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轰……”

    前方的宇宙之中心,那璀璨的巨树型星域,陡然喷出一张炽白色的光网,迎了上来。+,直接挡住了这道惊人之极的恐怖剑罡。

    至强的阴柔之力转动,无穷无尽的绵柔之力,从四面八方化解着这金色的巨大剑罡。

    瞬息之后,炽白光网终是挡下了这横跨亿万万光年之外的金色剑罡。

    同时,前方的那些拟兽型星系迅速消失。甚至连最中心的巨树型星域也是极度缩小。

    转眼之间,前方已是虚无一片。

    曾经在所有人星路航图标明的星系、星球俱都消失一空。

    那是一片寂静之极的虚无存在。

    随着空间一阵晦涩难明的波动,一尊万丈高的巨人身影出现在所有人的眼里。

    “莲尊?剑祖?没想到你们也来了?”这巨人瞟了最美的女圣尊与刚刚出剑的圣尊一眼,双眼之中闪过一丝阴沉。

    来的十几个圣尊之中,能让这巨人忌惮的也仅仅两人。

    这两人正是莲尊与剑祖。

    莲尊绝美的脸庞上闪过一丝至强的杀意,刚才她所掌控的宇宙也遭受到至强的破坏,

    冷面寒霜地盯着混蚕老祖,莲尊杀气森森:“混蚕,你吞噬别人的宇宙我不管,可你敢吞噬我的宇宙,如果不给我个交代,本尊绝对不会善罢干休——”

    “哼,混蚕,你仗着[蚕食圣功],就敢恣意妄为?你真以为自己无敌了?”剑祖浑身剑气冲霄。

    随着他的话语一出。四周不少宇宙俱都剑气激荡。

    无数人的剑。开始嗡嗡颤鸣。像是有至高无上的剑之君皇驾临一般。

    看着这两人,混蚕老祖脸上闪过一丝冷笑,傲气凛然地道:“我不会自大地认为自己无敌于天下,但是,就你与莲尊两人,我混蚕真要动手,未必就不能战而胜之。至于其他圣尊,某不屑一顾……”

    嚣张!

    狂妄!

    顿时其他十几位圣尊都是脸上一怒。俱都阴沉着目光打量着混蚕老祖。

    其中,一个圣尊手中突然倒拖着一柄血色巨刀,大叫起来:“好!好嚣张的家伙,真以为老子是泥捏的不成?都不用莲尊、剑祖出手,我刀尊也是饥[渴]难奈了,你便与某大战三五百回合罢——”

    刀尊!

    这也是一个不可小觑的超级圣尊,是蛮刀凶域的至强圣尊,只是稍稍弱了莲尊、剑祖一线。虽然未必是混蚕老祖的对手,却也是一个绝不怕战斗的狂人。

    这时候,他狂声叫嚣。有心想与混蚕老祖一较长短。

    “就你,在我手里别说三五百回合了。只怕十招都坚持不住!”混蚕老祖傲慢地看了刀尊一眼,目光中满是不屑与蔑视。

    圣人最讲颜面,当着十几位圣尊的面,被别人这么,有本事出来练练。”

    “怕你不成?”混蚕老祖陡然双眼暴睁,其中有着无与伦比的慑人光芒闪烁。

    “好——”刀尊大叫一声,就要挥刀向混蚕老祖冲去。

    “刀尊,等等……”

    突然刀尊的身前陡然有一个人影闪现,轻松地拉住了他,“你们要是在这里打斗,只怕整个诸天万界都会承受不住你等的能量冲击,不如到混沌中去一战……”

    “鸿钧老儿,你也来了?”刀尊微微一惊,心下骇然不已。

    实力到了他这个级别,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轻松地欺近他的身边,并能在他反应之前拉住他。

    顿时,本就怒气冲天的刀尊也难得地安静了一下。

    同样,对面的混蚕老祖脸庞也是微微一抽,心中更是震惊了。

    “好一个鸿钧,看来还是你隐藏得最深。你不会也要出手对付我吧?”混蚕老祖心中对鸿钧道祖的忌惮还要稍稍高于莲尊、剑祖。这时候他目光阴郁扫了突然出现的鸿钧道祖一眼,再次出声,“只是我不明白,你们怎么家伙不是有过协议,‘非宇宙大量劫至不现身’么?怎么,我混蚕一出来,你们个个都出来了?”

    鸿钧道祖目光一凝,淡淡地道:“混蚕,你可是道祖级的人物,现身世界对圣人以下的众生威胁太大。我们不得不出面。”

    “哈哈,合着我混蚕就是宇宙大量劫不成?”混蚕老祖狂笑起来,双眼之中凶光暴涨。

    无穷的凶戾气息在他身上扩散。

    顿时,除了十几位圣尊之外,无数正在观注这方空间的所有人都是心神暴动。

    甚至不少帝级强者齐齐被震得心境不稳,元神萎靡不振。更有甚者,已被震伤了内腑,嘴中更是连连喷血。

    “噗!”

    吕重由于离得太近,也是被这突然暴发的慑人之极的恐怖威势给小小地震伤了一下。

    “我……我靠,这……这才是圣尊的真正强大之处。当年我如果不是运气暴崩,得到了[九玄寒龙冰棺]的强力配合,别说阴死三位圣尊了,只怕对方一个眼神就能灭杀了我……”吕重心中掀起滔天巨浪,这一刻,他之前于心中升起的所有骄傲再次被打击。

    圣尊!

    不是灭过圣尊,就能不把圣尊当一回事。

    在外界,圣尊的威胁力会提升无数倍。

    别说吕重只是一个区区的上位准圣(仙帝)了,就算吕重已是成功证道圣人,只怕这混蚕老祖即便动用一个小手指也能灭了他。

    强!

    太强了!

    不单吕重心里这么想,其他正在暗中窥视的不少圣人也是心中震撼之极。

    太久远没有见识到圣尊级强者的威势了,这次混蚕圣尊突然暴发的慑人威势,把他们个个也震得心惊胆战,脸色发白。

    “这……这就是圣尊级的威势?好强……”

    “太强了!”

    “本圣以为自身的实力已无限接近圣尊了,可是这次才明白,不是圣尊就永远不明白圣尊的强大……”

    “是啊,这应该还是混蚕老祖有意收敛了自身威势的缘故,如果是在混沌之中,他毫无保留地释放自身的威势,只怕我等六七阶的圣人也绝对受不了。会被压制得死死的……”

    ……

    无数圣人通过传音交流起来,就算是圣人也是激动不已。

    圣人不出世的年代,圣人间的战斗都很少看见,更别说是圣尊之间的战斗了。

    而这时候,大战似乎也要一触即发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停产兄弟的打赏!!!!u

    …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成功救人    左少卿听了赵长枪的话不禁咧了咧嘴,心说:“赵长枪,你以为我是观世音菩萨呢?抓到人就让他到这里来当工人?”

    当然,这话他可不敢对赵长枪说出口,只是淡淡的说道:“陆晓红他们不在制毒工人里面,他们的情况比这些工人惨点。”

    赵长枪的心不禁往下一沉,这些制毒工人就够惨的了,一些人甚至身上还有伤,肯定是被监工打的。而左少卿却说陆晓红他们比这些工人还惨,到底惨到什么程度?

    当赵长枪等人在左少卿的指点下,走进一个大厅的时候,他们终于见到了陆晓红,易鹏飞等人,他们也终于知道了左少卿所说的惨点到底有多惨。

    这是一个很宽敞的大厅,面积足有五百多平米,天华板上遍布满天星一样的小射灯,将整个大厅都照耀亮如白昼。这里是左少卿的刑讯室,也是惩罚那些偷懒或者不听话的工人的地方。

    大厅的地面上是一排排用钢管焊接成的单杠一样的铁架子,就像农村农贸市场上的露天肉架子一样。

    陆晓红等人被反绑着双手吊在这些“肉架子”上,下面只有脚尖着地,@衣衫褴褛,遍体鳞伤,每个人都低垂着脑袋,头上的鲜血顺着已经成绺的头发不断的滴落到白色的地面砖上,崩溅的到处都是。一身的血迹现在已经结成了暗黑色的血铬渣,看上去令人触目惊心。

    最惨的是陆晓红,作为这些人里面唯一的女性,左少卿不但对她没有任何的怜悯之情,反而对她特别的照顾。只见陆晓红身上的衣服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上面的血铬渣一层摞一层,已经将衣服原来的颜色彻底的掩盖。而且陆晓红的衣服早已经遮不住身体,就像土著居民搭在身上的布条子一样。每一块裸露的肌肤都是一道伤口!

    陆晓红胸前的两个凸起就赤果果的暴露在外面,上面分别有两块已经发黑溃烂的伤疤,赵长枪一看就知道那是用烙铁烙的。幸好最后那一点还在,应该不会影响以后给小孩哺乳。

    赵长枪看到陆晓红的样子后,眼睛都红了!太阳穴上青筋蹦起老高,突突直跳!陆晓红虽然不是他的女朋友,而是别人的老婆。但是两人毕竟是超出一般男女关系的好朋友!

    赵玉山也暴怒了,他一把将背上的左少卿便摔到了自己的前面,用左手抓住他的脖领子,挥动铁锤一样的右拳就朝左少卿的脸上砸去,嘴里还愤怒的喝道:“我草你娘的左少卿,你他妈还有没有一点人性啊?老子一拳打死你!”

    赵玉山力大无比,他这一拳下去,别说已经奄奄一息的左少卿,就是一头牤牛也会被他打趴下!

    左少卿不禁闭上了眼睛,事到如今,他已经没有任何方法掌握自己的命运,只能听天由命了。

    然而让他有些惊讶的是,他并没有感到赵玉山的拳头砸在他的脸上。这家伙睁开眼睛一看,原来赵玉山的拳头被赵长枪拦住了。

    原来就在关键时刻,就站在赵玉山身边的赵长枪一把抓住了赵玉山的手腕子,冲他使了个眼色。左少卿还有大用呢,不能让他死在这里。

    赵玉山何尝不知道左少卿不能死在这里。刚才他也是气晕了头了。被赵长枪拦住后,马上醒悟了过来,连忙将拳头收了回去。

    左少卿一颗高悬的心终于放了回去,有些无奈的说道:“我也不知道他们竟然成了现在这样子。自从他们被抓后,我只来过一次。”

    “你给我闭嘴!信不信老子不顾一切,一拳砸爆你的头!”赵玉山粗暴的冲左少卿吼道。

    左少卿连忙闭嘴不说话了。

    赵长枪不再搭理左少卿,迈步朝陆晓红走去,灭魂社中的两名兄弟也一边叫着易鹏飞等人的名字,一边试图过去解救他们。而易鹏飞等人现在全都昏迷着,根本不知道有人已经来救他们。

    就在此时,异变陡升!

    赵长枪只听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忽然从陆晓红的身后传来:“站住!都给我站住,不然我一枪打爆这个女人的头!”

    赵长枪等人的身形戛然而止,赵长枪厉声喝道:“你是谁?想干什么?”

    “我是左老大的手下黑猫,专门负责替左老大收拾不听话的人。哈哈,你们还不知道吧,自从你们进入地下制毒厂,就已经进入了我的监控!说实话,我真的很佩服你们,就这么几个人,竟然能打败左老大带上去的那么多人!而且还活捉了左老大!我知道你们是来救他们的。现在我们来做个交易,只要你们放了左老大,我就将他们交给你们,怎么样?”

    赵长枪发现对方说话的时候,完全隐藏在了陆晓红的身后,只露出衣服的一角,他根本无法将他一枪毙命。

    赵长枪扭头看了看左少卿,镇定的说道:“告诉你的手下,他应该怎么做。”

    左少卿点点头,尽量提了提力气,说道:“黑猫,我已经决定跟着他们回华国了。你不要负隅顽抗了。放下枪自己去逃命吧。”

    “不!老大,你以前曾经救过我的命,我今天绝对不能丢下你不管!他们如果不放了你,我就将这些人的脑袋全部打碎!”黑猫固执的说道。

    “黑猫!现在我以老大的身份命令你,马上放下枪离开!我会让他们保证你的性命!”左少卿大声喝道,由于用力过大,眼前一黑,差点又晕过去。

    “不,老大!我以前都听你的。但是今天我就斗胆违抗一次你的命令了!今天他们要想将你带走,就必须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黑猫又说道。他自始至终都没有从陆晓红的身后露出身子。哪怕他只是露出半张脸,赵长枪也有把握将他一枪爆头。

    左少卿无奈的看了一眼赵长枪,表示他也没办法了。

    赵长枪冲左少卿点点头,说道:“好吧,这事不用你管了。”说完,赵长枪又对躲在陆晓红身后的黑猫说道:“黑猫,我可以答应你的条件,和你换人。但是,我现在不能确定我的朋友现在到底是死是活。所以,我我要先过去看看我朋友的生死,这一点你不会反对吧?”

    对方沉默了一下,说道:“好,你可以过去看看。但是不要试图耍花招。不要以为我看不到你们,就不知道你们在干什么。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监视之下。”

    赵长枪不再废话,迈开大步走到了陆晓红身边。他先是用手探了一下陆晓红的鼻息,然后又将手搭在了陆晓红的颈动脉上,仿佛在探视陆晓红的脉搏。

    赵玉山等人全都一声不吭的看着赵长枪的动作。整个大厅里一片肃静,静的每个人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赵玉山有些纳闷,由于陆晓红等人的呼吸都非常的微弱,所以离的远了,的确很难分辨他们现在是死是活。但是赵玉山是知道赵长枪的本事的,赵长枪耳力过人,肯定早已经判断出陆晓红还活着。可是他既然已经判断出陆晓红还活着,他为什么还要装模作样,一本正经的观察陆晓红的情况?难道枪哥打算现场给陆晓红疗伤?那也不可能啊!用内功给人快速疗伤,只是武侠小说中的杜撰,现实中根本就不存在。枪哥虽然从小内外兼修,却也达不到那种地步。

    此时,不只是赵玉山纳闷,就连其他人也开始纳闷了,他们也觉得赵长枪的动作有些奇怪。

    就在此时,众人却忽然看到赵长枪一直提着九二手枪的左手,猛然扬了起来,对着天花板的一角“砰砰砰!”就是连续几枪!

    赵长枪开枪的动作非常快,快的让人看不清他的动作!众人只看到他的身体一动,耳边就响起剧烈的枪响!

    “啊!”天花板的后面发出一声惨叫,接着几滴鲜血从天花板上滴落下来。

    赵长枪快步跑到向下滴血的天花板下面,身形陡然跳起,一个空翻倒钩,右脚哗啦一声将头顶上的天花板踢碎了。

    一个黑乎乎的身形伴随着碎裂的石膏天花板,以及架设天花板的木龙骨一起掉在了地上。

    当众人看清掉在地上人影时,不禁一阵哑然,怪不得此人名叫黑猫。只见此人五短身材,也就一米冒头,四肢粗短,手掌肥厚,手指尖利,活脱脱一直野猫成了精。真不知道左少卿从什么地方弄来这样一个奇葩手下。

    赵长枪的穿射很准,三颗子弹全部命中,一枪爆头,一枪胸膛而另一枪则打在黑猫的小腹上。黑猫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左少卿看着黑猫冒血的尸体目光不禁一凝,但是很快又恢复了自然。

    “救人!”赵长枪招呼一下其余几人,然后一把抓向陆晓红的身后!

    众人惊讶的看到赵长枪竟然从陆晓红的身后抓出了一个塑料人偶,人偶身上穿着衣服。原来他们刚才看到的陆晓红身后的人影就是这么个东西!

    赵玉山等人虽然心中纳闷赵长枪是怎么知道陆晓红身后是一个人偶的,但是此时也没时间问,只是快步的跑向易鹏飞等人,将他们从“肉架子”上救了下来。

    现在赵长枪这面只有四个人,赵长枪,赵玉山和灭魂社的两名高手。

    灭魂社的兄弟本来有四人,一个受伤,一个人陪他去医院了。而洪亚伦和医生一直在地面上警戒,根本没有陪着赵长枪和赵玉山下来。所以他们的动作必须得快起来。

    让赵长枪惊喜的是,在他们将陆晓红等人救下来的过程中,除了陆晓红和另外一名警察,其余人竟然都醒了过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