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见它愿意接受惩罚,苗毅回头道:“既然是它错了,那我今天就给前辈一个交代,不知前辈想怎么惩罚它。”

    烈焰龙头冷哼道:“它们两个当事人自己都不追究了,你记得管好它就行,再有下次定不轻饶!”

    “用不着!”苗毅手一抬,“事情一码归一码,待会儿前辈若是觉得气出够了就吭一声。”话毕,那是一‘棒子’掀起风雷声,咣一声狠狠砸在黑炭的身上,那是真打,不带一点虚的。

    紧接着那一棒棒棍影不停,打的黑炭哀嚎惨叫,凭苗毅如今的修为打在它身上可比以前疼多了,幸好它这近千年也不是吃素的,又能扛了许多。<\ (mbr/>

    片刻之后,还不见苗毅有停手的意思,似乎真要等到对面喊停为止,那真是说到做到下手无情,看得烈焰龙头与两只雏凤心惊肉跳。后来两只雏凤“唧唧”了两声,烈焰龙头也有点看不下去了,见苗毅有如此诚意给出交代,它也就开口阻止了,“算了,既然已经惩罚过了,那这事就算过去了。”

    呼!苗毅等的就是这句话,手中逆鳞枪一停,又恨铁不成钢似地踢了黑炭一脚,这才拄枪上看,寒着脸道:“他错了我已经给了你们交代,这是应该的。现在我们说说不应该的,它毕竟是我的人,下次谁再向它动手前麻烦先向我打个招呼,要处罚它也轮不到别人动手,我自会料理,就像前辈说的,今天的事情最好不要再有第二次,否则别怪我翻脸不给面子!”

    他自己出手教训至少还知道轻重,真要等到别人出手。还不知道会出什么意外。

    “……”烈焰龙头无语,这惩罚真惩罚的好。

    “装什么死!”苗毅回头又给了黑炭一脚,转身就走。

    黑炭弹跳式地爬了起来,调头跟着走了,只是一瘸一拐的,这次真的有点被打狠了。够它牢牢记住好一阵。

    目送一人一骑离开了大殿,烈焰龙头貌似自言自语一声:“还真有够护短的!”

    而出了大殿往山下走去的苗毅扭头一瞅垂头丧气的黑炭,“怎么,不服气?”

    黑炭猛一抬头,就一个字:“痛!”

    “你还知道痛?不打断你腿算你走运!真要把那两只凤凰给弄死了,我也保不住你。”

    “那两只鸟鸡有什么了不起的。”

    “有什么了不起?那两只凤凰一旦出了事,老龙头能跟你拼命!我再次警告你,不想死就不要去招惹那两只凤凰,那是龙凤两族的命根子!”

    警告归警告。对于黑炭的德性苗毅还是不放心,之前就是警告过的,结果黑炭还是招惹了那两只雏凤,于是从今天开始,苗毅不许黑炭再去地宫了,想吸收邪气可以,去冒烟的山顶上呆着去,彻底把它和两只雏凤隔离开了。

    事后黑炭偷偷往‘烟囱’里尿过尿。谁知上冲的风劲有点强,尿回了自己身上……

    一场风波之后。相安无事一直临近千年刑满之期。

    暂领黑龙司的闻泽提前了一年联系上了苗毅,提前联系的原因也是想让苗毅提前做准备,让苗毅届时及时回到出口位置,说黑龙司这边会派人准时去接他。很显然,不像来的时候能有高级人员‘送’他来,回去是没这个待遇了。

    返回的途中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估计途中也得花费个半年的时间,所以苗毅也决定提前动身出发。

    收了星铃,盘坐在山脚熔浆湖畔的苗毅起身站了起来,慢慢环顾四周一眼。

    荒古死地,千年修行。他如今炼化仙元丹的速度已经达到每天三千三百颗左右,预估突破到彩莲二品需要七百多年的时间。

    忽然手掌一翻,亮掌朝天,虚焰在掌中轻轻晃动,迅速凝固成一支水晶长剑,阴阳不分神形通透,浮在掌中轻轻旋转,心焰如今的凝固程度早已今非昔比,比起初来荒古死地时强了千百倍。

    挥袖一甩,水晶长剑呼啸射出,轰!熔浆湖中耸立的一块坚硬巨石炸的四分五裂。纷飞的石雨中,爆开的水晶长剑化作数百支心焰小剑如骤雨般返回。

    衣袖轻扫,剑雨入体,消失的无声无息,苗毅云淡风轻转身,难得地慢悠悠朝山上走去。

    入了龙穴大殿面见了烈焰龙头,辞行,并请教可有安全离开的方式。

    烈焰龙头倒是一点都不忧虑,“这里派一百名火灵护送,邪灵见之自然辟易,应该不会有人侵扰。”

    能如此自然是最好,苗毅谢过,同时提出要把黑炭留在这里,原因自然是为了黑炭好。

    而他修为突破到了彩莲境界后,一般坐骑速度上的作用对他来说已经不是太大,除非弄上一头神兽当坐骑,譬如龙凤之类的还差不多。他外面还有许多牵挂和事情无法割舍,加上身上的修行资源已经差不多了,不出去也不行,否则他何尝又愿意离开如此有利于修行的地方。

    黑炭不一样,有这么好的修行机会他自然是要帮黑炭争取的。

    烈焰龙头不愿意,在苗毅的再三请求下,同时表明回了天庭后有条件的话会和羁押在天庭的龙凤多来往。

    这等于是变相提醒,其中饱含深意,说是隐晦的威胁也不为过,理解为把黑炭留在这里当‘人质’也不无不可。

    当然,苗毅没有把话说的那么难听,说龙穴如果不接受的话,他就把黑炭送到凤巢去之类的。

    烈焰龙头最终答应了下来,不过却事先声明,黑炭若是敢在这里惹事,它必不轻饶。

    一百名火灵很快准备好了,苗毅谢过,到了山顶找到了黑炭,将离去的事情以及将其留下的事情告知了。

    他同时将一只储物镯交给了黑炭保管,这里面都是玉杀等人身上搜刮来的财物,如此庞大的财物被荒古死地入口的守卫发现了的话将会给自己带来大麻烦。

    黑炭虽然舍不得这里的邪源。可又不想一个人留在这里,更想跟苗毅一起走。

    “留下!”苗毅以不容置疑的语气为它做出了决定,转身背对滚滚冲天的邪气,看向遥远天际,衣衫猎猎,面露忧思难忘神色道:“黑炭。我们历经了多少生生死死的凶险,才一步步走到今天,也一直在生死两难之间,只能继续往前走,没有实力就没有将来,我当努力向前,你如果还想跟上我的脚步向前,就不能懈怠。你我命都差点丢了才来到龙穴凤巢,如此于你有利的大好机会。你怎能轻易错过?听我的,留下!”

    黑炭自然知道跟不上他的步伐是什么滋味,想当年苗毅用不上它的时候,它只有在地上远远看着苗毅在空中翱翔的份,着急也只能是在地上拼命狂奔,怎么都追不上。

    闻听有些失落地慢慢低下了头,“荒古死地进出不容易。”

    苗毅微微偏头斜睨,“暂时的分别只是为了将来更好的重逢!你放心。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会回来带你出去!”又慢慢看向前方远眺天际。目光深沉,“如果我死了,回不来,总得有人活着给我报仇!反正你也闲不住,这事就交给你了!记住,想要提高自己的实力就在这里好好活下去。不要再惹事了,我走了可没人再护着你了!”

    没有多说什么,说罢纵身跳跃而下,张开双臂飞奔下山。

    黑炭在山顶上急促喘息,两眼瞪大了变得通红。来回在地面挠爪不停。

    “嗷…嗷…嗷……”山顶上突然传来长久不衰的激烈长啸声。

    数十只火鸟从熔浆湖内窜出,跳上火鸟背部的苗毅霍然回头睁开法眼看去,看到了山顶仰天长啸不止的黑炭。

    随着火鸟展翅疾飞,山顶的黑点越来越小,苗毅面无表情地回头看向前方……

    瑞气万千,辉耀星空,天宫巍巍。

    后宫之内,天牝宫乃后宫之首,谓之正宫,天后夏侯承宇又被称为正宫娘娘。而今天帝又另立东宫,与正宫遥相呼应,隐隐争辉,东宫娘娘正是天妃战如意。

    一身便衣青衫的青主神情愉悦地从东宫寝居殿内走了出来,嘴角笑意持久。

    不得不说,每次来到东宫都能让他心情不错,虽然东宫的那个女人总是面无表情顺从着,可是莫名的他就是喜欢,从在桃园第一次见到时他就心动了。当初他以为自己只是一时的心动,可事实证明,他发现自己是发自内心的喜欢上了这个女人。后宫成立至今,从未有一个女人让他如此,后宫绝色佳丽多的是,比那女人更漂亮的有之,数不胜数,可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就喜欢上了她。

    只是这份喜欢他只能是放在心里,到了他这个位置的人,若是喜好表现的太过明显了,对那个女人未必是好事。

    守在东宫外面的天宫大总管上官青迎了过来行礼:“陛下!”

    青主微微点头,边走边问道:“最近可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事,都是一些老事在继续。对了…”上官青顿了一下回道:“暂领御园总镇的闻泽那边有消息,牛有德居然还活着,荒古死地内的千年刑期将满,他很有可能要活着回来了,凭他的修为能在荒古活到现在,还真是奇迹!”

    “你当破军为什么会答应让他去荒古?你怕是还不知道吧,他是当年那个横行霸道的火修罗的弟子,能从荒古活着回来有什么好奇怪的。”心情不错的青主呵呵笑了几声,然旋即又皱眉起来,“这猴崽子可是和天妃有过结,他活着回来了,天妃怕是会不高兴呐!”(未完待续……)

    …

第1339章    “诸位仙……仙子,我等被小人蒙骗,误会了你们。还请诸位看在我八大家族的面上,放我们出来?如何?放心,只要我们出来,绝对不再找你们的麻烦,甚至还可是以赔偿你们一点损失……”

    如今已步入最危险的境地,也由不得诸人不低头。所以,张玄霸悄悄传音与其他几个世家仅剩的仙帝商量之后,开始服软、低头了。

    在他们看来,服软并不可怕。只要能出了这个该死的大阵,那么他们有足够多的手段来报复敖夜、木苍穹等女。

    “呵呵,被小人蒙骗?你当我们是白痴,还是你等就是白痴?”敖夜不屑的声音渗透进来,“你们的赔偿,我等还不看来眼里。所以,你们也用不着与我们玩什么花样……”

    面对油盐不进的敖夜,张玄霸也是心中愤怒不已。可是表面上,他也是谄媚一笑,道:“诸位仙子,先别急着拒绝。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再说了,在外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而我们八大家族在诸天万界都是超级势力。想想看,你们走到哪里,都能得到我们八大家族的帮助,这划不划算?”

    “走到+◆哪里都能得到八大家族的帮助?你们的意思,反过来就是走到哪里都会受到八大家族的追杀吧?”冷眉冷嘲热讽起来,“区区八大家族,还吓不到我们。所以,你们死定了!”

    冷眉的意思,自然是说有自己夫君吕重的存在,有大寂灭珠做靠山、后盾。她们不惧任何势力。

    可在张玄霸等人的心里。却是脸色大变。

    这些人可都是人精的存在。能感应到冷眉话语间的底气。

    这真的是一种不把八大家族都放在眼里的强大自信与底气。

    “难道这吕重的身后还代表着更恐怖的势力?”

    “难怕那吕重能有如此成长的速度。短短两百年不到,在仙界几乎无敌手。原来他的背后也有极为强大的靠山……”

    “居然敢无视八大家族?而这些女人言语中的自信更是极强。难道这诸天万界还有比八大势力更强的存在?”

    “只怕还真的有可能!真所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我们不知道,并不等于这诸天万界就真的没有这样强大势力的存在……”

    “惨了!惨了!真的惨了!我们八大家族难道招惹了一个超级隐世势力?”

    “天啊,难道那吕重每每能越级杀敌。难道这些女子明明实力不如自己等人,却还能轻松压制我们。敢情这些人都是从一个实力远超八大家族的势力走出来的……”

    “我靠,该死!家庭里的那些该死的纨绔子弟死就死了,怎么可以招惹这种势力的人物?天啊,难道我们八大家族有可能被这一超级陷世势力给辗灭……”

    ……

    一时间。张玄霸等人个个内心震动、惊惧。脸色也是越来越绝望。

    “九天星杀剑阵,杀——”

    一道清脆而冷冽的声音在八大家族所有帝级强者的耳边响起。接着,更强的剑阵攻击而至。

    “不!饶……饶命……”张玄霸最先反应过来,连忙大声求饶,“诸位仙子,我……我们可以用灵魂发誓,永远不再找你们麻烦。还……还请你们放我们一条生路。毕竟,我们修炼到这个境界也实属不易……”

    “笑话!永远不找我们的麻烦?”木苍穹冷笑,无边杀意渗入所有人的心田,“杀了你们。我们就不会有任何的麻烦。至于修炼不易,关我们屁事。你们既然招惹了我们。就应该有被神形俱灭的觉悟。甚至八大世家不识相再派人来,我们未必不会直接杀向八大家族的老巢……”

    木苍穹这一番话说的是杀气森林,威风凛凛。

    不过她可没说大话,在她看来,八大家族在明,家大业大。而她们与吕重在暗。要是带上实力、数量越来越恐怖的虫族大军去一一找八大家族的麻烦,绝对能给八大家族造成毁灭性打击!

    越是了解吕重,木苍穹越有这个自信。

    因为单单吕重的那个神奇的[破界之力],就足以无视仙界所有顶级护山大阵与星际大阵。直接渗透到对方的内部去搞破坏。再有无穷虫族大军突袭。别说八大家族了,就算更强一些的势力,也未必会在这等恐怖冲击下损伤惨重。

    “嘻嘻,是啊,这八大家族真的太可恶了。我真的想看看夫君带着他的大军把这八大家族一一剿灭!”许心妍兴奋地大叫起来。

    她却不知,她的开心,却让正遭受九天星杀剑阵攻击的八大家族的人个个心惊肉跳,一脸紧张与绝望。

    “杀!”敖夜第二次下次攻击命令。

    “咻咻咻……”

    九天星杀剑阵,全力合围,从四面八方剿杀而至。

    “噗噗噗……”

    短短时间,就有四个下位仙帝陨落。

    而阵中能勉强坚持的只有张玄霸、金天斩、黑冰魔帝三个中位准圣。

    “饶……饶命,我……我愿意臣服你等。愿意认你们为主,求……求你们放我一马……”金天斩断断续续地求饶。

    咦?

    颜妍好奇地出声,“八大家族的人也能认别人为主?嘻嘻,妖夜姐姐,咱们要不要收下这样的一个奴隶?”

    “不要!”敖夜冷声拒绝,“老娘没有收男人为奴的经历。而且,我们可是说好了‘杀无赦’的。这些人不死,不足以熄灭我之怒火。”

    敖夜此话一出,金天斩顿时绝望之极。

    而原本有着同样心思的张玄霸、黑冰魔帝也是咕嘟了一下口水,心中悲愤到极点。

    像他们这样的帝级强者,主动求饶求认主,居然都被对方拒绝了?

    由此可见,这些人是真的不把他们帝级强者放在眼里!

    显然,这些人绝对是真的有大背景、大靠山,是真正的大势力中走出来的人物。

    这些人明显是出来历练的大家族子弟啊!

    “我操,该死的家族高层,我操你老m,嫡系小辈招惹了这等我人物,却要我们来擦屁股?可是,我们马上连命都没了……”张玄霸气得破口大骂,这一刻他觉得,如果回到十几天前,他一天先天吕重之前,把家族的这些垃圾小辈给清理灭掉……(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