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忌惮!

    恐惧!

    这一刻,无数势力对吕重恐惧到了极点。≧

    吕重本身就已经强大之极,可以称得上是圣人之下的第一人了。

    现在,居然还能召唤出这么多的恐怖凶虫为其战斗。

    这样的人物,哪个势力还敢小觑?

    “真的没想到,吕重这小家伙居然已成长到如此地步。呵呵,有意思,只怕他将是无极老儿的心腹大患了……”地仙界三十三天之外,一个青袍老者,一边喝酒,一边嘀咕。

    “好个吕重!”娲皇宫,一个绝美的女神也是双眼一张,目光中闪过一丝惊肄。

    金螯岛深处,一个青年目射奇光:“没想到这个小师弟居然已成长到这一步了。他的役虫之术已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吕岳……可惜了……”

    西天灵山,两尊佛陀也是面色一凝,“好快的成长速度——”

    “该死!怎么回事?这吕重居然没有被灭掉?我派出的分身可是圣人……”一个魔气滔天之地,无极魔圣也从入定中惊醒,目光中升腾起无边的愤怒与杀意。

    不单单是地仙界!

    蛮荒仙域——璇玑星系。

    “真没想到,这吕重居然能从朱千手、无极魔圣、耶圣空三圣分身的追杀中逃出来,毫发无伤。甚至还隐匿了如此底牌,不简单——”纳兰天元叹了一口气,目光中有些复杂。

    纳兰天会也是苦笑一声,“我们之前真的是小看了这吕重。虽然不知那阴邙星地核之下[混世魔界]到底出了什么事。但是。吕重能出来。这就表明朱千圣、无极魔圣、耶圣空三人的分身只怕是栽了。”

    “是啊!”纳兰天元点了点头,“他们不是栽在魔祖分身葬月的手里,就极有可能栽在吕重的手里。不过,我倒希望这三人不是栽在吕重的手里……”

    纳兰天会赞同地点了点头,如果这三大圣人的分身都栽在吕重的手里那可就太可怕了。表明吕重身上有能威胁到圣人的恐怖底牌。

    而如果是栽在葬月的手里,所有人都会松一口气。毕竟这葬月虽然只是魔祖的一尊分身,可就算是分身也是极不简单。毕竟魔祖曾是老牌混沌魔神,其底蕴极强。

    所谓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正是此理。

    “唉。不管如何,我们上次与朱千手、无极魔圣、耶圣空三人妥协总归是下了一招错棋。要是当时选择站在吕重这一边,就是雪中送炭了……”纳兰天元微微苦笑,颇有些后悔。

    “大哥,我们虽然没有进一步结交吕重,可终归并没有出卖、对付吕重。虽然不能进一步加深与吕重的友谊,但也不会得罪吕重。”纳兰天会劝道。其实,他心里也是有些不舒服的。之前他就觉得自己大兄做得不地道。不过,还好,至少纳兰家没有被三圣压服共同对付吕重。

    “不好……”突然纳兰天元脸色大变。道:“天会,只怕这次我们真的要得罪吕重了……”

    什么?

    纳兰天会先是一愣。继而脸色大变,“兄长,你……你居然默许家族高层把吕重的妻子逼离了纳兰家……”

    *****************

    解决八大家族派来围杀自己的最后一人,吕重一脸戾气与狰狞。

    这一刻,他真的有如一尊绝世无双的太古凶神。

    五百多尊帝级强者,居然在吕重与他席下虫族大军的攻击下,直接被灭了个精光!

    恐怖!

    真正的恐怖如斯!

    这一刻,吕重的凶名,在诸天万界再次暴响起来。

    从飞升仙界,到现在,短短二百年不到,吕重已强势崛起。以疯狂无匹的威势于诸天称雄。

    这是一个真正的妖孽!

    这一刻,无数人明白吕重身上必定有随身裹带的时间加速类的极品宝贝。

    可是明白归明白,却再也无多少人敢对吕重身上的这等顶级异宝心生觊觎之心。

    宝贝再好,也得有命去享用。

    而吕重,以他在鸿蒙龙墓以及蛮荒仙域的两场超级杀戮,让所有势力都明白了。要去吕重这样一个超级凶神手里抢夺宝贝是多么的愚蠢。

    因为,吕重已经不是可以随便欺压的一个独行侠了。

    他随身能召唤出无数皇级、帝级的凶虫为其征战诸天啊。

    吕重一个人,就算本身实力再强,无数势力也是敢于挑战吕重的凶威的,可是,吕重有了虫族大军的配合,就没人敢在不了解吕重底牌是不是尽出的情况下,对付吕重了。

    天知道这一次吕重所召唤的凶虫大军是不是就是他的极限呢!

    一个凝聚了圣纹以及上品上位时间大道道纹的吕重,就相当可怕了。如果再有这无穷无尽的虫族大军相助,吕重无疑有似如虎添翼。

    “太可怕了……”

    “我的娘,吕重一人单刀,就几乎灭了一百五十以上的帝级强者。这……这等凶威,圣人之下几乎无人能敌……”

    “别说了,我现在怀疑就算是圣人来了,吕重未必就没有战而胜之的底牌……”

    “是啊,这吕重真的是太会装、太会隐了。本以为他拥有时间系的混沌法宝已够强的了,没想到他还能随时随地地召唤虫族大军为之战斗……”

    “以前虽然也知道吕重能役使虫族大军,可是我真的没想到吕重的虫族大军之内,居然能随随便便召唤出几十万的皇级异虫甚至还有超过五百的帝级凶虫……”

    “在我看来,招惹任何人都好,就是不能招惹吕重……”

    “不错!这吕重太神秘太凶残了。一旦招惹,绝对是后患无穷……”

    ……

    无数人在震惊、恐惧。

    吕重以他惊天的凶残气势,生生地让绝大多数观战的人在心里留下了一丝恐惧的阴影。

    这一次,吕重真正的把自己的凶名在诸天万界提升到了一个常人难以启及的高度。

    吕重的凶残、狠辣,出手毫不留情,简直让整个诸天万界都开始忌惮起来。

    凶霸诸天!

    惊天地而泣鬼神!

    冷静地收取集着所有陨落的八大家族之帝级强者的尸体与战利品,吕重傲然一笑:“呵呵,八大家族,也不过如此……”

    可话音刚落,吕重顿时脸色一变,更恐怖的杀气疯狂攀升——(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众矢之的    佐佐木三十上下年纪,长的就像二十世纪初的岛**人,身材五短,但是看上去却很有爆发力。仁丹胡,黑脸膛,不断闪烁的小眼睛里不时露出阴狠的目光。

    虽然这家伙看上去就像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赳赳武夫一样,但是心却黑的很,不但行事毒辣,而且城府也很深。不过由于他平时掩饰的很好,所以山口组众人更多的看到他的武夫形象,却忽略了他的深沉城府。

    佐佐木一边抽烟一边思考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作为社团的二把手,如果说佐佐木没有自己的想法,那是不可能的。

    不错,他以前的确对机井一郎忠心不二,甚至还曾经几次舍身救下机井一郎的性命,他也因此得到了机井一郎的看重,逐渐从一个社团中的中层头目爬到了社团二把手的位置。他也曾经因为这些事情对机井一郎感恩戴德。

    然而这两年,身处高位后,由于见得多了,而机井一郎又一天天的变老,他的想法也渐渐的多起来。他总想着自己能快一点将机井一郎取而代之。他能感觉到,虽然自己是社团的二把手,但是自己对社团的影响力比起机井一郎这个一把手来说还是差远了!

    他羡慕机井一郎能和政府高官一起谈笑风生,他羡慕机井一郎能够拥有自≮∈己的山庄,拥有自己的近卫队,拥有自己的?女佣团。

    这一切他都想拥有。但是他也知道,在社团内,背叛是不可饶恕的罪名,自己如果真的将机井一郎做掉了,恐怕全世界的山口组成员会将自己碎尸万段。

    正是因为佐佐木心中的这些忌惮,他才一直强忍着心中的冲动,始终没有敢对机井一郎动手,不但如此,他还在机井一郎面前表现的更加忠心耿耿。

    既然不能用非正常手段做掉机井一郎,那就慢慢的等着他自己退休吧。只要他退休了那,大哥的位置就是自己的了。这个过程虽然有点慢,但是胜在安全保险,顺理成章。

    佐佐木的表现也让机井一郎对他更加的满意。这个老家伙却不知道,在佐佐木忠心耿耿的外表下,隐藏着的是一颗躁动不安的心。

    今天中午,当佐佐木听说竟然有人要绑架机井一郎后,心中不但没有惊慌反而十分高兴。绑架?草,有人直接将机井一郎做掉了才好呢!省的自己整天想做又不敢做的受折磨。

    正因为心中抱着这样的主意,所以他才故意放慢了赶到现场的速度。赶到现场后,他也没有立刻积极的搜查“绑匪”,寻找机井一郎,而只是围着警察转,督促警察快点破案。其实他自己心中也明白,看对方做事的凶狠和利落程度,这些警察能抓到绑匪那才奇怪了。

    佐佐木本来以为绑匪之所以绑架机井一郎,肯定是和机井一郎有深仇大恨,机井一郎被绑架之后,便再也回不来了,没想到,才过去一个多小时,他竟然便接到了机井一郎的电话。

    最让他不爽的是,绑匪竟然没打算伤害机井一郎的性命,只是打算用机井一郎来换左少卿!还有左少卿抓来的那几个家伙!

    那么自己是按照机井一郎的意思做呢?还是不按照他的意思做?

    按照机井一郎的意思做,机井一郎肯定很快便能平安归来。自己还得过这种千年老二的日子。如果不按照机井一郎的吩咐做,谁知道绑匪会不会让机井一郎另外联系一个山口组的头目?到时候,如果机井一郎让别人抓住左少卿,将他换出来,自己可就不单单是失去机井一郎信任的事情了。机井一郎很可能会将自己打入十八层地狱!

    佐佐木一直将烟盒中仅剩的五根香烟全部抽完,最终才轻轻叹了口气,心中暗道:“唉!算了,与其冒险,不如求稳,还是按老大的意思办吧。”

    想道这里,佐佐木摸出手机开始通知山口组的一干头目,立刻赶到山口组总部召开紧急会议!

    佐佐木知道,左少卿现在肯定还不清楚绑匪将机井一郎抓住是为了他,所以无论他现在藏在哪里,只要接到了自己的通知,就肯定会按时到达会场!

    下午六点左右的时候,山口组的十几位大佬一起聚集到了总部的小会议室内。一张椭圆形的会议桌周围坐满了人,每个人脸上的神色都非常沉闷,他们已经都知道,老大机井一郎被人绑架了。

    会议桌上首的位置空着,那是机井一郎的位置,虽然他不再,但是没有人敢做他的位置。

    坐在二把手位置上的佐佐木环视一周,然后故作沉痛的说道:“各位,想必大家都知道了。大哥被人绑架了。”

    佐佐木的话音刚落,下面马上发出一阵议论声:

    “奶奶的,这是什么人干的?”

    “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如果被老子抓住他,老子把他弄到养猪场去当种猪!”

    “是不是灭魂社干的?妈的,我看我们有必要对灭魂社发起新的攻击了!这段日子他们过的太安生了。”

    左少卿听着大家的话,一直没有开口,他总感到今天的佐佐木好像有些不太对劲,他的目光好像总是有意无意朝自己这边飘。难道他想打自己的什么主意?

    左少卿掌管着山口组的毒品生意,对山口组来说,可谓举足轻重,但是他的位置却不高,在会议桌的最末端。

    佐佐木看到大家议论个没完没了,一个个好像义愤填膺,恨不能立刻将机井一郎救出来,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提出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不禁用手使劲的拍了两下桌子,大声说道:“大家都别吵了!听我说,就在今天下午,我已经接到过老大的电话,他没有告诉我到底是谁绑架了他,但是他告诉我。劫匪之所以绑架他,并不是想害他,而是想得到我们当中的一个人!”

    众人心头全都一惊,深怕劫匪想得到的那个人会是自己,于是纷纷问道:“谁?绑匪想得到我们中间的谁?”

    左少卿听了佐佐木的话更是心中巨震,他现在已经可以肯定,绑匪想得到的人肯定是他!如果劫匪想得到其他人的话,他们根本不用绑架机井一郎,然后用机井一郎来换另一个人,这不单是扒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而且绑架机井一郎的难度,要比绑架其他人的难度大很多!

    而他左少卿却是个例外!如果他自己不愿意出现,别人是很难找到他栖身的地方的!可以说,绑架机井一郎比绑架左少卿容易的多!

    再说了,从一开始,佐佐木的眼神就一直向他这边飘,如果绑匪想要的人不是他,佐佐木干嘛老这样看他?

    左少卿感到了深深的危机,他心思电转,开始思考接下来自己将要怎么面对危局。

    就在这时候,他忽然听到佐佐木对他说道:“左少卿君,听说你前些天曾经打死了两名警察,和两名灭魂社的高级头目?甚至还抓了他们很多人?有没有这回事?”

    随着佐佐木的话音,所有人的视线都投向了坐在末位上的左少卿,心中全都松了一口气,看来今天没自己什么事情了,有事情的是左少卿。

    左少卿也明白了,绑架机井一郎的人肯定是华国过来的。不然绑匪不会知道华国警察的事情。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他认识陆晓红,他也不知道那些人是华国警方派来的。不过让左少卿不明白的是,华国警方为什么忽然跑到岛国来抓他。

    这家伙到现在还根本不知道陆晓红已经调到燕京市工作,而且现在已经是望城山涉毒案专案组成员,他以为陆晓红还在杜平县工作呢。这也是最让他疑惑的地方,自己都从杜平县离开这么长时间了,陆晓红干嘛还千里迢迢远涉重洋,跑到岛国来抓自己?

    这两天他一直在残酷的审讯被他抓住的几个家伙,但是让他懊恼的是,那几个家伙的骨头一个比一个硬!无论他怎么折磨他们,他们都只字不说!

    左少卿生性狡诈,脑袋转的也不慢,他的心中很快拿定了主意,想出了破局之法,于是听到佐佐木问自己,马上说道:“不错,前些天我是抓了几个华国来的警察,他们本来是要来抓我,却不料被我抓住了。至于灭魂社的那几个重要头目,我到至今还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掺和到了这件事中。怎么,佐佐木君,难道这和老大被绑架的事情有关吗?”

    “不错,老大被抓正是因为这件事。现在绑匪已经提出条件,要你带着被抓住的那些人,去将老大换回来。左少卿君,你怎么看?”佐佐木说话的语气虽然不高,但是看向左少卿的目光却有些咄咄逼人。

    左少卿苦笑了一下,说道:“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我如果落到他们手中肯定只有死路一条。”

    “左少卿君,如果你能想到一个能安全将老大救出来的方法,你当然不必用自己去交换老大。”

    佐佐木停顿一下,然后又对其他人想道:“大家也帮着左少卿君想想办法,毕竟大家都是同事,我们也不愿看着他去送死,是不是?”

    会议室里的气氛一下子沉闷起来。许多人心中都在想:想个能将老大安全救出来的方法?草,那不是笑话嘛!现在老大可是在绑匪的手中,只要自己这边做的稍稍不合他们的意思,他们随时都有可能干掉老大。自己怎么能保证老大的安全?如果自己想个主意,不但救不了老大,反而将老大害了怎么办,算是谁的责任?

    所有人都不说话,只是将目光投向左少卿的方向。大家心中都明白,左少卿肯定也想不出办法,所以他必须得去将老大换回来!他想去也得去,不想去也得去!

    左少卿看着大家的目光,哪能不明白他们的意思。他心中恨得直咬牙,但是表面却仍然一脸平静。

    经过刚才紧张的思考,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主意,一个能保住他性命的主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