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夜行空和单晴神情微微一愣,这事他们不是没听说过,也觉得多半是互相掩护身份而为,不认为是真的,但是云傲天这么一提,想起当初魔道在苗毅一怒之下遭受的损失,不得不慎重考虑。

    夜行空最终点头道:“那就听圣主的,看看苗毅那边怎么说再做决定。”

    两人随后告辞,云啸亲自去送。

    云啸再次返回大殿后,走到云傲天身边道:“父亲,这两个家伙…”

    云傲天微微抬手打住,“他们这样做也没什么错,若换了是其他女人,我没理由不答应。当然,就算秋姐儿和苗毅没有那层关系,我也不会答应,我云家不会干出卖女求荣的事。不过既然有苗毅在前面挡着,我们又何必和他们争执,交给苗毅自己去处理好了。”

    云啸点了点头,不过又迟疑道:“这事我们都不知道,反倒是他们先知道了,看来是秋姐儿身边的人透露了风声,而秋姐儿瞒着我们的意思,恐怕也是不想让苗毅知道,怕苗毅惹出事来,我们这样告知苗毅合适吗?”

    云傲天眯眼道:“秋姐儿是他苗毅的女人,他如果连自己女人都保不住,那也怪不得别人。你联系一下苗毅,把事情告诉他,让他自己看着办吧。至于秋姐儿那边,她既然不肯告诉我们,那我们也装不知道好了,”

    “是!”云啸应下,当场拿出星铃和苗毅联系。

    荒古死地,茫茫戈壁,不断撕裂的虚幻大门亘古存在,一条孤独人影从戈壁深处不疾不徐走来,身穿战甲。手持逆鳞枪,无视飘来荡去的邪气,正是在这片戈壁藏身了几个月的苗毅。

    接应他的人已经到了外面,外面的守卫也给予了放出的通知,他终于刑满释放了。

    离虚幻大门还有个百来丈距离时,苗毅停步,摸出了星铃不禁眉头一皱,居然是云啸来了消息。

    不知什么事,回应询问。不问还好,一问获知居然有人在打云知秋的主意,眉头不禁一挑,回复:你们魔道是什么意思?

    云啸:这事父亲自然是不会同意,暂时压了下来,让问问你是什么意思。

    苗毅:这事你们不用管了,我自己来处理。

    中断联系后,苗毅又摸出了星铃联系外面,表示自己已经到了门前可以出去了。

    待到外面给出了回应,告知封禁已经打开了。突然加快步伐,提枪急速冲出,身形一纵。闯进了不断撕裂的虚空中。

    外界星空,阎修、杨召青、徐堂然、飞红都来了,副总镇东九真也来了,还有几名黑龙司大统领,都紧盯着那打开的禁闭星空大门。

    电弧闪烁撕裂的虚空中,突然闪出一道人影,被外界守将给拦了下来。

    徐堂然抚掌呵呵道:“如夫人,总镇大人威武依旧。这下您可以放心了。”他是真心高兴,同时也是真心惊叹,荒古死地放逐千年,居然还能活下来,自己这位上司的命还真有够硬的,还真是没有这位上司过不去的坎。

    翘首以盼的飞红满脸欣喜地点了点头。

    不过他们暂时还只能是远远看着,守卫正在对苗毅进行盘查,防止从荒古内带出什么不该带出的东西。

    确认一切正常。双方互留凭据办好了手续,得以放行的苗毅这才朝这边飞了过来。

    整齐一排的徐堂然等人满脸喜色地拱手道:“参见总镇大人。”

    苗毅脸上看不到脱离囚笼的喜色,只是微微点头示意不必多礼。

    飞红这才慢慢上前,盈盈半蹲行礼,苗毅伸手托了一下她的胳膊肘。宽慰道:“让你担心了。”

    飞红轻轻摇头,温柔道:“大人无事便好。”

    苗毅让她站到了一旁。这时东九真上前拱了拱手,呵呵笑道:“总镇能安然无恙是黑龙司的幸事,庾都统已经传令下来,说大人这些年辛苦了,特准予了一年的假期让大人好好休整放松一下再回去复命。”目光落在苗毅眉心彩莲一品的法相上,心中微微一跳,居然突破到了彩莲境界。

    其实其他人也看到了,心情各异而已。

    苗毅点头:“荒古内有些以前想都没想到的东西,这一千年的确是过的紧张,几次三番差点丢了性命,能活下来真乃侥幸,我也的确是想休息一下。这一千年有劳一些旧友惦记,既然出来了理当前去走访一下,庾都统这假期来的正合适,这样吧,你们护送如夫人回去,我这边留阎修一人足矣。”

    阎修抱了抱拳领命,余者面面相觑,这就让我们回去了?

    东九真苦笑道:“我们刚才还商量好了,准备去就近的地方给大人接风洗尘,大人,你看?”

    苗毅:“等我回了黑龙司再召集上其他人一起吧,你们先回去。”

    飞红在旁柔柔低声道:“妾身留下伺候大人吧?”

    众人含笑点头,这个应该可以有,大人憋了一千多年了,这个时侯身边是应该有个美人放松一下,论到姿色,这位如夫人自然是没得说的。

    谁知苗毅冷眼一斜飞红,以不容置疑地语气漠然道:“听话!”

    飞红嘴唇嗫嚅了一下,神情间闪过一丝委屈应下,“是!”

    众人相视一眼,都感到有些诧异,感觉今天的大人似乎有些不近人情,如夫人大老远跑来迎接,大人竟然一点都不领情,这就要直接赶回去?大家伙算是看出来了,大人的心情似乎不太好,也不知道荒古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

    没人愿意在这个时候触霉头,自然是一同领命,随后护送了飞红离去。

    剩下阎修一人后,苗毅摸出了星图确认了方向,说了声“走”,领了阎修朝另一个方向去了。

    途中苗毅摸出了星铃,联系上了千儿。询问云知秋之事的具体详情。

    千儿没想到苗毅已经知道了,吓得不轻,只好将事情的详细经过老实告知了。就算如此老实交代了,苗毅还是训斥了一顿,下次再有这隐瞒不报之事,家法不容!

    “千儿,你怎么了?”

    洞天福地内,有沐浴嗜好的云知秋出来了,沐浴之后穿着一袭宽松轻薄纱裙。难掩其中若隐若现春色,在雪儿陪同下走了出来,见到千儿脸色发白,不禁奇怪一问。

    千儿犹豫了一会儿,苦笑道:“夫人大喜,大人刚才来讯,已经安然出了荒古。”

    刚坐下正悠然任由雪儿梳理长发的云知秋一怔,喜事是喜事,可按理说苗毅出来后第一个联系的应该是自己才对,怎么首先联系上了千儿?这事有些不对。蹙眉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千儿低头道:“夫人,大人已经知道了褚子山的事,刚才特意问我此事。大人对我和雪儿隐瞒这事相当震怒。”此话一出,雪儿也吓得脸色一变。

    “他怎么知道的?看来爷爷那边已经知情了…”云知秋嘀咕自语了一声,回手拍了拍雪儿的大腿,示意她继续梳头,笑着劝慰二人道:“你们放心,有我在这里,大人不敢拿你们怎么样,我大不了再做一回泼妇。专治他毛病。”

    二女相视一眼,有她这话两人的确放心不少,别的不说,夫人发起泼来,大人有理也得没理,全家上下也就夫人降的住大人那脾气。

    “现在麻烦的是,我怕他那脾气乱来啊!这种事情只怕我也拦不住了他,得想想办法…”云知秋刚叹了一声。苗毅的星铃传讯就来了,一沟通上,苗毅首先自然是告知自己已经平安出来了。

    为了不让千儿难堪,云知秋也假装才知道:回来了就好,我刚沐浴完。什么时候过来看我?

    苗毅这个时候没心情跟她打情骂俏:褚子山是怎么回事?

    云知秋:我爷爷告诉你的?

    苗毅:我问你为什么瞒我?

    云知秋:你放心,这事我会处理好的。妾身可不敢给你戴绿帽子,你就不用瞎操心了。

    苗毅:处理好?你怎么处理好?你人都被封在了铺子里不能轻易离开,是杀出去啊,还是自投罗网?

    云知秋:牛二,我想你了!

    苗毅无语了一会儿,一想到扔下她这么多年,火气瞬间消了大半,话没那么冲了:这事你不用管了,你安心呆在铺子里,哪也不用去,这事我来处理。

    云知秋急了:牛二,你刚出来,千万别乱来。

    乱来?苗毅顿时又怒了:我说这事我来处理,你听还是不听?

    云知秋:不听又怎么样?

    苗毅:那咱俩之间的缘分就到头了,你自己看着办!

    云知秋立刻噼里啪啦一顿狂骂,结果发现那边没了回应,气得她挥手将星铃砸了出去。

    看着当啷落地的星铃,千儿、雪儿面面相觑,千儿心有余悸道:“夫人,大人那边怎么了?”

    “臭没良心的,我不想他再出事,倒像是我做错了什么似的,又不是我想惹事勾搭了谁…”云知秋反复咬唇骂了又骂,眼眶渐渐红了,刚才着实被苗毅的话给伤着了,不过最终还是叹道:“通知老范,那事让他算了。”

    而此时的苗毅中断了和云知秋的联系后,又联系上了轮值镇守贡园的蓝虎旗大统领牧雨莲,密令牧雨莲暗中从各贡园抽调一半的人马,密调五万大军前往酉丁域九环星,要求人马务必在半年之内赶到,泄密者严惩。

    不加时限不行,贡园遍布天下各地,有的远有的近。至于御园那边镇守的黑龙司人马,苗毅一个都没动,也没有透露风声。(未完待续。)

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左少卿脱困    赵长枪到达井口下方后,并没有盲目的出去,而是稳住了身形,然后将追魂枪拽了出来,随手一甩,弹出了六节,大约一米二左右,然后“嚓”的一下插在脚下的井壁上。

    赵长枪的双脚稳稳的踩在了追魂枪的枪杆上,然后抬头看了看井口。

    他只看到车间顶棚上的一架架钢梁,和几盏明亮的日光灯管。就在枪声响起的刹那,上面的赵玉山等人已经四处散开,而对方开了那一枪之后,大概因为无法找到射击目标,所以竟然没有再开枪。

    看来对方也是高手,深通不见兔子不撒鹰的道理。赵长枪的身子蹲在追魂枪上,静静的想了一下,然后将身上的皮夹克脱了下来,扑在双腿上,然后双手奋力的从井壁上抠下几捧黄土,胡乱用皮夹克包住了。

    赵长枪双腿站在追魂枪枪杆的末端,就好像玩跳板跳水的运动员一样,双腿使劲颤了几下。追魂枪材料特殊,其弹性和韧性可不是跳水馆的跳板可以比拟的。

    当赵长枪感到枪杆的弹性达到一个峰值之后,他猛然将手中包了黄土的皮夹克从井口的左侧扔了出去。隔了半秒之后,赵长枪的身子从井口的右侧跳了出去!

    就在包着黄土的皮夹克飞出井口的刹那,外面的枪声便爆豆般的响了起来。皮夹克迅速被强劲的子弹打飞了出去!

    此时赵长枪的身体已经飞出了井口,他从皮夹克的飘飞方向立刻判断出了枪手的位置,手中枪立刻连连开火!

    躲在暗中的枪手看到赵长枪从井口窜出来后,立刻明白自己上当了,瞬间就要调转枪口朝赵长枪射击,然而他们此时才反应过来,已经晚了!赵长枪射出的两颗子弹好像长了眼睛一样噗噗两声射进了他们脑袋!将他们的脑袋打成了烂西瓜。

    追魂枪的弹性的确不是盖的,赵长枪借助追魂枪的弹性,竟然跃起了六米多高,直接飞到了车间顶棚上!他左手猛然一伸,身子便挂在了一道钢梁上,目光迅速的在车间中扫视一圈。

    赵长枪身在高处,这才将车间里的一切都尽收眼底,只见在车间正中间的位置有一个直径大约两米的圆形井口,他和左少卿刚才就是从这里掉落进去的。

    而在车间的西南角有一间车间主任办公室。办公室是钢筋混凝土建造,因为是建造在车间里面,不用担心风吹雨淋,所以办公室只有围墙,没有顶棚。办公室里面躺着两具尸体,正是赵长枪刚才干掉的两个家伙。

    由于这两个家伙躲在里面的位置比较特殊,所以,下面的赵玉山等人根本无法对他们成直接射击。而赵长枪的子弹却是从围墙的上方射入,要了这两个家伙的命。如果不是赵长枪忽然临时想出了这么一个跳出井口的怪主意,他也无法将躲在办公室里面的两个家伙干掉。

    赵长枪确定车间里已经没有敌人之后,才双腿一荡,从钢梁上落下来,大声说道:“大家都出来吧,这里已经没有敌人了。”

    赵长枪一边说,一边快步朝一台车床后面走去,刚才他在上面看的分明,那个受伤的兄弟就躲在了这台车床后面。

    受伤的是灭魂社的一位兄弟,伤口在胸口心脏部位,鲜血已经将整个胸口都染红了。这名兄弟用手使劲的抓住自己的伤口,脸色煞白。让赵长枪奇怪的是,如果是别人中了这样一枪,肯定会当场死亡,而眼前这位兄弟虽然脸色相当难看,但是生命力却还很强,看上去一时半会儿还不会有生命危险。

    “兄弟,撑住!我们很快就会回去的!”赵长枪急促的对他说道,同时抬手在他的胸口点了几下。

    这是赵长枪的独门点穴止血法,不但有明显的止血作用,而且能有效的减轻伤者的痛苦。这也算是赵长枪的独门绝活之一,然而让赵长枪意外的是,这次他的独门点穴止血法竟然失灵了!这名兄弟的伤口竟然还是不断的往外流血。

    赵长枪心中正在纳闷,却听的这名兄弟骂道:“妈的,这狗日的枪法可真准。要不是老子的心脏长在了右边,这回老子非得交代了不可!”

    赵长枪不禁哑然,瞬间明白过来,怪不得这名兄弟看上去明明是心脏中弹,却能活到现在。怪不得自己的独门点穴止血法失效了,原来原因都在这里!自己是按照正常人的穴位来点穴,而这位兄弟却明显不是正常人,自己的手法当然就会无用了。

    赵长枪稍微想了一下,然后试着又在这名兄弟右侧胸口点了几下,这下顿时见效了,不但流血速度顿时减小,而且这名兄弟明显感到自己不如刚才一样痛苦了。

    “咦?枪哥,你是怎么做到的?我竟然不是那么疼了!你可真是神了!”这名兄弟有些兴奋的说道,只要止住了血,他就能坚持更长的时间。

    “不是我神,是你神啊!捡回一条命,侥幸!”赵长枪感叹道。

    此时赵玉山等人也围了过来,赵玉山看到这名兄弟好像暂时不会有问题后,一颗心也稍稍放了下来,问道:“枪哥,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车间里正好好的出来一个陷阱?他们也不怕平时他们自己人不小心掉进去?”

    赵长枪苦笑一下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井口有机关,下面肯定有承重的东西,顶上是一层掩人耳目的薄水泥板。而这个井口的机关肯定就掌控在被我打死的那两个家伙手中。我们自从进入这个车间,他们便发现我们了,但是那时候左少卿在我们手中,所以他们不敢向我们开枪,只是启动了机关,将井口下面承重板撤掉了,只剩下了上面的一层薄板。所以,当我和左少卿走到上面去的时候,才掉落了下去。”

    “这也不对头啊!既然是陷阱,他应该让我们掉进去才对啊,左少卿怎么将自己掉进去了?他不怕掉下去会摔死?对了,枪哥,左少卿还在下面吧?”赵玉山又说道。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陷阱,这是一个真正的水井,下面有水,掉下去跌不死人。我怀疑这个水井肯定能通到其他的地方。所以,左少卿才会主动掉了下去。实际上这个混蛋是从我们的眼皮底下跑掉了。”赵长枪说道。

    “我草他娘的,这个混蛋可真够狡猾的!”赵玉山一脚揣在一台机床的皮带防护罩上,发出当啷一声巨响。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一个灭魂社的兄弟问道。

    赵长枪刚要回答,车间里的灯光忽然全灭了,同时就连外面的路灯也全灭了!

    赵长枪等人正在纳闷,却看到数十道刺眼的车灯划破外面黑暗的雨幕,通过车间窗户和大门,径直射进车间里。接着,外面的雨幕中便传来一阵阵刺耳的刹车声。

    赵长枪等人快速的扑到门口,躲在掩体后面,朝外看去,借着车灯光,他们看到外面竟然来了数不清的车辆,将整个偌大的车间都团团围住了!无数的黑衣人顶着瓢泼大雨,从车上下来,以汽车为掩体,将枪口对准了车间的方向。

    赵长枪等人正奇怪这些车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却听到从外面的车载大喇叭里竟然传来左少卿的声音!

    只听左少卿疯狂的叫嚣道:“赵长枪!你们已经被老子包围了!识相的就乖乖出来投降!不然老子就把你们一个个的捉住,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赵长枪,不要以为只有你才会折磨人,老子比你更会!”

    “说实话,赵长枪,我也很佩服你,玩黑帮的起家,最后竟然混入官场,而且现在还成了正处级!可谓黑白两道通吃的典范啊!甚至连山口组都几次在你手中吃了大亏,机井一郎那个老混蛋这几年更是连你的屁股都不敢摸。啊,你的确是个人才啊!”

    赵长枪躲在车间里听着左少卿的吼叫声,不禁撇撇嘴嘟囔道:“哼哼,拾人牙慧,什么东西!”

    就在两个小时前的紫竹林,赵长枪也曾经对左少卿说过相似的话,没想到现在他竟然又拿来奚落赵长枪了。不同的是,现在左少卿少了两个耳朵,而赵长枪却连根头发都没少。

    “赵长枪,我知道你骨头硬不会投降,但是你有没有替你身边的那些人想想?你如果不出来,他们今天都会死!而且陆晓红,易鹏飞等等,全都得去死,而且会死的很难看”左少卿继续吼道。

    就在这时,车间里的赵玉山忽然怒骂一声:“我去你妈的吧!”

    怒骂声中,赵玉山举枪就朝一辆车子打去。这家伙一直在找说话的喇叭在什么地方,终于被他找到了,于是他毫不犹豫的举枪便朝喊话的车子打去!

    赵玉山的子弹不偏不倚的打在一辆车的前风挡上,不过让赵玉山意外的是,左少卿的车子竟然是防弹的,子弹射到风挡玻璃上之后,竟然划飞了!

    赵玉山的这一枪虽然没有要了左少卿的命,却彻底激怒了左少卿,只听他大声吼道:“给我打!不留活口!”

    车间外顿时响起哒哒哒的枪声,连绵不绝的枪声仿佛将天上的雷声都压了下去!而耀眼的枪口焰连在一起,仿佛将闪电的光芒都压了下去!

    赵玉山躲在一台机床后面,露出脑袋看着不断朝车间射击的敌人,不禁嘟囔道:“我草,这帮混蛋傻了吧?还是子弹太多,没地方用了?这样也能打死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