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皇甫君媃眼中渐渐浮现惊恐神色,不是因为母亲的话,而是母亲眉心浮现的九品彩莲,母亲偏头看着自己,自己能看到,牛有德却看不到。▲∴,

    她从母亲眼中闪过的厉色中感受到了杀机,做娘的自然不会是杀她,这里除了她也就是…她瞬间明白了,讲了这么多要害,母亲想杀人灭口!

    “娘!”皇甫君媃上前一步一下抱了母亲的胳膊,“不要!不要杀他!女儿求您了,不要!”回头又看向了苗毅,“走!你快走啊!”

    苗毅也是听到这话才明白了是什么意思,只见皇甫端容霍然回头,眉心法相清晰入目,更加确认了。

    “走?我要走的话,刚才就扔下你走了,还用等到现在?一人做事一人当,君媃,这种事情没道理让你一个人承担,你站一边去,我来跟你娘解释!”苗毅偏头示意她放开她娘,脸上尴尬神情渐冷。

    皇甫端容冷厉目光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讶异,对方的意思很明白,不会扔下她女儿一个人逃跑!

    “解释什么?你快走啊!”皇甫君媃急得快哭了,死死抱紧了其母的胳膊。

    更让她着急的是,苗毅眉心亦浮现出法相,赫然是一品彩莲。

    皇甫君媃惊恐道:“你想干什么?她是我娘!”两人一旦动起手来,她该帮哪一边?这种事情她夹在中间是最难受的。

    “哼哼!”皇甫端容冷笑两声,嘴角挂着讥讽:“我当哪来的胆子,原来修为突破到了彩莲境界。这进度还真够神速的,莫非你以为你是我的对手?”另一只胳膊突然出手。当场制住了皇甫君媃,顺手收进了兽囊。省得碍事。

    苗毅知道对方还不至于把自己女儿怎么样,所以倒不担心皇甫君媃能有什么事,神色平静道:“是不是你的对手不重要,不过我可以保证,无论是屋里的我,还是外面我的手下,你想留下任何一个都难,随便走了哪一个,对御园总镇动手的罪名你担不起!”

    皇甫端容:“你在威胁我?”

    苗毅:“我不想威胁你。只是看在你是君媃娘的份上,不到逼不得已我不想跟你动手,我只是希望你能明白,炼狱考核百万大军中我尚敢单枪匹马杀个三进三出…不瞒你说,荒古死地可比你厉害多了,照样奈何不得我,你若非要动手,我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大掌柜又何苦惊动天街守卫来看热闹?”

    皇甫端容盯着他沉默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对方的劝说有效,总之她眉心的法相渐渐消失了,寒着脸道:“我之前说过,你们两个在一起的后果你都听到了。我不可能让你们两个在一起,你若真是为她好,就不要再和她来往了!”

    她本以为要费一番口舌。谁知苗毅微微颔首道:“可以!”

    皇甫端容一愣,之前见他为了自己女儿还不肯独自逃走。没想到现在答应的这么痛快,这是反正已经玩过了不吃亏吗?不由冷笑道:“还有一件事。这件事我不想再有其他人知道,你若做不到守口如瓶,我皇甫家也不是吃素的,皇甫家就算倒霉也能拉你垫背!”

    苗毅:“君媃你准备怎么处置?”

    皇甫端容:“这不需要你担心,我自己的女儿我比别人上心!”目光一扫榻上的凌乱,加上屋内残余的异样气息,令她心头火起,好好一个漂亮女儿就这样便宜了这王八蛋,女儿这辈子算是毁了,她是一刻都不愿多呆下去,留下一声冷哼,转身便去。

    等到苗毅从屋内走出时,已经不见了她的人影,只有月色寂寥。

    阎修闪身落在他身边,阴森森道:“大人?”

    苗毅微微摇头表示没事,只是举头望月时忍不住一声轻叹,还没和皇甫君媃快活完就撞上了这种事,这叫什么事?

    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这对他和皇甫君媃来说未尝不是一个最好的结局,否则他也没办法和皇甫君媃解释将来要发生的事情,断了也好,只是对那女人来说,心中有愧!

    他回头不忘交代一声,“这事只有你知道,切不可让夫人知道。”

    阎修点了点头,知道这事如果让夫人知道了大人肯定要吃不了兜着走,整个苗家上下有谁不怕夫人的?

    大人也不例外啊!

    天街西城门,从天而降的刘嬷嬷跟在皇甫端容的身后而入,一路回到了群英会馆。

    入了内院,留下了刘嬷嬷,皇甫端容独自一人进了阁楼,上了女儿的闺房,将门一关,挥手招出了皇甫君媃。

    皇甫君媃看了看四周,发现已经回了自己房间,顿时一脸惊恐地拉住了母亲胳膊,道:“娘,你把牛有德怎么了?”

    皇甫端容甩开女儿的拉拉扯扯,寒着脸道:“没怎么样,看在你的面子上,娘也不想让你伤心,放过了他!”

    皇甫君媃惊喜道:“真的!”

    皇甫端容:“自然是真的,不过娘和他好好谈了下,他答应了,从此和你一刀两断,也答应了会保守秘密,我想他也不会骗我,否则出了事对他也没任何好处。”

    一刀两断?皇甫君媃惊住了,摇头道:“不会的!”

    皇甫端容一把抓住了她,迅速施法解除了她身上的禁制,又一把推开了她,“娘用的着骗你吗?你若是不信,不妨亲自和他联系确认一下,看看娘有没有说错!”

    皇甫君媃见她如此自信,心中涌起绝望,可她仍不死心,迅速招出了和苗毅联系的星铃,准备找苗毅问个清楚。

    谁知,眼前一花,手腕一紧,皇甫端容已经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又迅速出手封了她的修为,强行将她掌中的星铃给夺了走。

    皇甫君媃眼睁睁的,眼睁睁地看着皇甫端容抬手施法在星铃上一抹,抹去了她和苗毅留在星铃上的法印。

    瞬间,皇甫君媃明白自己上了母亲的当。

    道理很简单,她身上有许多星铃,母亲根本不知道哪只星铃上的法印是苗毅留下的,那么多星铃核对起来麻烦,首先必须要找到留下有苗毅法印的物品才能核对,可到处打探必然惹人生疑,母亲略施小计欲擒故纵,立刻让自己把和苗毅联系的星铃主动拿了出来,省去了诸多麻烦。

    “娘!你这是干什么?你不是让我确认吗?”皇甫君媃悲愤摇头道:“为什么?为什么?”

    皇甫端容翻手收了那只星铃,看向女儿的目光渐渐柔和了下来,叹道:“确不确认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娘真的没骗你,牛有德真的答应了会和你断了,并保证了不会再和你来往,为了你好,也是为了他好,这件事情就当过去了,你若再纠缠下去,将要把皇甫家拖入万劫不复之地,难道你就忍心看着娘和你爹被天庭给拖上刑台吗?难道你就忍心看到爹和娘人头落地吗?不要再执迷不悟了,回头吧,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皇甫君媃脸色惨白,依旧是披头散发的模样,踉跄后退,一脸凄然地摇头,她知道母亲说的都对,她知道自己这样做是错的,可是她心里真的放不下那个人,她同样也不想连累父母,不禁喃喃自语道:“那我该何去何从…”

    皇甫端容:“只要你肯断了和他的来往,何去何从不难抉择!这间铺子我会马上调派人来接手,你以后就跟在娘的身边,娘会再给你物色个好的男人,离了他牛有德你照样活得好好的。”

    皇甫君媃惨笑摇头:“我身子早就给了牛有德,你再给我找个男人?谁愿意捡破鞋穿?”

    皇甫端容眉眼一竖:“现在知道后悔了?大不了不嫁!就算嫁又如何?皇甫家族的门楣摆在这里,有的是人想入赘我皇甫家,进了皇甫家的门,还轮得到他来甩你脸色看?能找到我女儿这么漂亮的夫人,他偷着乐去吧,有什么资格挑三拣四!媃媃,娘不妨和你说句老实话,在你爹进皇甫家之前,娘也有过其他男人,也曾如胶似漆,也曾恩爱难离过,只是那人不愿入赘最后也只好不了了之。早先娘也有和你同样的担心,可如今我和你爹还不是过得好好的,所以说有些事情没你想的那么严重!”说这话时眉眼低垂了下来,若不是为了劝慰女儿,估计这话永远也不会告诉女儿。

    皇甫君媃瞬间安静了下来,瞪大了眼睛看着她……

    “听说天元侯下台了,如今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他如今在嬴天王府邸当差……”

    东华总镇府,屏退了里里外外所有人,前来探望老上司的苗毅和碧月夫人对坐在后花园中长谈,话题免不了涉及到天元侯、海渊客和海平心。

    感谢了苗毅对海平心的照顾后,碧月夫人黯然神伤,道:“虽然见不到人,海渊客那我经常联系,天元那我也经常联系,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是在干什么,如今女儿也见不到,这都是我自作孽……”

    有些事情没人能和她谈心,如今也只有一个知情的苗毅了,说起来后,这女人絮絮叨叨个没完。

    苗毅发现这曾经明媚照人的女人眉宇间多了几丝淡淡的忧伤,耐着性子听她唠叨的差不多了后,适时地提出了此来的目的,“碧月,你那只千面妖狐能不能借我用下?”(未完待续……)

第1352章 金晶神焱    第1352章

    不过,另一边的剑祖却是不好受了。●⌒

    强行召唤了成千上万先天至宝级的宝剑,剑祖也是不好受。

    这会儿被混蚕老祖利用[斗转星移]之术,还施彼身。使得他所控制的无数先天至宝级的宝剑被毁。

    “锵……”

    无穷的宝剑碎片如暴雨被炸开,其中全大部分的碎剑却是轰向他所在的位置。

    更恐怖的是,那抬[大寂灭之剑]还以余劲不衰的速度轰向剑祖。

    “混沌十全剑阵!金木水火土光暗风雷空间十方湮灭——”强行压下心头涌动的血气,剑祖暴然一喝。

    话音一落,整个混沌再次急剧地暴动。

    混沌中最基础的十种能量,从四面楚歌八方疯狂向剑祖汇聚而至。

    其手中紫色古剑光华大亮,整个混沌中都响起了紫剑的神秘震动声。

    这种震动声一响起,其他还没有被摧毁的先天至的宝剑也神秘地产生共振现象。

    似乎,虚空混沌之中,唯有一种剑之波动在传荡。

    “咻咻咻——”

    一道道炽烈的各色混沌能量光束纵横交错,如锐剑一般将虚空划出一道道恐怖的划痕,并疯狂地向剑祖手中紫色汇聚。

    金木水火土光暗风雷空间十种能量咆哮成各色巨剑,于虚空之中组成一方诡异的能量剑阵。

    混沌十全剑阵!

    “十方灭全,湮灭——”

    剑祖霸声长啸,十种至强的能量巨剑陡然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乃至无穷无尽!

    四面八方到底都是能量狂暴的长剑进行铁臂合围。

    而且。此剑阵一出。那被混蚕老祖挪移而至的[大寂灭之剑]。瞬间自行臣服、崩溃,融合进入了混沌十全剑阵之中,进一步壮大着此剑阵的威力。

    这是一个自毁的剑阵!

    一旦它的能量攀升到极点,便会自毁、湮灭。

    这样的自毁式的剑阵,其威力恐怖之极。

    “剑祖,没想到你也不弱,居然修炼出这样强大的一招?不过,想用这一招灭了我。我看未必——”被[混沌十全剑阵]包围,混蚕老祖面上难得地多了一丝凝重。不过,他也向乎在同时有了应对之法。

    “黑洞之海……”混蚕老祖怒声长啸。

    虽然被[混沌十全剑阵]围困在内,可他也不慌不忙,动念间,至强的吞噬圣道全力发动,无穷无尽的黑洞密密麻麻地出现,把他保护在其中。

    至于这无穷无尽的黑洞,却自动结成一个圆阵,一致对外。

    “轰隆隆……”

    混沌十全剑阵彻底爆发。

    恐怖的爆炸波疯狂地响起。

    此时此刻方圆亿万万公里的混沌。都已经彻底变得暴动了,这混沌空间太过于广袤。其范围根本就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亿万亿公里。

    可是,这次[混沌十全剑阵]自毁、崩溃、湮灭所造成的威势,就算是圣人们也根本想象不出来会有这么地恐怖。

    混沌间,各种能量爆炸、湮灭。

    每一波爆炸、湮灭,都能积聚更加强大的破坏力与威势力!

    各种混沌天体、混沌金属都在这恐怖的能量碰撞中炸成粉碎。

    一些生于混沌、长于混沌、撕杀于混沌中的顶级混沌凶兽,也在感应到这等恐怖的能量风暴时,有多远逃多远。

    顶级圣尊大战的至强破坏力,这一刻完全显露无疑。

    剑气纵横交错,黑洞齐齐发力吞噬!

    混沌十剑剑阵自毁,产生狂暴、霸道之极的攻击力。

    而那密密麻麻的黑洞,却是全力一步步蚕食四周爆炸、湮灭的能量……

    此时此刻,所有圣人都是呆滞起来,震惊得莫可名状,而且脑海里只剩下四个大字。

    世界末日!

    绝大部分跟着进入混沌中的圣人,都被莲尊祭出的那个巨大金色莲藕护着。

    但是,大家的感应力都不弱,能发现金色莲蓬之外的混沌区域是多么的恐怖。

    那是一片黑红色的超级末日世界!

    恐怖的能量爆炸,几乎把前方几亿万公里之内的混沌给弄成连片的爆炸区。

    在这等强力的能量爆炸、崩溃、湮灭之下,附近的混沌天体、混沌顶级金属甚至一些来不及逃跑的混沌凶兽,被彻底地轰成灰飞。

    以众圣那强大的圣识,也无法完全感应这片爆炸区域究竟有多广阔。

    反正赶来的八级圣人,都没有这个实力。只能勉强感应到混沌中四面八方都没有任何一个地方不被这片风暴笼罩。

    也只有实力达到圣尊境界的莲尊、刀尊、鸿钧等人,才清楚这两人的对战,究竟波及到了何等广阔的范围。

    一道道恐怖、惊人的剑罡在虚空混沌中纵横驰骋,在剧烈的能量爆炸下,进一步加速向最核心的黑洞天体群冲去。

    每一道剑罡都几乎能横跨亿万公里,带着一往无前的惨烈,在轰击着最中心的黑洞天体群。

    每一次的攻击,都几乎是疯狂的爆炸与毁灭。

    可是,黑洞天体群,却是全力组成一个个诡异的方阵,全力释放自身的吞噬之力。

    虽然会有不少的黑洞在第一时间因为被能量撑爆而炸掉,可是,还会有更多的黑洞,再次顶上来。

    一时间,这一片混沌空间完全乱了。

    各种能量在[混沌十全剑阵]的引导下,疯狂向最中心的黑洞之海同时爆炸。

    似乎,整片混沌都快成了能量风暴的海洋,虚空中更有无数道触目惊心的巨大裂缝陡然出现,好似整片空间似乎都在扭曲、撕裂。

    “咦?那是什么?”

    莲尊、刀尊、鸿钧等圣尊的目光顿时被战场附近的那片混沌空间吸引。

    似乎。在那片混沌中还隐藏了什么东西?

    “咦?那……那片混……混沌我……我怎么感觉有……有点熟悉?”

    同时。大寂灭珠内。正在观战的吕重,也听到了[大寂灭珠]器灵的喃喃自语声。

    可是,这会儿的小公主,怎么想也想不出来自己为什么对那片混沌感觉有些熟悉。

    “轰隆隆……”

    前方的战场,也是疯狂颤动起来。

    正打得难角难分的混蚕老祖、剑祖两人也俱都为之一惊,本能地看向那正在扭曲、撕裂的一片空间。

    突然!

    “咻咻咻——”

    成百上千朵金色的火焰,陡然破开那扭曲的空间,疯狂地向四方激射而出。

    金以的火焰?

    怎么会突然出现这种火焰?

    不少圣人都是微微一呆。

    大家都想不通。为什么混沌中居然还隐藏了什么空间一般。

    “咻咻咻——”

    可是,让众人为之发愣的那种金色怪火,却是直接在混沌中横冲直闯。

    让所有人震惊的是,之前的[混沌十全剑阵]直接被十几朵金色火焰来回冲击而焚烧一空,剑祖那引以为傲的可调动混沌中十大能量自爆的剑阵,居然被区区十几朵金色火焰给驱散了个干干净净。

    更恐怖的是,又有几十朵金色火焰猛然向混蚕老祖所布置的无穷无尽的黑洞冲去。

    “咻咻咻……”

    这些金色火焰在冲击的过程中,竟然发出尖锐的呼啸。

    那些能吞噬万物能量的恐怖黑洞,居然也在这些金色怪火的冲击下,神奇地没有任何反抗。

    而且。非但没有产生自爆现象,甚至。那些黑洞就像被抽走了所有气体的气球一般,迅速干瘪并烟消云散。

    让所有圣尊甚至是圣人都不敢相信。

    刚刚还席卷了亿万万公里的爆炸现场,居然一下子就安静下来。

    不过这些金色火焰,可也不是来瓦解两方战斗的和平使者。

    相反,在清理了战场后,这些火焰更是诡异地向所有圣尊、圣人冲击而至。

    “噗噗噗……”

    好几个没在莲尊保护圈内的圣人,直接被金色怪火追上。

    随着这金色火焰一沾到身上,这些圣人身上的的所有防御装备,完全没有经得过金色火焰的考验,纷纷被点燃、灼烧。

    “啊……”

    “救命……”

    “天啊,这……这是什么怪火,把我的先天至宝……都烧……烧起来了……”

    “混蛋……什么鬼东西……”

    “该……该死,这……火……火焰到底是什……什么东西,怎么都……都扑不灭……”

    ……

    没有任何例外,这几个圣人想尽办法也无法扑灭这些金色怪火。

    而其他圣人都是一脸恐惧地看着被金色怪色烧上身的这些圣人,全身都禁不住下意识地颤抖了几下。

    一直以来,大家都认为圣人才是这个世界的不灭存在,是不朽不灭的永恒。

    可现在,所有圣人都明白,这个世界,绝对没有不朽不灭的永恒存在!

    就算是圣人,也有东西能威胁到你的生命,甚至让你神形俱灭!

    “啊……救……救命……”

    好几个圣人都发出凄厉之极的惨叫,开始把目光落在其他圣人或者是圣尊的身上。

    “别瞎叫了,这是金晶神焱,真正的超越圣火的神火。能对我们圣尊都造成极大的伤害,甚至有可能要了圣尊的性命……”刀尊脸色一白,突然解释起来。

    显然,这刀尊的脾气虽然不好,但是见识绝对不低。

    金晶神焱?

    鸿钧道祖、莲尊等圣尊也同时脸色一抽。

    而混蚕老祖、剑祖也是脸色一变。

    显然,这些人都知道一些[金晶神焱]的信息。

    “居然是这种神火?”剑祖目光阴沉地看向前方正扭曲的虚幻空间,陡然有了疑惑,“奇怪,这种神焱怎么会在我们仙界出现?”

    剑祖有些想不通,其他圣尊也是一脸疑惑。

    在他们的眼里,这样的神焱绝对不应该存在下界中的。

    即便是混沌之中,也不应该存在!

    只有在圣神界才能融纳这种火焰。

    一旦下界出现这种火焰,绝对会造成无数宇宙的末日大劫。

    “呜……诸位圣尊大人……救命……”

    其他圣人不明白这种火焰的恐怖,可是被火焰沾上身的几个圣人俱都惨然大叫起来。

    他们骇然发现,这些金色怪火已快破烧毁他们身上的护罩,相信要不了一两分钟,就能烧到他们的肉身之上了。

    “不用出手了,因为被这种火焰沾上,你们已经没救了!”混蚕老祖冷冷地说道,声音中有着对这些圣人的无情漠视。

    刀尊、剑祖也是微微一叹,不再言语。

    显然他们也与混蚕老祖有一样的想法。

    被金晶神焱沾上的几个圣人顿时一脸绝望。

    完了!

    真的是好奇心害死猫!

    这一刻,这六尊被金晶神焱沾上的圣人,心中懊悔到了极点。

    早知道进入混沌观看圣尊大战,会遇到如此危险他们说什么也不会跟着进入混沌之中。

    早知道连圣人也不会出手相救,他们会更加果断而安心地留在自己的道场内修炼。

    “求……求诸位尊……尊者想法一救,我……我们修炼到……到如今境界也……实属不易……”一个身着黄色龙袍的六阶圣人咬牙看向混沌中的十几位圣尊,“求诸位尊……尊者慈悲……”

    “诸位慈悲……”另外五圣也是颤动着全身,让刀尊、剑祖、混蚕、莲尊、鸿钧等人躬身行礼。

    刀尊、混蚕直接把脸转到了一边,懒得废话。

    剑祖黯然一叹,他也无能为力啊!

    鸿钧道祖、莲尊两人都是心生不忍。

    “不管如何,这些小辈修行不易,我们还是要想法救上一救——”咬了咬牙,鸿钧道祖最先开口。

    莲尊双眼一亮,看向鸿钧道祖,脸色闪过一抹兴奋,“道祖有法子?”

    “我想到一法,或许可行!”鸿钧道祖陡然看向莲尊与剑尊。

    “什么法子?”

    莲尊性急,连忙问了出来,而剑祖也是一脸惊讶与疑惑。

    要知道,在剑祖的眼中,这等金晶神焱一旦烧上身,几乎是无解的,它能轻松把圣人烧成灰飞。甚至圣尊大意被沾上,不死也得脱一层皮。

    而听到鸿钧道祖居然有法子救这些圣人,包括刀尊、混蚕等在内的圣尊也是有些不敢相信地转头看了过来,俱都有一些好奇。

    “法子是有,不过要成功必须还要找一个人!”鸿钧道祖突然笑了起来。

    居然还要找一个人?

    在场的人,连圣尊都有些无能为力,还会有其他人能帮上忙?(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