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原因很简单,别人不知道她却是知道的,牛有德和自己女儿的关系并不怎么样,甚至可以说是有仇的,血妖杀牛有德的事情她不是不知道,还有正气杂货铺的份子也是自己女儿逼得牛有德让步的。±,

    牛有德两次血洗天街,两次将自己女儿给抓了,甚至还当众逼得自己女儿跪下了,照她皇甫端容的想法,这牛有德若不是顾忌群英会的背景,只怕早就对自己女儿下杀手了,怎么可能和自己女儿搅和在一起。

    放在之前,她是做梦都不会把这两人给联想到一块,然而事实却是这么的出人意料,眼前的一幕让她倍受打击,这对狗男女的表面工作做的太好了,居然把她这个做娘的都给瞒住了,愣是在她的严密监视下没露出任何马脚。

    现在细想想,也不是一点马脚都没有,接到过下面的禀报,女儿似乎的确有过和牛有德的异常接触,可她没当回事,牛有德是天街掌权的人,在天街经商,明里暗里不接触一下怎么行。

    “牛有德?是你?”皇甫端容失声,惊得撒手松开了女儿连退两步才稳住。

    说到底,打死她也没有往牛有德头上去想过,这对狗男女是仇人啊,居然勾搭在了一起干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这怎么可能?老天呐,要不要这样玩?

    苗毅尴尬地挠了挠鼻头,拱手道:“皇甫大掌柜!”

    “闭嘴!”皇甫端容惊斥一声,在那一个劲地摇头,她想到过任何一种可能。就是没想到过‘奸夫’居然是这家伙。

    这家伙不是被关进了荒古死地刑罚一千年吗?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会和自己女儿勾搭在了一起?

    哦!她明白了,算算时间。应该是刑满释放了。

    这一瞬间,她突然一切都清楚了。怪不得这么多年查不到‘奸夫’是谁,王八蛋!这‘奸夫’犯了事被天庭关押进了荒古死地,自己女儿根本没办法和这‘奸夫’见面,自己能查到才怪了!

    一千年之前为什么查不到?她早就察觉到女儿有可能破了身。

    因为这‘奸夫’调离了天街,调去了天庭近卫军左督卫任职,中间有什么偶尔联系怕是难以发现,毕竟她也不可能一直像这次一样监视的密不透风般监视自己女儿。

    那再之前的几千年这‘奸夫’在天街任职的时候为什么也查不到?这么长的时间不可能一点马脚都不漏,这一点她想不通!

    不过她很快想到了一个可能,这件事别人不敢做。执掌天街大权的人怕是有那胆子敢做的!她盯着苗毅咬牙切齿道:“你是不是在天街挖了地道直通群英会馆内?”

    苗毅下意识看向皇甫君媃,后者微微摇头,表示自己没有泄露。

    汗!这也能猜到?苗毅心虚不已,又摸了摸鼻子,尴尬道:“地道已经填掉了。”

    晕!皇甫端容抬手一抚额头,身形虚晃,有点晕,感情还真是挖了地道直通,好大的胆子。竟敢在天街下面挖地道,怪不得自己始终查不到,敢情这一对‘足不出户’就能把事情给办了。

    胸脯一阵急促起伏后,低头慢慢走到女儿跟前的皇甫端容突然抬头。突然出手,“啪”一记清脆响亮耳光甩出,打得皇甫君媃连退几步捂住脸。差点没倒地,幸好苗毅闪来扶住了。

    皇甫君媃捂着脸咬着嘴唇不语。苗毅却是沉声道:“男欢女爱不过常事,大掌柜也是过来人。何故如此不通情理动手打人?”

    “我们家的事不要你管!”皇甫端容几乎是指着苗毅鼻子吼出来的,挥手一指,“给我滚一边去!”

    皇甫君媃放下捂脸的手,默默推了苗毅一下,苗毅不肯放开她,她又反复推了几次。

    苗毅最终慢慢退开到了一旁,不过嘴中却警告道:“有话好好说,她毕竟是你的女儿,有什么事冲我来,没必要打她。”

    皇甫端容不再理他,而是指着自己女儿,一副发指的神情,“你是不是疯了?你找男人,娘没意见,可你找什么人不好,为什么偏偏找他?你难道不知道自己的背景吗?你难道不知道他的身份吗?你难道不知道皇甫家的人嫁娶一般不碰什么人吗?群英会什么性质你不会不知道,天庭那些大员放任我们的存在是因为我们划清了底线,也明白我们的背景所以不想招惹我们,可我们一旦把手伸向官方触及了某些人的利益,那些大员们立马会把群英会这只‘爪子’给斩断!他不但是天庭官员,还是左督卫的官员,左督卫是干什么的?那是天帝近卫,不经上报,群英会就敢把手伸进近卫军,还隐瞒了这么多年,一旦事发,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你是不是想拉整个皇甫家族跟着你陪葬?你说你是不是疯了!”

    皇甫君媃眼泛泪光,“娘,当年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还没有加入天庭,否则女儿断然不会跟他在一起,后面的事情实在是谁也想不到,再后悔也晚了!”

    “什么?”皇甫端容惊住了,没想到女儿和这王八蛋偷偷摸摸的时间比自己发觉的还要早,“他还没入天庭你们就在一起了?什么时候的事?”

    皇甫君媃戚戚然低声道:“群英会拿下正气杂货铺的份子之前不久。”

    “什么?”皇甫端容摇头,她不相信,“胡说八道!你那时在帮血妖除掉他,你要杀他,他也想杀了你,正是要死要活的时候,你们还有心思干这种事?”

    皇甫君媃:“女儿也不知道是为什么,那时稀里糊涂就发生了关系。”

    不行!皇甫端容实在是有点难以接受,有种眩晕的感觉,慢慢晃到一旁,扶着椅子缓缓坐下。

    见母亲状态有异,皇甫君媃赶紧上前来扶一把,皇甫端容却不领情,一把推开了她,靠在椅子上抚着额头大口喘气,差点没把她给憋死。

    她实在是想不通了,一对要死要活的仇人,恨对方还来不及,怎么可能那样?完全不是正常人能干出的事情!

    好不容易缓过气来了,皇甫端容也渐渐清醒了过来,她也是从未嫁之身过来的,明白那个时候的女人,感情上根本不能以理智来划分。她用力摇了摇头,让自己接受了这个现实,又咬牙切齿道:“既然如此,既然当时已经那样了,你为什么不告诉娘,为什么不趁他那时还没有加入天庭把事情告诉我?那时你们两个完全可以顺理成章结合在一起,何至于弄成现在这样?”

    皇甫君媃:“他不愿入赘,难道还要女儿低三下四求他不成。”

    一旁的苗毅真的太尴尬了,这事想想,其实错真的在自己身上,他现在也搞不清自己当时是一种什么心态,就那么强行把皇甫君媃给办了。当然,有一点他也狐疑,皇甫君媃当时为什么没有反抗?凭他当时的修为可没有用强的资格,只依稀记得当时捉住皇甫君媃的手后,之后的一切就彻底稀里糊涂了…

    啪!皇甫端容一拍扶手,怒声道:“他坏了你的清白,你告诉了娘,由得他不愿意入赘吗?拖到现在拖成了这样算怎么回事?他已经爬到了左督卫黑龙司总镇的位置上,而且现在镇守的还是天宫御园,拱卫的是陛下和一群娘娘的安危,群英会暗中勾结如此重要值守位置上的近卫军总镇,已经把手伸到了陛下的眼皮子底下,把手插到了陛下的身边,还私自隐瞒了几千年,谁都要怀疑群英会究竟想干什么?而这混蛋碰巧还在陛下的迎亲仪式上捣过乱,为什么这么巧?一旦事情爆发出来,就连嬴天王也会盯到我们头上来,介时皇甫家族百口莫辩,解释的清楚吗?你说的原因连娘都不相信,你认为陛下会相信这解释吗?你认为陛下需要相信吗?一旦有所怀疑,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宁可杀错不可放过?群英会换谁执掌都是执掌,上面是断然不会容忍下面的鹰犬不受控制反咬的!”

    她实在是快气疯了,也顾不得苗毅这个外人在,将群英会的底细也直接抖了出来。

    皇甫君媃泫然欲泣,苗毅干咳道:“大掌柜,我们不是不知道这个,正因为知道所以才不敢公开!”

    “放屁!你给我闭嘴!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不是你色胆包天的话,我就不信我女儿会如此不知轻重!”皇甫端容挥手一指,破口大骂。

    苗毅心虚,这种事情被对方给撞破了,加上对方的身份,他还有什么底气反驳,自然是讪讪闭嘴了。

    皇甫端容骂完苗毅又指着女儿痛声道:“你傻呀!就算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你没这些背景上的麻烦,你找什么人不好,为什么要找他呀!这种一天到晚惹祸、生怕风头出不够的人,迟早要死于非命,你和他纠缠在一起干什么呀?”说着,脸上闪过决然神色,慢慢站了起来,沉声道:“媃媃,你要知道,你和他是不可能的,天庭的是是非非他已经卷入的太深了,就算他现在想退出天庭也来不及了,先不说天庭会不会放他离开,也不说我们群英会能不能收他,就算收了他也保不住他,他一旦没了左督卫的庇护,嬴家根本就不会放过他!”(未完待续……)

第1351章    第1351章

    败了!

    堂堂刀尊,居然就这么干脆地败在了混蚕老道的手里。

    恐怖!

    所有人都是脸色为之大变。

    “看来这么多年不出,这混蚕老道的实力膨胀得超乎了我等的意料了!”剑祖也是心中多了一丝波澜。

    要知道,剑祖的实力虽然极强,可他也绝对不敢自信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击败刀尊。

    “是啊,这下子麻烦了!”莲尊也是柳眉一蹩,目光中多了一丝心悸,“只是这次如果不把混蚕老祖打服或封印,那以后会更加地危险了!”

    这会儿,莲尊也不说打杀混蚕老祖的话了。

    毕竟,对方的实力摆在那里。

    在场的所有圣尊联手,顶多也只能封印对方,而无法灭了他。

    鸿钧道祖深深地看了远处的混蚕老道一眼,道:“动手吧,这次必须冻结或封印他。不然,以他的个性,绝对睚眦必报。”

    剑祖、莲尊双双点头。

    “混蚕,我来会会你——”没有犹豫,剑祖也是心中战意狂飙,身形一闪,向混蚕老祖冲去。而中途,他手中多了一柄神威耀耀的紫色古剑,“剑之道、五蕴神雷剑阵。极杀——”

    “轰隆……”

    话音一落,混沌之中,陡然雷光狂暴起来。

    至强的雷音,从四面八方回响。

    一道道恐怖的雷电从混沌之中凝结而出。

    五彩神雷一道道汇合,形成璀璨之极的雷霆光剑剑阵,笼罩混蚕老道。

    “轰——”

    雷音滚滚,剑气纵横。

    剑祖的一剑,已达到整个仙界最巅峰的状态。

    五蕴神雷融于剑阵之中,陡然把整个剑阵的威力提升了几百万倍不止!

    “剑祖?”

    混蚕老祖目光陡然一凝,接着森然而笑:“桀桀,刀尊战败,没想到剑祖出击。那就陪你玩玩——”

    玩玩?

    如果是别人,几乎要被气傻。

    可是。剑祖此时,已达到了外物无法影响到的绝佳状态。在他的引导下,五蕴神雷剑阵,带着毁灭天地苍穹的无上伟力。霸道降世。

    “蚕食圣道。黑洞燎原……”混蚕老祖冷声大喝。

    瞬息之间,一个巨大的黑洞陡然出现。

    接着,一生二、二生四、四生八……以至无穷无尽!

    几乎在圣识涌动的瞬间,便有无穷无尽的黑洞如一张张恐怖而诡异的大嘴,纷纷向这那[五蕴神雷光剑阵]迎了上去。

    “滋滋……”

    “啪啪……”

    ……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

    那威力巨大的惊人的五蕴神雷光剑阵。居然被那无穷无尽的黑洞,一步步蚕食,并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吞了个干干净净。

    蚕食圣道,亦是吞噬大道!

    这混蚕老道,更有一个响诸天万界的外号——黑洞圣尊!

    是的!

    他修的正是吞噬大道,而且已把吞噬大道修炼到大成境界。

    如果时间允许,如果机缘足够,他要证道圣神,飞升圣神界也是铁板钉钉的事。

    看着自己的黑洞燎原之术轻松地灭了对方的五蕴神雷光剑阵,混蚕老祖顿时越发张狂。大笑起来:“哈哈,剑祖,你还有什么大招,便尽量放出来……”

    “如你所愿——”

    剑祖脸色平静,手中紫色古剑顿时震荡起来。

    接着,无数宇宙的先天至宝级以上的宝剑,也似乎受到了莫名的吸引与召唤。

    “嗡嗡嗡……”

    混沌之中的空间也是诡异地震动起来。

    接着,让所有人惊奇的场景出现!

    一道道璀璨而耀眼的剑光诡异地破开虚空,在混沌中绽放爆开来,让所有圣人乃至圣尊都觉得眼前豁然一亮。

    “咻咻咻……”

    在众圣惊骇的目光中。混沌中的虚空砰的一声,碎裂一个大型黑洞,四周的一切彻底坍塌。

    一道道超卓的先天至宝级的超级宝剑,迅速从这巨型黑洞中蜂拥而出。仿佛它们都受到了剑之圣皇的召唤一般。

    强!

    强得变态!

    这得是多么逆天的技能?

    居然一瞬间召唤出了这么多实质性的超级宝剑?

    冷汗就那样顺着众圣的额头流了下来,眼看着身前的无数先天至宝级以上的宝剑,不少人心中一阵心悸。

    太恐怖了!

    这岂不表示剑祖,能随时随地把他们的剑也召唤而出?

    要知道,众圣的眼力都不弱,都能发现。这被召唤而来的先天至宝以上的宝剑,都有其他灵魂烙印的存在。

    也就是说,这些超级宝剑都是有主人的!

    而剑祖居然能把这些早已认主的超级宝剑强行召唤而至?

    这是何等的能力?

    “我靠,如果我也能拥有这等能力,只怕能组成更恐怖的随身剑阵……”

    看着这一幕,就是吕重也被惊呆了,咽喉更是咕嘟咕嘟地吞咽着大量的口水。

    强!

    这才是真正的强者!

    “混蚕,今天就让你领教一下最近这上亿年来我所领悟的一招,希望你能接下——”

    混沌之中,剑祖的语气也多了一丝傲然与极端的自信!

    没有足够的自信,是绝对释放不出更恐怖的一招!

    这时候,剑祖整个人气势提升了近万倍。

    似乎整个混沌都在他的操控之下了!

    真有一种他即混沌,混沌就是他的即视感!

    “那我倒要看看你这家伙能玩出多大的把戏——”混蚕老祖冷笑一声,声音依旧狂妄十足。

    不过,混蚕老祖也不是真的狂妄。

    在表面上对剑祖的攻击表示不屑,可在心里,他也把剑祖的威胁提升到了一个高度。

    “大寂灭万剑阵,叠字斩——”

    剑祖冷声长啸,顿时无数先天至宝级的宝剑,任由他心神操作控,按照一定的阵势排列,猛地轰出一出。

    这一击轰出。万剑威力叠力合流,化为惊天一斩。

    “轰轰轰……”

    一声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猛的从剑祖所在的方向产生。

    众圣视线远眺,就见到剑祖挥手之下,万剑合一。形成至强的一剑斩下。

    前方的混沌气流与混沌金属、天体,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崩塌、爆碎,搅起漫天的烟尘,几乎遮笼了方圆几十亿公里。

    这一剑,恐怖至斯!

    而且。观战的众圣更是骇然地发现,一阵阵诡异之极的剧烈震动以剑祖为中心,向四面八方辐射开来。

    亿万公里之内的混沌,直接被清理了一片。

    其剑阵摧枯拉朽地把四周的一切能量、物质都绞成了粉末。

    就算最为坚硬的一些混沌中的天体与金属,也是裂开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缝,再粉碎掉。

    那些各异的混沌气流等全都开始纷纷倒塌,被排斥、引爆、轰炸!

    此时此刻,这一剑最强的攻击,却是直接向混蚕老祖冲击而去。

    整个混沌都似乎开始在分崩离析!

    虚空混沌之中,到处烟尘滚滚。碎石飞射,方圆亿万公里之内已经没有一片安全的地方。

    “太强了,剑祖不愧为剑祖。这一剑,已几乎要破开混沌了。我们快退——”

    “是啊,从来没有想到,剑祖居然能操控诸天万剑。更能召唤其他人的先天至宝级以上的宝剑战斗……”

    “太厉害了,这一击居然凝聚了上万件先天至宝级的宝剑的威力,也不知混蚕老祖能不能接得下……”

    ……

    不少圣人一边震惊、一边议论。同时,于骇然中狂退。

    “轰——”

    眼看着那至强至猛的一剑,已把前方所有的空间疯狂地撕扯、轰碎。并向着自己攻击而来。混蚕老祖的脸上也难得地闪过一片凝重。

    “大虚无至上黑洞之斗转星移……”

    一声狂暴的声音响起,却见混蚕老祖张嘴猛然发出一声惊动混沌的巨大怒吼。

    瞬间,一个巨大之极的超级黑洞突然间从半空中出现,化为一片黑漆漆的超级巨嘴笼罩虚空。遮笼了整片苍穹。

    猝不及防之下,剑祖的那一记大寂灭剑,裹带着上件法宝的威能,一下子冲入其中。

    吞!

    吞!

    吞!

    巨大黑洞,疯狂地吞噬一切!

    其胃口之大,简直出乎众圣与剑祖的想像。

    “嗡嗡嗡……”

    只不过。这次的雷霆一击,可是凝聚了过万件先天至宝级宝剑的威能,这使得正强行吞噬这雷霆一剑的巨型黑洞最慢有些疯狂地颤动,甚至发现了诡异的蜂鸣声。

    眼看着这超巨型黑洞马上就要被恐怖的剑能撑抱,可它还是一直坚持着。

    而这时候,之前一直一脸凝重的混蚕老道脸色也轻松下来,紧接着,他再次冷笑,“桀桀,斗转星移之还施彼身——”

    随着混蚕老祖话音一落:

    “轰……”

    又是一个超巨型空间洞窟出现。

    黑洞坚立一面的白洞!

    如果黑洞是疯狂向内吞噬其他能量与物质,那么,白洞就是向外喷射能量与物质。

    这黑洞与白洞,一反一正。

    组合在一起,却形成了真正的以彼之身,还施彼道的神通!

    “小心!”

    莲尊顿时心中一急,对着剑祖传音示警。

    “白洞,居然出现白洞了?我靠,这混蚕老祖的吞噬圣道,已达到了物板必返、阴极阳生的地步了?”

    “太厉害了,白洞啊,这可是传说境界才能达到了……”

    “这小子,剑祖要麻烦了……”

    ……

    此时周围观战的圣人也都发现了混蚕老祖释放的这一招,不由俱都惊奇起来。

    “轰隆,轰隆……”

    正当众圣惊奇的时候,一连串震动天地的巨大爆响突然从前方的战场响起。

    却是混蚕老祖借用了剑祖的大寂灭一剑,反而还给了对方。

    而且,经过超级黑洞与超级白洞的加持,这凝聚了无穷先天至宝级宝剑而发出的大寂灭剑式,其威力居然反而还提升了三四成。

    这时候,这一剑赫然已与剑祖面前的成千上万件先天至宝级的宝剑轰在了一起。

    “轰隆隆……”

    这恐怖的能量爆炸,仿佛千万道雷霆在瞬间于人的耳边炸开,让所有人都几乎在刹那间有失聪的感觉。

    甚至于有几个修为稍弱的圣人开始从耳朵、鼻子、双眼、嘴巴内溢出鲜红的血迹。

    恐惧!

    骇然!

    众圣第一次发现,原来圣尊级强者的战斗会恐怖至斯!

    原本从没见过圣尊出手的圣人,有不少对圣尊都没有太多的敬畏。

    可现在,所有人都是心中一突:圣尊绝对不能得罪!

    “轰隆隆……”

    压下心中的震惊与骇然,不少圣人将目光向着前方看去,就见到方圆无数万亿公里的范围内的空间,都像是煮沸的开水一样剧烈的翻腾起来,整个混沌都有沸腾!

    大家明显地可以看到一道璀璨之极的超级剑光从白洞中轰出,把那些由无穷先天至宝级宝剑组成的剑阵给打散、摧毁。

    这些先天至宝级的宝剑,承受了更强的大寂灭剑之攻击,也有不少宝剑在这等恐怖的能量冲击下纷纷爆炸,碎裂的剑屑四散暴射,形成一片遮天蔽日的金属子弹风暴,向四面八方激射。

    而且,经过超级黑洞与超级白洞的加持,这凝聚了无穷先天至宝级宝剑而发出的大寂灭剑式,其威力居然反而还提升了三四成。

    这时候,这一剑赫然已与剑祖面前的成千上万件先天至宝级的宝剑轰在了一起。

    “轰隆隆……”

    这恐怖的能量爆炸,仿佛千万道雷霆在瞬间于人的耳边炸开,让所有人都几乎在刹那间有失聪的感觉。

    甚至于有几个修为稍弱的圣人开始从耳朵、鼻子、双眼、嘴巴内溢出鲜红的血迹。

    恐惧!

    骇然!

    众圣第一次发现,原来圣尊级强者的战斗会恐怖至斯!

    原本从没见过圣尊出手的圣人,有不少对圣尊都没有太多的敬畏。

    可现在,所有人都是心中一突:圣尊绝对不能得罪!

    “轰隆隆……”

    压下心中的震惊与骇然,不少圣人将目光向着前方看去,就见到方圆无数万亿公里的范围内的空间,都像是煮沸的开水一样剧烈的翻腾起来,整个混沌都有沸腾!

    大家明显地可以看到一道璀璨之极的超级剑光从白洞中轰出,把那些由无穷先天至宝级宝剑组成的剑阵给打散、摧毁。

    这些先天至宝级的宝剑,承受了更强的大寂灭剑之攻击,也有不少宝剑在这等恐怖的能量冲击下纷纷爆炸,碎裂的剑屑四散暴射,形成一片遮天蔽日的金属子弹风暴,向四面八方激射。(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