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来人招牌式的一顶黑色高帽,一袭黑色裹肩披风,神情冷酷。

    苗毅对此人可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估计就算有人伪装也装不出这人特有的范来,给人感觉是那种已经将‘冷静’二字渗透到了骨子里的人,天庭监察右使高冠!

    这里才刚和天卯星君庞贯密会分别,高冠就突然出现在这里,惊的苗毅心弦一颤,难道被这冷面判官发现了?

    一时间,苗大官人的心情真可谓是七上八下,不知该如何自处,因为实在是没办法对付此人,能被任以天庭监察右使大权的人岂是吃素的。

    “牛有德,是你?”高冠垂视的目光瞥向了海面毁尸灭迹的船渣。

    从对方意外的语气中可以听出似乎之前并不知道是他苗毅在这里。苗毅努力控制住不安的情绪,领着阎修慢慢浮空飘起,正对面齐平后拱手道:“见过高右使,不知高右使为何会来此?”

    高冠:“有事经过这边,突然听到爆炸动静,特赶来一看究竟,没想到是你。听说你刚离开荒古,不回去复命,在这里干什么?”

    看来还真是碰巧了,原来是被爆炸动静给吸引过来的!苗毅心安几分,小心应付道:“暂时不用赶着回去复命,庾都统准了一年的休整假期,刚从荒古出来,遂在就近的星球上放松了一下,刚安逸一会儿正准备离去,没想到搞出了点动静碰巧惊动了高右使。”

    “原来如此。”高冠淡淡一声,也就没再追究此事,换了话题,“本使也有多年未曾进过荒古,不知其中变化如何,方便的话本使想听听如今的荒古情况。”说罢一甩披风转身。闪身射向了远处海面上的一处黑点。

    苗毅睁开法眼一看,发现是一座海岛,难道之前这位高右使就在这海岛上?若真是如此的话,那还真是庆幸没有太靠近,否则和庞贯私下会面的事情被撞个正着的话,那就有点不妙了。

    不过对方也真够冷酷的,也不管他苗毅答不答应,扔下话就直接走了,似乎一点都不怕他苗毅不答应。

    话又说回来了。他苗毅还真不能拍拍屁股不理人家就走,遂带着阎修赶了过去。

    一落在海岛上,才发现岛上有一座山寨,狼藉一片、血流成河、尸横一地,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看地上尸体的穿着打扮似乎都是凡人,确切地说像是凡人中的海盗,这里好像是一处海盗老巢。

    四周没看到其他人,只看到了高冠孤傲的身影站在一处山坡上迎着海风而立,裹肩的披风在风中飘荡。

    苗毅有点奇怪。难道就高冠一人在这里?这些海盗难道都是高冠所杀?凭高冠的身份干嘛跟这些海盗过不去?

    不过有一点倒是能肯定了,高冠的确是恰好在这里被爆炸的动静给吸引了,并非是发现了他苗毅什么秘密。

    示意阎修留在了原地等候。苗毅闪身飘落在了山寨内的山坡上,落在高冠身旁行礼,“高右使。”

    高冠偏头侧睨了一眼,“荒古内如今情况如何,说吧。”

    “邪气纵横,寸草不生……”苗毅有省有略地将荒古大致情况讲了一下。

    高冠听完后静默了一阵,又徐徐道:“还记得你那隔代传法的师傅火修罗吗?”

    “……”苗毅愣了一下,他当然记得。当年若不是这位高右使提及,他只怕还真不知道这么个人物。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若不是高冠主动提起,就算别人也知道那位火修罗,可藏在记忆深处的人不问起的话又有谁没事会再提起。

    “自然是记得。”苗毅含糊其辞一声,不知道对方又提到火修罗是什么意思。

    高冠淡然道:“当年你师傅也进过荒古死地,是当初进了荒古后为数不多能活着出来的人,在进入荒古之前火修罗还没那么大的名声。在荒古修炼了一段时间出来后,也不知是遭遇了什么奇遇,实力快速增长,凭着驭火术纵横天下。他的驭火术和一般人不一样,他操控的是火的本源。操控的是火元素,一旦被其打伤必是毒火攻心。伤者痛苦不堪。火修罗能聚火成罡,也可刚柔并济,凭着一手独到的本事,可谓横行霸道一时。”

    操控火元素?聚火成罡?苗毅闻言吃惊不小,这岂不是和自己修炼的星火诀一样?难道自己以前的怀疑有误,难道自己真的是火修罗的隔代传法弟子?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有些事情解释不通,苗毅忙问道:“火元素有阴阳之分,不知我那‘师傅’驾驭的是阳火还是阴火?”

    高冠:“这我就不太清楚了,只知驾驭的是赤焰烈火,聚火成罡如刀枪时亦是赤色,想必是阳火吧。对此,你这个做弟子的应该最清楚才对,何故问我?”

    苗毅默然思索,真要这样说的话,这火修罗驾驭的还真是阳火,只是这驾驭的方式又像极了星火诀,差别在一个是阳火,另一个则是无色透明的心焰。更确切点说,那个火修罗只能驾驭阳火,而星火诀却是阴阳兼并,可似乎又有异曲同工之妙,难道火修罗和星火诀之间真的有什么联系?

    见他半晌不语,高冠斜睨道:“火修罗进了一趟荒古死地实力快速增长,不知你进了荒古后可有什么奇遇?”

    “呃…”苗毅愣住,还别说,他真是越来越怀疑火修罗和星火诀之间有联系了,火修罗进了荒古修为快速增长,他又何尝不是如此。

    同时也被高冠这话给瞬间点醒了,他之前一直在担心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修为增长太快担心没办法解释,现在自己是火修罗的弟子,和火修罗有同样的际遇,修为为什么不能快速增长?完全可以解释的过去啊!

    还有,火修罗的功法和出手方式与自己有异曲同工之妙,差别仅在色差和外人不知的内涵而已,自己以前心有顾虑一直不敢放开使用星火诀,如今看来也有了解决的办法。

    想通这些,苗毅心中可谓大喜,没想到碰巧遇见这高冠竟然无意中解开了自己心中的顾虑。

    当然,现在不是喜形于色的时候,苗毅淡定回话道:“奇遇谈不上,修为倒是略有增长,已经突破到了彩莲境界。”

    “哦!”高冠貌似惊讶,转身看来,“短短千年就能突破到彩莲境界,那还真是可喜可贺!以前我还心有疑虑,如今看来,你的确是火修罗的弟子,看来这荒古死地对你们这一脉的确有不寻常的好处。”

    苗毅谦虚客气道:“侥幸而已。”

    高冠却没有跟他客气,“如果没什么其他事的话,你可以走了,右部的人马上要来查案了,我不希望有外人在此干扰。”

    苗毅无语,叫老子来的是你,赶老子走的也是你,什么玩意。

    骂只能是放在心里骂,拱手道:“既然如此,卑职先告退。”

    高冠淡淡“嗯”了声。

    苗毅随后闪身离去,领了阎修破苍穹而逝,遁入茫茫星空深处,紧急赶往天元星天街。

    之所以要去天元星天街,倒不是特别因为老情人皇甫君媃或伏青等人,而是因为寇文蓝,说是要给劫后余生的他接风洗尘。苗毅估计那家伙应该是有什么事,遂将会面地点指定在了天元星天街。

    将碰面地点定在天元星,原因也很简单,可以顺带去看看老情人,人家再三表示想念要见面,刚好顺道把事给一起解决了。

    一想到皇甫君媃,苗毅就有点头疼,当初硬搞了皇甫君媃的是他,后来硬甩了皇甫君媃的也是他,接着主动凑上去复合的也是他,如今真是甩都没办法甩了,又信誓旦旦向云知秋保证过自己和皇甫君媃没关系,所以压根不敢让云知秋知道真相。加上皇甫君媃天帝鹰犬的背景,这真是剪不断理还乱,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和皇甫君媃最后会扯成个什么样。

    而此时身在天元星天街群英会馆的皇甫君媃正披头散发泡在浴桶里怔怔走神,手指百无聊赖地拨弄着飘在热腾腾水面的花瓣,偶尔叹气一声。

    她那老情人牛有德活着从荒古死地出来了本是好事,牛有德也说了马上来看她,她更是高兴的不行,谁知这个时候一个千不该万不该而且是她最怕的人来了,她老娘皇甫端容!

    “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来了…”嘀咕埋怨的皇甫君媃撕碎了一片花瓣表示不满。

    “媃媃!”外面突然传来敲门声,还有清脆略带沉稳的女人声音。

    “啊!”皇甫君媃一听便知道是谁,忙道:“娘,我在沐浴。”

    如此说本是想阻止,谁知来人直接施法挑拨开了门栓,一个端庄雍容衣着华丽的美貌妇人推门而入,顺手关了门,走来撩开了遮掩住里间的纱帘,澡盆里的热香水雾飘来。

    “娘,我在沐浴,你怎么跑进来了,有什么事不能待会而再说…”缩腿抱胸的皇甫君媃声音越来越小,被其母那炯炯有神的犀利目光看的有些不自在。

    皇甫端容的目光盯在了女儿清洗过的俏丽面庞上,清洗过后,一些化妆掩饰自然是没了,凭她过来人的老道经验一眼就看出女儿眉心已散,早就已经经历过男女之事。(未完待续。)

第1346章 圣尊齐聚    “天啊,宇宙末日到了吗?”

    “好大的吸噬力……快跑……”

    “青莲……呜呜……我的道侣还在后方的星球上,谁能出手救救她……”

    “跑!快跑!宇宙要崩溃了……”

    “不好,后方的怒月星系已崩溃了,大家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该死,这宇宙的边缘端的不是修行者能住的地方,星系坍塌、星球直接被吸成粉尘了,这到底是在闹哪样?”

    “别废话,这似乎是有一个超级宇宙在疯狂扩张,它在吞噬其他宇宙的能量……”

    ……

    越来越多的生灵恐惧、绝望起来。←

    诸多宇宙的边缘地带,都响起了无数生灵绝望的呼喊。

    一个个星球化为粉未,一片片星系崩溃、坍塌。

    一时间,诸天震动,星月无光。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音暴,在星空中激荡,四周的星空大乱。

    大片大片的流星雨产生!

    每一片流星雨之中都有成千万上亿的星球或坠落、或粉粹或被吸入一个个神秘诡异的暗之深渊。

    无数生灵随着这些星球消亡甚至灭绝。

    一切的影像,都真的有如宇宙末日一般惨不忍睹。

    “该死!这到底是什么人,太霸道了。我靠……”

    吕重一连暗骂,一连利用星空大挪移极速逃跑。

    一路上,有看得顺眼的人,他倒也不惜伸出救助之手。把这些人收入[大寂灭珠]之内。

    而那些他看不上眼的人。那就不好意思了。这些人的死活可不会放在吕重的心上。

    其实,能被吕重看上眼的人,几乎个个都是拥有大功德的人。

    救助这些人,总比求助那些业力满身的人要舒服。

    还好,吕重如今的实力与速度都强得不可思议。能在身后那古怪宇宙吞噬之力临身之前,脱离对方的核心吸噬范围。

    可就算如此,吕重一路逃奔,加之又会时不时地求助一些拥有不弱功德的人。这让他的速度也仅仅比一般的中位准圣(仙帝)强上一丝。

    虽然依旧没有被身后正疯狂扩张的神秘宇宙给吸入其中,却也一直没有接开多大的的距离。

    “靠,还好是我,如果是别人,只怕早就被吸入那个古怪的宇宙中去了……”极速挪移的吕重,心下也是颇有些得意。

    比起其他人来,他的行为已是非常不错了。

    只是越跑,吕重越是对身后那神秘宇宙所属的强者忌惮不已。

    这个宇宙绝对是一个强者的内宇宙。

    而这样的强者,居然把自己的内宇宙扩散到与外界宇宙互联,并开始不计后果地吸噬外界宇宙的能量、星球。更可见这人的为人处事绝对相当霸道。

    这样的人,能不招惹。就尽量不要招惹!

    因为吕重也是这样的人,他明白这种人的疯狂与执着是多么的变态。

    最好就是一直不见这种人!

    心里这么想,吕重也的确这么做。

    可是,他这么想,却不知道,身后的那个强者是怎么想的。

    反正,越来越强大的吸噬力一直紧跟着他的身后,向他极速追近。

    “我靠靠靠,本少没那么大的吸引力吧?怎么一直对我穷追不放?”

    吕重感应到身后那股吸噬之力越来越强大,也是脸色大变,暗自愤怒不已,不由在心中大骂。

    他却没想到,他自己本就是一个身具大气运与大造化的人。

    而他身后展现内宇宙的超级强者绝对是圣尊一级的存在,而且在圣尊之中,也极有可能是高等级的强者。

    在这样的超级强者面前,拥有超级大气运、大造化的吕重,几乎比黑夜中的1000瓦以上的大功率灯泡还要来得耀眼。

    吞噬、辗压、炼化吕重一人,只怕比炼化成百上千号帝级强者的好处还多!

    以身化宇的强者,会本能地极速往吕重的方向扩张。

    “哼,真当我吕重是什么都不懂的白痴么?如果是你本人出现,只怕在一念之间就能吞噬、灭了我。可是你以身化宇,如今又在疯狂向四面八方扩张,暂时无法化出本尊,所以,你要追上我,暂时还不可能。除非你解除如今的内宇宙状态……”

    从玄虚光阴虫神王传承的记忆中,吕重明白以身化宇状态下的弱点后,他心里对这个强者也没多少惧意。

    打不过,难道我还跑不过?

    大不了,不再出手救助其他人了!

    而且,只要吕重以自己的极限速度脱离身后宇宙的吸噬力的范围,吕重更是可以直接躲入[大寂灭珠]之内。

    相信,正在逐步恢复二品道器的[大寂灭珠],能抵御这位宇宙级圣尊的超级吸噬力。而且就算[大寂灭珠]被吞入对方的体内,吕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危。

    二品道器不是一个宇宙级圣尊能伤害得了的。

    可是正当吕重要强行把自己的速度提升到自己的真正极限之时,星空之中,陡然有十几尊人影任空闪至。

    一时间,空间动荡,神威浩荡。

    至强的圣威从四面八方扩展开来。

    圣人!

    来的都是圣人!

    而且全都是圣尊!

    在无穷的圣威扩散的第一时间,早就接触过圣尊的吕重,就明白来的是什么人了。

    圣尊!

    来的全都是与麒麟圣尊、鸿昆道祖、弑天老祖一个级别的强大存在!

    真正的仙界每一个宇宙的至高神!

    一尊身着金缕衣的唯一女圣尊看向前方激荡的宇宙,最先开口:“混蚕老祖,你太过了吧——”

    话音一落,一道横跨亿万万光年的金色能量屏障凭空出现,挡住了其中一个方向的宇宙,让这个宇宙终于从被蚕食、吞噬中被解救出来。

    “混蚕,别以为你修炼的逆天[蚕食圣道]的功法,就可以为所欲为。毁了我妖翎界那么一多的星系,真当我鸿真老道是纸糊的不成?”一个手持绿色宝剑的老道,突然挥舞手中的长剑于虚空一划——

    “轰……”前方的大片空间坍塌,一道几可摧毁宇宙的剑罡一念间纵横亿万万光年,直向那个吞噬四周星系的罪魁祸首。(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