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佐佐木三十上下年纪,长的就像二十世纪初的岛**人,身材五短,但是看上去却很有爆发力。仁丹胡,黑脸膛,不断闪烁的小眼睛里不时露出阴狠的目光。

    虽然这家伙看上去就像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赳赳武夫一样,但是心却黑的很,不但行事毒辣,而且城府也很深。不过由于他平时掩饰的很好,所以山口组众人更多的看到他的武夫形象,却忽略了他的深沉城府。

    佐佐木一边抽烟一边思考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作为社团的二把手,如果说佐佐木没有自己的想法,那是不可能的。

    不错,他以前的确对机井一郎忠心不二,甚至还曾经几次舍身救下机井一郎的性命,他也因此得到了机井一郎的看重,逐渐从一个社团中的中层头目爬到了社团二把手的位置。他也曾经因为这些事情对机井一郎感恩戴德。

    然而这两年,身处高位后,由于见得多了,而机井一郎又一天天的变老,他的想法也渐渐的多起来。他总想着自己能快一点将机井一郎取而代之。他能感觉到,虽然自己是社团的二把手,但是自己对社团的影响力比起机井一郎这个一把手来说还是差远了!

    他羡慕机井一郎能和政府高官一起谈笑风生,他羡慕机井一郎能够拥有自≮∈己的山庄,拥有自己的近卫队,拥有自己的?女佣团。

    这一切他都想拥有。但是他也知道,在社团内,背叛是不可饶恕的罪名,自己如果真的将机井一郎做掉了,恐怕全世界的山口组成员会将自己碎尸万段。

    正是因为佐佐木心中的这些忌惮,他才一直强忍着心中的冲动,始终没有敢对机井一郎动手,不但如此,他还在机井一郎面前表现的更加忠心耿耿。

    既然不能用非正常手段做掉机井一郎,那就慢慢的等着他自己退休吧。只要他退休了那,大哥的位置就是自己的了。这个过程虽然有点慢,但是胜在安全保险,顺理成章。

    佐佐木的表现也让机井一郎对他更加的满意。这个老家伙却不知道,在佐佐木忠心耿耿的外表下,隐藏着的是一颗躁动不安的心。

    今天中午,当佐佐木听说竟然有人要绑架机井一郎后,心中不但没有惊慌反而十分高兴。绑架?草,有人直接将机井一郎做掉了才好呢!省的自己整天想做又不敢做的受折磨。

    正因为心中抱着这样的主意,所以他才故意放慢了赶到现场的速度。赶到现场后,他也没有立刻积极的搜查“绑匪”,寻找机井一郎,而只是围着警察转,督促警察快点破案。其实他自己心中也明白,看对方做事的凶狠和利落程度,这些警察能抓到绑匪那才奇怪了。

    佐佐木本来以为绑匪之所以绑架机井一郎,肯定是和机井一郎有深仇大恨,机井一郎被绑架之后,便再也回不来了,没想到,才过去一个多小时,他竟然便接到了机井一郎的电话。

    最让他不爽的是,绑匪竟然没打算伤害机井一郎的性命,只是打算用机井一郎来换左少卿!还有左少卿抓来的那几个家伙!

    那么自己是按照机井一郎的意思做呢?还是不按照他的意思做?

    按照机井一郎的意思做,机井一郎肯定很快便能平安归来。自己还得过这种千年老二的日子。如果不按照机井一郎的吩咐做,谁知道绑匪会不会让机井一郎另外联系一个山口组的头目?到时候,如果机井一郎让别人抓住左少卿,将他换出来,自己可就不单单是失去机井一郎信任的事情了。机井一郎很可能会将自己打入十八层地狱!

    佐佐木一直将烟盒中仅剩的五根香烟全部抽完,最终才轻轻叹了口气,心中暗道:“唉!算了,与其冒险,不如求稳,还是按老大的意思办吧。”

    想道这里,佐佐木摸出手机开始通知山口组的一干头目,立刻赶到山口组总部召开紧急会议!

    佐佐木知道,左少卿现在肯定还不清楚绑匪将机井一郎抓住是为了他,所以无论他现在藏在哪里,只要接到了自己的通知,就肯定会按时到达会场!

    下午六点左右的时候,山口组的十几位大佬一起聚集到了总部的小会议室内。一张椭圆形的会议桌周围坐满了人,每个人脸上的神色都非常沉闷,他们已经都知道,老大机井一郎被人绑架了。

    会议桌上首的位置空着,那是机井一郎的位置,虽然他不再,但是没有人敢做他的位置。

    坐在二把手位置上的佐佐木环视一周,然后故作沉痛的说道:“各位,想必大家都知道了。大哥被人绑架了。”

    佐佐木的话音刚落,下面马上发出一阵议论声:

    “奶奶的,这是什么人干的?”

    “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如果被老子抓住他,老子把他弄到养猪场去当种猪!”

    “是不是灭魂社干的?妈的,我看我们有必要对灭魂社发起新的攻击了!这段日子他们过的太安生了。”

    左少卿听着大家的话,一直没有开口,他总感到今天的佐佐木好像有些不太对劲,他的目光好像总是有意无意朝自己这边飘。难道他想打自己的什么主意?

    左少卿掌管着山口组的毒品生意,对山口组来说,可谓举足轻重,但是他的位置却不高,在会议桌的最末端。

    佐佐木看到大家议论个没完没了,一个个好像义愤填膺,恨不能立刻将机井一郎救出来,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提出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不禁用手使劲的拍了两下桌子,大声说道:“大家都别吵了!听我说,就在今天下午,我已经接到过老大的电话,他没有告诉我到底是谁绑架了他,但是他告诉我。劫匪之所以绑架他,并不是想害他,而是想得到我们当中的一个人!”

    众人心头全都一惊,深怕劫匪想得到的那个人会是自己,于是纷纷问道:“谁?绑匪想得到我们中间的谁?”

    左少卿听了佐佐木的话更是心中巨震,他现在已经可以肯定,绑匪想得到的人肯定是他!如果劫匪想得到其他人的话,他们根本不用绑架机井一郎,然后用机井一郎来换另一个人,这不单是扒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而且绑架机井一郎的难度,要比绑架其他人的难度大很多!

    而他左少卿却是个例外!如果他自己不愿意出现,别人是很难找到他栖身的地方的!可以说,绑架机井一郎比绑架左少卿容易的多!

    再说了,从一开始,佐佐木的眼神就一直向他这边飘,如果绑匪想要的人不是他,佐佐木干嘛老这样看他?

    左少卿感到了深深的危机,他心思电转,开始思考接下来自己将要怎么面对危局。

    就在这时候,他忽然听到佐佐木对他说道:“左少卿君,听说你前些天曾经打死了两名警察,和两名灭魂社的高级头目?甚至还抓了他们很多人?有没有这回事?”

    随着佐佐木的话音,所有人的视线都投向了坐在末位上的左少卿,心中全都松了一口气,看来今天没自己什么事情了,有事情的是左少卿。

    左少卿也明白了,绑架机井一郎的人肯定是华国过来的。不然绑匪不会知道华国警察的事情。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他认识陆晓红,他也不知道那些人是华国警方派来的。不过让左少卿不明白的是,华国警方为什么忽然跑到岛国来抓他。

    这家伙到现在还根本不知道陆晓红已经调到燕京市工作,而且现在已经是望城山涉毒案专案组成员,他以为陆晓红还在杜平县工作呢。这也是最让他疑惑的地方,自己都从杜平县离开这么长时间了,陆晓红干嘛还千里迢迢远涉重洋,跑到岛国来抓自己?

    这两天他一直在残酷的审讯被他抓住的几个家伙,但是让他懊恼的是,那几个家伙的骨头一个比一个硬!无论他怎么折磨他们,他们都只字不说!

    左少卿生性狡诈,脑袋转的也不慢,他的心中很快拿定了主意,想出了破局之法,于是听到佐佐木问自己,马上说道:“不错,前些天我是抓了几个华国来的警察,他们本来是要来抓我,却不料被我抓住了。至于灭魂社的那几个重要头目,我到至今还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掺和到了这件事中。怎么,佐佐木君,难道这和老大被绑架的事情有关吗?”

    “不错,老大被抓正是因为这件事。现在绑匪已经提出条件,要你带着被抓住的那些人,去将老大换回来。左少卿君,你怎么看?”佐佐木说话的语气虽然不高,但是看向左少卿的目光却有些咄咄逼人。

    左少卿苦笑了一下,说道:“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我如果落到他们手中肯定只有死路一条。”

    “左少卿君,如果你能想到一个能安全将老大救出来的方法,你当然不必用自己去交换老大。”

    佐佐木停顿一下,然后又对其他人想道:“大家也帮着左少卿君想想办法,毕竟大家都是同事,我们也不愿看着他去送死,是不是?”

    会议室里的气氛一下子沉闷起来。许多人心中都在想:想个能将老大安全救出来的方法?草,那不是笑话嘛!现在老大可是在绑匪的手中,只要自己这边做的稍稍不合他们的意思,他们随时都有可能干掉老大。自己怎么能保证老大的安全?如果自己想个主意,不但救不了老大,反而将老大害了怎么办,算是谁的责任?

    所有人都不说话,只是将目光投向左少卿的方向。大家心中都明白,左少卿肯定也想不出办法,所以他必须得去将老大换回来!他想去也得去,不想去也得去!

    左少卿看着大家的目光,哪能不明白他们的意思。他心中恨得直咬牙,但是表面却仍然一脸平静。

    经过刚才紧张的思考,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主意,一个能保住他性命的主意!

第一四九四章 龙族宝藏    这口气简直是暴跳如雷!

    苗毅有点傻眼,不明白这残魂为何如此激动,之前一直是一副高高在上对什么都不屑一顾的口吻,黑炭一句话就给刺激成这样了?不承认就是了,犯得着骂人?也太有失龙神风范了。

    苗毅再看看黑炭,嘿!还是咱家胖贼有风范!

    黑炭依旧在那摇头摆尾,左看看自己,右看看自己,一副得意洋洋欣赏自己的样子,貌似根本不以为意,反而问苗毅:“他好像在生我的气,杂种是什么意思?”

    “……”苗毅无语,感情这家伙不知道杂种是什么意思,遂问道:“你没听人家说过‘杂种’?”

    “没有!是骂人的话吗?看他很生气的样子,是在骂我吧?”黑炭问。

    “算了!”苗毅让它别计较了,又打不赢人家,现在不是算账的时候,好汉不吃眼前亏。

    谁想啊,这边想当做没听见,烈焰龙头却气犹未消,直接怒声给黑炭解释了个明白,“杂种就是杂交出来的东西,是不同东西杂交出来的贱种,你这种东西也配称龙族?”

    黑炭看着它怔了一会儿,道:“我明白了,你是指我是龙和天马交配所生的意思吧?”

    苗毅也明白了,敢情这龙魂是在生气黑炭玷污了龙族的血统,他知道黑炭也不是什么好鸟,怕黑炭忍不住火惹出什么事来,再次劝道:“胖贼,算了。”

    人就是这样,事情不到自己头上时都能在旁劝人冷静,却不想想他苗毅自己也是经常被人劝的对象。

    黑炭依旧在那摇头摆尾,一点都不见生气,无所谓道:“他没说错,我本来就是杂种,这应该不算骂人吧?我只是有点奇怪,如果连我都不算龙族,那他就更没资格自称是龙族了。”

    苗毅翻了个白眼。暗骂白痴,人家可是龙神,属于龙族祖宗级别的,人家不算龙族。谁还能算的上龙族?

    烈焰龙头怒笑:“爬虫就是爬虫,都自认是杂种了,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黑炭很奇怪的样子道:“你跟我有什么好计较的?我只是二凑一的杂种,你是八个凑一个的杂种,比我更杂。计较下去不是自找没趣么?”听那口气,貌似还有几分自得,一副我不跟你计较都是好的。

    “……”苗毅顿时目瞪口呆,惊为天人地看着黑炭,怪不得这货不以为然,敢情这货是这种奇葩的理解方式,看来对‘杂种’这词理解的潜也有理解的潜的好处。

    “你说什么?”烈焰龙头震怒。

    “好了,算我错了,反正我又打不赢你。”黑炭摇摇尾巴,乖乖认输了。摆明了是好汉不吃眼前亏才认输的,并不认为自己是理亏。

    汗!苗毅终于发现无知也是一种幸福,也发现烈焰龙头的火焰明显在剧烈抖动,知道黑炭的不讲理把人家给气着了。

    其实他也有点对烈焰龙头不爽,毕竟是对方先骂人,就算没这遭,他也还是站在黑炭这边的,赶紧拦在了黑炭前面,呵呵笑道:“前辈既然看不上它,又何必跟它一般计较。”

    “我跟它一般计较?一条爬虫。它也配?”烈焰龙头一声冷哼,身形一闪,消失不见了,火池上方的烈焰再次变回了游龙状。

    苗毅松了口气。回头朝黑炭招手,“跟我来。”

    黑炭大咧咧地跟在了苗毅的身后,往后殿走去,要拐进弯时,回头骂了声,“没骨头的东西!”

    嗡!龙焰池内的火焰一变。烈焰龙头再次现身,盯着这边喝道:“爬虫,你说什么?”

    黑炭当做什么都没听见,哧溜一声,赶紧拐弯跑进了里面。

    剩下个苗毅愣在当场无语,苗毅随后赶紧岔开话题:“前辈,有件事情我觉得奇怪,我发现这里有些邪灵搜罗的财物还是挺多的,不过却不见这里有什么法宝,难道闯入这里的修士从未有人携带过法宝?”

    烈焰龙头冷哼道:“看来你碰到了身怀巨财的邪灵!”

    苗毅:“不错,碰到了几个逃过了天庭两次清剿的邪灵。”

    烈焰龙头:“莫非你真以为那些邪灵在荒古内能逃过龙凤二族的清剿?”

    苗毅愣一下,他本是随口一问,目的是转移对方对黑炭的注意力,没想到还真的问出了点什么,稍微那么一思索似乎明白了点什么,惊讶道:“难道说,是龙凤二族有意放过它们?”

    烈焰龙头:“你猜对了!当年天庭对荒古动手的一个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荒古内无数年来那些修士遗落的财物,天庭建立之初,急需大量财物来稳定构建的框架。对荒古动手后,从龙凤二族这里席卷了庞大数量的财物走,然而这只是荒古内财物的一部分,因为财物对荒古内的龙凤二族作用不大,有许多散落在各地的财物龙凤二族平常并未刻意去收集,邪灵出现后自然会收集起来利用,明知天庭会对邪灵展开清剿,你觉得我们会再次让这些东西落在天庭的手上吗?”

    苗毅瞬间明白了,“于是你们刻意对一些邪灵放水?”

    烈焰龙头:“可以这么说,然而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龙凤二族都羁押在了天庭,龙穴和凤巢的实力受到天庭的削弱,已经没有条件再对荒古内的邪灵动手,只好让一些邪灵高手去对其他邪灵动手,以黑吃黑的方式将荒古内散落的财物收集起来,天庭清剿邪灵的时候,为了不让那些财物再次落在天庭手上为虎作伥,自然要放它们一马。”

    苗毅点了点头,“法宝呢?难道那些邪灵收集的财物中都没有法宝?”

    烈焰龙头:“法宝自然是有的,可龙穴和凤巢的实力已是如今这般模样,若是让那些实力较强的邪灵掌控了大量的法宝,你觉得我们还挡得住那些邪灵对邪源的觊觎吗?放过那些邪灵的条件之一,就是他们要把搜罗到的法宝全部交出来,它们想进入邪源可以用任何办法,就是不能用法宝,这边威胁它们否则会立刻通知天庭那边来剿灭它们,它们不得不从。”

    苗毅眼睛一亮,“也就是说那些法宝都在你们的手上?”

    烈焰龙头:“没有!我们不让它们动用法宝,它们自然也不会让我们动用法宝,否则它们哪有机会进入邪源,它们没有你想的那么傻,不会干那把宝物交到我们手上给它们自己找麻烦的事,这也是它们答应条件的条件。外面的熔浆湖就是沉宝之地,它们收集到的法宝都当着双方的面扔进了熔浆湖当众销毁了。”

    苗毅顿时扼腕叹息:“那还真是可惜了。”

    烈焰龙头:“没什么好可惜的,实力不强仅凭一些法宝也翻不了天,那终究是辅助用品,挡不住天庭大军的群攻,不能决定天下谁属。当然,宝物虽然没有了,不过熔浆湖下面沉淀的炼宝材料却是不少,看在你完成凤族托付的份上,以后你有需要的时候,可以来取,就当做是给你的回报吧!”

    苗毅目光再次一亮,是啊!一件宝物所耗的精粉往往不少,不是一件武器和战甲能比的,熔浆湖下沉淀的东西可想而知了。顿时心头一热,“前辈既然如此大方,那晚辈就却之不恭了。”

    烈焰龙头:“别高兴的太早了,等你有办法将那些东西带出去的时候再说吧。”

    “……”苗毅无语了,没错的,进入荒古死地要被守卫搜查,不能打通守卫那一关的话,根本就带不出去,否则被天庭发现了的话,只怕没罪也变成有罪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如此一来,他有些头疼了,不但是湖中沉淀的炼宝原材料,他从玉杀几人身上弄到的那笔巨大数额的财物也麻烦了,怎么带出去是个问题。

    想来想去,办法也不是没有,外面恰好是天卯星君的地盘,荒古入口也是由天卯星君的人马看守,看来只能是从天卯星君身上慢慢想办法了。

    等他再抬起头来,发现烈焰龙头已经消失了,火焰如游龙般扭动着。

    地宫内,苗毅领着黑炭进去后,看看周边无人了,才踢了黑炭一角,骂道:“你不知道你嘴贱一开口就容易惹事吗?让你别轻易开口说话,你没听见?”

    黑炭:“你放心,我不会跟他一般计较,等我哪天打得嬴他了,我非把他窝给拆了不可,让他冒火。”

    报复心这么强,还敢说是不计较?苗毅警告道:“你如果对这邪源还感兴趣,还想留在这,就把你那破嘴给闭紧了。”

    瞅瞅那八股邪源,黑炭目光亮晶晶,什么气都没了,闭嘴了,溜达了过去往石榻上一蹦,趴在邪源口子上享受去了。

    苗毅则又蹿进了冒出邪气的深井中查探,将八口邪源都给查探了一遍,什么也没发现,只发现这里的邪源其实也是四口,只不过劈叉分出了八口眼而已。

    爬了出来后,看看空荡荡的地宫,也不知道那八具龙骸以后还会不会恢复原样。

    他自然是不需要邪气,扔下了黑炭,去了外面找方便汲取火元素的地方修炼。需知不是什么地方都能像不灭天谷这里一样拥有浓郁充沛的阳火元素,自然是不能错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