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云知秋来说,月瑶当年的辱骂犹在耳边,话虽然说的难听,可某些方面讲的也是事实,早年在流云沙海的时候几个男人老是去自己房间的确是不妥。就算月瑶不说,跟苗毅在一起后她就已经在注意这一点,以前是无所谓,人家爱说什么说什么,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可嫁给苗毅后她不在乎都难。

    苗毅可以不在乎她曾经跟风玄的那段往事,她嘴上不说心里却是在乎的,从某个角度来说那是值得任何人指责的污点,所以她不可以再在这类事上让人有话说,否则就是拿苗毅的宽容做对苗毅不负责任的事。嫁给苗毅后只要是见苗毅之外的男性她身边必然有女人,千儿、雪儿当中必然有一个人会在身边,两人都不在也会拉上一个其他女人,否则宁愿把事情推一推。

    所以她怎么可能和褚子山私下相会,更何况已经知道褚子山心怀不轨。

    而对褚子山来说,凭自己的身份地位拿下这女人根本不在话下,自己亲自出马了,不管对方愿意不愿意都躲得不掉。

    所以闻言呵呵一笑,落座后点头道:“云掌柜的贞洁操守让人敬佩,倒是我唐突了。”

    云知秋挥手示意上茶后,在对面落座,那个面无表情的老头站在她的身后,是魔道派来保护她的高手,她不得不防范褚子山会乱来。“都统大人法驾亲临,为何不见守城宫的人陪同?”

    褚子山道:“个人私事,就不必惊动守城宫了。”

    虽然天街和地方势力如今已经划分开了,大家表面上也不会你死我活,还是过得去的,更何况如今天街说的难听点虽然是天后在管,实际上却是抓在天帝的手里,而褚子山是天庭近卫军的背景,也是天帝的直系人马,两边关系不会太差。纯粹是褚子山心怀不轨不想惊扰天街这边。

    云知秋自然猜到了他的不轨企图,这也正是她担心的地方,一旦得罪了褚子山,魔道好不容易在这里建立的一个联系点很有可能经营不下去了。她明知故问道:“都统大人此来可是有何吩咐?”

    “我仰慕云掌柜。又怎敢对云掌柜有何吩咐。”褚子山呵呵两声,目光在云知秋那好身段上扫了扫,直接开门见山道:“不过的确是有事找云掌柜,我直说了吧,褚某第一眼看到云掌柜就已经是怦然心动。所以才几番前来打扰,这次实在是难耐对云掌柜的爱慕,是来登门向云掌柜求亲的,希望云掌柜能嫁给褚某。”

    终于把事情给挑开了,千儿、雪儿相视一眼,两人颇为担忧,这么大的事情,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听夫人的对大人隐瞒。两人听云知秋的也是因为觉得云知秋说的有理,不想苗毅再出事,可事情闹成这样。事后一旦让大人知道了,那雷霆怒火自己怕是吃不消。

    云知秋掩嘴一笑,“都统大人说笑了,知秋已为人妇,可没办法承受大人的盛情。”

    有些事情看对了眼就没办法,这笑姿可谓让褚子山心头一热,一颦一笑加上那盈盈丰腴的婀娜体段怎么看怎么都心中荡漾,恨不得现在就抱得美人归,但也知道那个美人背后的老头怕也不是好惹的,摆明了就是护卫。遂正色道:“并非说笑。我已经派人查过知秋你的背景,据悉你那个丈夫已经故去,你如今已是寡居之身,再嫁也是人之常情。有何不可?”

    突然由‘云掌柜’变成了‘知秋’,令云知秋说不出的别扭恶心,对方已经把事挑开了,摆明了不达目的不罢休,想躲是躲不掉了,不得不叹道:“不瞒都统大人。我如今的确是寡居之身,只是我早已许诺一人,这辈子要么不嫁,如果再嫁的话,会先考虑他。”

    “还有这事?”褚子山有点不相信,估计对方是在找理由推脱,眯眼道:“不知是何人,能否说来听听,也好让褚某死心?”

    云知秋叹道:“都统大人既然查过我的背景,想必应该知道我曾在天元星天街经营过买卖,那时也有一人像都统大人这般对知秋垂青,我是有夫之妇,焉能答应,后来家中遭变因此寡居,那人再三相求之下,我便给了之上说的承诺。试问我若毁诺,那人连嬴天王的面子都敢扫,怕是会惹出大麻烦来,还望都统大人高抬贵手。”

    她本不想搬出苗毅来的,此时没办法了,不得不用苗毅来挡一下。

    “……”褚子山愣住,回头看了眼身后的手下,后者传音告知,“大人,应该是牛有德!”

    褚子山当然知道说的是牛有德,一查云知秋的背景想不知道两人之间有过一段绯闻都难,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番许诺。问道:“知秋说的可是牛有德?”

    云知秋点头道:“正是牛大人。”

    “呵呵!”褚子山笑着摇了摇头,牛有德目前的处境他也有所耳闻,笑道:“难道知秋没听说过他已经受罚去了荒古死地?怕是再难活着回来了,那家伙也算是我们近卫军中的牛人,死了也的确是可惜,然而有些事情就是这样,自作孽不可活。”

    云知秋微笑道:“妾身和天元星那边还有些联系,就在不久前牛大人在天元星的故人说,牛大人还活着,而且千年刑期将满,不日就要从荒古死地出来。”

    “还活着?”褚子山暗吸一口凉气,在那见鬼的地方呆一千年居然还能活下来,那家伙还真是有够可以的。

    虽然听说过牛有德的事迹,可话又说回来,他和牛有德相隔遥遥,这辈子都不知道会不会有交集,一些事迹听听就行,不会牢牢记着,别说不知道牛有德还活着,就连牛有德是什么时候押进荒古死地的都忘记了,哪还记得牛有德千年刑期将满的事。

    云知秋点头,“听说牛大人的旧部已经前去迎接了,想必是不会有错的。”

    “知秋想多了,就算他能活着回来,他的事自有我担着,就算他真有什么意见,我会请近卫军上面的人出来化解,这根本不用你担心,可安心嫁给褚某!”褚子山淡淡一笑,根本没有丝毫担心的意思。

    论名声他自知自己还真的不如牛有德,那是敢几番血洗天街、敢冲撞天帝迎亲的主,何况也是近卫军的人,没事的话他还真没必要去招惹牛有德。可他也犯不着怕牛有德,自己的地盘和牛有德八竿子打不着,自己在自己的地盘上娶亲,这云知秋和牛有德八字都没一撇,牛有德若真敢来闹事的话,无礼再先,找死还差不多,自己杀了他也白杀。何况他觉得云知秋推脱的嫌疑很重,据他所探听来的,牛有德早就和云知秋没了什么来往,想拿这事糊弄自己没门。

    另就是诚如他自己所说,牛有德就算真有意见,近卫军上面也不会看着自己人互掐起来,肯定会干预,也就是说谁先占了这女人谁就有理,上面不可能逼他离异让云知秋再嫁给牛有德。

    见搬出苗毅吓不到他,云知秋只能婉拒道:“大人前途无量,知秋一寡妇,配不上大人。”

    褚子山寸步不让,目光火热道:“我不在意,你又何须在意,只要你愿意,褚某愿真心待你,以后从妾室扶为正室夫人也不无不可。”

    云知秋就知道他是想纳自己为妾,只是想把自己收为禁脔,什么以后扶她这‘寡妇’为正室夫人的话鬼才信,人都到手了,玩腻了还有什么以后。话到了这种地步,含糊不下去了,她直接拒绝道:“知秋真的没有再嫁的意思,还望都统大人体谅。”

    褚子山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知秋,明明是美事,弄的伤感情翻脸成仇就没意思了,只要你嫁给我,以后这酉丁域没人敢动你,否则我那些部下的爆脾气,怕是容易干出什么过分的事来。还是顺其自然的好,强扭在一起就没意思了。”这摆明了是在威胁,摆明了在告诉云知秋你拒绝也没用,最终还是会在一起,何必闹得不愉快。

    云知秋盯着他双眼直视了一会儿,问道:“给我半年时间考虑一下如何?”

    褚子山淡然道:“既然最终都是要嫁给褚某的,又何必等到半年以后。”

    云知秋道:“我虽寡居,可毕竟是有夫家的,连这店铺也是夫家的产业,再嫁不是小事,若是连起码的善后都不做,就算嫁给都统大人,我的名声可以不要,莫非都统大人也不在乎前途?”

    褚子山默了一下,说的也有道理,弄成强抢寡妇霸占寡妇家的产业就不好听了,这点之前倒是有缺考虑,一直没来硬的不就是强抢不妥么,需知之前的天庭剧变当中可是有不少人这样被掀翻了。他慢慢站了起来,颔道:“若是你夫家有什么为难之处,可尽管告知我,我会代你处理好。事情就这么定了,半年后我娶你过门!”压根不给对方考虑的机会,直接把事情给敲死了。

    一回头又对手下吩咐道:“让弟兄们把云华楼看紧了,云掌柜若要出去,必须有我们的人保护,少了一根头我拿你是问。”这是在防备云知秋耍心眼跑了。

    “是!”其手下拱手领命。

    褚子山回头,目光又在云知秋身段上来回饱览了一番,心中再次暗赞了一声,好一个尤物!

    转身大步离去。

    将人送走,云知秋一转身,脸色便寒了下来,领着人快步回了内院,一走入后院亭中,直接下令道:“老范,联系点人手,把这姓褚的给做掉,做干净点,不要留下什么尾巴。”(未完待续。)

    …

第1342章    颜妍闪了出来,一把抓住木苍穹的胳膊,一脸崇拜地看着木苍穹,双眼放光地说道:“太厉害了!”

    如此短地时间之内,秒掉一个上位准圣,这简直就是奇迹!

    要知道木苍穹虽然也是准圣,可是却只是一个下位准圣啊。●⌒真正地与西门无根差了两个境界。

    然而,最终却是木苍穹越级灭了西门无根。

    这是十分出彩的一战。

    “呵呵,别羡慕我。你认真炼化、滋养一下夫君送你的宝贝,也可以很轻松看到姐姐这样……”木苍穹微微一笑,伸手顺了一下颜妍的头发。

    敖夜、冷眉、郑玲珑、许心妍、云水瑶、白素素、白素贞、小青、胡媚全都闪了出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多了一种由衷的笑意。

    敖夜、冷眉能秒杀上位准圣,这让大家都是兴奋不已了。而木苍穹的果断出手与瞬间灭敌,也再次激活了大家内心的兴奋与自信。

    “看来,有了极品法宝,真的可以无视一定的等级差距。”郑玲珑也是一脸若有所思,“看来,以后我也得极力加强自身与法宝的联系!”

    “嗯,我也是!”云水瑶、白素素、白素贞、小青等人俱都重重地点了点头。

    话说在鸿蒙龙墓的一行,她们可都曾获得了海量的贡献点,各自都兑换了一两件符合自己心意的宝贝。再说了,就算没有兑换到,还有吕重在呢。

    如今鸿蒙龙珠整个地成了吕重所有的移动宝库,还怕没什么宝贝送给诸女?

    要知道。诸女之前就几乎是从头到脚武装到了极牙齿。现在。无疑更为恐怖。

    外界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诸女的身上到底隐藏了多少变态的宝贝。

    只是,郑玲珑话一出,敖夜却是摇了摇头,一脸凝重道:“诸位姐妹,宝贝虽好,可大家还得全力修炼才是。甚至要更努力地修炼[大千世界微观凝神法]。因为操控法宝、加强与法宝的关系,灵魂能量才是最重要的因素。毕竟,有夫君的[大寂灭珠]可以依靠。我们本来就要比任何人都要幸运……”

    敖夜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是一脸深思,并微微点头。

    “是啊,如果不是有[大寂灭珠]出手,以至高等级威压助我们强行收服各自法宝的器灵,我们休想在短时间内炼化自己的法宝。毕竟,我们的实力真的比那些帝级强者、圣人差得太多……”许心妍也是反应过来,也有了清楚的认知。

    云水瑶优雅一笑,“心妍说得对,正因为这样。我们可不能骄傲自满。”

    “自身强大,才是真的强大!”

    木苍穹总结性地说了一句。

    “说得好!”

    突然一个雄浑的声音传来。接着,吕重凭空出现在[乾坤镜]的大衍玄隐周天阵]之内,一脸开心地看着诸女。

    “相公……”云水瑶惊喜地一声低语,双眼闪过爱恋的光芒。

    “夫君……”木苍穹、许心妍、冷眉等女也是惊喜地大叫一声,围了上来。

    其中,颜妍更是直接扑入了吕重的怀抱,一脸兴奋。

    只有白素贞、白素素、小青三女是一脸地艳羡。而胡媚脸上则是闪过一丝不自然。秀美的柳叶眉也是微微颦了起来,而她自己根本就没有发现。

    敖夜一脸温柔地看着吕重,笑着一问:“夫君,你的事情办好了?”

    “嗯!”吕重应了一声,笑了笑,“呵呵,你夫君想要办的事,从来没有办不成的。这次大家可以放松一段时间了。”

    如今大寂灭珠又成功吞噬了[混世魔界],这也是一个空间系极品的混沌至宝。

    大寂灭珠至少也要消失好几年的时间,才能去吞噬[九龙夺神鼎]、鸿蒙龙珠。

    这个时间,[大寂灭珠]之内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与动静,并不适合修炼。所以,有几年时间可以轻松。

    “真的?那可太好了!”颜妍从吕重的怀里抬起头来,一脸惊喜地大叫起来。

    其他诸女也是喜笑颜开。

    敖夜则是深深地看了吕重一眼,道:“对了,夫君,我们还要回纳兰家吗……”

    “夜儿,别说了,纳兰家虽然不是我们的敌人,却也绝对不是我们的朋友。所以他们家不用去了!”吕重的脸色一冷,沉下声来。

    纳兰家这次做的事情可不地道。

    虽然被三圣压迫,被八大家族排挤,从而拐弯抹角地动心思逼敖夜、冷眉等女离开纳兰古堡是情有可原。但是,也说明了纳兰家并不太看重他吕重,更没有把吕重看成朋友。只因为[天光圣水]的利益才有所牵扯。

    所以吕重又岂会把纳兰家看上眼?

    这次诸女被逼出纳兰古堡,甚至在仙幻星的卫星上被八大家族的人给围攻,纳兰家都没有一点相救的意思,这让吕重彻底看不上这个家族了。

    “对!我们才不回纳兰古堡呢!”颜妍猛地点头。

    许心妍更是一脸气奋:“纳兰家,真的太过分了。好像害怕我们死皮赖脸地留在他们古堡一般,个个极致讽刺之能事。我呸,我情愿呆在我们的宇宙飞船之内,也不想呆在纳兰家的古堡之内……”

    郑玲珑与纳兰青霜的关系最好,看了吕重一眼,组织了一下言语,说道:“可……可是青霜妹妹她们也是有苦难言,根……根本就作不了纳兰家的主。她与无仙老爷子也是被人控制了,才无法帮我们呢。我们不用原谅纳兰家族,但是也不用记恨青霜妹妹。要不回去说一声?”

    “不用了!”吕重果断地摇了摇头,“纳兰青霜也只不过是我们生命中的一个过客。就不用与她牵扯太多了!”

    吕重说完也是一脸冷漠,抬头看向仙幻星纳兰古堡所在的方向,陡然冷哼:“哼,我们可从不欠纳兰家什么,而他们也没把我们看成朋友。所以,这次的事我可以不计较他纳兰家族。但是,自此以后,纳兰家也永远不会成为我吕重的朋友。大家以后相遇,如果纳兰家再对我们不利,那就别怪我出手毫不留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停产、烟雨流年两位兄弟的打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