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之所以说是寇文紫主动愿意跟来的,纯粹是寇文紫自己糊里糊涂被设计了都不知道,家里人太了解她了,有机会出去玩的话,她不主动缠上才怪了,稍微透露点风声就能把她给钓上钩。

    说白了,就是此来究竟是为何寇文紫压根是一点都不知道,傻瓜一样被卖了都不知道。

    而唯一的不足就是寇文紫的性格有点跳脱,寇家最小的一个女儿嘛,平常被家族的人娇惯了一点也正常。所以寇文蓝一路上包括来了这里后都一再叮嘱,要淑女!要淑女!

    此时的训斥就是怕寇文紫误事,一旦让牛有德讨厌了,一番心血岂不是白费了。

    其实寇文蓝挺不愿干这种事情的,心里感觉腻味,可是没办法,首先是爷爷点头的事情,其次是出生在这样的家族也有些身不由己,不上则下,有能者居之,就这么简单!只问你一句愿不愿在家族里抬不起头来,若不愿意就努力吧!

    被训,寇文紫本想驳斥两句,不过想到哥哥许下的好处,嘴角撇了撇,默不吭声装乖乖女受了责。

    “无妨!”苗毅倒是呵呵一笑,压根没当回事,凭自己和寇文蓝的交情,凭寇文蓝帮了自己那么多回,他还不至于跟寇文蓝的妹妹计较这个,大户人家的儿女有点眼高于顶可以理解。

    见他真的不在意,寇文蓝侧身让路,伸手相请:“牛兄,里面聊。”

    苗毅点头,与之并肩而入。

    寇文紫对着他后背撅了撅嘴,不过注意力很快放到了后面跟着的阎修身上,有点好奇地打量阎修那张‘死人脸’,发现苗毅的随从长的让人发寒。

    入了内里庭院,石径小路两旁满园芬芳,都是催开的一树树雪白梨花,行走在雅境之中,真是令人满目清爽。比身置那些奇花异草当中更轻松自在。

    苗毅左右看看,颇为好奇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以前这个位置好像没有建筑吧?”他在天元星掌权多年,天街周围的地形他自然是清楚的。

    寇文蓝随口道:“牛兄既然不愿去城里落脚。我便命人临时修建了一个落脚的地方。”

    他其实也不想在城里谈那种事情,被人听见了丢不起那人,苗毅不愿去城里正合他意,而临时修建这座园子也是为了显得郑重,其次是另有安排。

    置于苗毅。他不想入城是不想惊动伏青他们,伏青等在嬴九光的地盘上,他把嬴家得罪的太狠了,不想和伏青走的太近给伏青他们惹麻烦。另就是和皇甫君媃在城里幽会的话容易露馅,还是外面妥当点。

    总之可以说都是各怀鬼胎,所以苗毅下意识看了寇文蓝一眼,临时修建了一座园子?给自己接风洗尘不用这么煞有其事吧,看来是真有什么事情。

    梨花园中,落英缤纷,茅庐三两错落。两人结伴入了最大一座茅草亭,早有仆人在内摆放好了酒菜,束手立在一旁。

    “请!”寇文蓝伸手请坐,自己也落座后,偏头一旁道:“你们都退下。”

    几名仆人赶紧离开了,而他随后又盯向了阎修。

    要屏退左右,看来的确是有什么事要谈!心领神会的苗毅也对阎修偏了偏头,阎修立刻退下,守在了内院门口背对这边。

    寇文紫大大方方参与其中也坐下了,谁知寇文蓝下巴一甩道:“哥和牛兄有事谈。那边亭子里的琴台上摆了琴,去露上一手给我们助助兴。”

    寇文紫顿时瞪大了美目,寇文紫立马回以意味深长的眼神。

    一想到哥哥许诺的好处,寇文紫银牙暗咬。准备忍了这一遭,等好处到手,再算这账。遂起身离去了,步入梨园深处的另一座茅草亭子里,坐在了琴台前。

    苗毅也没当回事,注意力在寇文蓝身上。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有什么事。

    这里寇文蓝亲自提壶刚给苗毅斟上酒,另一边已然飘来一阵悠扬清雅的琴声,十分动听,苗毅不禁一愣回头看去,但见三三两两偶尔飘飘的梨花瓣后,坐在茅草亭子里的寇文紫犹如变了个人一般,纤纤十指优雅起落,划拨出曼妙动听的弦音。

    这边的角度恰好能见那座茅草亭里的情形,加上花雨衬托氛围,又有弦音高雅,着实给人几分难以言喻的意境,袖起袖落的寇文紫亦如人在画中,雅得不行,而那纤指弹出的琴音也的确是好听,恍如天籁。

    见苗毅看的有些入神,寇文蓝不禁暗暗苦笑,倒也不枉自己一番心血配置,只是寇家女儿什么时候需要这样来矫情才能嫁出去?想娶的人怕是排队都不知道能排多远,也不知自己这次是不是安排的有点过了。

    “牛兄,请用。”

    寇文蓝一声请,令苗毅回过了神来,赶紧共同举杯,放下酒杯不得不赞道:“想不到令妹还能弹的一手好琴。”

    “都是师傅教的好而已,寇家为她找几个天下顶尖的琴师还是没问题的,她从小就好这个。说来牛兄也许不信,我这妹妹也许别的本事没有,但琴棋书画可谓样样精通,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么调皮。”寇文蓝自夸了两句,又问道:“不知牛兄琴棋书画一道如何,有兴趣的话不妨与舍妹切磋交流一下。”

    汗!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苗毅赶紧摆手道:“我出身微末,小时候连果腹都艰难,天生就没那雅量,所以最怕的就是琴棋书画,哪有资格和令妹切磋。”

    他还真不是客气,琴画他是一窍不通,书写之类的若不是被云知秋给逼得练了练,那字根本就拿不出手见人,他现在也算是理解了云知秋当初的一片苦心,到了如今的位置若还拿曾经歪歪扭扭的字下法旨,估计领旨的手下谁见了都要偷笑。不过现在因为和云知秋长期不在一块的原因,练字的事云知秋就算想管也管不到了,反正如今的字也不至于再让人笑话了,云知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云知秋本来的目的也不是逼他成为什么文坛大家,差不多就行了。至于下棋,那就更不用提了,那臭毛病硬是被云知秋提剑逼着给改掉了,否则就他当初的棋瘾,后面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呵呵,喝酒!”

    寇文蓝又给他倒了一杯,饮下后那娘娘腔的毛病又出来了,抖出一块手帕,捻着兰花指斯文拭唇角。

    苗毅衣服下暗起鸡皮疙瘩,主动抢了酒壶帮忙斟酒,干咳一声道:“寇兄,咱们之间也不需要拐弯抹角,有什么吩咐尽管明言,只要是牛某能做到的,绝不推辞!”这是让对方说正事。

    寇文蓝默了默,理了理思绪,看向对面抚琴的寇文紫,道:“牛兄,你觉得我妹妹如何?”

    苗毅愣了一下,点头道:“就如寇兄所言,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加之貌若天仙,自然是不错。”

    寇文蓝笑问:“嫁于牛兄为妻又如何?”

    “呃…”苗毅有点傻眼,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赶紧摆手道:“寇兄,切莫开这种玩笑,牛某一莽夫,哪配得上令妹。”

    “我不是开玩笑!”寇文蓝一脸认真的摇头,神情凝重道:“牛兄从一白身在天街立足,从一开始的起点是如何一步步走上来的,我是心知肚明,你我的交情也在其间渐渐深厚,我对牛兄十分欣赏。牛兄惹上嬴天王后,我就担心牛兄的将来,获悉牛兄即将从荒古死地脱困,我就更担心了,嬴家可不是好惹的,那件事没那么容易过去,就算嬴家不追究,嬴家下面的人也不会放过牛兄。如何能帮牛兄一把,我琢磨了许久,凭我个人的能力想和嬴家的势力对抗不太现实,后来撞见舍妹后,我眼前一亮,别人信不过,对牛兄的为人我还是信得过的,与其将来看着妹妹所托非人,不如成全牛兄,只要牛兄与我寇家有了姻亲关系,那嬴家若想再针对牛兄的话,可就要掂量掂量了,至少一些宵小是不敢再轻易冒犯了,大的方面也自然有寇家去出头,不会让嬴家对牛兄乱来!”

    他没有直接说出是爷爷寇天王的意思,什么事情都是要分时候的,苗毅在御园惹出事来差点人头落地的时候,寇天王可以直接开口说苗毅是自己的孙女婿保下苗毅一命,苗毅只有感激领情的份。可目前这情况,让寇天王低声下气求着苗毅娶他孙女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只能是出面的寇文蓝包揽到自己身上。

    到了寇家那个地位的人,办事自然有其策略,换个方式就算是事情办砸了,就算苗毅没同意也不会丢寇家的脸,而包揽在身的寇文蓝如此诚意的话,回头不管事情成不成,苗毅都得记寇文蓝一个大人情,这样寇家一开口左右都不会有什么损失。若直接搬出寇天王,事情成不了的话,让寇天王的脸往哪放?求你取我孙女,你还不要?双方非得翻脸不可!

    这话让苗毅听了一阵感动,若是早年的苗毅,只怕更会感动的不行,可如今的苗毅已经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生生死死,被姻亲出卖差点丢了命的事也有过,而且不仅仅是一个,是六个姻亲都出卖了他、都想要他的命,所以对什么姻亲关系就是保障之类的他脑子里不由多转了几圈,多了几分冷静。(未完待续。)

    …

第1348章    “轰……”

    前方的宇宙之中心,那璀璨的巨树型星域,陡然喷出一张炽白色的光网,迎了上来。+,直接挡住了这道惊人之极的恐怖剑罡。

    至强的阴柔之力转动,无穷无尽的绵柔之力,从四面八方化解着这金色的巨大剑罡。

    瞬息之后,炽白光网终是挡下了这横跨亿万万光年之外的金色剑罡。

    同时,前方的那些拟兽型星系迅速消失。甚至连最中心的巨树型星域也是极度缩小。

    转眼之间,前方已是虚无一片。

    曾经在所有人星路航图标明的星系、星球俱都消失一空。

    那是一片寂静之极的虚无存在。

    随着空间一阵晦涩难明的波动,一尊万丈高的巨人身影出现在所有人的眼里。

    “莲尊?剑祖?没想到你们也来了?”这巨人瞟了最美的女圣尊与刚刚出剑的圣尊一眼,双眼之中闪过一丝阴沉。

    来的十几个圣尊之中,能让这巨人忌惮的也仅仅两人。

    这两人正是莲尊与剑祖。

    莲尊绝美的脸庞上闪过一丝至强的杀意,刚才她所掌控的宇宙也遭受到至强的破坏,

    冷面寒霜地盯着混蚕老祖,莲尊杀气森森:“混蚕,你吞噬别人的宇宙我不管,可你敢吞噬我的宇宙,如果不给我个交代,本尊绝对不会善罢干休——”

    “哼,混蚕,你仗着[蚕食圣功],就敢恣意妄为?你真以为自己无敌了?”剑祖浑身剑气冲霄。

    随着他的话语一出。四周不少宇宙俱都剑气激荡。

    无数人的剑。开始嗡嗡颤鸣。像是有至高无上的剑之君皇驾临一般。

    看着这两人,混蚕老祖脸上闪过一丝冷笑,傲气凛然地道:“我不会自大地认为自己无敌于天下,但是,就你与莲尊两人,我混蚕真要动手,未必就不能战而胜之。至于其他圣尊,某不屑一顾……”

    嚣张!

    狂妄!

    顿时其他十几位圣尊都是脸上一怒。俱都阴沉着目光打量着混蚕老祖。

    其中,一个圣尊手中突然倒拖着一柄血色巨刀,大叫起来:“好!好嚣张的家伙,真以为老子是泥捏的不成?都不用莲尊、剑祖出手,我刀尊也是饥[渴]难奈了,你便与某大战三五百回合罢——”

    刀尊!

    这也是一个不可小觑的超级圣尊,是蛮刀凶域的至强圣尊,只是稍稍弱了莲尊、剑祖一线。虽然未必是混蚕老祖的对手,却也是一个绝不怕战斗的狂人。

    这时候,他狂声叫嚣。有心想与混蚕老祖一较长短。

    “就你,在我手里别说三五百回合了。只怕十招都坚持不住!”混蚕老祖傲慢地看了刀尊一眼,目光中满是不屑与蔑视。

    圣人最讲颜面,当着十几位圣尊的面,被别人这么,有本事出来练练。”

    “怕你不成?”混蚕老祖陡然双眼暴睁,其中有着无与伦比的慑人光芒闪烁。

    “好——”刀尊大叫一声,就要挥刀向混蚕老祖冲去。

    “刀尊,等等……”

    突然刀尊的身前陡然有一个人影闪现,轻松地拉住了他,“你们要是在这里打斗,只怕整个诸天万界都会承受不住你等的能量冲击,不如到混沌中去一战……”

    “鸿钧老儿,你也来了?”刀尊微微一惊,心下骇然不已。

    实力到了他这个级别,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轻松地欺近他的身边,并能在他反应之前拉住他。

    顿时,本就怒气冲天的刀尊也难得地安静了一下。

    同样,对面的混蚕老祖脸庞也是微微一抽,心中更是震惊了。

    “好一个鸿钧,看来还是你隐藏得最深。你不会也要出手对付我吧?”混蚕老祖心中对鸿钧道祖的忌惮还要稍稍高于莲尊、剑祖。这时候他目光阴郁扫了突然出现的鸿钧道祖一眼,再次出声,“只是我不明白,你们怎么家伙不是有过协议,‘非宇宙大量劫至不现身’么?怎么,我混蚕一出来,你们个个都出来了?”

    鸿钧道祖目光一凝,淡淡地道:“混蚕,你可是道祖级的人物,现身世界对圣人以下的众生威胁太大。我们不得不出面。”

    “哈哈,合着我混蚕就是宇宙大量劫不成?”混蚕老祖狂笑起来,双眼之中凶光暴涨。

    无穷的凶戾气息在他身上扩散。

    顿时,除了十几位圣尊之外,无数正在观注这方空间的所有人都是心神暴动。

    甚至不少帝级强者齐齐被震得心境不稳,元神萎靡不振。更有甚者,已被震伤了内腑,嘴中更是连连喷血。

    “噗!”

    吕重由于离得太近,也是被这突然暴发的慑人之极的恐怖威势给小小地震伤了一下。

    “我……我靠,这……这才是圣尊的真正强大之处。当年我如果不是运气暴崩,得到了[九玄寒龙冰棺]的强力配合,别说阴死三位圣尊了,只怕对方一个眼神就能灭杀了我……”吕重心中掀起滔天巨浪,这一刻,他之前于心中升起的所有骄傲再次被打击。

    圣尊!

    不是灭过圣尊,就能不把圣尊当一回事。

    在外界,圣尊的威胁力会提升无数倍。

    别说吕重只是一个区区的上位准圣(仙帝)了,就算吕重已是成功证道圣人,只怕这混蚕老祖即便动用一个小手指也能灭了他。

    强!

    太强了!

    不单吕重心里这么想,其他正在暗中窥视的不少圣人也是心中震撼之极。

    太久远没有见识到圣尊级强者的威势了,这次混蚕圣尊突然暴发的慑人威势,把他们个个也震得心惊胆战,脸色发白。

    “这……这就是圣尊级的威势?好强……”

    “太强了!”

    “本圣以为自身的实力已无限接近圣尊了,可是这次才明白,不是圣尊就永远不明白圣尊的强大……”

    “是啊,这应该还是混蚕老祖有意收敛了自身威势的缘故,如果是在混沌之中,他毫无保留地释放自身的威势,只怕我等六七阶的圣人也绝对受不了。会被压制得死死的……”

    ……

    无数圣人通过传音交流起来,就算是圣人也是激动不已。

    圣人不出世的年代,圣人间的战斗都很少看见,更别说是圣尊之间的战斗了。

    而这时候,大战似乎也要一触即发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停产兄弟的打赏!!!!u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