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该死,好无耻!”

    乾坤镜[大衍玄陷周天阵]之内,颜妍脸色一沉,骂了起来。

    “这些人只注重自己的死活,根本就不配修仙!”许心妍也是恶狠狠地说道。

    郑玲珑满脸冰霜,怒声道:“诸位姐妹,咱们今天就杀过痛快。这八大家族的人端的该杀!”

    不错!

    不光颜妍、许心妍、郑玲珑、木苍穹、冷眉、云水瑶、敖夜等人是一脸杀气,就连白素贞、白素素、小青、胡媚等女也是心中怒火大盛。

    这八大家族的人趁着吕重离开,给纳兰家施压,把她们逼出纳兰古堡,之后,又不顾自身身份地偷袭,想要擒下她们用来威胁吕重。

    这种手段已彻底地激怒了诸女。

    “好心,这些人进了我的乾坤镜,自然是杀无赦!”敖夜冷冷地点了点头。

    ……

    “咦,缺口那边的小辈好像没事?”有人惊喜起来,声音顿时大了许多。

    “太好了!我们有救了!”

    “走,赶到时那边去……”

    “我就说吗,任何大阵都有‘生门’的……”

    “哈哈,只要我们离开这个恐怖的阵法空间,那些妖女死定了≥≯……”

    “对,出去之后,一定要擒下她们,让她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被困在这个神秘的阵法空间之内已有不少时间,这会儿,已有不少人兴奋得几乎张声狂喊。

    “真的是出口——”张家的一个中位仙帝。满心狂喜的冲过来。却发现被西门无根抢先一步。

    “滚开。让本座先过去——”西门无根冷声一喝,根本就没有理睬张家的这个仙帝,头也不回,化为一道流光钻了进去。

    西门无根可是真正的上位仙帝,面对强势的他,张家的这个中位仙帝却是敢怒不敢言,一脸阴沉。

    双拳紧握,其上青筋暴胀。张家的仙帝怨毒地看了一眼已经进入出口的西门无根。正要冲入其中。

    可突然!

    “轰……”

    一声巨声,前方的缺口陡然关闭,消失不见。

    “吼!!!!”张家的中位仙帝陡然厉声吼叫起来。“该死!可恶的西门无根,好不容易发现一个出口,竟然被这老家伙捷足先登!可恶啊!你是走了,可你西门家还有小辈在这边。哈哈老子既然活不下去,那你们西门家的人,我便见一个杀一个!”

    心动即行动!

    张玄霸整个人化为一道闪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南西门家剩下的两个仙帝中的其中一个。

    “张玄霸,你他妈疯了……”西门无欲脸色狂变。顿时破口大骂。同时,身形也是本能地狂退。

    “他娘的。老子是疯了。这都是西门无根那老狗逼的,就是他刚才浪费了大家的时间。如果刚才他不是犹豫着把那小辈扔到那边,大家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冲出去,可是因为他的决定与自私,我们所有人都被再次遗弃在这个大阵之内了。没了生的希望,老子还不能找你们西门家的渣么?”

    张玄霸激动的怒喝,顿时激起了其他几大家族之人的同仇敌忾之心。好几个家族的人看向西门家的人,个个都是双眼血红。

    “杀——”

    张玄霸长声一喝,整个人的速度提升到极致。手中极品仙剑带着死神的威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轰向西门无欲的头顶。

    张玄霸是真正的中位偏上的仙帝,而西门无欲的实力要差了他许多,才下位仙帝。

    西门无欲可是吕重,自然不能做到越阶挑战。

    要知道,帝级境界,就算差了一个极为微小的境界。也是天渊之别。

    “噗——”

    长剑落下,直接把西门无恨一劈为二。

    一时间,鲜血狂喷,西门无欲整个人直接分成两半倒了下来。

    “还愣着干什么,西门家可不只有一个西门无欲。大家杀——”一剑斩杀了西门无欲,张玄霸犹不满足,对着自己家族以及其他世家的人大声喝了起来。

    显然,这张玄霸也是一个人精。

    以他的实力,一人灭了这个空间内的西门家的所有人都能办到。

    可是,他还是果断地激将其他家族的人,准备拖其他家族下水。不管能不能离开这个阵法空间,张玄霸还是这么做了。

    在这一点上看来,他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其实,任何一个修炼到帝级境界的强者,又岂会简单。

    没能离开这个阵法空间,他这么做也许是白费功夫,可要是真的能离开这里,那么,至少能拉上其他家族对抗西门世家呢。

    只是,张玄霸显然也是多想了。

    他们既然能无耻到偷袭诸女,想方设法要把诸女给抓去威胁吕重,那就不可能再活着出去。

    诸女虽然都是不爱惹事之人,可是别人打上门来,她们也绝对会毫不留情地下杀手的。

    ……

    “噗噗噗……”

    西门家的人没有任何意外,全部被张玄霸以及其他家族给联手灭了。

    完成了对西门家的绝杀,张玄霸等人还没有来得及兴奋。

    却发现,整个阵法空间陡然诡异地震荡起来。

    “咻咻咻……”

    无数长剑,从四面八方轰击而至!

    虽然这攻击而来的每一把长剑,品级最高的也就极品仙器。

    可问题是这攻击而至的长剑,数量实在是太多了。

    更诡异的是,这些长剑还是以一种诡异而强大的势力轰击而至。

    这样一来,每一把长剑的攻击,其威力似乎都能被放大无数倍。

    这样长剑是明面的攻击!

    更让人头皮发麻的是,还有一些超级雷电、至强天火、玄冰寒流、奇怪金甲虫突兀地混在剑阵之虽发动偷袭。

    短短时间之内,帝级以下的人,几乎彻底死绝!

    而张玄霸等几个帝级强者,此时也是被阵内的层出不穷的攻击,给弄得疲于奔命,狼狈不堪。

    “该死,怎么会这样?我们要抓捕的几个女子明明都是帝级、皇级的小辈罢了,怎么到头来,要全军覆没的反而会是我们?”

    金家的一个下位仙帝也是一脸绝望地喊了起来,眼中有着浓浓的不解。

    的确,诸女之中,也就敖夜、木苍穹、冷眉三女刚刚晋级帝级没多久。是真正的下位仙帝。而且三女的帝级气息都很薄弱。在场的没说上位仙帝、中位仙帝了。就是一些下位仙帝,都是早早就晋级仙帝境的存在。八大家族的每一个下位仙帝,都有信心战胜敖夜三女。

    至于其他的女子,才皇级修为,根本就不足为虑,某个仙帝只须动动小手指就能全灭郑玲珑、颜妍她们。

    可偏偏,大家是乘兴而来,却是连败兴而归的资格都没有了。

    不解深深地袭上这些仙帝的心头。(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选择交换地点    左少卿的主意其实很简单,就是让佐佐木事先派人埋伏在双方约定的交换地点周围,当对方的人赶到之后,直接将他们干掉算完。

    佐佐木听完左少卿的主意不禁有些失望,他感到左少卿的这个主意不但简单粗暴,没有任何技术含量,而且里面好像还有几个不确定因素。

    于是佐佐木便开口问:“你觉得绑匪会让我们来选择交换地点吗?”

    “或许会,或许不会。如果他能让我们选择交换地点,那自然最好,我们可以从容埋伏。但是就算他们来选择交换地点又如何呢?凭借佐佐木君的实力,完全可以在得知交换地点之后,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完成对交换地点的包围吧?如果佐佐木君觉得你自己的势力不足以完成这件事的话,我可以为你提供帮助。只要我们将事情做得干净,事后不走漏风声,谁知道机井一郎是怎么死的?”左少卿淡淡的说道。

    佐佐木想了一下,说道:“按你说的情况看,灭魂组好像已经参与进来。他们如果和我们一样,也打算事先在交换现场设下伏兵呢?那样岂不是成了一场硬碰硬的战斗?”佐佐木皱这眉头说道。

    @

    左少卿耸了耸肩,说道:“那没办法,狭路相逢勇者胜,到时候就看双方,谁的人更多,谁的人更狠了。富贵险中求,做大事,总是要冒风险的!想让别人将馅饼老老实实的送到你嘴里,天下哪有这样好的事情?再说了,如果真的起了混战,倒会更方便我们对机井一郎下手!”

    “还有一个问题,机井一郎被杀后,山口组内的其他人会不会因为怀疑我们,而将矛头对准我们,联合起来对付我们?”佐佐木又问道。

    左少卿微微一笑,说道:“呵呵,想必佐佐木君应该比我还清楚,干我们这一行的,谁的拳头硬,谁就掌握着解释权。到时候,山口组内的其他人看到的只是机井一郎那冰冷的尸体,至于他是被绑匪激愤杀死,还是怎么死的,还不是我们说了算?”

    佐佐木终于不再问左少卿其他的问题,而是直接摸出手机开始拨打机井一郎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了,不过听电话的并不是机井一郎,而是一个听上去很阳光的男中音。

    佐佐木早已经料到了接电话的可能不会是机井一郎,所以他并没有感到吃惊,而是直接了当的问了一句:“你是谁?”

    接听佐佐木电话的正是赵长枪,他听了佐佐木的话之后,马上说道:“你不用管我是谁。你只需要告诉我,你现在有没有将左少卿控制就行了。”

    “不错,我已经将左少卿控制,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我决定明天凌晨两点我们就可以开始交换人质。但是我必须强调一点,为了我们老大的安全,交换地点必须由我们自己来选。”佐佐木说道。

    “好吧,我们同意,地方可以由你们来选,但是我有两个条件,第一,地方不能离东京市太远。明白告诉你,我现在就在东京市,我没有时间和你长途跋涉。第二,你们选择的地点不能在山口组的地盘内!这一点很重要,我可不想完成换人后,被你们的人打成马蜂窝。还有一点,我也必须提醒你,你们最好不要打算跟我耍花招,不然后果不是你们能承受的了的。说吧,地点在什么地方?”赵长枪马上说道。

    赵长枪痛快的回答,倒是让佐佐木愣了一下,他可没想到对方竟然会真的同意让自己选地方,要知道,这种事情,谁选地方,谁就沾了天大的便宜。连踢足球都有主客场之分,别说这种玩命的买卖。

    最让佐佐木吃惊的是,对方不但答应让自己选交换地点,而且同意的竟然还这么痛快!竟然现在就和自己要交换地点!擦!交换地点他还没和左少卿商量好呢!

    佐佐木刚想问问左少卿打算将交换地点选在什么地方,告诉赵长枪,脑海中却忽然灵光一闪,想起一件事,如果现在就将交换地点告诉了赵长枪,那么他们岂不是便和自己有了相同的准备时间?

    “草,这帮狗日的够狡猾的,明着答应了老子的条件,暗中却想套老子的话,以为老子是三岁小孩啊?”佐佐木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想到这里,佐佐木马上好说道:“对不起,绑匪先生,现在我也没有想好交换地点,等我什么时候想好了再告诉你吧。你要保持电话畅通。”

    佐佐木挂断了电话,对左少卿说道:“他们同意让我们选地方了,刚才竟然想让我现在就将交换地点告诉他们,草,他们以为我是傻子呢!对了,在哪里完成交换,你有没有想好地点?他们有两个条件,一个是不能离东京太远,第二,不能在我们的地盘内。”

    左少卿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哈哈一笑说道:“哈哈哈,这个绑匪是不是傻子?他这两个条件完全就是自相矛盾嘛,难道他不知道整个东京都是我们的地盘?看来他的意思是不要让我们将交换地点选在我们的据点内啊。”

    左少卿说完后,想了一下,然后才又说道:“东京东郊佐加紫竹林。从南面上山有一片林间空地,交换就在那里举行。”左少卿想了一下说道。

    左少卿说的地方佐佐木知道,那是一个林间空地,四周全是茂密的竹子,最适合埋伏人员。如果交换在那里进行,的确对他们非常有利。于是他马上同意了左少卿的主意。

    佐佐木和左少卿确定好交换的地点之后,马上开始商量详细的行动计划,接着开始调兵遣将,夜幕掩盖之下,一辆辆汽车开往东京东郊的佐加山,将二十几个头戴凯夫拉头盔,身穿迷彩,肩胯长枪的年轻人放下后,接着便返回了东京市,消失在霓虹闪烁的繁华夜景中。

    灭魂社的安全屋内。

    岳南山看着刚刚和佐佐木结束通话的赵长枪,奇怪的问道:“枪哥,我们为什么要让他们来选择交换地点?我怕他们会在交换地点做手脚啊。”

    赵长枪微微一笑,说道:“说实话,我总感觉佐佐木这个人对待机井一郎的态度有问题。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他根本不会真心诚意的用左少卿和我们交换机井一郎。哼哼,以左少卿的奸猾,说不定现在两个人已经狼狈为奸了。如果真是这样,无论是我们选择交换地点,还是他们选择交换地点,都无关紧要。一场恶战是避免不了的。”

    “可是现在由他们来选择交换地点,他们如果在交换地点设伏怎么办?那样我们不是很吃亏?”赵玉山疑惑的说道。

    “呵呵,他们能设伏,我们为什么不能设伏?”赵长枪呵呵一笑说道。

    “可是直到现在,我们还不知道交换地点啊,我们怎么设伏?”赵玉山还是不明白枪哥的意思。

    “他们早晚会将交换地点告诉我们。到时候我们提前让一批人先过去,我押着机井一郎延后几分钟过去,就一切都解决了。我们把选择交换地点的权利给了他们,他们应该不会料到我们还会先派人过去。这便增大了我们打击他们的突然性,让胜利的天平向我们这边倾斜。”赵长枪说道。

    “嘿嘿,这个主意好。枪哥,头一阵交给我了!佐佐木如果能老老实实完成交换还好,他如果敢和我们耍花招,敢在交易地点埋伏人,我就神不知鬼不觉的先把他们全都给干掉!我要让他们知道,什么叫来自一个猛人的愤怒!”赵玉山哈哈大笑着说道。

    众人看着嚣张的赵玉山,脸上也不禁都露出了笑意,赵玉山就有这种本事,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他都能用自己的无边的斗志,让身边的其他人也充满信心。

    一帮人很快商量妥当,当他们知道交换地点后,赵玉山,医生,洪亚伦和灭魂社中的四个好手将先行一步,去探查情况,如果发现对方真的有埋伏,就尽量不声不响的将他们干掉,给佐佐木一个惊喜。如果对方人实在太多,他们便直接放弃这次交换,另外再想办法。尽量避免和他们进行硬碰硬的战斗。

    岳南山本来打算亲自前往,但是赵长枪没同意。

    岳南山是灭魂社的老大,他的行动代表的是整个灭魂社。其他灭魂社的兄弟对山口组出手,可能只是引起双方的局部矛盾,但是岳南山如果亲自出马,可能就会引起双方的全面争斗。

    当这件事商量妥当后,医生忽然想起一件事,问道:“枪哥,如果佐佐木真的和左少卿已经狼狈为奸,那么左少卿会不会根本不去交换现场?如果那样的话,我们做的这一切可都是无用功了。”

    “不会,左少卿肯定会到场。要知道,机井一郎可是山口组教父,而山口组中的大佬,也不是只有一个佐佐木,虽然佐佐木很可能已经对机井一郎有了二心。但是在山口组其他大佬面前,他却绝对不敢表现出来。所以换人的时候,他必定会将左少卿带上。他们最大的可能是会在换人的时候,故意制造事端,甚至会直接将机井一郎打死,然后将罪过推到我们身上。再将我们全歼,到时候,佐佐木就会被扶正了。当然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这个世界上最准确的猜测也不一定就会真的变成现实。所以,我们在没有见到左少卿之前,也不会让机井一郎露面。不过我这个预想如果成立的话,这里面有个问题。”

    赵长枪将目光转向岳南山,问道:“这个问题就是岳哥愿不愿意让机井一郎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