾越道:“是牛有德的事。”

    “牛有德…”广令公愣了一下,苗毅虽然出名,可还不至于常在他的议事日程上,怔了一下才反应了过来是谁,奇怪道:“他不就是从荒古活着出来了吗?能有什么事?嬴家出手了?”

    勾越:“收到风声,有传言说,这牛有德是火修罗的弟子。”

    “什么?”广令公身形一震,直接将媚娘的手给撒开了,站了起来,从案后走出,面对勾越沉声道:“消息可靠吗?”

    陪坐的媚娘也慢慢跟着站了起来,目光连连闪烁,心想,这牛有德自己倒是听说过,这火修罗又是谁,竟然能让王爷如此震惊失态?

    勾越微微摇头:“消息是否可靠无法核实,不过十有八九是真的。”

    “何以见得?哦…”刚问出一句的广令公又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微微颔首道:“是了,是了,应该是这样了,怪不得了。我当初就奇怪,青主为什么会把一个小小牛有德给调到左督卫去,如今看来是真的在刻意培养。”

    勾越:“不错!破军力保他,最后又松口让他去荒古死地受罚,这不像破军那倔驴的作风。很显然,青主早就知道了牛有德的底细,后来也告诉了破军,才能让破军松口答应。还有,牛有德能像火修罗一样活着安然离开荒古死地就是最大的佐证,而且据闻牛有德的修为已经突破到了彩莲境界,进度神速,又和火修罗的际遇吻合上了!王爷,无风不起浪,种种矛头指到一块,这事是真的可能性很大。”

    一旁的媚娘心中隐隐有些小激动,找到了参政的刺激感,头回旁听王爷的正事内容,想不到就听到了这么大的事,以前只当那牛有德是个惹祸精,这又是左督卫指挥使破军力保,又是青主刻意培养,那火修罗是什么背景回头得好好打听下,竟然能让这么多大人物高度重视。

    广令公眯眼捻须沉吟良久,徐徐道:“此子将来若能有他师傅火修罗一半的本事,也必将前途无量,如此美玉本王焉能错过,拿什么才能将他招揽过来呢?”

    勾越:“他人毕竟在青主手上,就算愿意投靠王爷麾下,青主若是不放人也不好办,唯一的办法…联姻!”

    广令公点头:“生米煮成熟饭,成了我广家的女婿,青主就算扣着不放也说不过去。那小子又没什么背景,联姻后就彻彻底底成了我广家的人,好!”转身看向了下面欢歌笑语的莺莺燕燕中,“你看谁嫁给牛有德最合适?”

    勾越上前,目光扫向下面,正欲筛选,一旁的媚娘咬了咬唇突然清脆出声:“就让媚儿嫁给他吧。”

    广令公和勾越齐齐回头看来,谈到正事,差点忘了她的存在,也都有些诧异。

    广令公眉头一皱,“媚儿?这不太合适吧?媚儿是本王正室王妃所出,乃是天王府正宗嫡女,用来联姻是不是有点过了,还是从孙辈中挑一个合适的吧。”

    媚娘上前挽了广令公胳膊,“既是嫡女,为父王分忧自然是首当其冲!妾身今天如果没听到还罢了,既然听到了怎能装聋作哑为护自己女儿而让其他侧室的女儿去联姻,传出去还不得让人戳我这王妃的脊梁骨!王爷,就让媚儿下嫁吧!”眼神中藏着一丝期待。

    不是没人想娶她女儿,想娶的人多了,也得要她看得上才是。放在以前,什么牛有德她是不屑的,但今天都听到了,虽然她不知道火修罗是谁,可这么多大人物看中的人,连自家王爷也要下血本培养的人,只要眼睛不瞎,都知道这牛有德将来的前途无量,假以时日必然是一个手握重权的人物!

    什么豪门子弟求亲,什么权贵子弟求亲,她的女儿不缺,最缺的就是一个手握重权的人将来做她们母女的倚仗,有了这样的倚仗她们母女在王府说话才有真正的分量,才能让她们母女的腰杆真正硬起来,而不是虚有其表,才不用担心轻易会丢掉王妃的位置。这些,那些豪门权贵子弟是做不到的!

    如果是早年,她也许会像普通人一样,一听说是什么豪门权贵子弟就觉得人家可以无所不能,在王府这么多年后终于明白了压根就不是那么回事,不是所有的豪门权贵子弟都能上升到足够的层次。遇上真正的大事后,那种姻亲有些情况下有用,有些情况下各家顾各家利益的时候什么联姻都是假的,真不如手上握有一个手握重权的实权女婿强。

    没碰上不知道也就算了,这么好的机会被她碰上了,哪怕说了不让她参政,她也断然不能错过,哪怕挨骂她也要掺一嘴为自己女儿争取。(未完待续。)

第1355章    “咻咻咻……”

    不知何时,前方的混沌之中,金晶神焱突然变得越来越多。

    它们几乎如有灵性一般,正超速向众圣尊、圣人所在的方向冲击而来。

    还没有达到众圣面前三亿公里之内,那种极度的灼热感已扑面而来。

    更恐怖的是,三亿公里的距离,在金晶神焱的冲击之下,也就是瞬间而已。

    “退”

    刀尊大喝一声,最先暴退。毕竟,在诸位圣尊之中,他的实力虽然极为不弱,可是之前与混蚕老祖一战,被秒败而重伤。现如今,他的实力反而是十几位圣尊中垫底的存在了。

    “轰隆隆……”

    然而,就在众圣要疯狂退走的时候,整个局部地区的混沌空间都似乎多了一种无比诡异的撕扯力。

    这种撕扯力一出现,众圣尊与圣人个个都是心中一悸,脸色也是倏地大变。

    “不好,属于混沌空间特有的[寂灭元力]出现了,这下麻烦了……”鸿钧道祖也是脸色大变,叫了起来。

    寂灭元力?

    其他人都是脸色一惊,微有吕重整个人都似乎愕了,不知在想些什么,居然发起了呆。

    见此一幕,鸿钧道祖连忙对4长4风4文4学,c≠@t吕重传音:“小吕重,这里已不是你能呆的地方,快快躲入你的[大寂灭珠]中去……”

    “啊?”吕得被鸿钧道祖的传音惊醒,脸上闪过一丝茫然,“寂灭元力?什么东西?”

    “它不是什么东西……不对。它是一种神秘力场。能束缚大道之下众生的一种力场。在这种力场下。我们所有人的实力会大打折扣……”鸿钧道祖连忙向自己这个新弟子传音解释起来。

    可是越解释,吕重越是不解。

    貌似他似乎根本就没有感应到这[寂灭元力]的危险。

    甚至,随着这种古怪力场的出现,吕重隐隐感觉自己的[大道之眼]开始兴奋起来。

    这种怪事的出现,让吕重百思不得基解。

    “怪了,圣尊的实力都会因为这[寂灭元力]受到压制,为什么我好像没有?”吕重一脸疑惑。

    他可不认为自己的人品坚硬到连[寂灭元力]也奈何不了的地步。

    “对了,我的大道之眼为何这么兴奋?似乎要吞……吞噬这寂……寂灭元力?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一时间。吕重也陷入了深思之中。

    不过,吕重却没有发现,发呆的自己,被[寂灭元力]所包围,非但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反而,那些在寂灭元力之中穿梭的[金晶神焱]隐隐约约间还诡异而自动地从他的身边绕开。

    ……

    “呼呼呼……”

    被寂灭元力超强的拉扯力牵制着,无数圣尊、圣人都无法在第一时间闪离此地。

    更恐怖的是,更为强悍、霸道的[金晶神焱]仿佛不要命一般向众人轰炸而至。

    好些个圣人,再次在巨大的寂灭元力的拉扯中。被卷出[千光金灵莲]莲蓬所化的巨盾的护罩之外。

    “啊,救命”

    有圣人凄厉惨叫!

    突然。几道至强金晶神焱瞬息袭至。

    顿时,有三个圣人直接被这种[金晶神焱]给吞噬了。

    倒霉的是,这三个圣人不但实力偏低,甚至法宝等级也偏低。之前有莲尊的本命金莲蓬所化金色巨盾保护倒没事。可现在一被卷出[千光金灵莲]莲蓬的保护区,瞬间就被[金晶神焱]给烧毁了其护身法宝。

    接着,没有任何意外,直接被金晶神焱给烧成渣。

    另外几个圣人,侥幸没有被这一波的金晶神焱烧到,可他们的双眼也是闪过浓浓的震惊与绝望。他们知道,如果没有奇迹出现、没有人出手相救,他们必定总会被一两朵[金晶神焱]给烧上……

    “救……救命……”

    “莲尊,您大慈大悲,求您救我……”

    “鸿钧道祖,您快……快让您的徒弟出手,把……把我们收入他的道……道器之中……”

    “是啊,只要逃……逃过此一劫,我……我等必欠吕重一个人情……”

    “不对!是欠……吕重一命……”

    ……

    听到这些圣人的求救,鸿钧道祖不由苦笑。他郁闷地发现,这会儿自己那个便宜徒儿似乎陷入了莫明其妙的忘我修炼当中。

    真要打扰他这种可遇不可求的机缘,鸿钧情愿不理这些圣人的生死。

    可是,让鸿钧道祖惊喜的是,之前已陷入呆滞状态的吕重,居然无意识地行动起来。

    他的额头之中陡然有一只竖着的第三眼睁开。

    大道之眼!

    做为一个最近一直关注着吕重的超级圣尊,鸿钧道祖第一时间认出了这只天眼的来历!

    “大道之眼,呵呵,这小子真的是太妖孽了。这是我们圣尊都无法掌握的道眼,居然让他给凝就成功了。”看着这里,鸿钧道祖都禁不住对吕重生了一丝羡慕与赤果果的嫉妒。

    要知道,吕重修炼的淬魂、炼神功法也是他传下去的[大千世界微观凝神法]。

    这是地仙界玄门正宗的最强炼魂功法,修炼的人多了去。可也只有吕重凝聚的天眼有了变异,转而进化成了更高级的大道之眼。其他人的天眼依旧是在天道级别之内。

    不过鸿钧道祖很明白,吕重之所以能凝聚出[大道之眼],是因为吕重当年渡是的最恐怖的大寂灭级的超级天谴。

    正是这种至高级的天谴造成了修炼上的一个意外,为吕重成功凝聚、进化[大道之眼]打下了基础。

    ……

    随着吕重额头[大道之眼]的开启,吕重身周的[寂灭元力]就像是受到了极强的能量牵引,神奇地往吕重的大道之眼钻去。

    “居然能吸噬寂灭元力?”

    鸿钧看得双眼一亮,“这大道之眼,真的有些变态。”

    想到这里,鸿钧也是莫名地多了一丝自豪。因为吕重修炼的是他创造的功法,是他的徒弟。而吕重一路走到今天,也多亏了他在暗中关照。

    可以说,吕重的成功,至少有鸿钧的一份大功劳在内。

    “呼呼呼……”

    金晶神焱依旧疯狂冲击而至。

    对于圣尊,他们的实力太强,就算本身实力因[寂灭元力]受到了一丝压制,金晶神焱也无法真正地追上他们,给他们造成伤亡。(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