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好几尊圣人的目光中已流露出了深深的绝望与无助!

    可就在这时候,一个神秘之极的黑色圆珠不知从混沌中的那片地方飞出。

    陡然间,它越来变越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这六尊圣人连同其身上沾染的至强的[金晶神焱]给收走了。

    “咦?这……这是道器?”刀尊目光一凛,脸上闪过一丝火热。

    混蚕老祖的目光中也多了一丝冷冽,目光陡然瞥了鸿钧一眼,冷声道:“鸿钧老儿,你倒是好心性,眼前的这个道器品级极高,而且似乎也没有被其主人完全炼化,你居然都没有动手抢夺。倒是让本尊看走了眼!”

    听混蚕老祖这么说,鸿钧道祖顿时大笑:“哈哈,这道器本来就曾是我的东西,只不过我算出它与我无缘,却是赐予了我的关门弟子了,哈哈,吕重我徒,快出来与各位前辈打个招呼……”

    随着鸿钧道祖的大笑声响起,前方收走六圣人的那神秘珠子之上,陡然凭空出现一个人影。

    来人身材高大、匀称,拥有古铜色的肌肤,五官有如刀刻般俊美,阳刚的脸庞,更是透着一丝洒脱。浓密的眉毛稍稍向上张扬,隐隐给人一种霸道与经扬的感觉。双眼亮若星辰。鼻梁挺立、高耸。这为他更添了▽↙长▽↙风▽↙文▽↙学,x三分冷俊与帅气。他的嘴角此时却带着一丝惫懒的笑容。

    这正是吕重!

    此时,他笑容满面地对着在场的圣尊、圣人抱拳行礼,“小子吕重。见过诸位前辈……”

    只是。吕重却不知。他的出现,却是在所有圣尊与圣人的心中激起了惊天巨浪。

    “这小子就是吕重?有意思!真的有意思。他居然以及秘法隐匿着自己的骨龄。只是这家伙却不知道,对我们圣人来说,其未证圣道,就算再怎么隐匿骨龄,也无法逃过我们的双眼。”刀尊微微嘀咕。

    莲尊绝美的玉容上,也是多了一丝变化,她也开始啧啧称奇:“啧啧。真没想到,最近闹得诸天震动的吕重,居然就是他。好变态的资质。骨龄不到一亿年,居然就修炼到可媲美上位准圣的境界。咦,不对,这小子居然肉身、能量、灵魂兼修的妖孽。这……这丫的也忒变态了……”

    不单莲尊发现了吕重的异常。

    其他诸多圣尊也几乎是一目了然。

    可媲美一阶圣人的圣识,可媲美中位先天至宝的强大肉身。就算最初的能量,也达到了可媲美上位准圣(仙帝)的水平。

    更恐怖的是,这小子就算身处于混沌之中,也并没有被混沌特有的能量威压给压制多少。似乎身周身的元素亲和力几近变态。

    “我勒个去。这……这小子居然凝聚出了28枚大道道纹?”

    “一枚威之圣纹,还有空间与火两种极品大道道纹。至于上品巅峰级的大道道纹超过了八枚?”

    ……

    吕重一出,到处都是此起彼伏的圣识惊叫声。

    “该死的鸿钧,这老子这会捡了大便宜了,居然能收到这么一个佳徒……”刀尊这会儿对鸿钧道祖是一脸羡慕嫉妒恨。

    莲尊、剑祖甚至是混蚕等顶级圣尊,个个都是心中一阵艳羡。

    这世界,弟子希望找到一个绝佳师尊,同样的,师尊们也想得到一个绝无仅有的良才美徒以继承衣钵。

    吕重的出现。顿时让所有对鸿钧的嫉妒达到了顶点。

    不过,也有更多人对鸿钧道祖的心性佩服不已。

    能把道器送给自己的弟子,而自己不用,这简直超乎了他们的想象。

    他们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却发现自己很难抵抗得住道器的诱惑。

    如果真有道器摆在自己的眼前?

    想到这里,所有人都是暗暗摇头。

    身为圣人他们能明晰己心,知道自己绝对不会把道器送给别人。

    “鸿钧不愧为鸿钧,就冲你对弟子的爱护胜过自己的追求,我便敬你!”剑祖深深地看了鸿钧道祖一眼,有些佩服。

    莲尊也微微点头。

    “白痴!”混蚕老祖一脸鄙视。

    刀尊心中则大叫了一声:“虚伪!”

    “啊,诸位前辈,初次见面难得没有见面礼相送么?”吕重鄙视地用目光来回在诸多圣尊的身上扫个不停。

    整个混沌中,几乎全是圣尊与圣人。可吕重根本就没有半点怯场。甚至大胆地调侃起诸位圣尊。

    当然,吕重也绝对是不缺宝贝。

    甚至,得了玄虚光阴虫一族的顶级宝藏的传承,吕重就比一般的圣尊收藏的宝贝还多。再说了,[鸿蒙龙珠]、[混世魔界]的宝贝也算过得去呢。

    吕重之所以调侃圣尊,一是借此炼胆。毕竟,能自如地面对圣尊,对他以后的成长也会有很大的好处。

    第二,是借机感应一下诸大圣尊的反应,至少他要明白哪些人是鸿钧道祖一方的,哪些是对鸿钧道祖有敌意的。

    最后一点,他还有心试试鸿钧道祖能不能做为自己的靠山的想法。

    ……

    “一直知道你小子的胆儿挺肥的,没想到你的胆子居然肥到这个地步,居然敢公然向我等索要宝贝?”剑祖一脸莫测高深地看着吕重,圣尊的威势陡然暴发了半成,直接和吕重冲击而去,森然大喝:“真不怕我一剑斩了你?”

    圣尊的威严,简直恐怖之极!

    剑祖一动怒,无穷无尽的剑之杀意凝聚而至。

    只止半成剑意,足以压夸三阶圣人的意志。

    然而,剑祖的这一招,绝对是一招错着。

    如果剑祖用的是针对三阶圣人的能量压制,吕重只怕根本就坚持不了。可偏偏他居然动用圣威来压制吕重。

    与混沌逢春木这超级魔神共享过记忆、又曾强行抗衡过鸿昆道祖的威压,更兼之吸噬麒麟圣尊五滴心血亲自感悟着麒麟圣尊肉身的威势力。剑祖的半成剑意的威压与冲击,吕重愣是坚持了下来。

    “我……我靠,难怪这些年吕重的名头震荡诸天。这丫的真的是有这个实力啊……”

    “太牛了,居然能承受剑祖的半成剑意的冲击,这吕重已然已成长起来了!”

    “鸿钧道祖的眼光也太毒了,居然在最后还收了这样一个妖孽弟子……”

    ……

    见吕重居然承受了剑祖半成剑意的冲击,不少圣尊、圣人再次脸色一变。

    而就在这时候,一个圣人惊叫起来,“不好,金晶神焱越来越多了,大家小心……”(未完待续……)

    ps:衷心感谢停产、审判者高达、于康源、chz040602等兄弟的打赏,感谢烈焰中飞翔、审判者高达、迷书者也等兄弟的月票支持!

    …

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拒绝下跪的女员工    赵长枪曾经多次在媒体上见过这种员工公开跪谢老板的报道。在他看来,这就是某些企业为了引起广告效应,而制造的噱头。不过赵长枪对这种做法却是非常反感的,无论是给人跪的人,还是被人跪的人,赵长枪都没什么好感。

    让人跪的人不知廉耻,被人跪的人不知尊严。

    赵长枪本来没打算让司机停车,他也没那个兴趣下去看看。但是偶然间他却从人缝中看到了一个熟人。

    以前在平川县招待所工作的吴慧玲!

    赵长枪刚来平川县赴任的时候,住在平川县招待所。那时候,吴慧玲就专业伺候他。吴慧玲很会照顾人,从早上的早餐,到晚上的洗脚水,吴慧玲都给赵长枪准备的妥帖的。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赵长枪差点得了吴慧玲依赖症。

    不但如此,吴慧玲对赵长枪也很有意思。只要赵长枪回到招待所自己的房间,她总是有事没事过去找赵长枪有的没的说半天。后来,赵长枪看出了吴慧玲的意思,他怕自己又背上一份情债,于是便每天故意躲着吴慧玲。

    不知道是赵长枪的行为伤了吴慧玲的自尊心,还是︽吴慧玲感觉到自己配不赵长枪这个大县长。从那以后,吴慧玲竟然就不再缠磨赵长枪了,只是仍然无微不至的照顾着赵长枪的生活。

    又后来,县委书记宗伟阳为了搞垮赵长枪,怂恿自己的堂兄宗伟江耍阴谋陷害赵长枪,于是宗伟江便让平川县原公安局长杨利伟的弟弟杨瑞,秘密控制了吴慧玲的哥哥吴东风的人身自由,以此为要挟,让吴慧玲勾引赵长枪!

    吴慧玲担心哥哥的安危,又对赵长枪早就心有所属,所以,她便真的勾引了赵长枪,好在赵长枪关键时刻战胜了已经上脑的精虫,没有酿成大错。

    此事发生后,赵长枪为了防止以后两人都尴尬,便搬出了县招待所。他搬离招待所之后不几天,便偶然从别人口中得知,吴慧玲也从平川县招待所辞职不干了。平川县招待所是事业单位,吴慧玲是事业编制,她的这份工作并不错,她一向很珍惜这份工作,现在,吴慧玲竟然毅然决然的辞职不干了!赵长枪知道,那是因为吴慧玲的心被自己伤到了。

    从那之后,赵长枪就再也没有见过吴慧玲。他本来以为这一辈子,两人都可能再也不会见面,没想到今天却在这里又见面了!

    赵长枪天生就是个多情种子,其实他的心中也非常的喜欢年轻漂亮,阳光明媚的吴慧玲,但是他也知道,不能因为自己的**,就肆无忌惮的去伤害别人的感情。他伤害的女人已经太多。

    就因为对吴慧玲曾经的那份欣赏,所以赵长枪才让司机师傅停了车,他从车上走了下来,挤到了围观的人群中。

    赵长枪并没有打算过去和吴慧玲相认,他只想在人群中看看她就好。

    赵长枪先饶有兴趣的看了看这个“谢恩仪式”会场的布置。只见会场的四周用上面挂着三角彩旗的绳子圈成了一个很大的四方场地。场地正北面放着一排桌子,桌子上铺着整块的红绒布。桌子后面坐着一排类似成功人士,油头粉面,皮鞋铮亮,西装革履,都是天宫美食城的领导。这里就算是主席台了。

    主席台的正前方,是天宫美食城的所有员工,全都穿着美食城的工作装,上身白衬衣,红马甲,黑领结;下身女的是黑色的套裙棉丝袜,男的是黑色的西裤。

    这些员工一共站成了六排,每排大约十个人左右。每次上去磕头谢恩都是一整排,红黑一片噗通跪倒,倒也“声势浩大”,就像封建社会帝王上朝,百官跪拜一样。想必坐在桌子后面的这些领导,肯定也很有点当皇帝的感觉吧?

    在这些员工的外围,围了一圈身着制式保安服,手拿电警棍的保安。这些人一方面需要维持秩序,防止四周围观的众人往里挤,也防止有的员工会在这时候捣乱。

    赵长枪只是将周围的情况大体扫了一遍,然后便将目光盯在了吴慧玲的身上。近一年的时间过去,吴慧玲依然像以前一样漂亮。这丫头是天生的衣服架子,什么衣服穿到她身上都特别的有味,特别的漂亮。

    不过赵长枪能看出,此刻吴慧玲的脸色有些难看,显然,她并不情愿给这这些领导跪拜。

    吴慧玲站在第三排,第二排已经走到前面去,正跪在地上给领导叩头,嘴里还齐声喊着感谢领导给他工作机会之类的话。

    等这些人完成叩拜仪式,站到一边去之后,就轮到吴慧玲这一排了。她们这一排全是女孩,十个女孩迈步向前,然后齐刷刷站在各位领导前面五米多的地方。

    赵长枪看着就要下跪的吴慧玲,心中不禁有些不是滋味。他了解吴慧玲的脾气,别看这丫头看上去柔柔弱弱的,但是性格却相当高傲。不然当初她也不会因为和自己发生了那次勾引事件后,便毅然辞职不干了。

    赵长枪知道,虽然上次吴慧玲主动勾引了自己,但是那次她主要是因为担心哥哥的安危,并且她对自己也确实心有所属,所以才干出了那样的事情,不然,恐怕就是打死吴慧玲,吴慧玲也做不出那样的事情来。

    就是一个这样倔强清高的姑娘,现在却要给眼前这些肥头大耳的家伙下跪!可见自从吴慧玲离开平川县招待所之后,过的并不好。

    赵长枪心中忽然有种冲动,他想马上跑进去将吴慧玲带走!至少也要给她另找个体面的,有尊严的工作,让她不用在这里受这份侮辱!

    然而,赵长枪又担心自己一旦出现,会重新打破吴慧玲平静的生活,于是他还是忍住了冲上去的冲动。

    一个人的人生路该怎样走,最终还是需要他自己去决定。

    就在这时,吴慧玲身边的同事已经齐刷刷的跪了下去,让赵长枪惊讶的是,吴慧玲竟然没有下跪!她只是微微给面前的领导们鞠了一个躬!

    桌子后面一共坐了十几个领导,每当员工向他们跪拜的时候,只有坐在末尾的两个人站起身给员工鞠躬还礼,其他人就那样一脸笑容的坐在那里,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员工的跪拜和感谢!享受这种当皇帝的感觉。

    然而当他们看到吴慧玲竟然没有下跪磕头,只是给他们鞠躬时,这些领导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了,瞬间晴转阴,阴云密布。

    坐在最中间的是一个大胖子,名叫万金亮,正是天宫美食城的老板,他微微哼了一声,然后瞥了一眼就站在桌子前面靠边的一名保安。

    这名保安是天宫美食城的保安队长,他看到老板的眼色,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大声冲吴慧玲说道:“吴慧玲,别人都下跪,你为什么不下跪!难道你不该感谢老板给你提供了工作机会,给你饭吃,给你衣穿吗?”

    和吴慧玲一组的同事们也没想到吴慧玲竟然会忽然弄出这么一出。这下吴慧玲算惹祸了,搞不好就得被开除啊!这年头找份工作不容易,美食城的老板鼓捣这事虽然过分了一点,但是她们的工资待遇相比其他同行来说,还是不错的。另外,老板可是亲自发话了,只要大家听安排,完事后,每个人二百块钱现金奖励!

    二百块钱啊!她们三天的工资了!不就跪一下吗?跪一下也不会怀孕。

    现在吴慧玲这么一闹,她别说二百块钱没了,很可能工作也得丢。

    几个和吴慧玲关系比较好的姐妹连忙小声对她说道:“玲子,快跪下。你傻啊?不就跪一下,磕个头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你这是和钱过不去啊!”

    “玲子,快跪下,他们会开除你的。”

    唉!也不能怪他们有这种思想,这年头多少人男人为了上位愿意给人当奴才,多少女人为了上位主动往人被窝里钻呢!她们为了一份工作给老板跪一下,好像也不算丢人吧?

    吴慧玲知道姐妹们是为她好,但是她却不敢苟同她们的观点。她并没有理会大家的好意,只是看着坐在桌子后面的一溜领导,不卑不亢的说道:“呵呵,我的确非常感谢老板给了我这个工作的机会。所以我对他鞠躬致谢。但是我不认为我在天宫美食城的所得都是老板对我的恩赐!这也是我努力付出应该得到的。所以我不认为我应该给老板下跪谢恩!”

    四周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那些领导。吴慧玲的姐妹也不吱声了。她们知道,吴慧玲的倔脾气又上来了,这时的她,谁的话都不会听。

    保安队长被吴慧玲气的七窍生烟,冲吴慧玲怒声吼道:“吴慧玲!你?”

    保安队长刚要对着吴慧玲发火,却看到老板万金亮向他摆了摆手,于是他马上闭嘴听着老板说话。

    万金亮的脸上重新露出一个笑容,站起身对吴慧玲说道:“吴慧玲,我想你的领班肯定已经告诉过你,我们今天举行这个活动,是为了发扬我们的企业文化,为了让大家知道感恩。你们跪拜的并不是在坐的这些企业领导,而是跪拜我们的企业文化。难道你不觉得人活在世上应该懂得感恩吗?”

    万金亮一脸道貌岸然,说的话好像也有点道理,但是他的话刚说完,却被吴慧玲的一番话差点气蒙过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