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二鸟同时睁眼,同时回头,同时看向它,那璀璨如琉璃般清澈的眸子里竟然浮现出了怒意,听到‘睡一个窝’瞬间有的反应,黑炭啰嗦了一堆终于让它们有了反应,好像在说,谁跟你睡一个窝了?

    “哟!什么眼神?我都没生气,你们还生气了?别以为你们是凤凰就有什么了不起的。”黑炭抬头挺胸,趾高气昂道:“老子身为龙族一员,不比你们差!”

    此话一出,二鸟从头到脚扫了黑炭一眼,那灵动的眸子里竟双双浮现出鄙视之意。

    “什么意思?”黑炭有点被二鸟的眼神给激怒了,原因是烈焰龙头骂它是爬虫,实力强的搞不赢,实力弱的还欺负不了吗?一根爪子伸出,在一鸟的身上戳了戳,戳的其连连后退,另一只也没放过,“还有你,还敢给老子眼色看!”绷爪一弹,啵!将另一只给弹飞了出去。

    撞在石榻靠背上跌落的一鸟翻起,似乎怒了,直接朝黑炭飞了过来。另一只看到同伴被打了,也同样冲了过来。二鸟掠来,一齐啄向黑炭的眼睛,配合的那叫一个默契,一左一右,一点都不见乱。

    谁知黑炭两条后腿蹲地一坐,空出了两只前爪,好整以暇地一左一右伸出,如同探囊取物一般,很轻易地各伸出两根爪子掐了二鸟的脖子。

    就算二鸟再配合的默契,也是雏鸟,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道,都没办法和黑炭比,自投罗网般地落入了黑炭的魔爪。那叫一个悲催,被掐的蹬爪子挣扎,翅膀拼命扑腾,就是无法摆脱,随时要被掐死的感觉。

    “鸟鸡样!还敢跟我斗,要不是看老龙头的面子,爷爷今天非把你们两个烤了吃不可!听好了,记住这里谁说的算。再有下次,绝不轻饶!”黑炭哼哼两声,两爪左右一挥,两只彩羽鸟儿顿时飞了出去。啪啪两声,双双砸在墙上落地。

    翻腾起的两只鸟飞到空中碰头在一起,对视一眼,有点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味道,迅速调头飞走。紧急飞往地宫外面。

    见赶跑了二鸟,黑炭颇有些洋洋得意,觉得凤凰也不过如此,然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珠子一定,惊道:“不好!”

    如疾风般蹿了起来,跃过一张石榻,迅速冲出了地宫去追那两只鸟。

    拐过后殿的隔堂,一冲入前殿,立刻看到振翅的二鸟正浮空对烈焰龙头叽叽喳喳个不停。看起来很愤怒,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反正黑炭是听不懂。

    不管能不能听的懂,黑炭可以肯定不是说什么好话,唰一声紧急刹停,瞪大了眼睛,没想到自己还是来晚了,没能及时阻止住。

    烈焰龙头霍然回头,一双震怒的火眼怒盯向了黑炭,龙焰池内搭出了一双狰狞凶悍的烈焰龙爪。一条体形巨大的火龙上半身渐渐露了出来。

    黑炭二话不说,调头就跑。

    “爬虫!”一声怒喝响彻半空。

    山下熔浆湖畔修炼中的苗毅闻声一惊,迅速从裹身的雾气中闪了出来。

    “滚!”又是一声怒喝。

    苗毅抬头看去,只见半山腰的大门内喷薄出火光。一条黑影被直接扔了出来,划出一道弧线从高空砸落。

    那在空中四肢乱晃砸落的身影不是黑炭还能有谁?苗毅大吃一惊,手中宝光一闪,甩手扔出了一只古铜镜飞去,变大的镜面犹如托盘一般,接住了黑炭。黑炭身形没入其中。

    古铜镜绕了一圈飞回,凌空一翻,又将黑炭给倒了出来,避免了其从高空坠落的危险。

    收了古铜镜,见黑炭还有些神情讪讪地不时回头看向半山腰的龙穴大门,苗毅不禁问道:“胖贼,出什么事了?”

    “呃…”黑炭猛一回头,眼珠子转了转,忙摇头道:“没事没事,没出什么事,在这里能出什么事,老龙头和我闹着玩,还挺有意思的。”

    “没事?”苗毅眉头一挑,当他傻子还差不多,在不灭天谷呆了可不是一天两天了,马上就快五百年了,从没见老龙头发过这么大的火,老龙头为了隐藏自身存在的秘密根本不会让自己的声音外泄,更别说吼出这么大的震天响声音。

    为了跟你玩不惜闹出这么大动静暴露自己的存在?苗毅很想问问黑炭,你真觉得你在人家眼里有这么高的地位?

    黑炭不说没事还好,自从会说话后,经过近千年的接触了解,苗毅发现这厮能开口说话后活脱脱就是一个贱人,属于欠揍的那一种,惹出这么大动静说没事,苗毅不怀疑才怪了。

    原因很简单,黑炭这厮是个睚眦必报的德性,妖若仙还是有识人之明的,叫它‘胖贼’那是一点都没错,能开口说话更长灵智,后受了一点委屈巴不得扩大形容一万倍让你去帮它报仇,不管有事没事,只要让它心里不爽了肯定就想回头咬上一口,碰到搞不赢的也会背地里骂两声。

    就这德性,这都被人给直接扔出来了,还能说没事,太不像是胖贼的作风了,只怕不是没事,而是惹出了什么事怕自己知道会收拾它。

    不过话又说回来,苗毅还是先伸手施法查探了一下,看黑炭有没有受伤,如果被老龙头给打伤了,那不管黑炭有没有理,他都要问问老龙头是什么意思。黑炭不比暗幽林,他该护短的还是得护短,他苗毅自己把黑炭给打残了都没关系,却由不得别人想动就动。

    彻底检查一番,发现并没有什么事,稍微松了口气,黑炭跟他活着进来的,他还是想把黑炭活着带出去的。

    确认黑炭无恙后,苗毅倒是很想知道黑炭究竟闹出了事能把老龙头给气成这样,不过他也知道,黑炭不老实,否则就愧对‘胖贼’这个称呼。

    所以苗毅漫不经心道:“没事就算了,好汉不吃眼前亏,以后别惹老龙头,咱们打不赢它就得老实点。这样吧,先进兽囊避避风头。”

    黑炭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麻利地让苗毅收进了兽囊中。

    闭塞了耳目,这下跑不了了,苗毅看了看兽囊,闪身向山上疾驰而去,很快闪身跃入了龙穴大殿内。

    大殿内的气氛有点异样,烈焰龙头一直现身在那,两只雏凤浮空振翅在旁,一起盯着殿外走入的他,似乎在等着他的到来。

    待苗毅拱手见过礼后,烈焰龙头沉声道:“这次是它们两个看在你把它们从凤巢辛苦送来的份上,就不予追究了!不过我告诉你,今天的事情最好不要再有第二次,否则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见到两只雏凤也在场,苗毅大概已经猜到了是和它们有关,就说嘛,黑炭贼精的很,知道搞不赢老龙头怎么还会把老龙头给激怒成那样,岂不是找刺激。

    不过对方的话倒是承认了两只雏凤的确是自己从凤巢带来的两颗石头蛋所化。

    他微微笑道:“出什么事了让前辈发这么大的火,让晚辈知道也好晓得怎么管教。”

    “那爬虫太不像话了……”烈焰龙头当即把事发经过讲了遍。

    苗毅听得眼皮直跳,心中汗了把。

    确认了那两只是凤凰后,他已经知道了这两只凤凰对龙凤二族的重要性,这是要瞒着天庭在这里搞出第二对凤族玄女和天庭抗衡的节奏,事关被天庭奴役的龙凤二族翻身的大计,真要是刚孵化出来就被黑炭给掐死了,那简直是要把龙凤二族给坑的永世无法翻身,老龙头不火大了才怪。

    苗毅二话不说,将黑炭从兽囊中给召了出来。

    黑炭一露面发现身在龙穴大殿,烈焰龙头和一对雏凤都在,顿时傻眼了,缓缓回头看向苗毅,眼中隐显惊恐神色,貌似在说,你不是说要避避风头吗?你坑我!

    “在地宫内……”苗毅当即将烈焰龙头刚才的话给大致转述了一遍,最后寒着一张脸道:“我问你,它们的话可有冤枉你的地方?不准说假话,否则我打断你的腿!”

    黑炭犹犹豫豫了一会儿,结果见苗毅两眼一眯,眼缝里渗出寒光,顿时心弦一颤,呆呆木木、吞吞吐吐道:“我也不想这样,可这两只鸟鸡欺人太甚,我跟它们说话,想和它们聊聊天,它们居然不搭理我,我气不过…”

    “你气不过?”还不等苗毅开口,烈焰龙头已经怒吼道:“它们才刚破壳而出,还说不了话,跟你聊鬼的天,你还想逼着哑巴开口不成?”

    黑炭弱弱道:“我哪知道它们是哑巴,还以为它们在装清高!”

    苗毅手一抬,阻止了烈焰龙头再发话,盯着黑炭冷冷道:“也就是说,它们没有冤枉你是不是?”另一手已经拿出了逆鳞枪,黑炭是不怕事大的主,某些方面苗毅不想纵容它,如果现在管不住,以后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无法无天的事来。

    黑炭盯着他手中的逆鳞枪眼神有点发僵,最终一声委屈呜咽,直接趴了下来,两爪子把两眼睛一捂,知道一顿胖揍跑不掉了,干脆早点打完早没事。只是爪子缝里偷看向两只雏凤的眼神分明在说,给老子等着,这事没完!(~^~)

第1338章 杀无赦!    “该死,好无耻!”

    乾坤镜[大衍玄陷周天阵]之内,颜妍脸色一沉,骂了起来。

    “这些人只注重自己的死活,根本就不配修仙!”许心妍也是恶狠狠地说道。

    郑玲珑满脸冰霜,怒声道:“诸位姐妹,咱们今天就杀过痛快。这八大家族的人端的该杀!”

    不错!

    不光颜妍、许心妍、郑玲珑、木苍穹、冷眉、云水瑶、敖夜等人是一脸杀气,就连白素贞、白素素、小青、胡媚等女也是心中怒火大盛。

    这八大家族的人趁着吕重离开,给纳兰家施压,把她们逼出纳兰古堡,之后,又不顾自身身份地偷袭,想要擒下她们用来威胁吕重。

    这种手段已彻底地激怒了诸女。

    “好心,这些人进了我的乾坤镜,自然是杀无赦!”敖夜冷冷地点了点头。

    ……

    “咦,缺口那边的小辈好像没事?”有人惊喜起来,声音顿时大了许多。

    “太好了!我们有救了!”

    “走,赶到时那边去……”

    “我就说吗,任何大阵都有‘生门’的……”

    “哈哈,只要我们离开这个恐怖的阵法空间,那些妖女死定了≥≯……”

    “对,出去之后,一定要擒下她们,让她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被困在这个神秘的阵法空间之内已有不少时间,这会儿,已有不少人兴奋得几乎张声狂喊。

    “真的是出口——”张家的一个中位仙帝。满心狂喜的冲过来。却发现被西门无根抢先一步。

    “滚开。让本座先过去——”西门无根冷声一喝,根本就没有理睬张家的这个仙帝,头也不回,化为一道流光钻了进去。

    西门无根可是真正的上位仙帝,面对强势的他,张家的这个中位仙帝却是敢怒不敢言,一脸阴沉。

    双拳紧握,其上青筋暴胀。张家的仙帝怨毒地看了一眼已经进入出口的西门无根。正要冲入其中。

    可突然!

    “轰……”

    一声巨声,前方的缺口陡然关闭,消失不见。

    “吼!!!!”张家的中位仙帝陡然厉声吼叫起来。“该死!可恶的西门无根,好不容易发现一个出口,竟然被这老家伙捷足先登!可恶啊!你是走了,可你西门家还有小辈在这边。哈哈老子既然活不下去,那你们西门家的人,我便见一个杀一个!”

    心动即行动!

    张玄霸整个人化为一道闪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南西门家剩下的两个仙帝中的其中一个。

    “张玄霸,你他妈疯了……”西门无欲脸色狂变。顿时破口大骂。同时,身形也是本能地狂退。

    “他娘的。老子是疯了。这都是西门无根那老狗逼的,就是他刚才浪费了大家的时间。如果刚才他不是犹豫着把那小辈扔到那边,大家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冲出去,可是因为他的决定与自私,我们所有人都被再次遗弃在这个大阵之内了。没了生的希望,老子还不能找你们西门家的渣么?”

    张玄霸激动的怒喝,顿时激起了其他几大家族之人的同仇敌忾之心。好几个家族的人看向西门家的人,个个都是双眼血红。

    “杀——”

    张玄霸长声一喝,整个人的速度提升到极致。手中极品仙剑带着死神的威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轰向西门无欲的头顶。

    张玄霸是真正的中位偏上的仙帝,而西门无欲的实力要差了他许多,才下位仙帝。

    西门无欲可是吕重,自然不能做到越阶挑战。

    要知道,帝级境界,就算差了一个极为微小的境界。也是天渊之别。

    “噗——”

    长剑落下,直接把西门无恨一劈为二。

    一时间,鲜血狂喷,西门无欲整个人直接分成两半倒了下来。

    “还愣着干什么,西门家可不只有一个西门无欲。大家杀——”一剑斩杀了西门无欲,张玄霸犹不满足,对着自己家族以及其他世家的人大声喝了起来。

    显然,这张玄霸也是一个人精。

    以他的实力,一人灭了这个空间内的西门家的所有人都能办到。

    可是,他还是果断地激将其他家族的人,准备拖其他家族下水。不管能不能离开这个阵法空间,张玄霸还是这么做了。

    在这一点上看来,他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其实,任何一个修炼到帝级境界的强者,又岂会简单。

    没能离开这个阵法空间,他这么做也许是白费功夫,可要是真的能离开这里,那么,至少能拉上其他家族对抗西门世家呢。

    只是,张玄霸显然也是多想了。

    他们既然能无耻到偷袭诸女,想方设法要把诸女给抓去威胁吕重,那就不可能再活着出去。

    诸女虽然都是不爱惹事之人,可是别人打上门来,她们也绝对会毫不留情地下杀手的。

    ……

    “噗噗噗……”

    西门家的人没有任何意外,全部被张玄霸以及其他家族给联手灭了。

    完成了对西门家的绝杀,张玄霸等人还没有来得及兴奋。

    却发现,整个阵法空间陡然诡异地震荡起来。

    “咻咻咻……”

    无数长剑,从四面八方轰击而至!

    虽然这攻击而来的每一把长剑,品级最高的也就极品仙器。

    可问题是这攻击而至的长剑,数量实在是太多了。

    更诡异的是,这些长剑还是以一种诡异而强大的势力轰击而至。

    这样一来,每一把长剑的攻击,其威力似乎都能被放大无数倍。

    这样长剑是明面的攻击!

    更让人头皮发麻的是,还有一些超级雷电、至强天火、玄冰寒流、奇怪金甲虫突兀地混在剑阵之虽发动偷袭。

    短短时间之内,帝级以下的人,几乎彻底死绝!

    而张玄霸等几个帝级强者,此时也是被阵内的层出不穷的攻击,给弄得疲于奔命,狼狈不堪。

    “该死,怎么会这样?我们要抓捕的几个女子明明都是帝级、皇级的小辈罢了,怎么到头来,要全军覆没的反而会是我们?”

    金家的一个下位仙帝也是一脸绝望地喊了起来,眼中有着浓浓的不解。

    的确,诸女之中,也就敖夜、木苍穹、冷眉三女刚刚晋级帝级没多久。是真正的下位仙帝。而且三女的帝级气息都很薄弱。在场的没说上位仙帝、中位仙帝了。就是一些下位仙帝,都是早早就晋级仙帝境的存在。八大家族的每一个下位仙帝,都有信心战胜敖夜三女。

    至于其他的女子,才皇级修为,根本就不足为虑,某个仙帝只须动动小手指就能全灭郑玲珑、颜妍她们。

    可偏偏,大家是乘兴而来,却是连败兴而归的资格都没有了。

    不解深深地袭上这些仙帝的心头。(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