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然,娶了寇家女儿也的确是有一定的保障,这个毋庸置疑,可苗毅压根就不想沾这个光。介入寇家过深身在寇家那种环境中的话,他的底细很容易暴露,他的底细一旦让寇家知道了,只怕第一个怕受牵连要灭他口的人就是寇家,被六圣出卖过的他很难相信寇家那么大的家业会为了保他而不惜一切!

    苗毅怔怔看着一脸期待的寇文蓝,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和寇文蓝的交情归交情,寇文蓝的为人也的确还算不错,可他也没有忘记寇文蓝和他的交情一开始是怎么建立起来的,那是他被逼无奈将正气杂货铺两成份子交出去换来的。

    他也没有忘记当初去无生之地考核的事,寇文蓝为了在家族内部立足,逼得他苗毅等人去拼命的情形,不能拿出成绩给寇文蓝一个交代的话,寇文蓝已经事先言明,回来后谁都别想好过,压根没任何商量的余地!

    有些事情一码归一码,可若是让苗毅相信寇文蓝不惜把妹妹嫁给他纯粹是为他苗毅考虑,那他苗毅只能是呵呵两声了,能信么?

    若是燕北虹和阎修这样说,他苗毅也许就信了。退一步说,有云知秋在,他也不可能接这门亲事,寇家女儿哪有做妾的道理,就算愿意做妾,只怕寇家也不会让云知秋活太久,只要娶了寇家女儿,云知秋的下场就算不死也迟早要和他分开,谁压在寇家女儿头上谁就没好下场!

    有些时候为了某些事情寇家也许会牺牲儿女来谋取利益,但一些起码的保障还是会给予的,这世道放在哪个豪门都是一样的,没理由寇家会例外愿意做小。

    愣怔了一会儿,脑中百转千回的苗毅偏头看了眼茅草亭子里抚琴的寇文紫。不禁苦笑道:“寇兄的好意我心领了,但牛某有自知之明,实在配不上令妹!”

    “此言差矣!”寇文蓝正色道:“何来配不上一说?牛兄固然非豪门出身,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哪个豪门又天生就是豪门的?我爷爷他们,四大天王哪个不是起于微末?自古英雄出草莽,牛兄名扬天下,乃世知英雄,百万大军中三进三出的威名舍妹常常夸赞,说男儿当如牛兄这般。又怎么会配不上小妹?莫非牛兄是在担心我家里面不同意?如果是担心这个,那就没必要了,我父母皆是开明之人,我爷爷最是欣赏青年俊杰,只要牛兄点头答应,剩下的不用牛兄操心,一切包在我身上,准保帮你撮合成!”

    苗毅尴尬摆手,“寇兄美意,牛某真的受不起。这事真的不合适!”

    寇文蓝又道:“可是担心左督卫那边?你放心,只要你俩的亲事一定下,便是顺理成章将你调出来的借口。”

    苗毅忙道:“不是这个。是牛某真的配不上令妹。”

    寇文蓝心中有些着急,父亲说的没错的,若真要将寇家女儿下嫁给牛有德的话,那真不如是他自己的妹妹下嫁,有个得爷爷看中的妹夫,将来对他的助力太大了!

    说白了,对他来说,苗毅对偌大个寇家来说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爷爷寇天王对他寇文蓝的态度!

    遂追问:“牛兄可是看不上舍妹?”

    “没有没有!”苗毅赶紧摆手否认,他哪有资格看不上寇文紫,让人听了还不得笑掉大牙,叹道:“令妹乃是金枝玉叶,更精通琴棋书画,乃是高雅之人,牛某不过一粗人,配不上。真的配不上。”

    “这可不是理由,高雅和琴棋书画能当饭吃还是能当修炼资源?难道小妹嫁人都得挑会琴棋书画的不成?”寇文蓝又追问道:“听说你那小妾飞红有着绝色姿容,世间罕见,可是看惯了漂亮的,觉得小妹的姿色难入你法眼?”

    “不是不是。寇姑娘已经是国色天香,牛某多看两眼都怕亵渎。哪敢嫌弃!”苗毅有些哭笑不得地摆手,到了他这个地步的人看重的哪会是这个。

    当然,若说玩玩,他肯定也挑漂亮的玩,可关键是他早已过了这个阶段,早非当年看到街对面豆腐店老李家的女儿有几分姿色便渴求提亲的时候。当年老白有句话是说的没错的,人到了一定地步,美酒佳人只等闲,他苗毅如今不缺女人,也不缺美人,再漂亮的女人对他来说也没什么意义,顶多是勾起他一丝尝鲜的**而已,其他的真没任何感觉。

    见寇文蓝实在是太有‘诚意’了,他不得不语重心长一字一句道:“寇兄,我和令妹真的不合适!终身大事我不想含糊,也不想委屈令妹!”

    话说到这个地步,寇文蓝也沉默了,对方的意思他明白了,自己妹妹和他是不可能了。

    不过他也不会轻易放弃,他毕竟是带着任务来的,能撮合成自己妹妹是最好的,但也不能因为撮合不成就私心废公。

    默默喝了几杯酒后,叹道:“牛兄,我是真的担心嬴家会对你不利,我也是真的希望能帮你一把,和我寇家联姻是帮你渡过危机的最好办法,我觉得你真应该好好考虑一下。这样吧,你既然觉得和我妹妹不合适,我大伯家的二姐文红已经嫁人了就不提了,不过大伯家的四姐文绿和二伯家的五姐文青,都还待字闺中,姿色样貌都不比我妹妹差,性格也比我妹妹温柔,我五姐文青你是接触过的,当知我没有乱说,四姐文绿你没见过若想见见再说的话,我可以帮你安排,怎么样?”

    苗毅差点晕倒,感情除了那个已经出嫁的,寇家这一辈的女儿任自己挑选啊!我苗毅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炙手可热了?哭笑不得道:“我说寇兄,这么大的主意,你家里知道吗?”

    当然知道,不过寇文蓝肯定不会承认,认真道:“你放心,我既然下定了决心帮你,就不会信口开河,只要你觉得合适,我一定尽力帮你撮合成功…我家里的情况我自己清楚,没把握我也不会乱说,成功的可能性非常大,只要你答应,我自有办法保证成功!”

    苗毅狐疑道:“寇兄,你是不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如果是的话,尽管明言,能帮上的我绝不推辞!”

    寇文蓝无语一阵,叹道:“牛兄,不是我有什么事,而是我真的想帮你!”

    苗毅沉默了,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有什么蹊跷,稍作思忖之后,正襟危坐地认真道:“还是那句话,寇兄的好意我心领了,并非牛某不识相,而是有件事我不妨明白告知,牛某已经有了意中人,发过誓,正室发妻非她莫属,不会再考虑其他人!”

    寇文蓝一愣,问道:“是谁?我认识吗?”

    苗毅摇头:“恕我现在不能告知,不过答案很快就会揭晓!”

    话说到这个地步,寇文蓝这媒也做不下去了,如果人家仅仅是不肯说出是谁,那他还会怀疑苗毅是不是托词,如今人家说了答案很快会揭晓,那就不是敷衍,否则就是耍他玩了。

    “既然如此,寇某只好恭喜了,寇某倒想看看是哪个绝代佳人竟然能让牛兄不惜舍去大好前程。”寇文蓝不无可惜地叹了声,最终又摇头道:“不过我也奉上一句,我之前的话牛兄不妨再好好考虑下,如果改变了注意的话,随时可以联系我。”

    “喝酒!”苗毅执壶斟酒,意思是不再提这事了。

    事情没谈成,寇文蓝哪还有什么酒兴,强颜欢笑奉陪了一番算是给苗毅接风洗尘,之后便说有事不便久留,带了妹妹寇文紫离去。可怜寇文紫转了一圈都不知道自己差点被自己亲哥哥给卖了,神情欢悦,貌似还挺高兴的。

    至于苗毅,暂时留在了这座园子里,寇家倒也不至于直接将这园子给扔了,自有天街商会的人回头来接手打理,苗毅只是暂时借用一下。

    小半日后,天色将晚,阎修将附近一带细细勘察了一遍,确认无人后回来禀报。

    苗毅让他藏在了附近的制高点上,防备有人接近,这才摸出星铃联系了皇甫君媃。

    皇甫君媃闻讯欣喜,那冤家终于来了。

    沐浴更衣是首要的事情,之后再易容,悄悄摸出了阁楼,悄悄关闭了防护阵,悄悄翻了后院围墙,离开了群英会馆又将防护大阵给开启了。离开西城区到了东城区,出了东城门,悄悄遁入了东城门外的夜幕山林中。

    一路小心翼翼躲躲藏藏终于来到了那依山傍水的园子,她也有点好奇,这里什么时候修建了一座园子?

    门口也无人看守,一路小心闯入也不见人,直到闯入后面梨园,才见到了茅草亭中端坐慢慢饮茶的苗毅。

    苗毅偏头看来,虽然皇甫君媃有易容,但一看月色下的身影他就知道是谁来了,举了举杯,“喝茶,煮好了茶等你。”

    皇甫君媃身心一松,走入亭中,顺手揭下了面具,露出了俏丽真容,二话不说,直接绕身趴在了苗毅的后背,搂住了苗毅的脖子,埋首在他肩头,一脸欣慰。(未完待续。)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离开地下    最先醒过来的是易鹏飞,到底是二十几年童子功,身体素质不是一般的好。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灭魂社的一个兄弟正在快速的解开他手腕上的绳子。

    “三光子,你怎么来了?”易鹏飞有些奇怪问道,刚刚醒来的他,脑袋还有些发蒙。

    “飞哥,我们来救你了。枪哥亲自带我们来的。”三光子急速的说道。

    易鹏飞一扭头这才看到了旁边正在救人的赵长枪,连忙感激的说道:“枪哥,谢谢你。”

    “少废话,还能走路不?”赵长枪急促的问道。天已经快亮了,他们必须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不然等汽配厂的工人来上班后,他们就走不了。那些工人可都是正常的普通人,赵长枪总不能对他们也大开杀戒。

    “没问题。”易鹏飞说着话,一把推开了扶着他的三光子,然而他刚刚将三光子推开,身子就猛然趔趄了一下,差点一下子栽倒在地!不过易鹏飞到底还是咬牙坚持住了。

    “奶奶的,被吊得的太久了,腿发麻啊。枪哥你放心马上就好。”易鹏飞咬牙说道。

    赵长枪不禁一皱眉,他能看出来,易鹏飞站不稳根本不是因为被吊的太久,腿发麻,而是因为他的身体实在伤的太厉害了,失血也太多。

    c

    赵长枪从身上取出一个塑料包,扔给易鹏飞说道:“吃一点,量不要太大。”

    塑料包里面是赵长枪从大厅外面的制毒工厂随手带来的一包毒品,这东西虽然不能治病,但是绝对能在短时间内让人兴奋起来。只要控制剂量,短时间内不连续服用也不用担心会上瘾。

    易鹏飞知道赵长枪的意思,自己服用一点后,又让灭魂社其他几个兄弟也服用了一点。这毒品的药性的确够霸道,灭魂社七个人服用之后,竟然都能自己站立了。虽然这个方法有点拔苗助长,会对他们的身体造成伤害,但是时间紧迫,赵长枪等人现在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敌人有没有又搬来救兵。他们也没有时间,一趟趟的将大家背出去。

    赵长枪将自己的衬衣脱下来套在了陆晓红的身上,陆晓红暴露在外面的,让人惨不忍睹的前胸终于被遮住了。

    赵长枪的外套之前在车间里从井里往外跳的时候,为了引开敌人,已经扔了,现在只能扒衬衣了。扒掉衬衣之后,赵长枪的身上便只剩下了一件篮球背心。

    “走!”赵长枪亲自背着陆晓红,一马当先朝大厅外面冲去。

    赵玉山就像抗麻袋一样,左肩膀扛着左少卿,右肩膀扛着那名还没有醒过来的警察,两个和赵长枪同来的灭魂社兄弟则搀扶着被救出的其他兄弟,一起朝外走去。

    穿越制毒车间的时候,赵长枪本来还担心那些工人看到他们是来救人的,会骚乱起来,结果那些工人竟然只是木然的忙着他们手中的工作,没有一个人上来央求赵长枪等人将他们救出去,更没有人过来阻拦他们。

    赵长枪心中不禁发出一声哀叹,在左少卿残酷的压迫和摧残下,这些工人几乎已经变成了行尸走肉,他们的脑海中也许除了按时工作,按时休息,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了。精神的极度麻木,已经让他们的智商降低到了可怕的程度,已经让他们早已经失去对自由的期盼和渴望。

    “狗日的,山口组这个制毒车间可真够大的!”易鹏飞一边走,一边低声嘟囔道。

    赵长枪看到易鹏飞正双眼放光的看着这个巨大的制毒工厂,于是马上明白了他心中的想法,说道:“你想将这个厂子变成灭魂社的产业?”

    “嘿嘿,这帮狗日的将老子折磨成这样,还杀了我两名好弟兄。怎么着也得拿出点补偿吧?我敢打赌,如果灭魂社有了这个制毒工厂,实力肯定会增长一大截。到时候此消彼长,山口组的综合实力,就不如灭魂社了。嘿嘿嘿。”

    易鹏飞的确够彪悍的,都这样了,竟然还能笑的出声来。不过当笑容出现在这家伙满是鲜血的脸上时,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那你上去就给岳哥打电话,让他尽快派人来接手这里。现在机井一郎已死,佐佐木成了惊弓之鸟,左少卿又落在我们手中。就算灭魂社趁机拿下这个工厂。想必山口组也不会针对灭魂社发起什么大动作。”赵长枪说道。

    “啊?!机井一郎死了?”易鹏飞和另外几位兄弟简直有些不感相信自己的耳朵。在大家心中,机井一郎老奸巨猾,不但整天好像缩头乌龟一样躲在机井山庄内不出来,身边还有人数众多的近卫队,他怎么能死了呢。

    赵长枪没有给他们过多的解释,只是简单的说道:“死了。被一枪爆头,也算罪有应得了。”

    易鹏飞等人虽然心中好奇,但是也知道这事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的,只能等回去以后再慢慢听大家说了。

    众人快速的穿越制毒工厂,来到电梯间之后,赵玉山将肩膀上的那名警察和左少卿放到了地上。让他们两人歇一会儿。赵玉山像抗麻袋一样将两人抗在肩膀上,他倒是不觉得累,但是被他扛着的左少卿和那名警察可受不了。这可不是一个很让人享受的姿势。

    当大家都进入之后,电梯门自动关闭,载着大家一路向上,直奔地面而去。

    赵玉山看了看坐在电梯地板上大口喘气的左少卿,说道:“我草,这个地下空间可真够大的。左少卿,这不会是山口组自己挖的吧?这得用多长时间才能挖出这样的工程?”

    众人齐刷刷的将目光投向蹲在地上的左少卿,他们心中也正纳闷这个问题呢!山口组就算再牛逼,也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弄出这么大的地下工程吧?这可是地地道道的大手笔!

    左少卿调整了一下呼吸,简单的将这个地下工程的由来告诉了众人。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这个地下工程竟然还真是山口组出资出人挖掘的。不过挖掘的时间可不是现在,而是在二战之后。

    原来,二战后期盟军在岛国的广岛和长崎投下两颗原子弹,彻底的震慑了整个大和民族和他们的天皇陛下。原子弹的威力让他们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这种东西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抗衡的!

    二战之后的冷战时期,各种关于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言论漫天飞舞。岛国虽然是战败国,不能扩充自卫队,但是他们却开始鼓励各种民间组织进行各种战争防御准备。

    山口组就是在那个时候,响应政府的号召,自己出资,自己组织人手挖掘了这个浩大的地下工程。

    后来,岛国政府也没有将山口组挖掘的这个地下工程收归国有。这个地下工程便成了山口组的地盘了。以前,山口组也没有将这个地下空间利用起来。后来,直到九十年代,山口组的新型毒品畅销世界,生意好的爆棚,山口组急需扩大生产规模,所以开始寻找新的厂址。

    而这时候,岛国政府却不断的加大对毒品打击力度,因此他们的新厂址必须十分的隐蔽才行。

    山口组高层经过研究,最后才将视线瞄准了这个废弃了的地下空间。经过整修和扩建之后,建成了现在的地下制毒车间。而左少卿接手这里后,又对这里进行了一番崭新的改造,于是这个地下车间最终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赵长枪正听着左少卿简单的说着地下空间的来历,忽然感到肩膀上一阵冰凉,他回头一看,陆晓红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脑袋有些虚弱的放在他的肩膀上,一行清泪正划过她满是血污的脸,流到赵长枪的肩膀上。

    “你醒了?”

    赵长枪看到陆晓红醒来,连忙惊喜的轻声问道。

    陆晓红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她太虚弱,而且她也不愿对赵长枪说谢谢,救命之恩,岂是一句谢谢就能完事的?而且陆晓红觉得,她和赵长枪之间就不应该说谢谢。

    其实陆晓红已经醒了有一会儿了,当赵长枪背着她穿过地下制毒车间的时候,她就醒了。是赵长枪脊梁上的温暖让她醒了过来。

    当醒来后的陆晓红,发现正背着她往外走的竟然是赵长枪后,她的双眼中顿时便噙满了泪水。陆晓红知道,自己并不是因为自己再次获救而流泪,而是因为赵长枪竟然能不愿万里,远涉重洋跑到岛国来救自己而感动。

    事实上,可能连陆晓红自己都不愿承认,从她被左少卿抓住那一天起,她就盼望着赵长枪能来救她。

    当初,当她的脑海中出现这个念头的时候,她还曾经不断的自责,自己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纯情少女,自己已经是另一个男人的妻子,怎么能在这时候想着赵长枪呢?自己想的应该是自己的丈夫。即便有人来救自己,也应该是自己的丈夫。

    不过当陆晓红这样想的时候,不禁又有些沮丧,自己的男人虽然疼爱自己。但是他毕竟只是一个文职人员啊!他怎么能跑到岛国来救自己?

    如果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来将自己救出去,那这个人必定是赵长枪无疑!赵长枪不仅有这个胆识,也有这份能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