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赵长枪曾经多次在媒体上见过这种员工公开跪谢老板的报道。在他看来,这就是某些企业为了引起广告效应,而制造的噱头。不过赵长枪对这种做法却是非常反感的,无论是给人跪的人,还是被人跪的人,赵长枪都没什么好感。

    让人跪的人不知廉耻,被人跪的人不知尊严。

    赵长枪本来没打算让司机停车,他也没那个兴趣下去看看。但是偶然间他却从人缝中看到了一个熟人。

    以前在平川县招待所工作的吴慧玲!

    赵长枪刚来平川县赴任的时候,住在平川县招待所。那时候,吴慧玲就专业伺候他。吴慧玲很会照顾人,从早上的早餐,到晚上的洗脚水,吴慧玲都给赵长枪准备的妥帖的。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赵长枪差点得了吴慧玲依赖症。

    不但如此,吴慧玲对赵长枪也很有意思。只要赵长枪回到招待所自己的房间,她总是有事没事过去找赵长枪有的没的说半天。后来,赵长枪看出了吴慧玲的意思,他怕自己又背上一份情债,于是便每天故意躲着吴慧玲。

    不知道是赵长枪的行为伤了吴慧玲的自尊心,还是︽吴慧玲感觉到自己配不赵长枪这个大县长。从那以后,吴慧玲竟然就不再缠磨赵长枪了,只是仍然无微不至的照顾着赵长枪的生活。

    又后来,县委书记宗伟阳为了搞垮赵长枪,怂恿自己的堂兄宗伟江耍阴谋陷害赵长枪,于是宗伟江便让平川县原公安局长杨利伟的弟弟杨瑞,秘密控制了吴慧玲的哥哥吴东风的人身自由,以此为要挟,让吴慧玲勾引赵长枪!

    吴慧玲担心哥哥的安危,又对赵长枪早就心有所属,所以,她便真的勾引了赵长枪,好在赵长枪关键时刻战胜了已经上脑的精虫,没有酿成大错。

    此事发生后,赵长枪为了防止以后两人都尴尬,便搬出了县招待所。他搬离招待所之后不几天,便偶然从别人口中得知,吴慧玲也从平川县招待所辞职不干了。平川县招待所是事业单位,吴慧玲是事业编制,她的这份工作并不错,她一向很珍惜这份工作,现在,吴慧玲竟然毅然决然的辞职不干了!赵长枪知道,那是因为吴慧玲的心被自己伤到了。

    从那之后,赵长枪就再也没有见过吴慧玲。他本来以为这一辈子,两人都可能再也不会见面,没想到今天却在这里又见面了!

    赵长枪天生就是个多情种子,其实他的心中也非常的喜欢年轻漂亮,阳光明媚的吴慧玲,但是他也知道,不能因为自己的**,就肆无忌惮的去伤害别人的感情。他伤害的女人已经太多。

    就因为对吴慧玲曾经的那份欣赏,所以赵长枪才让司机师傅停了车,他从车上走了下来,挤到了围观的人群中。

    赵长枪并没有打算过去和吴慧玲相认,他只想在人群中看看她就好。

    赵长枪先饶有兴趣的看了看这个“谢恩仪式”会场的布置。只见会场的四周用上面挂着三角彩旗的绳子圈成了一个很大的四方场地。场地正北面放着一排桌子,桌子上铺着整块的红绒布。桌子后面坐着一排类似成功人士,油头粉面,皮鞋铮亮,西装革履,都是天宫美食城的领导。这里就算是主席台了。

    主席台的正前方,是天宫美食城的所有员工,全都穿着美食城的工作装,上身白衬衣,红马甲,黑领结;下身女的是黑色的套裙棉丝袜,男的是黑色的西裤。

    这些员工一共站成了六排,每排大约十个人左右。每次上去磕头谢恩都是一整排,红黑一片噗通跪倒,倒也“声势浩大”,就像封建社会帝王上朝,百官跪拜一样。想必坐在桌子后面的这些领导,肯定也很有点当皇帝的感觉吧?

    在这些员工的外围,围了一圈身着制式保安服,手拿电警棍的保安。这些人一方面需要维持秩序,防止四周围观的众人往里挤,也防止有的员工会在这时候捣乱。

    赵长枪只是将周围的情况大体扫了一遍,然后便将目光盯在了吴慧玲的身上。近一年的时间过去,吴慧玲依然像以前一样漂亮。这丫头是天生的衣服架子,什么衣服穿到她身上都特别的有味,特别的漂亮。

    不过赵长枪能看出,此刻吴慧玲的脸色有些难看,显然,她并不情愿给这这些领导跪拜。

    吴慧玲站在第三排,第二排已经走到前面去,正跪在地上给领导叩头,嘴里还齐声喊着感谢领导给他工作机会之类的话。

    等这些人完成叩拜仪式,站到一边去之后,就轮到吴慧玲这一排了。她们这一排全是女孩,十个女孩迈步向前,然后齐刷刷站在各位领导前面五米多的地方。

    赵长枪看着就要下跪的吴慧玲,心中不禁有些不是滋味。他了解吴慧玲的脾气,别看这丫头看上去柔柔弱弱的,但是性格却相当高傲。不然当初她也不会因为和自己发生了那次勾引事件后,便毅然辞职不干了。

    赵长枪知道,虽然上次吴慧玲主动勾引了自己,但是那次她主要是因为担心哥哥的安危,并且她对自己也确实心有所属,所以才干出了那样的事情,不然,恐怕就是打死吴慧玲,吴慧玲也做不出那样的事情来。

    就是一个这样倔强清高的姑娘,现在却要给眼前这些肥头大耳的家伙下跪!可见自从吴慧玲离开平川县招待所之后,过的并不好。

    赵长枪心中忽然有种冲动,他想马上跑进去将吴慧玲带走!至少也要给她另找个体面的,有尊严的工作,让她不用在这里受这份侮辱!

    然而,赵长枪又担心自己一旦出现,会重新打破吴慧玲平静的生活,于是他还是忍住了冲上去的冲动。

    一个人的人生路该怎样走,最终还是需要他自己去决定。

    就在这时,吴慧玲身边的同事已经齐刷刷的跪了下去,让赵长枪惊讶的是,吴慧玲竟然没有下跪!她只是微微给面前的领导们鞠了一个躬!

    桌子后面一共坐了十几个领导,每当员工向他们跪拜的时候,只有坐在末尾的两个人站起身给员工鞠躬还礼,其他人就那样一脸笑容的坐在那里,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员工的跪拜和感谢!享受这种当皇帝的感觉。

    然而当他们看到吴慧玲竟然没有下跪磕头,只是给他们鞠躬时,这些领导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了,瞬间晴转阴,阴云密布。

    坐在最中间的是一个大胖子,名叫万金亮,正是天宫美食城的老板,他微微哼了一声,然后瞥了一眼就站在桌子前面靠边的一名保安。

    这名保安是天宫美食城的保安队长,他看到老板的眼色,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大声冲吴慧玲说道:“吴慧玲,别人都下跪,你为什么不下跪!难道你不该感谢老板给你提供了工作机会,给你饭吃,给你衣穿吗?”

    和吴慧玲一组的同事们也没想到吴慧玲竟然会忽然弄出这么一出。这下吴慧玲算惹祸了,搞不好就得被开除啊!这年头找份工作不容易,美食城的老板鼓捣这事虽然过分了一点,但是她们的工资待遇相比其他同行来说,还是不错的。另外,老板可是亲自发话了,只要大家听安排,完事后,每个人二百块钱现金奖励!

    二百块钱啊!她们三天的工资了!不就跪一下吗?跪一下也不会怀孕。

    现在吴慧玲这么一闹,她别说二百块钱没了,很可能工作也得丢。

    几个和吴慧玲关系比较好的姐妹连忙小声对她说道:“玲子,快跪下。你傻啊?不就跪一下,磕个头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你这是和钱过不去啊!”

    “玲子,快跪下,他们会开除你的。”

    唉!也不能怪他们有这种思想,这年头多少人男人为了上位愿意给人当奴才,多少女人为了上位主动往人被窝里钻呢!她们为了一份工作给老板跪一下,好像也不算丢人吧?

    吴慧玲知道姐妹们是为她好,但是她却不敢苟同她们的观点。她并没有理会大家的好意,只是看着坐在桌子后面的一溜领导,不卑不亢的说道:“呵呵,我的确非常感谢老板给了我这个工作的机会。所以我对他鞠躬致谢。但是我不认为我在天宫美食城的所得都是老板对我的恩赐!这也是我努力付出应该得到的。所以我不认为我应该给老板下跪谢恩!”

    四周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那些领导。吴慧玲的姐妹也不吱声了。她们知道,吴慧玲的倔脾气又上来了,这时的她,谁的话都不会听。

    保安队长被吴慧玲气的七窍生烟,冲吴慧玲怒声吼道:“吴慧玲!你?”

    保安队长刚要对着吴慧玲发火,却看到老板万金亮向他摆了摆手,于是他马上闭嘴听着老板说话。

    万金亮的脸上重新露出一个笑容,站起身对吴慧玲说道:“吴慧玲,我想你的领班肯定已经告诉过你,我们今天举行这个活动,是为了发扬我们的企业文化,为了让大家知道感恩。你们跪拜的并不是在坐的这些企业领导,而是跪拜我们的企业文化。难道你不觉得人活在世上应该懂得感恩吗?”

    万金亮一脸道貌岸然,说的话好像也有点道理,但是他的话刚说完,却被吴慧玲的一番话差点气蒙过去!

第一五一二章 牛有德的强悍背景    “千面妖狐?”碧月夫人愣怔,怎么突然扯这事上来了,不由狐疑道:“你借它干什么?”

    苗毅:“有点事情,能用得上它,你放心,要不了多久就还给你。”

    碧月夫人显得有些犹豫,倒不是她小气,而是这千面妖狐涉及到她的巨大隐私,万一那狐狸精嘴巴不老实,岂不是要羞死人,她可是让千面妖狐变成过眼前这位的。

    虽说自从炼狱之地的事后,她如今已经很少让千面妖狐再那啥了,可真的担心啊!她有时都想要不要将千面妖狐给灭口了,最终还是没舍得。

    苗毅见状猜到了一点她的顾虑,本想点破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不过想想还是没说,谁没点隐私?人家这隐私又不会祸及别人,何况人家空虚寂寞也可以理解,没必要让人家出这个糗,遂保持着沉默等着。

    良久之后,碧月夫人吞吞吐吐道:“不是我不愿借,实在是这狐狸精不老实,要不还是算了吧。”

    苗毅慢慢举杯唇边,“还望夫人成全,事后一定及时送回!”

    他非要如此坚持,碧月夫人也不好太过拒绝,最终点了点头答应了。

    于是苗毅离开时,怀里多了只委屈巴巴的粉色狐狸。

    御园,站在山腰亭子里的杨庆眺望对面山上的总镇府,眼中满是忧虑地叹了声,“可惜不是薇薇,云知秋何德何能,有夫如此不枉此生,哎!”

    他也实在是拿苗毅没办法了。

    其实苗毅一出荒古死地就联系了他,让他以及杨召青等心腹佯装去家眷驻扎星球探望,带上家眷一起撤离,准备放弃大世界打下的基业。退回小世界,以防有变!

    这么大的事情,杨庆大吃一惊,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自然是再三询问。苗毅也知道这事迟早瞒不住,遂告知了他。杨庆这才知道有人觊觎云知秋惹火了苗毅,而苗毅这疯子居然要直接发兵攻打酉丁域都统府,誓要血洗都统府将褚子山那狗贼给千刀万剐!

    杨庆震惊之余,算是领教了什么叫做冲冠一怒为红颜!

    他也再次领教了苗毅豁出去后是什么德性。完全是不顾后果!

    他自然是劝苗毅三思,褚子山的账可以以后再算,你既然决定要公开和云知秋的关系,完全可以先下手为强,先将云知秋抢到手坐实了名分,事后褚子山也拿你没办法,犯不着把自己给搭进去。

    然而有些事情苗毅能忍,有些事情苗毅不能忍,压根就不听劝。当然,苗毅这样做也不是没有原因的。他虽然从荒古死地出来了,可嬴家那边怕是不会放过他,刚好又撞上云知秋这遭。不如先反了算了。

    最后又是杨庆再三相劝,说自己在这边这么久,已经大概了解了这边的情况,小心操作,事情未必有苗毅想的那么糟糕,献上了一两全齐美之计,既能达到苗毅的目的,又能保全这边的基业。这才将苗毅给稳住了。

    这才有了苗毅后面按原计划和天卯星君等人碰头的事。

    当然,苗毅又将杨庆的计策给改动了,至少借用千面妖狐就是杨庆不知道的,苗毅这样做也是为了增加成功率。

    “他拒绝了?”老唐诧异一声。

    琼星天王府,已经返回的寇文蓝并未见到自己的爷爷,寇凌虚也不会跟自己的孙辈商量将孙女下嫁事宜,倒是寇凌虚身边的老仆亲自来了三爷寇勉这边的院子问情况。老大寇铮和老二寇勤也来了,老三寇勉自然也在一旁。

    有些事情本来在星铃里就可以说交代的。不过寇勉还是想借机让儿子多和长辈接触一下,否则疏远久了不是什么好事,遂命儿子火速赶了回来当面禀报。

    自己虽然是少主子,可是在这位爷爷最信任的老管家面前寇文蓝不敢托大,恭恭敬敬道:“是我办事不利。没能让他答应,奈何父亲之前交代过这种事情不要勉强。”

    “三爷说的没错。寇家的女儿自然没有硬塞人的道理。”皱着眉头的老唐颔首认同了一下,又继续问道:“小少爷,有没有问清他为何拒绝?”

    寇文蓝恭敬道:“他说他已经有了意中人,说是很快就能见分晓。”

    “这样啊…”老唐捻须沉吟。

    寇勤冷哼一声,“还真是个不识相的家伙,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老唐瞥了他一眼,继续问道:“小少爷,他有没有说意中人是谁?不妨将当时情形详细说明。”

    寇文蓝:“他不肯说……”将大致的情况讲了下,隐瞒了自己设计自己亲妹妹的事情。

    见老唐又陷入了沉默,老大寇铮问了句,“唐叔莫非觉得其中另有隐情。”

    老唐微微摇头,“若只是一般意中人也罢了,他不肯说,我担心是不是有人先下手为强,赶先在了我们前面,毕竟昊家和广家也不是吃素的,也许是我多虑了。”

    寇铮:“唐叔考虑周全没什么错,可若不是这样,这牛有德还要继续招揽吗?”

    老唐:“若是我多虑了,能招揽自然还是要招揽,只是若不能联姻的话,少这一层姻亲关系,就算招揽来了,这亲疏毕竟还是有别的…看看情况再说吧。”

    寇铮点头:“没想到这牛有德的修为晋升的如此之快,这么快就突破到了彩莲境界,假以时日凭必然是一员悍将。说来,这都怪我当初太小家子气了,有眼不识金镶玉,唐叔当年还特意提醒过让我多注意的,本该花点小本钱就能办到的事却被我弄成了这样,是我错过了。”

    老唐颇为赞赏地看了他一眼,能自我批评认错,这才是寇家未来的继承人应有的心胸,加以磨炼的话,寇家后继有人了。遂劝慰道:“有些事情都是此一时彼一时的,换谁都一样,大爷不必自责。”

    寇勤对老唐那欣赏大哥的眼神有点不舒服,冷哼道:“为个小小牛有德这样自责,大哥未免过了点。”言下之意是在暗指大哥有意做作,也是想提醒老唐注意到别被蒙骗了。

    这话让屋内气氛瞬间变得微妙起来,老大寇铮心中如何不知道,脸上倒没什么异样,慢慢偏头看向寇勤,问:“二弟,你可知牛有德的师傅是谁?”

    “牛有德的师傅?”寇勤愕然,有点被这话给问住了,愣了愣反问:“这关他师傅什么事?”

    寇铮淡然道:“这也难怪,你若知道他师傅是谁,怕是就不会这样说了。”

    寇勤狐疑:“他师傅是谁?能让大哥如此重视,难不成他师傅还能是天帝陛下不成?”

    “这倒不至于。”寇铮摇头,温言细语道:“最近外界不知从哪传出一股流言,说牛有德的师傅是火修罗!”

    “火修罗?”寇勤和寇勉两兄弟同时失声。

    寇文蓝茫然不解,没听说过这号人物,可看父亲和二伯的样子又好像很震撼的样子。他再看看老唐,发现这位神情平淡,丝毫不以为异,似乎已经知道了什么一样。

    寇勤惊疑不定道:“大哥,哪个火修罗?”

    寇铮:“难道还有几个火修罗不成?当然是六圣反贼时代的那个火修罗!”

    “是他!”兄弟俩再次失声惊呼。

    六圣时代的人?寇文蓝忍不住问道:“爹,这火修罗是什么人?”

    寇勉神情凝重道:“六圣时代有个人不接受六圣招揽,也不受六圣约束,凭着一身强悍实力独来独往、桀骜不驯、横行霸道、纵横天下,偏偏六圣也不能把他怎么样,由此可见此人的实力有多强悍。”

    寇文蓝暗暗心惊,这等牛人竟然是牛有德的师傅,牛有德还有这背景?不禁再问:“牛有德这个师傅如今安在?”

    寇勉叹道:“后来此人不知犯了什么事,惹怒了白主,白主追杀不放,最终将他给灭了!在此之前白主还是籍籍无名之辈,出山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灭火修罗,也正是这一战,才让天下人知道了白主这号人物!”说罢又回头看向寇铮相问,“大哥,何以确认牛有德是火修罗的弟子?传言会不会有误?”

    寇铮不答,而是看向了老唐。

    老唐微微一笑,虽解答了,却有些语焉不详,“陛下那边怕是早已查出了牛有德就是火修罗的弟子,否则破军力保牛有德也不会在进了趟宫之后答应让牛有德去荒古死地,破军怕是也知道了牛有德的底细。火修罗正是当年少有的能进出荒古死地自如的人,也是荒古修炼出来后才名震天下的,如今这牛有德关押进荒古千年能安然无恙出来,着实让人惊讶,必不是巧合。”

    啪!寇勤突然以拳击掌,扼腕叹息道:“如此说来还真是可惜了!”心中比表面上流露的更心痛,这牛有德有这样的背景来历,这身份地位一下就上来了,配自己女儿文青也不算高攀,若是能招为女婿,以后对自己这一房的助力可就大了,可惜了,竟然这样错过了!

    寇铮和寇勉何尝又不是觉得万分可惜。

    寇文蓝轻轻问了声,“如此说来怕是有不少人会觊觎牛有德的修行功法。”

    老唐微微摇头:“小少爷可能不知,火修罗的称号中之所以带个‘火’字,是因为他的功法是火性功法,属性功法不是谁都适合修炼的,讲究天赋,越高级的越讲究,哪怕是修炼一般的功法最后成就的高低也是因人而异,否则早已知道牛有德底细的陛下哪会容牛有德活到现在。”(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