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咻咻咻……”

    不知何时,前方的混沌之中,金晶神焱突然变得越来越多。

    它们几乎如有灵性一般,正超速向众圣尊、圣人所在的方向冲击而来。

    还没有达到众圣面前三亿公里之内,那种极度的灼热感已扑面而来。

    更恐怖的是,三亿公里的距离,在金晶神焱的冲击之下,也就是瞬间而已。

    “退”

    刀尊大喝一声,最先暴退。毕竟,在诸位圣尊之中,他的实力虽然极为不弱,可是之前与混蚕老祖一战,被秒败而重伤。现如今,他的实力反而是十几位圣尊中垫底的存在了。

    “轰隆隆……”

    然而,就在众圣要疯狂退走的时候,整个局部地区的混沌空间都似乎多了一种无比诡异的撕扯力。

    这种撕扯力一出现,众圣尊与圣人个个都是心中一悸,脸色也是倏地大变。

    “不好,属于混沌空间特有的[寂灭元力]出现了,这下麻烦了……”鸿钧道祖也是脸色大变,叫了起来。

    寂灭元力?

    其他人都是脸色一惊,微有吕重整个人都似乎愕了,不知在想些什么,居然发起了呆。

    见此一幕,鸿钧道祖连忙对4长4风4文4学,c≠@t吕重传音:“小吕重,这里已不是你能呆的地方,快快躲入你的[大寂灭珠]中去……”

    “啊?”吕得被鸿钧道祖的传音惊醒,脸上闪过一丝茫然,“寂灭元力?什么东西?”

    “它不是什么东西……不对。它是一种神秘力场。能束缚大道之下众生的一种力场。在这种力场下。我们所有人的实力会大打折扣……”鸿钧道祖连忙向自己这个新弟子传音解释起来。

    可是越解释,吕重越是不解。

    貌似他似乎根本就没有感应到这[寂灭元力]的危险。

    甚至,随着这种古怪力场的出现,吕重隐隐感觉自己的[大道之眼]开始兴奋起来。

    这种怪事的出现,让吕重百思不得基解。

    “怪了,圣尊的实力都会因为这[寂灭元力]受到压制,为什么我好像没有?”吕重一脸疑惑。

    他可不认为自己的人品坚硬到连[寂灭元力]也奈何不了的地步。

    “对了,我的大道之眼为何这么兴奋?似乎要吞……吞噬这寂……寂灭元力?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一时间。吕重也陷入了深思之中。

    不过,吕重却没有发现,发呆的自己,被[寂灭元力]所包围,非但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反而,那些在寂灭元力之中穿梭的[金晶神焱]隐隐约约间还诡异而自动地从他的身边绕开。

    ……

    “呼呼呼……”

    被寂灭元力超强的拉扯力牵制着,无数圣尊、圣人都无法在第一时间闪离此地。

    更恐怖的是,更为强悍、霸道的[金晶神焱]仿佛不要命一般向众人轰炸而至。

    好些个圣人,再次在巨大的寂灭元力的拉扯中。被卷出[千光金灵莲]莲蓬所化的巨盾的护罩之外。

    “啊,救命”

    有圣人凄厉惨叫!

    突然。几道至强金晶神焱瞬息袭至。

    顿时,有三个圣人直接被这种[金晶神焱]给吞噬了。

    倒霉的是,这三个圣人不但实力偏低,甚至法宝等级也偏低。之前有莲尊的本命金莲蓬所化金色巨盾保护倒没事。可现在一被卷出[千光金灵莲]莲蓬的保护区,瞬间就被[金晶神焱]给烧毁了其护身法宝。

    接着,没有任何意外,直接被金晶神焱给烧成渣。

    另外几个圣人,侥幸没有被这一波的金晶神焱烧到,可他们的双眼也是闪过浓浓的震惊与绝望。他们知道,如果没有奇迹出现、没有人出手相救,他们必定总会被一两朵[金晶神焱]给烧上……

    “救……救命……”

    “莲尊,您大慈大悲,求您救我……”

    “鸿钧道祖,您快……快让您的徒弟出手,把……把我们收入他的道……道器之中……”

    “是啊,只要逃……逃过此一劫,我……我等必欠吕重一个人情……”

    “不对!是欠……吕重一命……”

    ……

    听到这些圣人的求救,鸿钧道祖不由苦笑。他郁闷地发现,这会儿自己那个便宜徒儿似乎陷入了莫明其妙的忘我修炼当中。

    真要打扰他这种可遇不可求的机缘,鸿钧情愿不理这些圣人的生死。

    可是,让鸿钧道祖惊喜的是,之前已陷入呆滞状态的吕重,居然无意识地行动起来。

    他的额头之中陡然有一只竖着的第三眼睁开。

    大道之眼!

    做为一个最近一直关注着吕重的超级圣尊,鸿钧道祖第一时间认出了这只天眼的来历!

    “大道之眼,呵呵,这小子真的是太妖孽了。这是我们圣尊都无法掌握的道眼,居然让他给凝就成功了。”看着这里,鸿钧道祖都禁不住对吕重生了一丝羡慕与赤果果的嫉妒。

    要知道,吕重修炼的淬魂、炼神功法也是他传下去的[大千世界微观凝神法]。

    这是地仙界玄门正宗的最强炼魂功法,修炼的人多了去。可也只有吕重凝聚的天眼有了变异,转而进化成了更高级的大道之眼。其他人的天眼依旧是在天道级别之内。

    不过鸿钧道祖很明白,吕重之所以能凝聚出[大道之眼],是因为吕重当年渡是的最恐怖的大寂灭级的超级天谴。

    正是这种至高级的天谴造成了修炼上的一个意外,为吕重成功凝聚、进化[大道之眼]打下了基础。

    ……

    随着吕重额头[大道之眼]的开启,吕重身周的[寂灭元力]就像是受到了极强的能量牵引,神奇地往吕重的大道之眼钻去。

    “居然能吸噬寂灭元力?”

    鸿钧看得双眼一亮,“这大道之眼,真的有些变态。”

    想到这里,鸿钧也是莫名地多了一丝自豪。因为吕重修炼的是他创造的功法,是他的徒弟。而吕重一路走到今天,也多亏了他在暗中关照。

    可以说,吕重的成功,至少有鸿钧的一份大功劳在内。

    “呼呼呼……”

    金晶神焱依旧疯狂冲击而至。

    对于圣尊,他们的实力太强,就算本身实力因[寂灭元力]受到了一丝压制,金晶神焱也无法真正地追上他们,给他们造成伤亡。(未完待续……)

    …

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英雄救美    吴慧玲的两边都是跪下的同事,只有她自己傲然挺立,就像一树凌寒独自开的梅花,一张娇俏美丽的脸上写满了毅然决然,一点都没有后退妥协的意思。

    赵长枪站在人群中,看着吴慧玲的样子,心中不禁一阵感慨,吴慧玲没有变,她依然是那个倔强而高傲的女孩!

    赵长枪挤开身边的人群,向前挪了几步,防止发生意外。

    吴慧玲听了老板万金亮的话之后,不卑不亢的说道:“老板,我刚才已经说过,我非常感谢您为我提供了工作岗位。但是,老板,我们为您工作,给您带来利润,您是不是也该感谢我们?既然我们的企业文化是感恩,那么感恩就应该是相互的吧?您让我们为了感恩而下跪,那么您作为企业领导是不是也该下跪?哼哼,说到感恩,我觉得无论老板您,还是我们,真正应该感谢的人是顾客!顾客才是我们的上帝!你们这些领导是不是应该给顾客朋友们跪下磕个头?”

    吴慧玲的话音刚落地,下面便传来一片叫好声:

    “好!”

    “说的好!”

    “老板也跪下,给员工磕个头●≡,给顾客磕个头!这才叫真正的企业文化嘛!而且广告效果肯定比让员工磕头好多了!”

    万金亮被吴慧玲的话气的面色通红,额头上青筋直跳!让领导给员工磕头?天下哪有这样的事情?你以为你是谁?小丫头片子,不过是给我打工的一个打工仔而已!竟然敢大言不惭让老子给你磕头感恩?滚你的臭鸭蛋吧!既然你不感谢我,老子还不稀罕你呢!

    万金亮瞪着吴慧玲说道:“吴慧玲,你被开除了!我们的企业不需要你这样自以为是的员工!”

    万金亮一边说,一边朝旁边的保安队长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将吴慧玲弄走。

    保安队长都有些傻眼了。他可没想到吴慧玲的胆子竟然这么大,竟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公开顶撞万金亮!万金亮是什么人?那可是黑白两道通吃,手眼通天的人物!别说现在吴慧玲是天宫美食城的员工,吃的是万金亮的饭,就算她不是天宫美食城的员工,万金亮想对付她,也不过和玩弄一只小花猫差不多。

    “吴慧玲!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你已经被开除了!快点离开!”保安队长一边说着,一边快步走到吴慧玲面前,一把拉住吴慧玲白皙柔滑的手腕,就要将她拖走。

    “你干什么!放开我,我自己会走!放开我!”

    吴慧玲一边愤怒的说着,一边使劲的挥动着胳膊,想将保安队长的手从她手腕上甩开。然而,保安队长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而吴慧玲却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她怎么能挣脱保安队长铁钳一样的大手!

    一直看着场内情况的赵长枪看到吴慧玲受到欺负,马上就要迈步挤开人群进入场中,然而就在此时,他却听到从场中传来一声暴喝:“住手!朱先兵,马上放开你的狗爪子!不然不要怪老子今天对你不客气!”

    赵长枪循声望去,发现说话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也是天宫美食城的员工,他本来站在吴慧玲那一排的后面一排。按照原来既定的顺序,吴慧玲这一排磕头之后,就轮到小伙子这一排了。

    赵长枪顿时停下脚步。这家伙可是个人精,他见小伙子的眼睛看到保安队长抓住吴慧玲的手腕之后,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于是马上明白,这个小伙子肯定是吴慧玲的追求者!大概在他的心中,吴慧玲就是他的女神!谁多看她两眼都是罪过,更不用说保安队长竟然粗暴的抓住吴慧玲的手腕!

    赵长枪立刻不打算上去了。将英雄救美的机会留给这个小伙子,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暴喝声中,小伙子已经从队列中跑出来,直扑向保安队长,也就是他口中的朱先兵,然后一把抓住了朱先兵扣在吴慧玲手腕上的手指头,猛然一折,朱先兵的手指头吃痛,顿时嗷嗷叫着放开了吴慧玲的手腕。

    “铝锅!你他妈的给老子放手!难道你也不想干了?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快点上!”朱先兵狂暴的吼道,后面一句是对他的手下喊的。

    “铝锅,这儿没你什么事情,你快走!”吴慧玲看到铝锅为她强出头,连忙大声吼道。

    “不!慧玲,要走我们一起走!这份受气的鸟活计我早就不想干了!此处不留爷,自由留爷处!我就不信离了这个鸟地方,我们就找不到活干了!”

    铝锅说着话,放开保安队长朱先兵,然后迈步就要和吴慧玲一起离开。

    然而,就在此时却听到朱先兵大声喝道:“铝锅,你给我站住!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大家把他俩围起来!”

    十几名保安顿时将铝锅和吴慧玲围在了中间,拎着手中的电警棍,横眉立目的看着中间的两人。

    吴慧玲被气的面色通红,厉声喝道:“大庭广众之下,你们想干什么?难道我们还卖给你们了不成?你们凭什么不让我们离开?”

    铝锅看着眼前这帮保安忽然嘿嘿一笑说道:“嘿嘿,你们不拦我,我还差点忘了件大事,这个月工资老板还没给我结算呢!我得先让老板将工资给我结算了,我才能离开!”

    铝锅转身,向身后的几个保安吼道:“闪开,我要去找万斤粮要我的工资去!今天他不给我工资,我还就真不走了!”

    铝锅说着话,就要从两名保安之间冲过去。那两名保安哪能会让铝锅到老板面前?他们看到铝锅想硬闯,连忙挥动手中的电警棍就朝铝锅的腰眼上点去,电警棍上顿时放出一阵噼里啪啦的蓝色电火花。

    已经到了人群边上的赵长枪看到两名保安打算将铝锅电倒在地,身形却一动也没动,脸上也没有担忧之色。

    赵长枪已经看出来了,这个叫铝锅的小伙子临危不乱,义正词严,而且他刚才将朱先兵的手从吴慧玲的手腕上扯开的动作也非常的巧妙,明显是个练家子。或许眼前这十几个保安并不能伤到他。

    果然,只见不等两名保安的电警棍戳到铝锅的身上,铝锅便双脚齐出,踹在了两名保安的胸膛上。

    这两名保安原本是背对那一排桌子的,此时挨了铝锅势大力沉的一脚,身子顿时不断的向后倒去。最后两个人几乎不分先后的哐当一声撞在那一排桌子上,桌子上的水杯顿时滚落一地,嘁哩喀喳摔得粉碎。

    老板万金亮被气坏了,用手胡乱抚弄了一下被溅湿的衣服,气急败坏的吼道:“把这两个扰乱社会治安的捣乱分子马上抓起来送派出所!简直无法无天了!”

    剩下的保安一看自己人吃亏了,于是全都挥舞着电警棍朝铝锅扑了过去!手中的电警棍好像雨点般朝铝锅和吴慧玲的身上招呼过去。不但如此,保安队长朱先兵竟然还掏出哨子吹了起来!于是不到片刻的功夫从天宫美食城的大楼里面竟然又窜出来十几个手提警棍的保安,一起怪叫着朝铝锅和吴慧玲冲过来。

    赵长枪立刻感到大事不好,这么多人一起冲出来,铝锅绝对对付不了,何况他还要保护吴慧玲。

    危急之下,赵长枪二话不说,双腿在地上猛然一弹,身体便高高跃起,好像乳燕投巢一般便到了那些保安的上空。

    接着,赵长枪不等身形落地,双腿齐出,在七八个保安的胸膛上连环踢出!凡是被他踢中的的保安立刻倒飞出去,噗通噗通好像下饺子一样落了一地。

    吴慧玲看着身手矫健的身影,立刻便认出了此人是谁!她的心中不禁有些百感交集,自从离开平川县招待所之后,这个人的身影便曾经无数次的出现在她的睡梦中。没想到现在这个人今天竟然以这种形式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赵县长!”吴慧玲惊呼道。

    “铝锅,你带小吴先闪开,这些人交给我了。”赵长枪腰身一拧,落到铝锅身边喊道。

    铝锅虽然不知道眼前此人是谁,更是疑惑吴慧玲为什么称呼他叫赵县长,但是他却看出来了,眼前此人的功夫比自己好了不是一点半点!自己给他闪开场子是最好的选择。而且他也害怕如果自己不离开,忙乱之中吴慧玲会受伤。

    不过,让铝锅有些不舒服的是,吴慧玲好像对这个所谓的赵县长非常的上心!至少比对自己上心多了。

    铝锅带着吴慧玲迅速的退到了一边。此时,原来那些还等着给领导磕头的员工也早已经顾不上给老板磕头了,早已经跑到警戒绳外面躲开了。

    朱先兵刚才被赵长枪一脚踹倒,脸先着地,一嘴啃在地上,不但将嘴吧撞成了猪嘴,而且门牙还掉了三个,这家伙奋力从地上爬起来,突出一口血水,夹带两颗门牙,然后发出一声怪吼:“打!给我狠狠的打!给我弄死他!”

    这家伙一边叫唤,一边奋力的从地上爬起来,打算再次冲向赵长枪!然而让他震惊的是,他爬起来冲向赵长枪的时候,赵长枪身边还围了七八个保安,但是当他冲到赵长枪面前后,赵长枪面前竟然就一个人都没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