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战如意依然静坐在那无动于衷,只是盯着镜子里自己的目光已经微微偏向。

    注意到后,二女再次相视一眼,都说娘娘在那人手上遭受过奇耻大辱,曾经被吊在旗杆上大肆羞辱,这么大的仇,看来果然不是那么容易忘记的。

    白雪遂接话道:“听说千年刑罚之期已经临近结束,御园总镇府那边已经派了人去迎接,也就是说他真有可能活着回来。荒古死地啊,一般人听了都害怕,他一金莲修士在那里关了一千年,居然还能够活下来。”

    银霜:“也必须承认那家伙的命有够硬的,听说那家伙许多次都是死里逃生,这次又是如此,不知道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白雪:“黑龙司在御园已经驻扎了足够久的时间,等他回来后,黑龙司很有可能要调离。他人在御园的话,还在天宫日常的管辖范围内,一旦调离了,那就彻彻底底是左督卫的人了,左督卫指挥使连陛下都要给几分面子,介时想下手怕是没那么容易,娘娘,要不要找机会把他给除掉。”

    两人等着战如意的答复。

    战如意看向镜子里的目光有些飘忽,走到如今的地步,当年被某人吊在旗杆上、在某人面前主动脱下衣服袒露胸怀的一幕,已经没了当做奇耻大辱来看待的必要。

    倒是有几个画面经常会出现在脑海中,某人在台阶下几欲拔剑,某人事后惹事后被人押送走的一幕,对她来说印象犹为深刻。

    那人无疑做了件蠢事,无异于是在自毁前程,完全是能丢掉性命的举动,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清楚的记得。自己即将踏上迎亲凤辇的时候,那人摁剑的手几乎就要拔剑而出。

    所以她找到了一个极有可能的答案,虽然自己当时已经做好了只要那人为她拔剑而出,她愿意不顾一切陪他共赴生死,可那人显然不想连累她。所以并非是逃避,也许是不想连累她而已,否则事后完全没必要干那种蠢事。

    可是她不明白,为什么之前有一线希望的时候,他为什么不跟自己走。难道是认为她荣华富贵惯了,过不得隐姓埋名的生活?

    有些事情已经无法回头,再追究当年对她来说已经没了任何意义,只是那人前后举动的矛盾之处成了她心中的一个谜。本被那人之前的行为给伤了,决心此生无悲无恨,却又被那人事后的举动给撩拨的心中隐隐作疼,化作永难忘却的遗憾。

    不管她如今如何平静,只是女人心中都有一场爱情的梦,没有得到过,也希望曾经拥有过。所以有些事情她想知道答案,当年他究竟是为什么要那样做,是不是为了她?

    静静等着两人帮她盘好了秀发。战如意轻轻起身,拖曳着长裙离去,银霜、白雪面面相觑,没得到任何答复……

    酉丁域,九环星天街,云华阁,原本是一家当铺,如今兼带着卖一些精巧首饰。

    掌柜的不是别人。正是云知秋。这云华阁并非是因为云知秋来了而改了名字,反倒是恰好因为招牌和云知秋的名字有暗合之处,魔道才把她给安排在了这里。

    铺子里,一名颇有几分气势的锦衣汉子背个手在厅柜间游走欣赏陈设的各种首饰,看到漂亮的微微颔首表示赞赏,其身后跟着一名手下。

    这名汉子不是别人,正是酉丁域新任的都统,名叫褚子山。本是酉丁域的一名总镇,是从近卫军右督卫那边调来的一名总镇,快速升任都统的原因自然是和聂无笑一般的原因。这些年近卫军那边有不少这样的人调到地方,快速得到提拔。

    商铺里的伙计面对这位都统大人,那自然是客客气气。

    不一会儿。云知秋身边的贴身侍女千儿在一名伙计的引领下快步从后堂走了出来,迅速上前见礼。“见过都统大人。”

    背个手的褚子山淡淡斜睨了一眼,“云掌柜呢?”

    千儿含笑回道:“真是不巧,掌柜的外出有事,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都统大人有何吩咐,回头小女一定代为转告。”

    褚子山一声冷笑:“那还真是好巧,我亲自连来三回都碰巧赶上了云掌柜外出,这第四回不得已多费了点心,让人先来打了个前站,似乎一个时辰前才看到云掌柜回了商铺,并未见外出,怎么我一来云掌柜就消失了?”

    “都统大人肯定是误会了,掌柜的真的有事外出了,没走正门而已。”千儿笑容不改,心中却是暗暗叫苦。

    她也明白,云知秋不躲这人都不行,实在是被这人给缠上了,确切地说是被这人给看上了。

    这事还得从褚子山升任都统那天说起,不少人前去贺喜,九环星天街又在褚子山管辖的地盘上,不管天街和地方势力的关系如何,这毕竟是在酉丁域的地盘上,云华阁也不好随便派个下人去无礼,云知秋亲自去送礼。谁也没想到,云知秋这一去竟然被褚子山给看上了,此后的事情实在是麻烦,得罪又不好得罪,只能是躲避。

    “没走正门?我不妨明说了,云华阁四周我都派人盯上了,不知云掌柜是从哪个门出去的?难不成私自挖了地道不成?”褚子山上前一步,逼得千儿迅速后退一步,目光冷厉道:“回去告诉云掌柜一声,这可不是待客之道,朋友之间变成仇人就没意思了,这天街我虽然不便插手,但若想让云华阁开不下去,那还是没问题的,除非云华阁的人永远躲在天街不出去!”

    “都统大人…”千儿还想说什么,褚子山手一挥打断,“轮不到你啰嗦,你去转告云掌柜,我今天若是见不到人别怪我翻脸,去!”

    千儿心中火光,可是没办法,只得默默退下了。

    没一会儿,环佩叮当的云知秋快步而来,身后跟着千儿、雪儿,还有一名面无表情的老者。

    “哟!都统大人怎么来了?”云知秋老远就笑吟吟行礼一声。

    一见云知秋,褚子山脸上立刻阴转晴,笑容满面,目光首先忍不住在云知秋那凹凸有致的婀娜身段上溜了两眼,虽然外面被衣服挡着,可是难掩令人对衣服里面春光的想象,心中暗赞一声,真是一个少见的尤物。

    从第一次见到云知秋开始,他就心头一动,云知秋虽然算不上绝色,但他一眼就看出这女人绝对是个难得的尤物,对有经验的人来说,有些东西是难以掩饰的,于是就惦记上了。

    略带淫邪的目光从云知秋饱满的胸脯上挪到了云知秋那端庄中带着妩媚的俏丽笑吟吟脸蛋上,拱手道:“云掌柜,本都统想见你一面可真是不容易啊!”

    云知秋有点受不了这人毫不掩饰的目光,当年在小世界的时候,她没少见类似的目光,只是大家都惧于她的背景没人敢像这般露骨,来到大世界后在天元星天街因为‘牛有德’的关系,也没人会这样,这次明显碰上了一个难缠的。

    若说以前这样,她曾经的作风也不在乎这个,打扮的暴露还能挡得住人家多看两眼?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毕竟已经嫁人了,所以收敛了那暴露穿着,不为别的,起码要考虑一下苗毅的感受。

    离开天元星来了这里后,她知道情况不一样了,已经是尽量减少外出抛头露面了,可谁知有些事情你有心躲也躲不掉,只出去送了份贺礼就被盯上了。

    她心中有些焦虑,苗毅马上要从荒古死地出来了,要是知道了这事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自己男人的性格她太清楚了,一怒冲头的话,真有可能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为此,她不得不再三交代千儿、雪儿等人,这事绝对不能让苗毅知道,这边自己想办法解决,否则就凭苗毅人在荒古都能震慑六道的能量,肯定要出大事。

    若是一般人也就罢了,真要弄死个都统,那可不是小事,而这都统背后的势力可是牵扯到了天帝近卫军之一的右督卫,后果难料,苗毅一怒之下又是不计后果的人。

    云知秋自然知道对方话语中的责问之意,一脸抱歉道:“这都是我身边的侍女擅作主张,知道我在修炼,不想让人打扰,没想到怠慢了都统大人,云知秋在这里赔罪了!”

    “既然是误会,不看别人的面子也要看云掌柜的面子。”褚子山呵呵一笑,摆了摆手,大方地表示事情已经过去了,看了看四周道:“云掌柜不会就在这里招待本都统吧?”

    “雅间有请!”云知秋赶紧让路,伸手相引。

    一行进入雅间后,褚子山见珠帘外面就是正堂人进人出的铺子,不太方便做他想做的事,略微皱眉道:“云掌柜,这里不太安静,不如去楼上吧。”

    云知秋摇了摇头,“妾身乃是女流,实在是不便和男人私下相会,就算是在这里,身边还得带上几个人,还请都统大人为妾身的清白着想。”同时也表明了身边人是不会让退下的。

    被她直接一口把话给说死了,褚子山倒是不好再强迫了,不过没关系,他这次来就是要把事情给敲死的,不会给退路,这女人迟早是自己的房中乐趣,不急在一时。(未完待续 。)

第1341章 破元神针 全军覆没!    敖夜微微点头,“那么,西门无根那老东西就交给苍穹姐了。≤”

    木苍穹也不废话,心念一动直接进入了[大衍玄隐周天大阵]内!

    认真来说,西门无根之前找的所谓阵法空间的缺口,其实根本就是他的幻觉。

    [大衍玄隐周天大阵],是一个顶级困阵,足可困住圣人的存在。

    所谓玄隐,是能让圣人都找不到大阵出路的存在。

    西门无根区区一上位仙帝,又是在心神剧烈波动的情况下,他岂能真的破开[大衍玄隐周天大阵]。

    可以说,之前的西门无根,认真还说与黑冰魔帝、张玄霸、金天斩等人真的没有相隔多远。

    两方人马几乎就是在一个大阵的两个不同的区域。

    ……

    “混蛋,给老子出来——”

    西门无根狂噪地对着天空暴喊着。

    本来,他以为自己已经成功找到了大阵的出口,可是进入这方空间后,他发现,此方空间还是无边无际,而且有大量的风、雷、火、水、冰等超级能量的攻击。

    一个人连翻被各种至强的天地之力攻击,却根本就没有看到任何人,这让西门无根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更让他疯狂的是,几乎整个空间,都找不到任何人影。

    不但之前被他扔到这个空间的那小辈没见了踪影,就连那个联通张玄霸、金天斩、黑冰魔帝等人的通道都不见了。

    现在,西门无根整个人就像一只无头的苍蝇在四处乱闯。

    偏偏每当他稍稍休息的时候,就会有无穷的天雷、怪火、剑阵偷袭。

    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西门无根已被彻底激怒。

    可是。他越是怒火高涨。越会有更强的能量袭击而至。

    “该死的小辈,我知道你躲在暗中,能听到本座的话。有本事你就出来与本座单挑,别像臭老鼠一般藏头缩尾,让人瞧不起……”

    “出来啊,只要你们出来,本座保证不杀死你们……”

    “操,该死的[婊]子们。别让我抓到,否则我会吸了你们的元阴,再把你等关入西门家的御兽宫,让亿万妖兽轮了你们……”

    ……

    西门无根嘴里越说越毒,越骂越狠。

    这一刻,他简直就没有一丁点仙人的气度,反而比凡俗界的流氓、恶棍还要不堪。

    其实,西门无根骨子里就是一个真正的恶棍!

    在世俗界的时候,他父母遭遇仇家追杀,其父为断后。被仇家灭杀,甚至灵魂都被点了天灯。当时。其母已怀孕,被敌人攻击,重伤失去法力甚至失去记忆。之后,其母更是被一个恶人强行卖到[妓]院接客……

    从小就跟着沦为[妓]女的母亲于[青]楼鬼混。长大后,更直接成为了青[楼]妓[陀]的龟奴。

    试问,在这样一个环境长大的人,会简单么?

    只不过,后来他的爷爷以无上秘法找到在青楼做龟奴的他,强行灭了整个青楼的所有人。甚至连他母亲也被其爷爷当场给击毙,为的就是遮羞!

    后来,进入世俗界的西门大家族,又被无数人欺负,这让西门无根从身体到灵魂都充满了阴鸷与恶毒。

    意外得到一个惊天奇缘之后,实力疯张的他,第一时间灭了世俗界整个西门家族。

    之后修行几万年,改名西门无根,孤身一人带着西门家隐藏的能沟通上界的至宝成功飞升仙界,才暂时地蛰伏起来。

    可不管他怎么蛰伏,他骨子里的污浊不堪却是很难改变得了的。

    一被刺激到,他那在凡俗界根深蒂固的性格、本能便会抬头。

    现在,他也彻底被[大衍玄隐周天阵]给刺激了。对主阵的敖夜等女恶毒诅骂。

    “死——”

    一向淡雅、娴静的木苍穹也是听不得西门无根这等臭不可闻的咒骂,脸色一变,无边的冷意自她心中产生。

    滔天杀意在意识海激荡,陡然搅动几件超级至宝。

    镇魂铃,放射万千道金色毫光,猛然少于西门无根的身上。

    “嗡嗡嗡……”

    一个不察,西门无根只觉得意识海内,传来由灵魂音暴掀起的惊天海啸,疯狂无比地冲击着他的元神。让他的元神极为惊惧甚至是不可抑制地呆滞了一下。

    “不好——”

    西门无根心中陡然恐惧起来!

    这时候,他本能地想到动用自己的一件异宝反击。

    可惜,一招落后,步步落后!

    随着镇魂铃的建功,青木龙旗也在第一时间从木苍穹的体内飞出。

    这青木龙旗只是一件上品的先天灵宝,一般的时候,木苍穹都是用它来提升修为。有时候也用它来号令天下木系生灵为己所用,当然这青木龙旗甚至能直接启动、调动一定范围内的所有木系生物为其战斗。

    不过,这青木龙旗还有一个隐藏的神通:它能极大程度地吸收生命能量为己用。

    这时候,青木龙旗在森苍穹的意念指示下,直接闪至西门无根的头顶,开始疯狂地吸噬对方体内的生机。

    镇魂铃、青木龙旗双双建功,第一时间让西门无限没有了反抗之力。

    趁他病,要他命!

    又一道乳白色的璀璨毫光闪过,带着一丝慑人的恐怖威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西门无根的眉心。

    破元神针!

    这是木苍穹在[鸿蒙龙墓]打擂时,利用海量贡献点兑换的一件下位混沌灵宝,专攻敌人元神。

    这是一枚极为阴险、歹毒的法宝。

    一旦被它轰入意识海,敌人的元神绝对在劫难逃。会在第一时间被摧毁元神中的主意识,让其元神意识彻底死亡。

    本来,以木苍穹的修为与实力,要炼化这[破元神针]绝对会用上亿万年的时间,才能完全炼化。

    可是,借了吕重的光。木苍穹之前曾请吕重留在大寂灭珠的神像分身去求[寂灭小公主]。

    有道器器灵的相助,木苍穹在短时间内算是初步炼化了这[破元神针]。

    如今西门无根已被[镇魂铃]、青木龙旗拖得呆滞了一下。

    一向战斗经验极为丰富的木苍穹,岂会让这个机会遛走?

    没有任何犹豫,破元神针已化为一道炽白光华,“倏”地轻入了西门无根的眉心。

    “噗——”

    长针入休,炽光灼灼,映照出西门无根那一张无比惊骇与绝望的脸。

    “轰……”

    元神崩溃,西门无根整个人轰然倒地。

    至此,所有围攻诸女的敌人全部陨落!(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