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大雨倾盆,雷鸣电闪,按说这样的天气汽车很难发生连环爆炸。但是左少卿对车间采取的是包围之势,所以车子和车子之间挨的非常近,这种情况下发生连环爆炸就不奇怪了。

    左少卿那些原本躲在车子后面的手下根本来不及躲闪,瞬间便被送上了西天。侥幸没有被炸死的开始四处乱跑,根本顾不上向赵长枪发起攻击了。

    更糟糕的是,由于之前赵长枪等人的枪击,地上已经到处都是汽油,爆炸发生后,这些汽油全被点燃了,这些燃烧着的汽油在雨水的冲刷下,好像一条条的火龙一样四处流淌,将整个夜空都照亮了。流向下水道的雨水在火光的映照下,变得通红通红。

    赵长枪带着赵玉山等人,再加上躲在远处的洪亚伦和医生,开始痛打落水狗。一时间整个现场枪声响的好像爆豆一般,分不出个点儿。赵玉山等人带来的弹夹很快便被打光,他们快速的捡起敌人扔的到处都是的突击步枪,继续朝到处乱窜的敌人射击。

    最终,那些侥幸没有被炸死的家伙全都成了赵长枪等人的枪下之鬼。

    赵长枪收起了早已经没了子弹的手枪,顺手将追魂枪亮了出来,他在车间的时候,已经将追魂枪从水井中取了出来。

    追魂枪在手,●8赵长枪迈步朝左少卿的指挥车走去,左少卿还在里面没出来呢。

    “这个混蛋这么长时间没有动静,不会是死在里面了吧?奶奶的,你可千万不要死啊。”赵长枪心中有些担心的想到。

    猎犬小组来岛国的目的就是抓捕左少卿,指认向少杰的,如果这家伙现在死了,他们之前所做的一切将全都成为无用功,猎犬小组和灭魂社牺牲的那些兄弟也算白牺牲了。

    左少卿的指挥车已经被彻底翻了个儿,四个车轱辘朝天,好像四脚朝天的活王八一样。左少卿的车子虽然是一辆特制的防弹车,但是毕竟不是装甲车,经过了如此猛烈的爆炸冲击,和连续的翻滚,不但车子的风挡已经碎裂,而且车子的整体也发生了比较严重的变形。

    赵长枪来到车子面前,弯腰朝里看去。只见车子的安全气囊虽然已经弹开,但是左少卿仍然浑身是血,特别是脑袋,几乎整张脸都成了红色,头发也被鲜血粘连成一绺一绺。这家伙早已经昏迷过去,人事不知了。

    赵长枪刚才高悬的心终于放了下去,他是祖传的中医,中医讲究的就是一个望闻问切,所以他一看左少卿胸口的起伏程度,就知道左少卿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赵长枪直接用力一把将车门给扯掉仍在一边,用追魂枪挑开安全气囊,然后割断安全带,将左少卿从车子里面拖了出来。从天而降的雨水很快将这家伙脸上的鲜血冲刷干净,露出他已经毫无血色的脸。

    在冰凉雨水的刺激下,赵长枪又在他的人中穴上使劲掐了两下,这家伙终于悠悠醒转了。赵长枪看到左少卿醒来后,二话不说,马上将他扛起来,然后大踏步重新走进了车间。

    由于流血太多,左少卿的身子现在太虚弱了,绝对不能在大雨中淋的太久,不然这家伙非得没命不可!

    原本摇摇欲坠的车间,现在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平衡,重新稳定了下来,暂时不会发生倾塌了。

    现在已经快凌晨五点了,离工人上班还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赵长枪必须要在最快的时间内,从左少卿口中得到陆晓红被关押的地点!

    “左少卿,告诉我,你到底将陆晓红等人藏到了什么地方?哦,你可能还不知道,你的手下已经全部都死了,如果说出来,我可以留下你一条命,如果你不说,你现在就可以去地狱陪你的兄弟们了。”赵长枪冷冷的说道。

    “哈哈哈,赵长枪,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呢?只有我不说出陆晓红等人的下落,我才有命,如果我说出了他们被关押地方,恐怕那时候,我才会真的没命吧?”左少卿狂笑着说道。

    左少卿的确是个怪胎,都这时候了,这家伙竟然还能咬的住牙!

    此时赵玉山也已经将外面的人全都清理干净,然后走了进来,他听到左少卿都到了这个地步了,竟然还如此执迷不悟,不禁举起手中步枪,对着左少卿身旁的地面,哒哒哒就是一个三发短点射。左少卿的身边顿时多了三个弹孔。

    “左少卿,你快点给我说!不然下一枪我就打断你的腿!”赵玉山粗暴的吼道,眼看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他的心中也有些发急。

    “哈哈哈,有本事朝老子的脑袋开枪!打地面算什么本事?哈哈,不敢吧?我告诉你们,如果我死了,那些人全都得给我陪葬!”左少卿凶狠的狂笑道。

    “你”

    赵玉山被左少卿气的要发疯,这家伙是个守信用的人,所以调转枪口就要朝左少卿的大腿射去。然而就在他要扣动扳机的时候,却听到赵长枪忽然喝道:“等一下!”

    左少卿虽然现在看上去好像很强硬的样子,但是赵长枪却知道,其实这家伙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眼看就要油尽灯枯。如果这时候赵玉山真的在他的大腿上来一枪,他说不定很快的就会彻底的死过去!并且再也不会醒来。

    左少卿现在别说吃赵玉山一枪,赵长枪连逼供的重手法都不敢用!生怕把这个混蛋给折腾死了。要想让他说实话,只能攻心为上了。

    赵长枪稍稍想了一下,然后说道:“左少卿,你知道陆晓红为什么来抓你吗?”

    “我怎么知道?那个骚女人总不会是发骚想老子了吧?”左少卿有气无力的说道。这家伙的身子的确太虚弱了,刚才的几声狂笑,便消耗了他太多的精力。

    左少卿没有欺骗赵长枪,他是真不知道陆晓红是为什么来抓他。在他的印象中陆晓红可是杜平县县局的一个小警察,她有什么本事远涉重洋来到岛国抓捕自己?而她为什么又忽然和灭魂社的易鹏飞等人搅合到了一起?

    这家伙曾经拷问过陆晓红,但是陆晓红却告诉他,她已经不干警察了,现在跑到岛国干黑帮了,已经加入了灭魂社。

    左少卿当然不会相信陆晓红的鬼话,但是无论他怎么拷问陆晓红,陆晓红就这一个答案!别看陆晓红只是一介女流之辈,但是骨头却硬的很!

    所以,现在左少卿很想听听陆晓红为什么要来抓他。

    只听赵长枪淡淡的说道:“陆晓红现在已经不在杜平县任职,她现在已经调到了燕京,而且现在是燕京望城山涉毒案专案组的成员。”

    左少卿恍然大悟,如果不是他现在动作困难,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狠狠的拍自己两个耳光!燕京望城山涉毒案的事情他早就听说了。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陆晓红竟然是为这事来的!真他妈的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

    “你是负责山口组整个东南亚区域毒品交易的瓢把子,你应该知道向少杰在这个毒品案中扮演的角色吧?专案组很想将向少杰抓捕,但是由于证据不足,警方现在还不能抓捕向少杰。”赵长枪又说道。

    赵长枪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于是左少卿问道:“所以,陆晓红才会来到岛国,想将我抓住带回华国,指认向少杰?”

    “不错。左少卿,我可以给你个承诺,只要你能放出陆晓红等人,并且跟我们老老实实回去作证,我会尽我所能的保住你的命。”赵长枪又说道。

    “赵长枪,你和我开什么玩笑?以我的罪过,我落到警察的手中,等待我的只有灭亡吧?你凭什么说能保住我的命?你又凭什么能让我相信你的话?”左少卿冷笑着说道。

    “你可以选择不相信我的话,但是你必须选择要跟我走。选择跟我走,还有保住你性命的可能,不选择跟我走。你现在就只有死路一条!不要以为你死之后,我们就找不到陆晓红等人被关押的地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绝不是一个普通的汽车配件厂,这个汽车配件厂的地下肯定有猫腻,说不定就是一个制毒工厂。而这个制毒工厂的入口应该就是这个井口吧?”

    赵长枪说着话,目光看似瞥向了车间中间的水井,其实注意力却在左少卿的脸上。他看到当自己提到地下制毒工厂,和水井就是地下制毒工厂的入口时,左少卿的脸色虽然没变,但是眼神却明显有一丝波动。

    赵长枪知道,自己的猜测即便不是真相,也离真相不远了。

    赵长枪这个猜测可不是胡乱猜的,而是根据他的观察得出来的结论。

    通过刚才左少卿带来的这帮人的火力强度,赵长枪就可以判断出,这个汽车配件厂对左少卿非常的重要!如果不重要,左少卿不会在这里安排这么强悍的保卫力量。

    左少卿这种人对一个普通的汽车配件厂是绝对不会这么重视的,这说明这个汽车配件厂绝对有猫腻。

    左少卿是鼓捣毒品的,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当然就是制毒藏毒。所以,这个猫腻很可能就是,这里表面上是一个汽车配件加工厂,实际上是一个制毒工厂。

    而通过对眼前这个车间的观察,赵长枪就能猜测到,其余的车间肯定和这个车间差不多,就是正常的汽车配件厂。白天有人上班,晚上下班。那么制毒工厂在什么地方?

    赵长枪自然而然的便想到了望城山振邦保安公司的地下工厂。左少卿是向少杰的上家,据说向少杰还曾经亲自到岛国来参观学习过。所以,向少杰打算在望城山底下建设造毒工厂很可能也是跟左少卿学的。这就说明,左少卿的工厂很可能也在地下!而且就是在这个汽配厂的地下!

第一五零四章 财帛动人心    半日后,荒古入口附近的一颗就近星球,一身便装的苗毅二人从天而降,降落在了茫茫大海上的一艘客船上,船上看不到船夫,显得空荡,船在海上放任漂泊。

    阎修不知道苗毅为什么要带他来这里,估计是要和什么人碰头,否则不会才刚出荒古死地就无缘无故来此,他也看到了船楼上似乎有人,不过他话不多,也没问什么,一向是苗毅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苗毅偏头示意了一下后,阎修就站在了外面船头候着。

    登上船楼,苗毅掀开了帘子,看到了端着茶盏慢慢浅尝坐那的天卯星君,在其身旁站了个面露精明之相的老头,正面带微微笑意盯着自己打量。

    天卯星君是他约来的,苗毅只是没想到这种私密见面的事天卯星君还会带人来。

    抬了下头的庞贯放下了茶盏,淡淡一笑:“来了。”

    “见过星君。”苗毅拱了拱手。

    庞贯抬手示意一旁的空座,以很随和的语气说道:“不是第一次见面打交道,你也不是我的部下,不用客气了,坐吧。”

    苗毅也不矫情,这里刚坐下,庞贯又笑着开口了,“可以啊!我还怕你没办法挺过这千年刑期,没想到荒古死地也被你熬过来了。那地方我很多年没有再进去过了,我倒是很有兴趣知道里面变什么样了,方便的话,就说说吧。”

    见苗毅不断打量陈怀九,他又补了句道:“庞家的老人了,陈怀九,庞府的总管,是我身边最亲近之人,我任何事情都不瞒他。”

    苗毅这才放心下来。“还能变什么样,邪气纵横,侵蚀的寸草不生,许多邪气已经成灵,有些修为不浅,我这千年可谓过的不容易,和里面的邪灵多有交手,命都差点留在了里面,一直在躲躲藏藏。能活着出来真是侥幸。”

    一旁的陈怀九给苗毅斟了杯茶,苗毅谢过,随手接了。

    “邪灵?”庞贯思索了一下,目光瞅见苗毅毫不犹豫端起茶盏喝了这边准备的茶,一点都不担心自己会做手脚,微微一笑,心中暗赞了声,是个心胸豁达的汉子。遂笑问:“说吧,这次非要约我见面什么事?”

    苗毅翻手摸出了一颗带着金纹的怨灵珠,放在了桌上。问道:“星君可认识此物?”

    这当然是他从荒古死地里面带出来的,大量的不便带出,带个几颗出来还是没问题的。也完全说的过去,自己杀了邪灵得到的。

    庞贯斜了一眼,伸手拿了,捻在指尖查看,道:“怨灵珠!你就为了这东西把我叫来?”

    苗毅见他丝毫不受影响,奇怪道:“星君竟然能不受其中怨灵之力侵扰?”

    庞贯:“你当上面为什么让我镇守荒古出入口?我修炼的是火性功法,想必你也是吧?”

    “原来如此!”苗毅恍然大悟,又问:“看来星君见过这东西。”

    庞贯:“早年征讨荒古的时候。还没见荒古有这东西,后来近卫军两次清剿荒古,方知此物的存在。这东西放入武器中使用的话,可是一大利器,天庭那边倒是收集了不少,奈何一般人无法抵御其中的怨灵之力,就算有这种武器在手也不便使用,所以陛下只给了少部分人使用。”

    苗毅奇怪:“还有人使用灵珠武器。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庞贯顿了下,似乎不知道该不该说,不过想了想还是没有做隐瞒,“陛下身边有一批死士,不会轻易露面。所以知道的人不多,一向为陛下执行那些见不得人的秘密任务的。这批死士代号‘影卫’,也不知道修炼的是什么邪门功法,修为增长速度奇快,是陛下手中的杀手锏。最奇特的是,这些‘影卫’似乎不惧七情六欲之类的东西,也不怕这些邪气,所以这些‘影卫’有使用那些灵珠武器。”

    苗毅吃惊:“难道修炼的也是火性功法?”

    庞贯:“不得而知,只知修为增长奇快,据说有人认识其中一人原本只是一个紫莲修士,后来交手才发现,短短两万来年那人的修为便达到了化莲中上的水品。”

    “这么快?”苗毅倒吸一口凉气,旋即不知想到了什么,试着问道:“这些影卫的功法是不是有什么缺陷?”

    庞贯点头:“虽然不知,但不少人皆有此猜测,否则陛下手上既然有如此快速增长修为的功法为何不自己修炼?其次,如此恐怖的修行功法陛下也不会轻易让其落在外人手上,陛下能放心交予一批人修炼,必然是有控制这些人的办法,大多也都猜测这修行功法可能存在什么问题。”

    苗毅沉默,不知在思索什么。

    庞贯放下了手上的怨灵珠,靠在了椅子上,偏头看了看他,“说正事吧,叫我来什么事?”

    苗毅回过神来,指了指他刚才放下的怨灵珠,“就是为此物而来!我不妨明说,我荒古死地弄了不少这东西,可惜带不出来,暂时藏在了里面,回头我想把这些东西带出来。”

    庞贯轻笑一声,大概明白了苗毅的企图,“你不会是想让我私下打开荒古入口封锁再放你进去吧?这事一旦泄露出去,我可担不起责任。”

    苗毅拿起怨灵珠问:“星君不惧此物,难道不想弄上一批这样的东西?”

    庞贯:“我手上若有这样的武器,消息传出去我这坐镇荒古入口的人该如何向天庭解释?别人想不怀疑我监守自盗都难。到了我这样的位置,一般的打打杀杀已经不会到我头上,我最大的威胁是来自上面的倾轧。”一根食指指了指天。

    苗毅默了默,想再进荒古没天卯星君的配合根本不行,遂再次抛出诱饵,“星君对此物不感兴趣,难道对荒古里面的财物也不感兴趣吗?”

    庞贯呵呵一笑,表示质疑道:“荒古里面曾经的确是有不少的财物,不过据我所知,早已经被天庭收缴的差不多了。说吧,你想进里面,究竟想干什么?”

    苗毅摇了摇头:“恐怕星君知道的有误,很有可能天庭也不知道,天庭收缴走的财物仅仅只是荒古中的一部分而已,我这次略有窥探,发现里面的财富大的惊人!”

    “天庭收缴的只是一部分?”庞贯声音大了几分,语气中透露出吃惊,身体也坐直了,很是郑重地看着苗毅。

    他当然知道天庭建立之初缺钱的时候从荒古内卷走了多少财物,难以估计,总之顺利把天庭初始的框架搭了起来,那么庞大的财富竟然只是一部分,那剩下的财富必然是个惊天的数字。

    站在一旁的陈怀九亦惊疑不定地看着苗毅。

    苗毅点了点头确认,“否则我又岂会惦记着再往那鬼地方跑。”

    庞贯追问道:“天庭若是知道肯定不会不取,连天庭都不知道,那笔财物在荒古什么地方?”

    苗毅摇了摇头,沉默不语了,端起了茶盏慢慢喝茶。

    庞贯愣了一下,旋即哂然一笑,知道自己这话问的有点唐突了,自己守着荒古入口,真要是知道了那笔财物的下落,谁敢保证自己不会撇开对方独吞,说不定还担心自己杀人灭口,自然是不会说出来的。“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就算我派心腹人马去换防荒古入口,也不敢轻易开启进出,谁也不敢保证那些人里面有没有什么眼线,一旦让天庭知道了,那必是死罪难逃,抄家灭门都不在话下!”

    苗毅:“想办法把我调到你手下来,让我去守荒古入口,我来想办法。”

    庞贯捋须沉吟,“这事怕是不太好办,你那臭名声在外,加之又身在左督卫,无缘无故哪能把你调来,怕是要慢慢等待时机。”

    苗毅:“星君言之有理,的确不急,这次约星君来告知,只是想让星君先有个心理准备,到时候机会来也不至于错过。”

    庞贯点了点头,忽又回头看了眼陈怀九,“我的身份不便老是和你私下见面,以后有什么事需要面谈的,老陈可代表我和你见面。”

    苗毅起身对陈怀九拱手,“那就有劳了。”

    “应该的。”陈怀九客气颔首。

    庞贯也站了起来,笑道:“上次鬼市的事还没谢你,否则我麻烦怕是不小,在此谢过了。”拱了拱手。

    苗毅呵呵一笑,借了陈怀九的话,“应该的。”

    庞贯亦是呵呵一笑,旋即又正色告知:“不要大意了,你上次扫嬴家的面子扫的太大了,关键是当场扫了嬴天王的脸面,你这次活着回来了,嬴家怕是未必会放过你,明着动你不太可能,否则左督卫也不是吃素的,小心有人会使什么下三滥的手段,这天下最不缺的就是阿谀奉承的小人!”

    “谨记教诲!”苗毅领了这个情。

    见没其他事,庞贯也就告辞了,背手走向了船尾方向,陈怀九快步上前揭开了珠帘,两人快速闪身没入茫茫大海。

    苗毅尾随揭开珠帘看了看,海面平静,也不知道两人隐没去了何方。

    半个时辰后,客船轰隆一声在海面碎成了齑粉,被毁尸灭迹了,苗毅刚和阎修冲天而起,谁知前方一条人影闪来浮空,挡在了两人上空,冷眼垂视下方。

    此人突然出现,可谓把苗毅和阎修给吓了一跳。(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