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天啊,宇宙末日到了吗?”

    “好大的吸噬力……快跑……”

    “青莲……呜呜……我的道侣还在后方的星球上,谁能出手救救她……”

    “跑!快跑!宇宙要崩溃了……”

    “不好,后方的怒月星系已崩溃了,大家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该死,这宇宙的边缘端的不是修行者能住的地方,星系坍塌、星球直接被吸成粉尘了,这到底是在闹哪样?”

    “别废话,这似乎是有一个超级宇宙在疯狂扩张,它在吞噬其他宇宙的能量……”

    ……

    越来越多的生灵恐惧、绝望起来。←

    诸多宇宙的边缘地带,都响起了无数生灵绝望的呼喊。

    一个个星球化为粉未,一片片星系崩溃、坍塌。

    一时间,诸天震动,星月无光。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音暴,在星空中激荡,四周的星空大乱。

    大片大片的流星雨产生!

    每一片流星雨之中都有成千万上亿的星球或坠落、或粉粹或被吸入一个个神秘诡异的暗之深渊。

    无数生灵随着这些星球消亡甚至灭绝。

    一切的影像,都真的有如宇宙末日一般惨不忍睹。

    “该死!这到底是什么人,太霸道了。我靠……”

    吕重一连暗骂,一连利用星空大挪移极速逃跑。

    一路上,有看得顺眼的人,他倒也不惜伸出救助之手。把这些人收入[大寂灭珠]之内。

    而那些他看不上眼的人。那就不好意思了。这些人的死活可不会放在吕重的心上。

    其实,能被吕重看上眼的人,几乎个个都是拥有大功德的人。

    救助这些人,总比求助那些业力满身的人要舒服。

    还好,吕重如今的实力与速度都强得不可思议。能在身后那古怪宇宙吞噬之力临身之前,脱离对方的核心吸噬范围。

    可就算如此,吕重一路逃奔,加之又会时不时地求助一些拥有不弱功德的人。这让他的速度也仅仅比一般的中位准圣(仙帝)强上一丝。

    虽然依旧没有被身后正疯狂扩张的神秘宇宙给吸入其中,却也一直没有接开多大的的距离。

    “靠,还好是我,如果是别人,只怕早就被吸入那个古怪的宇宙中去了……”极速挪移的吕重,心下也是颇有些得意。

    比起其他人来,他的行为已是非常不错了。

    只是越跑,吕重越是对身后那神秘宇宙所属的强者忌惮不已。

    这个宇宙绝对是一个强者的内宇宙。

    而这样的强者,居然把自己的内宇宙扩散到与外界宇宙互联,并开始不计后果地吸噬外界宇宙的能量、星球。更可见这人的为人处事绝对相当霸道。

    这样的人,能不招惹。就尽量不要招惹!

    因为吕重也是这样的人,他明白这种人的疯狂与执着是多么的变态。

    最好就是一直不见这种人!

    心里这么想,吕重也的确这么做。

    可是,他这么想,却不知道,身后的那个强者是怎么想的。

    反正,越来越强大的吸噬力一直紧跟着他的身后,向他极速追近。

    “我靠靠靠,本少没那么大的吸引力吧?怎么一直对我穷追不放?”

    吕重感应到身后那股吸噬之力越来越强大,也是脸色大变,暗自愤怒不已,不由在心中大骂。

    他却没想到,他自己本就是一个身具大气运与大造化的人。

    而他身后展现内宇宙的超级强者绝对是圣尊一级的存在,而且在圣尊之中,也极有可能是高等级的强者。

    在这样的超级强者面前,拥有超级大气运、大造化的吕重,几乎比黑夜中的1000瓦以上的大功率灯泡还要来得耀眼。

    吞噬、辗压、炼化吕重一人,只怕比炼化成百上千号帝级强者的好处还多!

    以身化宇的强者,会本能地极速往吕重的方向扩张。

    “哼,真当我吕重是什么都不懂的白痴么?如果是你本人出现,只怕在一念之间就能吞噬、灭了我。可是你以身化宇,如今又在疯狂向四面八方扩张,暂时无法化出本尊,所以,你要追上我,暂时还不可能。除非你解除如今的内宇宙状态……”

    从玄虚光阴虫神王传承的记忆中,吕重明白以身化宇状态下的弱点后,他心里对这个强者也没多少惧意。

    打不过,难道我还跑不过?

    大不了,不再出手救助其他人了!

    而且,只要吕重以自己的极限速度脱离身后宇宙的吸噬力的范围,吕重更是可以直接躲入[大寂灭珠]之内。

    相信,正在逐步恢复二品道器的[大寂灭珠],能抵御这位宇宙级圣尊的超级吸噬力。而且就算[大寂灭珠]被吞入对方的体内,吕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危。

    二品道器不是一个宇宙级圣尊能伤害得了的。

    可是正当吕重要强行把自己的速度提升到自己的真正极限之时,星空之中,陡然有十几尊人影任空闪至。

    一时间,空间动荡,神威浩荡。

    至强的圣威从四面八方扩展开来。

    圣人!

    来的都是圣人!

    而且全都是圣尊!

    在无穷的圣威扩散的第一时间,早就接触过圣尊的吕重,就明白来的是什么人了。

    圣尊!

    来的全都是与麒麟圣尊、鸿昆道祖、弑天老祖一个级别的强大存在!

    真正的仙界每一个宇宙的至高神!

    一尊身着金缕衣的唯一女圣尊看向前方激荡的宇宙,最先开口:“混蚕老祖,你太过了吧——”

    话音一落,一道横跨亿万万光年的金色能量屏障凭空出现,挡住了其中一个方向的宇宙,让这个宇宙终于从被蚕食、吞噬中被解救出来。

    “混蚕,别以为你修炼的逆天[蚕食圣道]的功法,就可以为所欲为。毁了我妖翎界那么一多的星系,真当我鸿真老道是纸糊的不成?”一个手持绿色宝剑的老道,突然挥舞手中的长剑于虚空一划——

    “轰……”前方的大片空间坍塌,一道几可摧毁宇宙的剑罡一念间纵横亿万万光年,直向那个吞噬四周星系的罪魁祸首。(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再抓左少卿    大雨倾盆,雷鸣电闪,按说这样的天气汽车很难发生连环爆炸。但是左少卿对车间采取的是包围之势,所以车子和车子之间挨的非常近,这种情况下发生连环爆炸就不奇怪了。

    左少卿那些原本躲在车子后面的手下根本来不及躲闪,瞬间便被送上了西天。侥幸没有被炸死的开始四处乱跑,根本顾不上向赵长枪发起攻击了。

    更糟糕的是,由于之前赵长枪等人的枪击,地上已经到处都是汽油,爆炸发生后,这些汽油全被点燃了,这些燃烧着的汽油在雨水的冲刷下,好像一条条的火龙一样四处流淌,将整个夜空都照亮了。流向下水道的雨水在火光的映照下,变得通红通红。

    赵长枪带着赵玉山等人,再加上躲在远处的洪亚伦和医生,开始痛打落水狗。一时间整个现场枪声响的好像爆豆一般,分不出个点儿。赵玉山等人带来的弹夹很快便被打光,他们快速的捡起敌人扔的到处都是的突击步枪,继续朝到处乱窜的敌人射击。

    最终,那些侥幸没有被炸死的家伙全都成了赵长枪等人的枪下之鬼。

    赵长枪收起了早已经没了子弹的手枪,顺手将追魂枪亮了出来,他在车间的时候,已经将追魂枪从水井中取了出来。

    追魂枪在手,●8赵长枪迈步朝左少卿的指挥车走去,左少卿还在里面没出来呢。

    “这个混蛋这么长时间没有动静,不会是死在里面了吧?奶奶的,你可千万不要死啊。”赵长枪心中有些担心的想到。

    猎犬小组来岛国的目的就是抓捕左少卿,指认向少杰的,如果这家伙现在死了,他们之前所做的一切将全都成为无用功,猎犬小组和灭魂社牺牲的那些兄弟也算白牺牲了。

    左少卿的指挥车已经被彻底翻了个儿,四个车轱辘朝天,好像四脚朝天的活王八一样。左少卿的车子虽然是一辆特制的防弹车,但是毕竟不是装甲车,经过了如此猛烈的爆炸冲击,和连续的翻滚,不但车子的风挡已经碎裂,而且车子的整体也发生了比较严重的变形。

    赵长枪来到车子面前,弯腰朝里看去。只见车子的安全气囊虽然已经弹开,但是左少卿仍然浑身是血,特别是脑袋,几乎整张脸都成了红色,头发也被鲜血粘连成一绺一绺。这家伙早已经昏迷过去,人事不知了。

    赵长枪刚才高悬的心终于放了下去,他是祖传的中医,中医讲究的就是一个望闻问切,所以他一看左少卿胸口的起伏程度,就知道左少卿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赵长枪直接用力一把将车门给扯掉仍在一边,用追魂枪挑开安全气囊,然后割断安全带,将左少卿从车子里面拖了出来。从天而降的雨水很快将这家伙脸上的鲜血冲刷干净,露出他已经毫无血色的脸。

    在冰凉雨水的刺激下,赵长枪又在他的人中穴上使劲掐了两下,这家伙终于悠悠醒转了。赵长枪看到左少卿醒来后,二话不说,马上将他扛起来,然后大踏步重新走进了车间。

    由于流血太多,左少卿的身子现在太虚弱了,绝对不能在大雨中淋的太久,不然这家伙非得没命不可!

    原本摇摇欲坠的车间,现在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平衡,重新稳定了下来,暂时不会发生倾塌了。

    现在已经快凌晨五点了,离工人上班还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赵长枪必须要在最快的时间内,从左少卿口中得到陆晓红被关押的地点!

    “左少卿,告诉我,你到底将陆晓红等人藏到了什么地方?哦,你可能还不知道,你的手下已经全部都死了,如果说出来,我可以留下你一条命,如果你不说,你现在就可以去地狱陪你的兄弟们了。”赵长枪冷冷的说道。

    “哈哈哈,赵长枪,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呢?只有我不说出陆晓红等人的下落,我才有命,如果我说出了他们被关押地方,恐怕那时候,我才会真的没命吧?”左少卿狂笑着说道。

    左少卿的确是个怪胎,都这时候了,这家伙竟然还能咬的住牙!

    此时赵玉山也已经将外面的人全都清理干净,然后走了进来,他听到左少卿都到了这个地步了,竟然还如此执迷不悟,不禁举起手中步枪,对着左少卿身旁的地面,哒哒哒就是一个三发短点射。左少卿的身边顿时多了三个弹孔。

    “左少卿,你快点给我说!不然下一枪我就打断你的腿!”赵玉山粗暴的吼道,眼看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他的心中也有些发急。

    “哈哈哈,有本事朝老子的脑袋开枪!打地面算什么本事?哈哈,不敢吧?我告诉你们,如果我死了,那些人全都得给我陪葬!”左少卿凶狠的狂笑道。

    “你”

    赵玉山被左少卿气的要发疯,这家伙是个守信用的人,所以调转枪口就要朝左少卿的大腿射去。然而就在他要扣动扳机的时候,却听到赵长枪忽然喝道:“等一下!”

    左少卿虽然现在看上去好像很强硬的样子,但是赵长枪却知道,其实这家伙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眼看就要油尽灯枯。如果这时候赵玉山真的在他的大腿上来一枪,他说不定很快的就会彻底的死过去!并且再也不会醒来。

    左少卿现在别说吃赵玉山一枪,赵长枪连逼供的重手法都不敢用!生怕把这个混蛋给折腾死了。要想让他说实话,只能攻心为上了。

    赵长枪稍稍想了一下,然后说道:“左少卿,你知道陆晓红为什么来抓你吗?”

    “我怎么知道?那个骚女人总不会是发骚想老子了吧?”左少卿有气无力的说道。这家伙的身子的确太虚弱了,刚才的几声狂笑,便消耗了他太多的精力。

    左少卿没有欺骗赵长枪,他是真不知道陆晓红是为什么来抓他。在他的印象中陆晓红可是杜平县县局的一个小警察,她有什么本事远涉重洋来到岛国抓捕自己?而她为什么又忽然和灭魂社的易鹏飞等人搅合到了一起?

    这家伙曾经拷问过陆晓红,但是陆晓红却告诉他,她已经不干警察了,现在跑到岛国干黑帮了,已经加入了灭魂社。

    左少卿当然不会相信陆晓红的鬼话,但是无论他怎么拷问陆晓红,陆晓红就这一个答案!别看陆晓红只是一介女流之辈,但是骨头却硬的很!

    所以,现在左少卿很想听听陆晓红为什么要来抓他。

    只听赵长枪淡淡的说道:“陆晓红现在已经不在杜平县任职,她现在已经调到了燕京,而且现在是燕京望城山涉毒案专案组的成员。”

    左少卿恍然大悟,如果不是他现在动作困难,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狠狠的拍自己两个耳光!燕京望城山涉毒案的事情他早就听说了。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陆晓红竟然是为这事来的!真他妈的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

    “你是负责山口组整个东南亚区域毒品交易的瓢把子,你应该知道向少杰在这个毒品案中扮演的角色吧?专案组很想将向少杰抓捕,但是由于证据不足,警方现在还不能抓捕向少杰。”赵长枪又说道。

    赵长枪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于是左少卿问道:“所以,陆晓红才会来到岛国,想将我抓住带回华国,指认向少杰?”

    “不错。左少卿,我可以给你个承诺,只要你能放出陆晓红等人,并且跟我们老老实实回去作证,我会尽我所能的保住你的命。”赵长枪又说道。

    “赵长枪,你和我开什么玩笑?以我的罪过,我落到警察的手中,等待我的只有灭亡吧?你凭什么说能保住我的命?你又凭什么能让我相信你的话?”左少卿冷笑着说道。

    “你可以选择不相信我的话,但是你必须选择要跟我走。选择跟我走,还有保住你性命的可能,不选择跟我走。你现在就只有死路一条!不要以为你死之后,我们就找不到陆晓红等人被关押的地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绝不是一个普通的汽车配件厂,这个汽车配件厂的地下肯定有猫腻,说不定就是一个制毒工厂。而这个制毒工厂的入口应该就是这个井口吧?”

    赵长枪说着话,目光看似瞥向了车间中间的水井,其实注意力却在左少卿的脸上。他看到当自己提到地下制毒工厂,和水井就是地下制毒工厂的入口时,左少卿的脸色虽然没变,但是眼神却明显有一丝波动。

    赵长枪知道,自己的猜测即便不是真相,也离真相不远了。

    赵长枪这个猜测可不是胡乱猜的,而是根据他的观察得出来的结论。

    通过刚才左少卿带来的这帮人的火力强度,赵长枪就可以判断出,这个汽车配件厂对左少卿非常的重要!如果不重要,左少卿不会在这里安排这么强悍的保卫力量。

    左少卿这种人对一个普通的汽车配件厂是绝对不会这么重视的,这说明这个汽车配件厂绝对有猫腻。

    左少卿是鼓捣毒品的,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当然就是制毒藏毒。所以,这个猫腻很可能就是,这里表面上是一个汽车配件加工厂,实际上是一个制毒工厂。

    而通过对眼前这个车间的观察,赵长枪就能猜测到,其余的车间肯定和这个车间差不多,就是正常的汽车配件厂。白天有人上班,晚上下班。那么制毒工厂在什么地方?

    赵长枪自然而然的便想到了望城山振邦保安公司的地下工厂。左少卿是向少杰的上家,据说向少杰还曾经亲自到岛国来参观学习过。所以,向少杰打算在望城山底下建设造毒工厂很可能也是跟左少卿学的。这就说明,左少卿的工厂很可能也在地下!而且就是在这个汽配厂的地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