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敖夜微微点头,“那么,西门无根那老东西就交给苍穹姐了。≤”

    木苍穹也不废话,心念一动直接进入了[大衍玄隐周天大阵]内!

    认真来说,西门无根之前找的所谓阵法空间的缺口,其实根本就是他的幻觉。

    [大衍玄隐周天大阵],是一个顶级困阵,足可困住圣人的存在。

    所谓玄隐,是能让圣人都找不到大阵出路的存在。

    西门无根区区一上位仙帝,又是在心神剧烈波动的情况下,他岂能真的破开[大衍玄隐周天大阵]。

    可以说,之前的西门无根,认真还说与黑冰魔帝、张玄霸、金天斩等人真的没有相隔多远。

    两方人马几乎就是在一个大阵的两个不同的区域。

    ……

    “混蛋,给老子出来——”

    西门无根狂噪地对着天空暴喊着。

    本来,他以为自己已经成功找到了大阵的出口,可是进入这方空间后,他发现,此方空间还是无边无际,而且有大量的风、雷、火、水、冰等超级能量的攻击。

    一个人连翻被各种至强的天地之力攻击,却根本就没有看到任何人,这让西门无根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更让他疯狂的是,几乎整个空间,都找不到任何人影。

    不但之前被他扔到这个空间的那小辈没见了踪影,就连那个联通张玄霸、金天斩、黑冰魔帝等人的通道都不见了。

    现在,西门无根整个人就像一只无头的苍蝇在四处乱闯。

    偏偏每当他稍稍休息的时候,就会有无穷的天雷、怪火、剑阵偷袭。

    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西门无根已被彻底激怒。

    可是。他越是怒火高涨。越会有更强的能量袭击而至。

    “该死的小辈,我知道你躲在暗中,能听到本座的话。有本事你就出来与本座单挑,别像臭老鼠一般藏头缩尾,让人瞧不起……”

    “出来啊,只要你们出来,本座保证不杀死你们……”

    “操,该死的[婊]子们。别让我抓到,否则我会吸了你们的元阴,再把你等关入西门家的御兽宫,让亿万妖兽轮了你们……”

    ……

    西门无根嘴里越说越毒,越骂越狠。

    这一刻,他简直就没有一丁点仙人的气度,反而比凡俗界的流氓、恶棍还要不堪。

    其实,西门无根骨子里就是一个真正的恶棍!

    在世俗界的时候,他父母遭遇仇家追杀,其父为断后。被仇家灭杀,甚至灵魂都被点了天灯。当时。其母已怀孕,被敌人攻击,重伤失去法力甚至失去记忆。之后,其母更是被一个恶人强行卖到[妓]院接客……

    从小就跟着沦为[妓]女的母亲于[青]楼鬼混。长大后,更直接成为了青[楼]妓[陀]的龟奴。

    试问,在这样一个环境长大的人,会简单么?

    只不过,后来他的爷爷以无上秘法找到在青楼做龟奴的他,强行灭了整个青楼的所有人。甚至连他母亲也被其爷爷当场给击毙,为的就是遮羞!

    后来,进入世俗界的西门大家族,又被无数人欺负,这让西门无根从身体到灵魂都充满了阴鸷与恶毒。

    意外得到一个惊天奇缘之后,实力疯张的他,第一时间灭了世俗界整个西门家族。

    之后修行几万年,改名西门无根,孤身一人带着西门家隐藏的能沟通上界的至宝成功飞升仙界,才暂时地蛰伏起来。

    可不管他怎么蛰伏,他骨子里的污浊不堪却是很难改变得了的。

    一被刺激到,他那在凡俗界根深蒂固的性格、本能便会抬头。

    现在,他也彻底被[大衍玄隐周天阵]给刺激了。对主阵的敖夜等女恶毒诅骂。

    “死——”

    一向淡雅、娴静的木苍穹也是听不得西门无根这等臭不可闻的咒骂,脸色一变,无边的冷意自她心中产生。

    滔天杀意在意识海激荡,陡然搅动几件超级至宝。

    镇魂铃,放射万千道金色毫光,猛然少于西门无根的身上。

    “嗡嗡嗡……”

    一个不察,西门无根只觉得意识海内,传来由灵魂音暴掀起的惊天海啸,疯狂无比地冲击着他的元神。让他的元神极为惊惧甚至是不可抑制地呆滞了一下。

    “不好——”

    西门无根心中陡然恐惧起来!

    这时候,他本能地想到动用自己的一件异宝反击。

    可惜,一招落后,步步落后!

    随着镇魂铃的建功,青木龙旗也在第一时间从木苍穹的体内飞出。

    这青木龙旗只是一件上品的先天灵宝,一般的时候,木苍穹都是用它来提升修为。有时候也用它来号令天下木系生灵为己所用,当然这青木龙旗甚至能直接启动、调动一定范围内的所有木系生物为其战斗。

    不过,这青木龙旗还有一个隐藏的神通:它能极大程度地吸收生命能量为己用。

    这时候,青木龙旗在森苍穹的意念指示下,直接闪至西门无根的头顶,开始疯狂地吸噬对方体内的生机。

    镇魂铃、青木龙旗双双建功,第一时间让西门无限没有了反抗之力。

    趁他病,要他命!

    又一道乳白色的璀璨毫光闪过,带着一丝慑人的恐怖威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西门无根的眉心。

    破元神针!

    这是木苍穹在[鸿蒙龙墓]打擂时,利用海量贡献点兑换的一件下位混沌灵宝,专攻敌人元神。

    这是一枚极为阴险、歹毒的法宝。

    一旦被它轰入意识海,敌人的元神绝对在劫难逃。会在第一时间被摧毁元神中的主意识,让其元神意识彻底死亡。

    本来,以木苍穹的修为与实力,要炼化这[破元神针]绝对会用上亿万年的时间,才能完全炼化。

    可是,借了吕重的光。木苍穹之前曾请吕重留在大寂灭珠的神像分身去求[寂灭小公主]。

    有道器器灵的相助,木苍穹在短时间内算是初步炼化了这[破元神针]。

    如今西门无根已被[镇魂铃]、青木龙旗拖得呆滞了一下。

    一向战斗经验极为丰富的木苍穹,岂会让这个机会遛走?

    没有任何犹豫,破元神针已化为一道炽白光华,“倏”地轻入了西门无根的眉心。

    “噗——”

    长针入休,炽光灼灼,映照出西门无根那一张无比惊骇与绝望的脸。

    “轰……”

    元神崩溃,西门无根整个人轰然倒地。

    至此,所有围攻诸女的敌人全部陨落!(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只求你放过我一条命    机井一郎的脑门登时出现一个核桃大的血洞,一缕鲜血从血洞中缓缓流下。他大睁着眼睛看着子弹飞来的方向,右手微微抬起指向竹林的方向,嘴唇嗫嚅了一下,然后噗通一声,仰面跌倒在地,一动不动了。

    机井一郎瞪大的双眼仰望着天空,仿佛在无语问苍天:我怎么就死了呢?这是怎么回事呢?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可怜一代枭雄机井一郎!山口组的教父,世界知名黑帮人士,手下小弟无数,坐拥美女金钱无数,最后竟然落得一个如此下场!最悲哀的是,这老家伙到死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死在谁的手中,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见了阎王!

    赵长枪看着倒在脚下的尸体,心中发出一声冷笑,故意装作很愤怒的冲佐佐木说道:“佐佐木!你竟敢开枪打死自己的老大!就不怕山口组数万帮众将你碎尸万段?”

    佐佐木口中发出一声狂笑,哈哈大笑着说道:“哈哈哈哈,赵长枪,你太天真了。你怎么知道机井一郎是死在我的手中?谁能证明?让我告诉你事实的真相吧!机井一郎不是死在我的手中,而是死在你的手中!在交换过程中,你得到左少】⌒卿之后,却背信弃义,开枪打死了机井一郎,然后,我为了给机井一郎报仇,不但将你打死,而且将自愿换回机井一郎的左少卿救了回来。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赵长枪冷笑一声说道:“佐佐木,你不会和我开玩笑吧?我手中连枪都没有,怎么杀死机井一郎?”

    “哈哈哈,你手中有没有枪,不是你说了算的,得有胜利者说了算。”佐佐木继续哈哈大笑着说道。这家伙的心中已经在开始考虑,自己应该找个机会去接收机井一郎的山庄和他的女佣团了。奶奶的,老家伙的女佣团可不是盖的,里面可是有几个绝色美女呢!机井一郎这老东西也够贪心的,自己都快七十的人了,急吧都硬不起来了吧?还弄个女佣团,真他妈够奢侈的。

    赵长枪脸上的冷笑更浓了,只听他说道:“佐佐木,你以为你赢定了?”

    “怎么,难道不是吗?哦,你不会以为你还有翻盘的机会吧?呵呵,我知道,你赵长枪神通广大,不但将机井一郎弄得焦头烂额,而且两次将樱花组彻底消灭!但是我告诉你,那都是因为机井一郎太愚蠢!如果山口组早在我的领导下,我敢打赌,赵长枪,你早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永远消失了。哦,不,根据能量守恒定律,你不会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但是我可以保证,你现在早已经成了另一种能量形式。哈哈哈哈”这个家伙想想自己将要成为伟大山口组的老大就兴奋的忍不住想笑。

    赵长枪没有再理会兴奋到癫狂的佐佐木,而是将目光投向左少卿,微笑着说道:“左少卿,想必现在你也认为我已经死定了吧?那么你能告诉我,你到底将我的朋友关到什么地方去了吗?”

    左少卿眼珠一转,说道:“赵长枪,我劝你还是为自己考虑一下吧。就不用为别人瞎操心了!难不成你真的以为,你还有翻盘的机会?”

    赵长枪的眼神在两人身上扫了一下,脸上的笑意忽然更浓了。只听他说道:“佐佐木,左少卿,既然你们已经认定你们赢定了,那么我真不明白你们还在等什么啊?赶紧让人开枪将我打死啊!”

    佐佐木和左少卿听着赵长枪波澜不惊的话,再看看他脸上的笑容,心中竟然有些发毛,甚至有种莫名其妙的错觉,他们仿佛感到现在不是赵长枪落到了他们的手中!而是他们落到了赵长枪的手中!

    “他妈的,真是奇了怪了!赵长枪明明已经是老子的阶下囚,他的命已经被老子攥在了手心中,老子还怕他干什么?”佐佐木不禁想到。

    想到这里,他马上说道:“赵长枪,我之所以到现在还不杀你,那是因为我爱惜你是一个人才!今天我可以给你个承诺,只要你能跪在我面前,自断一条小拇指,然后愿意跟在我手下当个小弟,我就放过你!”

    赵长枪差点被佐佐木气笑了,也得亏这个混蛋想的出来,竟然想要自己当他的小弟!他以为他是谁?

    “哈哈哈,佐佐木,我没有时间和你废话,哥时间很紧,哥也不想多造杀孽。你如果想活命的话,现在留下左少卿,然后你马上带着你的人离开,并且千万不要让你的手下将今天晚上的事情说出去!不然后果不是你能承受得了得!”

    佐佐木和左少卿好像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不禁一起再次哈哈大笑,佐佐木一边狂笑,一边将另一颗香烟叨到了嘴巴上,说道:“赵长枪,既然你如此不识抬举,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记住,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到时候别忘了到这边来收点纸钱!”

    说着话,佐佐木点燃了口中的香烟,然后猛然挥动了一下手中的打火机。这是他之前和自己的伏兵定好的暗号,他第一次挥动打火机的时候。那些人会干掉机井一郎,第二次挥动打火机的时候,就是绑匪,也就是赵长枪死期了!

    “噗噗噗!”

    佐佐木挥动打火机的手刚刚落下,竹林里马上响起了挂着消音器的手枪的声音。

    佐佐木刚听到枪声的时候,心中还在暗自得意,然而他很快发现不对头了,因为他发现竹林中虽然响起了枪声,但是眼前的赵长枪却依然完好无损的站在他面前,反而是他的几名手下扑倒在地!

    佐佐木瞬间明白过来,自己先派过来的伏兵出问题了,要么是他们叛变了,要么是藏在竹林中的人已经不是他的手下!

    “打,给我狠狠的反击!”佐佐木气急败坏的冲身边的手下喊道,同时不顾一切的朝一辆汽车跑去。和他做出同样反映的还有左少卿。左少卿的反映甚至比佐佐木还要快!几乎是在竹林中的枪声刚刚响起,他就知道事情坏了,于是瞬间便做出了反映。

    赵长枪看着这两个仓皇逃跑的家伙,身子连动一下都没有,只是一脸微笑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结果佐佐木和做左少卿只跑出去了十几步,便几乎同时噗通一声跌倒在了地上!两个人大腿中弹,起不来了,同时,两个家伙也明白了,人家随时能要了自己的命,刚才没爆他们的脑袋,已经算是枪下留情了。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呆着吧,不然将对方激怒了,下一刻子弹可能就不是打穿自己的大腿了。

    佐佐木后来带来的那些手下迅速的取出随身携带的枪械,开始反击,然而他们处在明处,明亮的车灯让他们的身形无处躲藏,而对方躲在黑咕隆咚的竹林中,他们根本找不到对方的身形所在,只能对着竹林盲目的射击。根本不能对藏在竹林中的赵玉山等人造成任何威胁!他们只能好像高粱地里的高粱杆一样,被人一茬一茬的割倒在地!

    有几个家伙脑袋比较聪明,发现他们无法威胁到竹林中的人之后,竟然调转枪口对准赵长枪,想朝赵长枪射击。然而他们的枪口刚刚对准赵长枪,却发现赵长枪的手中不知道何时已经多了两把黑漆漆手枪。不等他们扣动扳机,赵长枪手中的枪就噗噗噗的响起来!

    赵玉山、医生、洪亚伦等七人也不再藏在竹林中,而是一边开枪一边迈步从竹林中走出来。随着他们脚步的迈动,一颗颗黄澄澄的子弹壳被抛落在地上,撞击水泥地面,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赵长枪、医生、洪亚伦、赵玉山四人都是玩枪的祖宗级人物,灭魂社的四名兄弟虽然枪法不及他们,但也是个中好手。八个人,十几把枪,几乎在几个眨眼间便将空地上的二十几个人全部放倒在了地上。最后,场中只剩下了佐佐木和左少卿。

    赵长枪迈步走到佐佐木面前,用枪口盯着他的脑袋,将他低垂着的脑袋抬了起来,冷笑着说道:“佐佐木,你现在还认为你赢定了吗?”

    佐佐木的感受着赵长枪滚烫的枪口,早已经没了山口组大佬的风度,更来不及思考接手机井一郎的巨大山庄和魅力女佣团了。这家伙浑身颤抖着说道:“赵赵长枪,不不要杀我!只要你放过我,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这家伙现在可不想死,他对这个世间还有太多的留恋!

    赵长枪冷笑一声说道:“让我放过你,可以,但是你必须答应我几个条件。”

    “说,你说!别说几个条件,就是几百个!我也答应你!只求你放过我一跳狗命!”佐佐木说道。

    “好。看不出佐佐木君还是一个痛快人。我的条件很简单,第一,我不希望让别人知道是我绑架了机井一郎。第二,我现在就将左少卿带走,希望山口组以后不要再管左少卿的事情。”赵长枪冷声说道。

    “答应,答应!我都答应!”佐佐木忙不迭的说道。

    此时此刻,别说让佐佐木不要再管左少卿的事情,就算赵长枪让他把他亲爹交出来,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点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