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诸位仙……仙子,我等被小人蒙骗,误会了你们。还请诸位看在我八大家族的面上,放我们出来?如何?放心,只要我们出来,绝对不再找你们的麻烦,甚至还可是以赔偿你们一点损失……”

    如今已步入最危险的境地,也由不得诸人不低头。所以,张玄霸悄悄传音与其他几个世家仅剩的仙帝商量之后,开始服软、低头了。

    在他们看来,服软并不可怕。只要能出了这个该死的大阵,那么他们有足够多的手段来报复敖夜、木苍穹等女。

    “呵呵,被小人蒙骗?你当我们是白痴,还是你等就是白痴?”敖夜不屑的声音渗透进来,“你们的赔偿,我等还不看来眼里。所以,你们也用不着与我们玩什么花样……”

    面对油盐不进的敖夜,张玄霸也是心中愤怒不已。可是表面上,他也是谄媚一笑,道:“诸位仙子,先别急着拒绝。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再说了,在外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而我们八大家族在诸天万界都是超级势力。想想看,你们走到哪里,都能得到我们八大家族的帮助,这划不划算?”

    “走到+◆哪里都能得到八大家族的帮助?你们的意思,反过来就是走到哪里都会受到八大家族的追杀吧?”冷眉冷嘲热讽起来,“区区八大家族,还吓不到我们。所以,你们死定了!”

    冷眉的意思,自然是说有自己夫君吕重的存在,有大寂灭珠做靠山、后盾。她们不惧任何势力。

    可在张玄霸等人的心里。却是脸色大变。

    这些人可都是人精的存在。能感应到冷眉话语间的底气。

    这真的是一种不把八大家族都放在眼里的强大自信与底气。

    “难道这吕重的身后还代表着更恐怖的势力?”

    “难怕那吕重能有如此成长的速度。短短两百年不到,在仙界几乎无敌手。原来他的背后也有极为强大的靠山……”

    “居然敢无视八大家族?而这些女人言语中的自信更是极强。难道这诸天万界还有比八大势力更强的存在?”

    “只怕还真的有可能!真所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我们不知道,并不等于这诸天万界就真的没有这样强大势力的存在……”

    “惨了!惨了!真的惨了!我们八大家族难道招惹了一个超级隐世势力?”

    “天啊,难道那吕重每每能越级杀敌。难道这些女子明明实力不如自己等人,却还能轻松压制我们。敢情这些人都是从一个实力远超八大家族的势力走出来的……”

    “我靠,该死!家庭里的那些该死的纨绔子弟死就死了,怎么可以招惹这种势力的人物?天啊,难道我们八大家族有可能被这一超级陷世势力给辗灭……”

    ……

    一时间。张玄霸等人个个内心震动、惊惧。脸色也是越来越绝望。

    “九天星杀剑阵,杀——”

    一道清脆而冷冽的声音在八大家族所有帝级强者的耳边响起。接着,更强的剑阵攻击而至。

    “不!饶……饶命……”张玄霸最先反应过来,连忙大声求饶,“诸位仙子,我……我们可以用灵魂发誓,永远不再找你们麻烦。还……还请你们放我们一条生路。毕竟,我们修炼到这个境界也实属不易……”

    “笑话!永远不找我们的麻烦?”木苍穹冷笑,无边杀意渗入所有人的心田,“杀了你们。我们就不会有任何的麻烦。至于修炼不易,关我们屁事。你们既然招惹了我们。就应该有被神形俱灭的觉悟。甚至八大世家不识相再派人来,我们未必不会直接杀向八大家族的老巢……”

    木苍穹这一番话说的是杀气森林,威风凛凛。

    不过她可没说大话,在她看来,八大家族在明,家大业大。而她们与吕重在暗。要是带上实力、数量越来越恐怖的虫族大军去一一找八大家族的麻烦,绝对能给八大家族造成毁灭性打击!

    越是了解吕重,木苍穹越有这个自信。

    因为单单吕重的那个神奇的[破界之力],就足以无视仙界所有顶级护山大阵与星际大阵。直接渗透到对方的内部去搞破坏。再有无穷虫族大军突袭。别说八大家族了,就算更强一些的势力,也未必会在这等恐怖冲击下损伤惨重。

    “嘻嘻,是啊,这八大家族真的太可恶了。我真的想看看夫君带着他的大军把这八大家族一一剿灭!”许心妍兴奋地大叫起来。

    她却不知,她的开心,却让正遭受九天星杀剑阵攻击的八大家族的人个个心惊肉跳,一脸紧张与绝望。

    “杀!”敖夜第二次下次攻击命令。

    “咻咻咻……”

    九天星杀剑阵,全力合围,从四面八方剿杀而至。

    “噗噗噗……”

    短短时间,就有四个下位仙帝陨落。

    而阵中能勉强坚持的只有张玄霸、金天斩、黑冰魔帝三个中位准圣。

    “饶……饶命,我……我愿意臣服你等。愿意认你们为主,求……求你们放我一马……”金天斩断断续续地求饶。

    咦?

    颜妍好奇地出声,“八大家族的人也能认别人为主?嘻嘻,妖夜姐姐,咱们要不要收下这样的一个奴隶?”

    “不要!”敖夜冷声拒绝,“老娘没有收男人为奴的经历。而且,我们可是说好了‘杀无赦’的。这些人不死,不足以熄灭我之怒火。”

    敖夜此话一出,金天斩顿时绝望之极。

    而原本有着同样心思的张玄霸、黑冰魔帝也是咕嘟了一下口水,心中悲愤到极点。

    像他们这样的帝级强者,主动求饶求认主,居然都被对方拒绝了?

    由此可见,这些人是真的不把他们帝级强者放在眼里!

    显然,这些人绝对是真的有大背景、大靠山,是真正的大势力中走出来的人物。

    这些人明显是出来历练的大家族子弟啊!

    “我操,该死的家族高层,我操你老m,嫡系小辈招惹了这等我人物,却要我们来擦屁股?可是,我们马上连命都没了……”张玄霸气得破口大骂,这一刻他觉得,如果回到十几天前,他一天先天吕重之前,把家族的这些垃圾小辈给清理灭掉……(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竹林密战    岳南山也是一方枭雄,他马上明白了赵长枪的意思。赵长枪其实是在问他,机井一郎和佐佐木,谁做山口组的教父,对灭魂社更有利。

    岳南山心中开始快速的权衡利弊。

    机井一郎为人处世老道深沉,凡事以稳重为第一,也正是他的这种性格,山口组才会和灭魂社有了如此长的“和平”时期。

    佐佐木为人比较冲,性格比较暴躁。如果他取代机井一郎成为山口组的老大,他很可能会再次发起对灭魂社的全面打压。并且山口组在佐佐木的带领下,或许就连战斗力都会飙升。

    但是,佐佐木和机井一郎相比,他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佐佐木和岛国政府高层之间的关系,绝对不如机井一郎!如果佐佐木做了山口组的老大,他能利用到的政治资源将会大大降低!

    而到了山口组和灭魂社这个层次,决定一个社团走到一个什么高度的,恰恰是官方的态度!

    最重要的一点,岳南山敏锐的感到,只要自己这次操作得当,很可能会让山口组内部掀起一场暴乱。如果山口组内部起了暴乱,佐佐木不但没有时间和精力对付灭魂社,而且山口组的实力绝对会大大减弱!

    岳南山沉思片刻,然后微微一笑,说道:“就让机井一郎在这次事件中永远离开这个世界吧。或许我们可以借这次事件,给山口组带来一场内乱”

    等岳南山将自己的主意说出来后,连赵长枪都眼前一亮,心中暗暗佩服岳南山不愧为一个大社团的老大,他掌控全局的能力的确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

    第二天凌晨一点的时候,赵长枪终于又接到了佐佐木的电话,佐佐木将交换地点终于告诉了赵长枪。

    结束和佐佐木的通话之后,赵长枪一声令下,早已经准备好的赵玉山和医生等一行七人马上出发,赶往佐加山紫竹林。几分钟后,赵长枪孤身一人带着机井一郎前往交换地点。

    机井一郎看到去送他的人竟然只有一个赵长枪吗,不禁愣了一下,说道:“就你一个人前往?”

    机井一郎说的是华语。这老家伙的华语水平可以完爆赵长枪的岛国语水平。为了和赵长枪交流的能顺利一点,他选择了说华语。

    “换个人而已,用太多人干嘛?雇人可是要花钱的,我可不像一郎先生一样财大气粗哟。”赵长枪呵呵一笑说道。

    机井一郎忽然也笑了,说道:“赵长枪,别人或许不了解你,但是我机井一郎还是多少了解一些你的,哼哼,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现在你的人已经早赶往交换地点了吧?”

    赵长枪将机井一郎抓到手之后,并没有难为他,更没有虐待他。所以,机井一郎现在的精神头还不错。

    赵长枪一边开车,一边朝机井一郎竖了竖大拇指,说道:“呵呵,知我者,机井一郎也!我们华国有句古话是这样说的,最了解你的人是你的敌人。”

    “就像我了解你一样。”机井一郎淡淡的说道。

    “不错,可以这么说。但是我现在想说的不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情。我想说的是,一个人之所以会了解他的敌人,那是因为他为了对付敌人,会不停的研究敌人。天长日久之后,他自然会对他敌人的一切都了如指掌。所以,一个人能了解他的敌人,并不算稀奇,一人如果能像了解他的敌人一样了解他的手下,这个人才是真正的高人!真正的雄才大略。”赵长枪水微笑着说道。

    机井一郎听了赵长枪的话不禁面色一变,他能听得出,赵长枪这是话有所指啊!

    “赵长枪,你这话什么意思?”机井一郎脸色有些难堪的说道。他的心中忽然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呵呵,机井一郎,不如咱俩打一个赌?”赵长枪说道。

    “赌什么?”机井一郎说道。

    “我赌你的忠心手下佐佐木绝不会为了你的安全,从而好好的和我们完成交换。他甚至会想利用这个机会将你干掉。”赵长枪不紧不慢的说道。

    机井一郎稍稍呆了一下,然后忽然哈哈大笑,说道:“哈哈哈哈,赵长枪,你如果说别人会对我有二心,我可能会相信。但是你说佐佐木会对我有二心,我绝对不相信!这个赌我和你打了!一千万美元,敢不敢?”

    “敢!呵呵,这有什么不敢的!就怕到时候你已经拿不出这笔钱喽!”赵长枪说道。他能听得出,机井一郎虽然说得痛快,但是心中却已经起了疑心。

    赵长枪一边和机井一郎神侃,一边不紧不慢的开着车子,他需要等待赵玉山等人的消息,所以不能开的太快。

    四道明亮的光柱划破东京郊区的黑暗,两辆黑色的别克凯快速的行驶在公路上。车里面坐着的的正是赵玉山医生等人。他们正在飞快的赶往佐加山紫竹林交换地点。

    当别克凯越距离佐加山紫竹林还有大约四公里的时候,凯越直接关闭了前大灯。驾驶员凭借车子加装的红外**拍摄的实时画面,继续往前开。

    别克凯越一直开到了山脚下一个偏僻的路口,才熄火停了下来。虽然佐加山上有向上的车道,但是他们已经不能往上开了。再往上开,就会被有可能早已经隐藏起来的敌人发现了。

    七个人全部下车,将戴在脑袋上的单筒红外夜视仪放在眼前,然后从别克凯越的行李架和后备箱中取出了七辆折叠式山地自行车。七个人丢下汽车,骑着山地车快速的朝交换地点飞驰而去!

    灭魂社的四个兄弟对此处的地形非常熟悉,当他们距离交换地点不远的时候,将山地车藏了起来,然后钻到了夜空之下,茫茫无际的竹林中。

    七个人并没有在竹林中好像无头的苍蝇一样到处乱跑,而是以交换地点为圆心,从不同的方向朝中间包抄过去。

    今天晚上,天阴沉沉的,夜色如墨,星月无光。一阵阵夜风吹过竹林,发出哗哗的声音,掩盖了赵玉山等人的走路声。

    佐加山紫竹林是一处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周日周末经常有游客光顾。左少卿选中的交换地点,实际上是建设在竹林中间的一个小型停车场,供周末游客停车用的。

    左少卿选的这个交换地点虽然非常利于他的伏兵隐藏,但是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竹林里的射界太狭窄!如果那二十个伏兵在竹林中藏的太深,他们就根本就无法对交换地点的目标形成直接射击。

    所以,为了能对停车场上的人形成直接射击,并且保证射击的精度,他们只能尽量的靠近停车场。

    这二十个伏兵的这种安排,大大降低了赵玉山等人在竹林中寻找他们的难度。

    赵玉山左手持枪,右手持刀,一边缓缓向竹林间的空地移动,一边用锐利的眼光扫视着周边一切。他戴在眼上的夜视仪能清晰的显示周围的环境。

    当赵玉山从一棵大腿粗的竹子后面悄悄的闪出来的时候,隔着一棵棵竹子,赵玉山忽然发现一个人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之内!

    只见一个左手提着枪,脑袋上同样带着夜视仪的年轻人出现在离他十几米的地方。那个家伙正背对着赵玉山方向,好像正在看手表,大概他已经在这里等待不耐烦了,想看看离开始交换人质还差多长时间。

    这个年轻人也是经过特别训练的,身体器官的感知能力非常强悍。几乎就在赵玉山发现他的同时,他也忽然回头朝赵玉山的方向看来!

    然而这家伙刚刚转过身来,就发现一道闪耀着寒光的匕首,穿越一层层的竹子径直朝他面门飞来!

    赵玉山天生神力,掷出去的匕首比出膛子弹不遑多让!

    年轻人看着已经到了面门的寒光,已经来不及躲闪了,他下意识张开了嘴巴,想大叫一声。然而他刚刚张开嘴巴,还不等喊出声来,闪亮的匕首便好像流星赶月一样,嚓的一声插到了他的嘴巴里!

    匕首上携带的巨大动能,让整个匕首柄全部插进了年轻人的嘴巴,匕首才停了下来!

    年轻人嘴巴一闭,从前面竟然什么也看不见!只看到后脑勺上探出一截明晃晃的匕首!几滴血珠从匕首上滴落。

    年轻人的尸体慢慢的倒在地上,发出轻微的噗通声。

    赵玉山一招得手后,并没有马上快步跑到的年轻人面前,取回自己的飞刀。现在他们和敌人都躲在这片树林中,到底谁能将对方干掉,赢得最后的胜利,就看谁的手快!谁先发现对方,谁就会抢得先机,谁如果像刚才这个年轻人一样,先被别人发现,谁的生命就危险了!

    直到赵玉山确定周围没有人能对他形成直接攻击之后,他才迈步走到那个年轻人的尸体面前,左手一把捏开他的嘴巴,然后用右手拇指和食指捏住刀柄,猛然向后一收,将匕首拔了出来。

    这家伙心中还嘀咕呢:“唉,老子还得练啊,比岳哥水平差远了!本来想扎喉咙竟然扎进嘴巴,草,这水平,也是醉了。”

    赵玉山将匕首拔出来后,不再理会眼前的尸体,然后朝另一个方向悄悄的摸了过去。

    赵玉山等人身手不凡,对方也是神通广大,他们也很快发现敌人进了竹林。于是和赵玉山等人在竹林中兜开了圈子。

    月黑风高杀人夜。二十几个人在墨染般的竹林中展开了一场死亡游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