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寇文蓝现在算是明白了,怪不得一个牛有德能让老管家亲自来过问,想当初牛有德引起寇家注意时,老管家也不过是递句话而已,不会如此煞有其事地对待。

    想想苗毅这背景,他心中多少有些感慨,真没想到苗毅还有这来历,人家这师傅可是白主还未成名时就已经是名震天下的人物啊!算起来只怕天帝那个时候都不算什么,自己爷爷那个时候估计也不够瞧。

    他正琢磨着,他二伯寇勤突然点到了他的头上,“文蓝,我怎么听说你这次去找牛有德把你妹妹文紫也带去了?不会是文紫那刁蛮脾气惹得牛有德敬而远之吧?”

    这个时候把寇文蓝隐瞒的事情给点出来,无异于点出了三房的私心,有那么点意味深长。

    寇铮眼睛余光看了看老唐,寇勉眉头微皱也悄悄注意了一下老唐的反应。

    寇文蓝不慌不忙道:“二伯,文紫那脾气您是知道的,她非要缠着跟我去玩,我这做哥哥的也拗不过她,不过我可以保证文紫这次连话都没跟牛有德说上什么,事情办砸了都是文蓝一个人的责任,和妹妹无关,二伯若是不信可以去查问天元星天街那边的下人,他们都是亲眼目睹的。”

    “你这孩子,急什么,我就是听说了随口问问,说什么找下人查问有点过了,二伯还能不相信你么。”寇勤乐呵呵一句,目光若有若无地瞥了眼老唐。

    老唐神色平静,淡淡笑道:“你们聊,老奴那边还有点事。”拱了拱手也不管几人愿意不愿意,没做任何表态,直接转身走了。对于三兄弟明争暗斗的事情他心里明镜似的。无意介入,也不想参与,因为兄弟不合也是寇天王不想看到的。他不会在其中添油加火。

    三兄弟连同寇文蓝一起拱手相送。

    都放下手后,寇勤多少有点失望。话点的那么明白了,结果这老唐还是没一点反应,老唐那么聪明的人,他不信老唐没听明白,可这老家伙摆明了在装糊涂。其实他是希望老唐细查寇文蓝是怎么回事然后禀报父亲的,三兄弟中就他儿子失去了动用家族资源的机会让他如何能甘心。

    寇铮和寇勉都意味深长地扫了眼他,两人当然知道自己都被老二给摆了一道,不过有些事情只能是放在心里。不能撕破脸,否则惹怒了老爷子谁都别想好过,老爷子最反感他们兄弟不和。

    “二弟、三弟,你们聊。”老大寇铮点头示意了一下,也转身离开了。

    气氛不对,寇勤也无意再留,随后也告辞了。

    等到人都走了,寇文蓝有点愤怒道:“爹,二伯这是什么意思?”

    寇勤淡然道:“放肆!我怎么教你的?有这样在背后说长辈的吗?何况你二伯也没说错,这次毕竟是咱们父子藏了私心。你有什么好气的?他已经宽宏大量不追究了,你若再闹就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好了,事情已经过去了。有什么不满烂在肚子里,再见到你二伯做足你一小辈该做的,若敢有丝毫无礼,我打断你腿,下去吧!”

    嬴天王府邸,小拙园,氤氲缭绕中,嬴九光嬴天王独自坐在一张棋盘前缓缓落子,棋盘上黑白分明。却无对手,竟然在自己和自己下棋。

    一老妇人走了过来。正是他身边的老仆人,也是天王府的管家左儿。

    左儿在他身旁轻轻唤了声。“王爷!”

    嬴九光举棋不定,目光不离棋盘,随口道:“什么事?”

    左儿道:“外面有风声说,牛有德是火修罗的弟子!”

    “火修罗…”举棋不定的嬴九光回味过来后,沉着的双眼瞬间瞪大了几分,有些动容地回头看来,“消息确定吗?”

    左儿:“也不知哪冒出来的消息,无法确认。”

    嬴九光目光左右闪了闪,脸部肌肉抽搐了一下,捻子的手啪一声拍在了棋盘上,霍然而起,咬牙切齿道:“青主、破军,欺人太甚!他们显然早就知道了牛有德的底细,所以才有恃无恐将牛有德送入荒古死地当做给我的交代,简直是把老夫当傻子耍,可恶之极!”另一手中抓的几枚棋子捏的嘎吱响。

    就在那几枚棋子快要捏碎的当口,他手掌又突然一松,沉吟道:“牛有德活着从荒古死地出来了…看来还真是空穴来风必有因,这牛有德十有*还真是火修罗的弟子,如此说来倒是可惜了。”

    左儿不知他指哪方面:“可惜了?”

    嬴九光微微颔首:“人才难得呀!早知道当初一鼓作气把如意和他撮合成了就好了,不过既然是青主看上了如意那也没办法。左儿,你觉得我那些孙女当中哪个品貌好一点?”

    左儿愣了一下,大概猜到了他的心思,只是这话不好说,笑道:“王爷的孙女自然是个个品貌俱佳。”

    嬴九光呵呵一笑,知道她不好说,摆了摆手道:“我出身微末,岂能不知世道人情,一群娇生惯养出来的丫头,怎么可能个个品貌俱佳,不刁蛮跋扈就谢天谢地了,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这样吧,这事就交给你费心了,挑个好点的出来,尽量挑个能让牛有德心动满意的出来。”

    左儿知道他这是要联姻了,提醒道:“王爷,他当初在御园那么一闹,这样合适吗?”

    嬴九光随手将手上的几枚棋子扔回了棋盘上,一阵噼里啪啦乱跳,“能将火修罗的弟子收入囊中,一点颜面算什么,改天成了我的孙女婿向老夫跪拜喊爷爷时,什么里子面子都回来了。对了,交代一下下面的人,别没长眼似的乱跳。”

    左儿明白他的意思,牛有德活着从荒古死地出来了,嬴家下面肯定有人会跳出来表现,点头道:“老奴明白了。”

    昊天王府邸被绵绵细雨笼罩,琼楼玉宇飞檐下,一身华服的昊德芳昊天王负手凭栏,目光透着若有所思,点了点头道:“这就解释的通了,我说破军力保之下为什么又会答应让那小子去荒古死地,看来青主早就心中有数,那小子能活着从荒古出来就是证明。老苏,火修罗的弟子啊,如果将来能有火修罗一半的本事,那也是一大助力,我欲招揽,可是想招揽的怕不止我一家,你觉得如何能占得先机?”

    老苏就是他身旁男扮女装书生打扮的俏丽妇人,名叫苏韵,是天王府的管家,与其他天王府的管家不一样,苏韵不是昊家的仆人,昊德芳一向也尊敬她。确切地说,苏韵是昊德芳的红颜知己,两人曾经有着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情,只是世上有情人未必都能终成眷属,在大势席卷下,哪怕是如今的昊天王当年也有许多的情非得已而娶了另一人,其妻临死前一直耿耿于怀一件事不肯瞑目,昊德芳不解,苏韵却明白了,苏韵当场发誓此生不会嫁昊德芳,这才让昊德芳的夫人瞑目而去。

    从那以后,苏韵一直与昊德芳发乎情止乎礼,哪怕终身陪伴,也不曾逾越半步,还主动为昊德芳张罗亲事,而昊德芳为了有后虽然纳妾有之,却也终身未再续弦,正室夫人的位置一直空着。

    苏韵沉吟道:“问题的关键在于青主已经知道了他的底细,会轻易放手吗?”

    昊德芳:“这个可以再操作,我欲联姻,你觉得如何?”

    苏韵默了默叹道:“我们也没什么把柄控制他,如今也只有联姻的方法能栓住他,这是最稳妥的办法,只是这样势必要牺牲一个昊家的女儿,王爷想好了选谁吗?”

    昊德芳:“谈不上牺牲,牛有德长的也不差,能力也是毋庸置疑的,昊家女儿迟早都是要嫁人的,嫁出去未必能找到比牛有德更好的,何况我事后也不会亏待。不说这个了,未嫁的当中,你觉得哪个姿色最佳?”

    苏韵苦笑一声,这是要下血本了,叹道:“追求燕子的青年才俊是最多的。”

    昊德芳:“我想也是她,那就燕子吧,你去安排。”

    “是!”苏韵如男子般拱手一礼,转身离去,也许是身材娇小的原因,那一身儒衫略显宽大空荡。

    虽气势犹在,头发却已花白的昊德芳转头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眼神复杂,喃喃自语,“芳华犹存,我已老,别无他求,世事无常,但愿能护你此生平安…”

    广天王府邸,琅园中,一片叽叽喳喳的欢笑声,一群莺莺燕燕的女子在翠绿如碧玉的草地上斗舞,外面围了一圈,中间不断换两人成对上场翩翩起舞。

    一旁阁楼上,丫鬟环伺中桌案齐备,摆满各色果品的案后,广令公广天王乐呵呵看着下面。

    一旁半依偎陪坐的妇人那真是娇媚无双,天下罕见。那胸,那臀,还有那柔软纤腰,丰腴处令人心跳不止,纤柔处看一眼能在梦中,那柔情似水的明眸永远都是水汪汪的忽闪勾人,一点樱唇笑露贝齿,那媚态一笑能把人魂给勾走了。美貌自然是不在话下,论其媚态,天下再无人能比,而她能和广天王平起平坐自然也不是常人。

    四大天王早年随青主征战天下时,家眷几乎丧尽,续弦正室的唯独广令公一人,便是他身旁的这个女人,名如其人,就叫做媚娘。本来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广令公也无意再续弦,可是后来下面有人进献上媚娘后,广天王情难自禁,经不住媚娘的哀怨,遂成全了媚娘。(未完待续)

第1354章 圣尊的羡慕嫉妒恨    好几尊圣人的目光中已流露出了深深的绝望与无助!

    可就在这时候,一个神秘之极的黑色圆珠不知从混沌中的那片地方飞出。

    陡然间,它越来变越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这六尊圣人连同其身上沾染的至强的[金晶神焱]给收走了。

    “咦?这……这是道器?”刀尊目光一凛,脸上闪过一丝火热。

    混蚕老祖的目光中也多了一丝冷冽,目光陡然瞥了鸿钧一眼,冷声道:“鸿钧老儿,你倒是好心性,眼前的这个道器品级极高,而且似乎也没有被其主人完全炼化,你居然都没有动手抢夺。倒是让本尊看走了眼!”

    听混蚕老祖这么说,鸿钧道祖顿时大笑:“哈哈,这道器本来就曾是我的东西,只不过我算出它与我无缘,却是赐予了我的关门弟子了,哈哈,吕重我徒,快出来与各位前辈打个招呼……”

    随着鸿钧道祖的大笑声响起,前方收走六圣人的那神秘珠子之上,陡然凭空出现一个人影。

    来人身材高大、匀称,拥有古铜色的肌肤,五官有如刀刻般俊美,阳刚的脸庞,更是透着一丝洒脱。浓密的眉毛稍稍向上张扬,隐隐给人一种霸道与经扬的感觉。双眼亮若星辰。鼻梁挺立、高耸。这为他更添了▽↙长▽↙风▽↙文▽↙学,x三分冷俊与帅气。他的嘴角此时却带着一丝惫懒的笑容。

    这正是吕重!

    此时,他笑容满面地对着在场的圣尊、圣人抱拳行礼,“小子吕重。见过诸位前辈……”

    只是。吕重却不知。他的出现,却是在所有圣尊与圣人的心中激起了惊天巨浪。

    “这小子就是吕重?有意思!真的有意思。他居然以及秘法隐匿着自己的骨龄。只是这家伙却不知道,对我们圣人来说,其未证圣道,就算再怎么隐匿骨龄,也无法逃过我们的双眼。”刀尊微微嘀咕。

    莲尊绝美的玉容上,也是多了一丝变化,她也开始啧啧称奇:“啧啧。真没想到,最近闹得诸天震动的吕重,居然就是他。好变态的资质。骨龄不到一亿年,居然就修炼到可媲美上位准圣的境界。咦,不对,这小子居然肉身、能量、灵魂兼修的妖孽。这……这丫的也忒变态了……”

    不单莲尊发现了吕重的异常。

    其他诸多圣尊也几乎是一目了然。

    可媲美一阶圣人的圣识,可媲美中位先天至宝的强大肉身。就算最初的能量,也达到了可媲美上位准圣(仙帝)的水平。

    更恐怖的是,这小子就算身处于混沌之中,也并没有被混沌特有的能量威压给压制多少。似乎身周身的元素亲和力几近变态。

    “我勒个去。这……这小子居然凝聚出了28枚大道道纹?”

    “一枚威之圣纹,还有空间与火两种极品大道道纹。至于上品巅峰级的大道道纹超过了八枚?”

    ……

    吕重一出,到处都是此起彼伏的圣识惊叫声。

    “该死的鸿钧,这老子这会捡了大便宜了,居然能收到这么一个佳徒……”刀尊这会儿对鸿钧道祖是一脸羡慕嫉妒恨。

    莲尊、剑祖甚至是混蚕等顶级圣尊,个个都是心中一阵艳羡。

    这世界,弟子希望找到一个绝佳师尊,同样的,师尊们也想得到一个绝无仅有的良才美徒以继承衣钵。

    吕重的出现。顿时让所有对鸿钧的嫉妒达到了顶点。

    不过,也有更多人对鸿钧道祖的心性佩服不已。

    能把道器送给自己的弟子,而自己不用,这简直超乎了他们的想象。

    他们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却发现自己很难抵抗得住道器的诱惑。

    如果真有道器摆在自己的眼前?

    想到这里,所有人都是暗暗摇头。

    身为圣人他们能明晰己心,知道自己绝对不会把道器送给别人。

    “鸿钧不愧为鸿钧,就冲你对弟子的爱护胜过自己的追求,我便敬你!”剑祖深深地看了鸿钧道祖一眼,有些佩服。

    莲尊也微微点头。

    “白痴!”混蚕老祖一脸鄙视。

    刀尊心中则大叫了一声:“虚伪!”

    “啊,诸位前辈,初次见面难得没有见面礼相送么?”吕重鄙视地用目光来回在诸多圣尊的身上扫个不停。

    整个混沌中,几乎全是圣尊与圣人。可吕重根本就没有半点怯场。甚至大胆地调侃起诸位圣尊。

    当然,吕重也绝对是不缺宝贝。

    甚至,得了玄虚光阴虫一族的顶级宝藏的传承,吕重就比一般的圣尊收藏的宝贝还多。再说了,[鸿蒙龙珠]、[混世魔界]的宝贝也算过得去呢。

    吕重之所以调侃圣尊,一是借此炼胆。毕竟,能自如地面对圣尊,对他以后的成长也会有很大的好处。

    第二,是借机感应一下诸大圣尊的反应,至少他要明白哪些人是鸿钧道祖一方的,哪些是对鸿钧道祖有敌意的。

    最后一点,他还有心试试鸿钧道祖能不能做为自己的靠山的想法。

    ……

    “一直知道你小子的胆儿挺肥的,没想到你的胆子居然肥到这个地步,居然敢公然向我等索要宝贝?”剑祖一脸莫测高深地看着吕重,圣尊的威势陡然暴发了半成,直接和吕重冲击而去,森然大喝:“真不怕我一剑斩了你?”

    圣尊的威严,简直恐怖之极!

    剑祖一动怒,无穷无尽的剑之杀意凝聚而至。

    只止半成剑意,足以压夸三阶圣人的意志。

    然而,剑祖的这一招,绝对是一招错着。

    如果剑祖用的是针对三阶圣人的能量压制,吕重只怕根本就坚持不了。可偏偏他居然动用圣威来压制吕重。

    与混沌逢春木这超级魔神共享过记忆、又曾强行抗衡过鸿昆道祖的威压,更兼之吸噬麒麟圣尊五滴心血亲自感悟着麒麟圣尊肉身的威势力。剑祖的半成剑意的威压与冲击,吕重愣是坚持了下来。

    “我……我靠,难怪这些年吕重的名头震荡诸天。这丫的真的是有这个实力啊……”

    “太牛了,居然能承受剑祖的半成剑意的冲击,这吕重已然已成长起来了!”

    “鸿钧道祖的眼光也太毒了,居然在最后还收了这样一个妖孽弟子……”

    ……

    见吕重居然承受了剑祖半成剑意的冲击,不少圣尊、圣人再次脸色一变。

    而就在这时候,一个圣人惊叫起来,“不好,金晶神焱越来越多了,大家小心……”(未完待续……)

    ps:衷心感谢停产、审判者高达、于康源、chz040602等兄弟的打赏,感谢烈焰中飞翔、审判者高达、迷书者也等兄弟的月票支持!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