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该死,看来我吕重还真的低估了八大家族的无耻程度。(看小说去最快更新)敢趁我不在,围攻我的女人,你们是真的找死——”

    话音一落,吕重身上的杀气攀升到了极点。同时,吕重的身形也诡异地凭空消失。

    再出现之时,已在仙幻星的卫星上空。

    无他!

    这时候,敖夜、木苍穹、冷眉、云水瑶等诸女被人在这个卫星上围攻。

    只不过,情况还在敖夜等人的控制之中,这让吕重心中松了一口气。

    “在仙幻星的卫星上就敢对我吕重的女人对手,看来,这八大家族的人真的是急不可待呢!”

    吕重阴沉着目光,心中也是有些发冷。

    不过,吕重并没有被怒火烧毁了头脑。

    “纳兰家的人没有出来相助,看来,我对纳兰家的期望太高。这个家族也不必深交了!”

    吕重的圣识直接穿透虚空,纳兰古堡之内的情况毫无保留地呈现在吕重的圣识感应之下。

    这会儿,纳兰无仙、纳兰无敌、纳兰无功三个主事者居然个个都闭起了死关?而纳兰古堡居然聚集了更多的巅峰仙帝。

    面现在,纳兰家真正主事的已是其他几位巅峰仙帝。(看小说去最快更新)

    这是什么意思?

    吕重可不傻,那里不明白这三人被高层说服了,这么一闭死闭,也是为事后减少吕重的愤火,装着自己毫不知情罢了。

    “纳兰家?”吕重暗暗摇头。

    如今的情况吕重心知肚明。

    这一刻起,吕重对纳兰家的印象大打折扣。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连仙界至强的纳兰家都不能勉俗。呵呵,两不相帮,直实已经把出卖我我吕重的立场,给鲜明地表明出来了。”吕重冷笑一声。“只怕在你们纳兰家的心里,也以为与我吕重结交,是我吕重高攀了你们吧?”

    “如此也好!我吕重也可爽快地切断与纳兰家的交情。”吕重心中陡然有了决断。

    一直以来。纳兰家之所以结交,还不是看在[天光圣水]的情份上。

    没有利润可占,纳兰家贵为诸天万界顶级势力,又岂会看重吕重一个独行侠一类的毫无势力、根基的人?

    “不过,夜儿她们的确出色,就算我不出手。这些白痴想要在她们手里讨得好去,也是不可能……”

    八大家族不少人都惊惧得发抖。kxs7

    “该死。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们好像陷入对方的阵法空间了……”

    “天啊,这些女子的实力明明不高。最强的也就三个普通的下位仙帝罢了,其他的几女个个都是仙皇。怎么可能掌握如此毫无破绽的阵法空间……”

    “攻击了这么久,居然都无法破开这个阵法空间?该死,如今我们别说要抓住这些女子要挟吕重了,只怕我们自己要离开都会困难了……”

    “西门兄,别说了。我们还是尽量坚持吧。等待家族的人发现不对,一定会尽快过来救援我们,到时候里应外合。绝对能破掉这个阵法空间……”

    ……

    乾坤镜的[大洗玄隐周天阵]之内,八大家族的人个个都有些人心慌乱。

    这一次,八大家族的人趁着吕重潜入阴邙星,便联手逼迫纳兰家放出敖夜、冷眉等女。

    纳兰家虽然实力远在其他八个家族之上,却也不好同时得罪八大家族。

    更兼之,纳兰家族高层暗暗已有了决断,不想收留敖夜、冷眉、木苍穹等女。便明里暗里使了各种手段。把诸女给激出了纳兰古堡。

    原本,八大家族的人以为,把敖夜、冷眉、木苍穹、郑玲珑、云水瑶等女激出了纳兰古堡,就可以手到擒来地抓住诸女。

    可是。他们也太小瞧了诸女。

    也小瞧了吕重。

    如果诸女不是有抗帝级强者的手段与底牌,吕重又岂会放心地把吕重安置在外面?

    结果,诸女还没有离开仙幻星的一个卫星,就被八大家族的人给围上了。

    可是面对这样的情况,诸女似乎早有预料。

    没有任何惧怕,反而笑吟吟地看着八大家族的人。

    当[乾坤镜]这混沌灵宝形成的至强困阵,把八大家族的所有帝级强者、皇级强者卷入其中。

    八大家族的人这才慌了。

    这可是能困住圣人的超级法阵。

    圣人不出,区区七八个帝级强者,就算他们全力攻击大阵十几天,这会儿依旧没有破开这个大阵。

    相反,被困在里面,越来越多的人被其中的一个诡异的剑阵给灭杀了……

    ……

    也不知试着攻击了多久,突然,前方的空间似乎多了一个缺口。

    “咦?!”领头的西门无根脚步一停,全身巨震,很快,脸上就挤出眉飞色舞的神采。“找到了!哈哈哈哈哈!居然被本座找到一个大阵出口!哈哈哈哈,我们大家有救了。一定可以离开这个大阵空间,只要破开阵法空间,我们一定能灭了那些妖女……”

    西门无根三步并作两步走,很快就进入那个缺口。

    西门无根神色激动的看向这个缺口,满脸堆欢,“哈哈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缺口那边生机勃勃、甚至是五光十色,必然就是出口!哈哈哈哈!”

    说完,西门无根亦是不假思索,直接走向那空间门户。

    然而,就在这时,一尊壮硕中年男子,连忙拉住了西门无根,道:“西门兄弟,还是小心一点好,万一这不早阵法缺口,而是陷阱可就麻烦了……”

    “对!我们可以先让小辈试一下……”西门家另一位仙帝嘴角一抽,劝说起来。

    啊?

    这话一出,八大家族内的好几个仙皇都是脸色大变,双眼更是流露出一丝极度的恐惧与阴鸷。看着中年男子与西门家的另一位仙帝,心中多了一丝怨毒。

    西门无根顿时双眼一亮,没有任何犹豫,闪电般抓住一个仙皇,猛地向那个缺口扔了过去……

    “啊,不要啊,饶……饶命……”这个仙皇发出凄厉之极的惨嚎。可是根本就没有用,他的身子还是不受控制地穿过了这个缺口……(未完待续。

    重磅推荐

    …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劝说佐佐木造反    左少卿看看这些岛国鬼子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他们心中在想什么。他可以肯定,今天如果自己不答应去将机井一郎换回来,恐怕这些人绝不会放过自己。

    左少卿心中发出一声冷笑:“哼哼,想让老子死?没那么容易!”

    佐佐木看到左少卿没有说话,于是又问道:“怎么样?左少卿君,你现在想到能安全救出老大的主意了吗?”

    “呵呵,想到了。”左少卿微微一笑说道。

    众人的眼睛不禁全都一亮。他们实在很好奇,左少卿能想出什么办法将机井<一郎平安救出来。

    左少卿的目光不慌不忙的扫了一下众人充满惊讶的脸,然后才不紧不慢的说道:“我的主意就是用我的命去换回老大的命。”

    众人先是一愣,然后又都将目光转移到了别处。他们本来还以为左少卿真的想到了什么好主意,原来不过是打算听从人家的安排,自己去送死而已。

    佐佐木故作姿态的拍了一下巴掌说道:“左少卿君对老大果然是忠心耿耿!佐佐木佩服,佩服!兄弟放心,以后你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弟兄们一定无微不至的照顾好他们。”

    左少卿心中直骂娘,心说:“狗日的佐佐木,什么叫我的家人就是你的家人?我怎么听着这话别扭?你不会是惦记上我老婆了吧?”

    左少卿心中暗骂佐佐木阴险,口中却苦笑着说道:“谢谢佐佐木君的照顾。我先代我的家人谢谢你了。”

    左少卿和佐佐木说完后,又面对大家说道:“诸位,想必大家也明白,我左少卿这一去很可能是活不成了,所以,在这里我想请求大家一件事,希望大家都能答应。”

    “左少卿君有什么话直说就是。只要是不违反社团的利益。想必大家都会答应的。”有人说道。

    其他人也连连点头,毕竟他们心中也明白,左少卿说的是实话,人家既然点名要他,他去到之后肯定是十死无生,再也回不来了。死刑犯临死之前还得管顿饱饭呢,左少卿这最后的要求,他们怎么着也得答应啊。

    左少卿看了看大家,然后说道:“我希望大家能给我找个僻静的房间,然后给我一点单独的时间,我想和我的家人说点悄悄话。唉,也算是临别遗言吧。争来争去,争了一辈子,到最后却落得这样一个结果,想想也怪没意思的。”

    左少卿一脸悲伤,说到最后的时候,还用手擦了擦眼角,好像在擦眼泪一样。可惜在座的各位都是一些杀人不眨眼的狠人。如果是一帮喜欢看韩剧的善良小姑娘,恐怕早就泪流满面,哭的稀里哗啦了。

    左少卿的话虽然没有让这些刽子手感动,但是他的话刚说完,佐佐木还是马上说道:“左少卿君不用难过,你们华国有句话,死,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阁下的死就是重于泰山。整个山口组都会记得你的。走吧,我亲自送你去一个房间。你有的是时间和家人打电话。”、佐佐木可没想到左少卿竟然会答应的这么痛快。要知道,这可是用他自己的命去换机井一郎的命。以他对左少卿的了解,左少卿应该绝对不会干出这样的“傻事”才对。

    可是眼下,左少卿竟然真的就当着大家的面答应了!这倒让佐佐木在惊讶之余,也多少有点感动,所以才会亲自将左少卿领到了一个房间门口。

    佐佐木将左少卿领到一个比较偏僻的房间门口之后,刚要转身离开,却感到自己的手腕被左少卿“砰”的一下抓住了。

    佐佐木不禁脸色一变说道:“你干什么?”

    佐佐木说着话就要施展小擒拿手段,打算将自己的手从左少卿的手中摆脱出来。这家伙很清楚,左少卿此人可不仅仅是阴险狡诈,他的功夫也非常厉害,据说这家伙在华国武术之乡杜平,以前就是开武校的。自己虽然武勇异常,但是对上左少卿,他还真没有半分必胜的把握!如果自己的手腕被他制住,恐怕自己就危险了。

    然而,让佐佐木意外的是,他的小擒拿手段还没有完全展开,左少卿竟然主动将他的手又松开了!他的手又恢复了自由。

    佐佐木正在疑惑左少卿到底干什么,却见左少卿看看四周没人,忽然冲他微微一笑说道:“呵呵,佐佐木君不要紧张嘛。我只是想邀请你一起进房间商量点事情。”

    “商量事情?有什么好商量的?我看你还是赶紧进去和家人告别吧。”佐佐木马上说道。

    “呵呵,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佐佐木君对我还有什么好忌惮的?难道在我临走之前,你连和我说句话的兴趣都没有?”左少卿继续笑着说道。

    左少卿如此一说,佐佐木反而倒不好离开了。这家伙把心一横,心想:“这里是山口组总部,我可是山口组的二号人物,谅你也不敢对我怎么样。就算进去和你说几句话又如何?”

    想到这里,佐佐木说道:“呵呵,左少卿君这是说哪里话。我只不过是怕耽误你和家人打电话罢了。既然如此,我陪你聊一会儿就是。”

    说着话,佐佐木跟在赵少卿后面走进了房间。

    这是一个小房间。不知是山口组哪个文职工作人员的办公室。左少卿进入之后,先是很专业的检查了一下房间,确认里面没有监控监听设备之后,才对着佐佐木微微一笑,说道:“呵呵,佐佐木君,老大被绑架,虽然对很多人来说是个不幸,但是对你来说却是一个机会!就看你愿不愿意抓住这个机会了!”

    佐佐木可不是傻子,他马上明白了左少卿的意思,但是他却故意装作不明白的问道:“左少卿君,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

    “呵呵,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啊。佐佐木君,别人不知道你心中是怎么想的,难道我左少卿还不知道?”左少卿冷笑着说道。

    “左少卿,你的话让我越来越糊涂了。如果你让我留下来就是为了说这些无厘头的话,那我想我现在可以离开了。”佐佐木故意装作有些生气的说道。

    左少卿心中冷笑,口中说道:“呵呵,既然佐佐木君非要让我说出来,那我就直说了吧!”

    左少卿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然后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道:“你想借此机会干掉机井一郎,自己当山口组的教父!”

    佐佐木猛然被左少卿一下子说中心事,腾地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说道:“左少卿!你胡说什么!你不要血口喷人!你如果再敢胡说,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人把你抓起来!”

    左少卿看着激动到失态的佐佐木,冷笑着说道:“佐佐木,我们华国还有句古话,叫做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既然你说你没有谋反作乱的心,那么我问你,为什么当老大出事之后,你赶去的那么晚?连警察都到了你还没有到?别人没到是因为别人不知道情报,或者他们根本不在东京。而你作为老大的心腹,我就不信老大出事的时候,没有给你打电话,让你去救他!”

    佐佐木很快镇定了下来,说道:“左少卿,你这是毫无根据的武断臆测。看在你马上就要去将老大换回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此事。老大回来后,我自然会将我去晚的原因给他解释清楚。好了,时间紧迫,你还是赶紧和你的家人电话告别吧。我走了。”

    佐佐木说着话就要离开,然而就在此时,他却听到左少卿说道:“佐佐木君,我说这话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提醒你,大丈夫生在人世间,当干出一番事业!美国著名的巴顿将军曾经说过,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机井一郎已经老了,你想将他取而代之,这并没有错。并且这是一个成王败寇的时代,只要你能成功了,你就是王,其他人连个屁都不会放。如果你想干,我会帮你,如果你不想干,那么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左少卿说完这些后,便不再说话,他甚至连看都不再看一眼佐佐木,只是不断把玩着自己的手机。

    佐佐木想离开,然而左少卿的话好像变成了无边的强力胶水,将他的双脚黏在了地上!他竟然怎么也迈不开步!

    佐佐木很清楚左少卿的能力,这个华国人可以说是文武双全,不但极有智慧,而且手下一帮人的实力也不容小觑。他如果真的决定帮助自己,自己或许真的能将机井一郎取而代之!

    到时候,那座巨大的山庄,以及山庄里面的一切便都是自己的了!自己将成为山口组的皇帝,自己的话就是圣旨!

    “你为什么要帮我?”佐佐木终于问道。他这话等于承认了自己确实想将机井一郎取而代之。

    “很简单,只有你当了老大,我才能有命活下去!怎么样,这个理由够充分吧?”左少卿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好吧,你先说说你的计划吧。你最好能说服我,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你!我可以确定,一个死人同样能将老大换回来。”

    佐佐木终于坐了下来。当这家伙听完左少卿的话,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凝重之色,他觉得左少卿的主意好像不是什么好主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