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半日后,荒古入口附近的一颗就近星球,一身便装的苗毅二人从天而降,降落在了茫茫大海上的一艘客船上,船上看不到船夫,显得空荡,船在海上放任漂泊。

    阎修不知道苗毅为什么要带他来这里,估计是要和什么人碰头,否则不会才刚出荒古死地就无缘无故来此,他也看到了船楼上似乎有人,不过他话不多,也没问什么,一向是苗毅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苗毅偏头示意了一下后,阎修就站在了外面船头候着。

    登上船楼,苗毅掀开了帘子,看到了端着茶盏慢慢浅尝坐那的天卯星君,在其身旁站了个面露精明之相的老头,正面带微微笑意盯着自己打量。

    天卯星君是他约来的,苗毅只是没想到这种私密见面的事天卯星君还会带人来。

    抬了下头的庞贯放下了茶盏,淡淡一笑:“来了。”

    “见过星君。”苗毅拱了拱手。

    庞贯抬手示意一旁的空座,以很随和的语气说道:“不是第一次见面打交道,你也不是我的部下,不用客气了,坐吧。”

    苗毅也不矫情,这里刚坐下,庞贯又笑着开口了,“可以啊!我还怕你没办法挺过这千年刑期,没想到荒古死地也被你熬过来了。那地方我很多年没有再进去过了,我倒是很有兴趣知道里面变什么样了,方便的话,就说说吧。”

    见苗毅不断打量陈怀九,他又补了句道:“庞家的老人了,陈怀九,庞府的总管,是我身边最亲近之人,我任何事情都不瞒他。”

    苗毅这才放心下来。“还能变什么样,邪气纵横,侵蚀的寸草不生,许多邪气已经成灵,有些修为不浅,我这千年可谓过的不容易,和里面的邪灵多有交手,命都差点留在了里面,一直在躲躲藏藏。能活着出来真是侥幸。”

    一旁的陈怀九给苗毅斟了杯茶,苗毅谢过,随手接了。

    “邪灵?”庞贯思索了一下,目光瞅见苗毅毫不犹豫端起茶盏喝了这边准备的茶,一点都不担心自己会做手脚,微微一笑,心中暗赞了声,是个心胸豁达的汉子。遂笑问:“说吧,这次非要约我见面什么事?”

    苗毅翻手摸出了一颗带着金纹的怨灵珠,放在了桌上。问道:“星君可认识此物?”

    这当然是他从荒古死地里面带出来的,大量的不便带出,带个几颗出来还是没问题的。也完全说的过去,自己杀了邪灵得到的。

    庞贯斜了一眼,伸手拿了,捻在指尖查看,道:“怨灵珠!你就为了这东西把我叫来?”

    苗毅见他丝毫不受影响,奇怪道:“星君竟然能不受其中怨灵之力侵扰?”

    庞贯:“你当上面为什么让我镇守荒古出入口?我修炼的是火性功法,想必你也是吧?”

    “原来如此!”苗毅恍然大悟,又问:“看来星君见过这东西。”

    庞贯:“早年征讨荒古的时候。还没见荒古有这东西,后来近卫军两次清剿荒古,方知此物的存在。这东西放入武器中使用的话,可是一大利器,天庭那边倒是收集了不少,奈何一般人无法抵御其中的怨灵之力,就算有这种武器在手也不便使用,所以陛下只给了少部分人使用。”

    苗毅奇怪:“还有人使用灵珠武器。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庞贯顿了下,似乎不知道该不该说,不过想了想还是没有做隐瞒,“陛下身边有一批死士,不会轻易露面。所以知道的人不多,一向为陛下执行那些见不得人的秘密任务的。这批死士代号‘影卫’,也不知道修炼的是什么邪门功法,修为增长速度奇快,是陛下手中的杀手锏。最奇特的是,这些‘影卫’似乎不惧七情六欲之类的东西,也不怕这些邪气,所以这些‘影卫’有使用那些灵珠武器。”

    苗毅吃惊:“难道修炼的也是火性功法?”

    庞贯:“不得而知,只知修为增长奇快,据说有人认识其中一人原本只是一个紫莲修士,后来交手才发现,短短两万来年那人的修为便达到了化莲中上的水品。”

    “这么快?”苗毅倒吸一口凉气,旋即不知想到了什么,试着问道:“这些影卫的功法是不是有什么缺陷?”

    庞贯点头:“虽然不知,但不少人皆有此猜测,否则陛下手上既然有如此快速增长修为的功法为何不自己修炼?其次,如此恐怖的修行功法陛下也不会轻易让其落在外人手上,陛下能放心交予一批人修炼,必然是有控制这些人的办法,大多也都猜测这修行功法可能存在什么问题。”

    苗毅沉默,不知在思索什么。

    庞贯放下了手上的怨灵珠,靠在了椅子上,偏头看了看他,“说正事吧,叫我来什么事?”

    苗毅回过神来,指了指他刚才放下的怨灵珠,“就是为此物而来!我不妨明说,我荒古死地弄了不少这东西,可惜带不出来,暂时藏在了里面,回头我想把这些东西带出来。”

    庞贯轻笑一声,大概明白了苗毅的企图,“你不会是想让我私下打开荒古入口封锁再放你进去吧?这事一旦泄露出去,我可担不起责任。”

    苗毅拿起怨灵珠问:“星君不惧此物,难道不想弄上一批这样的东西?”

    庞贯:“我手上若有这样的武器,消息传出去我这坐镇荒古入口的人该如何向天庭解释?别人想不怀疑我监守自盗都难。到了我这样的位置,一般的打打杀杀已经不会到我头上,我最大的威胁是来自上面的倾轧。”一根食指指了指天。

    苗毅默了默,想再进荒古没天卯星君的配合根本不行,遂再次抛出诱饵,“星君对此物不感兴趣,难道对荒古里面的财物也不感兴趣吗?”

    庞贯呵呵一笑,表示质疑道:“荒古里面曾经的确是有不少的财物,不过据我所知,早已经被天庭收缴的差不多了。说吧,你想进里面,究竟想干什么?”

    苗毅摇了摇头:“恐怕星君知道的有误,很有可能天庭也不知道,天庭收缴走的财物仅仅只是荒古中的一部分而已,我这次略有窥探,发现里面的财富大的惊人!”

    “天庭收缴的只是一部分?”庞贯声音大了几分,语气中透露出吃惊,身体也坐直了,很是郑重地看着苗毅。

    他当然知道天庭建立之初缺钱的时候从荒古内卷走了多少财物,难以估计,总之顺利把天庭初始的框架搭了起来,那么庞大的财富竟然只是一部分,那剩下的财富必然是个惊天的数字。

    站在一旁的陈怀九亦惊疑不定地看着苗毅。

    苗毅点了点头确认,“否则我又岂会惦记着再往那鬼地方跑。”

    庞贯追问道:“天庭若是知道肯定不会不取,连天庭都不知道,那笔财物在荒古什么地方?”

    苗毅摇了摇头,沉默不语了,端起了茶盏慢慢喝茶。

    庞贯愣了一下,旋即哂然一笑,知道自己这话问的有点唐突了,自己守着荒古入口,真要是知道了那笔财物的下落,谁敢保证自己不会撇开对方独吞,说不定还担心自己杀人灭口,自然是不会说出来的。“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就算我派心腹人马去换防荒古入口,也不敢轻易开启进出,谁也不敢保证那些人里面有没有什么眼线,一旦让天庭知道了,那必是死罪难逃,抄家灭门都不在话下!”

    苗毅:“想办法把我调到你手下来,让我去守荒古入口,我来想办法。”

    庞贯捋须沉吟,“这事怕是不太好办,你那臭名声在外,加之又身在左督卫,无缘无故哪能把你调来,怕是要慢慢等待时机。”

    苗毅:“星君言之有理,的确不急,这次约星君来告知,只是想让星君先有个心理准备,到时候机会来也不至于错过。”

    庞贯点了点头,忽又回头看了眼陈怀九,“我的身份不便老是和你私下见面,以后有什么事需要面谈的,老陈可代表我和你见面。”

    苗毅起身对陈怀九拱手,“那就有劳了。”

    “应该的。”陈怀九客气颔首。

    庞贯也站了起来,笑道:“上次鬼市的事还没谢你,否则我麻烦怕是不小,在此谢过了。”拱了拱手。

    苗毅呵呵一笑,借了陈怀九的话,“应该的。”

    庞贯亦是呵呵一笑,旋即又正色告知:“不要大意了,你上次扫嬴家的面子扫的太大了,关键是当场扫了嬴天王的脸面,你这次活着回来了,嬴家怕是未必会放过你,明着动你不太可能,否则左督卫也不是吃素的,小心有人会使什么下三滥的手段,这天下最不缺的就是阿谀奉承的小人!”

    “谨记教诲!”苗毅领了这个情。

    见没其他事,庞贯也就告辞了,背手走向了船尾方向,陈怀九快步上前揭开了珠帘,两人快速闪身没入茫茫大海。

    苗毅尾随揭开珠帘看了看,海面平静,也不知道两人隐没去了何方。

    半个时辰后,客船轰隆一声在海面碎成了齑粉,被毁尸灭迹了,苗毅刚和阎修冲天而起,谁知前方一条人影闪来浮空,挡在了两人上空,冷眼垂视下方。

    此人突然出现,可谓把苗毅和阎修给吓了一跳。(未完待续。)

第1345章    第1345章

    服下一粒天命回血丹,吕重刚才所受的伤已好得七七八八。》

    随着他的脸色变回正常,诸女的目光又来回在他与前方那片星域之间转动。

    “夫君,前方的那个宇宙太美了,要不我们去玩玩?”许心妍期盼地看向吕重,脸上闪过一丝激动。

    那片星域的星力实在浓郁了,许心妍是光明体质,对星光特别是恒星的光芒极为敏感与亲近。她本能地就想亲近这一片星域,更别说这片星域还真的太美了。

    许心妍这么一说,其他诸女也是心动不已。

    “是啊,夫君,那里太美了,而且灵气极为充足,咱们就去玩一段时间?”郑玲珑也是出声央求起来。

    吕重眉头耸动了一两下,突然笑了:“呵呵,我们这次本就是出来放松、游玩的,去哪里不是去?好罢,咱们就去一趟前方的星域……”

    “太好了……”颜妍惊喜地大叫一声。

    “走!”木苍穹驾驶着飞船,化为一道流光,急速向前方掠去。

    这片星域非常广阔、浩瀚,也极为神秘。

    敖夜站在吕重的旁边,突然惊咦了一声:“咦,飞船上的星路航图标明,这片星域无限接近魔神界。可是这个宇宙居然没有被魔神界殖民,看来绝对不简单!”

    能在未来诞生一个新的众神之王,这个宇宙又岂能是简单得了的?

    吕重心中一笑,却没有解说什么。

    这会儿他已悄悄地展开了自己的圣识,缓缓地向这方宇宙渗透。

    整个星域。到处都是灵动之极的拟兽、拟人星系。

    相比其他的宇宙。这片星域非常有特色。

    在这个星域。各种星球与星系都似乎有生命或者被人为控制。

    “咦,不对,这……这星……星域内的所有星系甚至星球都……都似乎拥有灵魂烙印?天啊,我明白了,这所有的星球、星系全是人为凝炼出来的。好高明的功法。好神奇的宇宙。这整个星域其实就在一个超级强者的体内,是这强者的内宇宙……”

    陡然间,吕重福至心灵,脸色狂变。对着敖夜、木苍穹等人大喊起来:“不好,我们不能过去,这个星域非常危险……”

    话音一落,吕重已是动念间把飞船以及诸女闪电般收入了[大寂灭珠]。

    甚至,他在同时,还直接启动至强的极品空间大道,疯狂地施展星空大挪移,极速通过空间节点狂暴后退。

    “轰隆隆……”

    几乎在吕重以超级星空大挪移狂奔逃命的一瞬间,一种无形的强大得几乎让圣人都无法反抗的恐怖吞噬之力由然产生。让这片星域疯狂地吞噬四周的所有被吸引过来的修行者以及星球。

    轰隆隆……

    雷鸣般的巨响响彻整片星空浩宇,与这星域接壤的周边宇宙。似乎都变得仿佛来到了世界末日一般,浓厚的星云遮盖四面八方。使得周围的各大星系、星域的空间都在强烈地震落。

    逃!

    狂命逃奔!

    吕重还从来没有哪一次像今天这么拼命地逃跑。

    四周的恐怖吞噬力传来,到处都是空间坍塌的声响。

    大片大片的星系被至强的噬力毁灭,压成粉尘与能量粒子流,被那诡异的星域直接吸收。

    遮天蔽日的星云风暴之中,不时的可以看到一颗颗巨大无比的恒星从内部深处崩溃开来,轰隆一声暴得粉碎,其至强的能量与无穷的太阳精火被这片诡异的星域给分化整合!

    而四周星空那些绽开的空间裂缝很快就变成了一条条深不见底的深渊,极力地吞噬着周边的一切星云、行星、恒星甚至是星系。

    滚滚陨石仿佛洪流一样向着那些吞噬之力形成的深渊滚落而下,像是要湮灭一切。

    无与伦比的吞噬力作用在吕重的身上,把他极力向身后的那片诡异的星域拉扯。

    这时候,吕重惊骇地发现,这片诡异的宇宙释放的吸噬力是强大到了何等地步。

    要知道,他吕重也是经历过无数宇宙与顶级的法宝空间的。

    可是这个出现在魔神界附近的诡异星域,其吞噬力之极,简直超出了吕重的认知。

    要知道,如今的吕重也不算是什么弱者了。

    而且陨落在他手里的圣尊都有三位了,这样的吕重,什么恐怖的事没有见识过?

    可是,今天他还是被吓得了。

    “娘的,难怪之前我怎么看怎么觉得奇怪。要知道魔神界也是一个极为出名的宇宙。其周边接壤的宇宙,几乎都被星路航图给标示出来的。而这个星域极为陌生,根本就没有被标明在星路航图上。”

    吕重心中有如明镜。

    这会儿,他已是明白了,如今有一个超级强者,正把自己体内的内宇宙给释放到外界来吸噬、掠夺仙界的能量与星球了。

    否则,绝对不会在魔神界附近出来一片这么陌生的星域。

    “强!这个人真的强得离谱。而且他的功法也是变态!绝对不下于我的[阴阳合和大道]……”吕重心中哆嗦了一下,如果之前反应慢一点,只怕连人带飞船都要被这片诡异的星域给吸入其中,进入那神秘强者的体内。

    一旦进入别人的地盘,那便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危险系数全呈直线上升。

    还好,吕重反应比较快,虽然后方星域的吸噬之力依旧强大得恐怖,但是吕重已感应到自己正在渐渐远离这股至强的危险。

    这时候,吕重更是感应到有不少星球、星系、星云甚至大量的各等级的修士也被强大变态的吸噬之力给吞噬一空。

    灾难!

    这完全是真正的宇宙级的超级灾难!

    魔神界、地仙界、蛮荒界、巫神界、祖妖界、玄幽虫界等附近大量的星域、宇宙都出现了空间壁垒坍塌的现象,无数宇宙的能量、星球、修士、生命遭受生死大劫。

    一**的强者,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便被吞噬,在巨大之极的压力之下直接崩溃、爆炸,化为最纯粹的能量,汇入这个最诡异的星域。

    行星被强大的压力辗成粉尘,恒星被压爆、星系直接崩溃……

    一切的一切,都发生在瞬间!(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