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颜妍闪了出来,一把抓住木苍穹的胳膊,一脸崇拜地看着木苍穹,双眼放光地说道:“太厉害了!”

    如此短地时间之内,秒掉一个上位准圣,这简直就是奇迹!

    要知道木苍穹虽然也是准圣,可是却只是一个下位准圣啊。●⌒真正地与西门无根差了两个境界。

    然而,最终却是木苍穹越级灭了西门无根。

    这是十分出彩的一战。

    “呵呵,别羡慕我。你认真炼化、滋养一下夫君送你的宝贝,也可以很轻松看到姐姐这样……”木苍穹微微一笑,伸手顺了一下颜妍的头发。

    敖夜、冷眉、郑玲珑、许心妍、云水瑶、白素素、白素贞、小青、胡媚全都闪了出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多了一种由衷的笑意。

    敖夜、冷眉能秒杀上位准圣,这让大家都是兴奋不已了。而木苍穹的果断出手与瞬间灭敌,也再次激活了大家内心的兴奋与自信。

    “看来,有了极品法宝,真的可以无视一定的等级差距。”郑玲珑也是一脸若有所思,“看来,以后我也得极力加强自身与法宝的联系!”

    “嗯,我也是!”云水瑶、白素素、白素贞、小青等人俱都重重地点了点头。

    话说在鸿蒙龙墓的一行,她们可都曾获得了海量的贡献点,各自都兑换了一两件符合自己心意的宝贝。再说了,就算没有兑换到,还有吕重在呢。

    如今鸿蒙龙珠整个地成了吕重所有的移动宝库,还怕没什么宝贝送给诸女?

    要知道。诸女之前就几乎是从头到脚武装到了极牙齿。现在。无疑更为恐怖。

    外界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诸女的身上到底隐藏了多少变态的宝贝。

    只是,郑玲珑话一出,敖夜却是摇了摇头,一脸凝重道:“诸位姐妹,宝贝虽好,可大家还得全力修炼才是。甚至要更努力地修炼[大千世界微观凝神法]。因为操控法宝、加强与法宝的关系,灵魂能量才是最重要的因素。毕竟,有夫君的[大寂灭珠]可以依靠。我们本来就要比任何人都要幸运……”

    敖夜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是一脸深思,并微微点头。

    “是啊,如果不是有[大寂灭珠]出手,以至高等级威压助我们强行收服各自法宝的器灵,我们休想在短时间内炼化自己的法宝。毕竟,我们的实力真的比那些帝级强者、圣人差得太多……”许心妍也是反应过来,也有了清楚的认知。

    云水瑶优雅一笑,“心妍说得对,正因为这样。我们可不能骄傲自满。”

    “自身强大,才是真的强大!”

    木苍穹总结性地说了一句。

    “说得好!”

    突然一个雄浑的声音传来。接着,吕重凭空出现在[乾坤镜]的大衍玄隐周天阵]之内,一脸开心地看着诸女。

    “相公……”云水瑶惊喜地一声低语,双眼闪过爱恋的光芒。

    “夫君……”木苍穹、许心妍、冷眉等女也是惊喜地大叫一声,围了上来。

    其中,颜妍更是直接扑入了吕重的怀抱,一脸兴奋。

    只有白素贞、白素素、小青三女是一脸地艳羡。而胡媚脸上则是闪过一丝不自然。秀美的柳叶眉也是微微颦了起来,而她自己根本就没有发现。

    敖夜一脸温柔地看着吕重,笑着一问:“夫君,你的事情办好了?”

    “嗯!”吕重应了一声,笑了笑,“呵呵,你夫君想要办的事,从来没有办不成的。这次大家可以放松一段时间了。”

    如今大寂灭珠又成功吞噬了[混世魔界],这也是一个空间系极品的混沌至宝。

    大寂灭珠至少也要消失好几年的时间,才能去吞噬[九龙夺神鼎]、鸿蒙龙珠。

    这个时间,[大寂灭珠]之内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与动静,并不适合修炼。所以,有几年时间可以轻松。

    “真的?那可太好了!”颜妍从吕重的怀里抬起头来,一脸惊喜地大叫起来。

    其他诸女也是喜笑颜开。

    敖夜则是深深地看了吕重一眼,道:“对了,夫君,我们还要回纳兰家吗……”

    “夜儿,别说了,纳兰家虽然不是我们的敌人,却也绝对不是我们的朋友。所以他们家不用去了!”吕重的脸色一冷,沉下声来。

    纳兰家这次做的事情可不地道。

    虽然被三圣压迫,被八大家族排挤,从而拐弯抹角地动心思逼敖夜、冷眉等女离开纳兰古堡是情有可原。但是,也说明了纳兰家并不太看重他吕重,更没有把吕重看成朋友。只因为[天光圣水]的利益才有所牵扯。

    所以吕重又岂会把纳兰家看上眼?

    这次诸女被逼出纳兰古堡,甚至在仙幻星的卫星上被八大家族的人给围攻,纳兰家都没有一点相救的意思,这让吕重彻底看不上这个家族了。

    “对!我们才不回纳兰古堡呢!”颜妍猛地点头。

    许心妍更是一脸气奋:“纳兰家,真的太过分了。好像害怕我们死皮赖脸地留在他们古堡一般,个个极致讽刺之能事。我呸,我情愿呆在我们的宇宙飞船之内,也不想呆在纳兰家的古堡之内……”

    郑玲珑与纳兰青霜的关系最好,看了吕重一眼,组织了一下言语,说道:“可……可是青霜妹妹她们也是有苦难言,根……根本就作不了纳兰家的主。她与无仙老爷子也是被人控制了,才无法帮我们呢。我们不用原谅纳兰家族,但是也不用记恨青霜妹妹。要不回去说一声?”

    “不用了!”吕重果断地摇了摇头,“纳兰青霜也只不过是我们生命中的一个过客。就不用与她牵扯太多了!”

    吕重说完也是一脸冷漠,抬头看向仙幻星纳兰古堡所在的方向,陡然冷哼:“哼,我们可从不欠纳兰家什么,而他们也没把我们看成朋友。所以,这次的事我可以不计较他纳兰家族。但是,自此以后,纳兰家也永远不会成为我吕重的朋友。大家以后相遇,如果纳兰家再对我们不利,那就别怪我出手毫不留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停产、烟雨流年两位兄弟的打赏

第一千四百章 左少卿屈服    如果机井一郎在九泉之下能看到佐佐木现在的窝囊相,说不定会被气活过来!他可没想到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心腹手下,竟然会如此窝囊!

    就连赵长枪都没想到佐佐木竟然如此配合,本来他还以为,佐佐木怎么着也得等自己对他上点手段后,才会屈服的,没想到自己只不过将枪口放到了他的脑门上,他就啥都答应了!这倒省了他许多时间。

    搞定佐佐木之后,赵长枪又迈步走到左少卿面前,同样用枪口顶在了左少卿的脑门上,说道:“左少卿,告诉我,我的那些朋友是不是还活着?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左少卿仿佛感到一股凝如实质般的阴冷气息正从赵长枪的身上散发出来,他毫不怀疑,只要自己说那些人已经被自己打死了,赵长枪的子弹肯定会掀掉自己的头盖骨!

    因此,赵长枪的话音刚落,左少卿就连忙大声吼道:“活着!他们现在还活的好好的!赵长枪,你不能杀我!只有我知道他们被关在了什么地方!你如果杀了我,这世界上便再也没有人能带你找到他们!”|“说,你到底将我的朋友弄到哪里去了?”赵长枪的枪口使劲■在左少卿的脑门上顶了一下。

    左少卿看了赵长枪一眼,说道:“我可以将关押他们的地方告诉你,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左少卿的话还没说完,赵长枪枪口一偏,猛然扣动了扳机!

    “噗”的一声轻响,一颗子弹直接从左少卿的左耳根处扫过,左少卿的左耳朵被齐根打掉了,鲜血顿时顺着后腮帮子径直流了一脖子。

    佐佐木看着半边脸全是血的左少卿,心中直打哆嗦,心中暗道:“还是老子聪明,如果不是老子见机的早,恐怕两个耳朵也没了!”

    左少卿只听到耳边嗖的一声,然后耳朵根便有热乎乎的感觉,但是他还真就没感到疼痛!赵长枪的一枪直接将这个家伙打懵了!

    赵长枪这个混蛋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啊!他好歹也得听完自己的条件然后再开枪吧?可是这个混蛋竟然还不等自己将话说完就开枪了!

    左少卿也是个狠人,不然他也混不到今天这个地步。赵长枪的一枪不但没有让他屈服,反而将他的凶性给彻底激发出来了。

    这个家伙竟然哈哈大笑着说道::“赵长枪,你这个混蛋,我告诉你,你现在怎么对我,将来我就怎么对你的朋友!并且我要十倍百倍的还到你的朋友身上!哈哈,特别是陆晓红,他可是个漂亮女人,对了,他好像是你的马子吧?哈哈,你也许还不知道,她先是被我上,然后被我的几十个手下上,最后竟然被我的手下搞死了!唉,你是没看到她临死时那个惨样啊!上边吐白沫,下边流血水,最后双腿一蹬竟然就死了!哈哈哈哈??”

    赵长枪听得浑身直打颤,他仿佛看到陆晓红被扒光了衣服绑在床上,然后被无数个肮脏不堪的男人上。

    赵长枪实在忍不住了,枪口一偏,噗又是一枪,将左少卿的右耳朵也给打飞了。

    “哈哈哈,赵长枪,有本事你给老子一个痛快,只是打老子的耳朵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朝这里开枪啊!来啊,将老子一枪爆头!那样就一死百了,这个世界上谁也别想再救回你的朋友!”左少卿歇斯底里的吼道。一边吼,一边用手指着自己的脑门,示意赵长枪朝那里开枪。满头满脸的血,让他看上去好像一个狰狞恐怖的恶鬼一样。

    左少卿虽然看上去好像失去了理智一样,其实这家伙脑袋现在清楚的很。他很明白,只要陆晓红等人在自己手中,赵长枪无论怎么折磨自己,他都不敢要了自己的命,最后肯定会被迫和自己谈条件。

    但是如果自己熬不住,将陆晓红等人被关押的地方说了出来,那他自己便没有了任何的利用价值,他的命就真的保不住了。虽然在关押陆晓红的地方,他也有一些布置,但是不到万不得已,他还不想将赵长枪引到那里,因为那里是他的根基所在,是他在岛国的立足之本。并且他也不能确定那里的布置能百分之百的将赵长枪干掉。毕竟,赵长枪这个人实在是太邪乎了。

    左少卿本来以为自己能抗住赵长枪逼供,但是他很快发现,他太高估自己的承受能力,也太低估赵长枪的手段了。

    赵长枪看着仿佛已经半癫狂的左少卿,忽然将枪收了起来,然后从身上取出一个锦盒,取出几根银针,快速的刺进了左少卿的脑袋里。

    左少卿本来还在纳闷赵长枪为什么忽然要给他下针,但是当赵长枪手中的几根银针全部刺入他的脑袋后,这家伙马上感到两个耳朵根上的疼痛感被放大了十倍不止!

    这家伙的耳朵被赵长枪打掉之后,本来他还能凭借自己吃钢嚼铁的悍劲忍住痛苦,但是现在他却感到有千万只食人蚁正在啃噬他的伤口,然后从伤口进入他的身体,一直啃噬到他的骨头!

    “啊!”左少卿实在忍不住了,嘴里发出一声惨叫。

    “怎么样?左少卿。味道不错吧。我告诉你,我现在用银针刺激到了你的痛感神经中枢,你的痛楚感觉被放大了十倍。别说这种伤口,现在就是在你的手上割开一个小口子,你也会感到钻心的疼!”

    赵长枪停了一下,然后又说道:“说实话,左少卿,抛却立场不说,你这个人的确让我很敬佩。你原来只是杜平县一个开武校的,因为倒腾毒品被警察发现,跑到了宁海市,没想到在宁海市竟然摇身一变,竟然成了一方大佬。后来宁海市破获毒品案,你竟然又跑了!想不到这一次你跑到岛国后,竟然又混的风生水起,甚至成了山口组举足轻重的人物,你每到一个地方,适应能力比蟑螂还强!的确让人佩服啊。好吧,既然你愿意当一个硬汉,我就成全你!我倒是很好奇,你能撑多久。”

    说道这里,赵长枪冲一边的医生说道:“医生,剩下的活儿交给你了。你在医学院学的解剖技术,这些年没丢下吧?”

    “枪哥放心,我的解剖技术虽然不咋的,但是我的剔骨技术却是一等一的。我能在一分钟之内将一条猪腿剔的只剩下白森森的骨头,上面一点肉丝都没有,你信不?不信?要不咱俩打个赌?”医生一边说,一边从身上取出一把特制的手术刀,迈步走到了左少卿面前,一把将他的左手放到了自己的面前,右手的手术刀作势就要割在左少卿的左手上。

    旁边的佐佐木看着眼前的一切,一颗心已经抖成了一团,这家伙忽然感到,自己以前一直觉得自己够狠够牛逼,但是和赵长枪这帮人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儿科!他现在终于明白,这些年机井一郎为什么不再让人去招惹赵长枪了。这个人就是个疯子,是个阎王,是死亡的代名词啊!

    左少卿看着医生手中明晃晃的手术刀,仿佛看到自己本来血肉饱满的手正在变成白森森的骨头!而他将要忍受十倍的痛苦!要命的是,由于赵长枪在他脑袋上插上那些针的缘故,无论他遭受多大的痛苦,他还昏迷不过去!

    左少卿的心开始颤抖,意志开始动摇了!

    他原本想和赵长枪死硬到底,逼迫赵长枪和自己谈条件,但是现在他坚持不住了!扒皮抽筋剔骨头,痛苦还得被增加十倍,这绝不是人类能承受的住的,左少卿也不能。

    就当医生的手术刀眼看就要在左少卿的左手上割下第一块肉的时候,左少卿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叫声:“住手!给我住手!我说,我都说!我带你们去,我亲自带你们去!”

    赵长枪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说道:“好,那你现在就告诉我,我的朋友到底被你关在了什么地方?”

    左少卿大喘了几口气,使劲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才有气无力的说道:“关押他们的地方非常的隐蔽,并且防卫非常严密,所以,必须是我亲自带你们去,你们才能将陆晓红他们带出来。”

    左少卿提议要亲自带赵长枪他们过去,其实心中另有打算,他还想做最后的搏杀,干掉赵长枪。

    赵长枪哪里知道左少卿的心思,还以为左少卿是真被他们打怕了,于是冷笑着说道:“呵呵,敬酒不吃吃罚酒,早这样何必丢掉两个耳朵?唉,可惜了。走吧,现在就带我们去找他们!”

    左少卿恨不能上去咬赵长枪两口!心说:“妈的,老子早告诉你们?老子早告诉你们,你们就能放过老子?”|赵长枪没理会左少卿心中想什么,而是转身对佐佐木说道:“佐佐木君,记住你刚才答应我的事情!只要你能履行你刚才的诺言,你还可以做你的山口组老大,但是如果你敢欺骗我,今天机井一郎的下场,就是你明天的下场!”

    “是,是,赵先生放心,我一定会履行我的诺言。我这个人一向说话算话。”佐佐木战战兢兢的说道。

    这家伙现在啥都不想,就想快点离开赵长枪。他看到赵长枪心中就打颤!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