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岳南山也是一方枭雄,他马上明白了赵长枪的意思。赵长枪其实是在问他,机井一郎和佐佐木,谁做山口组的教父,对灭魂社更有利。

    岳南山心中开始快速的权衡利弊。

    机井一郎为人处世老道深沉,凡事以稳重为第一,也正是他的这种性格,山口组才会和灭魂社有了如此长的“和平”时期。

    佐佐木为人比较冲,性格比较暴躁。如果他取代机井一郎成为山口组的老大,他很可能会再次发起对灭魂社的全面打压。并且山口组在佐佐木的带领下,或许就连战斗力都会飙升。

    但是,佐佐木和机井一郎相比,他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佐佐木和岛国政府高层之间的关系,绝对不如机井一郎!如果佐佐木做了山口组的老大,他能利用到的政治资源将会大大降低!

    而到了山口组和灭魂社这个层次,决定一个社团走到一个什么高度的,恰恰是官方的态度!

    最重要的一点,岳南山敏锐的感到,只要自己这次操作得当,很可能会让山口组内部掀起一场暴乱。如果山口组内部起了暴乱,佐佐木不但没有时间和精力对付灭魂社,而且山口组的实力绝对会大大减弱!

    岳南山沉思片刻,然后微微一笑,说道:“就让机井一郎在这次事件中永远离开这个世界吧。或许我们可以借这次事件,给山口组带来一场内乱”

    等岳南山将自己的主意说出来后,连赵长枪都眼前一亮,心中暗暗佩服岳南山不愧为一个大社团的老大,他掌控全局的能力的确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

    第二天凌晨一点的时候,赵长枪终于又接到了佐佐木的电话,佐佐木将交换地点终于告诉了赵长枪。

    结束和佐佐木的通话之后,赵长枪一声令下,早已经准备好的赵玉山和医生等一行七人马上出发,赶往佐加山紫竹林。几分钟后,赵长枪孤身一人带着机井一郎前往交换地点。

    机井一郎看到去送他的人竟然只有一个赵长枪吗,不禁愣了一下,说道:“就你一个人前往?”

    机井一郎说的是华语。这老家伙的华语水平可以完爆赵长枪的岛国语水平。为了和赵长枪交流的能顺利一点,他选择了说华语。

    “换个人而已,用太多人干嘛?雇人可是要花钱的,我可不像一郎先生一样财大气粗哟。”赵长枪呵呵一笑说道。

    机井一郎忽然也笑了,说道:“赵长枪,别人或许不了解你,但是我机井一郎还是多少了解一些你的,哼哼,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现在你的人已经早赶往交换地点了吧?”

    赵长枪将机井一郎抓到手之后,并没有难为他,更没有虐待他。所以,机井一郎现在的精神头还不错。

    赵长枪一边开车,一边朝机井一郎竖了竖大拇指,说道:“呵呵,知我者,机井一郎也!我们华国有句古话是这样说的,最了解你的人是你的敌人。”

    “就像我了解你一样。”机井一郎淡淡的说道。

    “不错,可以这么说。但是我现在想说的不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情。我想说的是,一个人之所以会了解他的敌人,那是因为他为了对付敌人,会不停的研究敌人。天长日久之后,他自然会对他敌人的一切都了如指掌。所以,一个人能了解他的敌人,并不算稀奇,一人如果能像了解他的敌人一样了解他的手下,这个人才是真正的高人!真正的雄才大略。”赵长枪水微笑着说道。

    机井一郎听了赵长枪的话不禁面色一变,他能听得出,赵长枪这是话有所指啊!

    “赵长枪,你这话什么意思?”机井一郎脸色有些难堪的说道。他的心中忽然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呵呵,机井一郎,不如咱俩打一个赌?”赵长枪说道。

    “赌什么?”机井一郎说道。

    “我赌你的忠心手下佐佐木绝不会为了你的安全,从而好好的和我们完成交换。他甚至会想利用这个机会将你干掉。”赵长枪不紧不慢的说道。

    机井一郎稍稍呆了一下,然后忽然哈哈大笑,说道:“哈哈哈哈,赵长枪,你如果说别人会对我有二心,我可能会相信。但是你说佐佐木会对我有二心,我绝对不相信!这个赌我和你打了!一千万美元,敢不敢?”

    “敢!呵呵,这有什么不敢的!就怕到时候你已经拿不出这笔钱喽!”赵长枪说道。他能听得出,机井一郎虽然说得痛快,但是心中却已经起了疑心。

    赵长枪一边和机井一郎神侃,一边不紧不慢的开着车子,他需要等待赵玉山等人的消息,所以不能开的太快。

    四道明亮的光柱划破东京郊区的黑暗,两辆黑色的别克凯快速的行驶在公路上。车里面坐着的的正是赵玉山医生等人。他们正在飞快的赶往佐加山紫竹林交换地点。

    当别克凯越距离佐加山紫竹林还有大约四公里的时候,凯越直接关闭了前大灯。驾驶员凭借车子加装的红外**拍摄的实时画面,继续往前开。

    别克凯越一直开到了山脚下一个偏僻的路口,才熄火停了下来。虽然佐加山上有向上的车道,但是他们已经不能往上开了。再往上开,就会被有可能早已经隐藏起来的敌人发现了。

    七个人全部下车,将戴在脑袋上的单筒红外夜视仪放在眼前,然后从别克凯越的行李架和后备箱中取出了七辆折叠式山地自行车。七个人丢下汽车,骑着山地车快速的朝交换地点飞驰而去!

    灭魂社的四个兄弟对此处的地形非常熟悉,当他们距离交换地点不远的时候,将山地车藏了起来,然后钻到了夜空之下,茫茫无际的竹林中。

    七个人并没有在竹林中好像无头的苍蝇一样到处乱跑,而是以交换地点为圆心,从不同的方向朝中间包抄过去。

    今天晚上,天阴沉沉的,夜色如墨,星月无光。一阵阵夜风吹过竹林,发出哗哗的声音,掩盖了赵玉山等人的走路声。

    佐加山紫竹林是一处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周日周末经常有游客光顾。左少卿选中的交换地点,实际上是建设在竹林中间的一个小型停车场,供周末游客停车用的。

    左少卿选的这个交换地点虽然非常利于他的伏兵隐藏,但是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竹林里的射界太狭窄!如果那二十个伏兵在竹林中藏的太深,他们就根本就无法对交换地点的目标形成直接射击。

    所以,为了能对停车场上的人形成直接射击,并且保证射击的精度,他们只能尽量的靠近停车场。

    这二十个伏兵的这种安排,大大降低了赵玉山等人在竹林中寻找他们的难度。

    赵玉山左手持枪,右手持刀,一边缓缓向竹林间的空地移动,一边用锐利的眼光扫视着周边一切。他戴在眼上的夜视仪能清晰的显示周围的环境。

    当赵玉山从一棵大腿粗的竹子后面悄悄的闪出来的时候,隔着一棵棵竹子,赵玉山忽然发现一个人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之内!

    只见一个左手提着枪,脑袋上同样带着夜视仪的年轻人出现在离他十几米的地方。那个家伙正背对着赵玉山方向,好像正在看手表,大概他已经在这里等待不耐烦了,想看看离开始交换人质还差多长时间。

    这个年轻人也是经过特别训练的,身体器官的感知能力非常强悍。几乎就在赵玉山发现他的同时,他也忽然回头朝赵玉山的方向看来!

    然而这家伙刚刚转过身来,就发现一道闪耀着寒光的匕首,穿越一层层的竹子径直朝他面门飞来!

    赵玉山天生神力,掷出去的匕首比出膛子弹不遑多让!

    年轻人看着已经到了面门的寒光,已经来不及躲闪了,他下意识张开了嘴巴,想大叫一声。然而他刚刚张开嘴巴,还不等喊出声来,闪亮的匕首便好像流星赶月一样,嚓的一声插到了他的嘴巴里!

    匕首上携带的巨大动能,让整个匕首柄全部插进了年轻人的嘴巴,匕首才停了下来!

    年轻人嘴巴一闭,从前面竟然什么也看不见!只看到后脑勺上探出一截明晃晃的匕首!几滴血珠从匕首上滴落。

    年轻人的尸体慢慢的倒在地上,发出轻微的噗通声。

    赵玉山一招得手后,并没有马上快步跑到的年轻人面前,取回自己的飞刀。现在他们和敌人都躲在这片树林中,到底谁能将对方干掉,赢得最后的胜利,就看谁的手快!谁先发现对方,谁就会抢得先机,谁如果像刚才这个年轻人一样,先被别人发现,谁的生命就危险了!

    直到赵玉山确定周围没有人能对他形成直接攻击之后,他才迈步走到那个年轻人的尸体面前,左手一把捏开他的嘴巴,然后用右手拇指和食指捏住刀柄,猛然向后一收,将匕首拔了出来。

    这家伙心中还嘀咕呢:“唉,老子还得练啊,比岳哥水平差远了!本来想扎喉咙竟然扎进嘴巴,草,这水平,也是醉了。”

    赵玉山将匕首拔出来后,不再理会眼前的尸体,然后朝另一个方向悄悄的摸了过去。

    赵玉山等人身手不凡,对方也是神通广大,他们也很快发现敌人进了竹林。于是和赵玉山等人在竹林中兜开了圈子。

    月黑风高杀人夜。二十几个人在墨染般的竹林中展开了一场死亡游戏!

第一四九七章 不知是哑巴    二鸟同时睁眼,同时回头,同时看向它,那璀璨如琉璃般清澈的眸子里竟然浮现出了怒意,听到‘睡一个窝’瞬间有的反应,黑炭啰嗦了一堆终于让它们有了反应,好像在说,谁跟你睡一个窝了?

    “哟!什么眼神?我都没生气,你们还生气了?别以为你们是凤凰就有什么了不起的。”黑炭抬头挺胸,趾高气昂道:“老子身为龙族一员,不比你们差!”

    此话一出,二鸟从头到脚扫了黑炭一眼,那灵动的眸子里竟双双浮现出鄙视之意。

    “什么意思?”黑炭有点被二鸟的眼神给激怒了,原因是烈焰龙头骂它是爬虫,实力强的搞不赢,实力弱的还欺负不了吗?一根爪子伸出,在一鸟的身上戳了戳,戳的其连连后退,另一只也没放过,“还有你,还敢给老子眼色看!”绷爪一弹,啵!将另一只给弹飞了出去。

    撞在石榻靠背上跌落的一鸟翻起,似乎怒了,直接朝黑炭飞了过来。另一只看到同伴被打了,也同样冲了过来。二鸟掠来,一齐啄向黑炭的眼睛,配合的那叫一个默契,一左一右,一点都不见乱。

    谁知黑炭两条后腿蹲地一坐,空出了两只前爪,好整以暇地一左一右伸出,如同探囊取物一般,很轻易地各伸出两根爪子掐了二鸟的脖子。

    就算二鸟再配合的默契,也是雏鸟,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道,都没办法和黑炭比,自投罗网般地落入了黑炭的魔爪。那叫一个悲催,被掐的蹬爪子挣扎,翅膀拼命扑腾,就是无法摆脱,随时要被掐死的感觉。

    “鸟鸡样!还敢跟我斗,要不是看老龙头的面子,爷爷今天非把你们两个烤了吃不可!听好了,记住这里谁说的算。再有下次,绝不轻饶!”黑炭哼哼两声,两爪左右一挥,两只彩羽鸟儿顿时飞了出去。啪啪两声,双双砸在墙上落地。

    翻腾起的两只鸟飞到空中碰头在一起,对视一眼,有点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味道,迅速调头飞走。紧急飞往地宫外面。

    见赶跑了二鸟,黑炭颇有些洋洋得意,觉得凤凰也不过如此,然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珠子一定,惊道:“不好!”

    如疾风般蹿了起来,跃过一张石榻,迅速冲出了地宫去追那两只鸟。

    拐过后殿的隔堂,一冲入前殿,立刻看到振翅的二鸟正浮空对烈焰龙头叽叽喳喳个不停。看起来很愤怒,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反正黑炭是听不懂。

    不管能不能听的懂,黑炭可以肯定不是说什么好话,唰一声紧急刹停,瞪大了眼睛,没想到自己还是来晚了,没能及时阻止住。

    烈焰龙头霍然回头,一双震怒的火眼怒盯向了黑炭,龙焰池内搭出了一双狰狞凶悍的烈焰龙爪。一条体形巨大的火龙上半身渐渐露了出来。

    黑炭二话不说,调头就跑。

    “爬虫!”一声怒喝响彻半空。

    山下熔浆湖畔修炼中的苗毅闻声一惊,迅速从裹身的雾气中闪了出来。

    “滚!”又是一声怒喝。

    苗毅抬头看去,只见半山腰的大门内喷薄出火光。一条黑影被直接扔了出来,划出一道弧线从高空砸落。

    那在空中四肢乱晃砸落的身影不是黑炭还能有谁?苗毅大吃一惊,手中宝光一闪,甩手扔出了一只古铜镜飞去,变大的镜面犹如托盘一般,接住了黑炭。黑炭身形没入其中。

    古铜镜绕了一圈飞回,凌空一翻,又将黑炭给倒了出来,避免了其从高空坠落的危险。

    收了古铜镜,见黑炭还有些神情讪讪地不时回头看向半山腰的龙穴大门,苗毅不禁问道:“胖贼,出什么事了?”

    “呃…”黑炭猛一回头,眼珠子转了转,忙摇头道:“没事没事,没出什么事,在这里能出什么事,老龙头和我闹着玩,还挺有意思的。”

    “没事?”苗毅眉头一挑,当他傻子还差不多,在不灭天谷呆了可不是一天两天了,马上就快五百年了,从没见老龙头发过这么大的火,老龙头为了隐藏自身存在的秘密根本不会让自己的声音外泄,更别说吼出这么大的震天响声音。

    为了跟你玩不惜闹出这么大动静暴露自己的存在?苗毅很想问问黑炭,你真觉得你在人家眼里有这么高的地位?

    黑炭不说没事还好,自从会说话后,经过近千年的接触了解,苗毅发现这厮能开口说话后活脱脱就是一个贱人,属于欠揍的那一种,惹出这么大动静说没事,苗毅不怀疑才怪了。

    原因很简单,黑炭这厮是个睚眦必报的德性,妖若仙还是有识人之明的,叫它‘胖贼’那是一点都没错,能开口说话更长灵智,后受了一点委屈巴不得扩大形容一万倍让你去帮它报仇,不管有事没事,只要让它心里不爽了肯定就想回头咬上一口,碰到搞不赢的也会背地里骂两声。

    就这德性,这都被人给直接扔出来了,还能说没事,太不像是胖贼的作风了,只怕不是没事,而是惹出了什么事怕自己知道会收拾它。

    不过话又说回来,苗毅还是先伸手施法查探了一下,看黑炭有没有受伤,如果被老龙头给打伤了,那不管黑炭有没有理,他都要问问老龙头是什么意思。黑炭不比暗幽林,他该护短的还是得护短,他苗毅自己把黑炭给打残了都没关系,却由不得别人想动就动。

    彻底检查一番,发现并没有什么事,稍微松了口气,黑炭跟他活着进来的,他还是想把黑炭活着带出去的。

    确认黑炭无恙后,苗毅倒是很想知道黑炭究竟闹出了事能把老龙头给气成这样,不过他也知道,黑炭不老实,否则就愧对‘胖贼’这个称呼。

    所以苗毅漫不经心道:“没事就算了,好汉不吃眼前亏,以后别惹老龙头,咱们打不赢它就得老实点。这样吧,先进兽囊避避风头。”

    黑炭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麻利地让苗毅收进了兽囊中。

    闭塞了耳目,这下跑不了了,苗毅看了看兽囊,闪身向山上疾驰而去,很快闪身跃入了龙穴大殿内。

    大殿内的气氛有点异样,烈焰龙头一直现身在那,两只雏凤浮空振翅在旁,一起盯着殿外走入的他,似乎在等着他的到来。

    待苗毅拱手见过礼后,烈焰龙头沉声道:“这次是它们两个看在你把它们从凤巢辛苦送来的份上,就不予追究了!不过我告诉你,今天的事情最好不要再有第二次,否则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见到两只雏凤也在场,苗毅大概已经猜到了是和它们有关,就说嘛,黑炭贼精的很,知道搞不赢老龙头怎么还会把老龙头给激怒成那样,岂不是找刺激。

    不过对方的话倒是承认了两只雏凤的确是自己从凤巢带来的两颗石头蛋所化。

    他微微笑道:“出什么事了让前辈发这么大的火,让晚辈知道也好晓得怎么管教。”

    “那爬虫太不像话了……”烈焰龙头当即把事发经过讲了遍。

    苗毅听得眼皮直跳,心中汗了把。

    确认了那两只是凤凰后,他已经知道了这两只凤凰对龙凤二族的重要性,这是要瞒着天庭在这里搞出第二对凤族玄女和天庭抗衡的节奏,事关被天庭奴役的龙凤二族翻身的大计,真要是刚孵化出来就被黑炭给掐死了,那简直是要把龙凤二族给坑的永世无法翻身,老龙头不火大了才怪。

    苗毅二话不说,将黑炭从兽囊中给召了出来。

    黑炭一露面发现身在龙穴大殿,烈焰龙头和一对雏凤都在,顿时傻眼了,缓缓回头看向苗毅,眼中隐显惊恐神色,貌似在说,你不是说要避避风头吗?你坑我!

    “在地宫内……”苗毅当即将烈焰龙头刚才的话给大致转述了一遍,最后寒着一张脸道:“我问你,它们的话可有冤枉你的地方?不准说假话,否则我打断你的腿!”

    黑炭犹犹豫豫了一会儿,结果见苗毅两眼一眯,眼缝里渗出寒光,顿时心弦一颤,呆呆木木、吞吞吐吐道:“我也不想这样,可这两只鸟鸡欺人太甚,我跟它们说话,想和它们聊聊天,它们居然不搭理我,我气不过…”

    “你气不过?”还不等苗毅开口,烈焰龙头已经怒吼道:“它们才刚破壳而出,还说不了话,跟你聊鬼的天,你还想逼着哑巴开口不成?”

    黑炭弱弱道:“我哪知道它们是哑巴,还以为它们在装清高!”

    苗毅手一抬,阻止了烈焰龙头再发话,盯着黑炭冷冷道:“也就是说,它们没有冤枉你是不是?”另一手已经拿出了逆鳞枪,黑炭是不怕事大的主,某些方面苗毅不想纵容它,如果现在管不住,以后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无法无天的事来。

    黑炭盯着他手中的逆鳞枪眼神有点发僵,最终一声委屈呜咽,直接趴了下来,两爪子把两眼睛一捂,知道一顿胖揍跑不掉了,干脆早点打完早没事。只是爪子缝里偷看向两只雏凤的眼神分明在说,给老子等着,这事没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