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轰……”

    前方的宇宙之中心,那璀璨的巨树型星域,陡然喷出一张炽白色的光网,迎了上来。直接挡住了这道惊人之极的恐怖剑罡。

    至强的阴柔之力转动,无穷无尽的绵柔之力,从四面八方化解着这金色的巨大剑罡。

    瞬息之后,炽白光网终是挡下了这横跨亿万万光年之外的金色剑罡。

    同时,前方的那些拟兽型星系迅速消失。甚至连最中心的巨树型星域也是极度缩小。

    转眼之间,前方已是虚无一片。

    曾经在所有人星路航图标明的星系、星球俱都消失一空。

    那是一片寂静之极的虚无存在。

    随着空间一阵晦涩难明的波动,一尊万丈高的巨人身影出现在所有人的眼里。

    来的十几个圣尊之中,能让这巨人忌惮的也仅仅两人。

    这两人正是莲尊与剑祖。

    莲尊绝美的脸庞上闪过一丝至强的杀意,刚才她所掌控的宇宙也遭受到至强的破坏,

    冷面寒霜地盯着混蚕老祖,莲尊杀气森森:“混蚕,你吞噬别人的宇宙我不管,可你敢吞噬我的宇宙,如果不给我个交代,本尊绝对不会善罢干休——”

    “哼,混蚕,你仗着[蚕食圣功],就敢恣意妄为?你真以为自己无敌了?”剑祖浑身剑气冲霄。

    随着他的话语一出。四周不少宇宙俱都剑气激荡。

    无数人的剑。开始嗡嗡颤鸣。像是有至高无上的剑之君皇驾临一般。

    看着这两人,混蚕老祖脸上闪过一丝冷笑,傲气凛然地道:“我不会自大地认为自己无敌于天下,但是,就你与莲尊两人,我混蚕真要动手,未必就不能战而胜之。至于其他圣尊,某不屑一顾……”

    嚣张!

    狂妄!

    顿时其他十几位圣尊都是脸上一怒。俱都阴沉着目光打量着混蚕老祖。

    其中,一个圣尊手中突然倒拖着一柄血色巨刀,大叫起来:“好!好嚣张的家伙,真以为老子是泥捏的不成?都不用莲尊、剑祖出手,我刀尊也是饥[渴]难奈了,你便与某大战三五百回合罢——”

    刀尊!

    这也是一个不可小觑的超级圣尊,是蛮刀凶域的至强圣尊,只是稍稍弱了莲尊、剑祖一线。虽然未必是混蚕老祖的对手,却也是一个绝不怕战斗的狂人。

    这时候,他狂声叫嚣。有心想与混蚕老祖一较长短。

    “就你,在我手里别说三五百回合了。只怕十招都坚持不住!”混蚕老祖傲慢地看了刀尊一眼,目光中满是不屑与蔑视。

    圣人最讲颜面,当着十几位圣尊的面,被别人这么小觑,刀尊也是气得双眼几欲喷火,手中巨刀直指混天老祖:“废话少说,有本事出来练练。”

    “怕你不成?”混蚕老祖陡然双眼暴睁,其中有着无与伦比的慑人光芒闪烁。

    “好——”刀尊大叫一声,就要挥刀向混蚕老祖冲去。

    “刀尊,等等……”

    突然刀尊的身前陡然有一个人影闪现,轻松地拉住了他,“你们要是在这里打斗,只怕整个诸天万界都会承受不住你等的能量冲击,不如到混沌中去一战……”

    “鸿钧老儿,你也来了?”刀尊微微一惊,心下骇然不已。

    实力到了他这个级别,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轻松地欺近他的身边,并能在他反应之前拉住他。

    顿时,本就怒气冲天的刀尊也难得地安静了一下。

    同样,对面的混蚕老祖脸庞也是微微一抽,心中更是震惊了。

    “好一个鸿钧,看来还是你隐藏得最深。你不会也要出手对付我吧?”混蚕老祖心中对鸿钧道祖的忌惮还要稍稍高于莲尊、剑祖。这时候他目光阴郁扫了突然出现的鸿钧道祖一眼,再次出声,“只是我不明白,你们怎么家伙不是有过协议,‘非宇宙大量劫至不现身’么?怎么,我混蚕一出来,你们个个都出来了?”

    鸿钧道祖目光一凝,淡淡地道:“混蚕,你可是道祖级的人物,现身世界对圣人以下的众生威胁太大。我们不得不出面。”

    “哈哈,合着我混蚕就是宇宙大量劫不成?”混蚕老祖狂笑起来,双眼之中凶光暴涨。

    无穷的凶戾气息在他身上扩散。

    顿时,除了十几位圣尊之外,无数正在观注这方空间的所有人都是心神暴动。

    甚至不少帝级强者齐齐被震得心境不稳,元神萎靡不振。更有甚者,已被震伤了内腑,嘴中更是连连喷血。

    “噗!”

    吕重由于离得太近,也是被这突然暴发的慑人之极的恐怖威势给小小地震伤了一下。

    “我……我靠,这……这才是圣尊的真正强大之处。当年我如果不是运气暴崩,得到了[九玄寒龙冰棺]的强力配合,别说阴死三位圣尊了,只怕对方一个眼神就能灭杀了我……”吕重心中掀起滔天巨浪,这一刻,他之前于心中升起的所有骄傲再次被打击。

    圣尊!

    不是灭过圣尊,就能不把圣尊当一回事。

    在外界,圣尊的威胁力会提升无数倍。

    别说吕重只是一个区区的上位准圣(仙帝)了,就算吕重已是成功证道圣人,只怕这混蚕老祖即便动用一个小手指也能灭了他。

    强!

    太强了!

    不单吕重心里这么想,其他正在暗中窥视的不少圣人也是心中震撼之极。

    太久远没有见识到圣尊级强者的威势了,这次混蚕圣尊突然暴发的慑人威势,把他们个个也震得心惊胆战,脸色发白。

    “这……这就是圣尊级的威势?好强……”

    “太强了!”

    “本圣以为自身的实力已无限接近圣尊了,可是这次才明白,不是圣尊就永远不明白圣尊的强大……”

    “是啊,这应该还是混蚕老祖有意收敛了自身威势的缘故,如果是在混沌之中,他毫无保留地释放自身的威势,只怕我等六七阶的圣人也绝对受不了。会被压制得死死的……”

    ……

    无数圣人通过传音交流起来,就算是圣人也是激动不已。

    圣人不出世的年代,圣人间的战斗都很少看见,更别说是圣尊之间的战斗了。

    而这时候,大战似乎也要一触即发了。(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兄弟的打赏!!!!

    …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左少卿屈服    赵长枪之所以说水井的入口就是地下工厂的入口,也不是随口乱说的。按照赵长枪的判断,刚才那些强悍的武装力量肯定是左少卿用来保护制毒工厂的。

    左少卿从水井中掉下去,然后再出来的时候,就带来了一股强悍到可怕的力量,而左少卿身上也没有任何能和他的手下联系的工具,这说明他掉落下水井后,肯定去过地下制毒工厂。于是结论就出来了,这个井口就是地下制毒工厂的一个入口。当然,除了这个出入口,制毒工厂肯定还有其他正规的出入口,不然那些人从什么地方上来的?

    而左少卿抓到陆晓红等人之后,凭借灭魂社的情报力量,竟然根本打探不到关于他们被关押地的任何消息,可见左少卿是将他们关押到了一个非常秘密的地方。而要说秘密的地方,恐怕莫过于地下制毒工厂了吧?

    当然,这一切都是赵长枪根据他所看到的东西,得到的结论。他也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不然他早就跳下井口去寻找陆晓红等人了。不过,当他说完自己的结论,看到左少卿的眼神变化后,他马上明白,自己的猜测即便不是真相,恐怕也差不离了。

    赵长枪心中发出一声冷笑,扭头对赵玉山说道:“玉山哥,你下去看看。”

    “是,枪哥…⊙。”赵玉山答应一声,大踏步的朝车间一角走去。那里放着一盘从卷扬机上换下来的废旧钢丝绳,拇指粗细。赵玉山也不管钢丝绳上有没有油污,直接抗在肩上,走到了水井边上,将钢丝绳的一端牢牢的拴在一根已经发生扭曲的承重柱上,另一端直接仍在了水井中。

    机井一郎敢直接跳下去,那是因为他对下面很熟悉,赵玉山可没有必要犯险。

    赵长枪看着赵玉山的动作,连看也不看左少卿的说道:“左少卿,既然你如此英雄,想必我就是将你带回华国,恐怕你也不会作为污点证人,指认向少杰。所以,我已经没有必要再将你带到华国。只要我的人下去后,找到了陆晓红等人,你对我就没有了任何的利用价值。我会立刻一枪爆掉你的脑袋!”

    赵长枪说着话,向身边的一个灭魂社兄弟一挥手,这名兄弟马上将自己手中的突击步枪枪口对准了左少卿的脑袋。

    “左少卿,要不咱俩打个赌,我说这么近距离的射击,狙击步枪肯定能将你的脑袋爆成烂西瓜,你说能不能?”赵长枪似笑非笑的问左少卿。

    左少卿心里这个气啊!心说,奶奶的,有你这样打赌的吗?

    这家伙脑袋开始快速的转动起来,他知道,赵长枪这次绝对没有骗他。赵长枪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杀他,就是因为他还没有找到陆晓红等人,如果一旦被他找到了陆晓红等人,而自己又不愿随他去华国指认向少杰,那么自己对他来说,就真的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那他还留着自己干什么?

    左少卿抬头看了看赵玉山,发现他的半个身子已经下到水井里面,自己如果再不表态,他就要直接下去了。而他的心中也很清楚,只要赵玉山下去后,很容易就能从水井这边走到地下制毒厂,并且在那里找到陆晓红等人。

    到时候,他的命也就真的到头了!

    想想自己的脑袋被突击步枪近距离掀掉脑壳的惨状,这家伙终于大声说道:“等等!我说!我都说!赵长枪你让你的人上来吧。找到陆晓红他们还有别的路。”

    灭魂社的几个兄弟看到如此死硬的左少卿竟然被赵长枪几句话说屈服了,不禁全都一愣,但是片刻之后,他们马上明白,肯定是赵长枪所有的猜想都对了,不然左少卿不会忽然屈服的。

    众人不禁全都将目光投向了赵长枪,虽然没说话,但眼神中却满是崇拜。

    赵玉山身体一纵,从水井中跳到了地面上,嘴里嘟囔道:“草,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省的白瞎两只耳朵。”

    左少卿因为一开始不说出陆晓红等人的下落,现在可是少了两只耳朵。

    左少卿没有理会赵玉山的嘟囔,而是定定的看着赵长枪说道:“赵长枪,想不到你竟然猜到了这座汽配厂的秘密。我左少卿这辈子没服过谁,这次,我左少卿服你了。希望你能记住你刚才说的话。我不求你一定能让我免除一死,我只求你能尽力去做这件事。”

    “这一点你放心。我赵长枪一向是个说道做到的人。”赵长枪淡淡的说道,“走吧,带我们去见陆晓红等人。”

    “你觉得我这样子能走路吗?”左少卿虚弱的说道,刚才说的太多,声音太大,他又感到有些疲惫了。

    赵玉山走过来说道:“枪哥,我来背他走。”

    赵长枪点点头,伸手在左少卿的胸口点了两下,让左少卿能感觉好受一点,然后才让赵玉山将左少卿背了起来。

    在之前的战斗中,赵长枪一方也有一名兄弟受伤,战斗结束后,赵长枪安排一名灭魂社的兄弟直接将他送医院了。

    赵长枪封住左少卿胸口的几处大穴之后,左少卿的精神好了不少。在他的指点下,众人很快来到另一个大车间中。

    这个车间不是汽车配件制造车间,而是一个很大的汽修车间。但是现在里面却空荡荡的,没有几辆车。

    “被你们炸掉的那些车,就是从这个车间里开出去的。”左少卿趴在赵玉山背上苦笑着说道。

    既然已经决定跟着赵长枪回到华国受审,争取宽大处理,他就没有必要再隐瞒什么了。

    这个车间内也有一个只有围墙没有顶的办公室,在左少卿的指点下,赵长枪走进办公室,按动了一个配电盘上的白色按钮,原本黑暗的车间顿时亮了起来。

    接着,赵长枪又按动了一个红色按钮。

    众人的耳边顿时听到从车间的中间部位传来“啪”的一声轻响,然后是一阵轻微的嗡嗡声。伴随着嗡嗡声,众人惊讶的看到,车间中间薄薄的水泥地面忽然裂开几条小缝,然后越变越大,越变越多,并且向四面八方延伸,接着地面从中间隆起,好像地下有一个怪物正在破土而出一样!

    众人眼睁睁的看到,的确有东西从下面出来了,不过不是怪物,而是一架电梯。

    电梯上来后,电梯门自动打开,众人迈步上了电梯。电梯门关闭,然后缓缓的向下落去。

    “你们之前不是从这里出去的?”赵长枪忽然问道。

    这是明摆着的问题,如果左少卿和他的那些手下是从这里出去的,他们出去后,电梯可以重新下来,但是水泥地面却绝不能恢复原状。

    “我们是从附近的另一个车间出去的,如果从这里出去,被破坏的地面将会给车子开出车间造成困难。”左少卿说道。

    “我草,你们不会每个车间中都有这种机关吧?”赵玉山不禁骂道。这家伙背上背着左少卿就跟没事人似得。

    “没有,只有三个车间有。一个是有水井的那个,一个是这个,还有一个就是我们之前出来的那个。有水井的那个车间,只有井没有电梯,另两个都有电梯。但是这三个地方都能通到地下车间。干我这行的,不小心不行啊!”左少卿感慨道。

    “毛线,最后还不是被我们给拿住了。小心个屁。”赵玉山不屑的说道。

    “哼哼,我敢说,如果不是赵长枪,恐怕没有人能抓的住我!”左少卿说道。

    “这倒说的是实话,如果没有枪哥的指挥调度,恐怕我们现在还找不到你呢!”赵玉山说道。

    电梯一路向下,很快到达了底部。

    当电梯到达底部,众人看到眼前的一切后,全都震惊的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了!

    只见入目之处是一个巨大的地下车间,和地面上的汽配车间相反的是,这里正有大量的工人在不断的忙碌着,这些工人无一例外全都面色苍白,眼神也有些呆滞,看来很可能是被强迫弄到这里来的。而且来到之后,便再也没有出去过。

    巨大的机械手不断地将一箱一箱的半成品从这个流水线上挪到另一个流水线上。在流水线的末端是堆成小山的纸箱,每个纸箱中都装满了塑料袋封装的各种新型毒品!

    “我草!真他妈的大手笔!”赵玉山情不自禁的说道。和这里的毒品相比,那些这地方破获的特大涉毒案,那地方破获的特大涉毒案,简直都是小儿科!

    别说赵玉山,就连赵长枪也被雷的不轻。怪不的山口组的毒品生意,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做的如此之大,单看看人家的厂房吧!赵长枪可以想象,之前被他们炸死的那些人,肯定就是在这里看场子的。

    岳南山从山口组手中硬生生抢过去的那个制毒工厂已经够大了,但是和这里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

    赵长枪在惊讶的同时,也意识到,向少杰打算在望城山底部建造的那个制毒厂,就是以这个为模型来的!如果向少杰专心搞这玩意,恐怕别人要想发现也非常的困难。关键是向少杰贪心不足蛇吞象,什么人都往他的地下王宫中塞,结果把赵玉山这个活祖宗弄进去了。于是望城山暴露也就不奇怪了。

    赵长枪心中忽然一动,看着左少卿说道:“你不会要告诉我,你已经让陆晓红他们当了制毒工人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