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潜伏在竹林中的二十多个敌人,发觉有人潜入进身边的竹林后,马上利用单兵对讲机向上面报告情况,然而他们悲哀的发现,他们竟然已经无法和佐佐木取得联系。整个竹林都被信号屏蔽了,他们的信号根本发送不出去!

    无奈之下,这些人只好放弃了向左少卿汇报,开始迎战赵玉山等人。

    这二十几个年轻人是佐佐木压箱底的实力,是他请了军事教官,经过了严酷正规训练的。但是他们的弱势在于他们之前虽然也杀过人,经历过实战,但是他们以前只是躲在暗中偷袭别人,从来没有经历过眼前这种残酷的躲猫猫死亡游戏!

    虽然他们都: 3w.带着夜视仪,但是他们仍然感到那凝如实质的无边黑暗仿佛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怪兽,随时都能将他们吞没!

    相比明刀明枪的互相举枪对射,这种战斗是非常折磨人的神经的。双方谁都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隐藏在黑暗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人从自己的身边蹦出来,猛然给自己一刀!很多时候,当你第一眼扫过去,发现眼前除了摇曳的竹子,什么也没有。但是当你刚刚转身观察别的地方,却忽然便有人从你刚才看过的地方蹿出来,然后给你致命的一刀!

    要命的是,在这种情况下还谁都不敢开枪!只要你的枪声一响,枪声和枪口焰立刻就会暴露你的位置!或许在你开枪的瞬间,你的脖子或者胸口就会被插进一把锋利的飞刀!

    在极度的紧张和恐惧下,佐佐木的手下精神崩溃了,这更大大降低了他们的战斗力。隐藏动作不再标准,总是让赵玉山等人很容易的就发现他们。

    赵玉山一行人竟然只用了二十多分钟就肃清了竹林中的敌人,生擒六个,死了十四个。当七个人汇聚到一起,确认竹林中已经再也没有隐藏的敌人后,一个灭魂社的兄弟才将随身携带的小功率信号**关闭了。

    赵玉山立刻接通了赵长枪的电话,通知赵长枪,事情已经搞定,他可以放心大胆的过来了。

    赵玉山刚刚结束和赵长枪的通话,便发现几道雪亮的光柱穿透浓密的竹林,在他们面前洒下不断晃动的斑驳的光影,接着便是一阵汽车轰鸣声。一个由五辆车子组成的车队径直朝竹林中的空地飞驰而来,然后嘎吱一声停在了停车场上。

    来人正是佐佐木和左少卿,这两个家伙也够小心的,虽然事先已经在竹林中安排了伏兵,但是来的时候还是又带上二十几个手下,防止发生意外。

    佐佐木来到现场,发现赵长枪竟然还没有到来后,不禁咒骂了一句,然后用对讲机打算联系他埋伏在竹林中的手下,让他们注意警戒,然而就在这时候,他却忽然发现,一道炫目的车灯光直向他这边照射了过来。

    佐佐木立刻意识到,肯定是绑匪带着机井一郎赶到了。于是便马上放弃了联系自己手下。他对他们有信心。

    来人正是赵长枪!

    由于赵玉山等人赶过来的时候,将车子开的飞快,本来一个小时的车程,他们只用了不到四十分钟便赶到了。所以他们收拾掉佐佐木的手下之后,时间还差一点不到凌晨两点。

    而此时的赵长枪也已经离紫竹山不远,得知赵玉山已经将活干完后,他一脚油门到底,车子好像疯了一样径直朝交换地点疾驰而来。最后竟然没有迟到五分钟便赶到了现场!

    佐佐木一帮人看到目标已经到来后,推开车门下车,砰砰砰的关车门声响成一片!从五辆车中走下来二十多号年轻人,呈半圆形挡在了赵长枪的车子前面。

    赵长枪看了看将他的车子围起来的众人,心中不由一动,他感到事情有些不妙。对方的车子只有五辆,每辆车子顶多能装下五个人,而出现在他面前的敌人已经有二十多人。这说明对方根本就没有将陆晓红和易鹏飞等人带过来!

    他可是曾经清楚的告诉过佐佐木,他要用机井一郎交换的可不是只有左少卿,更重要的是交换陆晓红和易鹏飞等人!

    可是现在赵长枪不但没有看到陆晓红等人,而且连左少卿也没有看到!

    “一郎先生,看来我们之间的打赌你要输了!佐佐木根本没打算将你弄回去啊!哼哼!”赵长枪冷笑着小声对坐在后面的机井一郎说道。

    隐藏在黑暗的后排座上的机井一郎,脸色也非常的难看。他实在不愿接受佐佐木会背叛他的这个现实,但是他却又无法解释他眼前看到的一切。

    “你先呆在车里不要出去,不然恐怕不用我打死你,你的心腹就会将你干掉了。”

    赵长枪说完后,也不管机井一郎什么感受,径自推开车门下了车。

    佐佐木看到从车里下来的竟然是赵长枪,不禁愣了一下。作为山口组的二号人物,他当然对山口组的头号大敌赵长枪非常熟悉!不过,由于这两年山口组和赵长枪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所以佐佐木说什么也没想到绑匪竟然会是赵长枪!

    “你是赵长枪?”虽然赵长枪就站在他的眼前,佐佐木还是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赵长枪微微一笑,说道:“呵呵,想不到我的知名度在山口组还挺高嘛!想必你就是佐佐木君吧?”

    佐佐木恨不能拍死赵长枪,心说:“你还知道你在山口组的知名度挺高啊?奶奶的,你在山口组的知名度恐怕都比得上老子啊!”

    “不错,我就是佐佐木。我们的教父呢?”佐佐木冷着脸说道。赵长枪的车子里黑咕隆咚的,他根本看不见里面的机井一郎。

    “嘿嘿,我好像也没看到我想要的人吧?左少卿呢?我那些被左少卿抓起来的朋友呢?”赵长枪也冷声说道。见不到左少卿,他是不会让机井一郎暴露的。

    赵长枪心中很清楚,今天晚上,就算他不能用机井一郎换回陆晓红等人,也必须要将左少卿弄到自己手中。

    陆晓红等人就在左少卿的手中,因此只要能将左少卿弄到手,就不怕他不把陆晓红等人交出来。同时,只要将左少卿弄到手,机井一郎也就是失去了利用价值。

    “赵长枪,左少卿在这里!”

    不远处一辆汽车的车门打开,从里面传出一声高喝,左少卿跨步下车,大踏步的朝赵长枪的方向走来,挡在赵长枪身前的一帮人哗的一声为左少卿闪开了一条道路。

    左少卿来到赵长枪面前站定,冷冷的打量了一下赵长枪,然后说道:“早就听说赵长枪胆大包天,天下就没有你不敢干的事情。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竟然敢独自一人跑到异国他乡单刀赴会!左某佩服啊,佩服!”

    “呵呵,小意思。有机井一郎在我手中我怕什么?”赵长枪微笑着说道。

    左少卿面色一变,说道:“废话少说。赵长枪,机井一郎先生呢?你为什么没有将他带来?放了机井一郎先生,我跟你走!”

    赵长枪看着一脸大义凛然的左少卿,忽然啪啪的拍了几下巴掌,说道:“好!好!想不到左先生竟然还是个如此重情重义之人,赵某佩服佩服啊!不过我现在想知道,我的那些朋友为什么没有来?”

    “赵长枪,只要你现在马上让人将机井一郎先生放了,我保证你的朋友会平安的回到你的面前。”左少卿说道。

    “|好吧,大家都是江湖人,讲究的就是一个一诺千金,我姑且就相信你一次。机井一郎,出来吧。”赵长枪说着话,拉开了车后门。

    佐佐木和左少卿不禁互相对视了一眼,他们看到赵长枪单刀赴会,本来以为赵长枪肯定没有将机井一郎带来的,没想到赵长枪竟然真的就把机井一郎带来了!

    “都说赵长枪这个混蛋大胆,可是这也大胆的没边了吧?这已经近乎愚蠢了!难道他就不怕被我们干掉?难道他以为他一个人能对付我们这么多人?我擦啊,见过大胆的,没见过这么大胆的。”两人同时想到。

    佐佐木从兜里取出一颗香烟,含在了口中,同时取出打火机不断的把玩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赵长枪的动作。

    赵长枪拉开车门后,机井一郎迈步从车内出来。

    机井一郎的心情不错,一脸笑容,刚才他看到佐佐木没有将左少卿带来,还差点相信了赵长枪的话,以为佐佐木真的背叛了自己,现在他在车里将佐佐木和左少卿的话都听在了耳中,他相信自己的判断了。眼前的一切标明,不但佐佐木对自己忠心耿耿,就连左少卿都也对自己忠心耿耿!不然,他不会来亲自将自己换回去!

    按照他的预料,左少卿肯定不会答应用他来换回自己的。所以,佐佐木要想用左少卿来将自己换回去,必须要先控制左少卿的人身自由。没想到,左少卿竟然选择了自己主动前来!

    这让机井一郎非常的感动,情不自禁的说道:“左少卿君,你放心,你身后的事情”

    机井一郎想对左少卿说些安慰的华语,让他放心,他跟着赵长枪离开后,他的一家老小,山口组一定会妥妥的照看好。

    然而,还不等这老家伙说完,却见佐佐木忽然啪的一声擦燃了打火机,点燃了叼在口中的香烟,然后动作有些夸张的猛然挥动了一下打火机!

    “噗!”竹林中响起一声低沉的闷响,一颗子弹打着旋呼啸着从竹林中飞出,不偏不倚的正中机井一郎的脑门!

第一四九八章 留下    见它愿意接受惩罚,苗毅回头道:“既然是它错了,那我今天就给前辈一个交代,不知前辈想怎么惩罚它。”

    烈焰龙头冷哼道:“它们两个当事人自己都不追究了,你记得管好它就行,再有下次定不轻饶!”

    “用不着!”苗毅手一抬,“事情一码归一码,待会儿前辈若是觉得气出够了就吭一声。”话毕,那是一‘棒子’掀起风雷声,咣一声狠狠砸在黑炭的身上,那是真打,不带一点虚的。

    紧接着那一棒棒棍影不停,打的黑炭哀嚎惨叫,凭苗毅如今的修为打在它身上可比以前疼多了,幸好它这近千年也不是吃素的,又能扛了许多。<\ (mbr/>

    片刻之后,还不见苗毅有停手的意思,似乎真要等到对面喊停为止,那真是说到做到下手无情,看得烈焰龙头与两只雏凤心惊肉跳。后来两只雏凤“唧唧”了两声,烈焰龙头也有点看不下去了,见苗毅有如此诚意给出交代,它也就开口阻止了,“算了,既然已经惩罚过了,那这事就算过去了。”

    呼!苗毅等的就是这句话,手中逆鳞枪一停,又恨铁不成钢似地踢了黑炭一脚,这才拄枪上看,寒着脸道:“他错了我已经给了你们交代,这是应该的。现在我们说说不应该的,它毕竟是我的人,下次谁再向它动手前麻烦先向我打个招呼,要处罚它也轮不到别人动手,我自会料理,就像前辈说的,今天的事情最好不要再有第二次,否则别怪我翻脸不给面子!”

    他自己出手教训至少还知道轻重,真要等到别人出手。还不知道会出什么意外。

    “……”烈焰龙头无语,这惩罚真惩罚的好。

    “装什么死!”苗毅回头又给了黑炭一脚,转身就走。

    黑炭弹跳式地爬了起来,调头跟着走了,只是一瘸一拐的,这次真的有点被打狠了。够它牢牢记住好一阵。

    目送一人一骑离开了大殿,烈焰龙头貌似自言自语一声:“还真有够护短的!”

    而出了大殿往山下走去的苗毅扭头一瞅垂头丧气的黑炭,“怎么,不服气?”

    黑炭猛一抬头,就一个字:“痛!”

    “你还知道痛?不打断你腿算你走运!真要把那两只凤凰给弄死了,我也保不住你。”

    “那两只鸟鸡有什么了不起的。”

    “有什么了不起?那两只凤凰一旦出了事,老龙头能跟你拼命!我再次警告你,不想死就不要去招惹那两只凤凰,那是龙凤两族的命根子!”

    警告归警告。对于黑炭的德性苗毅还是不放心,之前就是警告过的,结果黑炭还是招惹了那两只雏凤,于是从今天开始,苗毅不许黑炭再去地宫了,想吸收邪气可以,去冒烟的山顶上呆着去,彻底把它和两只雏凤隔离开了。

    事后黑炭偷偷往‘烟囱’里尿过尿。谁知上冲的风劲有点强,尿回了自己身上……

    一场风波之后。相安无事一直临近千年刑满之期。

    暂领黑龙司的闻泽提前了一年联系上了苗毅,提前联系的原因也是想让苗毅提前做准备,让苗毅届时及时回到出口位置,说黑龙司这边会派人准时去接他。很显然,不像来的时候能有高级人员‘送’他来,回去是没这个待遇了。

    返回的途中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估计途中也得花费个半年的时间,所以苗毅也决定提前动身出发。

    收了星铃,盘坐在山脚熔浆湖畔的苗毅起身站了起来,慢慢环顾四周一眼。

    荒古死地,千年修行。他如今炼化仙元丹的速度已经达到每天三千三百颗左右,预估突破到彩莲二品需要七百多年的时间。

    忽然手掌一翻,亮掌朝天,虚焰在掌中轻轻晃动,迅速凝固成一支水晶长剑,阴阳不分神形通透,浮在掌中轻轻旋转,心焰如今的凝固程度早已今非昔比,比起初来荒古死地时强了千百倍。

    挥袖一甩,水晶长剑呼啸射出,轰!熔浆湖中耸立的一块坚硬巨石炸的四分五裂。纷飞的石雨中,爆开的水晶长剑化作数百支心焰小剑如骤雨般返回。

    衣袖轻扫,剑雨入体,消失的无声无息,苗毅云淡风轻转身,难得地慢悠悠朝山上走去。

    入了龙穴大殿面见了烈焰龙头,辞行,并请教可有安全离开的方式。

    烈焰龙头倒是一点都不忧虑,“这里派一百名火灵护送,邪灵见之自然辟易,应该不会有人侵扰。”

    能如此自然是最好,苗毅谢过,同时提出要把黑炭留在这里,原因自然是为了黑炭好。

    而他修为突破到了彩莲境界后,一般坐骑速度上的作用对他来说已经不是太大,除非弄上一头神兽当坐骑,譬如龙凤之类的还差不多。他外面还有许多牵挂和事情无法割舍,加上身上的修行资源已经差不多了,不出去也不行,否则他何尝又愿意离开如此有利于修行的地方。

    黑炭不一样,有这么好的修行机会他自然是要帮黑炭争取的。

    烈焰龙头不愿意,在苗毅的再三请求下,同时表明回了天庭后有条件的话会和羁押在天庭的龙凤多来往。

    这等于是变相提醒,其中饱含深意,说是隐晦的威胁也不为过,理解为把黑炭留在这里当‘人质’也不无不可。

    当然,苗毅没有把话说的那么难听,说龙穴如果不接受的话,他就把黑炭送到凤巢去之类的。

    烈焰龙头最终答应了下来,不过却事先声明,黑炭若是敢在这里惹事,它必不轻饶。

    一百名火灵很快准备好了,苗毅谢过,到了山顶找到了黑炭,将离去的事情以及将其留下的事情告知了。

    他同时将一只储物镯交给了黑炭保管,这里面都是玉杀等人身上搜刮来的财物,如此庞大的财物被荒古死地入口的守卫发现了的话将会给自己带来大麻烦。

    黑炭虽然舍不得这里的邪源。可又不想一个人留在这里,更想跟苗毅一起走。

    “留下!”苗毅以不容置疑的语气为它做出了决定,转身背对滚滚冲天的邪气,看向遥远天际,衣衫猎猎,面露忧思难忘神色道:“黑炭。我们历经了多少生生死死的凶险,才一步步走到今天,也一直在生死两难之间,只能继续往前走,没有实力就没有将来,我当努力向前,你如果还想跟上我的脚步向前,就不能懈怠。你我命都差点丢了才来到龙穴凤巢,如此于你有利的大好机会。你怎能轻易错过?听我的,留下!”

    黑炭自然知道跟不上他的步伐是什么滋味,想当年苗毅用不上它的时候,它只有在地上远远看着苗毅在空中翱翔的份,着急也只能是在地上拼命狂奔,怎么都追不上。

    闻听有些失落地慢慢低下了头,“荒古死地进出不容易。”

    苗毅微微偏头斜睨,“暂时的分别只是为了将来更好的重逢!你放心。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会回来带你出去!”又慢慢看向前方远眺天际。目光深沉,“如果我死了,回不来,总得有人活着给我报仇!反正你也闲不住,这事就交给你了!记住,想要提高自己的实力就在这里好好活下去。不要再惹事了,我走了可没人再护着你了!”

    没有多说什么,说罢纵身跳跃而下,张开双臂飞奔下山。

    黑炭在山顶上急促喘息,两眼瞪大了变得通红。来回在地面挠爪不停。

    “嗷…嗷…嗷……”山顶上突然传来长久不衰的激烈长啸声。

    数十只火鸟从熔浆湖内窜出,跳上火鸟背部的苗毅霍然回头睁开法眼看去,看到了山顶仰天长啸不止的黑炭。

    随着火鸟展翅疾飞,山顶的黑点越来越小,苗毅面无表情地回头看向前方……

    瑞气万千,辉耀星空,天宫巍巍。

    后宫之内,天牝宫乃后宫之首,谓之正宫,天后夏侯承宇又被称为正宫娘娘。而今天帝又另立东宫,与正宫遥相呼应,隐隐争辉,东宫娘娘正是天妃战如意。

    一身便衣青衫的青主神情愉悦地从东宫寝居殿内走了出来,嘴角笑意持久。

    不得不说,每次来到东宫都能让他心情不错,虽然东宫的那个女人总是面无表情顺从着,可是莫名的他就是喜欢,从在桃园第一次见到时他就心动了。当初他以为自己只是一时的心动,可事实证明,他发现自己是发自内心的喜欢上了这个女人。后宫成立至今,从未有一个女人让他如此,后宫绝色佳丽多的是,比那女人更漂亮的有之,数不胜数,可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就喜欢上了她。

    只是这份喜欢他只能是放在心里,到了他这个位置的人,若是喜好表现的太过明显了,对那个女人未必是好事。

    守在东宫外面的天宫大总管上官青迎了过来行礼:“陛下!”

    青主微微点头,边走边问道:“最近可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事,都是一些老事在继续。对了…”上官青顿了一下回道:“暂领御园总镇的闻泽那边有消息,牛有德居然还活着,荒古死地内的千年刑期将满,他很有可能要活着回来了,凭他的修为能在荒古活到现在,还真是奇迹!”

    “你当破军为什么会答应让他去荒古?你怕是还不知道吧,他是当年那个横行霸道的火修罗的弟子,能从荒古活着回来有什么好奇怪的。”心情不错的青主呵呵笑了几声,然旋即又皱眉起来,“这猴崽子可是和天妃有过结,他活着回来了,天妃怕是会不高兴呐!”(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