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想了好久,吕重最终还是压抑不住心中的那份好奇,果断地在上空的黑洞即将闭合的最后一刹那间钻了进去。@

    只不过,这时候,吕重已完全躲入了[大寂灭珠]之内。

    “轰隆隆……”

    一冲入混沌之中,吕重就感应到了四周那恐怖的混沌气流狂暴无双地冲击着四周的一切。

    遮天蔽日的能量洪流之中,不时地可以看到一些诡异的混沌金属时不时地崩溃开来,被强大的混沌能量冲击得粉碎。

    可就算是是被冲击得粉碎的金属,要是流落到仙界诸天,也会引起无数强者的争夺。

    “滋滋……啪啪……”

    混沌中昏暗之极,可是不同的能量四散冲击,也形成了极为恐怖的声波。

    滚滚雷音仿佛洪流一样向着四周激撞,无穷无尽的能量在呼啸。

    “我的乖乖,这……这就是混沌?”

    大寂灭珠中,吕重震惊地感应四周的一切,稍稍推算了一下,不由全身一哆嗦,“这等恐怖的混沌之中,我虽然能勉强坚持一下,但是以我如今的实力、境界,绝对不可能坚持几天。还好,我现在躲在大寂灭珠之内!”

    吕重在吸收五滴麒麟圣尊的圣血后,肉身境界也达到了可媲美中位先天至宝的水准。

    可是,就算拥有这样强大的肉身强度,吕重也无自信在混沌中坚持三天以上的时间。

    毕竟,吕重本身的能量境界还是偏低了,才上位准圣级别。就算配上一阶圣人的元神之力以及中位先天至宝的肉身。也无法长期于混沌中行走。

    郁闷地摇了摇头。吕重陡然对意识海内的大寂灭珠传音:“小公主。看来,这次只得借助你的力量闯一闯混沌了!”

    寂灭小公主陡然在吕重的脑海中化形而出。自从完全炼化、吞噬了混世魔界,这丫头似乎成长了不少,如今看起来大概有七八岁女童大小了。

    “放心,吕重,有我罩着你,保你无事!”小丫头依旧骄傲无比。

    吕重满意一笑,“呵呵。那我们快快追上去,看一场圣尊间的大战——”

    “没问题!”

    小丫头傲气地伸出手指打了一个响指,动念间,[大寂灭珠]已化为一道黑色光影,极速于混沌中穿梭。

    相比起其他圣人的鬼速,大寂灭在混沌中的速度简直超乎想像地快捷。

    很快,吕重透过[大寂灭珠]主发现不少圣人的踪影。

    甚至,他还发现了一尊熟人的身影!

    朱千手!

    虫圣朱千手的本尊也赶来了。

    “居然是她?”

    吕重双眼精光暴闪,体内杀气腾空。

    还好,他是藏身在[大寂灭珠]内。否则,单就是他泄露的这一丝杀意。就能引起朱千手的注意。

    “我还想着去一趟[玄幽虫域]杀上朱千手的老巢,没想到她居然也赶到这混沌中来了。可惜我在混沌中绝对不是这家伙的对手……”吕重的双眼陡然闪过一丝失望。

    真要是在混沌中与朱千手对上,吕重绝对连朱千手的一招都接不下。

    毕竟,吕重才上位准圣的境界,而朱千手的本尊却是实实在在的六级圣人。

    一旦吕重现身,只怕接不下朱千手攻击而出的一根手指头。

    “嘻嘻,主人,你对付不了这朱千手,但是未必我就对付不了。要不要我帮你?”

    就在吕重失望地收敛自身杀气的时间,大寂珠器灵的声音再次在吕重的意识海中响起。

    吕重顿时双眼放光,“小寂灭,对啊……我怎么忘了你……哈哈,看来这次朱千手这次彻底要悲剧了……”

    不过,这一次,小丫头居然没有直接同意,而是与吕重做起了交易来:“主人,我可以及帮你对付这家伙,不过你得再为我多找一些空间系的极品混沌至宝或道器,不然我可不干……”

    我靠!

    吕重心中郁闷无比,这丫头真当空间系的极品混沌至宝以及道器是想要多少就能出现多少的?

    至现在,吕重遇上的也没有几件呢。

    “丫头,这世上哪有这么多的空间系混沌至宝与道器?要不你尽量感应这些空间系的法宝存在,你主人我必定想方设法帮你弄到手,如何?”吕重开始与[大寂灭珠]打起了商量。

    在吕重的心里,也确实没有把[大寂灭珠]只当成自己的一件宝贝,相反,他是把它当成了自己的朋友与亲人了。这才会平等地与之交流。

    小丫头顿时贼兮兮地笑了,“嘻嘻,主人,这可是你说的。我已经感应到有人身上有一件空间系的极品混沌至宝了,甚至这件宝品有潜力在短时间进化为一品道器。不知你敢不敢帮我弄到手?”

    听了这话,吕重的心里顿时一跳,猛地瞪了她一眼,气道:“丫头,敢情你早已挖好了坑在这里等着坑我了?说吧,到底是哪一个人身上有你看重的空间系重宝。”

    “呃,就是那个,之前被人称为莲尊的唯一女圣尊。”小丫头一说笑,顿时窃笑起来。

    什么?

    吕重顿时觉得脑海中天雷滚滚袭来。

    莲尊!

    这丫头居然要他去谋夺莲尊身上的法宝。

    吕重差点气炸,这可是堂堂可媲美鸿钧老祖的超级圣尊啊。

    他吕重现在连圣人都不是,居然要他去谋取莲尊身上的空间法宝?

    这是要他去找死么?

    想到这里,吕重禁不住伸手在小丫头额头一弹,没好气地道:“你这丫头要玩死我吗?那可是圣尊,我哪里有实力去谋夺这种巅峰境的超级强者?真要去了,绝对是找死!”

    “切,没胆鬼!”小丫头不满地瞥了吕重一眼,撅起了小嘴,道:“不能强抢,可以智取嘛。要知道,已经有三位圣尊陨落在你的手里了!”

    吕重顿时翻了一个白眼,“我晕,那三尊圣人哪里是陨落在我的手里?而是陨落在你、小冰与鸿蒙龙珠的联手之下好不?我可对付不了这种级别的超级高手。再说了,这莲尊身上的功德之力太庞大了,甚至比鸿钧道祖还强大,我可不想招惹这样一尊功德之士。更别说她还是圣尊……”(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停产兄弟的打赏与一直来的支持!

第一五零七章 梨园媒事    之所以说是寇文紫主动愿意跟来的,纯粹是寇文紫自己糊里糊涂被设计了都不知道,家里人太了解她了,有机会出去玩的话,她不主动缠上才怪了,稍微透露点风声就能把她给钓上钩。

    说白了,就是此来究竟是为何寇文紫压根是一点都不知道,傻瓜一样被卖了都不知道。

    而唯一的不足就是寇文紫的性格有点跳脱,寇家最小的一个女儿嘛,平常被家族的人娇惯了一点也正常。所以寇文蓝一路上包括来了这里后都一再叮嘱,要淑女!要淑女!

    此时的训斥就是怕寇文紫误事,一旦让牛有德讨厌了,一番心血岂不是白费了。

    其实寇文蓝挺不愿干这种事情的,心里感觉腻味,可是没办法,首先是爷爷点头的事情,其次是出生在这样的家族也有些身不由己,不上则下,有能者居之,就这么简单!只问你一句愿不愿在家族里抬不起头来,若不愿意就努力吧!

    被训,寇文紫本想驳斥两句,不过想到哥哥许下的好处,嘴角撇了撇,默不吭声装乖乖女受了责。

    “无妨!”苗毅倒是呵呵一笑,压根没当回事,凭自己和寇文蓝的交情,凭寇文蓝帮了自己那么多回,他还不至于跟寇文蓝的妹妹计较这个,大户人家的儿女有点眼高于顶可以理解。

    见他真的不在意,寇文蓝侧身让路,伸手相请:“牛兄,里面聊。”

    苗毅点头,与之并肩而入。

    寇文紫对着他后背撅了撅嘴,不过注意力很快放到了后面跟着的阎修身上,有点好奇地打量阎修那张‘死人脸’,发现苗毅的随从长的让人发寒。

    入了内里庭院,石径小路两旁满园芬芳,都是催开的一树树雪白梨花,行走在雅境之中,真是令人满目清爽。比身置那些奇花异草当中更轻松自在。

    苗毅左右看看,颇为好奇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以前这个位置好像没有建筑吧?”他在天元星掌权多年,天街周围的地形他自然是清楚的。

    寇文蓝随口道:“牛兄既然不愿去城里落脚。我便命人临时修建了一个落脚的地方。”

    他其实也不想在城里谈那种事情,被人听见了丢不起那人,苗毅不愿去城里正合他意,而临时修建这座园子也是为了显得郑重,其次是另有安排。

    置于苗毅。他不想入城是不想惊动伏青他们,伏青等在嬴九光的地盘上,他把嬴家得罪的太狠了,不想和伏青走的太近给伏青他们惹麻烦。另就是和皇甫君媃在城里幽会的话容易露馅,还是外面妥当点。

    总之可以说都是各怀鬼胎,所以苗毅下意识看了寇文蓝一眼,临时修建了一座园子?给自己接风洗尘不用这么煞有其事吧,看来是真有什么事情。

    梨花园中,落英缤纷,茅庐三两错落。两人结伴入了最大一座茅草亭,早有仆人在内摆放好了酒菜,束手立在一旁。

    “请!”寇文蓝伸手请坐,自己也落座后,偏头一旁道:“你们都退下。”

    几名仆人赶紧离开了,而他随后又盯向了阎修。

    要屏退左右,看来的确是有什么事要谈!心领神会的苗毅也对阎修偏了偏头,阎修立刻退下,守在了内院门口背对这边。

    寇文紫大大方方参与其中也坐下了,谁知寇文蓝下巴一甩道:“哥和牛兄有事谈。那边亭子里的琴台上摆了琴,去露上一手给我们助助兴。”

    寇文紫顿时瞪大了美目,寇文紫立马回以意味深长的眼神。

    一想到哥哥许诺的好处,寇文紫银牙暗咬。准备忍了这一遭,等好处到手,再算这账。遂起身离去了,步入梨园深处的另一座茅草亭子里,坐在了琴台前。

    苗毅也没当回事,注意力在寇文蓝身上。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有什么事。

    这里寇文蓝亲自提壶刚给苗毅斟上酒,另一边已然飘来一阵悠扬清雅的琴声,十分动听,苗毅不禁一愣回头看去,但见三三两两偶尔飘飘的梨花瓣后,坐在茅草亭子里的寇文紫犹如变了个人一般,纤纤十指优雅起落,划拨出曼妙动听的弦音。

    这边的角度恰好能见那座茅草亭里的情形,加上花雨衬托氛围,又有弦音高雅,着实给人几分难以言喻的意境,袖起袖落的寇文紫亦如人在画中,雅得不行,而那纤指弹出的琴音也的确是好听,恍如天籁。

    见苗毅看的有些入神,寇文蓝不禁暗暗苦笑,倒也不枉自己一番心血配置,只是寇家女儿什么时候需要这样来矫情才能嫁出去?想娶的人怕是排队都不知道能排多远,也不知自己这次是不是安排的有点过了。

    “牛兄,请用。”

    寇文蓝一声请,令苗毅回过了神来,赶紧共同举杯,放下酒杯不得不赞道:“想不到令妹还能弹的一手好琴。”

    “都是师傅教的好而已,寇家为她找几个天下顶尖的琴师还是没问题的,她从小就好这个。说来牛兄也许不信,我这妹妹也许别的本事没有,但琴棋书画可谓样样精通,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么调皮。”寇文蓝自夸了两句,又问道:“不知牛兄琴棋书画一道如何,有兴趣的话不妨与舍妹切磋交流一下。”

    汗!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苗毅赶紧摆手道:“我出身微末,小时候连果腹都艰难,天生就没那雅量,所以最怕的就是琴棋书画,哪有资格和令妹切磋。”

    他还真不是客气,琴画他是一窍不通,书写之类的若不是被云知秋给逼得练了练,那字根本就拿不出手见人,他现在也算是理解了云知秋当初的一片苦心,到了如今的位置若还拿曾经歪歪扭扭的字下法旨,估计领旨的手下谁见了都要偷笑。不过现在因为和云知秋长期不在一块的原因,练字的事云知秋就算想管也管不到了,反正如今的字也不至于再让人笑话了,云知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云知秋本来的目的也不是逼他成为什么文坛大家,差不多就行了。至于下棋,那就更不用提了,那臭毛病硬是被云知秋提剑逼着给改掉了,否则就他当初的棋瘾,后面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呵呵,喝酒!”

    寇文蓝又给他倒了一杯,饮下后那娘娘腔的毛病又出来了,抖出一块手帕,捻着兰花指斯文拭唇角。

    苗毅衣服下暗起鸡皮疙瘩,主动抢了酒壶帮忙斟酒,干咳一声道:“寇兄,咱们之间也不需要拐弯抹角,有什么吩咐尽管明言,只要是牛某能做到的,绝不推辞!”这是让对方说正事。

    寇文蓝默了默,理了理思绪,看向对面抚琴的寇文紫,道:“牛兄,你觉得我妹妹如何?”

    苗毅愣了一下,点头道:“就如寇兄所言,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加之貌若天仙,自然是不错。”

    寇文蓝笑问:“嫁于牛兄为妻又如何?”

    “呃…”苗毅有点傻眼,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赶紧摆手道:“寇兄,切莫开这种玩笑,牛某一莽夫,哪配得上令妹。”

    “我不是开玩笑!”寇文蓝一脸认真的摇头,神情凝重道:“牛兄从一白身在天街立足,从一开始的起点是如何一步步走上来的,我是心知肚明,你我的交情也在其间渐渐深厚,我对牛兄十分欣赏。牛兄惹上嬴天王后,我就担心牛兄的将来,获悉牛兄即将从荒古死地脱困,我就更担心了,嬴家可不是好惹的,那件事没那么容易过去,就算嬴家不追究,嬴家下面的人也不会放过牛兄。如何能帮牛兄一把,我琢磨了许久,凭我个人的能力想和嬴家的势力对抗不太现实,后来撞见舍妹后,我眼前一亮,别人信不过,对牛兄的为人我还是信得过的,与其将来看着妹妹所托非人,不如成全牛兄,只要牛兄与我寇家有了姻亲关系,那嬴家若想再针对牛兄的话,可就要掂量掂量了,至少一些宵小是不敢再轻易冒犯了,大的方面也自然有寇家去出头,不会让嬴家对牛兄乱来!”

    他没有直接说出是爷爷寇天王的意思,什么事情都是要分时候的,苗毅在御园惹出事来差点人头落地的时候,寇天王可以直接开口说苗毅是自己的孙女婿保下苗毅一命,苗毅只有感激领情的份。可目前这情况,让寇天王低声下气求着苗毅娶他孙女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只能是出面的寇文蓝包揽到自己身上。

    到了寇家那个地位的人,办事自然有其策略,换个方式就算是事情办砸了,就算苗毅没同意也不会丢寇家的脸,而包揽在身的寇文蓝如此诚意的话,回头不管事情成不成,苗毅都得记寇文蓝一个大人情,这样寇家一开口左右都不会有什么损失。若直接搬出寇天王,事情成不了的话,让寇天王的脸往哪放?求你取我孙女,你还不要?双方非得翻脸不可!

    这话让苗毅听了一阵感动,若是早年的苗毅,只怕更会感动的不行,可如今的苗毅已经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生生死死,被姻亲出卖差点丢了命的事也有过,而且不仅仅是一个,是六个姻亲都出卖了他、都想要他的命,所以对什么姻亲关系就是保障之类的他脑子里不由多转了几圈,多了几分冷静。(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