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c_t;“啊,这……这还是人吗?”

    “魔鬼!真的是魔鬼……”

    “该死,家族高层到底是干什么的,在吃屎吗,怎么会让我们攻击这么恐怖的人……”

    “该死,为了那些狗屁的纨绔子弟的‘性’命,居然让我等帝级强者接二连三地攻击吕重这个妖孽reads;。[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更多最新章节访问:ww。这……这是谋杀!这是那些老家伙在排除异己,打算把我们给消耗掉……”

    “‘混’蛋,咱们连吕重的影子都攻击不到,还谈什么杀了吕重?”

    “该死,这……这家伙绝对是一个超级恶魔,我……我不想对付他了……”

    “呜呜,怎么……怎么会这样?老天,剧情不应该是这样的。我们几百人怎么可能被吕重一个人杀败……”

    “以一人之力,灭杀上千仙帝。原来鸿‘蒙’龙墓中的事是真的……”

    “该死,我怎么会想要来抢夺吕重的宝藏、功法?之前是我着魔了,还是被人给蛊‘惑’了?”

    “别……别杀我……”

    ……

    大阵无用武之地,面对吕重的疯狂反击,所有人都恐惧地发抖。

    这时候,他们才震惊地发现,已凝聚出威之圣纹、极品空间大道道纹、上品上位时间大道道纹的吕重,是何等的恐怖。

    这的确是一场屠杀。而且是一面倒的超级屠杀。

    只不过,这场屠杀的主角,却只有一人reads;。

    无数攻击吕重的帝级强者明白过来。就算这次攻击的敌人不是吕重,只要敌人同时凝聚了圣纹以及极品巅峰境的空间大道道纹、上品上位时间大道道纹,就足以主导这场战斗的胜利!

    这诸天万界,能凝聚出这样的圣纹的人,也不是没有。

    可问题是,没人在不是圣人的情况之下,就凝聚了极品巅峰空间大道道纹,甚至是圣纹。

    更无人能在帝级境界,就凝聚出最难凝聚的上品级的[时间]系大道道纹。

    要知道,[时间]系道纹。是远比空间系、气运系都要变态、难以凝聚成功的大道道纹。

    可偏偏,吕重这个飞升仙界不到二百年的小辈居然凝聚成功了。

    “跑啊……”

    不少人完全被吕重给杀得心气全失,吓得狂命逃奔。

    “跑?你们想跑?没‘门’——”

    吕重冷笑,心念一动,无数皇级、帝级的异虫被他召唤出来。

    自飞升至仙界以来,吕重极少动用手下的虫族集团军。而是一直让它们在[大寂灭珠]内利用时间加速百万倍、千万倍的力量修炼。

    有吕重提供的大量能量资源以及远古凶兽尸体甚至无数[鸿‘蒙’龙墓]中得来的巅峰强者的尸体相助,在[大寂灭珠]内上亿年的进化。让吕重手下的虫族有了质的提升与壮大。

    如今,吕重席下。帝级的异虫,不下五万。皇级以上、帝级以下的异虫,达到惊人数量的500多万。至于皇级以下的异虫,更是不知其数。

    “小的们,给我灭了他们——”吕重以虫神圣光‘波’动,给所有皇级以上的异虫传达着命令。

    呼呼呼!

    遮天蔽地的虫族大军,把附近整片星空都封锁起来。

    噬魂虫一族,最先发动传音入密式的[灵魂穿刺术];

    回音虫一族,不甘“虫”后reads;。至强的音‘波’,锁定一个个敌人。

    金甲虫一族,同样锁定一个个敌人。化为一道道超速的金‘色’‘激’光,轰向敌人。全力破开敌人身上的防御。一只金甲虫或许破开不了一个上位帝级强者的防御。可是十只呢?百只呢?千只呢……

    噬毒虫一族,分布四面八方,潜伏在金甲虫腹下,当敌人的防御被金甲虫破开。它们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梭防御空‘洞’,给予敌人献上致命的‘混’合毒素。

    ……

    短短时间之内,八大家族的帝级强者,陨落在吕重手里的就超过了一百五十多人。

    而随着吕重召唤出恐怖的虫族大军,在几乎十几二十个呼吸的时间之内,又有两百多人陨落。

    惨!

    惨烈之极!

    原来。八大家族这次从诸天万界调动超过四百人的帝级大军,本以为可以完虐吕重,抢夺吕重身上的无数宝贝与顶级功法。

    却不料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非但没有能灭掉吕重,反而还差点全军覆没。

    这可是超过四百帝级强者的大军啊!

    就算八大家族平摊开来,每个家族也得平分50个帝级强者。

    这可是50个帝级强者!而且还至少是上位帝级强者啊!

    别看数量不多。但是八大家族的每一个家族都至少都从十几个宇宙‘抽’调出这些人手出来。

    而一旦从这些宇宙‘抽’调出这么多的上位甚至巅峰帝级强者,那么。这个其家族对这个宇宙的控制力会迅速减弱。仙界弱‘肉’强食,一旦你的实力不足,其利益绝对会被其他人给强行吞下。

    如果这些人只是‘抽’调而并没有陨落,那倒还好,至少表明各个家族还有重新反击的机会reads;。

    可现在,这么多的帝级强者陨落,却是彻底地把八大家族的底子给血拼了好几成。

    虽然八大家族都有圣人做靠山,但是在圣人都受到束缚,不能出世的时代,帝级强者才是每一个势力的真正中流砥柱。是决定每个家族强弱的最大因素。

    现在,却是被吕重给毁了几百个帝级强者!

    完了!

    所有幸存者以及暗中观战的人,都明白:

    这一次,八大家族真的要没落了!

    毕竟,这么多的上位、巅峰帝级强者的陨落,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培育起来的。

    同时,无数人也是被这反差极大的一幕给震惊了。

    甚至,无数人都是心底发寒。

    吕重这个人真的太可怕了!

    本身就拥有无与伦比的超卓战斗力。真的可以做到以一人之力屠灭上千帝级强者。

    从这一刻起,诸天万界的所有人都不再怀疑吕重能不能以己之力灭掉上千帝级强者了。

    可是,大家真正心中发寒的是,吕重本身实力超级恐怖之外,他居然还能召唤出如此庞大数量的恐怖异虫。

    而且,这些异虫,更是能轻松灭掉二百多帝级强者啊!

    谁说吕重是独行侠来着?

    就算本身实力极强,可也是单枪匹马的人。对大势力没有任何威胁?

    有这么多的超级异虫傍身,他本身就能代表一方超级势力!

    ps:感谢停产、chz040602、73117等兄弟的打赏

    …

第一四九三章 哪来的杂种    这种话题有点超乎苗毅的想象,残破神魂拼凑起来的?

    他没有这方面的概念,别说什么神魂拼凑,就算是显圣境界对他来说都是遥不可及的事情,神魂境界他也只是从一些传说中闻知,那都是遥远时代的牛人,似乎无一幸存下来的,没想到自己今天居然能见到一个残破的拼凑神魂。

    他多少有些怀疑,“神魂还能拼凑,开玩笑吧?”

    烈焰龙头:“想拼凑当然不容易,这个也不是你现在该关心的事情。”

    对方不愿说,苗毅也没办法,不过他大概明白了,怪不得对方说话的声音好像是几个人重叠发声,原来如此。

    他又试着问道:“听说你们是遭了妖僧南波的毒手?”

    烈焰龙头:“的确如此!妖僧南波能以后起之秀的身份傲视寰宇,天下无敌,的确非同一般。若排除其心术不正的一面,的确可以算得上是旷古绝今的奇才,我八人输在他的手上也不冤枉,这种人是难以复制的奇迹,不可能经常出现,听说后来也没有落得什么好下场,世人当引以为鉴,不可胡做妄为!”

    苗毅盯着对方的火焰龙头形象,奇怪道:“你的神魂是火焰形态?”

    烈焰龙头似乎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慑人火眼又盯向了黑炭打量。

    苗毅注意到后吃了一惊,脑海中闪过了妖僧南波神魂欲夺舍重生的事情,试探道:“据我所知,神魂能夺舍重生,你难道不想试试?”

    烈焰龙头:“神魂已残破不堪,勉强拼凑苟活,还如何夺舍重生?就算有这种机会,龙族也不会干这种有扰天理循环之事。”

    是吗?苗毅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只能说是将信将疑,为了安全起见,他已不想再继续逗留于此。转身对黑炭招手,“我们走!”

    烈焰龙头默了一下,又徐徐道:“你从凤巢好不容易来到了这里,难道就是为了看看就走?”

    苗毅脚步一停,转身诧异道:“你怎么知道我是从凤巢来的?”

    烈焰龙头道:“因为凤巢那边托付给你的事情你还没有办完。”

    “……”苗毅哑口无言,翻手又拿出了那两颗石头蛋,“你认识这个?”

    烈焰龙头:“东西既然在你手上。你又来了这里,我想那边应该交代了你要把这两样东西托付给我寄身的龙焰池。”

    苗毅目光在它下面的火池一怔。问:“这就是龙焰池?”

    烈焰龙头:“难道不像吗?那两件东西你留着也没用,扔进来吧。”

    苗毅默了默,思绪理了理,对方知道的这么清楚,应该不会有假,确切地说…他问道:“凤族那边是不是也知道你的存在?”

    烈焰龙头:“当然知道,否则为何会让你送来。”

    苗毅明白了,怪不得说的不清不楚,说什么到了这里就会明白。原来两件东西就是交给它的。举了举手中的两颗蛋问道:“这两颗石头究竟是什么东西?”

    烈焰龙头突然叹了声,“我算是看出来了,看来有许多事情你是真的不知道。你师傅呢,你师傅什么都没告诉你?”

    “我师傅?”苗毅面色一凝,沉默了许久,有些欲言又止,可最终还是摇头道:“我没有师傅。”

    “笑话!难道你的本事还能无师自通不成?若没有你师傅的势力背景铺路。就凭你目前的修为有资格进天庭封锁的荒古么?我又岂会现身和你废话,你以为随便来个人都能见到我吗?”烈焰龙头哼了声。

    苗毅眉宇间流露出一种淡淡的黯然神色,道:“你说的东西我听不懂,我也不知道我的师傅是谁,也许他觉得我还没资格知道太多,你如果愿意说的话。我倒想问问你,你觉得我的师傅是谁?”

    “……”烈焰龙头沉默了一会儿,“我明白了!”撇过了这事不再提起,问:“你是想来这里修炼的吗?”

    听了他的一番话,苗毅莫名卸下了自己的安全隐忧:“的确有此打算,方便吗?”

    烈焰龙头:“你觉得方便就方便,你觉得不方便就不方便。没人赶你走,你自己看着办。”

    “让我看着办?”苗毅顿了一下,突然两手一抛,两颗石头蛋抛了出去,先后落入了火池中不见了。“怪不得我过来的时候,外面的火灵守卫丝毫没有阻拦的意思,看来你这里是谁想来就来,谁想走就走,倒也大方。”

    烈焰龙头:“那你肯定是从熔浆湖走过来的,若是从天上飞过来的,定有人阻拦。”

    苗毅奇怪:“从天上飞过来的是邪灵,有人阻拦我能想明白,为什么从熔浆湖走过来的就不阻拦?”

    烈焰龙头:“从熔浆湖走过来的,说明懂控火之术,天庭封锁了荒古入口,能进来的人必然是天庭的人,天庭既然有意派一个懂控火术的人来查看,这里有拦的必要吗?难不成想给羁押在天庭的龙族惹麻烦?”

    苗毅:“也就是说,你一开始并不知道我是从凤巢来拿出了那两样东西,否则我也见不到你现身?”

    烈焰龙头:“就算你拿出了那两样东西我也不愿现身见你,是你婆婆妈妈犹犹豫豫半天不肯交出来,还敢把邪灵给带进来,我才被逼不得已现身了。”

    想想之前自己犹豫的情形,苗毅到邪灵的事,他在凤巢得不到的答案,想必这个老家伙是知道的,问:“荒古内的邪源是哪来的?”

    烈焰龙头:“我前面已经告诉了你,有必要让我再重复一遍吗?”

    “告诉了我?”苗毅疑惑道:“有吗?我记性不至于这么差吧?”

    烈焰龙头:“不是你记性差,而是你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我说了,这些东西就是人心的负面因素所制造出来的。”

    苗毅茫然:“晚辈还是听不懂。”

    烈焰龙头懒得理他,火影一闪,消失了,烈焰再次化作游龙状。

    苗毅快步走到龙焰池旁,“前辈,还望为晚辈解惑!前辈,你可是有事?”

    大殿内静默了一会儿,突然火光动摇,烈焰龙头再次出现,盯着苗毅看了一阵,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最终还是轻轻叹了声,开始详详细细为苗毅解惑。

    首先问:“愿力珠你应该知道吧?”

    “这个当然知道。”

    “愿力珠中包含什么负面因素?”

    “七情六欲:喜、怒、哀、惧、爱、恶、欲。”

    “七情六欲共十三样东西,你只说了七样,不觉得还少了点东西吗?”

    “你的意思是说,杀、煞、怨、死其实也是七情六欲里的东西?”

    “看来你也不是太傻。”

    “那还是少两样啊?”

    “还有‘仁’与‘善’,只是这样两样东西大道无形,存在也察觉不到而已,却是平衡世间百态最重要的两样东西。”

    “原来如此,那杀气、煞气、怨气和死气为何不存在于愿力珠中,反而集中出现在了荒古?”

    “因为这四样东西是大凶之邪气,世间生灵只有在极不正常的情况下才会酝酿出来,譬如你容易理解的杀气和死气,杀气只有在厮杀时才容易显现,死气在将死之时才有。”

    “这和出现在荒古有什么关系?”

    “荒古其实就是星空中的一个漏斗,也可以说是星空中的一个平衡点,四种大凶之邪气太冲,就会被漏进荒古。”

    “那龙凤二族为何不惧这邪气,反而将其吸收用来提高自己的实力?”

    “龙凤二族镇守荒古的目的并非仅仅是为了提升自己的实力,龙族吸收了邪气将其转化为‘仁’,凤族吸收了邪气将其转化为‘善’,你如果有心的话当可发现龙凤二族吸收了邪气后会转化出一股异香消散于冥冥之中,以利于世间生灵的平衡。这是龙凤二族天生的使命,这也是为什么从古时候起世人就会将龙凤二族视为镇邪祥瑞的原因。当然,我们这样做也并不是全无好处,既对我们的修行有利,也是给我们自己积攒功德。”

    “功德?什么功德?”

    “星空浩瀚,无奇不有,龙凤二族和其他的修士修行不一样,不存在什么修炼和法力。消化的邪气越多,积攒的功德也就越多,当功德达到一定的地步,能口吐人言,化为人形。龙族来说,只要功德积攒的足够多,甚至会得到意想不到的天赋神通。凤族则会不死不灭,遇难重生。二族若是久不消化邪气积德,羁押在天庭的那些龙凤二族就是前车之鉴,他们现在大多数都丧失了再化为人形的能力,只能靠着蛮力做牛做马。”

    闻听此言,苗毅和黑炭下意识面面相觑,苗毅回头试着问了句:“龙族要炼化多少邪气才有可能口吐人言?”

    烈焰龙头:“这是最基本的功德回报,稍微炼化一点邪气就能做到。”

    一旁一直默不吭声的黑炭顿时乐了,又忍不住多嘴了,摇头摆尾得瑟道:“你爷爷的,原来是这样啊!原来我也是龙族啊!原来我一直都低估了自己。”

    烈焰龙头一双火眼骤然盯向黑炭,怒声喝道:“哪来的杂种!竟敢大言不惭自称是龙族,你记住了,你只是一个杂种,只是一条爬虫!”(未完待续。)

    p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