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什么叫差价?这就叫差价,而且是成倍翻的差价!

    这等于是一颗仙元丹能当两颗或几颗来用,随着修为越来越高,能节省的修炼资源也越来越多。

    还有个好处,愿力召唤力度加大时,完全可以多拉几个人来一起修炼,按照这无上限叠加的效果来说,人越多节省的修炼资源也就越多。当然,不可靠的人不能拉来,譬如云知秋这种完全没问题啊,如此一来云知秋还能省去炼化的精力,尽管放开了吸收就行,可大大加快云知秋的修炼速度。

    不过想象很美好,现实有点无奈,他和云知秋长期分居两地,不能在一起修炼。

    还有一个麻烦,只见有人拿愿力珠去换东西的,还没听说过谁会拿东西去换愿力珠,要换人家也是去换固元丹和仙元丹之类的东西,若不是愿力珠中提炼出来的七情六欲还能值点钱有附带价值的话,估计还没人愿意换。

    还是那句话,使用愿力珠麻烦。

    如此一来,换置的量一大,事情容易露馅,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怀疑,跟自己麾下的人马换不行,天街也不行,倒是可以在鬼市暗中做这见不得人的交易,回头交代云知秋去办。

    星火诀炼化愿力珠居然还有如此奇效,这是苗毅之前怎么都没想到的,美呀!做梦都能笑出来。

    很是傻乐了一阵,又继续定神修炼。

    “铃…铃…”

    几天后,接连两道略显稚嫩且又清脆高亢的鸣叫声陡然响起,直冲云霄,又似剑鸣空谷般幽幽。

    不灭天谷内的火灵纷纷露面,看向龙穴山。

    山下湖畔笼罩的一团雾气也快速内敛消失,现身的苗毅愕然站起看向山上。

    什么情况?苗毅稍作愣怔后。反应了过来,声音是从山腹内传出来的,山腹内还有回音荡荡不息,遂快步飞奔上山,闪身闯进了龙穴大殿内。

    一群现身的火灵无人敢擅闯,都愣在原地目送他的进入。

    殿内依旧空荡,只是龙焰池熊熊燃烧的烈焰变得极为动荡不安,烈焰忽而拔高,忽而吞没。忽而如疾风般急促摇摆。

    这情形极为诡异,苗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几步蹦到了龙焰池旁,差点被突然冒出扑头盖脸而来的烈焰给淹没,单掌一推,迅速辟火。

    刚将他给笼罩的烈焰又迅速抽回了龙焰池内,苗毅沉声道:“前辈,出什么事了?”

    没有回应,他又再次连喊几声,还是没回应。倒是躲在地宫内‘吸烟’的黑炭也被惊扰了出来,摇头摆尾在出口瞪大了眼睛好奇着。

    始终得不到回应,苗毅直接纵身跳上了火池边缘。人在烈焰中向下窥视。

    突然,龙焰池内霞光冲出,照的苗毅迅速抬手挡脸,闪身后退跳了下来,神情凝重地看着变化无常的龙焰池。

    溢出的霞光越来越炽烈,就在光芒刺眼的霎那,霞光又突然骤敛变得微弱。

    苗毅又上前几步,欲要再次一看究竟。谁知龙焰池内的烈焰陡然爆发,直冲穹顶,原本清凉的大殿内温度暴涨,两道流光从其中蹦出,两只散发着霞光的彩羽鸟儿玲珑可爱,在高涨的烈焰中扑棱扇翅,显得异常圣洁,气氛烘托下还显得有些高高在上。

    苗毅和黑炭同时愣住。眼睁睁看着。

    两只野鸡般大小的彩玉鸟儿忽分左右,各自拖曳着一道火龙于大殿内飞绕一圈,然后各自翩翩起舞,在大殿内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尽情翱翔,身后拖曳的烈焰不息。煞是漂亮。

    清凉的大殿内顿时变得如同火炉一般,龙焰池内的烈焰倒是恢复了稳定。残魂拼凑的烈焰龙头也再次浮现在了龙焰池上方,一双凶猛炽烈的火眼不时转动盯着两只彩羽鸟儿的飞行轨迹,看不出喜怒哀乐,只有威严、狰狞。

    “前辈,这是怎么回事?”目光同样东张西望跟着两只彩羽鸟儿的苗毅忍不住惊奇一问。

    烈焰龙头没有回答,此时此刻对苗毅可谓视若不见,只关注那两只鸟。

    随着彩羽鸟儿身上的霞光渐渐隐没,其身后拖曳的两条火龙也渐渐萎缩,直至消失不见,室内高温也渐渐平复。

    两只盘绕够了的彩羽鸟儿忽比翼双飞而来,悬浮在空中振翅,停在了龙焰池的正对面,高度亦与龙焰池上空的烈焰龙头比齐,双方对视不语,有种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感觉。

    苗毅恰好夹在两者之间的下方,抬头左看看烈焰龙头,右看看那两只彩羽鸟儿。

    此时方将两只彩羽鸟儿的形态看了个清楚明白,就是野鸡般大小,长的也像野鸡,一身光亮鲜艳的彩色羽毛极为华丽雍容,双足金黄,一双明眸如璀璨琉璃般清澈,神采奕奕,神态间颇有股倨傲威仪,隐隐透露着高高在上的不俗。

    除此外,外貌上似乎也没什么太了不起的,体型那么小小一只不起眼,但足以引起苗毅的怀疑,怎么会从龙焰池内冒出两只这样的鸟?难道之前两道声震云霄的鸣叫声是它们发出来的?

    这很容易让苗毅联想到自己从凤巢带来并扔进了龙焰池的两颗石头蛋,加之此地的不俗,眉宇间不禁露出震惊神色,问道:“前辈,这难道是我从凤巢带来的两颗石头蛋所化?难道那两颗石头蛋是凤凰蛋?它们两个是凤凰?”

    两只彩羽鸟儿闻声齐齐垂首看向了下方,如璀璨琉璃般的清澈双眸盯在了苗毅身上,似乎在细细打量。

    躲在一角的黑炭闻言亦是眼睛眨巴眨巴,惊奇好奇的样子。

    烈焰龙头却并未做任何答复,只是盯着那两只彩羽鸟儿“哎”轻轻叹了声,复合重叠的声音中似带着无限感慨,旋即火光一闪,龙焰池上的烈焰再次化作游龙状,烈焰龙头已消失不见隐没。

    而两只彩羽鸟儿似乎对此地熟门熟路一般,振翅穿越龙焰池上的凶猛火焰,由比翼双飞化为左右分离,飞进了八张石椅左右的门内,入了后殿。

    脑袋抬起跟着向后转了个圈的黑炭一扭身,跟着跑了。

    苗毅亦闪身而去,快速进了后殿,听到黑炭的脚步声去了地宫,也迅速闪身下去。

    一入地宫,只见黑炭在八道喷涌的邪气中间空地上摇头摆尾东张西望抬头,而那两只彩羽鸟儿亦在八道邪气之间来回穿梭翱翔。好一会儿后,才见两只彩羽鸟儿左右落下,落在了两张石榻上的邪气旁,迎着喷涌而上的邪气闭目沉睛,高傲昂首。

    没一会儿,一股有异于黑炭吸收邪气后散发的异香飘然空中,同样很是好闻沁人心脾,令人闻之心神舒爽,只是香味不一样而已。

    步入八张石榻之间的苗毅睁开法眼一看,看到了几乎微不可见的点点光芒飘散于冥冥之中。

    不怕邪气,还能炼化邪气,微微点头的苗毅可以肯定了,这两只鸟的确应该是凤凰雏鸟,不禁怀疑难道真是自己带来的那两颗蛋所化?

    他开始是有相当把握觉得应该是如此的,可又疑惑假如真的是刚孵化的两只雏鸟凤凰为何一出生就能如此这般熟悉这里的地形,竟能直奔地宫找到邪源来炼化邪气?

    需知他刚开始来的时候为了找到邪源差点没转晕了头,还钻了趟‘烟囱’才找到这里,由不得他不怀疑。

    尽管苗毅交代了黑炭未得允许不要再乱开口说话,可黑炭此时还是忍不住一问:“这两鸟鸡样的东西真的是凤凰?”

    什么叫鸟鸡样?苗毅翻了个白眼,发现这词汇有限的家伙经常会自己发明拼凑出一些词汇来,让人哭笑不得,看来说它是杂种还真是一点都没错。

    “应该是吧!我警告你,它们吸收它们的邪气,你吸收你的,这里有八道口子不碍你事,离咱们离开没多少时间了,别给我惹事。”苗毅不得不警告它一番,黑炭这家伙属于那种不招惹点事情就难过的那种,至少在他苗毅看来就是如此,尤其是会说话后,贱的不行,非得时时耳提面命不可,否则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会出事。

    “不会,我哪会干以大欺小的事情。”黑炭也学两只彩羽鸟儿高傲地抬了抬头,意指自己的体形比两只鸟的大,转而也蹦上了一张石榻,趴下继续享受自己的邪气,很快就轻轻打起了盹。

    苗毅背个手来回近距离盯着两只彩羽鸟儿细看了一阵,也就那样,真正的凤凰他在天庭又不是没见过,比这两只雏鸟漂亮多了,没什么看头,稍后转身走了,下山回了熔浆湖畔继续抓紧时间修炼自己的。

    同居一室,开始那么几天,黑炭还能牢记苗毅的话,老老实实趴那。

    几天后,随着苗毅的话渐渐过去了,趴那的黑炭不时睁眼瞅瞅那两只鸟儿,见人家始终保持着一个动作迎风而立,压根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为了引起人家的注意,它开始不断制造出一些声响来,摇晃的尾巴不时在榻上敲打两下。

    结果没用,两只鸟儿不为外界的诱因所干扰,安静傲立的如同两座雕像。

    又几天后,黑炭终于从榻上蹦了下来,左走右走,慢慢晃到了两只鸟身边,开口说话了,“你们两个是凤凰?”

    人家还是那么清高,依旧无动于衷,左右瞅瞅的黑炭顿时不爽了,竟然都不正眼瞧自己,俗话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于是话就不太好听了,“你爷爷的,都跟老子睡一个窝了,就你们这鸟鸡样还敢在老子面前装什么清高?”(未完待续。)

第1337章    “该死,看来我吕重还真的低估了八大家族的无耻程度。(看小说去最快更新)敢趁我不在,围攻我的女人,你们是真的找死——”

    话音一落,吕重身上的杀气攀升到了极点。同时,吕重的身形也诡异地凭空消失。

    再出现之时,已在仙幻星的卫星上空。

    无他!

    这时候,敖夜、木苍穹、冷眉、云水瑶等诸女被人在这个卫星上围攻。

    只不过,情况还在敖夜等人的控制之中,这让吕重心中松了一口气。

    “在仙幻星的卫星上就敢对我吕重的女人对手,看来,这八大家族的人真的是急不可待呢!”

    吕重阴沉着目光,心中也是有些发冷。

    不过,吕重并没有被怒火烧毁了头脑。

    “纳兰家的人没有出来相助,看来,我对纳兰家的期望太高。这个家族也不必深交了!”

    吕重的圣识直接穿透虚空,纳兰古堡之内的情况毫无保留地呈现在吕重的圣识感应之下。

    这会儿,纳兰无仙、纳兰无敌、纳兰无功三个主事者居然个个都闭起了死关?而纳兰古堡居然聚集了更多的巅峰仙帝。

    面现在,纳兰家真正主事的已是其他几位巅峰仙帝。(看小说去最快更新)

    这是什么意思?

    吕重可不傻,那里不明白这三人被高层说服了,这么一闭死闭,也是为事后减少吕重的愤火,装着自己毫不知情罢了。

    “纳兰家?”吕重暗暗摇头。

    如今的情况吕重心知肚明。

    这一刻起,吕重对纳兰家的印象大打折扣。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连仙界至强的纳兰家都不能勉俗。呵呵,两不相帮,直实已经把出卖我我吕重的立场,给鲜明地表明出来了。”吕重冷笑一声。“只怕在你们纳兰家的心里,也以为与我吕重结交,是我吕重高攀了你们吧?”

    “如此也好!我吕重也可爽快地切断与纳兰家的交情。”吕重心中陡然有了决断。

    一直以来。纳兰家之所以结交,还不是看在[天光圣水]的情份上。

    没有利润可占,纳兰家贵为诸天万界顶级势力,又岂会看重吕重一个独行侠一类的毫无势力、根基的人?

    “不过,夜儿她们的确出色,就算我不出手。这些白痴想要在她们手里讨得好去,也是不可能……”

    八大家族不少人都惊惧得发抖。kxs7

    “该死。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们好像陷入对方的阵法空间了……”

    “天啊,这些女子的实力明明不高。最强的也就三个普通的下位仙帝罢了,其他的几女个个都是仙皇。怎么可能掌握如此毫无破绽的阵法空间……”

    “攻击了这么久,居然都无法破开这个阵法空间?该死,如今我们别说要抓住这些女子要挟吕重了,只怕我们自己要离开都会困难了……”

    “西门兄,别说了。我们还是尽量坚持吧。等待家族的人发现不对,一定会尽快过来救援我们,到时候里应外合。绝对能破掉这个阵法空间……”

    ……

    乾坤镜的[大洗玄隐周天阵]之内,八大家族的人个个都有些人心慌乱。

    这一次,八大家族的人趁着吕重潜入阴邙星,便联手逼迫纳兰家放出敖夜、冷眉等女。

    纳兰家虽然实力远在其他八个家族之上,却也不好同时得罪八大家族。

    更兼之,纳兰家族高层暗暗已有了决断,不想收留敖夜、冷眉、木苍穹等女。便明里暗里使了各种手段。把诸女给激出了纳兰古堡。

    原本,八大家族的人以为,把敖夜、冷眉、木苍穹、郑玲珑、云水瑶等女激出了纳兰古堡,就可以手到擒来地抓住诸女。

    可是。他们也太小瞧了诸女。

    也小瞧了吕重。

    如果诸女不是有抗帝级强者的手段与底牌,吕重又岂会放心地把吕重安置在外面?

    结果,诸女还没有离开仙幻星的一个卫星,就被八大家族的人给围上了。

    可是面对这样的情况,诸女似乎早有预料。

    没有任何惧怕,反而笑吟吟地看着八大家族的人。

    当[乾坤镜]这混沌灵宝形成的至强困阵,把八大家族的所有帝级强者、皇级强者卷入其中。

    八大家族的人这才慌了。

    这可是能困住圣人的超级法阵。

    圣人不出,区区七八个帝级强者,就算他们全力攻击大阵十几天,这会儿依旧没有破开这个大阵。

    相反,被困在里面,越来越多的人被其中的一个诡异的剑阵给灭杀了……

    ……

    也不知试着攻击了多久,突然,前方的空间似乎多了一个缺口。

    “咦?!”领头的西门无根脚步一停,全身巨震,很快,脸上就挤出眉飞色舞的神采。“找到了!哈哈哈哈哈!居然被本座找到一个大阵出口!哈哈哈哈,我们大家有救了。一定可以离开这个大阵空间,只要破开阵法空间,我们一定能灭了那些妖女……”

    西门无根三步并作两步走,很快就进入那个缺口。

    西门无根神色激动的看向这个缺口,满脸堆欢,“哈哈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缺口那边生机勃勃、甚至是五光十色,必然就是出口!哈哈哈哈!”

    说完,西门无根亦是不假思索,直接走向那空间门户。

    然而,就在这时,一尊壮硕中年男子,连忙拉住了西门无根,道:“西门兄弟,还是小心一点好,万一这不早阵法缺口,而是陷阱可就麻烦了……”

    “对!我们可以先让小辈试一下……”西门家另一位仙帝嘴角一抽,劝说起来。

    啊?

    这话一出,八大家族内的好几个仙皇都是脸色大变,双眼更是流露出一丝极度的恐惧与阴鸷。看着中年男子与西门家的另一位仙帝,心中多了一丝怨毒。

    西门无根顿时双眼一亮,没有任何犹豫,闪电般抓住一个仙皇,猛地向那个缺口扔了过去……

    “啊,不要啊,饶……饶命……”这个仙皇发出凄厉之极的惨嚎。可是根本就没有用,他的身子还是不受控制地穿过了这个缺口……(未完待续。

    重磅推荐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