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最先醒过来的是易鹏飞,到底是二十几年童子功,身体素质不是一般的好。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灭魂社的一个兄弟正在快速的解开他手腕上的绳子。

    “三光子,你怎么来了?”易鹏飞有些奇怪问道,刚刚醒来的他,脑袋还有些发蒙。

    “飞哥,我们来救你了。枪哥亲自带我们来的。”三光子急速的说道。

    易鹏飞一扭头这才看到了旁边正在救人的赵长枪,连忙感激的说道:“枪哥,谢谢你。”

    “少废话,还能走路不?”赵长枪急促的问道。天已经快亮了,他们必须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不然等汽配厂的工人来上班后,他们就走不了。那些工人可都是正常的普通人,赵长枪总不能对他们也大开杀戒。

    “没问题。”易鹏飞说着话,一把推开了扶着他的三光子,然而他刚刚将三光子推开,身子就猛然趔趄了一下,差点一下子栽倒在地!不过易鹏飞到底还是咬牙坚持住了。

    “奶奶的,被吊得的太久了,腿发麻啊。枪哥你放心马上就好。”易鹏飞咬牙说道。

    赵长枪不禁一皱眉,他能看出来,易鹏飞站不稳根本不是因为被吊的太久,腿发麻,而是因为他的身体实在伤的太厉害了,失血也太多。

    c

    赵长枪从身上取出一个塑料包,扔给易鹏飞说道:“吃一点,量不要太大。”

    塑料包里面是赵长枪从大厅外面的制毒工厂随手带来的一包毒品,这东西虽然不能治病,但是绝对能在短时间内让人兴奋起来。只要控制剂量,短时间内不连续服用也不用担心会上瘾。

    易鹏飞知道赵长枪的意思,自己服用一点后,又让灭魂社其他几个兄弟也服用了一点。这毒品的药性的确够霸道,灭魂社七个人服用之后,竟然都能自己站立了。虽然这个方法有点拔苗助长,会对他们的身体造成伤害,但是时间紧迫,赵长枪等人现在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敌人有没有又搬来救兵。他们也没有时间,一趟趟的将大家背出去。

    赵长枪将自己的衬衣脱下来套在了陆晓红的身上,陆晓红暴露在外面的,让人惨不忍睹的前胸终于被遮住了。

    赵长枪的外套之前在车间里从井里往外跳的时候,为了引开敌人,已经扔了,现在只能扒衬衣了。扒掉衬衣之后,赵长枪的身上便只剩下了一件篮球背心。

    “走!”赵长枪亲自背着陆晓红,一马当先朝大厅外面冲去。

    赵玉山就像抗麻袋一样,左肩膀扛着左少卿,右肩膀扛着那名还没有醒过来的警察,两个和赵长枪同来的灭魂社兄弟则搀扶着被救出的其他兄弟,一起朝外走去。

    穿越制毒车间的时候,赵长枪本来还担心那些工人看到他们是来救人的,会骚乱起来,结果那些工人竟然只是木然的忙着他们手中的工作,没有一个人上来央求赵长枪等人将他们救出去,更没有人过来阻拦他们。

    赵长枪心中不禁发出一声哀叹,在左少卿残酷的压迫和摧残下,这些工人几乎已经变成了行尸走肉,他们的脑海中也许除了按时工作,按时休息,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了。精神的极度麻木,已经让他们的智商降低到了可怕的程度,已经让他们早已经失去对自由的期盼和渴望。

    “狗日的,山口组这个制毒车间可真够大的!”易鹏飞一边走,一边低声嘟囔道。

    赵长枪看到易鹏飞正双眼放光的看着这个巨大的制毒工厂,于是马上明白了他心中的想法,说道:“你想将这个厂子变成灭魂社的产业?”

    “嘿嘿,这帮狗日的将老子折磨成这样,还杀了我两名好弟兄。怎么着也得拿出点补偿吧?我敢打赌,如果灭魂社有了这个制毒工厂,实力肯定会增长一大截。到时候此消彼长,山口组的综合实力,就不如灭魂社了。嘿嘿嘿。”

    易鹏飞的确够彪悍的,都这样了,竟然还能笑的出声来。不过当笑容出现在这家伙满是鲜血的脸上时,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那你上去就给岳哥打电话,让他尽快派人来接手这里。现在机井一郎已死,佐佐木成了惊弓之鸟,左少卿又落在我们手中。就算灭魂社趁机拿下这个工厂。想必山口组也不会针对灭魂社发起什么大动作。”赵长枪说道。

    “啊?!机井一郎死了?”易鹏飞和另外几位兄弟简直有些不感相信自己的耳朵。在大家心中,机井一郎老奸巨猾,不但整天好像缩头乌龟一样躲在机井山庄内不出来,身边还有人数众多的近卫队,他怎么能死了呢。

    赵长枪没有给他们过多的解释,只是简单的说道:“死了。被一枪爆头,也算罪有应得了。”

    易鹏飞等人虽然心中好奇,但是也知道这事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的,只能等回去以后再慢慢听大家说了。

    众人快速的穿越制毒工厂,来到电梯间之后,赵玉山将肩膀上的那名警察和左少卿放到了地上。让他们两人歇一会儿。赵玉山像抗麻袋一样将两人抗在肩膀上,他倒是不觉得累,但是被他扛着的左少卿和那名警察可受不了。这可不是一个很让人享受的姿势。

    当大家都进入之后,电梯门自动关闭,载着大家一路向上,直奔地面而去。

    赵玉山看了看坐在电梯地板上大口喘气的左少卿,说道:“我草,这个地下空间可真够大的。左少卿,这不会是山口组自己挖的吧?这得用多长时间才能挖出这样的工程?”

    众人齐刷刷的将目光投向蹲在地上的左少卿,他们心中也正纳闷这个问题呢!山口组就算再牛逼,也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弄出这么大的地下工程吧?这可是地地道道的大手笔!

    左少卿调整了一下呼吸,简单的将这个地下工程的由来告诉了众人。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这个地下工程竟然还真是山口组出资出人挖掘的。不过挖掘的时间可不是现在,而是在二战之后。

    原来,二战后期盟军在岛国的广岛和长崎投下两颗原子弹,彻底的震慑了整个大和民族和他们的天皇陛下。原子弹的威力让他们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这种东西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抗衡的!

    二战之后的冷战时期,各种关于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言论漫天飞舞。岛国虽然是战败国,不能扩充自卫队,但是他们却开始鼓励各种民间组织进行各种战争防御准备。

    山口组就是在那个时候,响应政府的号召,自己出资,自己组织人手挖掘了这个浩大的地下工程。

    后来,岛国政府也没有将山口组挖掘的这个地下工程收归国有。这个地下工程便成了山口组的地盘了。以前,山口组也没有将这个地下空间利用起来。后来,直到九十年代,山口组的新型毒品畅销世界,生意好的爆棚,山口组急需扩大生产规模,所以开始寻找新的厂址。

    而这时候,岛国政府却不断的加大对毒品打击力度,因此他们的新厂址必须十分的隐蔽才行。

    山口组高层经过研究,最后才将视线瞄准了这个废弃了的地下空间。经过整修和扩建之后,建成了现在的地下制毒车间。而左少卿接手这里后,又对这里进行了一番崭新的改造,于是这个地下车间最终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赵长枪正听着左少卿简单的说着地下空间的来历,忽然感到肩膀上一阵冰凉,他回头一看,陆晓红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脑袋有些虚弱的放在他的肩膀上,一行清泪正划过她满是血污的脸,流到赵长枪的肩膀上。

    “你醒了?”

    赵长枪看到陆晓红醒来,连忙惊喜的轻声问道。

    陆晓红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她太虚弱,而且她也不愿对赵长枪说谢谢,救命之恩,岂是一句谢谢就能完事的?而且陆晓红觉得,她和赵长枪之间就不应该说谢谢。

    其实陆晓红已经醒了有一会儿了,当赵长枪背着她穿过地下制毒车间的时候,她就醒了。是赵长枪脊梁上的温暖让她醒了过来。

    当醒来后的陆晓红,发现正背着她往外走的竟然是赵长枪后,她的双眼中顿时便噙满了泪水。陆晓红知道,自己并不是因为自己再次获救而流泪,而是因为赵长枪竟然能不愿万里,远涉重洋跑到岛国来救自己而感动。

    事实上,可能连陆晓红自己都不愿承认,从她被左少卿抓住那一天起,她就盼望着赵长枪能来救她。

    当初,当她的脑海中出现这个念头的时候,她还曾经不断的自责,自己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纯情少女,自己已经是另一个男人的妻子,怎么能在这时候想着赵长枪呢?自己想的应该是自己的丈夫。即便有人来救自己,也应该是自己的丈夫。

    不过当陆晓红这样想的时候,不禁又有些沮丧,自己的男人虽然疼爱自己。但是他毕竟只是一个文职人员啊!他怎么能跑到岛国来救自己?

    如果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来将自己救出去,那这个人必定是赵长枪无疑!赵长枪不仅有这个胆识,也有这份能力!

第1349章 抢劫圣尊?    想了好久,吕重最终还是压抑不住心中的那份好奇,果断地在上空的黑洞即将闭合的最后一刹那间钻了进去。@

    只不过,这时候,吕重已完全躲入了[大寂灭珠]之内。

    “轰隆隆……”

    一冲入混沌之中,吕重就感应到了四周那恐怖的混沌气流狂暴无双地冲击着四周的一切。

    遮天蔽日的能量洪流之中,不时地可以看到一些诡异的混沌金属时不时地崩溃开来,被强大的混沌能量冲击得粉碎。

    可就算是是被冲击得粉碎的金属,要是流落到仙界诸天,也会引起无数强者的争夺。

    “滋滋……啪啪……”

    混沌中昏暗之极,可是不同的能量四散冲击,也形成了极为恐怖的声波。

    滚滚雷音仿佛洪流一样向着四周激撞,无穷无尽的能量在呼啸。

    “我的乖乖,这……这就是混沌?”

    大寂灭珠中,吕重震惊地感应四周的一切,稍稍推算了一下,不由全身一哆嗦,“这等恐怖的混沌之中,我虽然能勉强坚持一下,但是以我如今的实力、境界,绝对不可能坚持几天。还好,我现在躲在大寂灭珠之内!”

    吕重在吸收五滴麒麟圣尊的圣血后,肉身境界也达到了可媲美中位先天至宝的水准。

    可是,就算拥有这样强大的肉身强度,吕重也无自信在混沌中坚持三天以上的时间。

    毕竟,吕重本身的能量境界还是偏低了,才上位准圣级别。就算配上一阶圣人的元神之力以及中位先天至宝的肉身。也无法长期于混沌中行走。

    郁闷地摇了摇头。吕重陡然对意识海内的大寂灭珠传音:“小公主。看来,这次只得借助你的力量闯一闯混沌了!”

    寂灭小公主陡然在吕重的脑海中化形而出。自从完全炼化、吞噬了混世魔界,这丫头似乎成长了不少,如今看起来大概有七八岁女童大小了。

    “放心,吕重,有我罩着你,保你无事!”小丫头依旧骄傲无比。

    吕重满意一笑,“呵呵。那我们快快追上去,看一场圣尊间的大战——”

    “没问题!”

    小丫头傲气地伸出手指打了一个响指,动念间,[大寂灭珠]已化为一道黑色光影,极速于混沌中穿梭。

    相比起其他圣人的鬼速,大寂灭在混沌中的速度简直超乎想像地快捷。

    很快,吕重透过[大寂灭珠]主发现不少圣人的踪影。

    甚至,他还发现了一尊熟人的身影!

    朱千手!

    虫圣朱千手的本尊也赶来了。

    “居然是她?”

    吕重双眼精光暴闪,体内杀气腾空。

    还好,他是藏身在[大寂灭珠]内。否则,单就是他泄露的这一丝杀意。就能引起朱千手的注意。

    “我还想着去一趟[玄幽虫域]杀上朱千手的老巢,没想到她居然也赶到这混沌中来了。可惜我在混沌中绝对不是这家伙的对手……”吕重的双眼陡然闪过一丝失望。

    真要是在混沌中与朱千手对上,吕重绝对连朱千手的一招都接不下。

    毕竟,吕重才上位准圣的境界,而朱千手的本尊却是实实在在的六级圣人。

    一旦吕重现身,只怕接不下朱千手攻击而出的一根手指头。

    “嘻嘻,主人,你对付不了这朱千手,但是未必我就对付不了。要不要我帮你?”

    就在吕重失望地收敛自身杀气的时间,大寂珠器灵的声音再次在吕重的意识海中响起。

    吕重顿时双眼放光,“小寂灭,对啊……我怎么忘了你……哈哈,看来这次朱千手这次彻底要悲剧了……”

    不过,这一次,小丫头居然没有直接同意,而是与吕重做起了交易来:“主人,我可以及帮你对付这家伙,不过你得再为我多找一些空间系的极品混沌至宝或道器,不然我可不干……”

    我靠!

    吕重心中郁闷无比,这丫头真当空间系的极品混沌至宝以及道器是想要多少就能出现多少的?

    至现在,吕重遇上的也没有几件呢。

    “丫头,这世上哪有这么多的空间系混沌至宝与道器?要不你尽量感应这些空间系的法宝存在,你主人我必定想方设法帮你弄到手,如何?”吕重开始与[大寂灭珠]打起了商量。

    在吕重的心里,也确实没有把[大寂灭珠]只当成自己的一件宝贝,相反,他是把它当成了自己的朋友与亲人了。这才会平等地与之交流。

    小丫头顿时贼兮兮地笑了,“嘻嘻,主人,这可是你说的。我已经感应到有人身上有一件空间系的极品混沌至宝了,甚至这件宝品有潜力在短时间进化为一品道器。不知你敢不敢帮我弄到手?”

    听了这话,吕重的心里顿时一跳,猛地瞪了她一眼,气道:“丫头,敢情你早已挖好了坑在这里等着坑我了?说吧,到底是哪一个人身上有你看重的空间系重宝。”

    “呃,就是那个,之前被人称为莲尊的唯一女圣尊。”小丫头一说笑,顿时窃笑起来。

    什么?

    吕重顿时觉得脑海中天雷滚滚袭来。

    莲尊!

    这丫头居然要他去谋夺莲尊身上的法宝。

    吕重差点气炸,这可是堂堂可媲美鸿钧老祖的超级圣尊啊。

    他吕重现在连圣人都不是,居然要他去谋取莲尊身上的空间法宝?

    这是要他去找死么?

    想到这里,吕重禁不住伸手在小丫头额头一弹,没好气地道:“你这丫头要玩死我吗?那可是圣尊,我哪里有实力去谋夺这种巅峰境的超级强者?真要去了,绝对是找死!”

    “切,没胆鬼!”小丫头不满地瞥了吕重一眼,撅起了小嘴,道:“不能强抢,可以智取嘛。要知道,已经有三位圣尊陨落在你的手里了!”

    吕重顿时翻了一个白眼,“我晕,那三尊圣人哪里是陨落在我的手里?而是陨落在你、小冰与鸿蒙龙珠的联手之下好不?我可对付不了这种级别的超级高手。再说了,这莲尊身上的功德之力太庞大了,甚至比鸿钧道祖还强大,我可不想招惹这样一尊功德之士。更别说她还是圣尊……”(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停产兄弟的打赏与一直来的支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