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千儿、雪儿闻听吃惊不小,对天庭的一个都统下杀手可不是小事。

    本来云知秋也不想这样干,可是褚子山非要这样相逼,她也不得不下狠手了,否则苗毅出来后知道了惹得苗毅震怒,才刚脱离险境的苗毅势必又要陷入危局,所以在苗毅出来前她必须彻底解决这事。

    “真的要动手?”站在一旁的护卫皱眉,这老头就是云知秋口中的老范。

    云知秋转身看来,“刚才你也听到了看到了,姓褚的根本不留任何余地,难不成我还要真的嫁给他?”

    老范有点犯难,沉吟道:“掌柜的,对天庭的都统下杀手可不是小事,一旦出事…还望掌柜的三思啊!”

    云知秋沉声道:“所以我才稳住他,要了半年的宽限时间,以便这边细细筹划,尽量不要留下什么麻烦。”

    老范摇头道:“掌柜的,就算我们尾巴斩的再干净,到时候天庭也不会放过任何嫌疑人,姓褚的纠缠掌柜的事必然也会纳入天庭严查的范围内,届时我们这个联络点可就废掉了,想在天街建立一个清白不惹人怀疑的联络点不容易啊!”

    云知秋:“姓褚的非要搞事,就算我跑了,商铺跑的了吗?和商铺联系的人员逐步做好转移的准备,总之姓褚的不能留了,造成的后果由我一力承担,事后我会和‘家里’那边解释,其他的不用你担心,照我的话去做。”

    老范犹豫了一下,不过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默默转身而去。

    目送其离去,云知秋突然苦笑一声,“这世道,女人长的好看点也成了罪过,招谁惹谁了…”想到褚子山看自己时狼一样的眼神,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拉起自己裙衫看了看。又松开,回头对千儿、雪儿道:“给我找几件不显身段笼统点的衣服,你们以后也注意点。”

    千儿、雪儿相视一眼,都有些无奈。其实夫人身上穿的也只是普通女人穿的衣服,并无任何出格之处,已经算是穿的保守了,难道连起码的爱美之心也要剥夺么?

    两人也没办法,只能是应下。

    琼星天王府。三本堂,三子例行向父亲寇凌虚报知各自范围内的事情。

    “文蓝和牛有德联系过,已经确认了,牛有德的确还活着,不日可能就要从荒古死地出来。”

    当最后汇报的老三寇勉将这一情况说出时,坐在案后的寇凌虚不禁饱含深意地和身旁站立的老唐相视一眼。

    老唐微微一笑:“金莲修为在荒古死地关押了一千年,居然还能活着回来,这家伙的确不简单,或是说破军当初答应让其去荒古死地早就知道他能活着回来?”

    “不管破军是因何答应让他去荒古死地的,无疑证明了那小子的确有过人之处才能让破军松口。一次两次还可以说是侥幸。能三番五次的渡过难关就不是侥幸了,独身一人连荒古死地那一关都能过去,没什么好说的…”寇凌虚轻轻敲击椅子扶手的手一定,微微偏头看向一旁,话题突然岔开到了另一边,“老唐,一番折腾,寇家损失不小,寇家的姑娘也早就到了待嫁的年纪,你觉得与一些权贵子弟联姻如何?”

    事情涉及到了自己的女儿。寇铮三兄弟各自回头相视一眼。

    老唐似乎从寇凌虚的眼神中读懂了点什么,目光闪了闪,默默摇头道:“王爷,若是寻常时候和那些权贵子弟联姻倒是个不错的选择。如今天庭隐隐有乱象丛生的征兆,一旦有事,必然是天摇地动的大事,各家自保是优先的,只怕嫁女联姻的作用不大。这个时候若真要联姻,就要为寇家做好积蓄能量的准备。还不如嫁一些能为寇家死心塌地效命的人。譬如这苗毅就不错,假以时日必然是一员悍将。”

    “苗毅!”寇勤皱眉道:“唐叔,这是不是有点不妥?先不说苗毅的修为和实力如何、能不能配得上寇家的女儿,现在我们和嬴家正是联手的时候,虽然暗中有争斗,可苗毅毕竟打过嬴九光的脸,我们明着这样搞岂不是让嬴家脸上难堪。”

    寇凌虚五指又轻轻敲击着扶手,沉默不语,只看不说。

    老唐道:“和嬴家联手是因为暂时有共同的利益,就算寇家女儿嫁入嬴家,真要有什么大事的话,嬴家可不会讲什么情分。可这苗毅就不一样了,他这次没活着回来还罢,活着回来了堂堂嬴天王的脸岂是那么好打的,嬴九光就算不说话,下面也自然有人会处理这事,一些下三滥的手段破军还能帮苗毅时时挡下不成?一般人想保苗毅也保不住,寇家出手的话,嬴家就要掂量一下了,所谓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在苗毅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不但帮了他,还将寇家的女儿嫁给了他,他焉能不感激涕零为寇家效死命?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这苗毅的能力已经屡次得到了证明,很是值得寇家下血本进行培养,二爷,收人不如收心呐!”

    三兄弟面面相觑,目光最后都投向了上座的老爷子。

    “言之有理!”静默的寇凌虚突然点了点头给出一声,目光看向三子,“事情就这么定了,你们三兄弟看看,苗毅若是娶你们谁的女儿就是谁的女婿,不用你们出什么,家里出资源帮你们培养。”

    三兄弟算是明白了,唐叔完全是在给老爷子背书,有些话老爷子这个做爷爷的是不好直接讲出来的。再听听老爷子这话,既然这苗毅能得老爷子如此看中,不惜把孙女下嫁,这是要下血本培养,将来前途一定是可期的,足抵半个儿子,不用自己花费什么就能捞住一个有能力的心腹…三兄弟心头皆是一热。

    寇铮道:“爹,就是不知道苗毅那边是个什么意思,万一是我们一头热,岂不尴尬。”说出这话就说明他同意了。

    寇凌虚朝寇勉抬了抬下巴,“三儿,这个媒人让文蓝去做吧。”

    “是!”寇勉应下。

    炼狱之地,魔星圣主大殿内,将主夜行空负手而立看向大殿门外,魔道大将军单晴则是默默来回走动着。

    不一会儿,云傲天从后殿快步走了出来,其子云啸相随。

    夜行空和单晴一起转身,随后上前拱手行礼:“见过圣主!”

    “不必多礼!”云傲天虚扶一下,也没有坐上正殿宝座摆什么架子,就站在二人面前,问道:“将主前来可是有什么事?”

    夜行空没有废话,沉吟一番后,“的确出了点事,是令孙女云知秋那边出了点事。”

    云傲天心中咯噔一下,云知秋若是出了事那就麻烦了,这不单单是自己孙女,还是苗毅的正室夫人,重要的是后一个原因,云知秋出了事苗毅那边没办法交差,奈何这事一直瞒着六道,没将苗毅和孙女的真实关系公开。

    云啸也有点紧张了起来,出了什么事能值得魔道将主亲自过来打招呼?不过在这几位面前还轮不到他插话。

    云傲天稍作沉默,做好了心理准备方问道:“不知出了什么事?”

    “酉丁域新任的都统褚子山看上了令孙女……”夜行空徐徐将事情经过讲了一遍。

    老范虽然已经听从指派归云知秋调遣,这次也接了云知秋的命令,可还是觉得事情有些不妥,实在是事情非同小可,遂偷偷瞒着云知秋向夜行空这边禀报了。

    这事虽然麻烦,不过听到云知秋并未真正出事,云傲天父子都稍稍松了口气,事情还没发生就好,否则还真是难以挽回了。云傲天沉吟道:“这事将主觉得如何处置妥当?”

    夜行空微微偏头给了单晴一个眼色,有些话他不好说。

    单晴会意,遂拱手道:“圣主,多年来,我们的人想打入反贼内部的结果都不太理想,尤其是近卫军那边防查甚严,这褚子山正是近卫军的背景,若是处置妥当的话,倒是个不错的机会,只是此事牵涉到圣主的孙女,我等也不好擅做决定,想听听圣主的意思。”

    云傲天明白了两人的意思,淡然道:“二位的意思是想让云知秋顺水推舟?”

    夜行空不语,单晴叹道:“我也知道这样做不妥,可是为了大业,我魔道弟兄不知做出了多大的牺牲。当然,这事全凭圣主决断,绝无人敢勉强。”

    云啸脸色微沉,这话里的意思傻子也明白,无非是为了大业魔道弟兄人人都能牺牲,圣主若是例外未免那啥的意思。

    对方话里的意思云傲天当然明白,这是在拿大帽子施压,不过他也没反对,只是微微点头道:“我倒不是反对,只是这事我建议还是先听听无量道圣主苗毅的意思。”

    夜行空和单晴相视一眼,单晴奇怪道:“这完全是我魔道内部的事情,也是有利于六道的事情,为何要问苗毅的意见?”

    云傲天反问:“莫非二位不知在天元星的时候,苗毅就和云知秋传出过一些绯闻。当然,事情真假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还是建议先征求一下苗毅的意见,万一真有其事的话,怕是会有点麻烦。”(未完待续。)

    …

第1343章 诸天万界最危险之人!    走了!

    吕重与诸女果断地没有再回仙幻星。+

    甚至根本就懒得与纳兰青霜、纳兰无仙、纳兰无敌、纳兰无功几人道别。便驾着那艘普通的二级宇宙飞船,离开了仙幻星系。

    虽然这次纳兰家出卖吕重与诸女,也怪不到这几人头上,但谁叫她们是纳兰家的人呢?

    果断离开,不想再也纳兰家扯上关系。

    说起来,吕重也是相当骄傲的一人。

    在他看来,纳兰家既然没成心把他看成朋友,那他也绝不会看得上纳兰家族。

    纳兰家有两个圣人做后盾,就能高傲,那他吕重会更高傲。

    ****************

    “吕重走了……”

    仙幻星,纳兰古堡之内,被软禁的纳兰无功叹了一口气,淡淡地对着旁边的纳兰无敌道:“家族长老会这次可是做了一件天大的蠢事!”

    “其实,我们内心也是隐隐偏向家族之人。否则,我们强行坚持的话,当可以制服家族派来的那些人。给予吕重女人最高的保护。不过,很可惜,我们心中还是下意识地认为家族利益高于一切,更没觉得牺牲吕重有什么不对。所以才没有下最后的决定——”纳兰无敌苦笑着说道。

    一边的纳兰无仙则是久久地沉默,好一会儿才长叹一声,“罢了,这是我们下意识小看吕重的代价。之后,我们纳兰家将再无可能恢复与吕重的关系。并且再也无法得到[天光圣水]。可惜、可叹、可恨!”

    “爷爷,吕重是……是不是再也不会把我们看成朋友了?呜呜……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这次的背叛。他将永远不会原谅我了……”纳兰青霜心中不明所以地绞痛。看着面前意志消沉的三位爷爷。她一脸惨然,双眼之内,更有珍珠一般的东西无声无息地滴落。

    对于情窦初开的她来说,吕重的狠心,几乎让她绝望。心中那株还没有完全成长的情芽,也是直接被推残成渣。

    看着孙女如此痛苦与绝望,纳兰无仙心头一哆嗦,强装笑颜。安慰起来:“不会的!吕重一向恩怨分明。他记恨纳兰家,甚至记恨我们也绝对不会记恨你的。你还是他的朋友,而他与他的妻子不辞而别,也不是怪你,而是在保护你。他怕纳兰家的其他人害你……”

    “呵呵……”纳兰青霜惨然一笑,摇了摇头,“不会的,他一定不会再当我是他的朋友了……他……他是那个骄傲的一个人,对于背叛者绝对是零容忍……”

    “不会的……”纳兰无敌也想出言安慰纳兰青霜,可是刚启口。却又不知道怎么安慰下去,顿时脸色急得一红。只得伸手扯了一下纳兰无功。

    纳兰无功嘴角抽搐了一下,瞪了纳兰无敌一眼,才看向纳兰青霜,柔声道:“傻丫头,虽说我们纳兰家在之前的事作得有些不光彩。但说到底也是情有可原。毕竟,八大家族联手的压力,真的是太恐怖了。我们家族作出那样的反应也实属无奈,相信吕重能体谅我们的。再说了,我们可也没有参与到对付他妻子的战争之中。更何况,他的诸位妻子也没有任何人受伤,我们算来也没有太对不起他。所以,你还是放心好了,他心中虽对纳兰家有疙瘩,却不会怪你的……”

    “真的?”纳兰青霜双眼热切地看着纳兰无功,期待着他的肯定。

    纳兰无功点了点头,“当然是真的,简直比珍珠还真!”

    纳兰青霜果断地平复下心中的纷杂心绪,坚强地站了起来,突然道:“好!我不会伤心了。不过我要回家族圣地一趟,去[璇玑天]闭死关修炼。我要尽快强大起来,拥有能帮到吕重的实力才行。我不想再像这些天那么憋屈了……”

    “什么?去……去[璇玑天]闭死关?不行——”纳兰无功骇得脸色大变,恨不得直接抽自己两个大耳括子。

    纳兰无敌、纳兰无仙也被惊动,一脸动容,同时出声:“不行,那里太危险了,青霜,你绝对不能进去……”

    纳兰青霜深深地看了三人一眼,坚定地道:“路是青霜选的,三位爷爷就不要阻止了。就算阻止也没用,我一定要去[璇玑天]修炼——”

    ******************

    吕重根本就不知道纳兰青霜已被自己给深深地刺激了,去了一个极为危险的地方。

    这会儿,他已架着飞船,与诸女离开了仙幻星所在的蛮荒仙域,通过星路航图,开始在无数星河中穿梭、翱翔。

    而他更不知道,自己之前在仙幻星系附近的那一场大战,已彻底地再次震惊了整个诸天万界。

    八大家族派遣超级五百的帝级强者围杀吕重,结果,被吕重以超越时间与空间的超卓速度,灭了一百五十以上的帝级强者。

    更让人恐怖与绝望的是,吕重召唤出的无穷无尽的皇级、帝级的凶虫大军。

    就是这些虫族大军,他们愣是在极短的时间内,灭杀了剩余的几百帝级强者。

    恐怖!

    真正的恐怖如斯!

    “天啊,这吕重真的太变态了。他……他怎么会这么强大?”

    “是啊,八大家族出动了超过五百的帝级强者。而且每一个人几乎至少是上位级的帝级强者啊。这样的一个强者,都是称霸一方宇宙的强大存在……”

    “一战损失近五百帝级强者,八大家族平摊开来,平均一个家族陨落50多帝级强者。而且是高等战力的帝级强者啊。哈哈,这下子八大家族的排名都要大速度下降了……”

    “是啊,这次的消耗,足以让八大家族伤筋动骨。如此看来,那……那吕重太厉害了……”

    “之前,吕重厉害,也不可怕。毕竟,他只是一个人而已。现在,吕重的危险已呈直线上升。这家伙可是能随时随地召唤无数顶级凶虫战斗的家伙。已然可以代表着一个绝强的超级势力而存在了。如果再有人招惹他,只怕这人的家族可媲美八大家族,也绝对危险了……”

    “本身每每都能越级灭敌,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惊天动地。整个诸天万界除非圣人出手,只怕没人能制得住吕重了。”

    “是啊,看吕重的攻击力,看他交出的骄人战绩,这家伙绝对是诸天万界第一危险的存在。”

    “变态啊!我甚至怀疑就算是一般的圣人来了,也未必能制得住吕重。这家伙总在创造着奇迹……”

    ……

    整个诸天万界,已完全议论疯了。

    所有人、甚至所有势力,都把吕重的危险性提升到了第一高度。

    现在,吕重已成了整个诸天万界最让人心寒的存在,是无数势力、无数巅峰准圣(仙帝)都永远不想招惹的危险人物。(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这一章可是在医院码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