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哇,好漂亮的星域……”

    一般极为豪华的飞船之内,一个少女般的绝美丽人盯着驾驶舱前的虚拟光屏,一脸震动。∈↗她正是颜妍。

    “我看看……”

    另一个清冷的女子也是看向驾驶舱前的虚拟光屏,接着毫无意外地被其中唯美的影像给震惊了,小嘴也是微不可察地张大,目光也是多了一丝激动,“太漂亮了……”

    光屏之上,显示出一片极为广阔、浩瀚的宇宙。

    只不过,这一片宇宙实在太神奇、唯美了。

    最中心,有一个星系,呈炽白的巨树形状向外扩展。而其四周环绕着各种神奇异兽一般的星系。

    这些星系中,有类似麒麟一般的存在,也有神龙飞腾,更有独角兽、天马、大地之熊、凤凰、乌鸦、海豚等一般拟形的星系存在。

    而且,让人感觉,这些星系几乎是活的一般。它们都围着最中心的巨树星系在公转。却又有各自的扩展、旋转方式。

    红橙黄绿青蓝紫黑白金等十色光华在各个星系上闪烁、澎湃。

    无穷的星力在凝聚!

    胡媚惊呼出声,双眼放光:“哇,真的好美。”

    “呼呼呼……”

    就在这时候,前方的炽白巨树星系,陡然有无穷光华冲天而起。

    就像是响应这巨树星系一般,四周的拟兽星系也有各色冲天光华喷发。

    一时间,前方整片星河、浩宇,都升腾起了唯美之极的火树银花。璀璨得夺人心魄。

    天地间。无穷无尽的星力在喷发。

    就算还隔了非常远的距离。飞船之内的众人都能感应到一种疯狂的能量在酝酿。

    “呼呼呼……”

    红的、蓝的、白的、金的、绿的、黑的……各色星光澎湃,如超级烟花在前方的星系上演。

    唯美的画面,能让任何人都发自内心的感慨与震惊。

    许心妍、郑玲珑、云水瑶、白素贞等人也俱都涌了过来,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美!

    美得让人心醉!

    “天啊,这只怕是宇宙中最美的烟花了!”敖夜也是失声感慨。

    诸女都是认同地点了点头。

    只有正在喝着美酒的吕重,目光中多了一丝凝重,心中更是掀起滔天巨浪,差点失声惊呼:“好强的星力暴动。这……这是这片星域要出至强神王的预兆?”

    的确,吕重本身连圣人都不是,照理对宇宙的认识不会太清楚。

    可是,吕重却是一个意外,他曾得了[玄虚光阴虫]神王的传承。知道一些天地隐秘。

    眼前的场景出现,让深藏于记忆库中的一个片段解锁。

    神王!

    这是众神之王有可能出现的先兆!

    想到这里,吕重心念一动,全力启动时间大道,以便预知未来。

    可是,半个时辰后。吕重震惊地发现,以他现在的上品上位级的时间大道道纹。都无法算出有关这众神之王的一丝一毫的踪迹。

    似乎整个大道乃至附近的整个宇宙都处在不正常的状态。充满着无穷的变数与意外。

    “居然真的算不出这片星域有没有神王出现?不过,正因为算不出,更是真的有大问题了。”吕重一脸凝重。

    虽说宇宙中充满着无穷的变数与意外。这众神之王成长起来必定困难重重、惊险万分,但是也绝对身具超级大气运。

    想到这里,吕重双启动了自身的气道大道道纹,准备配合至强的时间大道道纹再侧算一下。

    然后,事情再次出了吕重的意料。

    刚刚同时启动气道大道、时间大道,一股无来由的心慌袭上心头。

    “噗噗噗……”

    无与伦比的威压诡异地临身,让吕重五脏六腑齐齐震动,使得他一不小心一连喷出了三口心血。

    “我靠,难道以我现在的实力与对大道道纹的掌控,居然还不能强行推算这人的存在?丫的究竟会是什么人要出生?”

    喷出三口心血,吕重脸色都苍白起来了。

    吕重的动静终于惊动了一边的云水瑶,她见吕重莫明其妙地口喷鲜血,也是脸色大变,失声惊叫:“啊,夫君,你……你怎么了?”

    “啊,怎么回事?难道夫君之前在阴邙星受了暗伤?”离得最近的郑玲珑下意识地闪到吕重的身边,扶住了他,一脸紧张与担心,甚至下意识地就要拿疗伤圣药给吕重服用。

    吕重苦笑,却不好说自己是受了一点反噬。更不好直言前方宇宙正在酝酿着一尊众神之王。

    “嗯,之前五腑受过一点小伤,不过吐了血却是好多了。大家不要担心。”见诸女误会,吕重却是有了借口,不由微微点头,以解诸女心中的担心。

    诸女居然没有一点反应,显然之前的那股反噬力针对的就是他吕重了。

    现在,吕重本身灵魂能量已可媲美一阶圣人,肉身也达到先天至宝的水准。又曾凝聚出“威”之圣纹,可这样,他还是被反噬之力弄伤。

    可见这片星域或宇宙所要诞生、成长的人绝对非常变态。

    “呵呵,有意思,真的有意思。这样强的反噬之力,足以证明这个宇宙要孕育的人绝对变态。以我看来,如今要推算这人的蛛丝马迹,只怕八阶圣人甚至圣尊都有可能无法办到。”

    虽然推算失败,可反而让吕重知道了更多。

    “未来的众神之王?呵呵,真不知你有何等风采,到时希望能与你一会……”吕重看着远方那一片一直在喷发璀璨星光的星域,心中嘀咕了一下。陡然有些心动,悄然间记下了这片星域的空间坐标。

    而且,无来由地,吕重就相信自己以后一定会见到这一个人物。

    “你或许是众神之王,而我吕重绝对会先你一步成为最强大的众神之王!”

    吕重心中傲气陡生,他本就得了太古虫族一脉众神之王的最大传承,更有鸿钧道祖创造的逆天功法,再加上他自己的坚韧与悟性,他有自信成就众神之王的尊位。

    一直以来,吕重都有一种绝不落于人后的傲气与自尊。

    就算前方的宇宙有可能有众神之王的诞生,却也打击不了他吕重的自信心。

    修行一路,如果连自己都没有信心走得更远,那他的修炼必将有限!(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爱情难得一回真、停产、蓝色玄幻等兄弟的打赏。

第一五零二章 看上了令孙女    千儿、雪儿闻听吃惊不小,对天庭的一个都统下杀手可不是小事。

    本来云知秋也不想这样干,可是褚子山非要这样相逼,她也不得不下狠手了,否则苗毅出来后知道了惹得苗毅震怒,才刚脱离险境的苗毅势必又要陷入危局,所以在苗毅出来前她必须彻底解决这事。

    “真的要动手?”站在一旁的护卫皱眉,这老头就是云知秋口中的老范。

    云知秋转身看来,“刚才你也听到了看到了,姓褚的根本不留任何余地,难不成我还要真的嫁给他?”

    老范有点犯难,沉吟道:“掌柜的,对天庭的都统下杀手可不是小事,一旦出事…还望掌柜的三思啊!”

    云知秋沉声道:“所以我才稳住他,要了半年的宽限时间,以便这边细细筹划,尽量不要留下什么麻烦。”

    老范摇头道:“掌柜的,就算我们尾巴斩的再干净,到时候天庭也不会放过任何嫌疑人,姓褚的纠缠掌柜的事必然也会纳入天庭严查的范围内,届时我们这个联络点可就废掉了,想在天街建立一个清白不惹人怀疑的联络点不容易啊!”

    云知秋:“姓褚的非要搞事,就算我跑了,商铺跑的了吗?和商铺联系的人员逐步做好转移的准备,总之姓褚的不能留了,造成的后果由我一力承担,事后我会和‘家里’那边解释,其他的不用你担心,照我的话去做。”

    老范犹豫了一下,不过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默默转身而去。

    目送其离去,云知秋突然苦笑一声,“这世道,女人长的好看点也成了罪过,招谁惹谁了…”想到褚子山看自己时狼一样的眼神,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拉起自己裙衫看了看。又松开,回头对千儿、雪儿道:“给我找几件不显身段笼统点的衣服,你们以后也注意点。”

    千儿、雪儿相视一眼,都有些无奈。其实夫人身上穿的也只是普通女人穿的衣服,并无任何出格之处,已经算是穿的保守了,难道连起码的爱美之心也要剥夺么?

    两人也没办法,只能是应下。

    琼星天王府。三本堂,三子例行向父亲寇凌虚报知各自范围内的事情。

    “文蓝和牛有德联系过,已经确认了,牛有德的确还活着,不日可能就要从荒古死地出来。”

    当最后汇报的老三寇勉将这一情况说出时,坐在案后的寇凌虚不禁饱含深意地和身旁站立的老唐相视一眼。

    老唐微微一笑:“金莲修为在荒古死地关押了一千年,居然还能活着回来,这家伙的确不简单,或是说破军当初答应让其去荒古死地早就知道他能活着回来?”

    “不管破军是因何答应让他去荒古死地的,无疑证明了那小子的确有过人之处才能让破军松口。一次两次还可以说是侥幸。能三番五次的渡过难关就不是侥幸了,独身一人连荒古死地那一关都能过去,没什么好说的…”寇凌虚轻轻敲击椅子扶手的手一定,微微偏头看向一旁,话题突然岔开到了另一边,“老唐,一番折腾,寇家损失不小,寇家的姑娘也早就到了待嫁的年纪,你觉得与一些权贵子弟联姻如何?”

    事情涉及到了自己的女儿。寇铮三兄弟各自回头相视一眼。

    老唐似乎从寇凌虚的眼神中读懂了点什么,目光闪了闪,默默摇头道:“王爷,若是寻常时候和那些权贵子弟联姻倒是个不错的选择。如今天庭隐隐有乱象丛生的征兆,一旦有事,必然是天摇地动的大事,各家自保是优先的,只怕嫁女联姻的作用不大。这个时候若真要联姻,就要为寇家做好积蓄能量的准备。还不如嫁一些能为寇家死心塌地效命的人。譬如这苗毅就不错,假以时日必然是一员悍将。”

    “苗毅!”寇勤皱眉道:“唐叔,这是不是有点不妥?先不说苗毅的修为和实力如何、能不能配得上寇家的女儿,现在我们和嬴家正是联手的时候,虽然暗中有争斗,可苗毅毕竟打过嬴九光的脸,我们明着这样搞岂不是让嬴家脸上难堪。”

    寇凌虚五指又轻轻敲击着扶手,沉默不语,只看不说。

    老唐道:“和嬴家联手是因为暂时有共同的利益,就算寇家女儿嫁入嬴家,真要有什么大事的话,嬴家可不会讲什么情分。可这苗毅就不一样了,他这次没活着回来还罢,活着回来了堂堂嬴天王的脸岂是那么好打的,嬴九光就算不说话,下面也自然有人会处理这事,一些下三滥的手段破军还能帮苗毅时时挡下不成?一般人想保苗毅也保不住,寇家出手的话,嬴家就要掂量一下了,所谓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在苗毅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不但帮了他,还将寇家的女儿嫁给了他,他焉能不感激涕零为寇家效死命?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这苗毅的能力已经屡次得到了证明,很是值得寇家下血本进行培养,二爷,收人不如收心呐!”

    三兄弟面面相觑,目光最后都投向了上座的老爷子。

    “言之有理!”静默的寇凌虚突然点了点头给出一声,目光看向三子,“事情就这么定了,你们三兄弟看看,苗毅若是娶你们谁的女儿就是谁的女婿,不用你们出什么,家里出资源帮你们培养。”

    三兄弟算是明白了,唐叔完全是在给老爷子背书,有些话老爷子这个做爷爷的是不好直接讲出来的。再听听老爷子这话,既然这苗毅能得老爷子如此看中,不惜把孙女下嫁,这是要下血本培养,将来前途一定是可期的,足抵半个儿子,不用自己花费什么就能捞住一个有能力的心腹…三兄弟心头皆是一热。

    寇铮道:“爹,就是不知道苗毅那边是个什么意思,万一是我们一头热,岂不尴尬。”说出这话就说明他同意了。

    寇凌虚朝寇勉抬了抬下巴,“三儿,这个媒人让文蓝去做吧。”

    “是!”寇勉应下。

    炼狱之地,魔星圣主大殿内,将主夜行空负手而立看向大殿门外,魔道大将军单晴则是默默来回走动着。

    不一会儿,云傲天从后殿快步走了出来,其子云啸相随。

    夜行空和单晴一起转身,随后上前拱手行礼:“见过圣主!”

    “不必多礼!”云傲天虚扶一下,也没有坐上正殿宝座摆什么架子,就站在二人面前,问道:“将主前来可是有什么事?”

    夜行空没有废话,沉吟一番后,“的确出了点事,是令孙女云知秋那边出了点事。”

    云傲天心中咯噔一下,云知秋若是出了事那就麻烦了,这不单单是自己孙女,还是苗毅的正室夫人,重要的是后一个原因,云知秋出了事苗毅那边没办法交差,奈何这事一直瞒着六道,没将苗毅和孙女的真实关系公开。

    云啸也有点紧张了起来,出了什么事能值得魔道将主亲自过来打招呼?不过在这几位面前还轮不到他插话。

    云傲天稍作沉默,做好了心理准备方问道:“不知出了什么事?”

    “酉丁域新任的都统褚子山看上了令孙女……”夜行空徐徐将事情经过讲了一遍。

    老范虽然已经听从指派归云知秋调遣,这次也接了云知秋的命令,可还是觉得事情有些不妥,实在是事情非同小可,遂偷偷瞒着云知秋向夜行空这边禀报了。

    这事虽然麻烦,不过听到云知秋并未真正出事,云傲天父子都稍稍松了口气,事情还没发生就好,否则还真是难以挽回了。云傲天沉吟道:“这事将主觉得如何处置妥当?”

    夜行空微微偏头给了单晴一个眼色,有些话他不好说。

    单晴会意,遂拱手道:“圣主,多年来,我们的人想打入反贼内部的结果都不太理想,尤其是近卫军那边防查甚严,这褚子山正是近卫军的背景,若是处置妥当的话,倒是个不错的机会,只是此事牵涉到圣主的孙女,我等也不好擅做决定,想听听圣主的意思。”

    云傲天明白了两人的意思,淡然道:“二位的意思是想让云知秋顺水推舟?”

    夜行空不语,单晴叹道:“我也知道这样做不妥,可是为了大业,我魔道弟兄不知做出了多大的牺牲。当然,这事全凭圣主决断,绝无人敢勉强。”

    云啸脸色微沉,这话里的意思傻子也明白,无非是为了大业魔道弟兄人人都能牺牲,圣主若是例外未免那啥的意思。

    对方话里的意思云傲天当然明白,这是在拿大帽子施压,不过他也没反对,只是微微点头道:“我倒不是反对,只是这事我建议还是先听听无量道圣主苗毅的意思。”

    夜行空和单晴相视一眼,单晴奇怪道:“这完全是我魔道内部的事情,也是有利于六道的事情,为何要问苗毅的意见?”

    云傲天反问:“莫非二位不知在天元星的时候,苗毅就和云知秋传出过一些绯闻。当然,事情真假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还是建议先征求一下苗毅的意见,万一真有其事的话,怕是会有点麻烦。”(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