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走了!

    吕重与诸女果断地没有再回仙幻星。+

    甚至根本就懒得与纳兰青霜、纳兰无仙、纳兰无敌、纳兰无功几人道别。便驾着那艘普通的二级宇宙飞船,离开了仙幻星系。

    虽然这次纳兰家出卖吕重与诸女,也怪不到这几人头上,但谁叫她们是纳兰家的人呢?

    果断离开,不想再也纳兰家扯上关系。

    说起来,吕重也是相当骄傲的一人。

    在他看来,纳兰家既然没成心把他看成朋友,那他也绝不会看得上纳兰家族。

    纳兰家有两个圣人做后盾,就能高傲,那他吕重会更高傲。

    ****************

    “吕重走了……”

    仙幻星,纳兰古堡之内,被软禁的纳兰无功叹了一口气,淡淡地对着旁边的纳兰无敌道:“家族长老会这次可是做了一件天大的蠢事!”

    “其实,我们内心也是隐隐偏向家族之人。否则,我们强行坚持的话,当可以制服家族派来的那些人。给予吕重女人最高的保护。不过,很可惜,我们心中还是下意识地认为家族利益高于一切,更没觉得牺牲吕重有什么不对。所以才没有下最后的决定——”纳兰无敌苦笑着说道。

    一边的纳兰无仙则是久久地沉默,好一会儿才长叹一声,“罢了,这是我们下意识小看吕重的代价。之后,我们纳兰家将再无可能恢复与吕重的关系。并且再也无法得到[天光圣水]。可惜、可叹、可恨!”

    “爷爷,吕重是……是不是再也不会把我们看成朋友了?呜呜……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这次的背叛。他将永远不会原谅我了……”纳兰青霜心中不明所以地绞痛。看着面前意志消沉的三位爷爷。她一脸惨然,双眼之内,更有珍珠一般的东西无声无息地滴落。

    对于情窦初开的她来说,吕重的狠心,几乎让她绝望。心中那株还没有完全成长的情芽,也是直接被推残成渣。

    看着孙女如此痛苦与绝望,纳兰无仙心头一哆嗦,强装笑颜。安慰起来:“不会的!吕重一向恩怨分明。他记恨纳兰家,甚至记恨我们也绝对不会记恨你的。你还是他的朋友,而他与他的妻子不辞而别,也不是怪你,而是在保护你。他怕纳兰家的其他人害你……”

    “呵呵……”纳兰青霜惨然一笑,摇了摇头,“不会的,他一定不会再当我是他的朋友了……他……他是那个骄傲的一个人,对于背叛者绝对是零容忍……”

    “不会的……”纳兰无敌也想出言安慰纳兰青霜,可是刚启口。却又不知道怎么安慰下去,顿时脸色急得一红。只得伸手扯了一下纳兰无功。

    纳兰无功嘴角抽搐了一下,瞪了纳兰无敌一眼,才看向纳兰青霜,柔声道:“傻丫头,虽说我们纳兰家在之前的事作得有些不光彩。但说到底也是情有可原。毕竟,八大家族联手的压力,真的是太恐怖了。我们家族作出那样的反应也实属无奈,相信吕重能体谅我们的。再说了,我们可也没有参与到对付他妻子的战争之中。更何况,他的诸位妻子也没有任何人受伤,我们算来也没有太对不起他。所以,你还是放心好了,他心中虽对纳兰家有疙瘩,却不会怪你的……”

    “真的?”纳兰青霜双眼热切地看着纳兰无功,期待着他的肯定。

    纳兰无功点了点头,“当然是真的,简直比珍珠还真!”

    纳兰青霜果断地平复下心中的纷杂心绪,坚强地站了起来,突然道:“好!我不会伤心了。不过我要回家族圣地一趟,去[璇玑天]闭死关修炼。我要尽快强大起来,拥有能帮到吕重的实力才行。我不想再像这些天那么憋屈了……”

    “什么?去……去[璇玑天]闭死关?不行——”纳兰无功骇得脸色大变,恨不得直接抽自己两个大耳括子。

    纳兰无敌、纳兰无仙也被惊动,一脸动容,同时出声:“不行,那里太危险了,青霜,你绝对不能进去……”

    纳兰青霜深深地看了三人一眼,坚定地道:“路是青霜选的,三位爷爷就不要阻止了。就算阻止也没用,我一定要去[璇玑天]修炼——”

    ******************

    吕重根本就不知道纳兰青霜已被自己给深深地刺激了,去了一个极为危险的地方。

    这会儿,他已架着飞船,与诸女离开了仙幻星所在的蛮荒仙域,通过星路航图,开始在无数星河中穿梭、翱翔。

    而他更不知道,自己之前在仙幻星系附近的那一场大战,已彻底地再次震惊了整个诸天万界。

    八大家族派遣超级五百的帝级强者围杀吕重,结果,被吕重以超越时间与空间的超卓速度,灭了一百五十以上的帝级强者。

    更让人恐怖与绝望的是,吕重召唤出的无穷无尽的皇级、帝级的凶虫大军。

    就是这些虫族大军,他们愣是在极短的时间内,灭杀了剩余的几百帝级强者。

    恐怖!

    真正的恐怖如斯!

    “天啊,这吕重真的太变态了。他……他怎么会这么强大?”

    “是啊,八大家族出动了超过五百的帝级强者。而且每一个人几乎至少是上位级的帝级强者啊。这样的一个强者,都是称霸一方宇宙的强大存在……”

    “一战损失近五百帝级强者,八大家族平摊开来,平均一个家族陨落50多帝级强者。而且是高等战力的帝级强者啊。哈哈,这下子八大家族的排名都要大速度下降了……”

    “是啊,这次的消耗,足以让八大家族伤筋动骨。如此看来,那……那吕重太厉害了……”

    “之前,吕重厉害,也不可怕。毕竟,他只是一个人而已。现在,吕重的危险已呈直线上升。这家伙可是能随时随地召唤无数顶级凶虫战斗的家伙。已然可以代表着一个绝强的超级势力而存在了。如果再有人招惹他,只怕这人的家族可媲美八大家族,也绝对危险了……”

    “本身每每都能越级灭敌,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惊天动地。整个诸天万界除非圣人出手,只怕没人能制得住吕重了。”

    “是啊,看吕重的攻击力,看他交出的骄人战绩,这家伙绝对是诸天万界第一危险的存在。”

    “变态啊!我甚至怀疑就算是一般的圣人来了,也未必能制得住吕重。这家伙总在创造着奇迹……”

    ……

    整个诸天万界,已完全议论疯了。

    所有人、甚至所有势力,都把吕重的危险性提升到了第一高度。

    现在,吕重已成了整个诸天万界最让人心寒的存在,是无数势力、无数巅峰准圣(仙帝)都永远不想招惹的危险人物。(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这一章可是在医院码的!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掉进陷阱    赵长枪连看都没再看佐佐木一眼,迈步走到左少卿面前,将他脑袋上的银针收了起来,然后一把抓住他的后腰带,猛然一用力,将左少卿从地上拎了起来,直接将他扔进了自己的车子。

    然后,赵长枪冲赵玉山等人说道:“大家不要乘坐佐佐木他们的车子,仍然骑着山地车下山,乘坐自己的车子,现场不要留下任何我们曾经来过的痕迹!我会在山下等你们。”

    “是,枪哥。”赵玉山等人答应一声,钻进了茂密的竹林。

    赵长枪最后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佐佐木,然后才钻进了自己的汽车,缓缓的朝山下开去。

    紫竹林中间的空地上,刚才还“热闹非凡”的战场,现在已经变得一片死寂,就连原本刮的竹林哗哗作响的风儿都停了。天却阴沉的更厉害了,仿佛就要下雨一样。

    佐佐木坐在地上,浑身不断的颤抖,这家伙愣了片刻,才艰难的从兜里取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然后对着手机有气无力的说道:“赤木君,教父死了,被左少卿害死了,对,左少卿和绑匪是一伙的,他们的目的就是想要教父先生的命!我的手下也被左少卿和劫匪全部打死了,我侥幸逃过一劫,请马上派人来救我”

    一个多小时后,大约凌晨三点一刻的时候,几辆轿车飞快的来到了案发现场,救走佐佐木,然后开始打扫战场,就在此时,天上忽然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并且越下越大。倒省的这帮家伙再冲洗战场了。

    而此时此刻,赵长枪一行人还在一条高速公路上飞驰!赵长枪他们乘坐的三辆车子全部都是套牌车,所以也不在于什么交通规则不交通规则的,只知道拼了命的往前赶路。

    开车的赵长枪,医生,赵玉山甚至直接玩开了公路赛!幸好此时正是凌晨时分,是公路上的车子最少的时候,不然就赵长枪三人这速度,肯定会惊世骇俗了!说不定会被人当成在地上跑的不明飞行物,或者是变形金刚从哪个电影院里跑出来了。

    左少卿坐在赵长枪的车上,耳朵已经被纱布胡乱裹住,满脸花里胡哨的血铬渣,看上去狰狞恐怖。

    不过这家伙虽然外表看上去挺吓人,心里其实已经抖成了一团。他真怕赵长枪会因为操作不当,一头撞在路边的防护栏上,车毁人亡。他虽然受了不少的罪,但是现在却还不想死。

    雨下的越来越大,小雨变成了大雨,大雨又变成了暴雨!后来,天上竟然开始雷鸣电闪,透过车风挡,可以看到一道道粗大而绵长的闪电通天彻地般出现在他们眼前,然后消失,几乎每一道闪电都紧随着一道响亮霹雳!镇的人耳朵发麻。

    “岛国的天气真特么奇怪。二月二还没到呢,怎么就有这种鬼天气?不会台风要来吧?”赵长枪心中嘟囔道,车子的速度却丝毫没减,依然风驰电掣般朝前赶路。赵玉山和医生的车子则紧随其后。

    凌晨四点的时候,他们终于赶到了东京南方的城市——横滨。

    在左少卿的指点下,他们的车子最终在横滨郊区的一个厂房面前停下。这是一家还在正常运转的汽车配件厂,大门口和院子里的道路上都亮着灯。明亮的灯光将瓢泼而下的雨水照耀的光芒闪烁。

    一名穿着雨衣的值班保安从保安室中跑出来,冲他们叽里呱啦的吼叫着,示意他们赶紧离开。这里不到上班时间,不准许任何车辆进入。

    赵长枪将九二式手枪从后腰上取出来,顶在左少卿的肋部,说道:“让他开门。”

    左少卿不顾车外风大雨大,落下车风挡,冲保安大声吼道:“快点开门!不然你马上给老子滚蛋!妈的,不认识老子是谁啊?”

    保安正在大喊大叫,忽然看到从车窗里探出一个血糊糊的大脑袋,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等他仔细看时,才忽然发现:我草,这不是老板嘛!他怎么成了这模样?

    这个家伙也不敢多问,急忙连滚带爬的跑进保安室,按下了电动伸缩门的按钮。电动伸缩门打开了,三辆车子依次而入。直到第三辆车子进入院子,保安才忽然想起一件事,刚才老板的脑袋好像看上去不太对劲?怎么那么圆?好像少了点什么东西?

    这家伙愣了半天神才忽然明白过来,老板的脑袋上少了一对耳朵!老板的耳朵没了!

    “完了!这下出大事了!”这家伙一边想,一边慌里慌张的打电话呼叫援兵。

    三辆车子在一座宽大的车间前依次停下。车上的赵长枪等人依次下车。赵长枪将枪口顶在左少卿的后脑勺上,示意左少卿头前开路。

    左少卿也不说话,顶着风雨走到了车间的门前。车间的大门是两扇开的红油漆铁大门,上面铁将军把门。

    “开门!”赵长枪的枪口使劲顶了一下左少卿的后脑勺。

    “钥匙在值班组长的手中。现在不是上班时间,厂子里除了值班保安没有任何人。而无论是值班保安,还是我都没有钥匙。”左少卿无奈的说道。

    “左少卿,你不会告诉我这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汽车配件厂吧?”

    赵长枪一边说话,一边将追魂枪取了出来,对着门锁猛然一划,铁锁被赵长枪轻而易举的划开了。赵长枪一脚将大门踹开,然后将枪口又顶在了左少卿的脑门上。

    左少卿不禁多看了赵长枪左手中的追魂枪两眼,他之前在华国的时候,就听说过赵长枪手中有一个削铁如泥的宝贝,一直没亲眼见过,今天算见识了,果然名不虚传。

    赵长枪押着左少卿进入车间后,忽然回头向洪亚伦和医生使了个眼色,两人会意,立刻转身回到汽车旁边,打开后备箱,分别从里面取出一个银色的长方体箱子,打开后,里面赫然是两把**狙击步枪!

    两个人冒着倾盆大雨,快速的将枪械组装完成,然后对视了一眼,互相打个手势,然后将箱子重新扔进了后备箱,快速的朝不同的方向离开了。

    赵长枪一边押着左少卿不断的往前走,一边警惕的观察着四周。赵玉山和灭魂社的四名好手则紧随在赵长枪身后。同样四处打量着。左少卿生性狡诈,谁知道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会不会再想出点阴谋诡计害自己一下子?

    再说了,左少卿可是个知名的大毒枭,他会认真经营一家汽车配件厂?这个配件厂怎么看怎么不正常。这里肯定还有不可告人的勾当。赵长枪他们不得不小心行事。

    车间里的灯已经被打开,将整个车间照耀的灯火通明。车间非常的宽大,摆放着一排排车床,铣床,冲床等各式各样机床。地上和墙角堆放着一些车床上车下来的废料,还有一些圆钢。

    无论从什么地方看,这里就是一个很正常的机床车间,不像一个藏人的地方。这里也没地方能藏人。

    “左少卿,你不会在和我们耍什么花招吧?你说我的朋友就被关在这个车间里,我为什么没有看到他们?”赵长枪冷声对左少卿说道。

    “如果你们不相信我,可以现在就将我杀了,然后你们自己去寻找他们。我保证你们一辈子也找不到他们!”左少卿冷声说道。这家伙的确够硬的,掉了两个耳朵没动手术缝针,只是用纱布胡乱裹了两下,竟然能就这样一直坚持了下来。

    “要想找到你的朋友就老老实实的跟我来吧。”

    左少卿说着话迈步朝前走去。赵长枪生怕这家伙溜掉,也快速的跟了上去,手中的枪口更是一直没有离开左少卿的脑袋。

    然而,赵长枪刚刚迈出两步,忽然感到脚下一空,身子急速的向下落去!赵长枪瞬间意识到自己掉进了陷阱。然而让他诧异的是,他发现左少卿的身子也在和他一样迅速的向下掉落!而下面黑乎乎一片,啥都看不见。

    赵长枪暗道一声不好,右手成抓,猛然朝井壁抓去!幸好井壁是土质的,赵长枪势大力沉的一抓,牢牢的将自己的身子固定在了井壁上,同时,他左手暴伸,奋力朝左少卿的身子抓去,然而赵长枪只抓住了一阵风,左少卿从他的手底下快速的向下落去!

    很快,赵长枪听到从下面的黑暗中传来噗通一声响,左少卿好像落到了水中,看来这不是一个陷阱,而是一口水井。

    赵长枪刚要打算下去看看,却听到从井口上面传来一阵急促的喊声:“枪哥,枪哥!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赵长枪抬头,发现大家正围在井口上,焦急的看着下面。他能料到,由于井下面是黑的,所以,自己虽然能看的见他们,他们却看不见自己。

    “大家放心,我没事。左少卿掉到下面去了,我下去看看。”赵长枪说着话,就要往水井的下面爬去。然而就在此时,他忽然听到从井口的上面传来“啪”的一声枪响!接着又传来一声惨叫声。

    赵长枪心中一惊,知道自己人被别人偷袭了,于是也顾不得下去查看左少卿的生死了,双手抓住井壁几个起落便到了井口的下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