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1352章

    不过,另一边的剑祖却是不好受了。●⌒

    强行召唤了成千上万先天至宝级的宝剑,剑祖也是不好受。

    这会儿被混蚕老祖利用[斗转星移]之术,还施彼身。使得他所控制的无数先天至宝级的宝剑被毁。

    “锵……”

    无穷的宝剑碎片如暴雨被炸开,其中全大部分的碎剑却是轰向他所在的位置。

    更恐怖的是,那抬[大寂灭之剑]还以余劲不衰的速度轰向剑祖。

    “混沌十全剑阵!金木水火土光暗风雷空间十方湮灭——”强行压下心头涌动的血气,剑祖暴然一喝。

    话音一落,整个混沌再次急剧地暴动。

    混沌中最基础的十种能量,从四面楚歌八方疯狂向剑祖汇聚而至。

    其手中紫色古剑光华大亮,整个混沌中都响起了紫剑的神秘震动声。

    这种震动声一响起,其他还没有被摧毁的先天至的宝剑也神秘地产生共振现象。

    似乎,虚空混沌之中,唯有一种剑之波动在传荡。

    “咻咻咻——”

    一道道炽烈的各色混沌能量光束纵横交错,如锐剑一般将虚空划出一道道恐怖的划痕,并疯狂地向剑祖手中紫色汇聚。

    金木水火土光暗风雷空间十种能量咆哮成各色巨剑,于虚空之中组成一方诡异的能量剑阵。

    混沌十全剑阵!

    “十方灭全,湮灭——”

    剑祖霸声长啸,十种至强的能量巨剑陡然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乃至无穷无尽!

    四面八方到底都是能量狂暴的长剑进行铁臂合围。

    而且。此剑阵一出。那被混蚕老祖挪移而至的[大寂灭之剑]。瞬间自行臣服、崩溃,融合进入了混沌十全剑阵之中,进一步壮大着此剑阵的威力。

    这是一个自毁的剑阵!

    一旦它的能量攀升到极点,便会自毁、湮灭。

    这样的自毁式的剑阵,其威力恐怖之极。

    “剑祖,没想到你也不弱,居然修炼出这样强大的一招?不过,想用这一招灭了我。我看未必——”被[混沌十全剑阵]包围,混蚕老祖面上难得地多了一丝凝重。不过,他也向乎在同时有了应对之法。

    “黑洞之海……”混蚕老祖怒声长啸。

    虽然被[混沌十全剑阵]围困在内,可他也不慌不忙,动念间,至强的吞噬圣道全力发动,无穷无尽的黑洞密密麻麻地出现,把他保护在其中。

    至于这无穷无尽的黑洞,却自动结成一个圆阵,一致对外。

    “轰隆隆……”

    混沌十全剑阵彻底爆发。

    恐怖的爆炸波疯狂地响起。

    此时此刻方圆亿万万公里的混沌。都已经彻底变得暴动了,这混沌空间太过于广袤。其范围根本就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亿万亿公里。

    可是,这次[混沌十全剑阵]自毁、崩溃、湮灭所造成的威势,就算是圣人们也根本想象不出来会有这么地恐怖。

    混沌间,各种能量爆炸、湮灭。

    每一波爆炸、湮灭,都能积聚更加强大的破坏力与威势力!

    各种混沌天体、混沌金属都在这恐怖的能量碰撞中炸成粉碎。

    一些生于混沌、长于混沌、撕杀于混沌中的顶级混沌凶兽,也在感应到这等恐怖的能量风暴时,有多远逃多远。

    顶级圣尊大战的至强破坏力,这一刻完全显露无疑。

    剑气纵横交错,黑洞齐齐发力吞噬!

    混沌十剑剑阵自毁,产生狂暴、霸道之极的攻击力。

    而那密密麻麻的黑洞,却是全力一步步蚕食四周爆炸、湮灭的能量……

    此时此刻,所有圣人都是呆滞起来,震惊得莫可名状,而且脑海里只剩下四个大字。

    世界末日!

    绝大部分跟着进入混沌中的圣人,都被莲尊祭出的那个巨大金色莲藕护着。

    但是,大家的感应力都不弱,能发现金色莲蓬之外的混沌区域是多么的恐怖。

    那是一片黑红色的超级末日世界!

    恐怖的能量爆炸,几乎把前方几亿万公里之内的混沌给弄成连片的爆炸区。

    在这等强力的能量爆炸、崩溃、湮灭之下,附近的混沌天体、混沌顶级金属甚至一些来不及逃跑的混沌凶兽,被彻底地轰成灰飞。

    以众圣那强大的圣识,也无法完全感应这片爆炸区域究竟有多广阔。

    反正赶来的八级圣人,都没有这个实力。只能勉强感应到混沌中四面八方都没有任何一个地方不被这片风暴笼罩。

    也只有实力达到圣尊境界的莲尊、刀尊、鸿钧等人,才清楚这两人的对战,究竟波及到了何等广阔的范围。

    一道道恐怖、惊人的剑罡在虚空混沌中纵横驰骋,在剧烈的能量爆炸下,进一步加速向最核心的黑洞天体群冲去。

    每一道剑罡都几乎能横跨亿万公里,带着一往无前的惨烈,在轰击着最中心的黑洞天体群。

    每一次的攻击,都几乎是疯狂的爆炸与毁灭。

    可是,黑洞天体群,却是全力组成一个个诡异的方阵,全力释放自身的吞噬之力。

    虽然会有不少的黑洞在第一时间因为被能量撑爆而炸掉,可是,还会有更多的黑洞,再次顶上来。

    一时间,这一片混沌空间完全乱了。

    各种能量在[混沌十全剑阵]的引导下,疯狂向最中心的黑洞之海同时爆炸。

    似乎,整片混沌都快成了能量风暴的海洋,虚空中更有无数道触目惊心的巨大裂缝陡然出现,好似整片空间似乎都在扭曲、撕裂。

    “咦?那是什么?”

    莲尊、刀尊、鸿钧等圣尊的目光顿时被战场附近的那片混沌空间吸引。

    似乎。在那片混沌中还隐藏了什么东西?

    “咦?那……那片混……混沌我……我怎么感觉有……有点熟悉?”

    同时。大寂灭珠内。正在观战的吕重,也听到了[大寂灭珠]器灵的喃喃自语声。

    可是,这会儿的小公主,怎么想也想不出来自己为什么对那片混沌感觉有些熟悉。

    “轰隆隆……”

    前方的战场,也是疯狂颤动起来。

    正打得难角难分的混蚕老祖、剑祖两人也俱都为之一惊,本能地看向那正在扭曲、撕裂的一片空间。

    突然!

    “咻咻咻——”

    成百上千朵金色的火焰,陡然破开那扭曲的空间,疯狂地向四方激射而出。

    金以的火焰?

    怎么会突然出现这种火焰?

    不少圣人都是微微一呆。

    大家都想不通。为什么混沌中居然还隐藏了什么空间一般。

    “咻咻咻——”

    可是,让众人为之发愣的那种金色怪火,却是直接在混沌中横冲直闯。

    让所有人震惊的是,之前的[混沌十全剑阵]直接被十几朵金色火焰来回冲击而焚烧一空,剑祖那引以为傲的可调动混沌中十大能量自爆的剑阵,居然被区区十几朵金色火焰给驱散了个干干净净。

    更恐怖的是,又有几十朵金色火焰猛然向混蚕老祖所布置的无穷无尽的黑洞冲去。

    “咻咻咻……”

    这些金色火焰在冲击的过程中,竟然发出尖锐的呼啸。

    那些能吞噬万物能量的恐怖黑洞,居然也在这些金色怪火的冲击下,神奇地没有任何反抗。

    而且。非但没有产生自爆现象,甚至。那些黑洞就像被抽走了所有气体的气球一般,迅速干瘪并烟消云散。

    让所有圣尊甚至是圣人都不敢相信。

    刚刚还席卷了亿万万公里的爆炸现场,居然一下子就安静下来。

    不过这些金色火焰,可也不是来瓦解两方战斗的和平使者。

    相反,在清理了战场后,这些火焰更是诡异地向所有圣尊、圣人冲击而至。

    “噗噗噗……”

    好几个没在莲尊保护圈内的圣人,直接被金色怪火追上。

    随着这金色火焰一沾到身上,这些圣人身上的的所有防御装备,完全没有经得过金色火焰的考验,纷纷被点燃、灼烧。

    “啊……”

    “救命……”

    “天啊,这……这是什么怪火,把我的先天至宝……都烧……烧起来了……”

    “混蛋……什么鬼东西……”

    “该……该死,这……火……火焰到底是什……什么东西,怎么都……都扑不灭……”

    ……

    没有任何例外,这几个圣人想尽办法也无法扑灭这些金色怪火。

    而其他圣人都是一脸恐惧地看着被金色怪色烧上身的这些圣人,全身都禁不住下意识地颤抖了几下。

    一直以来,大家都认为圣人才是这个世界的不灭存在,是不朽不灭的永恒。

    可现在,所有圣人都明白,这个世界,绝对没有不朽不灭的永恒存在!

    就算是圣人,也有东西能威胁到你的生命,甚至让你神形俱灭!

    “啊……救……救命……”

    好几个圣人都发出凄厉之极的惨叫,开始把目光落在其他圣人或者是圣尊的身上。

    “别瞎叫了,这是金晶神焱,真正的超越圣火的神火。能对我们圣尊都造成极大的伤害,甚至有可能要了圣尊的性命……”刀尊脸色一白,突然解释起来。

    显然,这刀尊的脾气虽然不好,但是见识绝对不低。

    金晶神焱?

    鸿钧道祖、莲尊等圣尊也同时脸色一抽。

    而混蚕老祖、剑祖也是脸色一变。

    显然,这些人都知道一些[金晶神焱]的信息。

    “居然是这种神火?”剑祖目光阴沉地看向前方正扭曲的虚幻空间,陡然有了疑惑,“奇怪,这种神焱怎么会在我们仙界出现?”

    剑祖有些想不通,其他圣尊也是一脸疑惑。

    在他们的眼里,这样的神焱绝对不应该存在下界中的。

    即便是混沌之中,也不应该存在!

    只有在圣神界才能融纳这种火焰。

    一旦下界出现这种火焰,绝对会造成无数宇宙的末日大劫。

    “呜……诸位圣尊大人……救命……”

    其他圣人不明白这种火焰的恐怖,可是被火焰沾上身的几个圣人俱都惨然大叫起来。

    他们骇然发现,这些金色怪火已快破烧毁他们身上的护罩,相信要不了一两分钟,就能烧到他们的肉身之上了。

    “不用出手了,因为被这种火焰沾上,你们已经没救了!”混蚕老祖冷冷地说道,声音中有着对这些圣人的无情漠视。

    刀尊、剑祖也是微微一叹,不再言语。

    显然他们也与混蚕老祖有一样的想法。

    被金晶神焱沾上的几个圣人顿时一脸绝望。

    完了!

    真的是好奇心害死猫!

    这一刻,这六尊被金晶神焱沾上的圣人,心中懊悔到了极点。

    早知道进入混沌观看圣尊大战,会遇到如此危险他们说什么也不会跟着进入混沌之中。

    早知道连圣人也不会出手相救,他们会更加果断而安心地留在自己的道场内修炼。

    “求……求诸位尊……尊者想法一救,我……我们修炼到……到如今境界也……实属不易……”一个身着黄色龙袍的六阶圣人咬牙看向混沌中的十几位圣尊,“求诸位尊……尊者慈悲……”

    “诸位慈悲……”另外五圣也是颤动着全身,让刀尊、剑祖、混蚕、莲尊、鸿钧等人躬身行礼。

    刀尊、混蚕直接把脸转到了一边,懒得废话。

    剑祖黯然一叹,他也无能为力啊!

    鸿钧道祖、莲尊两人都是心生不忍。

    “不管如何,这些小辈修行不易,我们还是要想法救上一救——”咬了咬牙,鸿钧道祖最先开口。

    莲尊双眼一亮,看向鸿钧道祖,脸色闪过一抹兴奋,“道祖有法子?”

    “我想到一法,或许可行!”鸿钧道祖陡然看向莲尊与剑尊。

    “什么法子?”

    莲尊性急,连忙问了出来,而剑祖也是一脸惊讶与疑惑。

    要知道,在剑祖的眼中,这等金晶神焱一旦烧上身,几乎是无解的,它能轻松把圣人烧成灰飞。甚至圣尊大意被沾上,不死也得脱一层皮。

    而听到鸿钧道祖居然有法子救这些圣人,包括刀尊、混蚕等在内的圣尊也是有些不敢相信地转头看了过来,俱都有一些好奇。

    “法子是有,不过要成功必须还要找一个人!”鸿钧道祖突然笑了起来。

    居然还要找一个人?

    在场的人,连圣尊都有些无能为力,还会有其他人能帮上忙?(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有惊无险    易鹏飞不愧为昔日杜平县鹏飞社的头号猛男,身体素质不是一般的好,虽然现在遍体鳞伤,看上去挺吓人,但是精神状况却越来越好。由于暴雨的冲刷,脸上的血迹也没了,这让他看起来不再像之前那样吓人了。

    易鹏飞听了赵长枪的话之后,不禁苦笑道:“不瞒枪哥说,灭魂社在横滨警方的确有人,但是山口组在警方同样有人,而且一般情况下,在官面上,我们的人都干不过山口组的人,毕竟山口组的底蕴太深厚了。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枪哥,你直接联系岳哥吧。我们和这些混进岛国官方的人都是采取单线联系的。横滨和东京这一块儿是岳哥直接负责的。”

    赵长枪马上取出手机,拨通了岳南山的电话,他的手机是防水的,别说只是被雨淋过,就是仍在水里都没事。

    电话接通后,赵长枪先给岳南山报了个平安,告诉岳南山,易鹏飞等人已经被救出来了,然后赵长枪才说明他现在正担心会被警方拦截的事情,同时还将那个地下制毒厂的情况告诉了岳南山。希望岳南山能尽快采取行动,将这个大型制毒工厂掌握在自己手中。

    虽然毒品这玩意害人,但是岳南山不做自然会有别人去做,与其看着别人做这种生意,赚大把的钱,甚至将毒品卖到华国去,然后用这些钱买武器来轰杀灭魂社,还不如灭魂社自己来做,用赚来的钱壮大自己。如果是岳南山来做,他至少可以保证不会将这家大型制毒工厂的产品卖到华国。

    赵长枪本来以为岳南山一定会拿下这个制毒工厂的,没想到岳南山听完他的话之后,却说道:“枪哥,我不想经营这个超大型的制毒工厂。”

    “为什么?”赵长枪诧异的问道。

    “由于来自世界各国的压力,现在岛国政府对毒品的打击力度已经越来越大。我担心灭魂社的毒品生意如果做的太大,很可能会让岛国政府盯上我们。最重要的是,这个制毒工厂被你们一闹,恐怕已经隐藏不住了,我估计早晚会暴露,而晚暴露不如早暴露。”岳南山说道。

    赵长枪马上明白了岳南山的意思,说道:“岳哥的意思是,想直接让警方将这个毒窝端掉?”

    “不错,我正是这个意思。呵呵,说实话,我们安插在警方的人始终干不过山口组安插进去的人。这一次却是一个大机会啊,如果我们的人破掉这么一个毒窝案,他在警方的地位肯定会直线上升,说不定以后山口组对警方的掌控力度就不如我们了!最重要的是,只要我们安插在警方的人以查处制毒工厂为理由介入这件事,自然就能暗中照顾你们了。你们自然也就不会有事了。”

    岳南山比较详细的给赵长枪解释了一下他将这个制毒工厂交给警方的缘由后,便结束了和赵长枪的通话,开始联系灭魂社安插在警方的暗线。

    大巴车上,易鹏飞看到赵长枪结束了和岳南山的通话,于是马上问道:“岳哥怎么说?他会不会直接联系警方,让他们暗中协助我们顺利离开?”

    “岳哥已经开始联系警方,不过岳哥决定放弃那个制毒工厂了,他打算将制毒工厂交给警方?”

    赵长枪将岳南山的打算简单的和大家说了一遍。众人听完赵长枪的话之后,心情终于放松了下来。只要灭魂社的人先山口组一步介入此事,灭魂社就拥有主导权,赵长枪他们就不用担心会被警察拦住了。

    这件事搞定之后,兴奋过度的赵玉山也不困,开始扯开大嗓门给医生和洪亚伦讲述他们在地下救人的过程。这两人一直在地面上警戒,还不知道赵长枪他们救人的过程呢。

    赵玉山嗓门够大,说的也够热闹,原来正在打盹那些伤员,竟然也不打算睡觉了,全都直楞起耳朵来听赵玉山说话。

    当赵玉山说到赵长枪果断开枪,将藏在天华板上的黑猫击毙时,不禁停止讲述,问赵长枪:“枪哥,我一直纳闷你是怎么知道陆晓红后面不是黑猫,而只是一个人偶的?又是怎么知道黑猫是藏在天花板上的?”

    赵长枪微微一笑说道:“其实从一开始我就怀疑站在陆晓红身后的不是一个真人。因为我发现自从我们进入后,陆晓红身后的人影一直没有动一下!”

    “可是我们听到的声音却是从陆晓红的身后穿出来的,这是怎么回事?”赵玉山问道。

    “声音之所以会从陆晓红的身后发出来,是因为陆晓红的后背上被贴上了一个高保真无线喇叭。”

    赵长枪一边说,一边从衣兜里取出一个形状有些奇怪的核桃大的小喇叭,然后继续说道:“你们看,就是这个东西。这是我从陆晓红背上取下来的。哦,你别担心,是从你后背的衣服上取下来的。”

    赵长枪最后一句当然是对陆晓红说的。陆晓红也没有睡着,正瞪着眼睛听赵长枪他们说话呢。她听到赵长枪的解释后,没有说话,只是将头扭向了车外。陆晓红的脸上留下两行清泪,心想,自己以后还有害羞的权利吗?刚刚被抓起来的那几天,自己过得都是什么日子哟!虽然赵长枪等人一直没有问自己那件事,但是她自己却知道自己都受到了什么样的侮辱!

    赵长枪知道,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更好,不问比问更好。所以他故意装作没有看到陆晓红脸上的异样,而是拿着手中的小喇叭继续说道:“这东西虽然是高保真的,但是从它里面传出来的话,毕竟不是从人嘴里直接说出来的,他多少还是有失真的。当然,由于这个东西的失真很小,所以如果不仔细听是听不出来的。当时我之所以要求过去鉴定陆晓红的生死,就是想听听她身后的这个声音到底是不是从人嘴里发出来的。就是那时候,我确认了陆晓红的身后的东西,的确不是一个人,而只是一个黑猫用来迷惑我们的人偶。黑猫很可能正在其他地方用枪口指着陆晓红或者我们的脑袋。”

    “那你是又怎么知道黑猫藏在天花板后面的?”赵玉山又奇怪的问道。

    “呵呵,这个就简单了,首先,我发现那地方的天花板,明显比其他地方的天花板有所下坠。黑猫的身体虽小,然而吊装石膏板的木龙骨毕竟很细,承受重量之后,很容易发生变形。当然,当时我还不能因为天花板的下坠,就判定天花板的后面藏着人,毕竟装饰用木龙骨时间长了之后,偶尔也会发生变形的。但是当我集中精力听那边的动静时,我竟然听到那里有微弱的呼吸声!于是我马上就断定敌人就藏在了那里。于是我便毫不犹豫的开枪了。万幸的是我的判断是正确的,如果当时判断错了,恐怕我们又要出现伤亡了。”

    众人听完赵长枪的话,心中不禁直咧嘴。他们虽然听赵长枪说的简单,其实当时要想快速找到敌人藏身的地方可是太难了!恐怕天下能做到这一点的也就一个赵长枪!

    一帮人正说着,开车的洪亚伦忽然说道:“枪哥,有警察过来了!怎么办?”

    其实不用洪亚伦提醒,其他人也都看到了,只见一队警车正打着爆闪,鸣着警笛朝他们迎头驶来!

    “继续朝前开,注意避让。”赵长枪果断的说道。

    现在天已经亮了,他们当然不敢和岛国警方公然在公路上开战,只能寄希望于这些警察是接到岳南山的通知才赶过来的。如果这些警察是接到那些混混保安才赶过来的,他们肯定会拦下赵长枪等人的大巴车!

    洪亚伦答应一声,驾驶着车子稳稳的朝前开去!

    警察的车队并没有阻拦大巴,直接和大巴擦肩而过!

    看着已经到了他们后方,离他们越来越远的警方车队,众人刚才紧绷的心终于放下来了,看来岳南山的安排奏效了,警方直接放过了赵长枪等人。

    上午八点多,当大巴车开到东京郊区的时候,一个由十几辆车组成的浩大车队径直朝大巴车开来,车队中还夹着两辆救护车,打着爆闪,鸣响着警笛。

    赵长枪看到向他们驶来的车队并没有惊慌,他刚才已经又和岳南山通过话,知道这是岳南山来接他们了。

    洪亚伦按照赵长枪的吩咐将大巴车停到了路边。迎面而来的车队也依次调头,停到了大巴车的前方。

    第一个从车上走下来就是岳南山。他快步跑上大巴,亲眼看到易鹏飞等人的面后,一直高悬的心才彻底放下了。

    “枪哥,这次多亏了你,回来的路上还算顺利吧?”岳南山确认易鹏飞等人都没有生命危险后,才一把抱住赵长枪说道。

    这一次,岳南山虽然没有亲自操枪上阵参加这次营救行动,但是他在家中坐镇,其实更是煎熬。现在终于看到大家平安归来,岂能不兴奋异常!

    “一切顺利!路上碰到一队警车,但是他们并没有找我们的麻烦。”赵长枪说道。

    此时救护车上的医护人员已经上了大巴,开始将伤员一个个的用担架抬到救护车上。

    赵长枪看了看正在将伤员弄到救护车上的医护人员,有些担心的说道:“岳哥,把陆晓红几人交给他们不会有事吧?”

    陆晓红和她的两个同事的身份比较特殊,如果住进普通的医院,恐怕会发生不必要的麻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