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其实她早就隐隐有所察觉,只是不如这次在女儿沐浴时洗尽铅华后看的如此清楚罢了。

    她早先察觉到后,就一直在暗中查探究竟是什么人跟自己女儿偷偷摸摸勾搭到了一块,竟然能让自己女儿在这样的事情上一直瞒着家人。男欢女爱的事情她这个做母亲的并不排斥,女儿早点定下终身大事她也是乐见其成的,毕竟女儿早就到了花开的年纪,享受男女欢愉并无不妥,只是一直偷偷摸摸未免太不像话。

    她实在是太想将那个未来‘女婿’给揪出来了,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人。

    然而奇怪的是,用尽手段,凭群英会的能力,这一千多年也没能查到自己女儿跟什么男人有特殊来往,简直是见鬼了,若真有私情的话哪有男女之间一千多年都不碰面的道理?

    她不禁怀疑难道是自己的判断有误?

    可有些端倪又让她不得不继续怀疑下去,譬如给女儿介绍一些青年俊杰时,女儿压根连接触一下的兴趣都没有。如果说以前有夏侯龙城和寇文蓝捣乱也还罢了,如今夏侯龙城已死,寇文蓝也没了凑热闹的意思,就算以前有那两个家伙捣乱,至少女儿还是愿意去跟介绍的人见个面,怎么如今没人捣乱了反而连见面都不愿见了呢?有问题,肯定有问题!

    还有就是,几次想将女儿所在地换个位置,换个离皇甫家近一点的地方,这丫头却总找各种理由推脱,就是不愿离开这里,这又是个问题所在。

    所以她怀疑跟女儿私通的人就在天元星,或者说是在离天元星较近的地方。

    而这次来查账发现的一些端倪更是令她警惕,往常她来查账的时候女儿虽敬畏却无其它。这次却隐隐巴不得自己快点离去。这是什么情况?这个异常让她找借口逗留了下来,结果渐渐发现女儿有些心不在焉,越发印证了她的怀疑。

    盯着肌白如雪泡在水中的女儿看了会儿,皇甫端容抬起双手,将两手袖子慢慢挽起,露出白嫩双臂,走到了靠在澡盆边的皇甫君媃后面,帮女儿把秀发拨到了前胸,顺手拿了快毛巾沾水。慢慢帮女儿擦肩擦背。

    “嘻嘻…”皇甫君媃有些痒痒地扭了扭身子,“娘,不用了,我又不是小孩子,我自己来就行了。”

    “是啊!”皇甫端容瞄了瞄女儿那令人血脉喷张的胴体,感叹道:“不是小孩子了,长大了,如今知道害羞了。”

    “哪有害羞。”

    “不害羞的话,娘又不是外人,抱着胸不放干嘛?”

    皇甫君媃双手慢慢从胸前放开了。手在水中揉搓着大腿。

    “媃媃,有没有中意的男人?”给女儿擦着后背的皇甫端容貌似随口问了句。

    这种话已经不是母亲第一次问了,皇甫君媃摇头道:“暂时还没有。”

    皇甫端容微微挑眉。“有喜欢的就说,如果合适,娘亲自出面帮你操办,没什么不好意思的,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乃是人之常情。虽说咱们皇甫家的家规苛刻了点,不过凭咱们群英会的实力。再凭咱们媃媃万中无一的姿色,看上了谁是谁的福气。再说了,咱们家的背景也是通天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女儿看上了谁,上面那位随便吭一声,没有不成的道理,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皇甫君媃有点哭笑不得道:“娘。都说过多少次了,真的没有,找到了自然会告诉娘。”

    皇甫端容目光闪了闪:“既然没有,娘就给你介绍一个好的,金湖山庄金庄主有个孙子。娘是见过的,那真是长的一表人才。玉树临风,修为也不错…你先别拒绝,合适不合适先去见个面接触一下再说,万一看上了呢?凭我女儿的姿色,他没道理看不上你。”

    皇甫君媃脑袋一低,唉声叹气道:“娘,你说的那个人我见过,来过这边铺子买东西,还指明要见我,说和你认识,如果女儿没猜错的话,是娘示意他来的吧?”

    皇甫端容:“是我介绍来的又怎样?人家那边见过你可是表态同意了,就等你点头了。你既然见过就应该知道娘没有乱说,年轻人的确是长的不错吧?”

    皇甫君媃嘟嘴道:“油头粉面的小白脸,有什么不错的,看了恶心。”

    皇甫端容:“太一门掌门也有个孙子,男子气十足,长的器宇轩昂,修为也是年轻一辈中的翘楚,这个肯定不是小白脸,去看看合不合你胃口。”

    “嗤!还合不合胃口?娘,又不是看菜下筷子。什么器宇轩昂,我又不是没见过那家伙,身边还跟两个白衣如雪的捧剑女婢装模作样,不就是仗着家世背景一般人不敢惹他,在那傲气,否则早就被召去天庭给个闲职供人使唤了,有本事让他一个人去鬼市耍耍那傲气,看他还能不能活着回来再说…娘,他也是你让他来我铺子的吧?”

    “你这个也看不上,那个也看不上,到底想要什么样的?”

    “娘,真的不用你操心了。”

    “不用我操心?你那个朋友、如今的天后娘娘你知道吧?”

    “娘,怎么又扯到如意头上去了?”

    “你祖父心有所感,为家族计,有意把你送进宫去为妃,向上面那位表忠心。”

    “啊!”皇甫君媃大吃一惊,猛然转身跪起,上身立刻毕露无疑,恍如白芙蓉出水,挂着水珠颤巍巍,娇美诱人。她抓住了母亲的双手,“娘,你千万不能答应,我不想入宫为妃!”

    皇甫端容掰开了她的双手,“娘就一个女儿,自然是不想让你去遭那个罪,所以极力为你开脱了,可话又说回来,家里可供选择的人不多了,你若是这样一直拖下去,娘可不敢保证哪天不会出个万一!”

    皇甫君媃重重松了口气,心有余悸地转身坐了回去。

    一番闲聊之后,皇甫君媃又旧话重提,“娘,这边的账也查的差不多了,你什么时候回去啊?”

    皇甫端容淡然道:“我们母女难得在一起,离的又远,这次我准备多留段时间陪陪你,回头让人把屋里收拾一下,娘暂时和你住一起了。”

    皇甫君媃:“娘,我又不是小孩子,不用陪,你手头上的事情挺多的,不要耽误了家族里的公事……”

    也许是终于听了女儿的劝,隔天皇甫端容就让下面加快了查账的速度,三天后就带着人离开了,皇甫君媃亲自送出城,目送了母亲离去。见终于把这个‘可怕’的娘给送走了,皇甫君媃欣喜不已,再过些时日就能和那没良心的见面了。

    殊不知皇甫端容离开后又回来了,不过却没有进城,而是在城西的山中觅了个地方暂时落脚。

    有些事情对大多数人来说也许叫做财大气粗,但对有些人来说却是信手为之,真的不算什么。譬如城东山野之中,一块依山傍水的好地方,提前来到等候的寇文蓝直接命人在短短几天内起了一座低调中透着奢华的简朴园子。

    苗毅领着阎修从天而降,落在了园子门口。

    “牛兄!”站在门口相迎的寇文蓝呵呵大笑拱手,身边跟了个亭亭玉立的紫衣女子,娇美如花,雍容华贵,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儿。

    “寇兄。”苗毅刚拱手回礼,那紫衣女子已经笑吟吟脆声喊道:“牛有德,我们又见面了。”

    “呃…”苗毅一愣,感觉这位有点眼熟,好像见过又好像没见过,难道是寇文蓝的那个妹妹?不太敢确认。

    寇文蓝解惑道:“兴许是时间过去太久,牛兄已经忘了,舍妹寇文紫,当年来过天街,你们见过的。”

    “哦!”苗毅恍然大悟,想起来了,当年见面时还是个少女,如今已经是长开了,脱去了天真青涩,满是成熟的女性风范,越来越漂亮了。遂赶紧拱手赔罪道:“寇姑娘越来越漂亮,牛某差点认不出来了,恕罪,恕罪!”

    “哼!怕是贵人多忘事吧?敢在陛下迎亲仪式上闹事,多牛啊,哪会把我放在眼里。”寇文紫不高兴地哼了声。

    寇文蓝顿时脸一沉,“文紫,怎么说话的?是你要跟我来的,是不是想我赶你回去?”

    他这次来是肩负了任务而来的,前来说媒的。具体的事情其父已经向他讲明了,你爷爷已经下定决心从孙女辈中出一人与苗毅联姻,准备将苗毅收入寇家麾下培养,选谁下嫁不一定,对寇家来说嫁哪个女儿都是嫁,没有厚此薄彼的道理,就看苗毅喜欢哪个,总之要尽力撮合成功。而其父也藏了私心,也算是有意扶儿子一把,也向儿子表明了,你爷爷看中了要大力培养的人,将来一定是前途无量,你将来若能有一个这样的得你爷爷看重的妹夫为助力,在家族话事权上会占不小的便宜。

    所谓的私心也不好私的太明显了,只是顺便让寇文蓝把自己妹妹给一并带来了,好占个先机上的优势,见人说话总比看不到人空谈的好,何况寇文紫的姿色的确不错,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段有身段,相信是个男人的都容易心动,加上寇家这样的家世为助力,答应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今天还有一章,更新可能稍晚。 。(未完待续。)

第1347章 一触即发    “轰……”

    前方的宇宙之中心,那璀璨的巨树型星域,陡然喷出一张炽白色的光网,迎了上来。直接挡住了这道惊人之极的恐怖剑罡。

    至强的阴柔之力转动,无穷无尽的绵柔之力,从四面八方化解着这金色的巨大剑罡。

    瞬息之后,炽白光网终是挡下了这横跨亿万万光年之外的金色剑罡。

    同时,前方的那些拟兽型星系迅速消失。甚至连最中心的巨树型星域也是极度缩小。

    转眼之间,前方已是虚无一片。

    曾经在所有人星路航图标明的星系、星球俱都消失一空。

    那是一片寂静之极的虚无存在。

    随着空间一阵晦涩难明的波动,一尊万丈高的巨人身影出现在所有人的眼里。

    来的十几个圣尊之中,能让这巨人忌惮的也仅仅两人。

    这两人正是莲尊与剑祖。

    莲尊绝美的脸庞上闪过一丝至强的杀意,刚才她所掌控的宇宙也遭受到至强的破坏,

    冷面寒霜地盯着混蚕老祖,莲尊杀气森森:“混蚕,你吞噬别人的宇宙我不管,可你敢吞噬我的宇宙,如果不给我个交代,本尊绝对不会善罢干休——”

    “哼,混蚕,你仗着[蚕食圣功],就敢恣意妄为?你真以为自己无敌了?”剑祖浑身剑气冲霄。

    随着他的话语一出。四周不少宇宙俱都剑气激荡。

    无数人的剑。开始嗡嗡颤鸣。像是有至高无上的剑之君皇驾临一般。

    看着这两人,混蚕老祖脸上闪过一丝冷笑,傲气凛然地道:“我不会自大地认为自己无敌于天下,但是,就你与莲尊两人,我混蚕真要动手,未必就不能战而胜之。至于其他圣尊,某不屑一顾……”

    嚣张!

    狂妄!

    顿时其他十几位圣尊都是脸上一怒。俱都阴沉着目光打量着混蚕老祖。

    其中,一个圣尊手中突然倒拖着一柄血色巨刀,大叫起来:“好!好嚣张的家伙,真以为老子是泥捏的不成?都不用莲尊、剑祖出手,我刀尊也是饥[渴]难奈了,你便与某大战三五百回合罢——”

    刀尊!

    这也是一个不可小觑的超级圣尊,是蛮刀凶域的至强圣尊,只是稍稍弱了莲尊、剑祖一线。虽然未必是混蚕老祖的对手,却也是一个绝不怕战斗的狂人。

    这时候,他狂声叫嚣。有心想与混蚕老祖一较长短。

    “就你,在我手里别说三五百回合了。只怕十招都坚持不住!”混蚕老祖傲慢地看了刀尊一眼,目光中满是不屑与蔑视。

    圣人最讲颜面,当着十几位圣尊的面,被别人这么小觑,刀尊也是气得双眼几欲喷火,手中巨刀直指混天老祖:“废话少说,有本事出来练练。”

    “怕你不成?”混蚕老祖陡然双眼暴睁,其中有着无与伦比的慑人光芒闪烁。

    “好——”刀尊大叫一声,就要挥刀向混蚕老祖冲去。

    “刀尊,等等……”

    突然刀尊的身前陡然有一个人影闪现,轻松地拉住了他,“你们要是在这里打斗,只怕整个诸天万界都会承受不住你等的能量冲击,不如到混沌中去一战……”

    “鸿钧老儿,你也来了?”刀尊微微一惊,心下骇然不已。

    实力到了他这个级别,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轻松地欺近他的身边,并能在他反应之前拉住他。

    顿时,本就怒气冲天的刀尊也难得地安静了一下。

    同样,对面的混蚕老祖脸庞也是微微一抽,心中更是震惊了。

    “好一个鸿钧,看来还是你隐藏得最深。你不会也要出手对付我吧?”混蚕老祖心中对鸿钧道祖的忌惮还要稍稍高于莲尊、剑祖。这时候他目光阴郁扫了突然出现的鸿钧道祖一眼,再次出声,“只是我不明白,你们怎么家伙不是有过协议,‘非宇宙大量劫至不现身’么?怎么,我混蚕一出来,你们个个都出来了?”

    鸿钧道祖目光一凝,淡淡地道:“混蚕,你可是道祖级的人物,现身世界对圣人以下的众生威胁太大。我们不得不出面。”

    “哈哈,合着我混蚕就是宇宙大量劫不成?”混蚕老祖狂笑起来,双眼之中凶光暴涨。

    无穷的凶戾气息在他身上扩散。

    顿时,除了十几位圣尊之外,无数正在观注这方空间的所有人都是心神暴动。

    甚至不少帝级强者齐齐被震得心境不稳,元神萎靡不振。更有甚者,已被震伤了内腑,嘴中更是连连喷血。

    “噗!”

    吕重由于离得太近,也是被这突然暴发的慑人之极的恐怖威势给小小地震伤了一下。

    “我……我靠,这……这才是圣尊的真正强大之处。当年我如果不是运气暴崩,得到了[九玄寒龙冰棺]的强力配合,别说阴死三位圣尊了,只怕对方一个眼神就能灭杀了我……”吕重心中掀起滔天巨浪,这一刻,他之前于心中升起的所有骄傲再次被打击。

    圣尊!

    不是灭过圣尊,就能不把圣尊当一回事。

    在外界,圣尊的威胁力会提升无数倍。

    别说吕重只是一个区区的上位准圣(仙帝)了,就算吕重已是成功证道圣人,只怕这混蚕老祖即便动用一个小手指也能灭了他。

    强!

    太强了!

    不单吕重心里这么想,其他正在暗中窥视的不少圣人也是心中震撼之极。

    太久远没有见识到圣尊级强者的威势了,这次混蚕圣尊突然暴发的慑人威势,把他们个个也震得心惊胆战,脸色发白。

    “这……这就是圣尊级的威势?好强……”

    “太强了!”

    “本圣以为自身的实力已无限接近圣尊了,可是这次才明白,不是圣尊就永远不明白圣尊的强大……”

    “是啊,这应该还是混蚕老祖有意收敛了自身威势的缘故,如果是在混沌之中,他毫无保留地释放自身的威势,只怕我等六七阶的圣人也绝对受不了。会被压制得死死的……”

    ……

    无数圣人通过传音交流起来,就算是圣人也是激动不已。

    圣人不出世的年代,圣人间的战斗都很少看见,更别说是圣尊之间的战斗了。

    而这时候,大战似乎也要一触即发了。(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兄弟的打赏!!!!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