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左少卿看看这些岛国鬼子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他们心中在想什么。他可以肯定,今天如果自己不答应去将机井一郎换回来,恐怕这些人绝不会放过自己。

    左少卿心中发出一声冷笑:“哼哼,想让老子死?没那么容易!”

    佐佐木看到左少卿没有说话,于是又问道:“怎么样?左少卿君,你现在想到能安全救出老大的主意了吗?”

    “呵呵,想到了。”左少卿微微一笑说道。

    众人的眼睛不禁全都一亮。他们实在很好奇,左少卿能想出什么办法将机井<一郎平安救出来。

    左少卿的目光不慌不忙的扫了一下众人充满惊讶的脸,然后才不紧不慢的说道:“我的主意就是用我的命去换回老大的命。”

    众人先是一愣,然后又都将目光转移到了别处。他们本来还以为左少卿真的想到了什么好主意,原来不过是打算听从人家的安排,自己去送死而已。

    佐佐木故作姿态的拍了一下巴掌说道:“左少卿君对老大果然是忠心耿耿!佐佐木佩服,佩服!兄弟放心,以后你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弟兄们一定无微不至的照顾好他们。”

    左少卿心中直骂娘,心说:“狗日的佐佐木,什么叫我的家人就是你的家人?我怎么听着这话别扭?你不会是惦记上我老婆了吧?”

    左少卿心中暗骂佐佐木阴险,口中却苦笑着说道:“谢谢佐佐木君的照顾。我先代我的家人谢谢你了。”

    左少卿和佐佐木说完后,又面对大家说道:“诸位,想必大家也明白,我左少卿这一去很可能是活不成了,所以,在这里我想请求大家一件事,希望大家都能答应。”

    “左少卿君有什么话直说就是。只要是不违反社团的利益。想必大家都会答应的。”有人说道。

    其他人也连连点头,毕竟他们心中也明白,左少卿说的是实话,人家既然点名要他,他去到之后肯定是十死无生,再也回不来了。死刑犯临死之前还得管顿饱饭呢,左少卿这最后的要求,他们怎么着也得答应啊。

    左少卿看了看大家,然后说道:“我希望大家能给我找个僻静的房间,然后给我一点单独的时间,我想和我的家人说点悄悄话。唉,也算是临别遗言吧。争来争去,争了一辈子,到最后却落得这样一个结果,想想也怪没意思的。”

    左少卿一脸悲伤,说到最后的时候,还用手擦了擦眼角,好像在擦眼泪一样。可惜在座的各位都是一些杀人不眨眼的狠人。如果是一帮喜欢看韩剧的善良小姑娘,恐怕早就泪流满面,哭的稀里哗啦了。

    左少卿的话虽然没有让这些刽子手感动,但是他的话刚说完,佐佐木还是马上说道:“左少卿君不用难过,你们华国有句话,死,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阁下的死就是重于泰山。整个山口组都会记得你的。走吧,我亲自送你去一个房间。你有的是时间和家人打电话。”、佐佐木可没想到左少卿竟然会答应的这么痛快。要知道,这可是用他自己的命去换机井一郎的命。以他对左少卿的了解,左少卿应该绝对不会干出这样的“傻事”才对。

    可是眼下,左少卿竟然真的就当着大家的面答应了!这倒让佐佐木在惊讶之余,也多少有点感动,所以才会亲自将左少卿领到了一个房间门口。

    佐佐木将左少卿领到一个比较偏僻的房间门口之后,刚要转身离开,却感到自己的手腕被左少卿“砰”的一下抓住了。

    佐佐木不禁脸色一变说道:“你干什么?”

    佐佐木说着话就要施展小擒拿手段,打算将自己的手从左少卿的手中摆脱出来。这家伙很清楚,左少卿此人可不仅仅是阴险狡诈,他的功夫也非常厉害,据说这家伙在华国武术之乡杜平,以前就是开武校的。自己虽然武勇异常,但是对上左少卿,他还真没有半分必胜的把握!如果自己的手腕被他制住,恐怕自己就危险了。

    然而,让佐佐木意外的是,他的小擒拿手段还没有完全展开,左少卿竟然主动将他的手又松开了!他的手又恢复了自由。

    佐佐木正在疑惑左少卿到底干什么,却见左少卿看看四周没人,忽然冲他微微一笑说道:“呵呵,佐佐木君不要紧张嘛。我只是想邀请你一起进房间商量点事情。”

    “商量事情?有什么好商量的?我看你还是赶紧进去和家人告别吧。”佐佐木马上说道。

    “呵呵,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佐佐木君对我还有什么好忌惮的?难道在我临走之前,你连和我说句话的兴趣都没有?”左少卿继续笑着说道。

    左少卿如此一说,佐佐木反而倒不好离开了。这家伙把心一横,心想:“这里是山口组总部,我可是山口组的二号人物,谅你也不敢对我怎么样。就算进去和你说几句话又如何?”

    想到这里,佐佐木说道:“呵呵,左少卿君这是说哪里话。我只不过是怕耽误你和家人打电话罢了。既然如此,我陪你聊一会儿就是。”

    说着话,佐佐木跟在赵少卿后面走进了房间。

    这是一个小房间。不知是山口组哪个文职工作人员的办公室。左少卿进入之后,先是很专业的检查了一下房间,确认里面没有监控监听设备之后,才对着佐佐木微微一笑,说道:“呵呵,佐佐木君,老大被绑架,虽然对很多人来说是个不幸,但是对你来说却是一个机会!就看你愿不愿意抓住这个机会了!”

    佐佐木可不是傻子,他马上明白了左少卿的意思,但是他却故意装作不明白的问道:“左少卿君,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

    “呵呵,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啊。佐佐木君,别人不知道你心中是怎么想的,难道我左少卿还不知道?”左少卿冷笑着说道。

    “左少卿,你的话让我越来越糊涂了。如果你让我留下来就是为了说这些无厘头的话,那我想我现在可以离开了。”佐佐木故意装作有些生气的说道。

    左少卿心中冷笑,口中说道:“呵呵,既然佐佐木君非要让我说出来,那我就直说了吧!”

    左少卿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然后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道:“你想借此机会干掉机井一郎,自己当山口组的教父!”

    佐佐木猛然被左少卿一下子说中心事,腾地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说道:“左少卿!你胡说什么!你不要血口喷人!你如果再敢胡说,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人把你抓起来!”

    左少卿看着激动到失态的佐佐木,冷笑着说道:“佐佐木,我们华国还有句古话,叫做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既然你说你没有谋反作乱的心,那么我问你,为什么当老大出事之后,你赶去的那么晚?连警察都到了你还没有到?别人没到是因为别人不知道情报,或者他们根本不在东京。而你作为老大的心腹,我就不信老大出事的时候,没有给你打电话,让你去救他!”

    佐佐木很快镇定了下来,说道:“左少卿,你这是毫无根据的武断臆测。看在你马上就要去将老大换回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此事。老大回来后,我自然会将我去晚的原因给他解释清楚。好了,时间紧迫,你还是赶紧和你的家人电话告别吧。我走了。”

    佐佐木说着话就要离开,然而就在此时,他却听到左少卿说道:“佐佐木君,我说这话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提醒你,大丈夫生在人世间,当干出一番事业!美国著名的巴顿将军曾经说过,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机井一郎已经老了,你想将他取而代之,这并没有错。并且这是一个成王败寇的时代,只要你能成功了,你就是王,其他人连个屁都不会放。如果你想干,我会帮你,如果你不想干,那么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左少卿说完这些后,便不再说话,他甚至连看都不再看一眼佐佐木,只是不断把玩着自己的手机。

    佐佐木想离开,然而左少卿的话好像变成了无边的强力胶水,将他的双脚黏在了地上!他竟然怎么也迈不开步!

    佐佐木很清楚左少卿的能力,这个华国人可以说是文武双全,不但极有智慧,而且手下一帮人的实力也不容小觑。他如果真的决定帮助自己,自己或许真的能将机井一郎取而代之!

    到时候,那座巨大的山庄,以及山庄里面的一切便都是自己的了!自己将成为山口组的皇帝,自己的话就是圣旨!

    “你为什么要帮我?”佐佐木终于问道。他这话等于承认了自己确实想将机井一郎取而代之。

    “很简单,只有你当了老大,我才能有命活下去!怎么样,这个理由够充分吧?”左少卿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好吧,你先说说你的计划吧。你最好能说服我,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你!我可以确定,一个死人同样能将老大换回来。”

    佐佐木终于坐了下来。当这家伙听完左少卿的话,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凝重之色,他觉得左少卿的主意好像不是什么好主意。

第一四九五章 群聚效应    龙穴正东大门外的山脚,熔浆湖畔一块凸出在湖面的岩石上,笼罩着一团红白相间的雾气。

    正东方向的山下和湖面,所有火灵辟易,一大块区域的火灵主动清空了,实在是不走不行,一靠近这里就现自己的火灵之体有消散的趋向,吓得够呛。

    山上走过的一群火灵突然停下,有人朝山下指了指,几名火灵现山下那笼罩的红白雾气正在快收敛消失。

    坐在山脚湖面凸出岩石上的苗毅渐渐露出了真容,眉心一朵九色莲花法相开出了一圈,一圈谓之一品,全开九圈谓之九品。

    苗毅双眼骤然睁开,满是掩饰不住的喜色,彩莲一品,自己终于突破到了彩莲一品!

    已经在不灭天谷的龙穴山下呆了四百多年,体内成双成对、对绕旋转的红蓝星点增加了两亿六千多万对,令他每天吸收仙元丹的度达到了差不多将近三千颗。遥想当年刚突破到金莲九品时,吸收仙元丹的度也不过才三百六十颗而已,荒古九百多年下来硬是将修行度增加了八倍多。

    掐指一算,预计突破到彩莲二品所耗仙元丹需要八亿多,差不多快九亿。

    欣喜只是短暂的,离千年关押之期只剩下了约莫二十年,如此好的修炼机会难得,他不想浪费。

    情绪稳定下来后,一堆仙元丹浮出,绕身爆开,再次陷入了浓郁灵气当中……

    十年后,他却不得不停了下来,因为身上的仙元丹用完了。

    还是那句话,他不想浪费如此宝贵的修炼机会,没了仙元丹还可以用别的,他身上还有大量的愿力珠。

    若问他身上的愿力珠有多少,那还真不少,很多很多。

    他在天街当统领的时候,他的俸禄每年就有一百万颗上品愿力珠,一颗上品愿力珠等于十颗中品愿力珠、等于一百颗下品愿力珠。也就是说他做统领的时候每年就有一亿颗下品愿力珠的俸禄。

    统领的时间做的不算太长,但是他在天街做大统领的时间就长了,几千年的时间。

    大统领的俸禄和总镇的俸禄自然不是做统领能比的,除了拿了一些出来赏赐手下外。他那么多年的愿力珠在手上几乎没用过,有了充足的仙元丹谁还会去用愿力珠。

    他手上如今差不多还有六十多亿颗上品愿力珠,相当于六千多亿颗下品愿力珠,而十万颗下品愿力珠能抵一颗仙元丹,也就是说。他手上有差不多相当于六百多万颗仙元丹的愿力珠。

    凭他如今的修炼度,这些愿力珠也足够他消耗数年。

    鹌鹑蛋大小的上品愿力珠密密麻麻飞了出来,迅被星火诀炼化,召唤冥冥中的天地灵气。

    只是用惯了仙元丹,这种需慢慢炼化愿力珠中七情六欲的方式令他有些不耐烦。

    自然而然的,他就琢磨着要不先不管其中的七情六欲,只管直接用来召唤天地灵气连同七情六欲一起吸收进体内,凭自己如今对星火诀微妙的驾驭能力,最后再一次性清除体内的七情六欲好了。

    他也不知道这样做行不行,不知道自己对七情六欲吸收累积下来后的承受能力。

    不过他还是决定试试看。有此念头后,当即放开了一试。

    突然间,龙穴山及熔浆湖中的火灵们纷纷冒头,惊讶地看向四周,不时对着四周指指点点。

    起雾了!

    连同龙穴山在内,渐渐被一片雾给笼罩,雾气越来越浓,数丈外的距离已经看不清了东西。

    “奇怪!不灭天谷这么高的温度怎么可能会出现雾,还没靠近就会被烤干了才对?”

    “是灵气!大家快看看,是灵气!”

    “这…这是怎么回事。是灵气,真的是天地灵气!”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天降天地灵气?”

    一群火灵们顿时哗然,可谓又惊又喜。

    “送上门的灵气不可错过。如此浓郁的灵气正好让大家吸收来提高修为。”

    “笨蛋!事出古怪,必有蹊跷,快去禀报!”

    很快,有两名火灵快跑到了龙穴大殿内,对着熊熊燃烧的龙焰池禀报道:“长老,小的们有事禀报。”

    游龙状火焰迅化作了烈焰龙头。火眼满是威仪地盯着下面:“什么事?”

    一名赤汉子回道:“外面突然天降灵气,像雾海一般,将整座山都给笼罩了。”

    “雾海灵气封山…好久没有再见到过了,又出现了,果然是那一脉的传人!”烈焰龙头嘀咕了一声,微沉的火眼突然又明亮起来,复合重叠的声音徐徐道:“知道了,告诉大家不用大惊小怪,就看某人大不大方了,如果大方的话,就让大家跟着占点便宜,如果不大方的话,很快就会消失的。”说罢,他自己倒是先消失了,烈焰又恢复了游龙状。

    很快,龙穴山和熔浆湖畔到处是盘膝而坐的火灵,享受起了火元素和灵气的共同滋润。

    眉心浮现彩莲一品光影的苗毅突然睁开了双眼,看看四周铺天盖地如雾般的灵气,不禁小汗了一把。

    他放开了手脚后,将一大堆愿力珠同时炼化,结果现召唤天地灵气的力道用的太猛了,令天地间的灵气铺天盖地而来,于是造就了这灵气雾海。

    见惹出事来了,他这才反应了过来,仙元丹是自身蕴含的灵气在周身爆开让自己吸收,这愿力珠自身是不含灵气的,而是借助众生愿力召唤灵气。好嘛,自己为了图快,第一次这样搞没掂量好下手的力度,一下使用的太猛,自己吸收的度又有限,一波挡一波的结果弄成这样了。

    这样搞也太浪费愿力珠了,本来就不够用,不行,得控制着来!

    苗毅心中嘀咕了一声,渐渐按照自己的吸收度来控制炼化愿力珠的度。

    很快,山上山下打坐的一群火灵们都睁开了双眼,现眼前的灵雾渐渐稀薄了,远处的东西渐渐能看清楚了。

    等到灵雾彻底消失,大家也看清了那些灵雾的最后飘向,都集中向了山下那个盘膝打坐在凸出石头上的家伙身上,浓郁如牛乳的灵气将那家伙给包裹,其中混杂着红雾。

    山上山下,大家都没了灵气的份,只有山下的苗毅爽着。

    “长老说的人果然就是指他。”

    “还指望他能大方点,真小气。”

    坐在半山腰的一对赤男女交头接耳嘀咕了一阵,朝山下的苗毅投去鄙视的眼神。

    没的玩了,才高兴了那么一会会儿,一群火灵都面露失望,6续站了起来,散伙了。

    几个时辰后,龙穴一带的火灵又惊奇露面了,现渐渐又有浩大的灵雾出现。

    等到一群火灵再次做好沾光的准备时,现灵雾又淡去了,再次失望。

    见鬼的是,没多久又出现这种情况了,反复多次出现。

    某两位知情的赤男女有点愤怒了,感觉某人在耍他们。不过幸好反复几次之后就没有再出现了。

    然而裹在牛乳般浓郁灵雾中的苗毅却是嘴角斜了斜,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来,嘴角一抽一抽的,确切地说是差点没笑出声来。

    不行了!他赶紧停止了施法修炼,再这样下去非得把自己给搞得走火入魔不可。

    停下后,看着身边的灵气不受约束的散去,也不心疼,反而在雾气中咧出一口白牙,笑得一抽一抽的,那叫一个傻乐。

    实在是不高兴都不行,他倒不是因为耍了那些火灵而高兴,事实上他压根不知道自己耍了那些火灵,而是他现了一个使用愿力珠修炼的好处。

    凭他如今的修为,对星火诀控制的微妙程度,现愿力珠中所蕴含的七情六欲就算积蓄在他体内也对他产生不了任何危害,刚才试了下,心焰一趟妙入毫颠的清扫,立刻将体内积蓄的七情六欲给扫的一干二净,使用愿力珠不会影响他什么修炼度,修炼过程中顺带着处理一下就行。

    当然,这还不至于让他差点笑抽了,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那愿力珠对他来说,顶多也就是和仙元丹差不多的效果而已,犯不着偷着傻乐。

    实在是他现了如此使用愿力珠的一个妙处,以前使用愿力珠时一点点炼化七情六欲还不知道,今番一次不管它七情六欲的危害放开了炼化愿力珠,居然现了一种‘群聚效应’。

    何谓群聚效应?那就是愿力珠一点点使用的时候只有其固有的效果,可若是集体使用的话,召集来的灵气不是想象中的一加一等于二的效果,而是等于三、等于四,甚至是等于五。

    当召唤的愿力足够强大时,受感应而来的灵气绝非一点点愿力召唤时能比的,这就是他现的‘群聚效应’。

    他刚才只是反复稍微试了下,他相信如果再加大愿力召唤时出现的效果将会更惊人,完全是无上限叠加的神奇效果。

    这么大的好处他能不傻乐么?

    一千颗上品愿力珠可以换一颗仙元丹,用愿力珠麻烦,大家都愿意拿愿力珠换成仙元丹,就怕手上有仙元丹的人不肯跟他们换,如此一来,其中的好处可想而知。(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