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火修罗?哪个火修罗?”上官青貌似震惊,悄悄斜瞟青主的眼神却有点怪怪的

    他的注意力其实在青主后面的话上,只是不想让青主觉得他在注意后面的话故意拿话掩盖而已。

    别人不清楚,他这个后宫总管还不清楚么?青主什么时候会因为担心后宫的哪个女人不高兴而罔顾天庭事务?这还真是头一回,竟然因为牛有德活着回来而担心天妃不高兴,他有点怀疑青主是不是对东宫的那一位动了真情。

    其实他早就注意到了青主对东宫那位有点不太正常,后宫佳丽如云,青主去东宫去的有点频繁了点,早先还以为青主是有意打压天后那边,后来渐渐发现有点变味,加上刚才突然间冒出的这句话,令上官青心弦微微一跳。

    他不禁悄悄回头看了眼后面的东宫大门。

    青主叹道:“还能是哪个火修罗,不就是死在了白老三手上的那个火修罗,那也算是一代豪杰,只是斯人已往,也不知道天下又有几人还记得。”

    上官青恍然大悟,多少吃惊道:“火修罗死去多年,牛有德怎么会是他的弟子?”

    青主:“据查应该是因缘际会之下得了火修罗的遗传。当年火修罗就是荒古死地潜修之后出来才名震天下的,不知其隔代弟子能得其先师的几分真传,朕倒是颇为期待。”

    “原来如此!”上官青微微颔首,确实有些诧异。

    天牝宫,正殿内的长案后面,夏侯承宇霍然站起,寒着一张脸,厉声道:“两天?你是说陛下又在东宫呆了足足两天才出来?”

    “是的,问明了,陛下前天进了东宫后就一直没出来,刚刚才现身离开。”下站的娥眉有些担忧地点了点头。

    不担忧都不行,东宫那位入宫后。嬴家、寇家、昊家、广家送进后宫的人几乎全部站在了那边,这四家的人一站队,下面什么元帅、星君之类的进贡入宫的妃子也立马几乎全部站在了东宫那边,平常和天后姐姐来姐姐去的人也都跟天后保持了距离。

    一个战如意进宫,几乎是转眼间让天庭后宫的局势翻转,说的难听点,都快把夏侯承宇这个天后给架空了。其实大家都明白。可怕的不是战如意,而是战如意身后的嬴家。嬴家纠集出来的势力太庞大了,能从后宫影响到天下,又能从天下影响到后宫。

    换句话说,后宫的局势关系到天下的局势,天下的局势也必然能左右到后宫的局势,谁得势谁失势都能在后宫中体现出来。若不是夏侯承宇手上还握着天后的大权,后宫内惩罚谁不惩罚谁是她说的算,能保住自己的人,再利用手中权利打击对方的人。能震慑住人,否则怕是真要被彻底架空了。

    可这世上不能什么事都不讲道理,不能一味利用权利为所欲为,否则迟早要自食恶果。因此,夏侯承宇有点慌了,她太清楚在后宫失势后的下场是什么样的,届时哪怕是后宫那些上不了台面的人谁都敢来踩你一脚。她高高在上这么多年,哪能受那种屈辱,紧张之下向夏侯家求援。

    夏侯家的老爷子夏侯拓安抚:不用担心,后宫内只要抓住了谁的把柄,如今爷爷建议你不需要留情,直接往死里整。万事有爷爷在后面给你兜着!还是那句话,只要夏侯家不倒,谁也不能拿你怎么样!

    嬴、寇、昊、广四家已经向夏侯家摊牌了,要插手地下势力,夏侯家理都不理。

    四家退而求其次,愿意分割天庭势力给夏侯家换取地下势力,夏侯家还是不理。

    谈买卖都是先漫天开价。谈着谈着价钱自然要慢慢下降,最后又要夏侯承宇那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容四家安插人到天街,这是想重新掌控天街的节奏。

    本来天街就是天帝放权给夏侯家的,夏侯家并未在天街捞到什么太大好处,有些事情可有可无,然而夏侯家如今却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一样,强硬的不行,前所未有的强硬,不做任何谈判,坚决不做任何让步!

    已经撕破脸了,到了这个地步已经到了见真章的时候,不搞出个结果来没人会让步。四家被搞火了,决定来硬的,对夏侯家在天庭不多的位置下手了,还派出大军反复血洗所有地下势力涉及的地方,一群人指责天后夏侯承宇在后宫滥用职权,废后的呼声前所未有的高涨。

    开什么玩笑,若是夏侯家在朝堂没人说话了,连夏侯家在天庭的象征也被废掉了,那夏侯家孤落落掌握着地下势力又不肯交出算怎么回事,想彻底独立于天庭之外吗?那样的夏侯家天庭能容他吗?

    夏侯家立刻还以颜色,朝堂上不断有人抛出天庭某些人的罪证,什么私藏、贩卖违禁品,谋害同僚,偷偷私纳天庭贬出的妃子为禁脔,甚至有人勾结反贼。

    一桩桩如山铁证抛出来,想抵赖都不行,气得青主暴跳如雷。

    短短几百年的工夫,天庭从下到上,渐渐有上千名官员被掀翻了,那趋势渐渐逼向朝堂之上的所有大员,简直是**裸的威胁。

    后宫内的夏侯承宇也不消停,频频下狠手,后宫佳丽中也总有人被翻出点见不得人的事情,不是被杖毙就是被活活打死,几百名绝色佳人就这样香消玉殒了,其中不少还是朝堂大员的亲戚。

    屹立几代的夏侯家族往日在朝堂低调的不行,此时终于露出了狰狞獠牙,人家不需要展现什么强大武力,其恐怖就足以让人不寒而栗!这绽露的还只是冰山一角,就已经让人感受到了森森寒意,在明明白白的告诉所有人,夏侯家不是那么好动的!

    下面的人,一两个保不住,几十个保不住,成百上千个都保不住,如此大范围的全面反击真正是将四大天王给逼得有些手忙脚乱,再搞下去下面谁还敢跟他们,只怕一回头全部要跑去抱夏侯家的大腿以自保。

    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夏侯家族给彻底抹去,可是夏侯家明面上的势力和暗中的势力从来都不摆在一起。四大天王手握重兵又能怎样,谁都搞不清夏侯家暗中藏了什么,你就算把夏侯家甚至夏侯拓给宰了又能怎样,只怕惹来的是更加疯狂的报复!

    双方如此斗下去的后果谁都不好受,再搞下去大家全部都要玩完,只便宜了一个人,那就是青主!

    在位的人一个个被掀翻。青主一边大发雷霆,一边不慌不忙地从近卫军调人去补位。以前青主难以办到的事情,恶斗的双方以前所未有的效率帮青主给办到了,这恐怕正是青主想看到的。

    闹得两败俱伤,夏侯家坚守底线不肯服软,最后只好是四大天王设宴邀请夏侯拓赴宴。

    宴后,恶斗的双方势力很快平息了下来。

    只是事后几位大佬角力的余波仍在,被四大天王以宁可杀错不可放过的方式强派人马往地下势力涉及的地方那么一闹,夏侯家表面上看起来强硬,实际上也是损失惨重。线被扯的断的断、乱的乱,所以如今的地下势力有点混乱,一时间没那么容易恢复。

    这就是夏侯家最吃亏的地方,苦于没有办法光明正大地拥有自己的大军人马,无法正面硬碰硬的对抗。也没办法正面对抗,天下重兵大多数集中在四大天王的手上,比人马谁比得过他们四个?面对四大天王联手重兵围剿。靠一些高手想挡是挡不住的,想不遭受重大损失是不可能的。

    两位元帅、八位星君、十二位侯爷的垮台,还有成千名职位更低的人落马,都是这次恶斗的杰作。青主趁着双方互相钳制的机会,一只手狠狠插进了地方势力多年来编织的网中,血淋淋撕开了一道口子。

    四大天王打着剿匪抓逃犯的名义。集结大军以不惜代价宁可杀错不可放过的方式欲毕其功于一役彻底铲除夏侯家,结果没能做到。而夏侯家也没敢不顾一切把天庭给闹个崩盘。双方都损失惨重,双方都在检讨自己的过失。

    这次的恶斗就是苗毅进入荒古死地后外界发生的最大事件,可谓影响深远,天下颤栗。

    而此时…

    哗啦!夏侯承宇双袖一扫,长案上的一堆东西全部哗啦砸落在地,气得气喘吁吁脸色发白。盯着大殿外一脸恶毒地厉声道:“贱人!两天!竟然又缠了陛下两天,难道不知道两天会耽误陛下多少大事吗?后宫出了这样的荡妇,迟早要祸及天下!去,给我把那贱人召过来,本宫要教她人臣妃子应有之道!”

    娥眉自然知道她是妒火攻心,可是没办法,还是应声离开了。

    东宫,青主走后,寝居殿内,梳妆台前,战如意长发披肩,一袭笼身宽大银丝长裙静坐,静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目光沉稳,神情波澜不惊,不喜不忧不惧。

    早年天之骄女的心高气傲、神采飞扬、意气风发统统已经离她远去。再想欢畅行走天下也不可能了,高高的奢华宫墙斩断了一切自由的权利。

    银霜、白雪仔细给她梳理着如丝长发,两人是陪嫁入宫的,按理说是丫鬟的命,如今却是操着主子的心。

    没办法,这位主子实在是太淡定了,好像什么事情都和她无关似的,每每陛下来此也永远是不冷不热,外面斗的惊天动地也没过问的兴趣,好像遵命嫁入宫了就什么事都没了,惹得嬴家震怒,逼不得已,两人只好奉命帮她打理一切。

    不过里里外外发生的一些事情还是要告知的,两人你一句我一句汇报着外面的情况,可谓事无巨细。说的差不多了,二女交换了个眼色,注意着战如意的神情反应,银霜轻轻说道:“对了,娘娘,听说那个被罚入荒古死地的牛有德居然还没死,居然还活着。”欢迎您来)

第1340章    这会儿,张玄霸已气得差点神经错乱。

    操家族高层的老m?

    亏他也能骂得出口。

    而且,这会儿,张玄霸等人再怨恨也是无用了。

    在诸女看来,收这些仙帝、魔帝为奴,实在别扭。她们才不想收男人在自己的身边。

    与其收这些帝级强者为奴,还不如尽量培养死心踏地的帝级异虫。

    毕竟,如今的诸女已经习惯了异虫的存在。

    “死吧——”

    敖夜清声冷啸,大衍玄隐周天大阵之内,整个[九星天杀剑阵]合而为一,化为一柄锋芒绝世的超级巨剑,以雷霆万钧之势轰砸下来。

    而[大衍玄隐周天阵]在第一时间配合这一剑,释放至强的压制之力。

    “闪……”

    “逃……”

    心中生出这等念头,张玄霸刚要有所行动,却是脸色大变,这会儿他骇然发现,四周的空间压力陡然提升了无数倍,让他移动在第一时间之内呆滞起来。

    “怎么会这样?”

    张玄霸恐惧地发抖。

    “噗——”

    巨剑从天穹之上斩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张玄霸给斩成了两半。

    “呜……不要……饶命……”金天斩骇得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而黑冰魔帝也是冷汗大冒,身上至强至邪的魔气吞吐不定。心脏更是“嘭嘭嘭”猛烈地跳动。

    “饶命?想得美——”冷眉清冷的声音响起,接着一个泛着璀璨金色的巨大古钟陡然于大衍玄隐周天阵之内响起:

    “嗡——”

    至强的音波,带着震碎苍穹的伟力。猛然在大衍玄隐周天大阵之内响起。

    “轰轰……”

    金天斩、黑冰魔帝两人身上的防御能量罩直接被炸开。强大的音波。余劲不衰地轰击在两人胸膛之上。

    “噗噗……”

    两人几乎同时被震退。双双吐血后退,双眼之内俱都是满心的震惊与骇然。

    居然又是一件混沌宝贝?

    天啊,这些女子也就只有三人是刚刚晋级的下位准圣罢了,怎么能拥有如此多的混沌法宝?

    要知道,混沌级的法宝,就算是圣人都几乎没有一两件。

    要是圣人不被天道或圣尊束缚,一旦知道这里有混沌级的法宝,绝对会疯狂赶来巧取豪夺的。

    “该死。千算万算,却是没有算到吕重的女人居然有如此强大的混沌法宝。完了……真的要完了……”黑冰魔帝也是一脸懊悔与绝望。

    早知道敖夜、冷眉这些女人手里有着如此不凡的混沌法宝,而且还已炼化认主成功。他是说什么也不会来赶这一趟混水的。

    很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吃。

    “咦?”

    冷眉惊咦了一声,好奇道:“有意思,居然能硬接下[昊天钟]的一记至强音攻,你们的修为真的很强。不过,你们也就这一次好运了……”

    “昊天钟,重力加速式!泰压顶——”

    冷眉话音一落,整个昊天钟陡然迎风而长。化为一座千万丈高的超级巨钟,飞上高空。

    接着。以至强的动能、势力向下方的黑冰魔帝、金天斩轰砸下来。

    “跑……”

    有张玄霸的前车之例,金天斩、黑冰魔帝两人哪里还敢硬接?

    两人心念一动,就启动至强的速度准备逃跑。

    可是这时候,敖夜配合着控制着[乾坤镜]的大衍玄隐周天阵,诡异地把金天斩、黑冰魔帝两人移动到[昊天钟]坠落的下方。

    同时,至强的拉扯力死死地从四面八方拖拽着金天斩、黑冰魔帝。

    “轰……”

    在金天斩、黑冰魔帝两人绝望的目光之下,昊天钟有如彗星撞地球一般狂暴无双地轰砸而至。

    没有任何意外!

    金天斩、黑说魔帝两人双双被砸成了肉酱。

    颜妍兴奋地与许心妍拍了拍手,开心地嚷了起来:“耶!敌人全灭,大功告成——”

    冷眉、云水瑶、木苍穹、敖夜、郑玲珑五女也是嬉笑颜开。

    “妖夜姐与准眉姐联手,真的是太厉害了!我们都没有动手,这些家伙就全部都灭杀一空了……”胡媚震惊地张大了双眼,她是第一次见识到冷眉、敖夜的攻击力。

    要知道,这次围攻她们等人的可是诸天万界都赫赫有名的八大家族。

    而且,这些人至少都是皇级强者,更有七八个帝级强者啊。

    这样的超级组合联手围攻,非但没有对自己等人造成任何伤害,反而还被敖夜、冷眉两人联手给杀了个片甲不留?

    “这……这……”

    胡媚震惊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这样的骄人战绩,让她几乎不敢置信。她可也是知道,敖夜、冷眉、木苍穹三人也才刚刚晋级下位仙帝境界没多久啊。

    可是,就是其中的两人,就把包括八个帝级强者在内的所有敌人给灭了?

    这种战斗力忒惊人了!

    胡媚甚至拿敖夜、冷眉两人与自己家族的长老们比较,好一会儿也是心下骇然。

    这时候,她突然明白,就算家族内的所有长老围攻敖夜、冷眉两人,只怕也要与张玄霸、金天斩、黑冰魔帝等人一样吃不了兜着走。甚至一旦进入了这[大衍玄隐周天阵],狐族长老们也同样要全军覆没!

    “太可怕了!”胡媚心有余悸。

    至于白素贞、白素素、小青三人虽然震惊于敖夜、冷眉两人联手的战斗力,却也没有胡媚表现得那么花容失色。毕竟,她们三人与敖夜、冷眉等女相处得更久。甚至也曾同入[鸿蒙龙墓]之内历练。

    “越级杀敌,对于妖夜姐、苍穹姐与冷眉姐三人来说,简直是太轻松了。啧啧,这三人可都是中位准圣级的强者呢!居然三下五除二般地就被妖夜姐、冷眉姐给灭掉了?看来诸位姐姐的实力越来越接近主人了……”白素素双眼满是崇拜地看着敖夜、木苍穹、冷眉三女,恨不得也如三女一般,能挥手间就灭杀帝级强者。

    “呵呵,中位仙帝(准圣)好灭,还有一个上位准圣没有陨落呢……”敖夜淡淡一笑,说道。

    这时候木苍穹却是微微一笑,轻声道:“那个西门无根就交给我了。”

    身为逢春木,身为曾经的生命女神,木苍穹也不想被敖夜、冷眉两个小妹妹给追上。两人联手灭了这么多人,她也不甘示弱地请战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停产、蓝色玄幻等兄弟的打赏,感谢诸位投月票、推荐票的兄弟们的一直来的支持与厚爱。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