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机井一郎的脑门登时出现一个核桃大的血洞,一缕鲜血从血洞中缓缓流下。他大睁着眼睛看着子弹飞来的方向,右手微微抬起指向竹林的方向,嘴唇嗫嚅了一下,然后噗通一声,仰面跌倒在地,一动不动了。

    机井一郎瞪大的双眼仰望着天空,仿佛在无语问苍天:我怎么就死了呢?这是怎么回事呢?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可怜一代枭雄机井一郎!山口组的教父,世界知名黑帮人士,手下小弟无数,坐拥美女金钱无数,最后竟然落得一个如此下场!最悲哀的是,这老家伙到死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死在谁的手中,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见了阎王!

    赵长枪看着倒在脚下的尸体,心中发出一声冷笑,故意装作很愤怒的冲佐佐木说道:“佐佐木!你竟敢开枪打死自己的老大!就不怕山口组数万帮众将你碎尸万段?”

    佐佐木口中发出一声狂笑,哈哈大笑着说道:“哈哈哈哈,赵长枪,你太天真了。你怎么知道机井一郎是死在我的手中?谁能证明?让我告诉你事实的真相吧!机井一郎不是死在我的手中,而是死在你的手中!在交换过程中,你得到左少】⌒卿之后,却背信弃义,开枪打死了机井一郎,然后,我为了给机井一郎报仇,不但将你打死,而且将自愿换回机井一郎的左少卿救了回来。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赵长枪冷笑一声说道:“佐佐木,你不会和我开玩笑吧?我手中连枪都没有,怎么杀死机井一郎?”

    “哈哈哈,你手中有没有枪,不是你说了算的,得有胜利者说了算。”佐佐木继续哈哈大笑着说道。这家伙的心中已经在开始考虑,自己应该找个机会去接收机井一郎的山庄和他的女佣团了。奶奶的,老家伙的女佣团可不是盖的,里面可是有几个绝色美女呢!机井一郎这老东西也够贪心的,自己都快七十的人了,急吧都硬不起来了吧?还弄个女佣团,真他妈够奢侈的。

    赵长枪脸上的冷笑更浓了,只听他说道:“佐佐木,你以为你赢定了?”

    “怎么,难道不是吗?哦,你不会以为你还有翻盘的机会吧?呵呵,我知道,你赵长枪神通广大,不但将机井一郎弄得焦头烂额,而且两次将樱花组彻底消灭!但是我告诉你,那都是因为机井一郎太愚蠢!如果山口组早在我的领导下,我敢打赌,赵长枪,你早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永远消失了。哦,不,根据能量守恒定律,你不会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但是我可以保证,你现在早已经成了另一种能量形式。哈哈哈哈”这个家伙想想自己将要成为伟大山口组的老大就兴奋的忍不住想笑。

    赵长枪没有再理会兴奋到癫狂的佐佐木,而是将目光投向左少卿,微笑着说道:“左少卿,想必现在你也认为我已经死定了吧?那么你能告诉我,你到底将我的朋友关到什么地方去了吗?”

    左少卿眼珠一转,说道:“赵长枪,我劝你还是为自己考虑一下吧。就不用为别人瞎操心了!难不成你真的以为,你还有翻盘的机会?”

    赵长枪的眼神在两人身上扫了一下,脸上的笑意忽然更浓了。只听他说道:“佐佐木,左少卿,既然你们已经认定你们赢定了,那么我真不明白你们还在等什么啊?赶紧让人开枪将我打死啊!”

    佐佐木和左少卿听着赵长枪波澜不惊的话,再看看他脸上的笑容,心中竟然有些发毛,甚至有种莫名其妙的错觉,他们仿佛感到现在不是赵长枪落到了他们的手中!而是他们落到了赵长枪的手中!

    “他妈的,真是奇了怪了!赵长枪明明已经是老子的阶下囚,他的命已经被老子攥在了手心中,老子还怕他干什么?”佐佐木不禁想到。

    想到这里,他马上说道:“赵长枪,我之所以到现在还不杀你,那是因为我爱惜你是一个人才!今天我可以给你个承诺,只要你能跪在我面前,自断一条小拇指,然后愿意跟在我手下当个小弟,我就放过你!”

    赵长枪差点被佐佐木气笑了,也得亏这个混蛋想的出来,竟然想要自己当他的小弟!他以为他是谁?

    “哈哈哈,佐佐木,我没有时间和你废话,哥时间很紧,哥也不想多造杀孽。你如果想活命的话,现在留下左少卿,然后你马上带着你的人离开,并且千万不要让你的手下将今天晚上的事情说出去!不然后果不是你能承受得了得!”

    佐佐木和左少卿好像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不禁一起再次哈哈大笑,佐佐木一边狂笑,一边将另一颗香烟叨到了嘴巴上,说道:“赵长枪,既然你如此不识抬举,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记住,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到时候别忘了到这边来收点纸钱!”

    说着话,佐佐木点燃了口中的香烟,然后猛然挥动了一下手中的打火机。这是他之前和自己的伏兵定好的暗号,他第一次挥动打火机的时候。那些人会干掉机井一郎,第二次挥动打火机的时候,就是绑匪,也就是赵长枪死期了!

    “噗噗噗!”

    佐佐木挥动打火机的手刚刚落下,竹林里马上响起了挂着消音器的手枪的声音。

    佐佐木刚听到枪声的时候,心中还在暗自得意,然而他很快发现不对头了,因为他发现竹林中虽然响起了枪声,但是眼前的赵长枪却依然完好无损的站在他面前,反而是他的几名手下扑倒在地!

    佐佐木瞬间明白过来,自己先派过来的伏兵出问题了,要么是他们叛变了,要么是藏在竹林中的人已经不是他的手下!

    “打,给我狠狠的反击!”佐佐木气急败坏的冲身边的手下喊道,同时不顾一切的朝一辆汽车跑去。和他做出同样反映的还有左少卿。左少卿的反映甚至比佐佐木还要快!几乎是在竹林中的枪声刚刚响起,他就知道事情坏了,于是瞬间便做出了反映。

    赵长枪看着这两个仓皇逃跑的家伙,身子连动一下都没有,只是一脸微笑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结果佐佐木和做左少卿只跑出去了十几步,便几乎同时噗通一声跌倒在了地上!两个人大腿中弹,起不来了,同时,两个家伙也明白了,人家随时能要了自己的命,刚才没爆他们的脑袋,已经算是枪下留情了。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呆着吧,不然将对方激怒了,下一刻子弹可能就不是打穿自己的大腿了。

    佐佐木后来带来的那些手下迅速的取出随身携带的枪械,开始反击,然而他们处在明处,明亮的车灯让他们的身形无处躲藏,而对方躲在黑咕隆咚的竹林中,他们根本找不到对方的身形所在,只能对着竹林盲目的射击。根本不能对藏在竹林中的赵玉山等人造成任何威胁!他们只能好像高粱地里的高粱杆一样,被人一茬一茬的割倒在地!

    有几个家伙脑袋比较聪明,发现他们无法威胁到竹林中的人之后,竟然调转枪口对准赵长枪,想朝赵长枪射击。然而他们的枪口刚刚对准赵长枪,却发现赵长枪的手中不知道何时已经多了两把黑漆漆手枪。不等他们扣动扳机,赵长枪手中的枪就噗噗噗的响起来!

    赵玉山、医生、洪亚伦等七人也不再藏在竹林中,而是一边开枪一边迈步从竹林中走出来。随着他们脚步的迈动,一颗颗黄澄澄的子弹壳被抛落在地上,撞击水泥地面,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赵长枪、医生、洪亚伦、赵玉山四人都是玩枪的祖宗级人物,灭魂社的四名兄弟虽然枪法不及他们,但也是个中好手。八个人,十几把枪,几乎在几个眨眼间便将空地上的二十几个人全部放倒在了地上。最后,场中只剩下了佐佐木和左少卿。

    赵长枪迈步走到佐佐木面前,用枪口盯着他的脑袋,将他低垂着的脑袋抬了起来,冷笑着说道:“佐佐木,你现在还认为你赢定了吗?”

    佐佐木的感受着赵长枪滚烫的枪口,早已经没了山口组大佬的风度,更来不及思考接手机井一郎的巨大山庄和魅力女佣团了。这家伙浑身颤抖着说道:“赵赵长枪,不不要杀我!只要你放过我,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这家伙现在可不想死,他对这个世间还有太多的留恋!

    赵长枪冷笑一声说道:“让我放过你,可以,但是你必须答应我几个条件。”

    “说,你说!别说几个条件,就是几百个!我也答应你!只求你放过我一跳狗命!”佐佐木说道。

    “好。看不出佐佐木君还是一个痛快人。我的条件很简单,第一,我不希望让别人知道是我绑架了机井一郎。第二,我现在就将左少卿带走,希望山口组以后不要再管左少卿的事情。”赵长枪冷声说道。

    “答应,答应!我都答应!”佐佐木忙不迭的说道。

    此时此刻,别说让佐佐木不要再管左少卿的事情,就算赵长枪让他把他亲爹交出来,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点头!

第一四九九章 大事件    “火修罗?哪个火修罗?”上官青貌似震惊,悄悄斜瞟青主的眼神却有点怪怪的

    他的注意力其实在青主后面的话上,只是不想让青主觉得他在注意后面的话故意拿话掩盖而已。

    别人不清楚,他这个后宫总管还不清楚么?青主什么时候会因为担心后宫的哪个女人不高兴而罔顾天庭事务?这还真是头一回,竟然因为牛有德活着回来而担心天妃不高兴,他有点怀疑青主是不是对东宫的那一位动了真情。

    其实他早就注意到了青主对东宫那位有点不太正常,后宫佳丽如云,青主去东宫去的有点频繁了点,早先还以为青主是有意打压天后那边,后来渐渐发现有点变味,加上刚才突然间冒出的这句话,令上官青心弦微微一跳。

    他不禁悄悄回头看了眼后面的东宫大门。

    青主叹道:“还能是哪个火修罗,不就是死在了白老三手上的那个火修罗,那也算是一代豪杰,只是斯人已往,也不知道天下又有几人还记得。”

    上官青恍然大悟,多少吃惊道:“火修罗死去多年,牛有德怎么会是他的弟子?”

    青主:“据查应该是因缘际会之下得了火修罗的遗传。当年火修罗就是荒古死地潜修之后出来才名震天下的,不知其隔代弟子能得其先师的几分真传,朕倒是颇为期待。”

    “原来如此!”上官青微微颔首,确实有些诧异。

    天牝宫,正殿内的长案后面,夏侯承宇霍然站起,寒着一张脸,厉声道:“两天?你是说陛下又在东宫呆了足足两天才出来?”

    “是的,问明了,陛下前天进了东宫后就一直没出来,刚刚才现身离开。”下站的娥眉有些担忧地点了点头。

    不担忧都不行,东宫那位入宫后。嬴家、寇家、昊家、广家送进后宫的人几乎全部站在了那边,这四家的人一站队,下面什么元帅、星君之类的进贡入宫的妃子也立马几乎全部站在了东宫那边,平常和天后姐姐来姐姐去的人也都跟天后保持了距离。

    一个战如意进宫,几乎是转眼间让天庭后宫的局势翻转,说的难听点,都快把夏侯承宇这个天后给架空了。其实大家都明白。可怕的不是战如意,而是战如意身后的嬴家。嬴家纠集出来的势力太庞大了,能从后宫影响到天下,又能从天下影响到后宫。

    换句话说,后宫的局势关系到天下的局势,天下的局势也必然能左右到后宫的局势,谁得势谁失势都能在后宫中体现出来。若不是夏侯承宇手上还握着天后的大权,后宫内惩罚谁不惩罚谁是她说的算,能保住自己的人,再利用手中权利打击对方的人。能震慑住人,否则怕是真要被彻底架空了。

    可这世上不能什么事都不讲道理,不能一味利用权利为所欲为,否则迟早要自食恶果。因此,夏侯承宇有点慌了,她太清楚在后宫失势后的下场是什么样的,届时哪怕是后宫那些上不了台面的人谁都敢来踩你一脚。她高高在上这么多年,哪能受那种屈辱,紧张之下向夏侯家求援。

    夏侯家的老爷子夏侯拓安抚:不用担心,后宫内只要抓住了谁的把柄,如今爷爷建议你不需要留情,直接往死里整。万事有爷爷在后面给你兜着!还是那句话,只要夏侯家不倒,谁也不能拿你怎么样!

    嬴、寇、昊、广四家已经向夏侯家摊牌了,要插手地下势力,夏侯家理都不理。

    四家退而求其次,愿意分割天庭势力给夏侯家换取地下势力,夏侯家还是不理。

    谈买卖都是先漫天开价。谈着谈着价钱自然要慢慢下降,最后又要夏侯承宇那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容四家安插人到天街,这是想重新掌控天街的节奏。

    本来天街就是天帝放权给夏侯家的,夏侯家并未在天街捞到什么太大好处,有些事情可有可无,然而夏侯家如今却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一样,强硬的不行,前所未有的强硬,不做任何谈判,坚决不做任何让步!

    已经撕破脸了,到了这个地步已经到了见真章的时候,不搞出个结果来没人会让步。四家被搞火了,决定来硬的,对夏侯家在天庭不多的位置下手了,还派出大军反复血洗所有地下势力涉及的地方,一群人指责天后夏侯承宇在后宫滥用职权,废后的呼声前所未有的高涨。

    开什么玩笑,若是夏侯家在朝堂没人说话了,连夏侯家在天庭的象征也被废掉了,那夏侯家孤落落掌握着地下势力又不肯交出算怎么回事,想彻底独立于天庭之外吗?那样的夏侯家天庭能容他吗?

    夏侯家立刻还以颜色,朝堂上不断有人抛出天庭某些人的罪证,什么私藏、贩卖违禁品,谋害同僚,偷偷私纳天庭贬出的妃子为禁脔,甚至有人勾结反贼。

    一桩桩如山铁证抛出来,想抵赖都不行,气得青主暴跳如雷。

    短短几百年的工夫,天庭从下到上,渐渐有上千名官员被掀翻了,那趋势渐渐逼向朝堂之上的所有大员,简直是**裸的威胁。

    后宫内的夏侯承宇也不消停,频频下狠手,后宫佳丽中也总有人被翻出点见不得人的事情,不是被杖毙就是被活活打死,几百名绝色佳人就这样香消玉殒了,其中不少还是朝堂大员的亲戚。

    屹立几代的夏侯家族往日在朝堂低调的不行,此时终于露出了狰狞獠牙,人家不需要展现什么强大武力,其恐怖就足以让人不寒而栗!这绽露的还只是冰山一角,就已经让人感受到了森森寒意,在明明白白的告诉所有人,夏侯家不是那么好动的!

    下面的人,一两个保不住,几十个保不住,成百上千个都保不住,如此大范围的全面反击真正是将四大天王给逼得有些手忙脚乱,再搞下去下面谁还敢跟他们,只怕一回头全部要跑去抱夏侯家的大腿以自保。

    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夏侯家族给彻底抹去,可是夏侯家明面上的势力和暗中的势力从来都不摆在一起。四大天王手握重兵又能怎样,谁都搞不清夏侯家暗中藏了什么,你就算把夏侯家甚至夏侯拓给宰了又能怎样,只怕惹来的是更加疯狂的报复!

    双方如此斗下去的后果谁都不好受,再搞下去大家全部都要玩完,只便宜了一个人,那就是青主!

    在位的人一个个被掀翻。青主一边大发雷霆,一边不慌不忙地从近卫军调人去补位。以前青主难以办到的事情,恶斗的双方以前所未有的效率帮青主给办到了,这恐怕正是青主想看到的。

    闹得两败俱伤,夏侯家坚守底线不肯服软,最后只好是四大天王设宴邀请夏侯拓赴宴。

    宴后,恶斗的双方势力很快平息了下来。

    只是事后几位大佬角力的余波仍在,被四大天王以宁可杀错不可放过的方式强派人马往地下势力涉及的地方那么一闹,夏侯家表面上看起来强硬,实际上也是损失惨重。线被扯的断的断、乱的乱,所以如今的地下势力有点混乱,一时间没那么容易恢复。

    这就是夏侯家最吃亏的地方,苦于没有办法光明正大地拥有自己的大军人马,无法正面硬碰硬的对抗。也没办法正面对抗,天下重兵大多数集中在四大天王的手上,比人马谁比得过他们四个?面对四大天王联手重兵围剿。靠一些高手想挡是挡不住的,想不遭受重大损失是不可能的。

    两位元帅、八位星君、十二位侯爷的垮台,还有成千名职位更低的人落马,都是这次恶斗的杰作。青主趁着双方互相钳制的机会,一只手狠狠插进了地方势力多年来编织的网中,血淋淋撕开了一道口子。

    四大天王打着剿匪抓逃犯的名义。集结大军以不惜代价宁可杀错不可放过的方式欲毕其功于一役彻底铲除夏侯家,结果没能做到。而夏侯家也没敢不顾一切把天庭给闹个崩盘。双方都损失惨重,双方都在检讨自己的过失。

    这次的恶斗就是苗毅进入荒古死地后外界发生的最大事件,可谓影响深远,天下颤栗。

    而此时…

    哗啦!夏侯承宇双袖一扫,长案上的一堆东西全部哗啦砸落在地,气得气喘吁吁脸色发白。盯着大殿外一脸恶毒地厉声道:“贱人!两天!竟然又缠了陛下两天,难道不知道两天会耽误陛下多少大事吗?后宫出了这样的荡妇,迟早要祸及天下!去,给我把那贱人召过来,本宫要教她人臣妃子应有之道!”

    娥眉自然知道她是妒火攻心,可是没办法,还是应声离开了。

    东宫,青主走后,寝居殿内,梳妆台前,战如意长发披肩,一袭笼身宽大银丝长裙静坐,静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目光沉稳,神情波澜不惊,不喜不忧不惧。

    早年天之骄女的心高气傲、神采飞扬、意气风发统统已经离她远去。再想欢畅行走天下也不可能了,高高的奢华宫墙斩断了一切自由的权利。

    银霜、白雪仔细给她梳理着如丝长发,两人是陪嫁入宫的,按理说是丫鬟的命,如今却是操着主子的心。

    没办法,这位主子实在是太淡定了,好像什么事情都和她无关似的,每每陛下来此也永远是不冷不热,外面斗的惊天动地也没过问的兴趣,好像遵命嫁入宫了就什么事都没了,惹得嬴家震怒,逼不得已,两人只好奉命帮她打理一切。

    不过里里外外发生的一些事情还是要告知的,两人你一句我一句汇报着外面的情况,可谓事无巨细。说的差不多了,二女交换了个眼色,注意着战如意的神情反应,银霜轻轻说道:“对了,娘娘,听说那个被罚入荒古死地的牛有德居然还没死,居然还活着。”欢迎您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