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种话题有点超乎苗毅的想象,残破神魂拼凑起来的?

    他没有这方面的概念,别说什么神魂拼凑,就算是显圣境界对他来说都是遥不可及的事情,神魂境界他也只是从一些传说中闻知,那都是遥远时代的牛人,似乎无一幸存下来的,没想到自己今天居然能见到一个残破的拼凑神魂。

    他多少有些怀疑,“神魂还能拼凑,开玩笑吧?”

    烈焰龙头:“想拼凑当然不容易,这个也不是你现在该关心的事情。”

    对方不愿说,苗毅也没办法,不过他大概明白了,怪不得对方说话的声音好像是几个人重叠发声,原来如此。

    他又试着问道:“听说你们是遭了妖僧南波的毒手?”

    烈焰龙头:“的确如此!妖僧南波能以后起之秀的身份傲视寰宇,天下无敌,的确非同一般。若排除其心术不正的一面,的确可以算得上是旷古绝今的奇才,我八人输在他的手上也不冤枉,这种人是难以复制的奇迹,不可能经常出现,听说后来也没有落得什么好下场,世人当引以为鉴,不可胡做妄为!”

    苗毅盯着对方的火焰龙头形象,奇怪道:“你的神魂是火焰形态?”

    烈焰龙头似乎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慑人火眼又盯向了黑炭打量。

    苗毅注意到后吃了一惊,脑海中闪过了妖僧南波神魂欲夺舍重生的事情,试探道:“据我所知,神魂能夺舍重生,你难道不想试试?”

    烈焰龙头:“神魂已残破不堪,勉强拼凑苟活,还如何夺舍重生?就算有这种机会,龙族也不会干这种有扰天理循环之事。”

    是吗?苗毅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只能说是将信将疑,为了安全起见,他已不想再继续逗留于此。转身对黑炭招手,“我们走!”

    烈焰龙头默了一下,又徐徐道:“你从凤巢好不容易来到了这里,难道就是为了看看就走?”

    苗毅脚步一停,转身诧异道:“你怎么知道我是从凤巢来的?”

    烈焰龙头道:“因为凤巢那边托付给你的事情你还没有办完。”

    “……”苗毅哑口无言,翻手又拿出了那两颗石头蛋,“你认识这个?”

    烈焰龙头:“东西既然在你手上。你又来了这里,我想那边应该交代了你要把这两样东西托付给我寄身的龙焰池。”

    苗毅目光在它下面的火池一怔。问:“这就是龙焰池?”

    烈焰龙头:“难道不像吗?那两件东西你留着也没用,扔进来吧。”

    苗毅默了默,思绪理了理,对方知道的这么清楚,应该不会有假,确切地说…他问道:“凤族那边是不是也知道你的存在?”

    烈焰龙头:“当然知道,否则为何会让你送来。”

    苗毅明白了,怪不得说的不清不楚,说什么到了这里就会明白。原来两件东西就是交给它的。举了举手中的两颗蛋问道:“这两颗石头究竟是什么东西?”

    烈焰龙头突然叹了声,“我算是看出来了,看来有许多事情你是真的不知道。你师傅呢,你师傅什么都没告诉你?”

    “我师傅?”苗毅面色一凝,沉默了许久,有些欲言又止,可最终还是摇头道:“我没有师傅。”

    “笑话!难道你的本事还能无师自通不成?若没有你师傅的势力背景铺路。就凭你目前的修为有资格进天庭封锁的荒古么?我又岂会现身和你废话,你以为随便来个人都能见到我吗?”烈焰龙头哼了声。

    苗毅眉宇间流露出一种淡淡的黯然神色,道:“你说的东西我听不懂,我也不知道我的师傅是谁,也许他觉得我还没资格知道太多,你如果愿意说的话。我倒想问问你,你觉得我的师傅是谁?”

    “……”烈焰龙头沉默了一会儿,“我明白了!”撇过了这事不再提起,问:“你是想来这里修炼的吗?”

    听了他的一番话,苗毅莫名卸下了自己的安全隐忧:“的确有此打算,方便吗?”

    烈焰龙头:“你觉得方便就方便,你觉得不方便就不方便。没人赶你走,你自己看着办。”

    “让我看着办?”苗毅顿了一下,突然两手一抛,两颗石头蛋抛了出去,先后落入了火池中不见了。“怪不得我过来的时候,外面的火灵守卫丝毫没有阻拦的意思,看来你这里是谁想来就来,谁想走就走,倒也大方。”

    烈焰龙头:“那你肯定是从熔浆湖走过来的,若是从天上飞过来的,定有人阻拦。”

    苗毅奇怪:“从天上飞过来的是邪灵,有人阻拦我能想明白,为什么从熔浆湖走过来的就不阻拦?”

    烈焰龙头:“从熔浆湖走过来的,说明懂控火之术,天庭封锁了荒古入口,能进来的人必然是天庭的人,天庭既然有意派一个懂控火术的人来查看,这里有拦的必要吗?难不成想给羁押在天庭的龙族惹麻烦?”

    苗毅:“也就是说,你一开始并不知道我是从凤巢来拿出了那两样东西,否则我也见不到你现身?”

    烈焰龙头:“就算你拿出了那两样东西我也不愿现身见你,是你婆婆妈妈犹犹豫豫半天不肯交出来,还敢把邪灵给带进来,我才被逼不得已现身了。”

    想想之前自己犹豫的情形,苗毅到邪灵的事,他在凤巢得不到的答案,想必这个老家伙是知道的,问:“荒古内的邪源是哪来的?”

    烈焰龙头:“我前面已经告诉了你,有必要让我再重复一遍吗?”

    “告诉了我?”苗毅疑惑道:“有吗?我记性不至于这么差吧?”

    烈焰龙头:“不是你记性差,而是你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我说了,这些东西就是人心的负面因素所制造出来的。”

    苗毅茫然:“晚辈还是听不懂。”

    烈焰龙头懒得理他,火影一闪,消失了,烈焰再次化作游龙状。

    苗毅快步走到龙焰池旁,“前辈,还望为晚辈解惑!前辈,你可是有事?”

    大殿内静默了一会儿,突然火光动摇,烈焰龙头再次出现,盯着苗毅看了一阵,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最终还是轻轻叹了声,开始详详细细为苗毅解惑。

    首先问:“愿力珠你应该知道吧?”

    “这个当然知道。”

    “愿力珠中包含什么负面因素?”

    “七情六欲:喜、怒、哀、惧、爱、恶、欲。”

    “七情六欲共十三样东西,你只说了七样,不觉得还少了点东西吗?”

    “你的意思是说,杀、煞、怨、死其实也是七情六欲里的东西?”

    “看来你也不是太傻。”

    “那还是少两样啊?”

    “还有‘仁’与‘善’,只是这样两样东西大道无形,存在也察觉不到而已,却是平衡世间百态最重要的两样东西。”

    “原来如此,那杀气、煞气、怨气和死气为何不存在于愿力珠中,反而集中出现在了荒古?”

    “因为这四样东西是大凶之邪气,世间生灵只有在极不正常的情况下才会酝酿出来,譬如你容易理解的杀气和死气,杀气只有在厮杀时才容易显现,死气在将死之时才有。”

    “这和出现在荒古有什么关系?”

    “荒古其实就是星空中的一个漏斗,也可以说是星空中的一个平衡点,四种大凶之邪气太冲,就会被漏进荒古。”

    “那龙凤二族为何不惧这邪气,反而将其吸收用来提高自己的实力?”

    “龙凤二族镇守荒古的目的并非仅仅是为了提升自己的实力,龙族吸收了邪气将其转化为‘仁’,凤族吸收了邪气将其转化为‘善’,你如果有心的话当可发现龙凤二族吸收了邪气后会转化出一股异香消散于冥冥之中,以利于世间生灵的平衡。这是龙凤二族天生的使命,这也是为什么从古时候起世人就会将龙凤二族视为镇邪祥瑞的原因。当然,我们这样做也并不是全无好处,既对我们的修行有利,也是给我们自己积攒功德。”

    “功德?什么功德?”

    “星空浩瀚,无奇不有,龙凤二族和其他的修士修行不一样,不存在什么修炼和法力。消化的邪气越多,积攒的功德也就越多,当功德达到一定的地步,能口吐人言,化为人形。龙族来说,只要功德积攒的足够多,甚至会得到意想不到的天赋神通。凤族则会不死不灭,遇难重生。二族若是久不消化邪气积德,羁押在天庭的那些龙凤二族就是前车之鉴,他们现在大多数都丧失了再化为人形的能力,只能靠着蛮力做牛做马。”

    闻听此言,苗毅和黑炭下意识面面相觑,苗毅回头试着问了句:“龙族要炼化多少邪气才有可能口吐人言?”

    烈焰龙头:“这是最基本的功德回报,稍微炼化一点邪气就能做到。”

    一旁一直默不吭声的黑炭顿时乐了,又忍不住多嘴了,摇头摆尾得瑟道:“你爷爷的,原来是这样啊!原来我也是龙族啊!原来我一直都低估了自己。”

    烈焰龙头一双火眼骤然盯向黑炭,怒声喝道:“哪来的杂种!竟敢大言不惭自称是龙族,你记住了,你只是一个杂种,只是一条爬虫!”(未完待续。)

    p

第1334章 吕重暴走,攻击全开!    “轰!”

    千秋岁月刀,如极速闪电炸现。

    “啾……”

    巨大金鹏陡然迸发出惨厉的哀嚎,双翅扑通扑通乱拍,打碎了周遭的空气,金光弥漫,光束冲天,接着,它巨大的身子诡异地从中间被分开,鲜血狂喷。

    一刀!

    就此一刀,一头肉身强度极为变态的巅峰妖帝级的金翅大鹏直接被斩成两半。

    灼热的鹏血有好几滴溅在吕重的脸色,让他看上去极为狰狞与恐怖。

    “哈哈,痛快——”

    吕重狂笑一声,霸气无双地看着四周的八大家族的人,傲气凌云地大喝:“一起上吧——”

    狂!

    狂妄无边!

    原本,被吕重那凶悍一刀给震住的人,个个脸色大变。

    一个魔帝被吕重这等狂傲的态度给激怒,忍不住冲了出来,对着吕重大喝:“吕重,你太嚣张了,今天我们一定要让你神形俱灭,身死道……”

    “噗……”

    然而,让所有人惊恐地是,这个魔帝话还没有落音,居然诡异地再⌒次被当头斩成了两半。

    几乎绝大部分的人都没有看清这尊魔帝到底是怎么陨落的。

    所有人下意识地往吕重看去,却则吕重淡然地伸出手指在千秋岁月刀上一弹,微微冷笑:“你丫的废话太多了……”

    “不好,这吕重手里的巨刀是时间系的法宝。能加快攻击速度,大家小心……”手持五彩羽扇的人脸色一变,大声对周围的人示警。“布[十方困天困地大阵]。先消耗他的实力——”

    “是……”

    无数人极速走位。短时间内,把吕重围在了中心。

    随着这些人的走位,四周的空间几乎完全被一个局部空间给笼罩了。

    似乎类似一个战斗结界,只不过,这个阵法空间的牢固程度却远在战斗结界之上。

    “居然用阵法对付我?”吕重冷笑一声,根本就不为所动。矗立在大阵之内,没有任何紧张与害怕。

    “哈哈,吕重。被困在[十方困天困地大阵]之内,你死定了……”

    “吕重,你不是很狂妄吗,有本事破阵而出啊?”

    “我们十个人或许不是你的对手,可是如今却是几百人。而且你还被困在仙界最顶级的[十方困天困地]大阵之内,你还能够咸鱼翻身么?”

    ……

    无数仙魔佛妖张狂地大声嘲笑起来。

    最近,他们实在是被吕重弄得非常压抑。

    八大家族,在诸天万界,从来都是横着走的人。没有那些势力敢如此疯狂地对付他们。

    连续在吕重的手里吃了几次亏,以他们的尿性。怎么可能放弃对付吕重。

    吕重平静地矗立在大阵之内,双眼神光湛湛。嘴角也是微微弯出一条诡异的弧线。

    对于他来说,最不怕的就是任何大阵、禁制、结界。

    所谓的[十方困天困地大阵],在诸天万界或许能算是顶级的仙阵,但是,拥有[大道之眼]的破界之力,吕重可以无视诸天万界绝大多数的阵法、结界。

    “嘎嘎,吕重,等灭了你,你的所有宝贝、功法甚至是你的女人,都将是我们……”一位[妖灵轩]的巅峰妖帝也是放肆地怪笑,甚至双眼还升腾起了一丝灼热的淫火。对于吕重的女人,他也是心中火热不已。

    其实,在场的不单只有这一位妖帝,几乎有近七成的帝级强者,都是心中一动。

    吕重的女人,个个的玄阴之气庞大无匹,更兼之气质极佳,是真正最上品的修炼炉鼎,对于不少人来说,都心动不已。

    可是,这些人却不知道,他们这样的心思,却是彻底地激怒了一个绝世凶神!

    “死——”

    吕重双眼暴睁,[破界之力]在第一时间启动,已晋阶上品上位境的时间大道道纹,全力爆发。配合着[千秋岁月刀],诡异地出现在那尊第妖灵轩巅峰妖帝的身边。

    接着,长刀破袭而至,这尊巅峰妖帝没有来得及任何反应,直接被一刀给斩杀。

    “啊!不可能——”

    “天啊,那吕重怎么可能出了[十方困天困地大阵]?”

    “该死,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

    “怎么会这样……”

    “这可是[十方困天困地大阵]啊,是仙界最顶级的困阵之一,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地被破……”

    “不,大阵根本就没有被破坏过,这吕重难道也对[十方困天困地大阵]极有研究……”

    “别废话了,人都跑出来了,给我杀——”

    ……

    无数人惊慌起来,一脸骇然与不敢置信。

    吕重没有任何犹豫,趁着敌人心神震荡的瞬间,战斗力全开。

    威之圣纹、极品巅峰的空间大道道纹、上品上位的时间大道道纹同时开启。手中更是无上时间系混沌至宝[千秋岁月刀]。

    威之圣纹的等级威压,让无数人气势锐减。

    而极品巅峰的空间大道道纹,让吕重忽之在左、忽之在右,瞬间又出现在前……

    千秋岁月刀更是时间加速之力大开。几乎刀刀见血。

    “噗噗噗……”

    无数声长刀入体的声音响起,几乎在瞬间,就有几十位帝级强者陨落在吕重的手里。

    最近,实力已提升到上位准圣(仙帝)境界的吕重,配合最强的几种道纹,已把自身的战斗力释放了九成以上。

    在强的帝级强者中,或许也有不少体内拥有上品巅峰境的大道道纹。

    但是,面对吕重威之圣纹、极品巅峰空间大道道纹、上品上位时间大道。完全无用武之地。

    “杀——”

    吕重杀得兴起,狂喝一声,再次有如虎入羊群,掀起一片血雨腥风!

    这一次,吕重再不留余力,全力疯狂进攻。

    面对八大家族调动的几百帝级强者,吕重毫无畏惧,相反,已开始主动进攻。

    在吕重的心里,这一次不把八大家族杀得心惊胆战、心惊肉跳,他绝对不会停手。

    面对已经暴走的吕重,八大家族的人士气低落到了极点。

    他们越是攻击吕重,越是郁闷。

    明明吕重刚刚还在身边,可自己的法术、武器要攻击到吕重的时候,吕重本尊已凭空消失。只余一丝残影在空中让攻击的人更加郁闷。(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Comments are closed.